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学猫叫
秋水
2020-01-27, 19:50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9
   1

Group: Primer
Posts: 3
Joined: 2019-12-21
Member No.: 84521


(一)
听着门外那奇异的猫叫声,我此刻已经手指颤抖,内心更是惶恐不安。我不知道门外的猫,或者是人,亦或者是我不知道的某种生物会不会在今夜破门而入。想象力匮乏如我,更是不知道在那之后会发生什么。或者说,是我不敢去想。我没有选择去把现在的这一切告诉我的亲人或者朋友,因为哪怕是我最最亲密的人听到我说的一切,我现在的遭遇,也会觉得我一定是陷入了疯狂的臆想,又或者是在异国他乡一个人的孤独让我产生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幻觉。我只能颤抖着双手,在电脑上记录下这一切。如果我能熬过今晚,我一定会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出租房,离开这座城市,搭最快的飞机飞回家人的身边。

我现在居住的城市叫做厄巴纳。它紧邻香槟城,在地图上,一条纬线将它们分开。两座城市合成了一座双子城,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在这里就有一个著名的分校。说是有名,也就是在中国留学生中有名。因为它是招收中国人最多的美国大学了,而且本身排名也靠前。而我,也就是众多中国留学生的一员了。这座双子城几乎是以这个大学为中心,虽然也有一些其他的产业,但是我们学生接触的还是不多。城市总体的氛围也比较和谐, 不像是往北4小时车程的芝加哥,那里就有不少黑帮、地下市场等等。整体来说,在这里的生活还是比较令人舒适的。

来这的半年的时间里,我租住在厄巴纳的一间小公寓内。公寓有一个主卧和一个侧卧。主卧住着一对中国留学生情侣,我一个人在侧卧。 情侣中的男生叫小林,女生叫小晨。 在异国他乡的日子非常辛苦,身为留学生不仅会有学业压力,经济压力,甚至可能会面对种族歧视等。这个时候,找一个伴侣就非常必要。不过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加上很少能对人敞开内心,所以这段时间一直都是独来独往。 我所租住的这个小区也大都是中国的留学生,因为中国的同学比较喜欢抱团(大多数亚洲的同学都是如此),而我则是比较看重这个小区的治安,虽然偶尔也会有一些黑人在小区里面抢劫留学生,但是情况很少,相比于学校的南边区域已经好了太多。

正如我所说,留学的生活压力非常大,所以当小林跟我说他们准备去领养一只猫的时候,我对此非常赞同。 小林对我没有对他们的计划持反对意见表示感谢,并且表示如果以后猫弄脏了房子的公共区域他们会及时清理。我则挥挥手表示没有关系,家里有一只猫的话平时闲暇时光还可以逗猫放松下,这是很快意的事情。 关于猫的品种,他们两人的意见都是英短。他们说这种猫气质高贵,而且似乎不是很好动。我对此自然是没什么意见。 我本人也是比较喜欢英短,特别是蓝色的那种,看起来非常可爱,平时闲暇的时间都会去油管上看一些猫主人上传的视频。

当我问他们准备去哪里领养的时候,小林在电脑上打开了一个网站,跟我说他们找到了芝加哥的一个动物保护协会,名字叫做sunny kitty,已经联系好了,准备过几天就去领一只猫回家。 我快速浏览了下网站,发现网站整体色调是黑色,而且风格怪异,第一眼竟让我觉得这是一个异教组织的宣传网站,甚至联想起一些暗网上的网页,不禁嘀咕一个动物保护协会的网站竟然做成这样子。在网页的最底部,我看到了他们协会的一些资质证明,还有他们的一个图标。 协会的图标是一只眼睛,这只眼睛布满血丝,紫色的虹膜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相信他们对于图标的解释也一定会有自己的一套,例如这是提醒人类那些被迫害的动物云云。 从小晨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对于选择这个协会似乎也有些犹豫。不过小林坚持要去这里领养,一是如果去一些宠物店的话,那买猫的钱就是一笔大的开销了,再者这个协会列出了自己的证书等,还会提供动物的健康证明,也是比较让人放心。 对于这些,我自然不会多加干涉,毕竟是他们的猫。

不过,若是我能预知到后面发生的一切,我一定会阻止他们去这个协会领养。可惜那时的我还在为公寓内能新添一个新成员而兴奋不已。


(二)
后来,在一个周日下午,我回家的时候发现家中客厅的沙发上多了一只黑色的英短,金色的眼睛让我觉得十分怪异。虽然网上也见过这种类型的英短,但是和想象中高贵的浅蓝色英短相比,让我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小林从卧室走出,告诉我猫的名字叫kasa,是那个协会唯一的一只英短了,而且看起来这猫也挺听话,不吵闹。我走到沙发边想要摸一摸猫的脑袋,结果它却一闪身跳到了沙发的另一半。我尴尬地挥了挥手打了个哈哈。小林过去抱起来,告诉我这猫可能有点怕生。我看到kasa躺在小林的怀中,仰着脑袋看着他,舔了舔嘴唇。我笑着对小林说道,这猫看起来是把你当食物了呢。小林看了看猫,也笑说kasa大概是饿了,于是就去厨房准备猫粮了。

