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49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19-11-25, 03:00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665
   108

Group: Avatar
Posts: 148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49. 将军
​​如果你能梦到它,

你就会为它满身冷汗的尖叫着醒来。

欢迎来到夜谷。

夜谷,今天是Leonard Burton的生日。你们中不少年轻人可能不记得Leonard了。他是我的导师,我的朋友,我在这个广播站的前辈。我在差不多四十年前看着他死去,就在这个广播站外的Mesa大道上,一辆卡车从他身上碾了过去。那景象真是——可怕极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声恐怖的咯吱声!周围的十几个目击者想要上前救人,但是已经太晚了。我蹲在Leonard的身边,骗他说他会没事的,试图骗他他还有生的希望。但是他并没有留下遗言,甚至连最后一口气都没有了。我注意到他的脸上还淌着眼泪,而一群天使在我们身后轻柔的吟诵着,在一个燃烧着的垃圾桶周围手牵着手围成一圈。

Leonard是个兢兢业业的新闻工作者,是他这个城市的公仆。他喜欢波士顿奶油派和蛇的画作。如果他还活着,今天也年仅117岁。

听众们,谢谢你们的来信。几周之前我有点—太暴露我的个人生活了,我提到了,在过去,我一直是个光棍。这是真的。我从没有过长期的认真的关系。但是老实说,这也无关紧要。(紧张的笑)我出去,我—我见了人。你们不用为我跟朋友,亲戚,古代的幽灵安排相亲啦。谢谢你,我这样挺好。实际上,我最近已经开始和对象约会了。他的名字叫Carlos。他说他是个科学家,好吧—我们在我们的人生中的某个阶段都曾经是科学家。他有着完美的头发,完美的实验袍还有—还有像军人公墓一样整齐的牙齿。

实验开始的很顺利。我们去了Big Rico披萨吃晚餐,他本来提议要去Gino’s意餐酒吧烧烤店,城里最好的那家餐厅的,但是因为这是第一次约会,所以我提议去个更随意的地方。然后事情就脱离了正规。在我们点菜之前,Carlos已经看起来—有点失望了。而这,相应的,也让我失望了。然后是晚餐。我想要跟Carlos讲讲我在这个广播站的工作,讲讲我的家庭和兴趣,但他就“我知道我知道,Cecil,我们相爱了。我和你已经相爱了。你怎么不记着这一点。”

我跟他说,“你真可爱,但是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所以让我们慢慢来吧。”然后他看起来很难过,我赶紧吃完了我的披萨,我们就走了。

关于血腥太空战争的最新消息。几周之前,对抗我们的Polonian势力似乎全部被打败了,他们残存的宇宙飞船被困在了蟹状星云远端的一颗卫星上。但是我们最终摧毁敌人的尝试失败了,这些Polonians逃跑并重新形成了组织。我们接到消息称将军愿意卸去职务,让新的领导人代替她。你们中的一些可能还记得Eunomia的故事,那个在200年前离开了地球去参加血腥太空战争的年轻人。她是个梦想家,科学家,以敏锐的头脑而接受征召,后来被训练成战略大师,为我们在这场永无休止的战争中的盟友Wolfgang效力。Wolfgang能利用虫洞在很短时间内移动很长静距离,而Eunomia最终发现他们能用相同的原理进行时间旅行。在Gamma Trachonus战役惨败之后,时任上尉的Eunomia命令他的大批士兵回到战役开始之前。由于他们对最初的失败有了更好的理解,她能够更好地再次战斗。尽管如此,她还是输了,于是只能再次回溯时间再次与敌交战,一次又一次的穿越时间直到取得胜利。她赢下的十几次这样的战斗让她晋升成为了东Wolfgang联盟的将军。但在我们最近一次在蟹状星云失利之后,有人担心她已经失去了能力。

一名来自血腥太空战争的使者回到了夜谷。他正穿着他那过大的宇航服在城里游荡。毫无疑问他将为我们带来更多来自前线的可怕消息。也许在我们有生之年都不会迎来和平了。稍后将为你带来更多关于此事的消息。

我们的城镇已经恢复了正常,至少我是这么被告知的。社区大学学生,血腥太空战争抗议组织者,Basimah Bishara,说她的母亲又存在了。Basimah表示在几周之前,她的母亲突然不存在了,这使得Basimah也不复存在了。但是在这周,她们又存在了。Basimah将此归咎于将军的时间旅行行动动摇了所有人存在的基础。我没法让我的脑子转过这个弯来,听众们,我—我不记得Basimah曾经不复存在,或者她是去而复还的。所以我很难相信这个说法。我—我按我的人生经验而言,一切一如往常。我在一家广播站工作,我有一辆自行车,我有一间一室一厅的公寓,带浴缸,衣帽间,碎纸机,刀架,门厅还有一面全身镜。这使我母亲传给我的一件古董。她知道我喜欢镜子。我没有兄弟姐妹,但是我母亲还健在,我还常和她聊天。我们相处得很好,我—我—我打电话给她确认一切都还像她记得的那同样,而她说,“什么,我更不知道。是啊当然了,真是个蠢问题。”她总是像那么机智。

