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短篇]信仰之力, 灵能觉醒大事件相关
fqm
2019-11-19, 19:00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0
   3

Group: Primer
Posts: 33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Renneck凝视着Benediction地平线上闪亮的苍穹。千奇百怪的砂岩大厦用平滑的外壁反射着落日余辉,阳光的温暖色泽从一座建筑蹦跳到另一座上,这些建筑属于司教们[Ecclesiarch]。Renneck不顾疲惫,一动不动,为眼前不可思议的美景所着迷。

就像这个圣殿世界的大多数劳工一样,Renneck是星球土著,他诞生于Benediction,终其一生靠着修会上层僧侣[Ministorum clergy above]洒下的残羹冷炙勉强糊口。然而,他珍惜这些时刻,因为它们相当稀少。

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都布满了音号[vox-horns],此时其中一个正发出尖利的汽笛声,这打断了Renneck的遐想,将这个疲倦的工人拖回到现实中。Renneck挪动着沉重的双腿,一边步履蹒跚地走回营房,一边暗自担心短暂的睡眠时间即将稍纵即逝。当Renneck走到通往阴暗下层区的巨大楼梯前时,他再一次感受到寒冷开始沁入骨髓。

+++

温暖的阳光照在Renneck和工队工友们汗流浃背的躯体上,并在他们拖拽滑轮的同时为其扫去周身的薄云。他们缓慢但坚定地拉起装载有沉重装甲板的托盘,将它沿着行政院大楼[Administratum building]低矮的外墙拉到他们所在的位置。男人们因为拉起的沉重负荷而同时发出一声响哼,他们因为常年并肩工作而变得步调一致了。

建筑的音杆[vox-mast]因为重新启动而发出一声响亮的劈啪声音。由于某种天电扰动的影响,无线广播在过去的几天里持续受到干扰,或者说他们是这样被告知的,因此往日里作为首都背景音的赞美诗篇和神圣经文也随之停止了例行播放。

“当那一天来临,神皇意愿的真实体现将会显露,它既不是阿斯塔特修会不屈不挠的勇士们,也不是我们的殉难女士修道会的姐妹们,虽然她们是众人中最虔诚,同时事实证明也是异端最忌惮的。不,神皇意愿的真实体现是虔诚和信仰本身。”穿越地平线的音波中传递着狂热,以它的方式进入每个听者的内心和灵魂。

“谦卑圣徒[Humble Saints]闪耀着皇帝的荣光,他们在每次欣然的自我牺牲之后都能化作承载皇帝威能的容器。即使是最黑暗的大恶,也必在这真正的忏悔和虔诚之光前站立不住。”听着淡漠的教士布道,Renneck露出了微笑,他的信心变得更加坚定,手中的绳索也拽地更紧了,欣然享受着加诸在他身上的负担。“通过对劳役和对皇帝意愿的敬拜,我的兄弟们,即使是你们也能企望获得如此非凡的慈悲。”
Attached Image
Renneck俯身靠着一块托盘,他壮实的身躯因为这短暂的喘息而感到舒适。他的工友们有样学样,要知道整个工队一上午都在努力把大量军火搬用到位。他们了无兴趣地注视着大量士兵匆忙地来回跑动。没有人停下来呼喝他们回去工作;显然,一定是有什么事太紧迫以至于让人无暇顾及几个闲混的工人和他们的军务配给[Munitorum quotas]。

按照在肉车[meat carts]旁的讨论结果,他们意识到全球都在开展军事动员,但只有极少数平民关心此事。表面上,祈祷和贡品络绎不绝,人们虔诚地赞颂着司教们宣讲的神圣教义,敬神和公义不可动摇。然而,在过去的一周里,越来越多的音号被人关掉,每日布道也时常被奇怪的声音和古怪刺耳的噪音所打断。

这时,最近的音杆突然起死回生,以一种平静的姿态开始播报,这让Renneck顿感惊奇。

“因此他们自我牺牲在奉献的柴堆上。因为我们,可怜的不洁之人,无法期望更多。”淡漠的教士继续说道。“只有将我们自己完全地交给他,我们才能超越自身的弱点和局限。我问你,一个没有主人可以侍奉的人算什么?一个没有神明可以追随的狂信者算什么?”这个声音带着宗教热诚发出咆哮,从其有力的嗓音可以看出演讲者训练有素且话语通俗易懂。“永远不要忘记,毁灭我们的终将给予我们存在的理由。”

