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辩论
mushroomliang
2020-02-10, 08:06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44
   56

Group: Speaker
Posts: 76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辩论

Cecil:我们会在这里发现一小片天堂。它是黑色的,光滑的,长方形的。它发出了不和谐的音调,而我们不敢触碰它。

欢迎来到夜谷。

听众们?我们夜谷举办了第一届!市长辩论!你们中的很多人知道市长Pamela Winchell很快就要卸任了,而这完全是她本人的决定。她每天都在用颤抖的,不确定的笔迹发布新闻稿,强调的解释着她完全是自己做出了这个选择,而没有人与她灵魂结合并强迫她离开办公室。

每一封新闻稿的落款处都写着,“你真诚的,尽管并不是真正的我,Pamela。备注—”然后在备注后面只有一个黏糊糊的黑色墨点。

现在我们请到了一些对这个职位梦寐以求的新候选人们,现在让我们大家欢迎他们来到演播室!

这是伟大的一天!这将是这座城市出现的第一届市长竞选辩论。因为这里是美国,而我们是一个民主国家,所以我们的市长总是通过计算和解读来自雷氡山谷的巨大脉冲来选出的。我们仍旧会这么做,但我们认为我们应该为市民们提供一个机会来听听候选人的声音,虽然他们不会对选举产生影响。

但是首先,让我们关注突发新闻。

市议会宣布将关闭800号公路,原因如下:鹿。市议会用低沉,唱歌般的声音吟诵着,他们统一的声音形成了一种稳定的数字低音。他们站在临时堆起的一堆烧毁的西恩·潘官方传记上面,那时我们最近战胜了夜谷公共图书馆的英雄纪念物。他们宣布,鹿已经自学了高等数学,心灵感应和短程时间旅行。目前还没有任何官方消息表明这些鹿做了什么导致进出城的公路中断,但市议会请求现在所有在路上的人回家。

如果你不是夜谷市民,但目前因为公路关闭而不能出城回家,那么恭喜了!你现在住在夜谷了!请到市政厅领取新市民欢迎礼包和强制性的橙色雨披。

好了,听众们!现在是时候介绍今天来参加我们直播间的竞选辩论的候选者们了。

首先,是个我认识了一辈子,你也认识了一辈子的人。这就是秘密住在你家中的无脸老妇!

欢迎!

秘密住在你家中的无脸老妇:你好。

Cecil:你在哪呢?我能听见你的声音,但是我看不见你。

无脸老妇:我在你身后的一面镜子里,就在你肩膀后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你在黑暗中将能感到微末的移动。你将感觉到一片指甲在你的脸颊上轻轻的划过。

Cecil:哦!呃,无脸老妇,嗯……我能叫你无脸老妇吗?

无脸老妇:我有名字,Cecil!

Cecil:你有吗?

无脸老妇:是的。

……

Cecil:让我们介绍下一个候选人,我非常高兴终于能见到这个男人了。不,不是男人。不,这个人…不,不是人。这个实体,Hiram McDaniels。

Hiram McDaniels的金色头颅:你好!

Cecil:你知道,在这个夜谷有史以来,从没有过五头龙担任过市长一职,也就是说在过去七年之中都没有过。

Hiram的金色头颅:Cecil,我在试图为我们所有自我认知为非人类的生物开辟新的天地。

Hiram的紫色头颅:我们非常激动!

Hiram的金色头颅:是的,我的紫色头颅提出了很重要的一点,我也不认为我自己是个单独的存在。我有五个头。你将会注意到我的竞争对手只有一个。每个人一个头,只有一个。

Hiram的绿色头颅:只有一个头?那就不可能思考了!

Hiram的金色头颅:呃,绿色头颅,这并不是不可能。但当然会非常困难。

Cecil:说到你的竞争对手,让我们看看我们的最后一位市长候选人。让我来介绍我们最为富有的市民,同时也是新市长候选人,这真是一种荣幸。现在有请亿万富翁Marcus Vanston!欢迎!

