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龙与地下城的阴霾, The Shadow Over D&D | 《龙》杂志 #324 原作者James Jacob
飙车致死法厄同
2019-10-21, 22:21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3
   3

Group: Speaker
Posts: 7
Joined: 2012-04-06
Member No.: 48126


看看游戏里这些精灵、魔法戒指、矮人、兽人以及霍比特——呃,半身人,没人能否认在加里·吉盖克斯和大卫·阿奈森锤锻日后《龙与地下城》的雏形时曾受过J·R·R·托尔金作品的影响。然而托尔金远非唯一影响这一游戏之人。无数作家都给予了《龙与地下城》以启迪:罗伯特·E·霍华德(从柯南到百足魔兽)、弗里茨·雷柏(从盗贼公会到鼠人帝国)、迈克尔·莫考克(混沌与秩序的对决与噬魂宝剑)、杰克·万斯(恶魔领主与需准备的法术)。这些作家都以他们所创作的古典奇幻与冒险故事而闻名,而位列这份名单之上的还有另一位作家(虽说他笔下的英雄在与怪物交战时更有可能昏倒在地或陷入疯狂):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

洛夫克拉夫特的生平
LOVECRAFT’S LIFE


H·P·洛夫克拉夫特生于1890年8月20日。在童年时期,他时常花费时间去探索附近的乡村与古建筑,在这一年龄段他就已经开始着迷于古老的事物。他同时还培养了对奇幻小说的早熟爱好,他喜爱童话、鬼故事以及诸如此类的事物。最终他的兴趣转向了格林童话、一千零一夜、希腊与罗马神话,在八岁时,他还喜爱上了埃德加·爱伦·坡。他同样对科学(特别是化学和天文学)兴趣颇深,但他大多数的知识都来源于他的家庭藏书。由于体弱多病,他的童年时期可谓死气沉沉,他经常休学在家。他的健康问题导致他既无法读大学也不能参军,因此洛夫克拉夫特最终转而从事他认为自己所擅的事务:写作。

虽说他在十六岁时文章第一次得以刊登(在本地报纸上写作天文学月刊文章),但此时他已经创作了许多短篇故事。但不幸的是,他很快就对小说创作心生不满,并销毁了他几乎所有的早期作品。其后数年他都一直专注于诗歌、论文以及文学评论。在1914年,他加入了一家业余文学爱好者协会,他迅速在此结交了许多一生的朋友,而且与其他作家建立了联系。洛夫克拉夫特直到1917年才重新投入小说创作,并写出了两部超自然主题的小说《坟墓》和《大衮》。他在此之后持续不断地创作怪奇小说,直到于20年后去世。

洛夫克拉夫特的早期小说作品横跨数个阶段。他通常认为自己早期创作的故事——诸如《赫伯特·韦斯特——尸体复生者》——“非常糟糕”。洛夫克拉夫特是一名通俗杂志的稳定供稿人,向数份不同的杂志出售小说,诸如《惊奇故事》(Amazing Stories)与《瑰丽奇谭》(Weird Tales)。而在没有创作小说的时候,他会回顾与校订其他作者的作品(其中包括一部哈利·胡迪尼的小说)。而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小说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复杂,这让他的作品越发难以在通俗杂志中找到容身之地。

在他于1937年逝世之前几年间,洛夫克拉夫特一年只创作一两篇小说。而在他逝世数年后,洛夫克拉夫特的好友奥古斯特·德雷斯创办了阿卡姆之屋(Arkham House),一家致力于将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收集整理成册,以避免它们散佚于历史之中的出版社。时至今日,阿卡姆之屋已经成为了一家在科幻、奇幻、恐怖小说领域举足轻重的出版商,并仍在出版书籍。而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如今也已见诸多个版本、多种语言以及多样媒体之上,一如既往地,故事历久而弥新。

