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58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20-01-20, 18:2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44
   60

Group: Speaker
Posts: 84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58. 时间的战争
Kasper Rhodes:
未来想要你。
未来需要你。
未来将拥有你,无论你是否愿意。
欢迎来到夜谷。
 
这里是Kasper Rhodes,你好。对于未来,有很多关于大体和细节的讨论。每个人都在讨论这样或那样的事,火箭飞船和摩天大楼,长生不老和人工智能,但是未来也有土壤也叶子。有人手牵着手,有云有水有盐。未来就像任何东西一样有机。在未来也有汗水,(笑)我现在就在流汗呢!我现在呆的地方就挺热的。我是Kasper Rhodes,品质机器人公司的总裁,而我能带你从这一切中摆脱出来,以微笑之神之名。这位神明向我们所有人微笑,无论我们是痛苦还是快乐,一直在微笑着,一直在微笑着。
你们中有什么人信仰着什么吗?我信。我什么都相信,就是相信。信仰本身是有力量的,将怀疑从你身上驱散,(笑)就像汗水一样。
我有一个计划,这也是一个承诺。我将取走你们的大脑,无论你使用了它的多少,然后我会把它放进一个机器人里。而那个机器人会做很多奇妙的事情。这就是我的承诺。这也是一个计划。(笑)无论如何,我们当面谈,我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儿见。
(呼)
 
Cecil:我接通了吗?我,我现在在广播吗?我现在在广播吗?我在这紧急而恐慌的时刻向你播报。我们以为我们可以欺骗死亡。Kasper Rhodes承诺将拿出我们的大脑并冰冻,直到未来我们能重新醒来拥有永恒的生命。但这完全是个谎言。Kasper是个时间旅行者,来这里收集过去的大脑,来为未来用于奴役的机器人提供能量。我们被欺骗要永生干体力活,现在我们知道了真相,起来反抗他们。
不幸的是,他从未来找来了援军,而他们就是那些体内带着我们大脑的机器人。他们无法反抗他们的程序,他们在镇压我们的时候也在哭泣着,但是他们仍在镇压我们。废弃的谷仓外,和城中其他被品质机器人公司用于储存大脑的设施外,都有机器人在巡逻,因此我们无法从未来的恐怖中拯救我们的市民同胞。
Kasper崇拜者微笑之神。我以为我们已经逃离了这无边的恐惧,但是它回来了,并且要夺取我们的神智。夜谷,我们呼唤反抗。我们呼唤对未来的奋起反抗。我集合现在,毁灭未来的每一个时刻。我们永不停止斗争,我们永不投降。
哦,嗯,呃。但是首先。狮子俱乐部慈善彩票仍在出售中。所有彩票的收入将被用于购买武器和路障,以对抗我们自己大脑驾驶的未来机器人无休止的冲击。这真是个伟大的动机。让我们来看看奖品,是参团前往一个名叫Nash-vile的地方旅行的大礼包。这真是令人激动。礼包中包括了一份标识Nash-vile位置的地图,上面贴着一张纸,写着“当你到达那里时,你可能得到意见旅馆房间。”你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有趣的假期。
还有Louie Blasko提供的十节免费钢琴课,他说钢琴是锻炼你的头脑和创造力的绝佳方式,并且他承诺这次将大量减少伤害。
还有来自理发师Telly的免费理发和造型咨询。呃!呃,那个可恶的Telly!嗯,我不应该这么说。Carlos已经原谅了他—再这么多年前剪了他漂亮的头发,那么我也应该原谅。我很多事情我应该做,我确信我最终也会做的。虽然如此,在此之前:呃!可恶的Telly!
最终,是头奖,那就是进入沙丘之间无底洞的免费旅程,那个几年前出现在沙荒地上的令人费解的黑暗深坑。我们不清楚这个奖品是谁捐赠的,它就出现在狮子俱乐部里一个闻起来像泥巴和潮湿的狗的篮子里。但是赢家奖获得这次机会,实际上他无论他们愿不愿意都必须接受,跳进沙丘之间的无底洞里。所有费用都已付清。我不知道跳进一个无底洞里需要什么花费,但是无论如何,这都已经被付清了。
彩票仅需5美元,可在狮子俱乐部,或者通过向任何墙上的任何一个洞中低语购买。再次强调,这将在机器人大军面前保护我们,所以请买一些。
(呼)
 
