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短篇]逐风, 灵能觉醒大事件相关
fqm
2019-11-28, 19:22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0
   3

Group: Primer
Posts: 33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一种声音将现实如同血肉般撕开。就在Takhar中尉眼前,三柄锯齿利刃在引擎室[the enginarium room]里破开了实体空间,显然是有什么东西在撕开通往物质国度的道路。白色伤疤超人般的反射神经暂时失效了,他因恐惧呆立原地,眼睁睁看着对方逐渐成形。

然后它跳了过来,而他则本能地撤向一边避开了对方的切削利爪。次元爪,他想到,训练开始了。眼前的这名勇士浑身上下都是午夜领主的深蓝色,闪电在其盔甲尖利的边缘上劈啪作响。

面对着更多撕开通路进入现实的叛乱阿斯塔特,渗透者Suzhak小队端起手中的爆弹步枪开火了,狭小的空间里顿时枪声大作。Takhua也举起了自己的武器,迎着再次冲来的次元爪就是一阵短点射。敌人的肩甲被爆弹射的陶钢[Ceramite]碎片纷飞,但这位勇士并未就此减慢速度。Takhua的殊死抵抗避免了自己被冲上来次元爪给开膛破肚了,但这冲击的力道还是大到将他撞倒在甲板上。敌人随即用闪电爪切割起他盔甲两侧的金属板,顿时火花四溅。Takhua立刻抽出一柄战刃,并将它深埋进次元爪上身躯干盔甲的缝隙中。接着随着次元爪的一阵抽动,Takhar将这名受伤的攻击者从身上推了下来,任其滚落在脚边。然后他抬起卡宾枪,将两发爆弹射进了这名混沌星际战士的头盔里,后者随即变成一朵盛开的暗红色鲜花。
Attached Image
接着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幕恐怖的景象。这群来自亚空间的刺客已经干翻了数名Suzhak小队的成员,身着白甲的尸体身首异处,四散在甲板上。余下的渗透者们放弃了通向舰船主反应器的走廊,开始且战且退。Suzhak小队成员用手中的枪训练有素地发射着掩护火力,但是次元爪们实在是太快了。Takhar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有另一名午夜领主的勇士借助跳跃背包一跃向前用锯齿利爪刺穿了Joghun兄弟。

“发现敌方突袭步兵,引擎甲板四人,尾舷隔舱十六人,”Takhar向战鹰[the Warhawk]上的其他白色伤疤部队通报道。“我方重大伤亡,避免进入白刃战。”

然后中尉[the lieutenant]无视自己刚刚给出的建议,迈步冲向正弓身坐在Joghun兄弟身上的魔鬼。这名敌人没有配搭头盔,他盯着自己的受害者,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白色伤疤,你小子不行,”这名混沌星际战士嘲笑道,随后他在一片血泊中拔出了插进Joghun体内的利爪。Takhar边咆哮边挥舞着手中仅剩的匕首,于此同时,他看到垂死勇士的手臂猛扯了一下。接着,握在Joghun手中的破甲手雷爆炸了,次元爪和他的受害者随即消失在一片炫目的爆炸中。

+++

“Tuslakh,你干的不错。坐吧。”Jodagha可汗坐在自己私人内庭的矮凳上。烟雾自他身前小桌上的香碗里升腾而起。

虽然Takhar已经修复了盔甲上最为严重的损伤,但当他在可汗示意的座位上坐下时,盔甲的伺服系统仍旧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噪音。他仔细地端详着指挥官的面容。早在Takhar通过回火考验[Test of Tempering]完全加入战团之前,募兵长[The Master of Recruits]本人就已经身覆百战伤疤,但是在白色伤疤航行进这片被称为皇帝之泪[the Tears of the Emperor]的太空坟场后,他看起来似乎变得更老了。Takhar明白——他们所追踪的舰船,可恨的Celyx梦魇号,沿途散播着星语者们[Astropaths]因折磨而发出的尖叫声,这些星语者全是午夜领主在航行中掳来的。这种密集的灵魂炙烤消磨着所有的大汗之子们[the sons of the Great Khan]。

“Takhar,你认为叛徒正在击败我们,”可汗一边凝视着燃烧的香火,一边继续说道。

“我的可汗,今天又有三名兄弟倒下了。午夜领主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向我们发起攻击。每次,他们都只派一小群勇士攻击兄弟会,而当我们要跑去阻止进一步的攻击时,他们就逃跑了。这里没有胜利可言!”
Attached Image
“你察觉到了我们遭受的每一刀,犹如你自己的切肤之痛”Jodagha答道。“这很好。不过,猎人有时必须沥血前行。”

“当然...不过我们似乎还没有发现我们的猎物。他们引诱我们进入这个太空坟场,而现在我们所能找到的任何有关他们的踪迹全都是他们主动留给我们的。如果有Sulanhi的指引,我们可能已经逮住他们了,可光凭我们自己...”在此次狩猎的初期,白色伤疤的风暴先知Sulanhi就被锁在自己的至圣所[sanctorum]内。Celyx梦魇号所发出的灵能尖啸撕扯着这名zadyin arga的心灵,导致他需要动用自己全部的意志力来维持意识。

Jodagha抬起头,透过缭绕的烟雾与Takhar目光相交。“Tuslakh,我们并非行于捷径,”他平静地说道,“但我们也并非为行于捷径而生。我很清楚我们的先知不再敏锐,但我也清楚如果他在这里会说些什么。兄弟,我们是风。这些叛徒想要粉碎我们的意志,但没人能抑制风。”

+++

Takhar俯身避开终结者挥来的钉头锤,随即顺势割断对方胸甲内的管线。接着他退后几步,躲开了对方用尖刺头盔施展的头槌,然后用手中的爆弹卡宾枪边射边退。但是,白色伤疤打击部队还能经受住多少次这样的伏击呢?质量反应爆弹[the mass-reactive bolts]的威力刚刚只够勉强在终结者的午夜盔甲上留下痕迹,这名勇士缓慢地向他走来,毫不留情。

而在它身后,另有四头巨兽聚拢过来,试图将他包围起来。
Attached Image
中尉又后撤了几步,可是脚下一个踉跄,他被一具残缺不堪的渗透者尸体给绊住了。终结者重又举起手中的钉头锤,能量的火花在锤头四周爆裂开来,见此情景,Takhar伸手在腰带上摸索起手雷来。就在这时,一发爆破弹[explosive round]射穿了终结者的护目镜,随之喷射而出的脑浆溅在Takhar的面甲上。这名高大的混沌星际战士瘫软了下来,跪倒在地。Takhar紧接着跳到一边,躲开了倒向甲板的终结者死尸,他随后扫了一眼左侧昏暗的走廊。

借助光学目镜,他辨认出走廊的尽头有三名毁灭者蹲伏在阴影中。接着,更多的火力倾泻而出,然后又一名午夜领主倒下了。

“出击,巧高利斯之子们!”Jodagha连长大喝一声,从空中的起重机吊架上一跃而下,猛撞在一名震惊的终结者头上。他的剑闪耀着光芒,鲜血从目标的躯干中止不住地涌出。Borhtal小队的掠夺者们和连长一同降下,他们手中的重型爆弹手枪在近距离咆哮起来。一瞬间,其余的终结者就全都倒下了,而Takhar则和他的兄弟们一起发出了欢呼。

Jodagha可汗转向他的中尉。可汗的顶髻因为浸满叛徒的血而紧贴在头皮上,他的双眼闪闪发光。“Takhar,这些毒蛇以为他们能追上风,可不管你跑得多快,风总是在你前头!”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19-11-28, 20:09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19-12-11, 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