Marcus Vanston:是的!嘿。我是说,呃,无关紧要。所有这些?这些都……这些都无关紧要。你知道,我还曾经养过一条龙呢。

Hiram的灰色头颅:等等?这是句多么不合时宜的话啊。

无脸老妇:我同意McDaniel先生的灰色头颅。豢养有智能的生命既残忍也不合理。

Macrus:是啊。好吧这很好。但是他有八个头,不只是五个。好吧,我经常骑着它上班。

Hiram的绿色头颅:啊!(怒吼)

Cecil:太好了!让我们开始辩论吧!我们有开场发言和两轮提问,所以听众们,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现在拨打节目热线。拨打热线,用祈求的的眼神吗,安静的望向天空。当鸟儿到来的时候,你会感觉你的问题已经被接受了。你将不会确切的知道,因为推定知识是傲慢的。

但是首先,先让我们收听一些简短的来自赞助商的资讯。

现在从事一些小生意并不容易。有很多要担心的事情,像是建立客户基础,开发一个强大的产品,与自我怀疑作斗争,哭泣,流血,在凌晨时分在你那太小的床上看着下垂的天花板,想着,“为什么?为什么?”被老鼠和蠕虫蹂躏,发现你只不过是物质,只是腐败的有机物质,消逝后滋养了大地和树木。

是的,小生意有很多要面对的问题。而网站设计不应该是其中之一!

嘿!你的小型企业想要一个简单低成本且设计精美的网站解决方案吗?嗯,你想吗?

这……听起来不像你,真的。

我现在就在看你的网页呢,它真可爱!非常流畅,非常容易操作。看来你在这上面花了不少心思,而你…不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甚至不会告诉你我们是谁,因为我们不想强迫你改变你已经做出来的网站。它…它很完美!哇哦!做的好!真的,我们…我们只是…哇哦!我们非常抱歉打扰了。

我们只是想说,你真的,真的很擅长网站设计。

比我们强多了。

继续加油,我想。

让我们开始我们的开场辩论吧。你们每个人有两分钟。

无脸老妇。

无脸老妇:夜谷,我想成为你们的市长。还有谁能比一个秘密住在每一个居民的家中的人更适合成为一个城镇的领袖呢?我认识你们每一个人,你们本人。熟知。

Mike Numminen?你需要对你的孩子们更严厉一些。

Claire Franklin!告诉Eva你爱她!在三年前你就该严肃对待这件事了!

Felicia Jackson,此时此刻在你的裙子后面就有一只巨大的蜘蛛。也许你应该在你离开家之前换件衣服。慢慢的换你的衣服。

还有其他哪个候选人能这样在个人层面帮助我们的社区呢?我已经给数不清的家用电器点了火,偷偷的,坚忍的站在那些崩溃的哭泣着,认为他们孤身一人的市民身后!夜谷,你们并不孤独!我在这呢。我一直都在,好奇,且关切地凝视着你们。在你入睡之前从你眼角的余光寻找我吧。我想在暗夜最深的深渊中刷你的脸。

我想成为你们的市长。

Cecil:感谢你的发言!让我们接下来关注Hiram McDaniel的开场发言吧。Hiram?

Hiram的金色头颅:谢谢。女士们,先生们,有意识的生物们,想想你们完美的夜谷。闭上你们的眼睛想象一下一个完美的小镇会是什么样的。

你做不到,对吧?这是因为你只有一个头!我有五个。

听着,我不是说我比你们都强。无论如何,我也犯过很多错误。想得太多,想得太少。想得不多不少,但是时机不对。抑制型幽闭恐惧症,偶尔对我的火焰吐息也会失去控制。

我拥有很多脑袋。能够思考一个脑袋所不能思考的问题的很多脑袋。

现在,试试这个:试试解答一个简单的数学题。快点,56乘97是多少?

Hiram的绿色头颅:5432!答案是5432!你的数学能力毫无长进且微不足道!

