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91集文本翻译
dawngazer
2020-01-13, 00:13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105
   0

Group: Planer
Posts: 118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说明介绍见第46集

WTNV 91 12:37

不要咬喂你的那只手。先吃几口。拿到钥匙。获得自由。然后再咬那只手……并且逃之夭夭。
欢迎来到夜谷。
铁道爱好者们(还有准点爱好者们)有好消息了:12:37到红台地的列车准时到达了夜谷站。
呃,某种意义上算是准时。夜谷已经经快一个世纪没有火车站或是铁路服务了。所以说火车晚点了差不多一百年。自然,这会造成一些对于时间的疑惑。
曾经的火车站,在发现铁路某种意义上延伸进了沙漠中心,在空无一物处戛然而止后,被废弃并拆除了,现在成为了儿童棒球联盟的活动场地。
治安官的秘密警察包围了列车,它停在了第二垒间线处,门还没有打开。还不清楚列车是从哪来的,有没有旅客在里面,如果有的话,他们情况如何。
警长Sam声称他们是一群狂热的铁路爱好者—或者,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机车号码收藏家。他们通过把一小块软木雕刻成火车最后一节车厢的样子来表达他们的狂热。他们同时语速过快的把我的名字说成了“Sesseil”,你们怎么想这件事都行。
后续将为您播报更多关于此事的消息。
另一条新闻,约有几百人聚集在了萨默塞特郡。他们自发组成了整齐的一字长蛇阵。他们谁也没有说明为什么他们要排成长队,也不知道这条长队前面是什么。
附近的居民Wayne Ferry说他今天早上7:00排进了队伍,而那个时候人已经相当多了。他不确定他的后面还有多少人。
“我看见了我的朋友Charelle,说‘早安,Charelle!’然后我沿着队伍继续向前走,”Wayne说,“但是我一直经过Charelle身边。‘早安,Charelle!’我每次都这样说。最后,她让我插队了。”
Wayne说队伍已经收尾相接连成一圈了。没有队首或者队尾,尽管它看上去完全是笔直的。越来越的多人开始排队,只是为了看看别的人为什么排队。
Wayne加上,“不管我们在等着什么,那一定是很酷的事!”
你不得不佩服这种孩童般的乐观主义精神,尽管乐观中是注定了以某种失望以及/或者伤痛结局。
我们受到了更多关于12:37的列车的消息。成打的人们自发前来,在这颇具历史时代感的蒸汽引擎前自拍留念。同时他们又因为这种突然的时代错乱感而陷入恐惧,抽泣了起来。
治安官Sam把他们关进铁丝网围栏,并用电动扩音器向这些富有公民道德的帮手们大喊,以这种方式欢迎了他们。
治安官Sam,作为对这辆充满谜团的列车调查的一部分,用锻造钢铁并制作了一尊抽象雕塑,看起来描绘了一只鸟正在吞噬一条蛇。我们认为这是想要象征对于人来说人身上非人性的部分,以及外来移民在我们的国家铁路大楼中遭到利用这一骇人的情景。同时,这一钢铁制品同时毫无疑问的代表了美国资本主义的不屈不挠,但是所有从任何方向直视这一艺术品的人都感到了头疼,而且试图理解这一艺术品通常会导致死亡,所以没有人能确定。
(清嗓子)哦,那列列车是怎么在没有铁轨的情况下来到这里的呢?它是从哪来的呢?而现在有这么庞大的金属雕塑挡在它的路上,它又怎么离开呢?今天车票的销售额会是多少美元?那些带着鹿面具,在棒球场周围聚集起来的又是什么人呢?
