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62集文本翻译
dawngazer
2020-01-12, 22:06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103
   0

Group: Planer
Posts: 119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说明介绍见第46集

WTNV 62 斧子

敢于做梦。这样做吧。我们允许你这样做。来吧,做梦。
不会有事的。我们保证。
欢迎来到夜谷。
Leann Hart,夜谷日报的出版编辑,宣布在今天有限的时间里,日报将再次印刷真实的报纸。不再是订阅者只有想象版本的日报,强制订阅并且每月自动扣除60美元来想想随便什么你希望的新闻。他们将再次拥有印制日报所需的残暴—所有的故事都是不可去除的关于最近的历史的公告,由一个观点偏颇且未被足额支付工资的第三方撰写。
“致力于纸质新闻媒体真是激动人心的时刻!”Hart对着一个新闻博主喊着,后者刚从文字印出的挥斧老手手中逃开。
然后Hart又掷出了另外一把斧头,吓坏了日报数码版对手的代表。她砍中了她的目标的膝盖后侧,在他惊声尖叫时把他砰的一声砍倒在地。
“非常激动人心,”Hart喊着。她加上,“这些打印版的日报将成为收藏家的目标。我们在其中故意地加入了一些错误,因为真正的收藏家知道,这些错版让它们升值了。”
听众们,我认为报业的复兴一定会很棒的。这将意味着夜谷中会出现更多的工作岗位。
“这将会为夜谷创造很多新工作,”Hart将在明天的这个时间说出这句话。“很多真实的超棒的新工作,”我确信她一定会反复重申的。
而现在,让我们看看交通状况。
在Hollows路和Great Hill路交叉处发生了一起事故。这是一起相当严重的事故。似乎没有任何一方见过这种量级的事故发生。双方的驾驶员呆站着,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的看着相撞的两辆车,看起来好像合成了一辆一样。一辆……什么?不是辆车。是由庸碌的仓促和傲慢的工业程序所产生的一团糟糕的燃烧着的野兽。
两名驾驶员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他们大概,仍旧。有时候,处在不安当中。完全无法,思考。
一个附近的邻居听到了硬质合金粉碎的声音,从家中跑了出来,她也没法看出发生了什么。她就像想要离开一样缓缓地退开了,想要忘记她曾看到了这些,但是她寸步难行。她无法迈出哪怕一步。她的眼睛,瞪大了,瞪大了,同时她的嘴张开了,最初是松弛的,然后慢慢的发出了无声的尖叫。
两名驾驶员察觉到了邻居的存在,但是没有转过身去。他们没有求助,也没有伸出援手。被吓得无法动弹,只能站着盯着车侧面褶皱的裂缝,滚烫的机械发生了凶险的堵塞,冒着黢黑的烟柱。
在这团物体中有玻璃。玻璃之上是手臂,和头发,还有干涸的血迹。驾驶员们看着他们自己的可怜的身体留在支离破碎的车中,除了他们曾经是什么之外什么也不想。他们看着他们的身体,希求着一次抽搐,一次呼吸,随便什么移动。希求着另一次生命的机会。
所以,在百思买附近拥堵相当严重。今天请选择其他路线绕行。
以上就是交通状况了。
你们知道我的,听众们。我是个很中规中矩的广播从业人士。我一直讲究客观公正。但是现在是时候来点Cecil Palmer的社论了。