Hiram的金色头颅:看?我绿色的头颅非常擅长数学!我是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市长必须,呃,擅长数学,但重点是……

Hiram的蓝色头颅:好吧,市长必须—他们得写文件,他们必须得知道人口数字,还有所有—

Hiram的金色头颅:是的!看到了吧?我的蓝色头颅说的特别好!看到我们是怎么协同合作的了?归功于我众多的头颅和大脑,各自的个性,需求和欲望,我能够快速的思考各种话题。其中一些欲望几乎是无法控制的,我有强烈的欲望去成为一个好市长,所以你知道我会为此做任何事—任何事—我将不惜一切代价。我会成为市长!

Cecil:很迷人。谢谢你,Hiram!

Marcus Vanston。

Marcus:嗯?好吧。

Cecil:开始你的开场演说吧。

Marcus:让我写完这封发给我助理的邮件吧。

“此时我第一次理解了对我自己的爱意味着什么。我是一个完整的人,Jack。”

然后……发送。

好吧,所以,夜谷的人们。我想要成为你们的下一任市长,我将会用我的全部资源来达到这一点。实际上,我已经投资了数百亿美元来寻找和发掘决定市长竞选的藏在雷氡山谷中的存在了。我计划建立一个独立的电脑投票机来帮忙……简化选举。所以一旦这件事完成,一切就都完成了。我们都会…很好。我们中的一些会比其他一些“更好”,但是这样也……没关系。

Cecil:谢谢你,Marcus。候选者们,谢谢你们对以自己的领导力服务夜谷的渴望。

现在我想进入第一个问题了。但就是首先,让我们关注一则新近发生的新闻。

听众们,我们刚刚接到消息称新近获得智能的鹿矗立在道路中间,让他们自己容易被车撞到。他们以这种身体接触的方式将他们自己撞飞出去,而司机和撞到他们的汽车本身则会在时间上倒退几天。这群鹿的首领是一只长着两个头和蜘蛛眼睛的鹿,像所有鹿一样,他的名字也是鹿。他对由此造成的所有问题表示歉意,但他们只是想体验疼痛。

他们变得如此麻木,情绪上,身体上,精神上,他们想要回忆起疼痛是什么样的。不光是他们身体上的,还有看到其他人受伤的感受。

“时间旅行是一种快乐的意外,”鹿承认,他们对于人类面对自身的多重性时所经历的焦虑,和恐惧,一无所知。

治安官的秘密警察提醒我们,虽然能够进行时间旅行,这些鹿实际上不能理解平行宇宙与先行连续性的意义。鹿,虽然很有天分,但还是一种很愚笨的生物。

鹿反驳说治安官的秘密警察这么说真是太卑鄙了!

市议会要求居民们锁好门,关上窗户。鹿是有组织的,他们将不顾一切的追求他们想要的东西,夜谷。注意安全。

现在,回到我们有史以来的第一届市长辩论。让我们问问我们的社区,看看他们想从他们的市长候选人那里了解些什么。第一名来电者,现在你已经被接入直播。您是哪位啊?

Diane Crayton:嗨,Cecil!我是Diane Crayton。候选人们,作为夜谷家庭教师委员会的一员,我们的学校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议题之一。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看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趋势了。下降的毕业率,枪支暴力,老师们抱怨有蜈蚣在意料之外的时刻从他们的眼睛里爬出来,以及时钟无法正确的工作,让他们不清楚下一节课是在什么时候。作为市长,你将会怎么做来改善我们的学校呢?

Hiram的金色头颅:好吧,蜈蚣的事情很麻烦。因为多足纲是非常有益的,聪慧的生物。所以我不能说他们没有活下去的权力,或者没有从教师们的脸上爬出来的权力。但是我想我们能找到折衷的方法,比如分散生活在身体的其他部位,不要打扰我们的孩子学习。

关于其他问题,我们每年花在课外活动上的钱太多了,比如体育,艺术和历史。我想我们可以从这些预算中拿出一部分,用于帮助学生学习重要课程的课后活动,比如音乐和砖瓦工,还有…如何建造一个伟大的砖石结构圣殿,为了…随便谁吧,我是说,呃,比如说是爬行动物,仅仅打个比方。仅仅是打个比方。

