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99集文本翻译
dawngazer
2020-01-13, 00:28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105
   0

Group: Planer
Posts: 118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说明介绍见第46集

WTNV 99 密歇根

太阳来了。太阳来了。太阳来了。它不会停下。


欢迎来到夜谷。


在今天的节目开始,我想说说我们坚强不屈的电台实习生,Kareem。他在我们的广播站中是如此才华横溢的一名实习生。Kareem告诉我这个早上他写信给他住在Mitchigan…Mi…Mitchigan的家人,跟他们说了关于他最近报道的全部新闻。像是五头龙和由恐怖的小猎犬带领的陌生人们,还有沙漠之花保龄球馆和电玩娱乐中心重新开放的真人激光射击中心。他们一定为你和你做过的这些了不起的工作感到非常骄傲,Kareem。你在这里实习期间的精彩故事。感谢你的努力工作。


现在,一些最新消息。


你们中的很多人写信表达了对老妇Josie的关注。好吧,好消息,听众们。在经历了导致她卧病休息这么久的腿部骨折和一系列感染之后,她现在感觉好多了。她仍旧需要住拐杖,偶尔还需要轮椅来减轻身体的负担,但是她已经能出来走走了。我在上周二的沙漠之花联盟之夜上见到了她。她几乎近一年没能打保龄球了,但是她的球技一点也没有丢。她和她众多名为Erika自称是…(低语)天使的朋友一起来了。她投出了一个完美的投球,清空了所有球瓶。她投球的样子看起来比过去虚弱了一些,而她的朋友们在她滚球的时候就站在她的身后。Erika们低哼着,闭上了他们的许多眼睛,在空中缓缓举起了他们的许多手臂,Josie的球笔直的投了出去,加速,然后撞倒了所有球瓶。另一支队伍抱怨她利用天使的帮助作弊了,但是那支队伍立即因为承认天使的存在而被逮捕并不得不弃权了。作为一名优秀的运动员,Josie拒绝让人逮捕他们,并且说Erika们确实是天使,而我们应该都被给予承认天使存在的自由。没人想要逮捕一个衰弱的老太太,所以他们离开了。


我真高兴我的朋友感觉好些了。她看上去比我记忆中的老了一些,但是我真的高兴她能回到保龄球馆。


哦?好吧。Kareem正跟我说我显然在早些时候没有完整的讲出他的故事。我想我们只是介绍了他的工作是多么优秀,但是我猜还有更多要说的。好吧那么。Kareem说在他写信给他的家人后,他并没有收到充满了骄傲和祝贺的回信。他收到了一封信,上面写着,“谎言!!!!”全文大写还加了几个感叹号。它接着写了,“你在说谎。你骗了我们而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们。请不要再给我们写信了。你就是个骗子。”信上署名“Aisha”。Kareem说这确实是他母亲的字迹而这是他母亲的名字。我告诉他父母并不总是以我们希望的方式向我们表达他们的爱。广播并不是一份能赚大钱的工作。也许她只是作为母亲对他的职业选择和身体健康表达了一些担忧。


他说她总是爱他支持他,所以我的解释根本是无稽之谈。实习生工作的一部分就是学着接受反馈,Kareem。好吧,谢谢你的完整的故事。


现在让我们关注关于龙的最新消息。在上个月Hiram McDaniels五个头中的一个意外被杀之后,Hadassah McDaniels,Hiram的姐姐,她的律师Miriam和另外几头不管来自哪个他们来自的世界的龙们,现在全都在夜谷住下,希望这只是暂时的,他们声称他们只有得到赔偿之后才会离开,希望他们只是要求衷心致歉。


在那场悲剧之后没人再见到过Hriam或听到他的消息。Hadassah在Ralph下面挖了一个山洞,现在所有龙都住在那里。工作日轮班经理,Charlie Bear说虽然龙们在地下,他们呼吸产生的热度还是会掉了他们的生产设施。大多数绿色植物都枯萎了。整个店铺闻起来就像洋葱,他说。Bear加上,“公平地说,这些龙们一直来我们的商铺买杂货,所以我不想抱怨这桩新生意,但他们不喜欢我们提供的肉类选择,并且一直在吃我们的一些普通客户。我们不能容忍这一点。或者我猜我们可以,”他说,“只要他们为他们所选择的所有食物付款,他们很擅长这一点,所以…”然后他把那些松散的零钱匆忙塞进两侧的口袋里,并点燃了一支他想象中的香烟。


而现在…哦,哦天呐。好吧,我想我在今天节目的开始对我们的优秀实习生做了简短的介绍,但是Kareem又来找我了,听众们。显然,我漏掉了他的故事中的一些细节。并不是所有一切都要百分之百符合你的个人经历的,Kareem!这是一台广播节目,不是Patrick Rothfus最畅销的回忆录,“风的名字”,你对细节的要求让我看起来很糟糕!


