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晦暗角落专栏, Warhammer Community
fqm
2020-02-23, 20:52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忠嗣学院
[Warhammer Community 20/02/21]
晦暗角落重新聚焦战锤40K宇宙中那些鲜为人知的知识。今天我们来研究下忠嗣学院[Schola Progenium],这是一类军事院校机构,负责培养为帝国大量训练有素的优秀战士。通过阅读本文,你能更了解忠嗣学院如何通过宗教性的苦修制度来培养最优秀的战士、官员、学者等等不同人员。

信仰生责任
忠嗣学院的生源是来自整个帝国境内各个备受尊崇的名门望族,他们高贵的先辈曾在帝国无尽的战争中成为英雄,或是遭遇不幸。在成为孤儿后,这些年幼的孩子被冷酷无情地带到最近的忠嗣学院设施中,在这里他们将通过严格的肉体、智力、以及精神训练来克服悲痛。

忠嗣学院通常都是由国教牧师经营的。他们监督这些出生高贵的孤儿——生源从不会短缺——的入学训练程序,并确保他们依照帝国教会所推崇的方式长大。残酷的日常性惩罚训练、教学和宗教教导逐渐将年轻学员灌输成了对神皇有着牢不可破的信仰,对人类正义论有着无可辩驳的信念。

在这一艰苦的训练过程中,每个学员都会经受测试和评判,这些测试不只是为了剔除弱者,更是为了决定他们最适合的学习方向。具有身体天赋的学员会受到更多的武术指导,而那些显露出学术技能的学员则会发现自己被安排了更多的学术活动来绞尽他们的脑汁而非体力。

通向伟大
忠嗣学院的毕业生也被称为忠嗣[Progena]。每个毕业生都是帝国公民的理想模版——忠诚、顺从、甚至能毫不犹豫地为神皇慷慨赴死。从毕业起,具有优秀身体素质和智力天赋的毕业生会成为许多帝国机构或是权威部门的模范候补生。他们中的许多人会在毕业后立刻加入到帝国的各种军事组织中,另一些则会秘密地加入到更为凶险的修会中。

这里举几个例子,来说明新近合格的忠嗣可能获得何种职位...

风暴忠嗣[Tempestus Scions]
作为帝国士兵的精华,风暴忠嗣军[the Ordo Tempestus]的成员是训练严格且纪律严明的帝国勇士,仅次于战斗修女会[Adepta Sororitas]和阿斯塔特修会[Adeptus Astartes]。风暴忠嗣军只招收忠嗣学院的毕业生作为自己的新兵,招收标准是具有无情决心、不惧暴力,并且在训练期间有能力在最的恶劣威胁下严格执行命令的学员。当他们在忠嗣学院中羽翼丰满之后,他们都将具有符合风暴忠嗣军要求的品质,成为充满才干的战场士兵。

政委[Commissars]
通常来说,随同星界军或风暴忠嗣军一起进入战场的政委是忠嗣学院中经历最严格考验的毕业生。一名加入到兵团中的实习政委[Cadet Commissars]必须仅仅依靠自己的武器技能和领导能力在实践中博得兵团的忠诚。只有当忠嗣们完全具备相关品质,并且能在忠嗣学院中证明自己从始至终都在冷酷无情地遵守纪律之后,才有可能登上这样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位(译者:确实要尊敬,否则砰砰砰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

星界军和帝国海军的军官[Officers of the Astra Militarum and Imperial Navy]
星界军和帝国海军大多数最著名和最受尊敬的军官曾是忠嗣学院的毕业生。军官候选者们是从忠嗣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在训练期间他们从同龄人中脱颖而出,展现出最好的领导特性。这些个人一心想成为优秀的军官,同时也能确保他们的下属也同样以最严苛的标准执行任务。

战斗修女会
在忠嗣学院的女性毕业生中,具有最狂热宗教虔诚的学员通常都会进到战斗修女会中,在那里她们能将自己的一生完全献给对神皇的信仰和对神皇敌人的毁灭。神圣的战斗修女会根据忠嗣所具有的特性和专长——她们的热情、奉献、坚忍和诸如此类的品质——来选择新近姐妹的。

审判官[Inquisitors]
审判官特工受到泰拉高领主的特别照顾,因此他们是帝国中最有权势的职位。他们手中的审判官印章[Inquisitorial Seal]授予他们判处世界死刑,或是指挥整个舰队作战的权利。由于所获权利比帝国中其他任何机构都大,因此这些被赐予这等力量的人必须是凡事无可指责的。而忠嗣学院毕业生就是审判官的完美招募对象。