后面的一段时间,我也渐渐习惯了kasa的存在。每天我下课回到家,都能看到它躺在沙发的一脚,把头搁在沙发的扶手上望着窗外,像是个好奇的孩子在打量着外面的世界。 有时候我也会在客厅看书,每当这个时候,kasa就会跑过来,趴在我的边上盯着我手中的书。这让我忍俊不禁,似是打趣地看着它,问它能否看懂我手中的书籍。 大部分时候我看的都是专业相关的书籍,写的是密密麻麻的汇编代码,能把人看疯。 但是kasa在边上,我总能静下心来慢慢看进去。有时候我翻页慢了,它还会抬起爪子拍我的手,示意我快一点,让我怀疑它是不是真的在看书。这样的阅读时间总是非常惬意。我一直渴望有一个人能和我分享这样的时间,彼此安静,在灯下阅读,看到精彩处抬头相望,会心一笑,嗯,虽然现在同我一起的是一只猫。

其实kasa是很乖的。每天晚上11点睡觉的时候,kasa都会主动跑到小林他们的卧室的猫窝躺下,也从不挠门,不叫,甚是安静。除了有一次,大概是小林他们忘记了关卧室门,我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它蹲在我的门口,直勾勾地盯着,吓了我一跳。不过它见我出来就又跑了回去,还人性化地把门给关了。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平淡,每天都得应付繁重的课业,还要为工作做准备。基本上忙完都得晚上10点了,很少有休息的时间。有时候晚上睡不着,想起海洋对岸的亲人,也会有想哭的时候。后悔来到这里,后悔选的专业。甚至想起小时候,感觉那时候为什么能那么快乐,为什么能很纯粹地去学习和交友。想到凌晨才会沉沉入睡。说来也怪,那段时间房子周围似乎特别安静,大早上也没有恼人的鸟鸣,我总能一觉睡到早上9点。这对长期受失眠还有早醒困扰的我来说是很鲜有的。

(三)
厄巴纳的冬天非常寒冷,室外有时会达到零下四十度,学校也会因此停课。因而,当小林第一次让我陪他们一起去一个养猫者聚会的时候,我下意识选择了反对。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季夜晚,任谁也不愿意离开温暖的家。 哪怕这个家大多数时候能提供的也只是肉体上的温暖。 但是后来小林多次提起,并且我也觉得对于我这样一个大多时间都生活在网络中的人来说,多接触一些现实世界的活动肯定会有不少的收获,于是便答应了一同前往。

聚会的地点在厄巴纳东面的霍曼湖边。俱乐部租了一座湖边的小屋,位置倒也不算偏僻,我们驱车半小时左右就到了。 所有人围坐在一个火炉旁,分享自己和猫的故事。 令我感到很吃惊的是,尽管大家不同的职业、不同的人种,但是养的却都是英短,不知道是俱乐部只招收养英短的成员还是只是个巧合。

所有人围坐在一起,讲的故事都遵循着同样的套路。 无非是生活遇到了困难,在自己最孤单困苦之际,猫咪始终在自己的身边,给了自己力量,从而度过了那段黑暗的日子。 说实话,我因为没有养过宠物,很难理解如何从宠物身上获得慰藉。 对我来说,照顾宠物花费的精力就让我难以忍受了。我更愿意把这些时间用在提高自己上,例如学习一个新的知识点,又或者做一些技术相关的工作享受获得报酬的快乐。 当然了,我并不会觉得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就一定是荒谬的, 这些猫主人们也必然从自己的宠物身上获得了某些东西。 不过这也并不妨碍我在夹杂着各种口音的英语中变得昏昏沉沉,或许是火炉太热,也或许是那个满脸笑容的黑人大妈身上的香水味有着催眠的效果,眼中的世界由黄色慢慢变成了黑色,耳边的讨论声也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一声声隐约的猫叫声。

(四)
自那次聚会后,我和小林他们的交流就变少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在聚会上睡着让他们在其他俱乐部成员面前出了丑。我总感觉他们在有意地避开我。 以往我在客厅看书的时候,小林总会来和我讨论一些编程上的问题。 有时候小晨做了甜食,也会叫我一起分享。但现在他们看到我总是匆忙打个招呼就进了房间,以至于周末很难在公共区域看到他们两个人。不过我也没在这件事情上过多地分神。一是因为正好期末,考试很多,压力挺大。另一方面我也觉得等空了再找他们交流下就好,都是成年人,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伤了和气。