无脸老妇:虽然我同意我的对手对于我们应该防止我们的孩子们从学校学到太多的意见,但我不同意要削减任何学校活动的预算,也不应该再向政府申请更多。我们可以作为一个社区来做这件事。我也许可以出售我们家中的闲置物品来为我们的学校筹集资金。Cecil!你有一整套闲置的翡翠碗收藏呢。我很乐意替你在易趣上帮你把它们卖出去!Hiram,你住在一个我不喜欢的山洞里,但是你有一大堆罕见珠宝和硬币的收藏,放在一个锁起来并深埋的桃花心木匣子里。让我们把它拿出卖吧!Marcus,你有一个用人骨做成的咖啡桌呢。

Marcus:是啊,那个咖啡桌我还要呢。

Cecil:拜托了,让无脸老妇说完吧,Vanston先生。

Marcus:好吧,但是我还要那个咖啡桌呢。

Cecil:好吧!

Marcus:不不不……我需要那个。

无脸老妇:好吧,我们都有我们用不上的东西,不再看也不关心的书,家具电器死老鼠还有古董,能为我们的学生们卖很多钱呢!孩子们是我们的未来。虽然他们比我们所希求的未来更加糟糕,不那么令人愉悦,但无论如何他们也是未来。

Cecil:Marcus,你有什么要反驳的吗?

Marcus:不,这和我根本没关系,不。

Cecil:我,很抱歉要再次打断我们的辩论,但我刚刚接到了关于鹿的问题的最新消息。市议会宣称鹿正在繁殖。

当被问及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时候,市议会翻了个白眼,说“就像鹿通常的繁殖方式那样—异口同声的哼唱并轻柔的呼吸,直到其他听到他们歌声的人突然变成他们的一员!还好你是个记者不是个生物学家!”市议会嘲笑道。

但随即突然爆发的一阵笑声打破了房间里的紧张气氛。

市议会然后表示他们不能再呆在那里了,然后他们祝愿我们在我们最后的时刻中一切顺利。

“我们已经差不多完蛋了,”市议会对记者们保证说,“鹿已经占领了街道,人行道。现在还有很多站在你们的窗前,等着你们看到他们的眼睛,听到他们的哼鸣。”

不要开窗或者开门,听众们。待在你的收音机旁边。一直持续收听你的广播节目,而我们将为你们带来更多消息。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mushroomliang
2020-02-17, 05:35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44
   56

Group: Speaker
Posts: 76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好吧。呃,下一位来电者,你已经被接入直播了。您是哪位呢?

Erika:我是Erika?

Cecil:你的问题是什么啊,Erica?

Erika:拼写是Erika!有个k呢?

Cecil:我很抱歉。你的问题是什么,Erika?

Erika:好吧,呃,我是个天使,我很担心?我—我不是担心,只是…焦虑。

Cecil:容我打断一下,Erika。天使不是真实存在的。继续你的问题。

Erika:当然了。是的,呃,好吧,嗯,在沙漠之花保龄球馆综合娱乐中心的第五道球道下有个小人国吗?天使们还没弄明白这个国家来自何方,他们又想要什么。很少有天使们无法解决的问题,但当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就会向小城市的公民领袖寻求帮助和指导。

你们对于保龄球馆里的这么个小人国知道些什么吗?

无脸老妇:Erika,首先我想说非常感谢你的辛勤工作。你们并不存在,但如果你们存在,我们将为你们保护人类所做的工作感到无比自豪。

那个存在说,承认天使的存在是一种犯罪,所以我没有什么想说的。

Hiram的绿色头颅:把他烧毁!把他烧成一撮灰烬消灭掉!

Marcus:我们可以,呃,把它烧掉,或者…随便什么。

我没有哭。

Cecil:什么?