一切都平静如水。什么也没被从我们的生活中夺走。。

本月,星际军事总部公布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利润,他们制造了一架隐形轰炸机,完全由稀有的1913年自由女神头像镍币制成,每枚镍币价值五百万美元。高级战略参谋Jameson Archibald承认他们财务上的成功并不是由于他开发的新型智能手机应用程序。

“(笑)不—不—不—不—不,”Archibald骑在一只白老虎上说,“那个应用程序总是出毛病,但是我爸超有钱,认识好多五角大楼的人,所以一切顺利!”

随后Archibald吸了一大口蒸汽烟。

“这是我的新玩意,”Archibald说,“蒸汽烟!不含尼古丁,不含四氢大麻酚,只有纯水蒸汽。你知道水对你的好处吗?比如说它给了你生命,朋友。如果我们要吸什么的话,我们应该吸水蒸汽。哦,什么叫水蒸气有什么意思?水蒸气!即使它没有意义,也应该有!”

以上是为你带来的财政播报。

坏消息,夜谷。John Peters,你知道的,那个农民,称他的哥哥James已经回去为血腥太空战争服役了。James被晋升为将军以取代退休的Eunomia。

“James真的是个好哥哥,”John站在他的不可见玉米田中央说,“我真的希望他能在家,我会想他的。但是我想宇宙比我更需要他。”

John随即拔起一棵不可见玉米并紧紧抱住植株,同时哼唱着经典的教堂赞歌《美国派对》。

好吧,这开始变得烦人了。我早些时候跟你们说的那个家伙,Carlos,在节目期间一直给我发短信,说她想要再见见我,让我看看,什么什么,我们的时间线还是错误的?我应该有个名叫Abby的姐姐,这有一张她和一个孩子在一起的照片。我的母亲已经过世了?哼。我应该害怕镜子,而他和我实际上已经结婚了。真可笑!好吧,现在他给我发了一张狗的照片。“我们可爱的狗狗Aubergine”上面写着。在照片里Carlos抱着这只狗。

我…嗯,这很奇怪。我有种奇怪的感觉。这是一种,嗯,既视感,我想。你想起了什么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在我的窗外,我看到了那位使者,他—他脸上椭圆形的镜子贴在窗玻璃上,两只手举拢在头的两侧试图隔绝太阳眩光。我现在向那位使者挥手。你好啊使者!我刚刚说。想起了你从未经历过的事,用于描述这种情况的那个法语词是什么来着?我又说得大声了一些希望试着能透过窗玻璃和他厚厚的头盔听见我的声音。还有,Aubergine对狗来说是个好名字吗?我觉得是!我又喊了一声,想要正式发起对话,因为一个一言不发的宇航员在我窗外直勾勾看着我的视线已经让我开始觉得心里发毛了。

(笑)我,我能看到我的脸的倒影。我……

(咕哝)我不喜欢这样,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

(陷入恐慌)请走开。请离开,别这样。哦,我用一块布盖住了这扇窗户,我不喜欢这面镜子。我一点都不喜欢,不!

让我们关注天气资讯。

(“Sad But Not Depressed” from the podcast It Makes a Sound)

我待会儿再跟你们将使者的事。但是首先,让我们来看看Carlos给我打的电话,这是他的语音留言。

Carlos:Cecil,我—我是为个人原因打来的,(叹气)我打给你是想告诉你我爱你。我差不多从我七年前第一次遇见你的那一天就开始爱上你了。我不认识夜谷的任何人(笑)而你是第一个对我的研究表现兴趣的人。孤独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是在一年之内我就不再孤独了,因为我和你在一起了。而现在我们结婚了。好吧,至少在我的时间先我们结婚了。我们已经结婚了,而且我们有了只名叫Aubergine的漂亮狗狗,一个家,和一段感情。你有个姐姐,你知道的,还有姐夫,侄女是颇具天赋的运动员,很可爱的小姑娘。我们有—哦,你在电台上直播着呢,是不是?哦,当然啦。好吧没关系啦。不知为什么,你一点也不知道这些,我起早贪黑的试图修复实践中的这个裂痕,我睡眠不足,因为直到我们回到同一个时间线我才能睡好。但是我没有找到任何修复的方法,我没什么能做的,只能说:相信我。我会从又开始,我们回去Rico's重新开始我们的初次约会,我会专心的假装第一次听你的人生,我会成百上千次的给你讲我的故事。对我来说一切都不同了,但是对你来说还是一样。但是这样就好。你,你是我的命中注定。哦,这听起来一定很疯狂,你对你原本的样子一无所知了,而我感到天塌地陷,但是这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原本的模样。请打给我。(哔)

