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89集文本翻译
dawngazer
2020-01-12, 23:58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105
   0

Group: Planer
Posts: 118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说明介绍见第46集

WTNV 89 谁是好孩子啊?第一部分

谁是好孩子啊?谁是好孩子啊?谁是啊?谁是啊?
欢迎来到夜谷。
在城镇的大街小巷,这个问题被喷在墙上,用飞机的航迹云写在天空上,在我们家中的墙壁中传出摩尔斯电码打出这句话:“谁是好孩子啊?”
广播站目前,嗯,不可使用了,而且城镇的很多部分现在也不可使用了。维护中暂停使用,从地图上抹去,不管你想怎么说。
陌生人们一动不动,但是每当你看他们的时候他们都离你更近,他们已经撕裂了我们的城市。他们看上去没有目的,没有计划,只是…破坏。他们只是追求着粉碎和毁灭。
Carlos把他自己和他的科研团队一起锁在了实验室里,不眠不休地工作着,寻找着解决这场危机的方法,就像他们在之前的这么多场危机中找到解决的方法一样。他希望我呆在这里和他一起,因为最接近科学的地方,理所应当的,是在自然或者非自然灾害中最安全的地方。但是…我是个新闻人。我不能停止报道!我的城镇需要我去见证!因此我会在我的城市中走过,并且我会见证。
我把我的姐姐Abby和她的家人送到了实验室,这样他们能保护我侄女的安全。
“保证他们的安全!”我对我的姐夫Steve说。
“呃,天呐,”他说,“有Abby在,我想不出能有什么坏事发生!”
他真的爱着我的姐姐。如果我要把我的时间花在见证上,也许我应该从这里开始。也许我应该,最终,允许我自己见证他对我的姐姐和他们的女儿的深爱。
呃!然后他试图拥抱我,而且他笑的像个洋葱一样,而我喊着,“哦,不不,不不。我们—我们最好还是把你这用路障封起来,Steve。我想我看到了几个一动不动的陌生人,”我这么说着,把门在他面前猛地砸上。
夜谷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情况甚至比2013年的情人节还要糟糕,那时候大半个城市都覆盖着瓦砾和心形糖果。
我经过了沙漠之花保龄球馆兼电玩娱乐中心,那里有过那么多美妙的—和糟糕的—回忆。老妇Joise在这里投出了保龄锦标赛的荣誉第一球,市议会和电台管理层在这里的滑冰场上找到了他们…恐怖的爱情,还有其他回忆,我…不太想说起或想起。
现在这里被栅栏封起来了,在陌生人的重重包围之中。在停车场中还有三个。他们全都一动不动。停车场中唯一一辆车底朝天,着着火。
黑暗猫头鹰音像店,不知为何,毫发无伤。那是街区中唯一一栋窗户没被打碎的建筑,而且不知为什么还有电。Michelle Nguyen和前实习生Maureen懒洋洋地靠在外面,吸着糖果烟。重新点火很费劲,因为糖果烟根本不怎么容易着。
“Maureen!Machelle!”我说。“你们没事!”
她们都转了转她们的眼珠。
“Michelle,你的黑暗猫头鹰怎么没有像别的一切一样被毁掉?”
她看了Maureen一眼。
“嗯,”她说。
“好吧,”Maureen说。“比方说…有人正在指挥一支军队。或者随便什么。然后他们就可以命令这支军队不要进攻某个特别的人或者地方。或者随便什么。所以也许,就是这么回事了。无论如何,如果是这么回事的话,那么这个人就不会再指挥这支军队了。”
“你放弃实习工作了?”
“我不喜欢我的上司。特别是从我发现了…嗯…他是谁之后。我之前并不知道全部细节。感觉就像是我被误导了。这是种熟悉的感觉,Cecil。”她说着,对我眯起她的眼睛。“至少你只是蠢而已。”