Marcus:我说我没有哭。

Cecil:呃,家中的听众们,Marcus弓着腰,将他的头从他的麦克风前转开了。他正在啜泣。

Marcus:不,我没有。

Cecil:呃,也许他已经被天使选中了,虽然天使—从法律警告上讲—完全不是真实的。但是那些被天使挑选出来执行特殊任务的人,当他们谈到天使的时候,常常止不住哭泣。

Marcus:我没事。下一个问题。(吸鼻子)

Cecil:呃,来电者?你已经被接入市长候选人辩论的直播现场了。

John Peter:嗨,我是,呃,John Peters—你知道的,那个农民?去年不是有个很大的发光云从城镇上空经过吗?一直到处落下,呃,死去的动物之类的东西来着。现在我知道发光云已经成为成为校董了,但是你们有谁丫头什么办法能不让它到处降下动物的尸体吗?我要丢掉我的有机农产品证明了,因为她所讲下的那些牛啊,乌鸦啊,护士鲨啊,蜘蛛狼啊都没有任何手续。并且,那些辐射可能都不太健康。

Cecil:呃,谢谢你,John。候选人们,你们要怎么在发光云的问题上保护我们呢?你们又将如何为发光云服务呢?你们将推出什么政策来崇拜无所不能的发光晕呢?

异口同声地吟诵:万岁!万岁!万岁!所有人都要在发光云面前欢呼和忏悔!献上你的牙齿!献上你的眼睛!将你的一切献给发光云!

在John看来,这是个难办的事,因为发光云是我们社区的一位杰出成员。但是,发光云也是一位

异口同声地吟诵:可怕的毁灭力量!对弱小人类的惩罚!庆祝无节制的疯狂、痛苦、恐惧、痛苦、痛苦、痛苦!万岁发光云!

谢谢你的来电,John。

John:好吧,你说得对。

Cecil:好吧。下一位。来电者您好?

Erika:嗨,又是Erika?

Cecil:Erika?你的声音听起来不一样了。

Erika:我有吗?

Cecil:哦,是的!我是说,在你早些时候的来电里你听起来像个男性,而你现在听起来像个女性。

Erika:天使的声音是听不出性别的,Cecil。

Cecil:好吧,如果天使是真实存在的,Erika,你会问什么问题呢?

Erika:谢谢你。这个问题是单独为Marcus提的。

Marcus,如果有天使为了大众的福祉而召唤你,来为伟大的召唤履职,参加一场神圣的战役,你会服从吗?

Cecil:Marcus?你在哭吗?

Marcus:等等。(吸鼻子)没事,我很好。我—我很好。

Erika:你是被需要的,Marcus。你现在被需要了。

Cecil:哦,天呐。Marcus从他的椅子上悬浮起来了。他的双脚悬空了。他延伸到了人类所不及的长度!他的眼睛发出了黑色的光,他的手指螺旋状延长并变成了半透明的。

Marcus?哦,天呐。

呃,听众们,Marcus的背后长出了金色的羽毛,同时他渐渐消失了。

现在他不见了。

Erika:我很抱歉打断了你们的辩论,Cecil。再见。

Cecil:嗯,再见,Erika!

Erika:哦,还有,呃,Cecil!

Cecil:什么?

Erika:我怕……

Cecil:什么?请继续。

Erika:不,就……就这样吧。只是…我有点怕。好吧,再见!

Cecil:哦!好吧!

好吧,这场辩论现在发生了一个戏剧性的转折,听众们,但我们将不对任何发生的事情进行进一步的评论。

最后一位来电者?您已经被接入直播了。

Steve Carlsberg:嗨,这里是Steve Carlsberg?呃,嗯,我想对Hiram提个问题。Hiram—

Cecil:不!不!STEVE CARLSBERG!?!我们的提问时间已经结束了再见!

