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90集文本翻译
dawngazer
2020-01-13, 00:10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105
   0

Group: Planer
Posts: 118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说明介绍见第46集

WTNV 90 谁是好孩子啊? 第二部分 汉化
你想到外面去吗?外面?你想到外面去吗?你想吗?你想吗?
我打赌你想到外面去。我打赌你想!
欢迎来到夜谷。
(沉重的隆隆的呼吸声)
小猎犬完全用他的后腿站了起来,沉重的呼吸着。我从狗面前后退了几英寸。
在这里我想告诉你们我描绘了一把发光的剑,而他描绘了一把火做成的剑。我想告诉你我们的剑在我们的头顶上相击,同时我们的脸和手肘凑在一起。我想如果我能说我将他击退,一脚踢在他的胸口上,在他试图用他的剑防御的时候挥着我的剑从上方砍下,我的剑砍碎了他的,将他砍出一个喷涌着白光和鸽子的伤口,使夜谷的秩序恢复了正常,那会非常酷的。
但是我将要说的是…我没有剑,鸽子也不是真的,而那只狗没使用任何传统武器就毁灭了我们的一切。另外,我在试图逃跑的时候被困住了。
小猎犬就在我面前站着。
(沉重的隆隆的呼吸声)
爆炸声使我的耳朵嗡嗡直响,那只狗猛的摇晃着后退了。Sam,我们的治安官,就站在我的身后,手上拿着一把霰弹枪。
“来吧!”Sam说,他们抓着我的肩膀扶着我站起来。
我转身看着这场惨剧,但是小猎犬又一次站起来了,完全毫发无伤…也许还接近了一些,实际上。他可爱的狗狗的嘴随着每次吃力的呼吸恐怖的膨胀开了。
(沉重的隆隆的呼吸声)
“别看它!”Sam说着通过一扇标记着禁止进入的门把我推进了市政厅。Sam撞上了门,上了锁。
我们现在在市议会体内。市议会在这里。他们最终没有逃离这座城市。他们用统一的声音说着话,他们黑色的长袍就像是暴风雨下的海面一样波澜起伏。他们罩着的脸上我能认出的唯一的细节就是他们红褐色的牙齿。
“我们已经重新开放了狗公园!”市议会喊着。听起来像是在控诉。“Sam计划把陌生人们引诱到狗公园然后把他们全都锁在里面。”
“你们—你们要怎么…把他们全都引诱到狗公园?”我问。
市议会沉默了很久,最终咕哝道,“他们的领导是小猎犬,所以…”他们会跟着。
Sam打断道,“我们把夜谷剩下的所有人聚集到了狗公园前面。如果他们想要什么都没有,那他们必须去那里创造它。”
我还在想“什么都没有”是什么意思。关于并不存在的存在。而谁更能打败地狱的领主……
“听起来很棒,”我说。“我们有不必面对那只小猎犬就能出去的路吗?我需要见我的一个朋友。”
现在让我们关注交通资讯。
那是一个金属栅栏,位于十一英尺的空中。它的间隙足够人体穿过了。八个10毫米的六角形膨胀螺栓固定着它。
一个人坐在另一人的肩上,那个人再坐在另一人肩上,然后用一个简单的套筒扳手,就不难把这些螺栓拆下,让一个人进入管道系统。这个管道通往一个相似的宽阔开口。
接着从十二英尺的高处掉进了市政厅后面空地上的一个垃圾桶里。市长Dana Cardinal开着车,也在那里。然后,车驶向了老妇人Josie的家,从二手车停车场出去。
以上是交通资讯。
“我能和Erika说说吗?”我对老妇Josie说。
“哪个Erika?”她问。
“他们全部!我需要和天使们谈谈。”
老妇Josie畏缩了一下。我听见几码之外那些被认为是天使的塞壬正从消防软管上飞下来,但是我确信我正在处理的问题比广播主播意外见到一两只天使要严重得多。
尽管他们并不只是一两只。
一种明亮的黑暗辉光充满了老妇Josie的客厅,照亮了至少一打高大的长着翅膀的生物。我和Dana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我的身体感到刺痛。我发誓我听到了大提琴的声音,闻到了糖果商的糖果味道。
我和Dana解释了治安官把陌生人引诱进狗公园的计划。
“你要怎么引诱什么也不想要的东西呢?”其中一个Erika问。
“技术上讲什么也不想要也算是想要什么,”其中一个Erika解释道。
“我们不想再跟你争论了,Erika!”另一个Erika喊。
“我们只需要做些什么,”我说。“如果他们希望什么都没有,那么我们必须确保我们总在做些什么!你们能帮助我们吗?”