克苏鲁主义与犹格索托斯理论
CTHULHUISM & YOG-SOTHOTHERY


洛夫克拉夫特所创作的小说被归类于他所称的“怪奇故事”。在怪奇故事之中,事物本质往往与它们的外表大为不同,这类故事之中满溢着于现实中不可思议的幻想与恐怖。在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中,有一些是骇人的恐怖故事,诸如《赫伯特·韦斯特——尸体复生者》以及《潜伏的恐惧》,另一些则是发生在另一个名为地球幻梦境的世界中的瑰丽幻想故事,诸如《降临在萨尔纳斯的灾殃》以及《梦寻秘境卡达斯》,这些故事中的中世纪风味以及其中对探险的突出描写都使得它们表现出的主题与《龙与地下城》极为近似。而正是洛夫克拉夫特最成功且最广为人知的一篇小说,开创了整个克苏鲁神话。

在《克苏鲁的呼唤》中,洛夫克拉夫特向读者们呈现了一只名为伟大的克苏鲁的远古怪物,这只异星巨兽沉眠于太平洋深处的废墟之城中。邪教向它叩首膜拜,艺术家则因他们的梦境与其沉睡的心智相碰撞而陷入疯狂,而最终,这庞然大物将自其万古长眠中暂时苏醒,再度行走于群星之下。

在其他故事中,洛夫克拉夫特继续扩展着神话的内容,向这一不断扩张的神系中添入新的异星存在与不为人所知的远古诸神。这些怪物自此便拥有了它们的昭彰恶名:犹格·索托斯、阿撒托斯、莎布·尼古拉斯、奈拉亚托提普。提及这些名号的故事本身极少聚焦于这些生物,通常仅将其用于使故事显得更为沉重与阴森。洛夫克拉夫特同样创造出许多写满关于旧日支配者禁忌学识的古老文献,这些文献之中最历久弥坚的(此外也有可能是洛夫克拉夫特所创事物中最著名的)便是《死灵之书》。

而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之所以能被刻入奇幻与恐怖文学历史,其最重要的因素在于他鼓励自己的朋友围绕他创作出的概念撰写故事。他让他们在自己的故事中引入那些文献与怪物,而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自行向神话中添入他们认为合适的新内容。这些作家之中有许多人本身就已经是广为人知的巨匠:罗伯特·E·霍华德、克拉克·阿什顿·史密斯、弗兰茨·雷柏以及罗伯特·布洛赫,这还仅仅是洛夫克拉夫特圈子中的一部分。洛夫克拉夫特也遵循着他自己给出的建议,在那些他为新秀作者校订的作品中这里置入一个伊格,那里安插一个加塔诺托亚,而这更进一步地将他的名号播撒向了历史之中。他甚至会从已逝多年的作者那里借用怪物的名号:举例来说,哈斯塔首次出现于安布罗斯·比尔斯笔下,而大衮则来源于菲力士人的宗教。洛夫克拉夫特从未使用过“克苏鲁神话”来描述这些小说,他所用过的与之最为相近的说法是他在信件中随手写下的“克苏鲁主义与犹格·索托斯理论”。他和他的朋友们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构建出了与D20系统的开放游戏许可极类似的事物,藉由自由地共享彼此的创造,他们最终创作出的成果远大于各单独部分之和。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一共同创作出的世界的人气在洛夫克拉夫特逝世后数十年来仍蒸蒸日上,而如今他的影响力之大已经远超所有人的想象。史蒂芬·金时常在他的作品中使用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事物,通常仅作为微妙的引用,但有时他也会围绕神话来创作整篇故事。洛夫克拉夫特的影响力还渗入了电子游戏之中:有谁还记得初代《雷神之锤》的最终BOSS?答案是:莎布·尼古拉斯。以及《鬼屋魔影》呢?这可是第一批拥抱真正3D环境的电脑游戏之一(同时还是无数后来游戏的灵感之源,包括热卖的《生化危机》)。同样,今年还有一部由Headfirst Productions出品的,名为《地球黑暗角落》的全新游戏[1],背景就设置在洛夫克拉夫特笔下那座标志性的小镇印斯茅斯。洛夫克拉夫特的许多小说同样也在改编之后登上了银幕,并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他的创作主题与“犹格·索托斯理论”还出现在了《鬼玩人》与《地狱男爵》这样的电影中。哪怕《星际迷航》和《飞出个未来》这些电视剧目也时不时从中找些点子。

