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47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19-11-03, 20:1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29
   18

Group: Speaker
Posts: 60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47. 抗议者

​​你周围的性感单身人士正凝视着森林,心不在焉的露齿而笑。

欢迎来到夜谷。

天文学家们正疯狂的试图弄清月球为什么少了一块。就像一个派被一只饥饿而贪婪的手抓走了,而不是文明的用餐具切走了一块一样,月球上的缺口已经困扰了这些专业的观天者几周时间了。有趣的事实:你知道吗,有一群天文学家发动了一场暴乱?

天文学家们相信月球可能被侵蚀了,因为人没不再信仰它了,就像古罗马的的多神教徒一样。其他人提出理论称月球是在正在进行的血腥太空战争中被敌军的飞船损坏的。但是网友们把这算作曼陀罗效应的一部分,那月亮的那部分一直是缺损的,我们只不过全都记错了。就像那只可爱的绘本小熊一直被我们记成了贝伦斯坦熊,但是所有的实体证据都表明它的名字实际上是“狗狗Pound Boyzzzz”Boyz里有z。因为2016年的城市法规规定了如果你说的声音够大,任何事都可以成真,天文学家们不得不考虑所有可能性。

我不认识任何天文学家,但是我认识一个科学家!我的丈夫Carlos从我们恋爱时就开始领导夜谷科学界了,那差不多是六年前的事了。Carlos说他正在饶有兴趣的研究在夜谷外的沙荒地和灌木林地找到的陨石。他相信其中某块石头是月球的碎片。Carlos站在一面巨大的墙面前,上面闪烁着灯光,发出哔哔声,他确认了这是一块仅仅一个月前从月球上脱落的岩石。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谁也不记得在一个月前月球碎裂过。好吧,也许在这发生的时候我们都睡着了,我一边跟Carlos说着,一边把蹭在他胡子上的丹麦干酪擦了擦。哦,有趣的事实:Carlos留胡子了!我之前一直不喜欢留胡子的男人,但是现在—我好喜欢。两道银色的条纹顺着他的脸颊延伸而下,胡须非常柔软。我们已经结婚两年多了,而我每天都更加爱他。

哦好吧,月亮,好吧天哪,总是月亮。(咕哝)是啊,是啊……

Carlos研究了城中不同寻常的空置房屋和商铺数量。他注意到我们家两侧的房子都完全是空置的,但是他记得那里之前不是空的。他记得我们有过邻居,但是他一个也叫不出名字了。他相信这可能与月球的损坏有关。有什么让我们把一个月前月亮发生了什么立即忘掉了,因为我们的时间线上有什么改变了。

Carlos说:“也许我们没有忘记人和事,也许他们完全没有存在过。”他的眼睛由于深思陷入了朦胧,我抚摸着他毛茸茸的脸颊说:“你会拯救我们的,亲爱的。我知道你会的。”他微笑起来,问我愿不愿意再去找考古学教授Harrison Kip。Carlos,呃,已经和Kip讨论过了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发给Harrison的邮件却一直被退回,他的电话号码也不再在通讯公司的有效电话号码库里了。我笑道:“Carlos,我不认识什么Harrison Kip!”Carlos看起来很担忧,说他也不太确定他是不是认识他。但是他感觉就像他应该认识这么个人一样。

抗议者在市政厅前组织了抗议,要求停止血型太空战争。市议会看着这大约150人的人群聚集在市议会周围,挡在大楼入口处,立即采取了行动。他们宣布他们将前往南达科他州的恶地国家公园度一个计划已久的家庭假期,直到整场抗议结束为止。

“我们不相信南达科他州是真实存在的,”身体相连,异口同声的市议会说,“当你看地图的时候,它看起来像是存在的,它就在另外两个完全相同的州中间,所以它在那比不在那更说得通。但无论如何,感觉现在正是带孩子去看拉什摩尔山的绝佳时间。”

市议会这么说着,几个孩子的小脑袋从市议会的一整个身体中浮现出来,异口同声的欢欣尖叫着。或者是异口同声的恐怖尖叫。嗯,很难从尖叫声中判断他们的感情。

抗议的组织者是20岁的夜谷社区大学学生,Basimah Bishara,她的父亲Lieutenant Fakir Bishara三年前从血腥太空战争中归来。Basimah开开心心的迎接她父亲的归来,但是开心很快被困惑和痛苦所取代了。让我们听Basimah亲自来讲她的故事。