刺客庭[Officio Assassinorum]
刺客庭几乎只从忠嗣学院招募致命杀手,同时也只有学院中最有前途和才干的学生才能获得这份值得怀疑的荣耀。相较于这些学员所将经历的成为帝国最致命最有用的资产的过程而言,他们作为一名忠嗣所经历的训练根本不算上什么。事实上,许多想要加入刺客庭的人都没能活到走进泰拉上的各个演化神殿中,而这样高强度和高危险性的考验从他们选择成为刺客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泰拉修会[Adeptus Terra]
并非所有的忠嗣都能成为传奇英雄或是忠诚的帝国士兵。他们中最好学的成员通常仅仅只是担任卑躬屈膝的抄写员和行政人员,在帝国各处陷入官僚机构无穷无尽的繁重工作。尽管他们是在以皇帝的名义奉献终生,但到死都不会被无情的帝国铭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暗图书馆提供了许多关于忠嗣不同职业生涯的惊险故事,例如Braden Campbell的风暴星域[Tempestus]和James Swallow的战斗姐妹汇编。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关于隐秘的帝国刺客,那就要一定要读下Joe Parrino的小说, 刺杀:执行力[Assassinorum: Execution Force]。今天就订购阅读吧!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2
TOP
fqm
2020-02-27, 17:21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战术无畏盔甲
[Warhammer Community 19/03/29]
新的混沌终结者已经浮出了水面,你们大家也许会好奇这种盔甲是从哪里来的。那你来对地方了,在晦暗角落专栏里,我们会研究这种战术无畏盔甲的起源,以及它在星际战士军队中的地位。

战术无畏盔甲是个人防护装备的终极形态。使用终结者盔甲的星际战士可以防护大多数武器,海妖弹[krak missil]齐射无法阻止他前进的步伐,小口径火力最多只能划伤它表面的油漆。甚至有传言说,身穿终结者盔甲的勇士虽鲜血淋漓但仍不低头,即使被敌方泰坦踩进地下,也依然能破土而出继续前进。

终结者盔甲以精金[adamantium]框架为基础结构,其表面覆盖有厚厚一层强化陶钢镀层。因此即使其使用者有着超人般的力量,这身盔甲对他们而言依然非常沉重,所以若没有盔甲内部的肌肉纤维束和伺服马达辅助,穿着终结者盔甲的星际战士必将举步为艰。如此看来,终结者盔甲同动力甲在设计上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是终结者盔甲更结实耐用,同时其先进的内部机构在大多数方面也更为高级。结合这套盔甲自带的辅助动力系统,其穿戴者可以装备重型武器,像是单手使用突击炮[assault cannons]、自动炮或重型喷火器,甚至能轻易地承受肩载式飓风导弹发射器的重量。此外,这套盔甲还带有额外的辅助系统,比如目标矩阵、生物扫描器、运动追踪器和危险探测器,所有这些设备的信息都会实时显示在盔甲头盔的目镜上。

人们相信战术无畏盔甲最初是改进自某种重型作业设备,这种重型作业设备原本是为了保护工程人员在极端危险的环境中工作而设计制造的,比如在大型等离子反应装置内的超高温环境中、或是在毁灭性的超高重力环境中。穿着这种可怕盔甲的星际战士老兵可以携带大量重型武器,他们在攻击行动中担任完美的前锋小队——这种极端危险的位置通常由持盾的Breacher Squads来承担。

后期型号的终结者盔甲还安装有传送设备,该装置可以令穿戴者通过临时搭建的亚空间桥梁从轨道星舰的传送室[ teleportarium]直接进入到战场中心。这种技术彻底改变了星际战士进行星际海战的方式——一旦己方的舰船依靠凶猛的火力撕掉了敌方船只的护盾,他们就能传送终结者精英小队到敌方舰桥、或是引擎甲板,从而在数分钟内瘫痪掉目标舰船。

在第41个千年,大多数终结者盔甲都是远古的遗物,其中某些精工型号的价值——比如禁军穿戴的型号——可能超过整个星球的价值。由于制造终结者盔甲的技术已经失传了,因此星际战士只能不断地修复终结者盔甲,然后再投入战斗,这也是它看起来制造工艺粗糙的原因。出于同样的原因,星际战士总是尽可能从战死的兄弟身上回收终结者盔甲。在Macragge之战中,极限战士第1连遭到全灭,他们的终结者盔甲在随后的几十年里被小心修复直到该连队从损失中恢复过来。由于终结者盔甲的巨大的尺寸和适应性,它也受到那些体型巨大的勇士们的钟爱,比如掠夺者ABD、人山Arjac Rockfist、牛头人战团长Asterion Moloc、传奇狼卫强壮的Ranulf(穿着终结者盔甲的Ranulf和莱曼鲁斯本人一样高。)。