黑暗的辉光增强到了令人灼痛的地步。我把它当作“好”。
让我们看看今天的星座占卜。
星辰们保持沉默。他们现在已经在天空中消失了一周了。他们拒绝告诉我们任何事。也许这种沉默是对我们的保护。
以上是星座占卜。
在和Dana开车回镇上的路上:
“我知道他曾试图杀死你,”我小心翼翼地说,“我知道他现在因为他的罪行将被处以极刑。但是…如果?如果我们能做笔交易呢?”
Dana打断我,“我不会和Hiram做交易的。”
我们开车经过了一片昏暗的空荡荡的广播站。我想起了Khoshekh,我们的广播站站猫,他漂浮在曾经是男洗手间的地方,距离地面四英尺处。哦,我们的所有洗手间现在都不分性别了,这棒极了,因为这样所有人就都能看看Khosekh了!他对于得到额外的注意感到非常开心,咕噜咕噜的叫着,用它胸口的舌头舔着来访者…但是在我们在广播站断电之前,最后一次去看他的时候,他…消失了。他的小猫也全都消失了。没有打斗的迹象,只是都消失了。
我想念他。我想念广播站。整个城市都停电了,停气了,几乎找不到饮用水。我—我…我能闻到远处的烟味。天空完全变成了灰色了,尽管一片云也没有。
Dana说,“我会和Hiram谈,Cecil。我会看看他知不知道关于陌生人的任何事,还有他能不能帮上忙。但是我不会和他交易的。”
我们被一群约五十人左右的人群拦下了。在前面是治安官,手拉着手牵着一个穿着黄色长袍戴着宽边方帽子的女人。我认出了她胸前的那个大徽章。她是微笑之神的欢乐盛会的领导人之一—大多数漠崖居民和少数夜谷居民都属于这个教会。
在人群中我看到了John Peters—你知道的,那个农民?—还有John Peter—记得吗,那个药剂师?我看到了Tamika Flynn和她的青少年民兵。Tamika的左手边是Sarah Sultan,拳头大的鹅卵石,同时是现任夜谷社区大学校长。在他们周围还有很多个我不认识的面孔。前漠崖居民,我从他们的眼睛中能看出来。
我和Dana下车加入了他们。一场对抗共同的敌人的祈祷行军。
来自两个城市的人们,夜谷和漠崖,能如此痛恨对方,这是多么奇怪啊…而他们在共同的仇恨面前,又能这样紧紧的牵着手。
我们向着市中心前进,吟诵着祈祷词。我从不是微笑之神的信徒,所有些祈祷词对我来说很陌生,但是它们的大多数都很接近背诵过的东西,诗一类的,或者其他在大多数宗教中都交叉涵盖的东西。基本的像是“拜托了,神啊,消灭我们的敌人吧,阿门”,有些是非常长的咕噜咕噜的声音,还有一种祈祷和我在律法学校中学到的一种旧式的祈祷词完全相同,而其他所有人只是喊着,“保—卫!保—卫!”同时和着拍子拍着手。
我们的队伍不断壮大。我在街上看到了陌生人,一动不动,只是呼吸着看着。我们有接近一千人,我们的人群,感觉战无不胜!团结起来挽救我们的城市,我们全都爱着信仰着的城市,不管我们在这里住了多久。
Carlos加入了,还有我的姐姐Abby,她的丈夫Steve,还有我的小侄女janice。我担心他们在这里的安全,周围都是陌生人,但是我也担心他们在家的安全,要躲着陌生人。无论他们在何处我都总是担心着他们的安全。
我们巨大的人流停在了狗公园门口。有带着兜帽的身影在狗公园里。门开着。它们…很少开着。
我们看着陌生人们。他们的人数也在增加,这一动不动的人群与我们正在祈祷的人群人数不相上下。站在人群最前面,我能感觉到就在我面前的陌生人恒定的呼吸。他们没有死。他们也不是不死的。他们…什么都不是。
我很怕死,怕成为他们的一员,只能存身于一个黑暗潮湿的山洞中。Francis的声音在我头脑中回响,“我仍旧在泥浆中!我仍旧在泥浆中!”
