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01集文本翻译
dawngazer
2020-01-13, 00:34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105
   0

Group: Planer
Posts: 118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说明介绍见第46集

101. 处理指南

​​你正在你看不见的海岸远处游着。如果你选错了方向,你就会淹死。如果你没有做出决定,你也会淹死。

欢迎来到夜谷。

尽管开展了广泛的公众宣传活动,对于今年秋天咖啡师区的新垃圾填埋设施,什么东西是可接受的。它为取代了之前陈旧过时的填埋设施而建立,位于咖啡师区。一年一度强制施行的春季清洁日即将到来,所以全体公民都必须知道如何处理他们生活中的废弃物。我通过在办公室底本下面发现的气压管收到了一些来自卫生部门的指导,那根气压管就在水泥砖、铁链和一些挂锁下面,(轻笑)就像有什么人想把它永久封锁起来一样。

但是在此之前,先来关注一下失物招领信息。

有人在排水沟路的排水沟中发现了一部手机。里面没有联系人的电话号码,但是我现在将描述一些在手机中的照片,以便手机的原主能认出来。照片1:一张看起来像是烧焦的骨头的特写。照片2:一名穿着骑手服的男子直视着镜头。照片3:黑暗中的人影,正在靠近。照片4:一个充满了粘液的水坑,在黑白效果下拍摄。如果这是你的手机,你可以来夜谷社区广播电台认领。

另一件失物:有人在废弃导弹筒仓库后面的空地上发现了一堆随意散落着的大纸板箱。由于我们不能解释的原因,已经有多名夜谷市民爬进了这些箱子。他们大多没有回来。少数几个出来的人描述里面是一个复杂的迷宫,尽头是一个错综复杂的杠杆操纵的表盘阵列,必须要以正确的组合排列出来才能恢复自由。

如果这听起来像是你的箱子,请去现场回收它们。如果这听起来像是你的嗜好,请自己抓住这次机会,Lisa!

现在,是来自卫生部门的官方指导。请不要讲任何实体物体带到新垃圾填埋设施。你可以带上任何你不想要的东西,只要它不占用物理空间。实体物体必须被送往已经不存在的旧填埋场,那里已经被新填埋场代替了。而新填埋场,正如前面所说的,不接受实体物体。

澄清一下。你不能送旧电视去。你不能送旧冰箱去,你不能送报废的汽车去。但是,你可以带你失去童贞的那个后座这个概念去。你不能送去就收音机,但是你可以送去一首歌,它让你想起在牙医那里收紧牙套的感觉,这首歌流行的那年校园霸凌者偷走偷走了你在学校的照片,用来大声嘲笑你的丑陋。

你不能送去你的旧吊带裙,也不能把霸凌者送去。但你可以把你通过做美丽的事所最终发现的自己的美丽送去。

嗯…那里有一条回收设备。你可以把现在对你没用的东西放进去,也许它能变成对别的什么人有用的东西。比如说你目前的关系,或者你对于教父1和2无动于衷的意见。你可以带上习惯性的破坏行为。还有不断遏制它而产生的纯粹的疲惫。你可以带上你对于香草气味的回忆,它让你回忆起的事情不一定是负面的,但是却坏就到了令人不适的程度,你不能带来气味本身,因为气味是由物质散发出的,那是实体存在的。

那里有一个…密封箱用于承装所有你害怕回复的信息,电邮和未接来电。你可以对着箱子里说出这些信息然后就这么离开。

稍后将为你带来更多关于该指南的内容,但是首先,以下是一些由听众Lucinda Fierro通过火腿收音机发来的更正。关于我们之前播报的失物招领信息,lucina告知我们那一堆巨大的纸板箱实际上叫做惊吓盒。而那一组复杂的杠杆和表盘际上叫做解谜杠杆和表盘,而不叫阵列。我们为这些错误而抱歉,并提醒Lucinda Fierro一群咬文嚼字的学究会被叫做粘痰。

一个悲伤的消息,老妇Josie由于她的髋部骨折进一步复杂化而回到了医院。似乎某些之前被认为已经消除了的感染,实际上并没有消除。医生表示他们之前过于乐观了。虽然那不光是对于她的病情,而是对于更广泛的方面。

当然,我会继续为你带来关于此事的最新消息。

回到对新填埋场的使用指导上来。你可以把一整年带去填埋场。但是每名居民被限定只能带去一年。所以请确保你选择了正确的年份。我们请您记住那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恐怖的一年,实际上那应该是通向恐怖时期的起点,而不是恐怖的顶峰。请做出明智的选择。

