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於是,再無人聽過狼的遠吠。, 僅以此文獻給血月十夜、狼雨
伯勞鳥
2019-12-31, 22:26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2
   2

Group: Primer
Posts: 44
Joined: 2018-10-26
Member No.: 76951


於野獸而言,最跡近於人的就只有狼了。
至少,除了狼之外,沒有其他動物是掠奪性、群居、而且會被馴服成奴僕的動物------這和人是何其相似啊!
誠然,人存在著語言、工具、和自我意識。但那不代表甚麼,鯨魚於海中的詠歌亦是狼群的遠吠,爪牙是天擇而出的完美器具,而自我意識則是一種於湖中映照的闕漏。
真正重要的,是力量呵!征服的、被征服的、掠奪的、被掠奪的;強者大啖内臟,弱者舔刮肉絲,而頭狼則雄踞於寶座,警惕地審視著雄心勃勃的挑戰者,也許在一次狩獵中慢下半拍咬斷喉嚨而讓那垂死掙扎踢得王子遍體鱗傷,又或者只是簡單地糾集下臣咬殺之。
在崇拜力量的層面上,又有何者能和人比肩呢?阿諛奉承、卑躬屈膝,向弱者加以蔑視、趕盡殺絕;強者則得到一切,雌性、獵物、自己帶領的群落,在這方面,除了狼以外別無他物。 這就是背叛一樣理所當然, 除了狼外,沒有一種獵食者會甘心把自己的自由奉上於強者以免被趕盡殺絕,並化作被蔑視者,作為奴僕牠們甚至並不會被視為威脅,只有自由的牠們會被殺死。也許除了人以外,別無他物會如狼那樣罷;甘於被馴化、把不被馴化的同類視作敵人。
無可否認地,人和狼是如此地類似,以至於月亮錯以為人是狼脱下皮毛後的身軀。於是,在蒼白滿月之下的夜晚,人會化作狼而奔馳,啃食血肉,回到古老的昨日,回到僅由弱和強所判定生死的狩獵場。 那是狼最輝煌的時刻,有無數的歌謠和故事都 環繞著狼,夜幕低垂,人類低語著狼的存在,向子嗣遺傳下對於狼的恐懼。而被恐怖壓垮的也不少,那些不是狼的人妄想自己是捕獵者的故事多不勝數。
但諷刺的是,承月而生的銀亦是狼群的仇敵------月光凝結而成的金屬、由乙太澱積而成的奇蹟恰好可以把狼化作人,令他們步向人的路途、令力量從強變成弱,令生變成死。歸根究底,那是月的目光化作實質,人化作狼此事本就是出於月的恍惚,若祂真正地注視著狼時,霎然一睹的錯覺亦會破碎,堅硬斑駁的皮毛原來只是柔軟的皮膚,那些爪牙並不銳利尖長,徒然只是指甲和普通的牙齒。
於人而言,由於銀的高貴,令其成為社會的帶氧血流,成為人類這種巨大群體的營養。權力-----不論人,不論狼-----則是血泵、心臟,把力化作血流的存在,於細末處,血管自然分流至極少,正如銀幣到了底下的人民之處只剩毫忽。那又煞像是狼王於狼群中的權力,不過所分食的不是銀,而是血肉。
狼的滅絕則是始於森林的失去、原野的失去之時------亦是人類對神祕的敬畏失去之時,工具已然不再是力量,真正的力量在於銀的流向。山中的神祇會被鉛彈擊殺,預言是自我實驗的願望,僅是戲法,於天上奔走的雷光困於囹圄,於金屬中掙扎;一切的一切都量產,於流水線中寄宿的是無機質,藝術變成娛樂至死,感情被解釋為一種生存工具。那些堅持榮譽與英勇的騎士則成為了向風車衝鋒的傻瓜,這是個神秘漸漸逝去的時代,大概也是人的力量、人的自我的逝去。
於是,從此再無人聽過狼的遠吠。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伯勞鳥: 2020-01-04, 00:24
TOP
wingwolf
2020-01-03, 15:14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
   1

Group: Primer
Posts: 9
Joined: 2019-10-10
Member No.: 83599


这篇文章的结构好棒
从生物学上的人狼共同点切入,以习性平滑过渡到文明发展,再用狼人传说让两者的联系更具有可信度
最后却没有落足在神话,而是通过神话里狼人的惧怕之物继续延伸回到现实
神话中的银器对应了现实中的工业发展、现实中人与自然的隔离也意味着和狼的象征意象的隔离,狼和人之间的联系又多一层宿命意味
真是有一种现实造就了神话、而神话投射于现实的文化美感
TOP
伯勞鳥
2020-01-04, 00:28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2
   2

Group: Primer
Posts: 44
Joined: 2018-10-26
Member No.: 76951


QUOTE(wingwolf @ 2020-01-03, 15:14) *

这篇文章的结构好棒
从生物学上的人狼共同点切入,以习性平滑过渡到文明发展,再用狼人传说让两者的联系更具有可信度
最后却没有落足在神话,而是通过神话里狼人的惧怕之物继续延伸回到现实
神话中的银器对应了现实中的工业发展、现实中人与自然的隔离也意味着和狼的象征意象的隔离,狼和人之间的联系又多一层宿命意味
真是有一种现实造就了神话、而神话投射于现实的文化美感
感謝你看到了最後
說來有些慚愧, 我只是把人和狼和力量掛勾而已,並沒有想到那麼多。
至於在神话投射于现实的文化美感, 我倒還有另外一部類似的作品, 有興趣的話可以看一下
狂者之月:https://trow.cc/board/showtopic=48568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2-29, 0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