Cecil:而我确实,打回给他了。然—然—然后我说:“我也爱你,宝贝,我爱你的胡子。我爱我们的狗。我爱…我爱我们在一起的生活。”在几分钟之前,我还没有这种感觉,我不知道我和Carlos在一起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因为它从未在我的历史中发生过。

就在这几分钟中,使者和我说话了。使者进入了我的演播室,摘下了她的头盔。头盔之下是一张老妇人的脸,那是Eunomia,200年前在她的17岁生日时从夜谷消失的那个年轻姑娘。Eunomia告诉我她已经从她将军的职位上退下来了。她是血腥太空战争中最成功的领袖,但是对时间线的干涉使得宇宙范围内的生命濒临灭绝。

Eunomia直到她必须撤销她所做过的这么多次的撤销,尽管这将使她无法达成和平的目标。她这么做了。她正在承担责任,拜访每个人生受到她的行动影响的人。她要告诉他们她从他们那里夺走了什么,她现在又要还给他们什么。这么做会花费她很长很长时间。这会占据他的余生。

于我,她告诉我我有个姐姐,Abby,姐夫,Steve,一个侄女,Janice。我完全不知道这些。她给我讲了我的丈夫Carlos。我知道这个名字,但对它毫无爱意。她握住我的手,要我看月亮。有一大块消失了。我从没注意过月球的破损。Eunomia说:“我现在将离开,我会撤回所有做过的事,而你的人生也会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我说:“但是我现在已经有一个人生了。”

而她说:“但是其他人的人生呢?你们全都彼此息息相关。如果我不修正你的,还有多少人永远无法回到战争发生之前?”

“那你呢?”我说,“你会回到你少年时代生活的农场吗?”

“不,”她说,“我不能回到那个年纪了,但是我会回到那个时间的那个地方。我只想再见我家人一面。”

“那战争怎么办?”我说。嗯。

“战争一直都会有的,因为对战争的欲望一直都在。”她说,“我很抱歉,Cecil。我得走了。”她又一次指了指月亮。现在它是完整的,没有破碎了。我试图抓住她的手,但是她已经走了。只剩我一个人在演播室里。

1816年一个夏天的下午,一名宇航员出现在夜谷的中心。96年之后,一个狗公园会在那里修建起来。这名宇航员安静的沿着尘土飞扬的街道前进着。这名使者供着腿,慢慢地穿过了城郊。在这几个小时中,几乎全程的人都跟着她。她经过了那个最终会成为老妇Josie住所的停车场,经过了Eugene Leroy的宅邸。最终他到达了Peters家的农场。在那,她停了下来。

宇航员转身面对聚集的人群,一道绿色的光环出现在她头顶。宇航员将她戴着手套的手举到脖子的高度,摘下了头盔。随着一阵嘶嘶声和砰的一声,她摘下了她的头盔。人群试探性的接近。当头盔完全摘下的时候,市民们全都吓得大叫起来。来访者几乎是个骷髅,一具腐烂的尸体,长长的白发从头骨后面垂下,没有嘴唇遮盖的残缺不全的细长牙齿露了出来,吓人的直勾勾的眼睛失去了眼睑无法表达出其他东西,残余的皮肤萎缩发黄。

人群开始向后退去,但是一个女人向前走来。一个疲倦而苍白的女人。种植这片田地的女人走进腐烂的宇航员,问:“Eunomia?”

将军张开她的嘴带着嘶哑的咳嗽声说话了。

“母亲。”她说

Eunomia年轻的母亲摸了摸她年老的女儿的脸。Eunomia碎裂成了灰尘。只剩一套空的宇航服掉在地上,只留下了那个女人放荡不羁的女儿的模糊身形。

在城郊的一片玉米地里,将军的骨灰撒在成熟玉米的金色海洋中。而这正是她在军队的继任者,James Peters,你知道的,那个将军,150年后出生的地方。

Eunomia对我说话的记忆,没有家人陪伴的人生的记忆,正在迅速的消失。

夜谷恢复如常了,不管这意味着什么。(笑)我跟Carlos说很抱歉对他造成如此的痛苦。我甚至不知道这会是何等的艰难。而他只是侧着头说:“忘得一干二净了。”我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这么想。嗯。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对于一切真实生活的即兴延续。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我们要骑马去旧城路上,然后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吃顿饭,或者看场电影。女孩的夜晚。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9-24, 1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