哦。重大新闻。一群带着鹿面具的人聚集在列车附近,向围观者发放着蟑螂。这些蟑螂身上都印着标语,像是“生意在前,伤害在后”还有“#不是所有列车”这样的东西。
真奇怪。
听众们,你们的猜测能力正像我一样好。好吧,差不多好。我还是挺擅长猜东西的。
而现在,交通资讯。
你在一个有雾的夜晚驾车赶路。在你面前是前车模糊的尾灯,在你后面也有后车模糊的前灯,全都以稳定的每小时30码前行着。
但是突然其他车的灯光一下子就消失了,同时消失了。其他的车还在吗?雾太大了看不清。你应该减速吗?还是加速?如果你减速的话,后面的车可能会追尾。如果你加速的话,你可能会撞上前车。最好还是保持30吧。
但是你的速度仪诡异的提速到了35。这种压力仿佛将你推到了悬崖边缘。你的上司,Cathrine,最近非常注意你的情况,而你在无意义的情况下踩下了油门。
你现在车速已经到了40.你应该减速回30吗?那如果那些车还在那里,随着你的速度而提速了怎么办?减速回30安全吗?还是说你应该保持40?
等等…它现在变成50了。加速到40已经让你如此担心,在你一直情不自禁的想着Catherine跟你说的关于季度二糟糕的销售额的时候,速度又诡异的提升了。
你想像着三辆车在黑夜中奔驰着,你们离头破血流,生活剧变,可能的生命结束全都仅仅有数英寸的距离。紧接着你发现你的速度变成了60,然后是70,然后是80. 80!
你惊恐地发现了这一点。我的意思是,那是Tina的失败,不是你的吧?你在季度二是怎么失败的呢?
你现在不可能减速了。后面的车没有时间减速了。而你前面的车在哪呢?
至少道路是笔直的…果真如此吗?或者说,你还在路上吗?怎么能知道呢?周围都是浓雾。如果你出了车祸,即使你幸存了,会有人在残骸中找到并救出你吗?
无意识的,你已经抬起了你的脚,车减速到了60. 你一直松开油门,而你的车持续减速。50…40…30…20…10…最终到了零。你停下了。没有车祸,没有刺耳的急刹车声。
你把车停在休息区,从车里出来,走进了雾气之中,你的脸紧绷着,被泪水浸湿了。你想着Tina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去吸烟,而Catherinr对此什么也没说。
雾气笼罩了你冰冷的皮肤,而你听到头顶上有鸟的啾啁。
以上是交通资讯。
棒球场传来了激动人心的消息!列车打开了车门。还没有人从上面下来,它看起来完全是空的。那看起来完全失控的。秘密警察保持了安全距离,同时礼貌的对关押着的目击者们喊着,要求他们登上列车看看会发生什么。他们中的一些不情愿的进去了。
带了鹿面具的人们,看起来就像三年前建造了夜谷地铁系统的交通爱好者们,他们在左侧中心场地拍成了倒V字形,他们的肩膀和头震动着像是在无声的大笑。
到目前为止,那些…“志愿者们”…还都没有出来,不管治安官的秘密警察怎样一遍又一遍的通过扩音器友善的警告和热心的威胁他们。
市议会无法到达现场或者就此事发表评论,因为整个议会不巧正在参加他们年度的(第一届的)慈善高尔夫锦标赛,位于某个远离一切可能的危险的地方。而且,我也没有给他们打电话劳烦他们对此发表意见。
Teddy Willians,沙漠之花保龄球馆及综合电玩娱乐中心的店主,宣布在时隔二十年之后,本周末冒险激光真人cs场地将重新开放。在本周随后发布的声明中,Teddy说他终于弄明白了如何调低激光的能量。
根据Willian所写的声明,“非常抱歉,像是哇哦,我不知道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无论如何,现在一切都没事了。而且,我认识一个专长断肢复接的医生。”声明中写。
声明继续说,“比如说,蜘蛛有八条腿所以失去一些也没关系,对吧?但是我们是人类,只有两条3腿?废话!真的,我在想什么呢?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没有人死去之类的,”Teddy说,“而我道歉了,对吧?但是Cecil刚刚在广播中,用他那种故作谦逊的语调读了我的消息,加上一些很蠢的音调,故意模仿我的发音和本地口音,把一切都用长的难以置信的句子和一大堆发散开来的分句和切线来描述,就像森林中分支的小路一样,当你走上一条岔路之后又会出现另一条岔路,而你不清楚这究竟是一条新路还是你已经在走的这一条,还是你一直在兜圈子,而整个引用部分占用了这么长一大段,以至于你忘记了这是别的什么人说的话,直到他又说了一句‘Teddy说’”。Teddy说。
好吧,听众们,我…认为我不用读出他的声明剩余的部分了。但是我还是要再说一声本周末冒险极光真人cs场地将重新开放,入场费将有20%的优惠,而所有人都能被完全免费的释放!