Basiomah:现在时间不再在我的父亲身上流动了。我理解时间在夜谷的很多人身上都没有正常运行,但是在战前我父亲的时间是正常运行的。在2015年十二月,他为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星球在战争中服役了11年后归来了,而我对这毫无感觉。当他志愿参加战争的时候我只有六岁,而他30岁了。11年后他回家来的时候,我17岁了,我父亲19岁。他不记得参加过战争,不记得有过一个女儿,也不记得遇到了他的妻子。他是个少年人,就像我一样。当我不再是少年了,而我父亲还是。他一直停留在19岁了。时间现在在他身上不再流动了。

我的母亲Tahira抚养了我。她对我加入的乐队,我们演奏的音乐都不置可否。她在我成绩下滑的时候禁足了我,在我告诉她我有了女朋友的时候骂了我。但是她还是爱着我和Maria,我的母亲作为和我一样的人,一样的女人,还是理解了我。这不是什么被诅咒或征收的源流。

父亲的归来对她而言尤为艰难,因为她已经45岁了,而她的丈夫是个19岁的陌生人。你可能知道有个父亲是什么感觉,一个比你大得多的男人给你换尿布,或者看着别人给你换尿布。他教你说话和骑自行车,帮你从一个小动物,一个幼崽,一个最简单的蠕动着的肉块成为一个成年人。父亲永远是父亲,不是朋友,不是和你平等的什么人,一个父亲。你可能不知道看到和你处于相同年龄的父亲,在你的父亲刚刚成年的时候和他交谈是什么感觉。当你向你的父亲寻求爱和指导,他孤独而好奇的把你当成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但是他无法同时做到这两件事,至少在你寻求爱和指导的这方面不行。

Fakir花了两年时间才对战争的事敞开心扉,而这对他和我而言仍旧令人费解。血腥太空战争需要经常在时间中穿梭,通过虫洞转败为胜,去撤销那些已经被撤销了上千次,上百万次的事。未来看起来并不是像白纸一张,它看起来千疮百孔,被历史无数次的誊写和抹除弄得灰蒙蒙的。通过时间旅行,战斗胜利了,然后又失败了。我们失去了生命,然后通过倒退和再次战斗再重新获得生命。我们通过将战争永久化来赢得战争。我敢肯定,上个月,Polonians袭击了我们的月球。唯一的证据就是我们破碎的月球。我相信将军用时间旅行消解了这次攻击,这改变了我们的现实,改变了出生的人,那些最初生活着的人。人们消失了,因为他们从未存在过。

人没认为我们这些抗议者疯了。我20岁而我父亲仍旧是19岁。我没有疯。我的母亲Tahira没有疯。我们很愤怒。

我们的下一场抗议将在今天下午,Ralph附近的狗公园Earl和Somerset的路口举行。

Cecil:不知道Basimah指的是什么。Ralph附近是一片空旷的停车场。从很多年前就有消息要在哪里建一个狗公园,但是一直没实现。

(清清嗓子)让我们现在看看本地新闻。地球科学教授Simone Rigideau今天宣布,她将放弃社区大学的所有课本和教案,转而组织向一名名为Huntokar的神进行祈祷。几名学生和家长抗议这种倾向于法国宗教实践而与核心课程背离的行为,但是校长Sarah Sultan还是对她的职工表示了支持:“对Simone宽容一点。她甚至没有上过课呢。她只是一个在地球科学大楼储藏室里住了20年的房客。她拥有教授头衔的唯一原因是过时的寮屋权力法。”

Rigideau穿着兔毛大衣,戴着一个自行车车架扭成的鹿角形状头饰,开始一边在大学停车场里停车的汽车上喷涂斐波那契数列,一边唱着一首关于时钟的民谣。

本周,星际军事总部发布了他们的第一季度财报。这家私营太空防御承包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每人买了一艘的125英尺长游艇和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特许经营权,投资者们对此感到非常不悦。不过裁员5000多人的消息很快缓解了这种担忧。今天下午,星际军队的股价飙升至490美元一股,创下历史新高。高级战略顾问Jameson Archibald表示,星际军队并没有实际上的收入,他们的全部收入实际上都来自于风险投资。Archibald说:“有些投资者一直在问我们对于军队货币化的计划,这是个愚蠢的问题,朋友!我是说,看看我买的这块百达翡丽手表,它镶有十磅重的钻石,表盘是用西斯廷教堂的一件真品制成的。我们的财务状况非常好。”Archibald补充说,星际军队正在开发一款应用程序和订阅服务,允许人们在任何时间进行天体战争,每月只需支付1299美元。