鉴于目前互联网变的越来越普及—不仅限于电脑,还包括手机,智能手表,猫头鹰和一些树—我们的隐私信息变得触手可及,等着被错误的人获取并公之于众。当然,确保含糊不清的威胁着的政府机关人员能获取我们的个人信息—像是收入,梦境日记,电话记录,令人尴尬的想法,还有同人小说文档—有着生死攸关的重要性。哦,还有警方和世界政府。哦,还有市长,以及秘密住在我们家中的无脸老妇。是的,这些人都应该能获取我们的隐私信息。
但是现在,有种名为“代币”和“算法”的东西直接扫描了我们的电子邮件,购买历史和所有那些我们喜欢互相分享的猫咪戴着棒球手套的照片,而这些代币和算法有时候叫做“机器人”。
这些机器人是一些巨大的机械体,闯入我们的家门将我们的东西一览无余,然后把这些秘密回馈给它们的公司,然后这些公司再制作更多机器人,很快,我们将不得不和这些机械敌人战斗。但是用什么呢?刀和枪现在都已经完全是网络控制的了。它们将会在这场战争中指向我们。我们在迫在眉睫的机器人战争中无法高枕无忧。
所以,我想说的是,不要再有个人数据了。不要再发电子邮件了,不要再发工作履历了,夜谷,不要再发猫的图片,限制级同人小说,或是文字短信了。
我知道,我知道这很难。一方面讲(在一只手上),我们很享受能拥有像是生涯,朋友和爱好这样的个人信息。另一方面讲(在另一只手上),我们所说的是战争。而在第三方面(在第三只有七根手指的手上),并不是说机器人就不能成为仁慈的领袖,但是我并不想证实这一点。
我知道那些打退堂鼓的人会跟我说我反应过度了—我确实是,但是……这是我的观点,好吗?你不能跟我说我反应过度了。是你们反应不足,我会说!是的,我会把它全说出来。我会面对面的对他们那样说,那些—
什么?那是什么?
哦。哦,好吧。
呃,听众们?实习生Maureen刚刚递给我一份通知说市议会刚刚宣布了所有的信息都是公开的。而因为已经没有信息属于隐私了,那些大公司和他们的机器人不能再通过挖掘隐私信息来伤害我们了。市里为了保护我们的信息安全将会使它们全部公开,对于所有戴着太阳镜和随身武器的人都是可见的。
嘿,谢谢Maureen!
几个月前,治安官的秘密警察召开了一场秘密记者招待会来提醒我们谋杀是违法行为。包括,谋杀未遂。
“比如说,你试图杀死一个人,但是你没有真的成功,”一名秘密警察发言人在东夜谷市场车库的混凝土柱子后面低语着。“尽管如此,这仍旧是违法的,即使你没有杀死那个人。”
“但是,如果你只是想着杀死一个人而没有付诸行动呢?”一排记者中的一个发问了,他也躲藏起来低语着。
“好吧,那不是违法的,”发言人低语着回答。
“但是我已经计划好了所有事!”记者继续说,“我只是没有做。这是违法的吗?”
“好吧,那只是意味着,有点怪。”秘密警察发言人说,然后走到开阔处说,“Leann,是你吗?”
“嗯,不!不。不。不!” 传来了明显是假装的滑稽的压低的嗓音,“根本不是我!我只是一张什么人丢在地上的百吉饼包装纸而已!我是没有生命的垃圾!”
“Leann,我知道那是你,”发言人说。“不要再用斧子袭击博主们了!我们今天早上在格橹公园里发现了一打受伤的博主!他们的背上都有斧头砍伤,而且心烦意乱。这不好,Leann!这也是违法的,好吗?”
“我是一张百吉饼包装纸,你……呆子!”Hart回答,仍旧躲起来低语着。
现在,为您带来一些来自赞助商的资讯。
你很渴。你当然会。我们在象征意义上都对更好的东西渴求不已,但是你是字面意义上的口渴。字面意义上的渴求任何东西。你能感觉到你干燥的嘴唇,吞咽的时候粘在一起了,它们灰色的外壳包覆这下面粉红的疼痛的部分。你舔了舔你的嘴唇,暂时感觉好了一点,但是事实上让问题更糟了。
真热啊,对吧?又热又干,事实上。
那些是飞虫吗?是的,那些是飞虫。
那些是鸟……秃鹫吗?是的,真的有秃鹫在你家里。
“那些高空飞行的食腐动物是怎么到我家里来的呢?”你想。
也许你可以喝一些凉爽,纯净,天然且让人精神为之一振的斐济水,是的,斐济水听起来真好,不是吗?