如此看来,《龙与地下城》也受过洛夫克拉夫特的启发这一事实可谓自然而然。而令人吃惊的是他对这一游戏的影响有多么深远。

洛夫克拉夫特与D&D
LOVECRAFT AND D&D


毫无疑问,对洛夫克拉夫特作品最为明显的致敬是无数次为旧日支配者和其他怪物赋予游戏数据的尝试。虽说他笔下的诸多事物(包括一尊盲目痴愚之神、比星球还大的生物以及有智力的色彩)要转化成“有血有肉”的数据可不像巨魔或龙那样容易,但多年来仍有许多作者为修格斯这类洛氏怪物创作出了可供D&D规则使用的数据。

第一次这样的尝试是罗伯特·J·昆兹刊在《龙》(Dragon)杂志第12期上的文章《龙与地下城中的洛夫克拉夫特式神话》,然而它很快落入了连续性的陷阱之中:洛夫克拉夫特和他的朋友们在作品中使用神话的时候从不以明显的连续性串联作品。不同群体会以不同的方式崇拜旧日支配者,而这就导致读者们可能因所读小说的不同而对克苏鲁神话作出截然不同的阐释。那篇文章为数名洛夫克拉夫特创作的旧日支配者与较为次要的怪物提供了D&D数据,这迅速引发了轩然大波。罗伯特对神话的阐释让一名叫做杰拉德·吉恩的粉丝气愤不已,以至于他向编辑部寄去了一封抱怨信。这封信被刊印在《龙》杂志第14期上,其中给出了对之前刊登的旧日支配者和怪物数据的修正意见。当然,这两人对神话的阐释都有错误之处,但与此同时它们却又都同样可信。

在那之后便是供第一版高级龙与地下城规则使用的《神与半神》(Deities & Demigods)。这本书提供了整整十七个可被用于游戏中的历史或奇幻神系,而让无处不在的洛夫克拉夫特粉丝们兴奋不已的是,书中包括了一个关于克苏鲁神话的充实章节。不幸的是,法律上的纠纷导致第二版《神与半神》中没有包含克苏鲁神话的相关内容,且在此后多年里游戏中都没有再直接出现过与旧日支配者相关的数据。幸好有另一家游戏公司,混沌元素(Chaosium)以他们优秀的《克苏鲁的呼唤》角色扮演游戏填补了这一空缺。

随后,在2002年,海岸巫师和混沌元素达成了合作。海岸巫师为馄饨元素的《克苏鲁的呼唤》创作了一份D20版。虽说这版《克苏鲁的呼唤》是一份独立的规则,但它与D&D也兼容性良好,书中甚至包含一份附录,提供了在D&D战役中使用此书的提示和建议。在被放逐近二十年后,旧日支配者又一次回到了《龙与地下城》。

洛夫克拉夫特式冒险
LOVECRAFTIAN ADVENTURES


多年来许多由TSR、海岸巫师和其他公司出版的《龙与地下城》冒险都运用了洛夫克拉夫特式的主题。加里·吉盖克斯在他创作的冒险《萨瑞兹顿的失落神殿》(The Forgotten Temple of Tharizdun)中创造了邪神萨瑞兹顿,在这篇冒险中,一支由巨人和地精类组成的部族迁入了一座远古的山中神殿中,而在那之中封印着一尊邪异魔神的躯体。在多年以后,《重返邪恶元素神庙》让萨瑞兹顿再度现身,且更进一步地完善了这尊疯狂与熵之邪神的细节。虽说罗伯特·J·昆兹和加里·吉盖克斯创造出了萨瑞兹顿,但他很明显沿承着洛夫克拉夫特的血脉。