但是事情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发展。我对小林两人也有了些许不满。起初是我在打扫房间地时候总是发现很多猫毛。养过猫狗的同学应该对这个问题非常了解,扫地的时候扫出来都是整堆整堆的。而让我困扰的是这些猫毛中有一些的长度根本不像是kasa这只短毛的英短身上长出来的。小林他们似乎也越来越不注意自己的卫生,有时候我走过他们的房间,偶尔能闻到那种刺鼻的骚味。像是猫的屎尿留在地毯上然后许久未清理。厄巴纳这里的房间里大多都铺着地毯,如果有饮料这类倾倒在上面,很难清理。基本上都是一年一次请公司来专门做一次清洁。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kasa开始在晚上吵闹。有时候我会在半夜被猫叫声给吵醒,那一声声的猫叫非常怪异,我指的不是那种尖利的声音,相反却是异常平静的叫声。仿佛就是有一只猫看到你对你叫了一声,朝你打了声招呼。但就是这种叫声缠着你,让你难以入睡。 更让我感到怪异的是,我能听出有三种不同的猫叫声,而且仿佛是一只母猫在领着两只小猫发出叫声,彼此应和。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天,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期末考试,我只能向一个朋友寻求帮助,在他那边暂住一段时间。

(五)
而也就是今天,刚结束考试了的我回到家准备找小林他们商量下kasa的事,却发现家里似乎没人。我站在他们房间门口敲了许久的门,没人回应,想来是出去了。于是我在房间里打开电脑,浏览网页休息下。我在浏览器里面找到先前那个宠物俱乐部的网址打开,却发现网址已经被注销了。但是生起好奇心的我反查了网站注册人名下的其他域名,发现了另外一个oldcat.com的网址。网站内容已经被删除了,只剩下一个欢迎界面。很快我使用一个自己写的爆破工具找到了一个隐藏目录。点开后,发现是一个很大的zip文件。出于谨慎,我没有马上下载这个文件,而是登陆了自己的服务器,通过这个服务器来下载这个压缩文件,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免自己的ip等信息泄露。

文件很大,光下载和解压就花了将近一小时。这期间我出门上厕所,在客厅待了会,内心揣揣不安,一方面是因为怕待会儿和小林他们冲突,另一方面则是心里有种预感,那个压缩文件中应该有不少有趣的东西。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文件已经下载并自动解压了。我点开目录,发现目录下都是一些图片。从图片名字来看,应该是一些人的照片。正要点开图片查看的时候,我突然听到隔壁房间的门打开了。这让我感到非常不满,冲着门外喊道,“小林,你们在家啊?刚刚敲门怎么没理我呀?”

等了许久,没人回应。我内心不由嘀咕,这两人难道和我闹矛盾了?我这还没说kasa的事情呢。心里想着出门去和他们解释下,手却已经下意识地点开了图片。我一看屏幕,立马呆若木鸡。只见屏幕上是一个既像人又像猫的生物。它的体型有正常人般大小,但是身上却长着很长的毛发。一条尾巴足有半个人的长度,更让人害怕的是那双在漆黑背景下发光的眼睛,让我浑身冷汗。

在我还处在震惊中时,一声响亮的猫叫将我唤醒。然后,就传来了爪子挠门的声音。起初力道不大,渐渐地,对方似乎意识到这样并不能把门打开,竟开始用身体撞门。紧接着,好像又有另外一个人加入其中。我开始慌乱起来,四下张望,房间内没有什么可以防身用的器具,房间又在3楼,从窗户跳下去太过危险。加上今晚格外安静,连一声汽笛声也听不到,这里的一切像是与外界隔绝了,现在这么大的动静,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越来越紧张,只能哆哆嗦嗦地在电脑上打开记事本,写下这些文字。希望有一天有人能够看到我的经历,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可怕的生物存在。

而现在,门已经被撞开了......
TOP
秋水
2020-01-27, 19:54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9
   1

Group: Primer
Posts: 3
Joined: 2019-12-21
Member No.: 84521


新人第一次尝试写克苏鲁风格的文章,氛围营造感觉还是不够。发到这里让老师们指点下。

后面这个是我自己公众号的链接,有朋友感兴趣可以关注下,不过不盈利,更新也不保证。

文章链接
TOP
flux
2020-02-09, 18:44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20-02-09
Member No.: 85094


写的很棒!至少我看完后感觉氛围很到位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2-29, 0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