而同时他的声音就突然的出现在我面前的人群中,在面前这群陌生人中,她的眼睛疯狂的挣扎着反抗她身体其他一动不动的部分,尖叫着,“我…仍旧…在…泥浆…中!我…仍旧…在…泥浆…中!”
陌生人的人群分开了,尽管我们谁也没看到他们的动作,小猎犬用后腿站着从中走出来,他的前爪摇摇晃晃的弯曲着扶着他的胸。
(沉重的隆隆的呼吸声)
呼吸声并不是动狗身上发出的,而是从我身后发出的!我转身看到了治安官Sam,他们的下颚无力的开阖着,他们的口中发出狗的呼吸声!
(沉重的隆隆的呼吸声)
“谁是好孩子啊?”从Sam身上发出的声音说,“谁是好孩子啊?”
(沉重的隆隆的呼吸声,以一种隆隆的轻笑声结尾)
“我是好孩子吗?”就在我身边的一个不同的声音说,是我的姐夫Steve。他的眼睛锁定了我,困惑着。“我…我是个好孩子吗?”他说。
我喊了出来,“不!”然后紧紧的抱住了他。Janice,Abby还有Carlos都用他们的手臂抱住了他,试图把他留在原地,不让他被带到山洞中,帮他反抗将要把他从这里带到黑暗而泥泞的地狱中折磨的拉力。
我们听到头顶上传来了声音,像是翅膀。很多翅膀。我们抬头,看到所有Erika都在头顶盘旋。
“是天使们!”Janice敬畏地说。没有人纠正她。
还有不同种类的翅膀的声音。不是天使的。是爬行动物的。我们看到了Hiram McDaniel的五个头,他们中的四个还带着监狱的项圈。火焰从Hiram的口中喷涌而出,而灰色的乌云的天空立即变成了闪闪发光的蓝色。
而我终于注意到,在这场恐慌和骚动的中心,天气是多么平静。不,不是平静。天气…它……

(“The Queer Gosepl” by Erin McKeown)

夜谷,我们又一次来电了!我们有了电,有了水,我又开始广播了(!),而且你们中的很多人也回到了你们的家中。陌生人和狗都离开了!被打败了……大概。
Francis,Sam,Steve,那些被带走的人们,或者那些就要被带走的人们,他们都又变回人类了。
但是我的叙述在这还是有些问题,因为…我不知道是什么造成了这些!我们的人群吟诵和祈祷着,我—我不是个教徒,大概,但是我认为我们有某种影响,能赶走那些从黑暗潮湿的地狱山洞中召唤来的东西。
那甚至不是血石,也不是微笑之神的欢乐盛会。或者其他哪种神明,那大概是来自我们这么多人的精神足够使我们的城镇摆脱这只猎狗和他的大军。
但是在那之后,实习生Kareem报告说Khoshekh回到了广播站的卫生间。Khoshekh被严重的抓伤了,看起来他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斗争,而Kareem注意到在Khoshekh的第二排牙齿内侧有一小片覆盖着皮毛的血肉。Kaureem认为那是一片狗的耳朵。Khoshekh会是我们的英雄吗?
Janice说是Tamika Flynn和她的爱书儿童组成的民兵赶走了陌生人们。Abby和Steve告诉Janice她还太年轻不能加入民兵,而Tamika到沙漠中训练去了,不会对发生了什么加以评论。
老妇Josie声称是天使们用他们神圣的力量赶走了无耻的邪恶猎狗。除了天使,还有谁能消灭地狱的生物呢?也许这是真的…如果你相信天使的话。而你不被允许这样做。
Melony Pennington,著名电脑程序员,设法通过公共程序恢复了电力,并声称受到了年轻的天才Meghan Wallaby的帮助,她便写了一段致命的电脑病毒撂倒了那些陌生人。我对编程真的没什么了解,但是我感觉你得有台电脑然后才能得电脑病毒。
什么?哦。
嗯,Kareem说你不用有电脑了。电脑病毒完全是空气传播的。哦!哇哦!高科技!