关于棒球场的一则最新消息:治安官的秘密警察登上了列车,而没有回来。就在他们上车之前,他们警告了剩余的目击者不上要车。然后,就在他们刚刚登车之后,目击者们他们自己上了车…而且也再也没有出来。
很多人已经来开了他们的家,学校,还有工作地点,前往了车站,倍感兴奋的进行自拍,同时又因为存在的危机而啜泣不已,因为这个裂缝不出现在了时间和空间上,同时也出现在了我们对于基础物理的信任中。
带着鹿面具的人们全都蜷缩着,张开双臂拍击着地面。
现在在列车上的人数应该已经超过他所能承载的载客量了,但是人们仍在不断上车,列车毫不费力的使他们消失了。夜谷正在被清空。所有人都想上车。
我和你们所有人一样感受到了登上列车的渴望,听众们,如果不是我严格的专业修养和对于这档节目的执着,我自己已经上车了。但是我必须忍住。我得呆在我自己的演播室里…并且…
你猜怎么着?没关系了。是的。啊—啊。我要去看看这个。好吧。呃,现在让我们播报天气资讯。
(演播室的门打开又关上)

(“Windows” by Angel Olsen)

听众们,我回来了。我回到了演播室的工位上。
12:37的列车已经去了…无论什么它要去的地方了(当然不是红台地)。
我们旅客在车上的时候门关上了,我们听到了巨大的引擎发出的轰鸣声,齿轮和轮轴发出的歌之声。从窗户向外看,我看到了棒球场,我看到了房子和树,我能感觉到我们在移动,在加速,有加速度。我的耳朵是肿么感觉的。但是车辆,树木,房屋,棒球场,看起来完全没有移动…最初是这样的。
然后树木缩入了地表。房屋自动的散架了。远处的电线杆和高大的建筑消失了。然后是更多植物,更多水,草木长得越来越高直到棒球场几乎印在了我的眼中。云朵运动的越来越快。我看到太阳像棒球的高飞球一样穿过天空,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它。天空变得更加蓝。然后是橘黄。然后是黑。然后是黄。蓝,然后橘,然后黑,然后黄,蓝和橘和黑和黄,越来越快,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明暗闪烁着,交替迷惑着我们这些车中的乘客们。
在几毫秒的黑暗中我看到周围的乘客席空无一人。在几毫秒的光明中我看到我周围坐满了夜谷的市民们。这两种现实同时出现,互相重叠。
在只能看到光明与黑暗快速闪烁的车厢前部,站着一个戴着鹿面具的女人。
她径直向我而来,慢慢的走着,每隔几步就蹒跚一下—并不笨拙,而是故意的,像是一种痛楚而奇异的舞蹈。她每次看上去失去了对整个身体的控制,只能优雅的恢复…周而复始。
她站住了,离我有几英寸。我能看到她的身体表面覆盖着蟑螂。
她说,“他们接受了我们的微缩建筑。他们把它们放进板条箱中,穿过沙漠运送到货仓。他们的想要更进一步。这糟的不能更糟了。”
“微缩?像是,在保龄球馆及综合娱乐中心五号球道下面的小人国吗?哦,你知不知道他们重新开放了冒险激光—”
她摘下了她的鹿面具。她真正的脸也是一张鹿脸。她的脸和那副面具完全相同。
“你是谁?”我问。
她俯身,虫子快速爬过她棕色的长脖子。“我是个破坏者。他们接受了我们的建筑。他们把它们放进板条箱中。他们的想要更进一步。我是个破坏者。”
不断旋转的太阳发出的闪烁光芒停止了,现在只剩下一片黑暗。没有夜谷。甚至鹿头的女人也消失了。我的周围,在列车内部的一片黑暗中只能看见零零散散的几个人,穿着过去时代的衣服,拿着木质板条箱。他们笔直地坐着,环视四周,沉默的看着我。