候选人们,让我们开始我们的收尾演讲吧。无脸老妇。

无脸老妇:我的夜谷同胞们,我的竞争对手提到了人类孩子的事,但他自己并不曾是个人类孩子。我曾经是。那已经是几个世纪前的事了,但我曾经是。他声称他想要提高我们学校的福利和健康,但他甚至无法调节他的体温。而我能。我也能调节你们的。

他说他关心着你们,但我是唯一一个此时此刻就身处在你们家中的候选人,在一面干燥的墙背面写着你最终死亡的残酷细节。有一天当你修理水管或者电线的时候就会看见了,到时候你会大开眼界的。

不是大开眼界,是大惊失色。这是我向你许下的诺言。

另一个竞争对手现在是个天使,无法被合法的提起了。

所以给我投票吧。秘密住在你家中的无脸老妇。

我现在在摸你的脖子呢。你闻起来好极了。

Cecil:谢谢。

Hiram?

Hiram的金色头颅:夜谷,当然了,在你家中秘密居住着一个无脸老妇。而我尊重这一点!她仿佛很熟悉,而让人谜之安心,而我承认这一点。

但难道现在不是停止这一直以来的政策的时候了吗?难道不该是我们让政府从我们家里出去的时候了吗?曾经有过我们都需要政府机关在我们的书籍和碗碟里秘密窃听的时候。而现在不同了!

政府真的应该被允许…摸着你的脖子,然后感觉你闻起来真好吗?我不这么想!

我是一头字面意义上的五头龙。我不知道关于生而为人的任何事。我干着火焰吐息,飞翔,再生肢体,还有退毛之类的事情。我对你的个人生活毫不关心。那是你的选择!我甚至不知道要如何介入!

Hiram的绿色头颅:你们都是劣等的,情感上感到迷惑的动物!

Hiram的金色头颅:所以投票给我,Hiram McDaniels。我是字面意义上的五头龙,二对人类的生活好不滚新。选择吧。选择人类的生活吧。

Cecil:谢谢你们两个!

嗯,我对于…技术问题感到非常抱歉。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听到,有一种微弱的哼鸣声,也许是从麦克风传来的,也许是从共鸣板,或者……或者别的什么地方。

无脸老妇:我没听见,Cecil。

Hiram的金色头颅:我没听见……什么也没

Cecil:这个声音我听着有点耳熟。嗯,我叫个工程师过来看看吧。

与此同时,女士们先生们,还有在此之间的,鹿…已经完全失控了。

一名销售系统的同事,嗯,谢谢你,Roberta,刚刚递给我一张字条,上面说几十只鹿已经包围了这所广播站并且想要破窗而入。

Hiram的金色头颅:是啊,这就是我在这一直在说的。如果你希望的话我能出去把他们全都烧掉,嗯。这将会是一个非常市长的解决方案。

无脸老妇:那是个愚蠢的方案,Hiram。你没玩过鹿鸭子和龙吗?龙能打败鸭子,但是鹿能打败龙的那个?

Hiram的金色头颅:所以我们—我们—我们需要一只鸭子?

无脸老妇:不!鹿也能打败鸭子!鹿战无不胜!那是个糟糕的游戏。

Hiram的金色头颅:是吗?

Cecil:哦,他是对的,Hiram。但是—并不是鹿的问题,哼鸣声是更糟的事情。

听众们,我恐怕还有什么更糟的事情潜伏其中。所以,在我们都在躲避鹿,躲避哼鸣声,躲避这一切的时候,我将为你播报天气资讯。

("Promise to the moon" by Jason Webley)

Cecil:听众们?这阵哼鸣声并不是鹿,而是来自于就在我们演播室门外旋转着的黑色漩涡。实际上,鹿已经对广播站退避三舍了。我从前见过这个漩涡,听众们。而我很害怕接近它。但是Hiram想要进去看看。

Hiram:是的,而且我在漩涡里找到了这家伙。

Kevin:你好。

Cecil:这人是谁?不是个人。这个…生物是什么?为什么他被鲜血覆盖?他的眼睛去哪了?

Kevin:嗨!我是Kevin!

Cecil:你离我远点!

无脸老妇:你好,Kevin。这是Cecil。哇哦,你看起来…真是非常相像!

