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92集文本翻译
dawngazer
2020-01-13, 00:15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105
   0

Group: Planer
Posts: 118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说明介绍见第46集

WTNV 92 如果他活下来

先有的什么—鸡,蛋,还是飞机?
欢迎来到夜谷。
你好,听众们。这周是国家架空历史周,我们将庆祝我们那些可能发生,而实际上碰巧没有发生的历史。夜谷历史社会研究院将接受本地投稿,而最好的故事将会被加入小学课程。这将是一个激发想象力并混淆过去的有趣活动。
今天,通过我的历史版本,我将关注肯尼遇刺事件,并试图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他活下来会怎么样?”
好吧,现在我们开始。
他将会吃午餐。你知道他在被杀害的时候正在去吃午餐的路上吗?是的!他大概很饿。如果他活下来,他将会去吃—有滋有味的一顿大餐。
晚些时候他将会去奥斯丁。他将会呼吸,深深的,健康的的呼吸。
如果他活下来他可能会再次当选。当然了!像他那样英俊的家伙?再来四年!没有什么林登·约翰逊了(或许就我们所知,林登·约翰逊还是会继续存在—但是没有什么约翰逊总统了)没有了赢得另一任任期选举的压力,他可能会在66年或者67年就从越南撤军,拯救无数生命并且永远的改变了60年代晚期和70年代早期的文化和艺术风貌。我们的艺术将会不同,我们的人口将会增加,而他将会继续活下去。
杰奎琳·肯尼迪(译注:约翰·肯尼迪之妻)将不会感到悲伤。她再也不会感到悲伤了。她将毫无老态、面带微笑的站在演奏台上,台阶上,挥着手,她远远的微笑着(那甚至不是微笑,而是一种微笑的表演),挥着手,在演奏台上,在台阶上,毫无悲伤的,挥着手,毫无老态的,微笑着。
很快将为你带来更多“如果他活下来”的故事。但是首先,让我们的关注新闻。
我知道我们的一些听众正在为Beatrix Lowman纪念冥想区而担心,这一具有最先进水平(同时耗资不菲)的设施于今年春季重新开放。它曾经被认为在邪恶的小猎犬和它一动不动的陌生人大军的侵袭下已经受损甚至被毁了,它们就在几个月之前几乎从地图上抹去了我们的镇子。但是,好消息是,冥想区几乎没有损坏,而且已经准备好接待你们去冥想了。
我们的社区如果失去了这样重要的部分该是怎样的悲剧啊!而且,我们的政府在面临预算短缺的情况下仍旧花费了越来越多的资金用于这一区域的重建上,这将是多么令人沮丧啊。那么多钱都打了水漂!
但是没有,这一区域仍旧屹立不倒!来Beatrix Lowman纪念冥想区庆祝吧,把你自己挂在其中一个最新科技的冥想机器上,它将会使你立即平静下来并被收割。多么好的减压方式!
国家天气服务发布声明称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持续肆虐西夜谷的暴风雨也许已经不再是暴风雨了,取而代之的是遥远王子恐怖的移动法庭。他们解释说,当温暖潮湿的空气进入低气压系统时,有时候将会非常接近我们几乎一无所知(并且无所不能的)遥远王子,他的先导者从侧面接收,法庭尖叫者传导,七零八落的仆从,还有眼窝空洞的哭泣者—这可能会产生一些闪电,雷声,当然还有局部的暴行。
但也很可能这只是某种持久的暴风雨。无论如何,天气服务称,“最好还是避开整个区域。因为不管是被闪电击中,还是被七零八落的仆从们活活剥皮,都是应该避免的真实而致命的威胁。”
时间是1973年。肯尼迪没有死,而且正在完成他的第三个任期。在某个名叫“中东”的地方的一纸禁令导致天然气价格费涨。但是美国对他们的总统信心满满。他带领我们度过了很多其他危机—包括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1971年的Svitz-Franchia对峙以及1971年的血腥宇宙战争爆发。我们在加油站排着长队,但是他去了每个加油站—一次同时去上千个加油站,他已经学会了如何产生多个他,并向我们微笑。我们感到颇受安慰。很震惊,但是感到宽慰。
他继续当总统,度过了动荡的70年代和80年代。根据他的生活制作出了一部传记片,主演是中游影星罗纳德·里根(他将很快失去影视地位并进入他的老年生活,代言冷冻食品和商业保险广告为生)。这部电影中甚至没有提到达拉斯。在达拉斯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开了一小段车去吃午餐而已。这就是大概发生在达拉斯的事了。
保罗·西蒙发表了他的经典唱片《恩赐之地》。那是关于肯尼迪总统在1982年出访恩赐之地的。这张唱片由于它有限的主题和基于悲伤呻吟和剪草机引擎声的主旋律,而遭遇了巨大的失败。
杰奎琳·肯尼迪还没有老去。实际上,她看上去比从前更年轻了。在晚上,她走过华盛顿的历史遗迹,独自一人,深情平静,甚至没有联邦情报局特工的陪伴。所有试图接近的人都发现他们自己被一阵带着苹果和香料气味的模糊的薄雾推了回去,感觉就像上千根针在扎一样。目击者声称她的脚甚至没有接触到地面。她的手臂看上去比从前更长了,而那似乎她的身体上唯一继续变化的部分。