同时还要记住,在你扔掉一整年,或者其他给定的时间单位之前,他们也可能包含积极的影响,其形状还不明显。因为宇宙并不在人类的递增中运转,而是在一个完整的事件与结果形成闭环的平面上。但是尽管说了这么多,如果你愿意一还是可以扔掉一年。

还有一个区域用于倾倒你不确定你是否会后悔想要找回的东西。比如说,你可以将你对一个柏拉图式的朋友产生的心动的感觉放在这里。当他们开始说话而不是完全倾听的时候,一瞬间你因为从他们口中说出的话而感到动摇。当他们有了新伴侣的时候,你过度补偿的表现(假装兴奋)!还有他们分手时你感到的满足感。你可以把你们两人都有些喝醉了最后酒后乱性的那一夜放在这。你可以把你们都假装无事发生,像往常一样开着玩笑,或者比平常还要夸张一些的的次日清晨放在这里。当他们急急忙忙的离开去上班,而你只是坐在沙发上让你的咖啡慢慢变冷,犹豫着要不要发短信,但是你能想到的短信似乎都明显被字符毁掉了。“谢谢和我共度了一个美好的夜晚”看起来太过头了,而简单的“钥匙我留在地毯下面了”或者“祝你的会议顺利”又太过于轻松,几乎到了冷酷的地步。但是没有短信也能传达某种信息。最终,你把这三句话都发过去了,把“谢谢和我共度了一个美好的夜晚”放在了另外两句中间,就像你可能会把避孕套放在一卷透明胶带和几个苹果之间。

你不能把透明胶带或者苹果带去那里。拜托了,不要再带苹果来了。它们不能在那里生物降解,什么也不能在那里生物降解。只有旧垃圾填埋场才接收苹果。那里因为新填埋场的开放已经关闭了。

你不能把那堆在上次大风暴中被神秘的吹进你家后院的磁屑带去。但是你可以啊你在断电之后在你家中听到的声音带去。

拜托,不要带去任何遗失的手机或者惊吓盒。

呼,这个指南还真是详细啊。(在喘息中嘟囔着)也许卫生部门应该自己来宣读这些。

哦,我的意思是,我绝对不会这么说。作—作—嗯,但是作为一名客观的记者,我可以报道称别人也可以宣讲这些。报道一些有力的观点,我们从没听到别人表达过它们,但是别的地方的别的什么人可能认为,这对于成为一名客观的记者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无论如何,我们现在将为你播报天气部分。



(“Letters” by Lear Lynn)



你可以把那个夏天放在填埋场中的一块区域中。你知道吧,那个夏天?你在那个夏天去了海边,一切看起来都棒极了。你戴着的很酷的太阳镜让你感觉自己也变酷了。所有人身上涂满了椰子油在沙滩上躺成一排,而你做了你羞于提起的事。 你不再记得他们是什么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是他们总在那里,那些东西。总是在你心上的一片沙地中徘徊。和你所遗失的的那副很酷的太阳镜一起,从那时起你就不再感觉自己很酷了。

你还记得在那个夏天在天空中打开的黑洞,在海绵纸上,而其他人谁也没有看见。你直直的盯着它。它就像相机的镜头一样开开合合。你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被吸入黑洞的欲望,但是不管你怎么使劲把身体向上够,你仍旧呆在地面上,周围的人们因为过山车冲向人行道而爆发出一阵尖叫声,游荡在街头的小贩们仿佛自言自语般的喋喋不休着。矿泉水,防晒霜,遮阳伞。矿泉水,防晒霜,遮阳伞。将信将疑的,你从经过的售货车上买了一根油条,而它吃起来并不好。实际上,你感觉那根油条还是你的一部分。你从没能消化掉它。它仍旧在你的体内,就像寄生虫一样贴着你的内侧胃壁。它可能,在生长。它可能在吸收你的营养并不断长长。

然后来了一辆车,那辆炭灰色的车开始跟着你。你什么也证明不了,它从来不接近两个街区以内的距离。有的时候你觉得它还停在那条街的Ralph百货对面,你从那里买了杂货,或者去了银行。或者是在你从办公地点开车回家的时候。但是之后你意识到,不!我在想象。你从你几乎废弃的小时候的家开车出来,没人知道你有时候会回到这里。而你听着坏了的门在风中摇晃,在楼下的沙发上睡着了。你隐约记起你必须在下周这所房子拆毁之前,清理出这里的一切物事。你想着人么才能摆脱所有这些东西。我—我—我—我不能吧这楼下的沙发或者坏了的门带去新垃圾填埋设施,你想。但是我可以把这些…或者其他实体物体去旧垃圾填埋场,除非那里已经因为开放了新的垃圾填埋场而关闭了。