已知终结者盔甲型号和变种
Indomitus型(不屈型):帝国境内最广泛使用的终结者盔甲型号,Indomitus型终结者盔甲有着特征明显的巨大圆弧形肩甲,其标志性头盔造型神似某种早已灭绝的泰拉犬科动物。在该型盔甲的左肩上装饰有崇高的终结者十字[Crux Terminatus]。据传说,皇帝在同荷鲁斯宿命对决中散落下的黄金盔甲的碎片被熔铸进了这些神圣的浮雕中,它们时刻提醒着世人皇帝所做出的崇高牺牲。

Aegis型:灰骑士装备有该型终结者盔甲,它是Indomitus型盔甲的变种型号,其上安装有灵能引导矩阵,因此它能针对亚空间影响为灰骑士提供了无与伦比的防护。此外,灰骑士终结者那棱角分明的十字军头盔也使盔甲的整体外形颇为独特。

Gorgon型:钢铁之手的基因原体Ferrus Manus设计和命名了这种Indomitus型盔甲的变种型号。这些原形盔甲安装有一种强大的转换装置,该装置不仅能使来袭的能量发生偏转,还能利用这些能量产生灼热的闪光,从而使附近的敌人目盲失能。但是,该型终结者盔甲会产生电气辐射,从而导致其使用者要经历大量电子生化改造手术之后才能使用它,因此它们最后差不多都被淘汰掉了。

Cataphractii型(铁骑型):这种有着瓦板形肩膀的终结者盔甲型号非常容易辨识,它有着双层弧形陶钢肩甲,此外在该型盔甲的薄弱连接处覆盖着埋有精金线的皮条裙。盔甲上硕大肩甲自有其设计目的——其中装有额外的护盾发生器,这种强化防护带来了额外的重量和动力需求,这使得Cataphractii型终结者盔甲丧失了速度和机动性。

Aquilon型:传说Aquilon型终结者盔甲是皇帝亲自为其麾下的精英保镖设计的,该型盔甲是Cataphractii型终结者盔甲的精工变种型号。为了提升盔甲的机动性,该型盔甲的电力电容和神经原纤维都得到了极大的增强,从而使其能与有着惊人身体能力的禁军军团[Legio Custodes]成员实现天衣无缝地配合。

Tartaros型(冥府型):许多人相信Tartaros型终结者盔甲是星际战士手上最先进的终结者盔甲型号,该型盔甲有着惊人的活动范围,同时又保留了战术无畏盔甲标志性的防护性能。Tartaros型终结者盔甲极为罕见,这意味着只有极少数精英级的战团第1连老兵才能装备这种宝贵的盔甲。

Saturnine型:Saturnine型终结者盔甲的起源鲜有人知,只知道它们是和Indomitus型以及Tartaros型同时期研制的型号。在功能上,Saturnine型盔甲和Indomitus型盔甲之间几乎没有差别,所以人们相信这两种盔甲的设计分歧主要体现在美学上。不管怎样,该型盔甲目前来看已经绝迹了。

Allarus型:Allarus型终结者盔甲是万年以来终结者盔甲不断发展创新的顶峰,该型盔甲是技术学士为禁军设计的精工装备。该型盔甲由多层几乎坚不可摧的奥金[auramite]和精金[adamantium]锻制而成,使用者在战斗中将获得无可匹敌的防护优势和完全彻底的灵活性能。

第41个千年中的终结者盔甲
虽然Indomitus型终结者盔甲是忠诚方和变节战团中最常见的终结者盔甲,但是部分的叛乱军团依然在使用某些稀有的终结者盔甲型号。在死亡守卫中,臭名昭著的死亡寿衣终结者和凋零霸主终结者们使用着受到腐化的Cataphractii型终结者盔甲。由于纳垢的偏爱,死亡守卫的终结者们获得了超自然的恢复力,他们成了所有叛乱军团中最难被杀死的存在,为人所恐惧。

千疮之子的圣甲虫终结者所使用的终结者盔甲是灵活的Tartaros型终结者盔甲的Prosperine变种型号——不过讽刺的是阿教授的红字诅咒使他们变成了一群穿着终结者盔甲、缓慢而毫不留情的自动机械。

