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96集文本翻译
dawngazer
2020-01-13, 00:21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105
   0

Group: Planer
Posts: 118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说明介绍见第46集

WTNV 96 谈判 汉化
你们在统计学上非常相似。
欢迎来到夜谷。
今天,五头龙代表的谈判即将召开,他们由Hadassah McDanels和她的律师团队发起,他们试图挽救她的弟弟和五头龙同胞,Hiram,免遭处决。他被控试图谋杀市长Dana Cardinal,以及试图推翻市政府。我们将为你带来谈判的最新进展。
但是首先,为你带来一些社区日程安排。
周日,我们将举行一场游行,来庆祝世界应该不会在接下来几天内灭亡。
周一是云赦免日,每年中的这一天夜谷全体居民被允许感知和谈论云。通常讨论的话题包括云是由什么构成的,,他们的意图为何,以及为什么谈论它们会导致导致罚款和监禁。这一天将会如同通常的日程一般结束,治安官的秘密警察会尽他们所能的逮捕那些云,并恢复关于云的禁令。当然了,仅有发光云不在此禁令之列,它的暴行是全能而仁慈的,万岁,就像镇上所有人在每个午夜零时准时说的那样。
周二,Gino的意大利美食体验烤肉吧将因为私人事务而暂停营业。这一私人事件是庆祝Bart Mentenya的六十岁生日。Bart现在只有两天大,所以私人庆祝将会至少持续六十年。Gino的意大利美食体验烤肉吧将会在这之后恢复营业。提前祝你六十岁生日快乐,Bart!
周三现在仅为预付费会员提供。请加入一周七日会员套餐,以便接收会员专属日。
周三是把工作带给你的女儿日。叫上你所有的同事,带上所有你工作场所的家具和电器,所有琐碎的办公室政治和私下的勾心斗角,还有茶水间壁橱里的东西,茶水间壁橱的结构,把整个家建造成你工作地点的样子,然后把它一点一点交给你的女儿。然后说着,“看到了吗?看到了吗?”为她重新把它们装配起来,同时她目瞪口呆的清清楚楚的看着你的工作以骇人听闻的方式被安排到它不应该在的地方。一定要记得给我们发她看到你做了什么之后抽泣的可爱照片。
周五,违禁科技博物馆将推出他们最新的展览:测谎仪!这是一个有含糊地威胁着的政府机构所组织的亲身参与、互动性强且完全强制性参加的展览。记住:如果你没有什么隐瞒的,那你只是还没有认罪而已。我们会撬开你的嘴的。儿童和所有带有植入式政府监控芯片的人可以半价入场。
以上就是社区日程安排。
决定Hiram McDaniels命运的第一轮谈判将于今天在市政厅进行。目前为止还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Cardinal市长随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发布了如下最新消息。

Dana:夜谷的民众们,我代表你们参加了这次的谈判。所以我的工作基本上是要埋藏我自己,我自己的感受,想法和观点,而成为一个所有夜谷公民的代表,来做我认为你们想要的或是对你们最好的。所以我来到这里,整个夜谷寄托在我脆弱的身体上,和几头高大的五头龙谈判。这只是对场景的描述,我想,这只是让你明白我的处境。Hadassah和她的首席谈判代表,Miriam提出的议题是,Hiram是他们的世界的受难的公民,那是一个由五头龙统治的世界。因此,他必须被带回他们的世界并在他们自己的司法系统中审判并接受处罚。他们的世界派他姐姐作为司法系统代表貌似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但是我是谁呢?就像我们之前以很多方式讨论过的那样,我谁也不是。我是你们所有人。我礼貌地听着。我点头。
现在我会回到这场谈判中,作为夜谷的耳朵,夜谷的嘴,夜谷头脑的总和,点着头,听着,说着。很快会有更多来自我的消息,来自我们所有人的消息。