Kevin:哦!你好,Cecil!很高兴见到你!是的,我也觉得我们非常相像!主要是眼睛,我想。好吧,我见到了Hiram,然后是Cecil,您又是哪位呢?

无脸老妇:我是秘密住在你家中的无脸老妇。好吧,大多数人家中。不是你家。我之前从没见过你。

Keivin:无脸?你才不是无脸呢!你有一张漂亮的脸!一张令人印象深刻的脸。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见过这么深邃的褐色眼睛,或是丰满的嘴唇,或是古典的下颏。

无脸老妇:我没有脸,Kevin。我从没有过脸。

Kevin:你有脸!而且它与历史上的任何一张脸都不一样。

Cecil:为什么你在这?向我解释你来这是干什么来的。

Kevin:哦。当然啦。

好吧,我就坐在我的城市里我的广播站里,然后我又听到了……那种哼鸣声。我看到了一个旋转着的白色漩涡就进去了。距我上次看到它已经过去几个月了,而那一次我见到了一个长得个我一样的人!有我的眼睛,我的微笑。我想那就是你,Cecil!

我知道我是Kevin。我知道我曾经来过这个奇怪的演播室,这有个旧式的麦克风,还有灰色海绵吸音墙。像这样的地方通常覆盖着一大丛一大丛的毛发,棕红色的手印随着唯一以扇没碎的窗户向下延伸。但他们这里就不一样了……这是哪来着?

Hiram的金色头颅:夜谷。

Kevin:哦天哪!所以这里就是夜谷!哦!太好了!

(清清嗓子)你们好啊,夜谷的听众们!我是来自漠崖的Kevin!

你知道,我刚刚在跟我的实习生,Vanessa说什么吗?我今天刚刚还在跟Vanessa说我有多想来这里!我总是跟她说这些,作为一种是是。我甚至还没能亲自来过这里呢。工作和家庭,总是让人过于忙碌无暇抽身。

然后……我就到这啦!我希望Vanessa也在这!她会超喜欢夜谷的!你们真的非常…呃…你懂的!

我们总是说着这里而现在我就在这了,没带上她!哦!我真希望你们能见见Vanessa!总是以幽默开始一天。她今天早上讲了一个关于石灰岩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啊!我不记得那个了,但是那个真的太好笑了。

总是欢闹,总是微笑,大大的微笑!每当她向我展示她所有完美的牙齿,我就忍不住想象她剩余的全部完美的头骨的样子。头骨从你嘴里是可见的,真是太有趣了。奇怪。有谁想到头骨了吗?我不知道。奇怪,对吧?

无脸老妇:也许你下次来可以带上她。

Kevin:哦,天哪,我希望!但是不能。

无脸老妇:不能?

Kevin:哦,亲爱的,我很抱歉,不能。Vanessa很多年前就死了。我们仍旧对此非常沮丧。对于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非常沮丧。我们中的一些再也不能回来工作了。我们中的一些再也不能走出家门了。我们中的大多数再也无法醒来了。

我不想说得太细。

无脸老妇:我很遗憾。

Kevin:夜谷,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带到这里,但是我开始看我我们之间的联系了。这比仅仅一条两车道的高速路更加紧密。我们的联系要紧密得多,夜谷!果真如此的话,我也能想象出你们的城镇也在今天晚上出现了鹿数量的不断上升。当然啦,这是一大幸事,因为这些鹿对于我们漠崖的所有人都很有帮助,不管是帮我们解数学题,还是通过时间旅行来让我们获得额外的工作时间……多产的,可爱的,那些鹿!

但是,当然,有些时候这些好事有点太多了。

StrexCorp,我们的母公司—哦!我想你现在也是一样,Cecil—对所有能时空旅行的鹿发出了召回。他们试图缓慢的执行这个计划,但有点失控了。如果你失去了你所爱的人,或者不再在你原本的时间线或者宇宙中,那么我们感到道歉。请联系StrexCrop的律师Luisa Reyes,因为她正在准备提起针对StrexCrop公司的集体诉讼。我们已经对社区伤害的赔偿做出了预算,所以不要担心我们!我们很好!