听众们,Kareem执意要求我更正每个细节,让他成为一个优秀的记者…但也算某种意义上的告密者。所以,首先,我似乎把Kareem的家乡错误的发音成了Mitchigan。你是怎么说那个的,Kareem?Mitchigan?好吧,那是我的错误发音。Mitchigan。Mmmitcchigan。Mmisshtigan。Mishhigan。Mishhtigan。好吧,我很抱歉Kareem,我没法听清你那个地方口音的细微差别。


重点是,听众们,Kareem说他已经给他家发去了第二封家信,问了是不是一切都好,他们是否对他的职业和生活方式感到满意。他只想让他们感到以他为荣。他收到了另一封他母亲手写的回信。信上写着:“我的儿子Kareem在我家里。我现在就在看着他。他很高。他有长长的黑色头发和绿色的眼睛。他是个美丽、诚实又勤奋的男孩。他在她的右手上有一处胎记,像是一只蝾螈的形状。这不是你。你不是这个人。”这封信接着写道,“Kareem现在在大学学习广播新闻学。他不是你。我不认识你。你是谁?为什么你要假扮成我的儿子?我们在哪也找不到一个叫做夜谷的城市的的记录。不要再给我写信了,不管你是谁。”然后上面署名“Aisha”。Kareem,你很高,你有黑色的长发和绿色的眼睛。你右手上有一处胎记。尽管它的形状更像一只蜥蜴。所以也许你的信寄到了错误的人家?谁知道呢?这只是这么多事情中的一件,我猜。无论如何,谢谢你的故事,Kareem!


现在是关于我们的学校的最新消息。巨大的发光云—万岁—作为夜谷学校校董会的主席,呼吁增加教育经费,以应对增加的入学新生数量。在兼并了邻镇漠崖之后,以及随着五头龙代表团而来的新五头龙儿童们入学之后,夜谷学校急需更多师资和教室。更不要说额外的防火措施。发光云—赞美辉煌的发光云—通过在几只死去的动物身上潦草的涂上这条信息,并把它们通过它巨大而透明的身体从小镇上空坠下,发布了这则信息。记者们花了几个小时把这些动物按正确的顺序排列起来,使这则发布的信息产生含义,但是他们想他们了解了。Dana Cardinal市长和治安官Sam发布了他们自己的声明,承认学校的财政预算确实存在匮乏。市长说她将关注此事,但是不愿因此加税。治安官直接咆哮着,用手枪开枪射击了龙形状的靶子。市议会,除了最近加入的成员Tamika Flynn之外, 都尖叫起来并离开去了海滩度假,说他们需要阳光和热带饮料并且因此,有时候他们就不接电话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已经不在热恋中,只是有时候他们真的很忙。在电台演播室这边,我们失恋的电台管理层正静静地在他们的办公室里哭泣,这真是不和谐又奇怪的声音。


发光云—在它仁慈的现身之前我们还不值得在泥里擦我们的脸,哦被标记的和未被标记的一切—表示将继续在学校的董事会会议上提出这一问题。后行将为你带来更多相关信息。


哦天呐,Kareem,真的吗?呃。Kareem现在告诉我他给他的父母打电话和他们谈了他们给他的回信的事,但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接起了电话。那不是他的父亲Raheem,也不是他的兄弟Amir…那是他自己。(音乐扭曲)Kareem接起了他自己的电话。Kareem试图跟他自己解释他是谁,但是另一个Kareem说这不可能,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他,就是他。Kareem问他能不能和他的母亲通话,但是那个kareem说,“我不认识你的母亲,我只认识我的母亲。”然后挂断了。Kareem说他想回家看看他的家人。我告诉他他可能对此感到疑惑,但是仔细看看美国地图吧。他看了,然后沮丧地发现地图上根本没有Mintchigan这个地方。Mitchigan?Minchigan,我想是这个发音,对吗?他说他的那个州应该在Oheeo州和加拿大之间,而形状就像一只手套。我说他在说的是缅因州,如果你从侧面看的话,它看起来看起来就像一只被揉成一团的的棉手套。他说他乍一看美国地图是正确的,但是当他细看密歇根州应该在的位置的时候,它却不在那里。他现在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拉扯着头发,汗流满面。我很担心他。他从前从没这样过。嗯,我要让他回家去,看他的家人,暂时停下手头的工作。在我这么做的时候,


以下是今天的天气资讯。





(“Quiet Americans” by Shearweater )