如果约翰·F·肯尼迪还活着,听众们,“如果他还活着”。很快为您带来更多。但是首先,让我们关注这个。
记住月亮的相位:朔月,新月,上弦月,半月,下弦月,满月,非常满的满月,漩涡,愤怒,对自己的不确定,为权利而疯狂,因最新的漫威电影而失望,非常非常满,感觉像一个骗子,嫉妒太阳,对太阳格外的好以弥补太阳没有意识到的嫉妒,试图破坏太阳的幸福但是只是成功的破坏了他自己的幸福,最终又变回了朔月。
以上是本期儿童趣味科学事实角。
现在,一些来自我们的赞助商的资讯。
有时候你在悬崖边缘,一切都有可能坍塌。也许这是危险,或者艰难的选择,或者是种改变(在我看来,这才是最大的危险)而有些时候我们身处顺境之中,而一切都很安稳,悬崖就成了藏在你意识深处的黑暗中的一个痒处。
但是实际上,我们知道事情真相。我们有时候会看到它,在暗夜中前行穿过一场暴风雨,或者在电话在错误的时间响起的时候,或者当飞机开始颠簸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顺境。一切都是悬崖。一直如此。
有时候我们面对着悬崖,而有时候我们转开视线。但是它一直在那里,而我们一直都在颠簸中。也许坠落并不是最糟糕的部分。也许,当我们摔下去的时候,令人宽慰的是,至少我们知道我们正在坠落。不再有什么不确定了。也许颠簸不定才是最糟糕的部分,连年不断的颠簸。
三角洲航空:这里不像你在其他地方那么安全。
以上是来自赞助商的讯息。
年份是今年。日期是今天。时间是现在。肯尼迪总统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他斑白的头发被精心梳理好,他的双手稳定沉着。他已经当了几十年总统了。他给电影国宝Lee Marvin发了一封温暖的生日祝福信息作为新闻发布会的开场。Marvin先生今天就三十岁了,他大概是全国最受喜爱的演员了。
以幽默开场之后,总统宣布我们的国家有很大的问题需要解决。然后他几次提到了你名字,然后在沉默中颤栗了五分钟。一名助手展示了几张你的照片,同时总统指着它们说,“现在我们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最终他又提到了你的名字,脸色肉眼可见的发白,说着,“对吧?对吧?”
大会一致同意了总统的意见,为了达成解决你这个问题的目标,又有几个议案被通过了。
杰奎琳·肯尼迪没有发表意见。她不仅没有感到悲伤,看起来她从在达拉斯吃过那顿午餐之后也没有再有过任何感情。似乎某种她自身作为真实的人类的部分,用于经历热情,真情和其他所有感觉的部分,已经从这个她的错误版本中消散了,只留下了她的空壳。
那是顿不错的午餐。
总统抱怨着他头疼。他在这些年中随着时光流逝经历了越来越多。
很快将继续为你带来更多故事。
如果,假如说,天使是存在的—当然,从法律上讲,我不能这么说—但是如果他们存在,他们会告诉我老妇Joise这周在她的花园中摔倒了,摔断了腿骨。假想的天使(他们的名字全都是…哦,比方说Ericka)说她并无大碍,精神也好,但是还要在医院里再呆几天。他们对此有些担心,因为医院是个我们知之甚少并且十分恐怖的地方,潜伏着医生,还有在病人和病人之间掠过的护士。
有传言说在最黑暗的月份中最黑暗的夜晚,如果你就站在正确的位置上,你能看到幽灵救护车载着幽灵患者到幽灵急诊室—那是最好的科技最先进的幽灵急诊室。在本地区内,甚至比松崖的幽灵急诊室还要好(那个附近的城镇几乎住满了幽灵)。
松崖居民经常来我们的医院寻求治疗,而不是去他们自己的人手不足资金紧张的幽灵医院。这…这实在有失公允,他们挤占了我们的资源,减少了我们本地幽灵所获得的医疗服务,而没有试图解决他们自己的幽灵城镇的幽灵问题。
无论如何,希望我的好朋友老妇Joise能赶快康复。这次的摔伤听起来很痛,但是希望逃离这个令人费解和恐惧的医院的渴望,能帮助她尽快痊愈。
回到“如果他活下来”。
时间是2080年。全世界范围内的沿海城市都屈服于持久的洪水—每个城市的基础设施,像是街道或者汉堡店,都缓缓消失在了海水的泡沫之下。
对夜谷寺的第八次围攻仍在持续。黑暗秩序的子孙按照他的预言出现在了完全正确的预言中的时间(在之前几次错误的开始中他们到达的太早了不得不先离开)。
肯尼迪总统向国民伸出了可靠的援手,虽然他心爱的马萨诸塞州已经被海水吞噬了。他与中国和苏联这样的超级大国达成了协议,为大量气候难民,以及逃离黑暗秩序军队控制范围的人们,提供安全通道。他已鼓舞人心的话语向全国发表讲话,这些话在未来几十年中都会为人所铭记。
“海平面不会再上升一英寸了,取而代之的,美国居民将上升以适应海平面。”
当海平面持续上涨时所有人都欢呼不已。数百万人无家可归。
杰奎琳·肯尼迪躺在白宫的玫瑰花园里。她已经在那里躺了好几年了。青苔蔓延到了她的脸上。她正试图记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她正试图理解这一事件意味着什么。
“这些不都是现在正真实发生的吗?但是感觉这不是这样!”感觉上真实已经被留在了很久以前,而现在甚至落在她仰面朝天的脸上的雨滴都像是一连串的谎言。
说到雨滴,很快将为你播报架空历史的最后一段。
但是首先,让我们关注天气资讯。