Kasper Rhodes:关于疼痛,有很多关于大体和细节的讨论。“哦,我真疼啊。”很多人说,“哦,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糟糕的痛苦。“很多人说。很多人只是尖叫着,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我可以的话我也会尖叫,但是你不能在微笑的同时尖叫。这是微笑之神的法则之一。我相信这些法则。但是,我什么都相信。
你吃过冰糖吗?是谁想出像这些结晶糖块这么没用的东西的呢?作为我们人类明显要吃的东西,冰糖又有什么意义呢?不管是在一般还是在特殊层面上。但是我所说的重点在于,冰糖又有什么意义呢?我还要问,你的意义又是什么呢?但是我能为你提供一个意义,无论如何。这样一来不是很好吗?难道我们不希望在我们离开前留下一次美好的回忆吗?一次就好?我说的是目标, 我拥有比我所需要的更多的目标。你有比你所想要的更少的目标。让我们中和一下吧。在这之中,我会带走你的大脑。信仰微笑之神吧,为什么不呢?我相信。
(呼,升高的噪音)
 
Cecil:(扭曲的)夜谷,我们将斗争!(正常)夜谷,我们将胜利!长夜漫漫,但黎明终将到来。特别是时间现在这里正常运转了。Tamika Flynn已经集结了她的民兵,他们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青少年了。本地友善的青少年民兵很可爱,但是现在他们只是民兵了,这就不那么可爱了。但是这绝对使斗争的天平偏向了我们这一边。他们现在正向着机器人扔石头,但是—啊,机器人的金属外壳在这种攻击面前无动于衷。哦,这太令人担忧了!John Crayton,本地的变形者,重新变成了一个大瀑布,试图使机器人大军的电子系统短路。不幸的是,似乎他们的身体并不透水,甚至是防水的,所以他们轻松的经过他身边当他不存在。Josh,要不变成其他样子?哦,好吧,好吧,Josh惊慌失措,意外的变成了一个70年代风格牛油果绿色厨房。哦,Josh,这可帮不上忙啊。
“我们这场仗完全打错了!”Lenny Butler说,他对军事谋略没有真才实学,但自认为是在战场上对话的粗暴男孩的发烧友。Lenny继续说:“我们想做的就是和他们打一架!”当被问到这是什么意思,他耸耸肩,暴躁的咋舌。“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说,“我不会浪费时间向你解释这些的,就,击其侧翼就行了!”
其他城镇也被迫加入了战局机器人横扫了整个区域。松崖的幽灵们满怀热情的投入了战争。不幸的是,幽灵当然不能在实际上影响我们的世界,所以他们只能前前后后的从机器人身上穿过。但真是努力的尝试啊!
低语森林的市民们向机器人们低声呢喃着温暖的赞美,试图将他们同化为他们的树木形态,但机器人对这种赞美是免疫的,因为他们受他们的程序所限,只能完全想着他们自己。哦不,什么也不起作用!呃。好吧,这看起来是谈谈生存技巧的时候了。首先要考虑的是你的水源。现在,看起来你身体的百分之六十都是水,所以看起来水还是足够的。让我们继续。
接下来,你会想到食物。必需品包括关于罐装豆子,仓储谷物,还有那些小包的胡萝卜宝宝,实际上就是把大胡萝卜切成小块,改叫宝宝。实际上宝宝不是这么来的。宝宝这个词也不是这个意思。
无论如何,如果你发现你处于紧急状态又没有足够的食物,试试将你对于“食物”的定义加以拓展吧。例如,理论上讲,如果你足够努力的话,你也能吃掉一张桌子。也许问题并不在于缺乏食物,而是你缺乏动力。
最后,找一处避难所,这个很简单你,到处都是房子和大楼,你只要进去就行了。其中一些可能上锁了,甚至还有人在里面说着:“你在我家里干什么?”还有“你不能呆在这,这是Arby's的仓库!”但是不要让这样的反对者将你打败。
以上就是生存技巧。
(呼)
 
Kasper:关于胜利,有很多关于大体和细节的言论。“我们赢了。”一个人可能会这样说。“我们终将战胜你。”一个人在全城在他周围跪倒祈求的时候可能会说。“你们都将被带到未来!”那个人可能会继续说,“你们将被变得有用。”
这不是棒极了吗?被变得有用?这难道不是一个人最好的情况吗?我想是这样。你怎么想都没关系,(笑)这将使你永生。通过电话交谈是不带个人色彩的,尤其是当你甚至没有接起电话的时候。这看起来很无礼,你拒绝听我的,但是—但是我并不在意。无论如何,我不吝留给你你最后作为人类自由的时光。实话实说吧,实话实说吧,我将会亲自去收集你们。这不是很好吗?对我而言,我的意思是,这对你而言怎么样都没关系,这将使你永生。
好了,(扭曲)一会儿见,拜拜!
(呼)
 