我的脸和胸很痒。我的头皮很痒。我的大腿上也有痒的感觉。我伸手去挠…然后我摸到了它们。它们全部。我尖叫着拍掉它们,上百只蟑螂爬进了我的外套,我的衬衫,我的头发,我—我想要摆脱却只能满地打滚。
我感觉到我的身下是草。我看到我的头顶上有阳光。我…我看到了树,我—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我什么也没尝到。
“Cecil?为什么你在我们的球场上?你应该在工作!”Lucia Tereschenko,一个在儿童棒球联盟的教练(同时是个幽灵),站在我身边,一群带着棒球帽穿着运动衫的孩子在她身后。
“我…我很抱歉,Lucia…我”我说着,坐了起来,拍着我的胸口,虫子的感觉。“你刚刚有没有在这看到一辆列车?或者…什么拿着板条箱的人?”
然后是很长一段沉默。Lucia看着我,仿佛她在想是该回答我还是打我一顿。
“Cecil,你身上有什么东西。”
我伸出手去摸我的脖子,拿出一只蟑螂。
Lucia凑近了去看它。
“哦!这只蟑螂身上写着什么?”
我们都看着蟑螂的背上写着的字。
“Hontokhar,”我们一起读了出来。
“对于虫子来说是个可爱的名字!”她说。“先别急着回去工作,Cecil。我们今天在做內野练习。”
我打给了Carlos,但是…他对列车和今天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我打给治安官Sam,他对此事放声大笑,并对我抱怨了十五分钟媒体的事情。我试图联系夜谷高速运输管理局的代表,但是他们的电话占线(自从他们三年前开通了热线电话之后就一直如此)。我打给Teddy Willams问了一些关于在五号球道下面的小人国的事,但是…他尖叫着挂了我的电话。
我去找了Wayne Ferry,确认了在萨默塞特郡的人们是完全真实的,而他们全都还在排队等着,不管为了什么。没有听说任何关于列车的事。
我…我一定是做梦梦到它了。列车,带着鹿面具的女人,拿着板条箱的人们,或者…或者…这都是幻觉?
也许是军方在测试播撒某种新的化学物质了。或者高速运输管理局在测试营销某种新的虚拟旅行系统。谁知道?
哦。呃,Kareem刚刚给我了一杯蜂蜜柠檬茶。这闻起来很真实,而且我的手感觉到了它的温暖。呃。哦!而且我的嘴唇感到很烫!呃,谢谢你的茶,Kareem,还—还有谢谢你让我经历了今天所经历的最真实的事!(轻笑)
(清清嗓子)12:37的列车正如不知从何而来一般不知去往何处了,就像其他几乎所有我们记忆中的事物一样,从它不可能出现的地方开始,但是……
Huntokhar。Huntokhar是真的。对吗?
Kareem!Huntokhar是真的!我—我—我—我在一只…一只蟑螂身上看到了。Lucia,执教儿童棒球联盟的幽灵,她拿给我看的!
Kareem摇着头走出了演播室。(紧张的笑)别忘了眨眼啊,Kareem!
他走了。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跳动的心,含混的哭泣,当你应该是独自在黑暗中时身边传来的低语声,还有所有你在1980年代和90年代最爱的阔腿裤。
还有,一如既往的,晚安,夜谷。晚安。

今日谚语:这里是教堂,这里是塔尖。把它打开,看着所有人都因为巨人把房顶撕开了而尖叫。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4-05,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