Cecil:没有人在此后提出问题,因为记者们开始互相亲吻。他们一开始还是平心静气的,但是在一会儿后幽闭恐惧袭来,于是他们变得无法停下。许多人听到了呻吟声,他们因恐惧而睁大了眼睛,因为他们的手臂违背了他们的意愿,开始深深的抓住别人拥抱,他们的唇相互紧锁,舌头舔舐着对方的牙齿,鼻子蹭在脸颊上。
另一则新闻,目前我们已知的情况:宇宙飞船的直径是10英里,它在3英里之上漂浮。以下是我们所知道的:它是透明的蓝色,从内部点火。它辐射出热量,但是这些热量却远远不够把它变得温暖。以下是我们所知道的:宇宙飞船是美丽的。就像工业废料在一片贫瘠的死亡之地上投下的霓虹一样美丽。以下是我们所知道的:我们的大地既不贫瘠也没有死亡。它只是有些干燥。以下是我们所知道的:夜谷周边的大地有着不同的光景,根据不同的观察角度和一天中的不同时间而呈现出不同的光景。现在是一堵灼热的阳光和滚烫的沙子组成的墙,而现在是一张毯子滚到了一个诱人的距离之内。这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事情,这只是风景的运作方式。以下是我们所知道的:宇宙飞船有着某种意图。以下是我们所不知道的:这个意图是什么?以下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任何人接下来要做什们,接下来是什么。以下是我们所知道的:宇宙飞船的直径是10英里,它在3英里之上漂浮。我们在它的3英里之下,对它几乎一无所知。
以上是新闻。
另一则新闻中,本地的明星读者以及武装民兵领袖,Tamika Flynn,今天就年满16岁了。作为庆祝,Tamika被请来我们的演播室宣读一段宣言。我怎么能拒绝这样一位聪慧又年轻,身后还有强大而暴力的军队支持的女性呢?啊哈哈,她真是吓坏我了。让我们把话筒交给Tamika。

Tamika:夜谷,今天是我的生日。在很多层面上讲,这个里程碑是毫无意义的。时间是连续不断地流逝的,而不是以年为单位的。我总是比从前的我更大,总是拥有更多知识,经验更加丰富。每一天,我都比之前一天的我拥有更多记忆。但是我们的文化告诉我这一天意味着什么。所以好吧,我会把它当作意味着什么。我花了一个上午静静的沉思,阅读我们的文化中最伟大的宗教文本,像是海地传奇还有博尔赫斯作品选集。我现在知道了前进的道路。从今天开始,我将不再是青少年武装民兵的青少年领袖。我是不再带前缀形容词的领袖,而我的民兵组织也只有一个形容词:武装。我将不再满足成为一个令人好奇的,或者好的本地故事,甚至只是一个青少年。我希望责任和尊重,我相信我已经赢得了这些。我并不请求在夜谷市政府中有一席之地,我要求这一点。或者甚至更过分的,我不等批准就会占有职位。因此,我不容任何争议或抗辩,极其荣幸的任命自己为市议会。如果那个现在组成市议会的多肢体的生物或者生物们对这一任命抱有争议,我将会带着我的民兵的绝对武装力量,在沙荒地等他们。如果没有异议,我们下次会议见。为我留一个席位,或者别的什么。你看不见我,但是我现在正指着我已经制作并装裱好的图书管理员填充标本。保持他们的触角完整是很困难的,但是我们的标本师Regina的手艺真是非常精细。
夜谷,这是来自你们最新且最年轻的城镇任命者的话:我将为你们而战。不管怎么说,除此之外一支武装民兵还能做什么呢?谢谢你们所有人的生日祝福。祝你们也都生日快乐。在这一天,我们所有人都长大了。让我们用蛋糕庆祝它吧!

Cecil:哇哦,Tamika Flynn的成长真是出乎意料啊!市议会对此的反应是跑到他们所在的建筑墙头上像猫们一样嚎叫起来,但是他们看起来不愿接受她提议的对抗,看来我们的市议会第一次有了新成员…好吧,无论如何。祝福Flynn议员。
暂住在夜谷社区大学的地球科学楼的Simone Rigadeau,称那里重新开课了,从1983年开始那个系就没有再上过课。目前的课程将会稍微改变原本地球科学的课程,去掉基础海洋学和环境地质学这样的课程为新的课程工作腾出时间,像是“1983-世界结束的那一年?”和“清晰而遥远的危险-遥远王子的可怕奥秘”。还有一门课程的标题由动画表情组成,是一个女人的剪影,一个意大利地图还有一个无辜的人类被迫带着某种行走的噩梦生活,永远无法逃脱。能再次看到地球科学楼成为一个接受教育的地方可真好啊。你知道,距我上次去大学已经过去很久了。也许我应该报一些课程来给自己充电。我的意思是,接受教育并不随着你长大成人而终止,你知道的。只要你还不能完美的相应市议会和世界政府警察还有相关规定,再教育就从不停止。
从市政厅传来的最新消息。谈判似乎破裂了。并且似乎,市政厅本身也是,因为它正在摇晃,烟雾从它的几扇窗户中弥漫而出。Cardinal市长正从其中一扇窗户中探出身来发表声明。现在让我们收听她的声明。