Kareem现在回来了。说他在家呆了两个星期。我告诉他他只离开了五分钟,你知道,就是播报完天气资讯的时间。但是他指着日历,而我要命的发现,他是对的!已经过去了两周了!呃,天气预报花的时间比我预想的多多了。Kareem说他坐上了前往大急流城的航班,但是当他着陆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夜谷。他尝试了好几个航班,甚至有些去Detroix(Detroit是底特律)和Chycago(Chicago是芝加哥),这些城市的名字我哪个也没听说过,他希望能从那里坐上巴士什么的,但是所有航班都降落回了夜谷机场。尽管Kareem是个优秀的实习生,但是他缺乏关于飞机航班的运作方式的知识。没人想去别的什么地方,这就像是娱乐用的飞行。飞机载着你在空中度过几个小时,在你休息的时候提供给你美味的食物。然后,他们再送你回家。


飞机让他失望了,Kareem决定自己开车去Mintchigan。他一直在迷路结果又回到他出发的地方,但是在尝试了好几天之后他终于到了。他发现他的家人们就在那里,看到他感到十分惊喜。他跟他们讲了他发出的信和收到的回信。他在哭。他们说他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收到他的消息并且开始担心他了。他们没有收到也没有写任何信。他问他是不是已经自家了。“我是不是一直在家?”他问他的母亲。她只是拥抱了他,说,“你现在在这了。”他问了Amir:“我在这里吗?在我离开期间你看我到我在这了吗?”Amir说:“你将一直在这里,Kareem。”他问他的父亲:“真的有龙吗?那里是另一个世界吗?撒旦是一只小猎犬吗?”他的父亲笑了,说:“你总是喜欢讲笑话!”他们拥抱了。


Kareem在家住了一些天。他们共进晚餐,一起看电影。Kareem试图说起他在夜谷的经历,但是发现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他最终甚至想不起来他居住了两年的那个城镇的名字,而过了一段时间,他甚至忘记了他还去过其他任何地方。他忘记了夜谷和他记忆中的人们,但是他的身体却没有。他能感觉到他本应该在其他什么地方。他不想去其他任何地方,但是他感觉这不是他的决定。他连续几天都与这种感觉抗争。最终,一天,他的父亲问他想不想去看一场密歇根大学的足球赛。Raheem说,“他们今天的队伍非常有天赋。他们已经差不多二十年没有拿冠军了。”Kareem说他觉得他们在两年前靠一个叫Sandero的四分卫拿了冠军。他的父亲说着不可能,这支球队两年前可糟糕了。Kareem有些工作要做,所以他跟家人说他回去球场见他们。他开上了他的车,完全打算在不到一个小时内见到他们,但是他一直开啊开啊,不知道在往哪开。没有地图也没有方向的开了几天之后,他回到了夜谷。然后他又想起了他在这里的生活。他回到常住地之后打电话给母亲想要告诉她他安全到达了,但是她只是对着电话尖叫着说着:“不!不!你在这里!我正看着你呢!Kareem,你就在我的家里你就在我的家里。你怎么能打给我呢?”


我爱我们的实习生计划。Kareem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记者和编辑。也许有一天他会取代我在广播站里的位置,谁知道呢。但是在专业技能的成长之外,我也希望我们的实习生能学好生活,爱,家庭和死亡这些更大的课程。Kareem对于成熟还没有足够的概念,我相信,但是当我们年龄增长,当我们离开家乡,我们会为我们自己形成一个独立的身份,而不再有家庭留下的深刻的烙印。我们留下了他们制作出来的最后的形象,一个雕凿了一部分的石雕,然后我们被留下来常识自己完成这项工作。希望,他们提供了不错的工具。希望,他们能教会我们如何更好地使用它们。而在我们余下的人生中,我们会慢慢的敲出那些我们生活的伟大杰作中的曲线和缝隙。有时候,在我们的工作中,我们对最先塑造了我们的家庭的意识变得淡漠起来。他们批评了我们的工艺,艺术的方向,他们担心我们切去的部分太多,或者说,“这些武器看起来就是不成比例”。在有些时候,他们不再能认出已经长大成人的我们了。家人的期望总是很高。但是在那之下,是爱,担忧,和对你会为你自己做正确的事的认识。你的家人可能并不信任这种认识,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会试着去相信的。Kareem回到他的桌前,盯着一张美国地图,但是他看起来并不害怕也不担心了。他看起来像个年轻人—一个长大了的人,但仍旧是一个胸怀目标的年轻人。他是个新闻工作者,作者新闻工作者的工作:寻找真相,理解这个世界。我为他感到骄傲。


以你为荣,Kareem!(笑)他向我比了个大拇指。好吧,让我们谈谈你的编辑工作,那段天气资讯有些太长了,整整五分钟了,对吧?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一些巨大的板块在我们脚下的深处转移时发出的低沉的声音。听众们,我要停止工作休息几周了。好吧只是休息一小段时间。但我们在新的一年中会再联系的。


一如往常,


晚安,夜谷,晚安。

今日谚语:一家四星级酒店会在你的枕头上放上一片薄荷,而一家五星级酒店会在你的屁股里放上巧克力棒。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4-05, 2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