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嵯峨崎地域新闻翻译整合2013
lq1588
2020-01-06, 16:48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2
   6

Group: Watcher
Posts: 93
Joined: 2016-04-21
Member No.: 66260


说明
嵯峨崎地域新闻是一个由日本作者、n站up主Enbos主导、众多网友参与编写的“文字自由素材集”,其本质是一堆由Enbos本人及众多“新闻记者”投稿在tumblr同名站点上的假新闻的设定集。每一条新闻都由正文和记者手记组成,而后者主要是给正文的事件增加一些更加耐人寻味的色彩。广大模组作者可以自由使用这些新闻,制作出以虚构的日本小城“嵯峨崎”为背景的都市传说风格的跑团模组(目前几乎全部是coc规则模组,但是官方模组集里收录了一个使用insane规则的模组)。
由于这是一个基于网络的集体创作,截止到目前为止,嵯峨崎新闻已经成为了一个十多万字的大型设定资料集,而由此发展的模组作品无论是在故事风格还是设定的详细程度上都与其他的日系coc作品存在着明显的区别。特别是Enbos自己使用官方模组《睥睨异界》(暂译)制作的跑团实况《嵯峨崎怪奇事件簿》获得了大家一致的叫好不叫座的评价,目前虽然和负责背景音乐的大佬闹掰了但是依然在火速连载当中,非常值得深入发掘研究。
出于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翻译了部分新闻,希望大家能够以此管窥嵯峨崎这个微小又庞大世界观的一部分.由于这是译者第一次翻译这么大篇幅的新闻体裁内容,水平有限不能保证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
嵯峨崎地域新聞网站
《嵯峨崎怪奇事件簿》原作链接:sm20105986
b站链接:av4352905
————————
2013年新闻还有近40篇未翻译,有翻译意向的朋友欢迎DM认领文章
————————

三逆湖小学生集体失踪 数小时后发现(2013年01月30日)
 29日下午2时30分左右,在位于嵯峨崎市武方的三逆湖附近发生了前来远足的36名嵯峨崎南小学校的二年级学生突然失踪、数小时后又在同一地点突然出现的不明事故。
 警方称事发后带队的两名教师慌忙奔向警察并报告说带领的学生在他们眼前消失了。而就在警方决定派出搜索队开展搜救工作的同时,失踪学生又突然全员回到了事发现场。
 另据警方描述,回到现场的失踪学生们从外表上看非常健康,以防万一送往医院进行精密检查后亦未发现其他异常。
 嵯峨崎市警察署表示,虽然本次事件有恶作剧的可能性,但是并未发现带队教师有说谎的迹象,因此建议嵯峨崎南小学校方面宽大处理涉事教师。
 事发现场位于“三逆古坟群”遗址内,据附近居民表示,该地区经常发生所谓的奇妙现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正好我有一个熟人在嵯峨崎南小学校当老师,向他问这件事的详细过程的时候他对我说:“其实那里不是我们之前预定的远足的地方。”
 但是为什么这次远足的组织者在证言里都说之前决定的远足地点就是三逆湖呢?
 要是硬让我说对这起事件的感想的话,我一定会说这是三逆古坟群这地方很奇怪。最近这地方发生的怪事太多了。
 我不相信什么超自然现象,之前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总是把它们当作笑话看,但是最近的这些总是让我想到一些可怕的东西。
 为了自身安危着想,最近还是别接近这地方为妙。

州勲森公园出现集体失忆原因不明(2013年3月12日)
 市警察署本日某时接到报警称有可疑人员占据了位于州勲的州勲森公园。接到报警后警方立即赶往事发现场对可疑人员加以控制。据记者了解事发现场的十余名可疑人员皆处于穿着睡衣、意识朦胧的状态。
 据警方消息称这十多人在数小时后恢复了意识,在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后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之后自行返回了住处。
 另据警方消息称,这十余人都没有关于事发当时的任何记忆。事发地周围群众传言称这可能是集体失忆现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结果还是一个没头没尾的事件,只查出来这些人都是住在州勲3丁目的小川附近的居民。
 还有一点警方没有公布的是,所有的被害人身上都附着一些“绿色的像粘液一样的东西”。我尝试着偷偷地把这些东西送到嵯峨崎大学医学部的升贝abiru教授那里,看看能调查出来什么。
 不过庆幸的是采访到一名当时正在给钢琴录音的受害男性,他保留了在失忆时留下的录音。为了调查我准备听一下。
 感觉录音里像是有某种高频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首歌)。好像是不用拾音器直接录下来的吉他曲一样,我、、、、、、、、、、、、、、、、、、、、、、、、、、、、、、、、、、、、、、、、、、、、、
(记录在此处突然中断)