Dana:哇!好吧。显然,这里的进展不太好。他们希望我们把Hiram送回他们的世界,再特么你的司法系统下对他试图暴力推翻夜谷政府行进行审判和惩罚。所以我问他们,好吧,那五头龙世界对此的惩罚是什么呢?而Miriam说,“什么也没有,这就是政府更替的方式。你不能因为某人履行他们发动政变或者暗杀国家元首的公民义务而惩罚他们。你所做的就是给他们一个有国旗的贴纸,上面写着‘我颠覆’的字眼,让每个人都知道你是一个履行了重要的公民职责的好公民。”我告诉他们我不会把Hiram送回去去领那个贴纸,而这时Hadassah跳了进来说如果我不把Hiram送回去,那她可能就要自己赢取那个贴纸了。
记住,市民们,在这个房间的我不是我自己。我是你。我是我们大家。而Hadassah在威胁我们大家。于是我对她说,“你并不是第一头威胁我,威胁我们的城镇的五头龙。上一头龙并没有什么好下场,而你会更糟糕。”这意味着谈判将会顺利进行。我的意思是,Hadassah威胁她将把这座城镇夷为平地,但是想这只是一种名叫谈判策略的东西。我不会为此担忧的。
无论如何,我对大多数事都能保持平静。否则,这份工作的压力将令人难以承受。嘿,别碰那个!呃,等等。

Cecil:听众们,Hadassah似乎正在把她的威胁变成现实。她正在撕碎市政厅并且…哦不!哦,哦。市政厅倒塌了!巨龙们在废墟上耸了耸肩,像抖掉尘土一样抖掉了那些建筑的瓦砾,继续向夜谷其余的部分前进。谈判进行得很糟糕,谈判进行的非常糟糕。哦,天气还是挺好的,现在让我来听听吧!

(“A Trip Out” by British Sea Power)

Dana:谢谢你们的耐心,夜谷。我知道这一度很吓人,但是我希望你们仍旧保持着对我的信任。Hadassah和她的龙们把这个城市的大部分区域都夷为了平地。整个街区都化为了焦土,充满了烟雾和碎石。学校,医院,没有哪里是安全的。所有一切都被毁掉了。但是正如我所怀疑的,这整件事只是一个谈判策略,而我坚持我的意见。所以这都无所谓,我们会回到谈判桌前继续磋商的。很不幸我们并没有从我们开始的地方取得太多进展,但是现在他们知道了我是个强大的谈判者,而不是什么他们可以用这种廉价的策略轻易吓退的人。无论如何,我们本地忙碌的工程队将会准备好工作,重建一切。他们自从每月一两次破坏镇上大多数建筑的一些威胁中,当然,积累了很多经验。
与此同时,我就是你们。我们是我们所有人。而我们将回到谈判桌前。而Hiram McDanel哪也去不了。

Cecil:来自我们伟大的市长的伟大的发言。Hiram,所有这些反复较量的关键,只是说他一点也不担心,一切尽在掌握,而五个头颅中的四个都眨了眨眼。
我们其余的人,在我们剩下的城镇中,继续我们的生活。问题还没有解决,但是大多数问题都不会被解决。我的意思是,大体上我们只是尽我们所能的缓和问题,而如果它不能被缓和的话,那它也能被愉快的消遣和利益的先后次序降级为背景噪音一样的东西。我们带着随时可能停止工作的心脏生活。然而,我们有时候还是躺在吊床上,或是看着情景喜剧,或是盯着墙上的某个地方,思考着很多与墙上的斑点完全无关的事情。
成群的游牧生物经常受到捕食者的攻击,但是你知道当攻击结束的时候,他们是怎么做的吗?它们会回去吃草。让我们全都,在比喻意义上的,回去吃草吧,或者,如果你是扶轮社的成员,你可以回去字面意义上的吃草了,一如往常。
最好无视那些危险吧,直到来不及了再说。结局总是一样的,但是在途中的经历会有趣的多。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有一名飞行员对她的副驾驶说,“让我们看看这个宝宝能干什么吧。”
晚安,夜谷,晚安。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4-02, 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