在1981年,TSR为他们的专家级龙与地下城规则出版了第二篇冒险:琥珀堡(Castle Amber)。这篇冒险描绘出了一个由狂人组成的家庭,他们就栖居在标题所述的那座城塞之中。而若冒险者们在琥珀堡中探索过深,那他们会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了一处名为亚威隆尼(Averoigne)的诡异而鬼魅横行的国度——这里正是由洛夫克拉夫特的密友之一克拉克·阿什顿·史密斯笔下所创的那个亚威隆尼,他大量运用洛夫克拉夫特的创造(以及一部分他自己的)构建出了一个奇幻版的中世纪法国,在那之中充满了吸血鬼、死灵术士以及蠕行于夜间且触手丛生的怪物。

在几年后,TSR于1984年出版了《魔邓肯的奇幻冒险》(Mordenkainen’s Fantastic Adventure)。在这篇冒险中不仅包含了数件灵感来源于洛夫克拉夫特的神器(包括传送门银钥以及一本写满禁忌学识的,名唤黑心典籍(Tome of Black Heart)的古书),还包括了一些引向神秘的失落古城(Lost City of the Elders)的诱人提示。许多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事都是围绕着探索失落城市展开,其中最著名的包括《梦寻秘境卡达斯》(主人公需要出发前去寻找一座失落的城市)、《疯狂山脉》(在南极洲发现了一座蕴藏着足以解开地球生命历史之谜关键的失落城市)以及《超越时间之影》(在失落城市中埋藏着关于某人失忆症的震撼人心的秘密)。当然,失落古城中也潜藏着某些同样邪异且可怖的事物!

另一篇带有显而易见的洛夫克拉夫特式氛围的冒险是由布鲁斯·考戴尔创作的《焰暴尖峰之门》(The Gates of Firestorm Peak)。在这篇冒险中,一颗从天而降的炽热流星在焰暴尖峰上开启了一对巨大的传送门,这使得PC们能够进入一座充满越发异常且令人不安的怪物的巨大地下城。而在焰暴尖峰深处则陈着一扇传送门,通向一处潜藏在理智与光明之外的,名为遥远国度(Far Realm)的区域,而这个隐秘区域中那些不为人知但却充满敌意的生物正准备进入凡人世界之中。

而近来拥抱洛夫克拉夫特主题的D20冒险之一是由Green Ronin出版的众多自由港(Freeport)冒险和扩展。事实上,他们首次出版的《自由港的死神》(Death in Freeport)不仅是D&D第三版放出后的第一批D20产品之一,其中还包含了一个由狂人组成的邪教,他们与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蛇神伊格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此外与他们有所关联的还有一尊邪恶的远古神祇,人们只知道它被唤作不可名状者(它可能是哈斯塔,也有可能不是)。

其他影响
OTHER INFLUENCES


除去那些怪物的实际游戏数据和基于洛夫克拉夫特式主题的冒险之外,D&D中还有许多既定的概念从他的作品中汲取了灵感。

底栖魔鱼(Aboleths):这些可憎的鱼怪在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事里大概会宾至如归。洛夫克拉夫特厌恶海鲜,而这种憎恨在他的作品中映射为了那些海怪和大洋深处的可怖谜团。就和他故事中的许多生物一样,底栖魔鱼也是怪异的水生种族,它们会建起巨大的海底城市,并如我们捕食牲畜一样捕食人类。

创造者种族(The Creator Race):在《被遗忘的国度》中,最初统御世界的是一个神秘的创造者种族。而最能代表世界初生之时的发达远古种族这一概念的莫过于洛夫克拉夫特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疯狂山脉》。在这部短篇小说中,一群南极探险家在高到不可思议的山脉之外发现了一座被封冻于寒冰之中的远古城市。而在探索城市时,他们发现正是城中的非人住民创造了地球上的生命,而它们创造其他生物的目的是将它们用作奴隶。这些古老者和创造者种族一样消失了,但它们所创造和发现之物却留存在了它们的世界之中,直至今日。