我们会派出直升飞机射杀这些鹿。如果你有耳塞,现在你可能会想要戴上它们了,或者干脆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把音乐开大一点,盖过机器的噪音和尖叫声。

我能听到嗡嗡声,偶然连接着我们两个广播演播室的漩涡已经在蒸发了,夜谷。

Cecil,我们会再见的。我确信。

我等不及告诉Vanessa这是个多棒的小镇的!哈哈!

我得走了。见到你们两个真是太好了!

无脸老妇:他说我有一张脸!我从没见过我自己的脸。我看起来是什么样的,Hiram?我美吗?

Hiram的金色头颅:当你做好事的时候你就是美的。你做了好事吗?

无脸老妇:我想我做了。

Hiram的绿色头颅:那你就很美了!这是个很简单的计算,你这小块毫无防御能力的骨头和肉!

无脸老妇:好吧,谢谢你,Hiram。你也很美。

Cecil……你看起来心烦意乱。

Hiram:Cecil?你…你没事吧,朋友?

Cecil:我不能…嗯……

无脸老妇:Cecil,会—会没事的。

实际上,这是个谎言。总体上说,这不会没事的。

Hiram:没了眼睛,皮肤浸满鲜血,牙齿像乱坟岗一样的那名男子?他当然很吓人,但是现在他已经离开了。

Cecil:他是……

无脸老妇:Cecil,我们在令人窒息的恐惧面前都会被吓得动弹不得。我是说,只要我们能看到那张脸。有些脸是存在的,但是是看不见的。

Cecil:我…你是对的。嗯,谢谢你们俩。

候选人们,嗯,也谢谢你,出席了今晚的节目。我认为你们两个都能成为接触的市长,为我很期待很快能给你们中的一个进行无意义的投票。。

听众们,感谢收听今晚的节目。记住你可能会听到恐怖的机械噪音的尖叫声,因为公司人员正在终结那些虚假的鹿。他们对毁灭你我的生活方式,将我们合二为一的尝试,已经失败了。我们能保持我们的原貌,并找到我们自己之间的联系—无论是美丽的还是诡异的。无论怎样,不管是美丽还是诡异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所以今晚放松吧,夜谷。你们还是你们自己。你们是安全的。

今晚是个美好的夜晚。

明天是未知的。

我们会一起去探索的。

再次感谢你们,候选人们,还有听众们,不要忘记在选举日投出你们的一票啊。我们不知道该去哪里投票,也不知道哪一天是选举日,或者甚至投出的票会不会被统计,但是…这是你的民主义务。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在你和每个其他人类之间由主观判断和虚张声势构成的鸿沟。

晚安,

夜谷。

晚安。

欢迎来到夜谷是一部备忘录作品,作者是Joseph Fink和Jeffrey Cranor;

制作人是Joseph Fink;

夜谷之声是Cecil Baldwin;

今晚嘉宾的声音是Kevin R. Free,Mark Gagliardi,Mark Evan Jackson,Jackson Publick,Half Lublin,Annie Savage,和Mara Wilson。

今天的天气是由Jason Webely创作的Promise to the moon。原创音乐由消逝提供。

今日谚语:不要以封面来评判一本书,透过它的皮革封面来评判它。如果封面是人的皮肤,永远不要评判那本书。

现在让我们欢迎Jason Webley上台!

嗨。嗯,所以Joseph邀请我…来做这件事,问我能不能在最后来弹点什么,但我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才对…那样我可能会,问问Disparition的John他有没有什么想法,嗯,如果他有麦克风的话可能会解释一下。

嗯,我想他会说…好吧,我知道他在电邮里说了什么,如果我能演奏一点Joseph Fink的歌就好了。所以…但是我希望能来点惊喜,所以我们没有彩排。

因为…因为像他那样鬼鬼祟祟的家伙,一定会听到我们的。

所以,嗯,好吧。“These and more than this”。

(“This and more than this” by Jason Webley and Disparition)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2-28, 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