巖疋[井之家]将被封锁(2013年2月27日)
  位于巖疋的嵯峨崎市物质文化遗产「井之家」将于三月末进行封锁拆除作业。
  据称拆除的原因是该建筑经年老化,同时「井之家」的管理方嵯峨崎市政府也依据建筑制作人中原周塀(1920-1998)本人的意愿,对于该建筑不进行任何的修补、结构增强和修复工作。
  中原周塀是嵯峨崎出身的建筑家,因其前卫建筑家的身份被大众所熟知。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在跟负责管理「井之家」的职员询问这幢建筑物的相关问题时,他回复说最好尽快去实地看看。因此我赶紧去那里取材兼参观了一下。
  就像大家经常说的那样,从外面看井之家就像是一口原样放大的井一样的石造物,而内壁则装饰着凹凸不平的石块,充满着压迫感。从天井射下来的阳光也让建筑物内部保持着绝妙的光亮。
  在井之家中部的地板上还留有一处巨大的岩石的痕迹。我观察了一下门的大小,不禁怀疑起他们是怎么把这块石头搬走的。
  另外我没发现这个建筑有什么需要修补强化的地方,而那个负责职员对我说的“要去的话尽早”,总感觉有一些违和感。
  因此我又去了一趟管理部门,想问问那个巨石痕迹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当刚我说出建筑物里“有石头的痕迹”时,负责人只是回答我:“确实是这样。”
  ……那么,那个巨石痕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由于只投稿了题目,所以enbos补上了记事内容))

嵯峨崎南小学校理科室发生爆炸 无人员伤亡(2013年4月7日)
  7日下午2时许,在嵯峨崎南小学校的理科室内发生了原因不明的爆炸事件。
  由于事件发生的时段并非上课时间,相关教职人员也都在职员室,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
  嵯峨崎市警察署原本怀疑爆炸的原因是理科教员授课时设备处理不当,但是在爆炸现场实地调查后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物品而且,现场除有过有爆的炸声音之外都和正的理科的布置室没有任何不同。
  嵯峨崎南小学校校长称,这起爆炸事件是一起“性质恶劣的恶作剧”。同时据最早听到爆炸声音的教员们说,当他们赶到理科室时发现教室的门被锁住,整个教室处于一种密室状态。
  嵯峨崎市警察署发表声明称,由于今年年初嵯峨崎南小学校发生的集体失踪事件,和邻近中小学校接连发生的目击到可疑人员事件的影响,市警察署近期将加强全市范围内的巡逻工作。
  ————————————————————–
  最近几年嵯峨崎市连续发生了好几次可疑人员目击事件。
  根据我在嵯峨崎南小学校当教员的朋友说,这次的理科室爆炸,或者说爆音事件发生时,整个理科室是完全的密室状态。当时就连窗户都锁上了。
  但是这里也不是完全没有疑点。虽然听上去不知道怎么解,但是我的那个朋友说当时他赶到理科室的时候,好像看到灯还开着。明明应该是密室,什么人都没有的理科室里到底有什么呢?
  虽然是我个人的想法,但是我还是怀疑这件事和近年来嵯峨崎市发生的许多事件有些关联。但是究竟有什么关联,笔者也是一头雾水。
  这就交给优秀的嵯峨崎署的警员们去推理吧。。
  (本文由乙緋记者投稿)