在大多数初创战团的武器库中仍保有有限数量的的Cataphractii型终结者盔甲——甚至可能有Tartaros型盔甲,但在他们的子团中这些类型号变得越发稀少。

了解更多
你可以在禁军以及各种忠诚或不忠诚的星际战士的codex中了解更多有关终结者盔甲的内容。在FW的HH战役书中,你也能获得更多相关信息——事实上,HH系列第8本Malevolence、BA的精英终结者、以及Crimson Paladins在今天就可以预定了!而明天的头等大事则是新的混沌终结者可以预定了,但同时线上和线下商店中你也能购买到其他大量使用战术无畏盔甲的单位和指挥官——你甚至能在那里搞到使用Cataphractii型和Tartaros型终结者盔甲的模型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3
TOP
fqm
2020-02-27, 18:29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铸造恶魔引擎
[Warhammer Community 19/03/07]
在影矛中,星际战士的先锋部队摧毁了Nemendghast上的恶魔铸造工厂。但为何这类铸造工厂如此恐怖?在本期晦暗角落中,我们将深入研究恶魔引擎,以及它们的制造方法。

基础知识
要想了解恶魔引擎,首先要了解恶魔。恶魔能以多种方式进入银河。每当真实空间与亚空间之间的帷幕变得足够稀薄,恶魔就能在恰当的时机里现形于真实空间中,它们获得临时的物理形体,从而在实体宇宙中大肆破环。但是恶魔在实体宇宙中维持存在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所以恶魔经常会附身在自愿(或非自愿!)的宿主身上,这样它们就能在真实空间中留存更长时间。

就如同恶魔可以附在凡人身上一样,天赋异禀的术士和次元铁匠也能将恶魔束缚在机械上,这类仪式通常发生在恐惧之眼深处地狱般的铸造工厂内一一或是银河中任何帷幕稀薄的地方。

铸造
通常来说,恶魔引擎是由次元铁匠创造的——次元铁匠的机械知识与机械教相当,只是更加黑暗和亵读。此外,附魔大师[Master of Possession]手下也拥有一些可以生产恶魔引擎的铸造工厂,在他们眼中,恶魔引擎是有用的工具,同时附魔大师也善于在战斗中激发恶魔引擎在铸造过程中累积的怒灭。

在创造恶魔引擎的过程中会用到堕落的仪式和禁忌的秘术。虽然具体的制造方法因人而异,但总体来说,制造恶魔引擎首先要使用秘术陷阱[arcane snares]将恶魔从非物质世界剥离出来,然后再将尖叫着的恶魔塞进丑陋的铁制外壳中一-这些外壳事先都被绘上了束缚符文。

创造恶魔弓|擎的过程极为危险。恶魔们通常都憎恶这些囚牢,但对亵读者可能是个例外。次元铁匠所创造的恶魔引擎是一种凶狠野蛮的存在,因此在战斗间隙中,恶魔引擎必须被彻底控制住,此外,它们还对创造者充满了敌意,随时都有可能攻击并杀死创造者。但从恶魔引擎在战场上的表现来着,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恶魔与机械
某些恶魔引擎会继承其甲壳内所束缚的恶魔的特性。瘟疫机蜂和瘟疫爬行者夹杂着纳垢恶魔的恶意,因此它们有着不可思议的耐力。此外,颅骨之主容纳着嗜血狂魔的精魂,所以它们有着反常的凶残和条戮技艺。

其他恶魔引擎则借由同恶魔融合获得了新的力量。比如,在每个锻炉魔体内都含有地狱之火的火种,这使得它们可以装填魔化弹药——从红热的磷火炮弹[phosphor shel1s]到次元离子炮的爆破射流。

剧毒爬行者[Venomcrawler]是一个极不寻常——且致命一一的例子。在他的制造过程中,首先要从自亚空间中提取出来奇特的寄生实体,虽然其中大多数的实体会在进入实体空间的一瞬间就消散掉,但其中某些极其强大的个体会与这具新的金属形体产生共生关系。在寄生过程的初始阶段,这些实体会迫使剧毒爬行者破坏恶魔铸造厂的生产车间,但随后这个离群的恶魔精魂就会逐渐消亡,其能量则被吸收进恶魔引擎的球形腹部中。之后,附魔大师还能将这些能量抽取出来协助完成恶魔召唤仪式。