邪恶典籍(Evil Tomes):危险的书籍自始至终一直是《龙与地下城》中的主要要素之一。《秽恶之书》(Book of Vile Darkness)、《无尽位面法典》(Codex of Infinite Planes)、《伊格维尔伏的恶魔志》(Iggwilv’s Demonomicon)以及黑心典籍等魔法书卷全都记载着足以扰乱心智、扭曲灵魂的秘密,哪怕一瞥其书页都有可能毁灭你的角色。洛夫克拉夫特一直都在作品中使用古代文献和写满亵渎学识的书卷,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死灵之书》。当然,哪怕是《死灵之书》也不会像D&D中的摧心魔书(Vacuous Grimoire)这类被诅咒的书籍一样在阅读后立即对你产生影响!

遥远国度(The Far Realm):遥远国度最初出现于布鲁斯·考戴尔创作的《焰暴尖峰之门》中,它是一个位于诸位面边缘以外的疯狂而恐怖的维度。洛夫克拉夫特也经常提及其他维度与世界,这些地方对于人类是如此异常,以至于哪怕知晓它们的存在都会引致疯狂。而他笔下的怪物与旧日支配者也往往与这些维度联系紧密。

食尸鬼与妖鬼(Ghouls & Ghasts):洛夫克拉夫特写过许多和食尸鬼有关的故事,其中一些(比如《异乡人》或《皮克曼的模特》)故事将它们置于地球之上,而另外一些则将它们置于地球幻梦境之中,那是一个中世纪式的平行世界,存在于梦境之外的一个独立的维度之中。在幻梦境中,屈服于对人类血肉欲望的人退化成了一种名为食尸鬼的野蛮怪物。而能威胁到食尸鬼的则是妖鬼,一种貌似食尸鬼,但却更为强壮的生物,它们将同类也列入了自己的食谱之中。食尸鬼是少数几种直接被D&D所采用的洛氏怪物。

夺心魔(Mind Flayers):在众多经典的《龙与地下城》怪物之中,没有哪种生物比夺心魔更明显地致敬了洛夫克拉夫特。除了体型不同(以及没有那对退化的翅膀)以外,夺心魔几乎就是洛夫克拉夫特最著名的怪物,伟大的克苏鲁的翻版。而洛夫克拉夫特对其的影响并不仅限于外观。和他创作出的外星人米·戈一样,夺心魔也痴迷于大脑。不过米·戈是在将人类大脑取出后安置于金属圆筒中,以使它们能以一种可怖的方式继续存活下去。而夺心魔则将大脑用于摄取营养和繁殖。同时,就像《超越时间之影》中的伟大种族一样,夺心魔也建立了巨大的地下城市,并通过投射心灵与思维的方式跨越维度与现实。而最后,夺心魔能以心灵震爆冲击弱小生物的思维,使其陷入绝望之中这一事实为这一引用盖棺定论。夺心魔可能是将洛夫克拉夫特纳入D&D体系之中最积极主动的一次尝试。

沙华鱼人与寇涛鱼人(Sahuagin and Kuo-Toa):在《印斯茅斯的阴霾》中,一位旅行者来到了一座衰败的马萨诸塞港口小镇中,并在为时已晚时方才发现此地那些畸形的居民正与来自深渊的似鱼类人生物相杂交。这些深潜者在水下建起了巨大的城市,并时常出于它们那邪恶的目的与人类聚集地建立联系。在D&D中,沙华鱼人和寇涛鱼人是与它们最为相近的事物。而使得这种相似性更进一步的是马兰提(Malenti),这些沙华鱼人的后代外观极似海精灵,并被用于渗入海精灵城市以制造混乱。

蛇人(Serpent Folk):除却鱼人以外,在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中还出现过更多可怖的动物拟人化形象。他同样在许多故事中提及了蛇人,而它们在罗伯特·E·霍华德的故事中也出现频率甚高,特别是在库尔王(King Kull)的故事中。但无论作者是谁,蛇人崇拜的都是伊格,一尊由洛夫克拉夫特在为他人重修作品时创造出的蛇神。和鱼人一样,蛇人在D&D中也可谓源远流长,早在1981年,原体蛇人(Yuan-Ti)就出现在了冒险《禁城住民》(Dwellers in the Forbidden City)(巧合的是,底栖魔鱼也同样是这篇冒险引入的)。