你把卫生部门的指南听得一清二楚。

你也不能把Duran Duran的海报送去新垃圾填埋场,那是你为了掩盖你从沙滩回来之后在墙上打的洞而买的。老鼠差不多是立刻就开始筑巢,并且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开始繁殖了。每天放学之后你戴上劳保手套,剥开海报的底部,把手伸进去挖出一把小老鼠,然后疯狂的把它们扔出卧室的窗户,就像强迫的把水从一艘正在下沉的小船里舀出来一样。你话了那么多时间这么做,以至于你的成绩变差了,体重也往下掉。然而,你还是能彻夜听到它们在挖掘墙壁,咀嚼着,粉碎着,沙沙作响,繁殖着。一天,你拿开了海报,却没有看到老鼠,而是一个黑洞,比你之前在水面上方看到的那个要小。他在一开一盒,就像相机的镜头。你已经好几年没有上楼了。

你不能带上你母亲半完成的刺绣,它永远不会被完成,所以它现在也算是以它自己的方式完成了。你也不能带走地毯上的污迹,那是你和你的朋友将大家的父母的酒精饮料,葡萄酒,杜松子酒,啤酒和龙舌兰混在一起收集在一个罐子里时留下的

你不能带上你的杂志,但是你可以扫描它们,即使它们是用一种你现在已经不能再破译了的代码写的。

你可以带上你从阁楼看到的景色,你在哪里能看到高中学校的跑道。你在那里坐下来,看着什么人在练习。你告诉自己只要自己没用上望远镜,这就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你不能带上在你的童年时就早早死去的狗最喜欢的网球,你一直没注意到它就在楼下的沙发下面。你在那沙发上睡觉时有时还会梦见你想象中的那辆岩灰色的车在跟着你。

你不能带上你已经死去的宠物。但是你可以带上它在午夜用它最后一口气唤醒你的那一刻,那时你把脸埋在它的皮毛中痛哭流涕。

你可以带上你祖母的幽灵,你在她过是很多年前就看到那个幽灵了。你不能带上那个长着人的眼睛的狐狸,他们曾经讲过关于它的野营的故事。你在从一场大学聚会上回来的路上,看到它在夜晚的浓雾中用两条腿从你车边跑过,而第二天你发现你的祖母在那天晚上过世了。

你可以带上那个你常做的噩梦去新填埋场,但是发烧的时候做的梦不行。发烧时做的梦必须被送往松崖的回收中心。你可以带上在你被非人类或政府官方绑架时,他们为了压制你实际被绑架的记忆而给你的那些用于伪装替代的梦。但是并不建议你这样做,因为那些梦也是很有价值的。

还有人对于能不能带身体的疼痛去而感到困惑,因为这既是实际存在存在的又是无形的。不幸的是,我们目前还没有任何处理它们的措施,但我们可以接收疼痛,我想你们会带来很多的。

你们带来这里的虚无,当然,数量也十分庞大。但是它将会隐藏在视线之外……永远。

请仔细检查你想要保留的东西已经与你计划废弃的东西毫无关联。如果你对我们接受或者不接受的东西还抱有任何疑问,请在你把它们带到这里之前先给我们致电,谢谢你们的合作,署名:夜谷卫生部。

好了听众们。我想我在下个春天一定会用上新填埋场的!你知道的,我终于要完成连接我的地下室和别人的地下室的地下通道了。我不知道那是谁的地下室。上楼到他们的厨房去看看实在是不合适。我们必须观察一些社交界限来保持秩序。但是我知道他们有很多东西和我的地下室里的东西是一样的。储物箱里那些燃烧的时候闻起来像La Croix苏打水的木料,所有我的全家福照片,通过地下室的门还能依稀听到我的声音……

无论如何,当我需要从这一切中逃离的时候另一个地下室会是个好去处。但是有很多感情上的垃圾在很久之后还是堆积在在那条走廊上,这是真的。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12小时的双耳冥想录音,雨水敲击被用来使肉变得更嫩。净化愉快,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试试是不会有坏处的。这完全取决于你试的是什么。不管怎么说,试试看吧。这大概会没事的。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4-05, 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