下水道水声晃动 或为排水管破裂(2013年4月11日)
  4月10日凌晨1时左右,嵯峨崎市紅鯉相关部门接到一名慢跑中的男性报告,称其在听到一阵巨大的水声过后看到下水道井盖仿佛在猛烈晃动。
  目击者称晃动只持续了数秒,在向相关单位通报时就已经停止了。
  自3月末至4月初紅鯉地区频繁出现一系列关于下水道晃动的目击记录。当地居民中也流传出听到可疑声音的消息。这次的消息应该与之前的记录存在联系。
  由于临近住宅并没有受损报告,目前相关部门将在近日调查该地区是否存在排水管破裂等情况。
  ――――――――――――――――――――――――――
  实际上我之前也去现场调查过一段时间,不过因为是白天去的所以并没有发生上面说的这些情况。
  但是我详细地询问了附近的居民之后,发现居然没有人实际看到过这些现象。大家的普遍回答是:“只是最近经常听说这样的传言”,真正亲眼目击到这些现象的只有极少数人。
  这次我还路过了新闻里向警方通报的那名男子的住处,从外面看好像他有一段时间没回来了。邮箱里积压着不少报纸,多少让我有点在意。
  (对于文中矛盾内容做了些许调整还请谅解)
  (本文由荻原记者投稿)

光天化日行凶 或为“杀人魔刺猬”所为(2013年9月25日)
  今天下午两点半左右,警方接到报警称在篠木3丁目的小路上一名家住嵯峨崎市内的女性(43岁,无职)被某人用锐器袭击。
  警方推测犯人是从被害女性的背后接近后袭击的。被害人左肩数处被锐利的刃物袭击,所幸并无生命危险。
  由于被害人当时大声向周围求救,犯人行凶未成后逃脱。
  由于将数把刃物合在一起刺杀他人的行为同过去震慑嵯峨崎全境的杀人魔“刺猬”的犯行一致,且犯人光天化日竟公然犯罪等举动充满了不自然的成分,因此嵯峨崎警方将开展包含寻找模仿犯在内的搜查工作。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杀人魔“刺猬”,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虽然现在警方还在继续搜查工作,但是自从去年11月以来类似的事件一起都没有发生过。直到这次的事件。
  到底是刺猬又出现了呢,还是出现了个模仿犯呢?之前的刺猬从来没有在大白天行过凶,难道是他的规律在这犯罪空白期改变了吗?
  周边的居民们恐怕又要睡不着觉了。
  (本文由八田真道记者投稿)

白昼杀人魔“刺猬”实为自导自演(2013年9月26日)
  昨日在嵯峨崎市篠木发生的人身伤害事件被证实是受害人自导自演。根据被害女性的证言,其为了引人注目,因此编造了刺猬杀人魔归来的谣言,企图造成巨大的社会恐慌。
  警方在这起事件中发现,犯人在白昼行凶,且在被害者的伤口处并未发现刺猬行凶时特有的“人骨的组织碎片”。因此警方判断这起事件并非由刺猬造成,而是由模仿犯所为,并且以此展开搜查工作。最终该名受害女性无法忍受良心的苛责而向警方自首。
  刺猬是去年8月到11月间在嵯峨崎犯下一系列杀人伤害事件的凶手。目前警方仍在搜捕该名犯人,但依然没有找到。这次的事件引发了周围居民的不安,并且怀疑刺猬是否真的在继续作案,或者模仿犯是否真的出现。因此加强了周边的警戒,并采取了中小学校学生集体放学等措施。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还以为杀人魔“刺猬”真的回来了,没想到是这么无聊的消息。
  虽说是自导自演的闹剧,但是能让周边居民这么害怕,这一点可不能轻视。
  还有就是,这起闹剧,要是没刺激到现在正在哪里潜伏的刺猬本人,那就好了。
  (本文由八田真道记者投稿)

  招聘 【急募】 募集临床试验受试者(2013年10月1日)
  【内容】在本院管理的建筑物内生活一个月,其间每日进行三次投药(注射方式),并观察确认药物对人体的影响。其他详细内容当日说明。
  【要求】只要是健康的成年人就OK,不论男女老少。
  【待遇】
  ■ 空调设施齐备
  ■ 由专门料理人制作供应一日三餐
  ■ 另备有各种娱乐用品(包含游戏、漫画、书、影碟等)助您度过自由时间
  ■ 可自由使用澡堂和洗衣机
  【場所】在嵯峨崎综合医院集合进行身体检查后会统一移动到我院指定设施。
  【时间】请在10月5日12:00前电话联系,或者在当天之前将个人的电话号码、住址、姓名、年龄等信息邮寄到指定地点。
  【希望人数】不限
  【報酬】 1000万円(若中途退出则不支付报酬)
  〒○○○-○○○○ ○○県 嵯峨崎市 馬通3丁目5-66
  電話 ○○○-○○○-○○○○
  阿卡姆避难所精神病院日本支部
  (本文由がんぐれ。记者投稿)