传送门银钥(The Silver Key of Portal):洛夫克拉夫特写过两篇聚焦于一件名为银钥匙的魔法宝物的故事,这件物品能被作为一件法器,使其拥有者穿越不同的维度并激活潜藏的传送门。在1984年的《魔邓肯的奇幻冒险》(最近于《地下城》杂志第112期刊登了新版重制)中,魔邓肯也持有一件名为传送门银钥的神器,它能开启所有门,并(在第三版中)能允许使用者在维度间穿梭。

幽暗地域(The Underdark):而我们最后要讲的是幽暗地域。巨大地底世界这一概念并非为D&D或洛夫克拉夫特所独有。但洛夫克拉夫特在《梦寻秘境卡达斯》中描述的地下世界与幽暗地域惊人地相似。在幻梦境中,在地表之下潜藏着由黑暗的洞窟和隧道连成的巨大通道网。诸神将古革,一个多毛的巨人种族放逐于此,许多其他种族,诸如食尸鬼和妖鬼也栖居于此。对古革的放逐和对卓尔的放逐有着诸多相似之处,而且二者共有着幽深地底的怪物文明这一概念。最后,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绝大多数洛氏怪物(最值得注意的是底栖魔鱼和灵吸怪)都栖居在幽暗地域的最深处。

在你战役中的洛夫克拉夫特
LOVECRAFT IN YOUR CAMPAIGN

所以,你应该如何在你主持的D&D战役中加入洛夫克拉夫特要素?幸运的是,一些产品已经提供了你所需的大部分游戏机制。D20版本的《克苏鲁的呼唤》角色扮演游戏提供了不计其数的关于在《龙与地下城》中使用洛夫克拉夫特式主题的工具和规则。其中提供的数据在被应用于3.5版的《龙与地下城》规则时需要做出一点改动。要在D&D中应用疯狂规则,你应该查阅《破译奥秘》(Unearthed Arcana),它翻新了那本书中提供的理智规则,并提供了更丰富的细节。但即使你没有《克苏鲁的呼唤》(里面含有大量洛氏怪物、魔法物品和法术的数据)或《破译奥秘》,通过阅读他的作品并使用它们作为灵感来源,你仍然可以运行一个不错的洛夫克拉夫特式主题战役。《星之彩》中的放射性怪物可被替换成一个藉由主物质位面和炼狱之间的裂隙出现在农场中半炼狱鬼火(Will-O-Wisp)。而《查尔斯·迪克特·瓦德事件》中的反派则可能变成一个满腹仇恨的奥术施法者,因发现使人死而复生(但有缺陷)的奥术方法而被教会所拒斥。《印斯茅斯的阴霾》标题中的那座小镇则可能被一群混种海盗与走私犯用作基地,而他们与你的PC之一拥有着共同的可怖秘密。或许你至少可以使用洛夫克拉夫特用过无数次的手法,四处安放几个名字。你的玩家们可能不会全都意识到本地牧师日志中那段古怪的关于“犹格·索托斯”的引用之中有何含义,但那些意识到的人可绝不会将这一发现抛之脑后!

扩展阅读
FURTHER READING

你仍然能在书店中找到多个版本的洛夫克拉夫特作品(既有平装书也有精装版)。阿卡姆之屋出版社也仍在出版权威版的合集,如果你无法在你本地书店买到,你也可以在http://arkhamhouse.com网上订购。洛夫克拉夫特创作和修订(其中很多实际上都完全是由他创作的)的小说被收录在如下阿卡姆之屋的合集中:

《敦威治恐怖事件及其他故事》

《疯狂山脉及其他恐怖故事》

《大衮及其他恐怖故事》

《蜡像馆惊魂及其他恐怖故事》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飙车致死法厄同: 2019-10-22, 09:40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11-14, 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