这名工人感觉自己脖子后面寒毛直立,同时注意到他的工友们也表现出类似的不安,只见他们纷纷收紧皮带,提起裤腰,重新开工去了。教士的话语始终笼罩着他,最后的布道音在他心中一遍遍终浮,变得越发奇怪神秘。当他从坐着的地方站起来时,这名工人情不自禁地对这颗星球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担心。
Attached Image
Renneck累得精疲力尽,他绷劲了下背肌肉,以便直起脊柱将沉重的沙袋抬到位。这名工人浑身疼痛,汗水自他身上各处撒落,四肢在无尽劳苦的重压下因过度劳累而嘎吱作响。似乎没有人知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行政院[Administratum]的各部门之间发布着互相冲突的命令。在一片混乱和困惑之中,他和他的人民似乎正迎来一个转折点。

突然,数架飞机快速接近,它们所发出的响亮尖啸声把Renneck从心神不宁中拉了回来。他抬头望向阴霾的天空,正巧看到两艘细长的锯齿状飞船冲破云层。紧接着,神殿区周围数个九头蛇炮台阵列一齐开火,用纵横交错的防空炮火妆点着天空。即使是面对这样致命的火力,敌方飞行物们依旧强行突破重围,并向邻近的某栋府邸连续射出大量的爆破弹[explosive round],接着又在这栋建筑彻底沦为碎石灰烬之后扬长而去。最后,就如同一开始的快速出现一样,这两架轰炸机快速撤离现场,就此消失在灰暗的天空里。

这名工人仍旧纹丝不动地站着,震惊于眼前所发生的事实。在数个街区外几架野蛮的敌方飞行物坠落在满是柱廊和雕像的街道上,他眼睁睁看着一段华丽的柱廊因此变成废墟。紧接着,飞行物的大门轰然倒下,涌出一群身着红黑盔甲的恐怖战士,他们一下飞行物就立刻开始扫射。Renneck惊恐地看着他们收割毫无准备的民兵,这些民兵拼命试图要做到在这场突袭面前保持行动。

惊恐中,他转而寻求人生中不变的慰藉源泉——司教们无处不在的指引。Renneck竭尽全力从枪炮和爆炸声中去聆听祭司的话语,他回忆起修会的教导、谦逊圣徒的故事以及他们同黑暗之敌抗争的经历。

在那一刻,这名工人因自己的信念而变得坚定,因为他相信在帝国境内没有其他民众可以宣称像他的人民那样纯洁和忠诚。神皇,通过他意愿的显现,将会迫使可恨的侵略者撤退,而Renneck和他的工友们则将成为实现这一目的的工具。在意识到这一点后不久,Renneck察觉到一架匕首形的飞机——像是一架战斗喷气机——出现在地平线上。但是,他的精神并没有因此屈服,因为敌人的武器无法洞穿真正虔诚信徒的盔甲。
Attached Image
随着敌方飞行物射出的燃烧弹[incendiary rounds]砸进了他周围的大楼里,他的许多朋友瞬间就被气化掉,而倒塌的建筑结构正好盖在他和其余幸存者上方,Renneck此时方才清醒过来。事情本不应该这样发展。修会祭司们的教导和布道明明说得很清楚。

身处瓦砾之中的Renneck感到自己的身体正渐渐变得虚弱,在这一片混乱和死亡中,他最终听见司教的话语在自己身边回荡。这个祭司的声音和他记忆力中的一样,但是现在这声音已经变成病态的回响,犹如无数有着些微不同的演讲者在互相说服彼此,他们每个的节奏和语调都略带不同。

“庆贺吧,我可怜的兄弟们,为你此刻的得救。”失去理智的司机教大声咆哮着,在杂音的干扰下他的话语几乎无法理解。“向你的真神们叩拜,并献上灵魂,这样你方能繁盛他们的天使。”

直到这一刻,Renneck才意识到他其实是被诅咒了。无论是何种疾病侵染了他所在的星球,此刻都已经蔓延开来了。他信仰存在缺陷,而这意味着任何获得拯救的希望都遥不可及,随着意识逐渐消散,这名工人真正地体会到了绝望。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19-11-19, 21:36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12-11, 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