嵯峨崎九月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为历史最高值(2013年10月14日)
  嵯峨崎警察署发表报告指出自九月1日至30日,嵯峨崎市内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与人身事故发生件数均为过去以来的最高值。
  整个九月市内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为25人(死亡事故为23件),人身事故发生件数为1603件。嵯峨崎警察署呼吁广大市民今后要更加注意驾驶安全,尤其是在一些事故多发地带更要加强防范。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一个市町村级别的行政单位一个月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能到25人真的是很异常了。如果在全国范围内比较的话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被称为全国最差的爱知县的水准,基本上达到了“交通战争”时期的昭和三十年代的同等水平了。真的是非常悲惨的状况。
  另外还有一件事,因为之前觉得和这条新闻没关系所以就没写在正文里。那就是我采访到了29号遭遇第23起交通事故的驾驶员。他用非常憔悴的神情给我讲了事故发生时的情形。
  据这位驾驶员所说,29日下午5点半左右,正当他开车经过渡神地区的小路的时候,本来设置成静音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被响声吸引到的一刹那,他就和对面的车撞上了。虽然他也跟警察这么说了,但是事后调查显示无论是在他的手机上还是通信运营商的通信记录里,都没有当时打给他的电话或者发给他的邮件记录。
  我在进一步的调查之后发现,这23起事故的原因全都是驾车行驶过程中操作手机。另外我从相关人士那里还得到情报说,在这23起事故里有12起事故的肇事者手机里并没有发现有在当时接听电话、收到短信、启动app或者在社交网站投稿的记录,呈现出一种“虽然当时在用手机但是只让人觉得不自然”的状态。(剩下那11起事故要么在调查中,要么已经严重成了没法继续调查的情况)
  还引起我注意的一点是,包含上面的12起事故在内,一共有21起事故集中发生在渡神地区。我也实际走访了一下这些事故现场,但都只是一些普通的路段,不想是那种事故多发现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这些事故之后还会持续下去吗?更不用说那些连通话记录都没有的神秘电话,简直就像死神自己动手打来的一样。
  说起来,现在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我不如直接开车去渡神那边看看吧。说不定在那里能明白些什么。

  卯田原中央医院发生大量遗体损伤失窃事件(2013年10月20日)
  昨晚凌晨2至3点左右,警方接到通报称有人闯入了嵯峨崎市卯田原中央医院的遗体安置所。经过随后赶到的保安和警察的确认,在此处安置的13具遗体的头部被切下后带走。
  由于位于案发现场的卯田原中央医院当班职员一直按规定进行巡视,且发现事件时也正好处于按规定巡查的时间段,因此院方将此定性为非常规事件,并且对死者家属进行了相应地照顾。
  嵯峨崎署相关人员在会见记者时表示,在遗体的断头处还发现了疑似齿痕残留,因此认为这是愉快犯所为。并且评论称:“在伦理上绝不允许这种行为”,将会全力追查犯人的行踪与被盗头部的下落。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当时中央医院的太平间里还有我的亲人,因此我能够靠近尸体观察状况。
  老实说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那起事件是人类所为。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13具尸体上的人头从胴体上切下来带走,更何况那个人头那么大,就像是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一样的纵型齿痕了。
  看到这种情形,我是这么想的。
  尸体的头部不是被切下来的,而是被咬下来的。
  我个人私下里把这起事件命名为“食头者事件”,并且开始追踪这个犯人“食头者”的下落。
  (对于新闻部分进行了扩写,尽情谅解)
  (本文由六合重三记者投稿)