“什么?”我说。
“没什么。”
“Maureen和我有个,呃,计划,”Michelle说,“这是个秘密,但是我们正合作起来拯救夜谷。”
“啊!我真高兴看到你们成为了这么好的朋友,”我说。
她们看向彼此,看了很久。
“我们并不想,呃,在这上面贴个标签,”Michelle说,“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要有个名字的。”
“是啊,”Maureen说,“所以,无论如何,我们有个秘密计划。此外,现在Chad因为他召唤的一切都停止了行动而陷入了恐慌,正在试着怎么让一切恢复常态。”
“L.O.L.!”Michelle说。
“L.O.L.!”Maureen同意道,用打火机点燃了她的香烟,吐出了一阵烟,闻起来像是煮过头的焦糖。
现在让我们关注社区活动安排。
这周所有的活动都取消了。这周本身也被取消了。你可能也被取消了。
以上是社区的活动安排。
我找到了Lucia,在闹鬼棒球场作祟的幽灵,出现在塘底孤儿院附近,看上去很悲伤。孤儿院的受损情况不知为何甚至比夜谷的其他部分还要严重。那里几乎已经不剩什么生命曾经存在的痕迹了。
“哦,Cecil!”她说。“一切都以我所最害怕的方式发生了。”
“那你知道我们要怎么阻止他们吗?”我问。
“不。我不知道。只有恐惧,在我的体内翻滚、撕咬着。”她用她那灵体的手拍着她灵体的胸口,发出了深邃而洪亮的拍击声。“在这里,Cecil。”她阂上她的眼睛,指着。
“在这!这野兽!”
我看见,在几个街区之外,一只小猎犬穿过了街道。
“野兽?”
“他真是可爱,对吧?最可爱了。可爱到你愿意为他的小脸和他啪嗒啪嗒摇晃着的小耳朵做任何事,对吧?这就是他控制你的方式。这就是他控制所有人的方式。他是那么可爱! 你将会愿意为他做任何事!而且你会这么做的。你会为他做任何事的。你做梦也不会想到你会做的事。惨无人道的事。”
“谁是好孩子啊?”我说。
“谁,真的?”她说。
我打给Carlos看他还要多久才能拯救一切。他说他并没有去的太多进展,这让他很沮丧。他说他已经在烧杯里倒了颜色鲜艳的液体,也在黑板上用粉笔写满了数字,但这什么也没有解决。他甚至画了一个环己烷的结构式,但这也没有用。
“这就像是,”他说,“这个问题不知为什么不能用科学解决,但是应该没有不能用科学解决的问题啊!科学能修正一切,而且是向好的方面!我只是…我只是不能弄明白那些陌生人想要什么!他们看起来什么也不想要!”
“你听起来非常沮丧,”我对Carlos说,“你知道像这样投入工作并不好。休息一下。玩一会儿血源,这会让你放松些的。”
“好吧,好吧,我猜,”他说,但是我知道他并不这么想。他将会继续尝试拯救夜谷,而我爱他这一点,即使我希望他不要对他自己这么严苛。
现在,是一些来自我们的赞助商的资讯:
这可能是世界末日了。如果你不能躲避,你必须逃亡。如果你无法逃亡,那你即将死亡。
该信息来自高乐氏漂白水。
从格橹公园在过去两个街区我看到了Francis Donaldson,古董市场经理的家。大门的铰链断裂了,信箱也被杀死剥皮了,而由于某种我无法对我自己解释的原因我穿过了前院进入了则这座房屋。
我需要去看。我需要报道这场灾难。
门内三英尺,我看到有个陌生人在我面前。她的肩膀上下运动着,深深的,恒定的呼吸着。除此之外…她一动不动。以这个距离我能看到她眼睛的瞳孔,失焦的,冻结的,看着这个房间里我头顶上方几英尺高的一个点。她的头发油腻腻的,粘在她的脸上。她的皮肤如同垂死之人,或者住在山洞中的人般苍白。
她伫立在荒废的起居室中,周围是由她所喷溅出某种形式的毁灭。即使她完全静止,周围仍旧回响着骚动的疾风。
这片混乱使我心神不定。当我回头看的时候,她离我近了许多。我…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是室温的,没有被她的身体改变的。吸入空气,呼出空气,但是没有气体交换。