(“Opposite House” by Cass McCombs)

我们现在将为你播报“如果他活下来”架空历史故事的最后一段。
宇宙进入了热寂。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分解成了最基础的颗粒,而这些颗粒都已经处于完全平衡的温度中。再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了。而没有了变化,也就再也不会有任何事物了。宇宙终结了—并不是存在的终结,而只是因为达到了完全的平衡。一场终结于禅的大圣战,而不是火。
从未被暗杀的肯尼迪总统,在虚无中漂流着。他的头发被整齐的梳好,而他折射出了一种乐观但模糊的表达方式,没有任何意义。
杰奎琳·肯尼迪在她身边漂流。她从未感到悲伤。她的微笑是一张微笑的招贴画的复制品,很多层意味着传达的感情已经被去除了。
“我们今天要做什么呢?”他问她。
“哦,随便你想做什么。我没有什么想法。”她说。
他们周遭的一切都是浅褐色的。这是宇宙平均的颜色,而宇宙已经被混合成了平均的颜色。
他抽搐了一下。
她微笑着,感到关心但是不知道怎么表现在脸上。
“又头疼了吗?”
“是的,”他说,“就是这里。”
“我确信这一定会过去的。”
“是啊,”他说,“是啊。”
他的脑海中有段回忆一般的景象,这一刻从未发生在达拉斯,那是亿万年前一个晴朗的午后。一道红色的闪光,然后是虚无,甚至比他们现在漂浮的虚无还要深邃。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的,”他说,“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才是应该发生的。”
“一切事情都以它应有的方式发生了。”她说,尽管她也不确定。实际上,她确定事情应该恰恰相反。
一切都静静的漂流着。
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如果他没有死,如果他活了下来,活下来继续前进,如果他继续然后继续然后继续然后一成不变。如果别人也都没有改变,如果这个国家一直没于前进,如果他活下来,也许这就是将会发生的事。
好了,我想象的就是这样,无论如何。
谢谢你加入我们的架空历史周庆祝活动。我们已经收到了一些激动人心的投稿,像是“如果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胜利了”,“如果南方军赢得了内战”,“如果浴室防滑垫没有被发明出来”,还有“如果(不知怎么回事)德国在内战中胜利了”。
夜谷历史社会研究员已经选出了“如果Beatrix Lowman纪念冥想区从未建立”作为了架空历史的赢家,这将会被加入所有的历史课程中,而冥想区将被拆除,以便使现实能够匹配我们决定讲述的故事。
好吧,真是浪费啊。但是有时候历史就是这么运作的,你明白吧?
接下来将为你带来一种我们以生活的方式,持续不断的,共同创造的假设的历史。
晚安,夜谷,晚安。

今日谚语:写作的规则。一:多写。二:多读。三:如果有人告诉你不要用副词或者其他埃尔默尔·伦纳德的东西,快点踢他们。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4-05, 2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