好吧,听众们,我收到了来自Basimah的回音,她说我说得对。并没有什么狗公园。我当然是对的。如果我知道城里新建了狗公园,我会立即播报的。Carlos和我就有一条狗。他的名字叫做Aubergine,因为他是紫色的,来自欧洲。Auby超级可爱,我们爱死他了。我是说,我从没想过要照顾一只狗,但是一天早上Carlos在吃早餐的时候强烈要求要养狗,他说“我想我们应该养条狗”。二十分钟后,我们就带着我们收养的宠物离开了动物保护协会。(清清嗓子)

Basimah说她确信在Ralphs旁边有一个狗公园,但是当她到了Earl和Somerset的路口,那里只有一个空荡荡的停车场。老实说,我不记得她之前有没有提到Ralph了,因为我想纠正她的说法。在夜谷从来就没有过Ralph的分店。Basimah是这么说的。等一下,让我把她录的录音带放进去。好了。

Basimah:如果一个人从没存在过,他要怎么消失呢?如果你从没见过他,你会想念他吗?我的父亲把他大部分时间花在和他在娱乐中心认识的朋友在那打篮球上。他十九岁,正在试图摆脱战争中持续了十年不可避免的戏剧性事件。问了他我的母亲是谁。我由我叔叔Omar抚养长大,知道父亲从战争中回来前都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Fakir不记得我的母亲了。他不记得他结过婚,也不记得我的出生,因为那在他的人生时间线中尚未发生。问了他要是我的母亲根本不存在怎么办。如果将军用时间旅行如此彻底的改变了我们的人生,以至于我母亲从未出生,或者你再也不会遇见她怎么办。我的父亲,那个少年人说:“如果我从没见过一个女人,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想念她。但是我会遇见另一个女人的。”

我问:“要是我从没出生呢?”

我爸说:“Basi?”他忍住眼泪,然后抱住了我。但那不是一对父女的拥抱。那是一对母子的拥抱。他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抽泣着:“Basi!Basi!”而我用我的手拍着他的头安慰他。

我说:“父亲,Fakir。我想我很快也会不复存在了。(声音消逝)我想我—”

哦好吧,抱歉把气氛搞得这么沉闷,听众们,我在播放一段我进行过的采访。等等,没有。我刚刚看了,录音机里根本没有磁带。我想我之前采访了……呃。啊!我之前跟谁说话来者?也许是我的丈夫Carlos在回报他关于我们月球所受损伤的研究成果或者,嗯,或者什么也没有。(清清嗓子)好吧,让我们忘了我们忘记了什么这回事吧,先关注天气.

(“Shake” by Wednesday’s Wolves)

我们收到了关于血腥太空战争的最新消息,夜谷。John Peters说他的哥哥有一次我回家了。在他一个月前离开的时候,Jame Peters还是22岁。但是现在他已经七十多岁了,是他实际应有的年龄。John紧紧抱住了他的哥哥,为自己的家庭终于能在某种程度上破镜重圆而感激又宽慰的哭了起来。James起初很高兴能在见到John,再见到他的家,得知他和将军挫败了Polonian对我们星球的进攻。但是他带泪的微笑渐渐隐去了,就像黄昏转入黑夜时隐去的影子一般。此时,James突然意识到他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James环视夜谷,看着空地和房屋,废弃的建筑和稀疏的街道。据James说,上千人从夜谷消失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说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有搬来这里。将军通过改变时间轴成功的阻止了Polonian来地球,但这也改变了夜谷。

听众们,这可能听起来很奇怪,但是也许有什么你曾经认识的人,你曾经一起生活的家人,你曾经待过的地方,都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消失了。我已经很努力地思考我在过去一个月失去的任何经历或者任何人,但是我什么也想不起来。我跟James Peters说如果谁也不知道他们失去了什么的话,那时间线的改变也许也无关紧要。

James说:“Cecil,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也许我们应该以科学的视角去看,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理解这如何影响了我们的社区。”

我说我不认识任何科学家,至少我自己是这样。有个奇怪的女人住在社区大学的储藏室里,我想我们可以去问问她。

重要的是我们安全了,另一个老兵已经回家了,这是夜谷有一个美丽的日子。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爱的阴谋”,我们最新的一档情感资讯节目。这听起来像是我这种母胎单身应该去看看的东西。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没有什么可以天长地久”这就话有两重意思,而且它们都是对的。​​​​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11-18, 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