治安官Sam和市议会宣称他们将陌生人引诱到狗公园的计划完美奏效了,陌生人被聚集并封锁了起来。Sam还加上,“现在情况处于控制之下,狗公园将不会再开放了。”然后他们折了一只纸海胆,精心制作出细细的刺和其他细节。“是的,不会了,它又一次处于限制之下了。”Sam说。
Michelle和Maureen,在黑暗猫头鹰音像店,声称她们播放了Beyonce的最新唱片,紧接着是Lemonade—那是一张从没有别的人听过的唱片。据Michelle说,陌生人们非常想听那张唱片,而这种属于人类的欲望填补了她们在泥浆山洞中所被蚀刻出的那种空虚,将他们变回了非陌生人,变成了朋友。Michelle和Maureen宣称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或者…随便什么。
我问Michelle我能不能听听那张唱片,而她说不行,因为Beyonce让她不要再播放它了。
“Beyonce给你打电话了?”我问,Michelle居然认识这么著名的音乐人真是令人惊讶。
“好吧…是她的律师打来的,”Michelle说,“他们非常愤怒,同时感到困惑和害怕,因为Beyonce实际上还没有写出和灌制那张唱片呢。”
Chad,我们的前实习生,召唤出小猎犬想要毁灭世界政府,表示他想他的几个召唤奏效了。他不是英雄,他说,但是也许他也不是坏人。
“他还好啦,我猜,”Maureen说。“至少我拿到实习的学分了。”
然后Hiram McDaniel的五个头也勇敢的抗击了陌生人。如果还有什么能比我们作为一个城镇团结一心更加有力的话,那一定是一头十八英尺高的五头巨龙的洪荒之力了。他英勇地为了一个他曾经一度威胁着的城镇,一个最近还判处了他死刑的城镇,而斗争。我们都看到了他的英勇,而我们都知道他必须被赦免。
“赦免他!”我们喊着。
他并没有被赦免。他们把他关了回去。他仍旧将被处决。
所以,也许Hiram是英雄?
但是还有…另一个理论。一个更加有可能的理论。
就在恢复广播之前,我感觉有个存在在我身后。那是秘密住在你家中的无脸老妇。
“我们没有赶走它们,Cecil,”她说,“我们没有胜利。是他们选择了离开。”
我对此争论,肯定的,这一定是因为我们或者什么人强迫他们。
“他们不需要原因,”她说,“他们从不需要。他们离开,然后他们可能还会回来。这不需要任何原因,但是可能会是在任何时间。他们什么也不想要,什么也不需要,Cecil。电脑程序,狗公园,还有Beyongce的唱片,这都无关紧要。”
她加上,“他们离开只是因为他们决定离开。而如果他们回来,那会是因为他们决定回来。而这与我们做的任何事都毫无关系。”
夜谷,我们生活在安全的幻象中,我们可以用谨慎和小心保全我们的生命。而陌生人来了我们莫名其妙。而当他们离开时我们也一头雾水。我们总是如履薄冰。只有他们在这里的时候,我们才警惕危险的到来。他们轻易的像我们揭露了我们对于个人生活的控制只是一种幻象。我们生存,死亡,而我们从来不能理解个中缘由。
无论如何,陌生人离开了。而我们可以再次生活在充满了因果和控制的谎言中了!而这真的是个非常,非常舒适的谎言。
继续收听,将为您带来深深的叹息。深深的。深深的!不不不,比那还要深。
晚安,夜谷。晚安。

今日谚语:要说关于什么人的很多事情,你可以来我们的办公室招供你知道的关于他们的一切。

Kevin:嗨,朋友们!有那么多来自漠崖的老朋友们来这另一个世界的沙漠中和我一起生活了!我们建造了一座有道路有学校还有广播站的小城镇!!我又开始广播了,Cecil!我们甚至把我们的新的小城镇建成了类似我们从前的小镇的样子!实际上,我们决定把这个新的地方命名为再漠崖!再是也的意思,不是数字二。尽管我们对此有所争论。但是我们想这不应该太迷人。我们需要把它建设到迷人的等级。有天我们会做到的!有天我们会变得如此迷人,以至于会伤人。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4-05,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