“你好…Cecil,”她说。她的嘴没有动。她的声音并不是从她身上发出,而是从在一边的桌子上的一杯不知为什么幸免于难的水中发出的。这杯水随着声音稍稍泛起涟漪。
“你好?”我对玻璃水杯说,“你想要什么?”
挂在我头顶的吊灯笑了。那其中并没有喜悦,只是重复的笑声。它升高,再升高,过了一阵子才缓缓消失,然后是一片寂静。
“我想要…什么?”那杯水问,“我什么也…不想要。”
“什么也不要?”
“什么也不。”
吊灯在偷笑。我左脚的鞋加入了进来,然后我向后跳,但是陌生人甚至比之前离得更近了。
“我们希望…什么也不要有。所有地方都有…些什么东西。所有那些东西,就像…这个水杯。”
那个玻璃杯粉碎了。
“另外…一件…事,”我左脚的鞋说。“很快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们会消灭你们的政府。你们的法律。你们的基础设施。你们的所有…财产。你们…所有…人。我们希望…什么也…不要有。”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是个东西!” 吊灯坚决地说。“我们消灭…为什么。我们…消灭解释。”
我认出了那个陌生人。在松弛沉静的神情背后是一张人类的脸。那是Francis本人,在她自己家的废墟中。
“Frsncis?你怎么了?”
一听到她的名字,她的眼睛一下子聚焦了,颤抖着向我看来,紧接着向后倒下了。
“我被变得…奇怪起来,”吊灯说。“如此…奇怪以至于我变成了一个…陌生人。有个山洞。”
我只是看着吊灯,感到疑惑。
“有个…山洞…Cecil。我被…带到…那里。地面上…覆盖着…泥浆。你经过…泥浆…到黑暗中…因为你认为…那里一定有…其他什么东西…但是那里…连续多年…什么都没有…你走过…泥浆。”
我的鞋加入了。
“有时候你感觉…就像还有…其他迷路的人…也在穿过…泥浆。也许…你还能听到…他们发出…松软的…沙沙声…但是你们的手…永远无法接触到彼此…而且你也不能…发出…声音。你…独自…一人。有时候…泥浆…没过…你的头顶…而有时候…那只是…你脚下…浅浅的一滩。”
吊灯又开始说话了。
“年复…一年。你感觉你自己被…从时间中…挖出。所有一切…曾经是你的东西…悄然流逝了。有种巨大的力量…用他的欲望…取代了你。他是你的…领袖…你想知道…他想要…什么…而他…什么也…不想要!”
“你是什么时候离开泥潭回到夜谷的?”
“离开?”
这次Francis她自己说话了。她的声带因为缺乏使用而嘶哑。她的眼睛再次对焦到我的身上。她的干燥起皮的嘴唇在她说话的时候相碰。
“Cecil!我……仍旧……在……泥浆……中!我……仍旧……在……泥浆……中!Cecil!我……仍旧……在……泥浆……中!我……仍旧……在……泥浆……中!”
她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很快她的音量和吐字都失控了。眼泪从她一眨不眨的眼睛中流到脸上。
我转身跑开了。我的身后仍传来她破碎的声音,越来越远:“我仍旧在泥浆中!我仍旧…在…泥浆中!”
我瞥见一只可爱的小猎犬穿过一栋着火的房子,他的…大大的蠢蠢的耳朵…在人类喊叫的时候拍打着,而且…而且在他周围,他看着他们燃烧,只发出…“汪”。
“汪!”他这么说,同时夜谷陷落了。
(Cecil的声音变得急促)
我,嗯…刚刚…在街上遇见了Louie Blasko。他正疯狂地摆弄着…呃…他的管乐器上的阀门,向我脱帽致敬并演奏了一段简单的加麦兰小调。他…嗯…拿着!拿着…他的帽子…要一点零钱。
“Louie,我很抱歉,”我对他说。“但是…”我在这…对着残破的街道…打着手势。
“只要…说…天气!”他对我说。
我……没有反应过来。
“说出…那个词…天气!”他发出嘶嘶声。
天…ttt…
天气?