但是斐济水并不是今天的节目的赞助商。斐济水甚至不知道这档节目。谁是今天的节目的赞助商呢?我们不能告诉你。我们不被允许这样做。
斐济水对你同样一无所知。
很抱歉,这不会很快结束。非常,非常抱歉。
以上就是来自我们的赞助商的资讯。
今天下午,夜谷高中以及化妆成市民自豪感委员会的武装民兵队为本地体育明星Michel Sandero举行了一场抛纸带游行,他是夜谷高中第一个打进了全国大学足球比赛总决赛的运动员。
不幸的是,Sandero的球队,密歇根大学狼獾队(Cecil仍旧把它发音成“Mitchigan”),在总决赛中输给了他们自己的复制品。但是Sandero还是赢过了Heisman Trophy成为了全国最佳大学足球运动员,这真是他家乡的骄傲。
我送去报道这次游行的实习生Maureen…哦…给我发信息说那里出了些问题。嗯,我收到信息称Leann Hart发表了一次公告扰乱了庆典。
哦,哇哦。根据Maureen急迫的文字,Hart声称密歇根队并不是因为它自己而进入的总决赛。为了证明他的声明,Hart向人们分发了来自密歇根日报一月十三日的一篇文章的副本,表明在赛季末,密歇根队输多赢少,而他们的后卫名叫Devin Gardner?不是Michael Sandero。
日报发表的头版头条粗体强调了密歇根州立大学的人现在记得大多数事。头条上写着,这里几乎没有严重的记忆问题。
她同时声明有一所名叫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学校(注:Cecil把俄亥俄州发音成了Oh-hee-oh)在决赛中战胜了一所名叫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学校(注:Cecil把它发音成了Or-ee-gone)
Maureen确认了,尽管事实上,俄亥俄州是美国的一个州,而从没听说过密歇根州和俄勒冈州是州或是城市。我们仍旧在试图弄清楚他们对于这些组织的称谓。
Maureen现在发信给我说Hart现在在一遍一遍的喊着“博主!”Maureen现在发信给我说Hart正在用力的扔着斧子。Maureen发信给我说所有人看起来都吓坏了,Maureen刚刚发信给我,“我被击中了。”
呃,让—让我……让我赶紧回复这个。
这……是……什么俚语……或是别的什么吗……Maureen?
好的,她回复了,“我被击中了,她抓住我了,我在流血。”
唔,呃……(恼火的呼气声)
我…我完全不能理解年轻人和他们奇怪的短信行文方式。谁能知道她想说什么?好吧,随便吧。
等Maureen回来我要给她赶快上一节语法课,让我为你播报天气讯息。

(“Anarchy Date” by Queer Rocket)

听众们,我刚刚获悉Maureen被一把Leann Heart扔出的斧子砍中了。
那么:
实习生Maureen的家人们,她是一名优秀的实习生。一名英勇的实习生。勇敢的,直到最后都是。悲伤的是,她不能再和我们在一起了。我们会想她的。
发生在Maureen身上的斧砍袭击,在今天的游行中还有另外好几起,而在过去的几周中发生了六十多起,治安官的秘密警察逮捕了Leann Hart。
“我们告诉过你了杀人是犯法的,Leann!”治安官本人从他在云端盘旋的办公室中说,“还有,试图杀人也是。”
“但是他们都是新闻博主!”Hart回复道。“我不能在新闻博主们在将我踢出岗位并且摧毁更多岗位的情况下继续工作和创造更多岗位!”