Cecil:把我的广播频率还给我!哦,我…我,我想我回来了。你能听见我吗?你能听见我吗?好吧,不管你听不听得见我都会说的。更多的机器人从时间漩涡中出来了。这些卷涡,漩…漩…旋—漩涡。不管它们是什么。成百上千的机器人倾巢而出,他们实在太多我永远无法把他们全都打败!机器人正在向着已经在这儿的Kasper Rhodes大军行进,他们…听众们,他们在与他们作战。这些新来的机器人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我认出来,在他们的脑袋里的大脑是Charlie Bair的,Ralphs的工作日值班经理,他(吸气)他宣称一些机器人已经挣脱了他们的程序,他们找到了一个方法来复制困住他们的那具金属身体,现在他们回来来帮我们阻止这一切发生。现在的人类Charlie Bair也跑来加入他未来的金属复制品了。
夜谷,在这战场上的一个机器人中就装着你的大脑!找到那个机器人,帮助他斗争,或者与之斗争,取决于他处于哪一边。万众一心,与我们自己团结一致,我们能赢下这场战斗。还有希望。总是还有希望。总是还有
天气资讯。
 
(“Sugar Neighbors” by Dane Terry)
 
我们与我们一起,我们自己和我们作为机器人的自己,我们一起抵抗Kasper Rhodes,越来越多他的机器人从程序中挣脱出来加入了我们。Tamika和她的的民兵现在是Tamika们和她的民兵们了,他们现在成为了房顶上的一个巨大威胁。在这次全程中,我们必须相信我们自己。(笑)还要意识到我们自己正被包裹在超级强壮的钢铁之躯中。这一切都是为了取得胜利。
人类Charlie Bair站在机器人Charlie Bair的肩膀上,都在英勇的战斗着。Josh Crayton变成了一把链锯,而Joshua Cryton大脑所在的机器人用它进行了一场华丽而血腥的表演。很快形势发生了逆转。有时候,一旦形势转变,它的变化就像一部坏掉的电梯掉进竖井一样迅速而明确。随即,Kasper Rhodes他本人终于被打倒了。
不管是Tamika他们的石头,Charlies的拳头,还是机器人Josh挥舞着的链锯Josh,我都无法详细描述。战场上一片混乱,每个人类个体的行为变得模糊不清,但Kasper的死亡却是不争的事实。
就在那一刻,他倒下了。每个机器人都陷入了静止,因为时间线改变了。Kasper从没有在我们死后将我们的大脑安装到未来的机器人体内,因此,所有这些机器人的体内也都没有大脑了。他们都成了空荡荡的躯壳。我们欢欣鼓舞,小心翼翼地将这些空荡荡的躯壳带到了格橹公园,在那里它们将被分解成零件,由此产生的废旧金属将被用于修补这场战斗对这小镇造成的巨大破坏。
我们只留下了一个机器人,只有一个。那是个骨瘦如柴,关节生锈的机器人。Pamela Winchell读了外科手术方面的书籍,将Kasper的大脑从他尚有余温的身体中取出,放进了那台机器人,机器人惊慌失措的醒来了。
“别担心,”我们对机器人Kasper说,“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们只是想让你为Miriam McDonald纪念基金工作。你将去清理沙荒地的沙子,直到所有沙子都被清理干净。我们不知道这会花上多长时间,可能永远也不会完成吧。祝你好运!”
而直到现在,还有一个孤零零的机器人用一把扫帚将沙子扫出沙漠。嗯。对于一个不合时宜的人而言是个合适的结局。
(放松的舒了一口气)现在只剩下我们了,回到了我们衰老的现实中。还有我们的死亡。
我想Carlos是对的。没有比死亡更加科学的事了。我们恐惧它,这说得通,因为这是一件我们永远无法了解的事,也许直到我们经历它为止我们都无法了解。但让它妨碍我们的生活,改变一切来避免我们天然的结局并不值得。新的一代终将来到。新的人们将生活。而就像我们之前的所有人一样,我们将优雅的离去,为我们的下一代腾出空间。
就像老话说的那样:“如果你假定这个故事是关于你的,那么死亡是唯一的结局。”
(笑)这并不是个关于你的故事!而你感到很高兴,因为如果每个故事都是关于你的,那就太无聊了。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每个朋友圈都有一个快乐深渊。如果你不知道的话,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你就是那个快乐深渊。

Kasper:大体和细节上,有那么多的言论。那么多说法。哦,朋友。哦朋友。哦,哦!(笑)不是这样的,不是,不是吧?但这就是留给我的。至少这里还是挺安静的。我感觉不到微笑了,那种微笑。在这里,安静又黑暗。我金属的身体活动着,但我的大脑保持静止。我还是有点喜欢这里的。(颤抖)不!微笑,这微笑出现了!不,不,神啊,你不明白。微笑就在这里和我一起……(扭曲的噪音,扭曲的音乐响起了,然后又淡出了)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4-05, 2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