幻之奇书《蛊鸣记》向公众公开(2013年12月23日)
嵯峨崎大学人文学部所藏的幻之奇书《蛊鸣记》将于明年1月7日开始向公众公开展示两星期。会场位于嵯峨崎大学附属图书馆企画展示室。免费入场。开馆时间等内容详询大学附属图书馆(总机号码ooo-oooo)。
《蛊鸣记》是8世纪初期从倭马亚王朝传到中国的怪奇诗集《阿尔·阿吉夫》的翻译和解说文本。这本记录着各种各样奇异的精灵和怪物等等魑魅魍魉的书,在文化鼎盛时期的中晚唐文人中间产生了巨大的轰动,并且诞生出许多翻译与解说书籍(其中之一的《妙法虫声经》目前收藏于福冈县的安兰寺)。被称为鬼才的中唐诗人李贺也是《阿尔·阿吉夫》和《蛊鸣记》的忠实读者。从他的《箜篌引》、《払舞歌詞》和《神弦曲》等作品中可以看到其所受到的强烈影响。
《阿尔·阿吉夫》在欧洲也被以《Necronomicon》(死灵之书)的书名翻译成了希腊语(之后翻译成了拉丁语),在被天主教会认定为禁书后基本上损失殆尽。现在仅有大英博物馆与美国哈佛大学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所藏的数本存世。另外作为目前仅存的在文末添加阿拉伯语原文的版本,《蛊鸣记》的价值显得更加珍贵。现在哈佛大学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以及来自中国的李贺研究者,为了研究这部书而经常来到嵯峨崎大学交流访问。
————————————————
这么珍贵稀有的《蛊鸣记》,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不被公众所熟知呢?更加奇妙的是嵯大官网上的谜之注意事项:“精通中文者及中国文学研究者请勿阅览”。我问询问了嵯大方面的相关人士,得到的答复是“这可能是我们考虑得过分了,但这也是为了唤起公众的安全意识”。我无法接受这个回答,于是找到了这次企画展的中心人物、嵯大人文学部历史文化学科教授吉田贞治先生,并对他进行了突击采访。“原来如此,那种回答确实是没法让人接受呐,但是之前已经有郑教授的例子了…”说完如上的开场白后,吉田教授向我讲述了下面这个让人无论如何难以理解的故事。
被称为李贺研究第一人的复旦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郑学良先生在嵯大访问期间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件。每天晚上从郑教授住的宾馆房间里都会发出奇怪的尖叫声。当听到郑先生“啊!窗!窗!”的叫喊声时,住在隔壁房间的客人立刻向宾馆工作人员通报。但当工作人员匆忙赶到时,郑教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沉沉地睡着。第二天早晨问起他时郑教授也什么都回忆不起来。当他回国后,郑教授被奇怪的耳鸣和幻觉所困扰,在写作基于《蛊鸣记》中内容的新研究书《李贺新论》时,他可能已经完全陷入了忧郁的状态。最后,当《李贺新论》写完原稿的当晚,郑教授全家诡异地集体自杀。
话说回来,这本《蛊鸣记》是吉田教授的大伯父,民俗学者吉田清治郎先生过去在满州的日本人学校执教时从认识的古董商那里得到的。在清治郎先生死后通过贞治教授寄赠给嵯峨崎大学。
(注:本文为记者すずめ投稿)

遗体头部失窃事件再次发生 嵯峨崎署内遭窃(2013年12月23日)
  昨晚不明时间,在嵯峨崎署内尸体安置所收容的10具未解剖遗体中有7具头部被盗。警方表示,在遗体的断头处发现了与几天前发生在卯田原中央医院的大量遗体损伤失窃事件里相同的齿状痕迹,因此推断两起事件是同一人所为。
  由于此次事件发生在警察署内,而且尸体安置所旁的解剖室内当晚还有值班法医在场,却仍然没能阻止事件的发生,因此署内人心惶惶。
  嵯峨崎署署長向记者表示,这是一起无法忽视的严重事件,今后将会全力搜查,确保此类事件不会再次发生。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我从署里认识的人那里听说,昨晚0点到6点的监视器录像带不知道被谁拿走了,影像数据也被删除掉了。
  把录像带拿走的人是“食头者”,还是另有其人呢?因为现场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所以杳无音信。录像带里又录到了什么呢?
  另外,在上一次事件之后,关于“食头者”相关的一切线索都没有找到。从那个可疑的齿痕里提取不到DNA,其他的众多痕迹里也找不到什么线索。因此整个追踪都陷入了困境。但是经过这次事件,我发现“食头者”选择尸体的时候并不是无差别的。
  虽然这次事件的7具尸体无论是年龄性别还是职业经历都各不相同,但是死因全都是自杀,或者是本人不注意而造成的事故身亡。恐怕上次的13具尸体死因也是这样。我准备今后从被害人的角度追查犯人的踪迹。
  (本文由六合重三记者投稿)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q1588: 2020-01-25, 01:43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1-26, 1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