而治安官同意了,表示保护商家的利益,以及公民的利益,也属于秘密警察的工作范围。市议会也同意了。含糊的威胁着的政府机关人员也是,他们在他们带着暗色窗户的又长又黑的箱式轿车里点着头,同时噼里啪啦的给他们所看到的所有东西拍着照。
市长不同意。Dana市长反对市议会,并且表示她,仅此一次,在这件事上,她不认为人们或商家能够被允许使用暴力来对抗他们的竞争者或者任何人。
市议会成员全都站了起来,大声抗议着退席了。
不清楚新闻博主们是否同意,因为他们中很多人对此保持了沉默,将他们的调查报道和时事短评换成了猫咪戴着棒球手套的照片和点击率最高的不可见派制作教程。
治安官随后宣称所有反对Hart的命令将被终止,除非是对于袭击实习生Maureen的。
“Maureen,无论如何,不是一名新闻博主,而是一名对于Hart的报纸没有直接威胁的广播实习生。”治安官说。
而我对此同意。
然后治安官用他的金色大提琴演奏起了Domenico Galli的金塔奏鸣曲(Sonata Quinta)。
“但是,但是她看起来就像是个新闻博主,”Hart坚持道。“她在用她的手机打字。所有那些博主们都这么干!博主们爱在他们的手机上打字。”
“但是她在电台工作,Leann,”治安官说,他刚刚演奏了一系列轻快的高调,在结尾处有一个不和谐的低音。他闭上他的眼睛摇着头。“我很抱歉,但是这是谋杀未遂。你现在必须进监狱了。”
“哦!但是我没有企图杀死她!你说了谋杀和谋杀未遂是违法的。我并不是故意谋杀的!”Leann说。
“那你企图做什么?”治安官问。
“哦,就是……只是向她扔一把斧头……没别的了,没别的了,”Hart说。“我做这个什么也不为,”她加上,挫着她的双手,然后把它们伸出来,空空的很干净。她打开的手掌表示“结案”。而治安官,遵循更高的手势法则,除了勉强同意之外别无选择。
所以Hart被释放了,回到这个世界来发布更多新闻,保持这一产业的生机。
在她离开之前,她停顿了一下说,“我觉得密歇根州出了一些问题。(注:引用自Leann,Cecil按照在夜谷之外的地方的正常方式发音—在不引用自她的时候,他仍旧将它发音成“Mitchigan”)—听众们,她就是这么说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如果你看到它被写出来显而易见这就是它的发音方法—然后她举起她一月十三日的密歇根州日报上的文章的复印版,上面写着,“密歇根州,Sandero,惜败给了他们自己”。而密歇根州日报的头版现在用粗体写着,“我们忘记了这么多事情”然后是是几个空白的专栏,没有文字,只有看起来像是普通的鞋子,鸟类和幽灵的照片,标着一串狂乱的问号。
“我想我早些时候错了。我不知道。很奇怪,对吧?”Hart耸耸肩说。
“这真是疯狂的奇怪,”治安官同意道,奏完了一曲奏鸣曲然后消失在了一阵轻柔的微风中。
“我……同意!”一个附近的新闻博主说,她咳出血来,紧紧抱着嵌入她的腹部的斧子。“我…等…不…及…要…发布…它…了!”她咬着牙说。
Leann握紧了她左手中的斧头柄,慢慢的举起了它。这个紧张的暂停被Leann Hart发出的一声轻轻的假笑打破了。然后,她们两个大笑不止。她们两个现在还在大笑着。
因为今天她所幸存下来的斧砍袭击,实习生Maureen从广播电台辞职了—就像我早些时候,没有其他任何可能的原因,所解释的那样。
哦,她伤的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Maureen不停的说广播电台是“危险的工作”并且“完全不值得一直冒着生命危险”。我告诉她她把事情变的比它原本所需要的更难了。她翻了个白眼,去她的工位收拾东西了。
我已经想念她了。她很有幽默感。
接下来为你带来挠着你家窗户的东西。它同时还会嗅探。它对你家的窗户又闻又抓。有时候,它会哀嚎。有时候,你什么也听不见。所以,简单的说:不停的又闻又抓你家的窗户,偶尔发出尖锐的嚎叫,然后长久的沉默。全是这个,接下来。
而一如既往的,晚安,夜谷。晚安。

今日谚语:问问你的医生他以为他是谁。就那么说。说,“你以为你是谁?”看看他会不会开始哭。我知道我会。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5-31, 1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