(“Plunder” by The Felipe Brothers)

(Cecil现在听起来更像是他自己了,他的话中暂停也减少了)
“那是怎么回事?”我问Louie,但是他已经消失了。而在他原本的位置,有个陌生人,一动不动的,呼吸着。
我…继续赶路没有向身后看。
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地穿过街道,这是我在这场浩劫中看到的唯一一辆还能开动的车。我招手把它拦下,两名男子从里面下来。一个不高,而另一个不矮。
“我们对此无能为力,”不高的男子说。
不矮的男子用力的点着头。
“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我问。
不高的男子站在我和不矮的男子之间,说,“不要跟他说,他是新来的。”尽管我是向他们两人提的问题。
不矮的男人开口了,“问题不是发生了什么。”
“那…问题…是什么?”我说。
“不要跟他说,他是新来的。”不矮高的男人说。“无论如何,你知道问题是什么。”、
他向我靠过来,我能闻到他呼吸中的茴香味。
“谁是好孩子啊?”他低语道。
“我想借支钢笔你有吗?”不矮的男子说。
“嗯…呃,当然啦,”从我的记者笔记本中递给他一支。
“谢谢,”他说。他打开了轿车的后备厢,把钢笔丢进去,撞上后备厢,然后回到了乘客位上。
“不要跟他说,他是新来的,”另一名男子说,然后他也进了轿车,两人开走了。
最终,我到达了市政厅。呃…这里被洗劫一空了。呃,没有市议会的踪迹。看来他们又已经逃跑了,就像每次我们的城市面临劫难的时候一样。嗯。或者,我应该说,“休了个突然又偶然的假”,但是我并不是在广播中。我—我—我—我不用说我应该说的东西!
我想知道广播站管理层还在不在城里?嗯,我猜他们也像市议会一样“休了个突然又偶然的假”,他们可能在…海滩之类地方,附肢奇怪而无尽的纠缠着。
呃,副市长Trish Hidge从楼里跑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台灯,她恐慌着,喘息着,疯狂地从我身边跑过,而且还光着脚。
(Cecil发出喘息声)
或者,不是这样。那根本不是她。湿漉漉的,急促的呼吸。等…等…等我进到市政厅的大门…看到了她在逃离什么:一只小猎犬。
(喘息声)
他往前走了。他…真是可爱!或者…那是他吗?我—我想他是只可爱的…小猎犬,但是他…有些…不对劲。他的嘴露出了冷笑,他—他—他的腿奇怪的弯曲着,他的—他的身体扭曲变形了。它—它—不,他一点也不可爱!
他的口中进进出出的呼吸着,那是…灰色的,而且黏糊糊的。
(喘息声)
小猎犬用他的后腿站了起来,越来…越高,直到他…完全站起来,他的…他的脊柱延长变直了。
我感觉什么要从我的喉咙中出来了。我不敢张开我的嘴,怕吐出什么器官或者胆汁或者又黑又热的焦油状物质,但是还是有东西顶开了我的嘴。那是…那是…呃…一句话…这—这—这句话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谁—谁是…好…孩子啊?”我说。
“我是好孩子,Cecil!”小猎犬说。“你…想要…见证。那就…看着吧!我…是好…孩子,而我…统治…地狱…那黑暗…潮湿的山洞!”
(喘息声)
他抬起他那…小小的小猎犬的头。他站的…比我想象的…一只狗…所能站…的高多了。他的呼吸沉重…湿润…又吃力。
(隆隆的呼吸声持续着)
“我…什么…也不想要…Cecil!什么…也…不要!而…我…会…得到的!”

今日谚语:记住在批评别人的时候也要加入一些赞美。比如说:“你穿的这件衬衫还行。你所写的一切都糟糕透了。你正穿着一件衬衫。”

(录音结束的时候未知的声源发出了最后一声奇怪的声响)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4-05, 1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