地狱飞龙不是被制造出来的,它们是在恐惧之眼中自发生长成形的。地狱飞龙曾是星际战士飞行员驾驶的战斗机,但是由于数个世纪以来一直暴露在亚空间的混沌能量下,它们发生了改变。这些突变的畸形怪物现今正怀着恶意盘旋在天空中,其体内寄生着掠夺成性的恶魔精魂。

以上这些只是恶魔体的冰山一角!在叛乱军团中有着各种各样恐怖的恶魔引擎,每个军团会用到何种恶魔引擎类型是基于军团的战术需要,以及次元铁匠的技能和嗜好而定。除了文中所介绍的部分外,恶魔引擎还包含了体型庞大的亵读者(译者:CSM的螃蟹)、渴求血肉的血屠夫[Blood Slaughterer](译者:恐虐的恶魔引擎)、以及其他鲜为人知的恶魔引擎一一而要想了解所有的恶魔引[擎最终必将招致疯狂。

了解更多
本文中,我们仅仅接触了恶魔引擎的皮毛——但是如果你够胆,还有许多地方可以了解更多有关恶魔引擎的知识。影矛本周开始预定,其中就有关于魔种[Daemonkin]的知识,以及刊载了有关Nemendghast铸造厂的深入情报。

从黑暗图书馆中,Graham McNeill笔下有关战争铁匠Honsou的故事将恐惧之眼中这类邪恶的工作描写的入木三分,而Dan Abnett有关冈特的幽灵[Gaunt's Ghosts]的故事也会涉及到恐怖的恶魔引擎。

想要一个惹人喜爱的恶魔引擎?在战锤40000的脸书上告诉我们吧。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4
TOP
fqm
2020-02-27, 19:05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混沌大魔
[Warhammer Community 19/04/09]
四种大魔中的最后一个大魔一-守密者在不久之后也会像它的同类一样实现塑料化。如果你够胆。那就隨我们一起向战锤40K最黑暗(也是最晦涩的)的知识进军,去了解关于恐怖的混沌恶魔的秘密。

大魔是亚空间中量强大的生物。它们从它们的地狱主人那里获得了巨大的力量。在基不洁的主人眼中,唯有恶魔王子能与大魔一较高下。每个大魔都被赐予了一支无尽的亚空间恶魔军团。只有真正的疯子,或是内心免疫腐化影响的人才会尝试了解这些恶魔的本性——这也是为什么灰骑士要将关于恶魔的真相严密地隐藏起来...

虽说大魔的外形是由创造它们的混沌神明所决定的,但大魔却有着其麾下的次级恶魔所无法比拟的自由意志,每个大魔都有自己的癖好、略微不同的渴望。无论是受对立的混沌神明挑唆,还是出于自身的贪婪和野心,某些大魔会暗藏反对主人计划的渴望。声名狼藉的嗜血狂魔Skarbrand——曾是恐虐最宠幸的大魔——将这种渴望提升到了全新的高度,它心中无法抑制的愤怒驱使它挥起斧子向血神砍去,但它随后就遭受了流放,被恐虐的猛烈怒火抛出了时间和空间。

嗜血狂魔,恐虐大魔
作为恐虐恶魔中最强大的存在,嗜血狂魔是战争和死亡的象征,它们统领着麾下的军团。每个嗜血狂魔手下都有八支由次级恶魔(诸如放血鬼、血碾骑士、鲜血猎大和颅骨大炮)组成的部队,反过来说,嗜血狂魔也是这个死板军事系统的一部分,它们自身分属于更高层级的嗜血狂魔麾下的八支部队中。恐虐军中有八个等级——也称作圣阶[Hosts], 大魔的头街与它们的等级相匹配。第八圣阶的大魔被称为无拘狂怒[Bloodthirsters of Unfettered Fury], 而八个最为致命的第一圣阶大魔则被称为至高狂魔[Exalted Bloodthirsters]。

恐虐恶魔军团的这种架构意味着恐虞麾下活跃的嗜血狂魔数以百万计一一这还不包括那些被束缚在恶魔武器或是强大战争引擎(例如颅骨之主)中的嗜血狂魔。不过对凡人仁慈的是,现实法则使得这群数量庞大的嗜血狂魔(哪怕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不能同时存在现实宇宙重,但在混沌诸神相互戏耍(更准确的说,是互相攻击)的大博弈[Great Game]中,恐虐嗜血狂魔所压抑的怒火注定是不会被浪费掉。

恐虐的大屠杀者
An'ggrath the Unbound

作为第一圣阶的至高狂魔,An'ggrath是最为巨大和强力的八位嗜血狂魔之一,它用手中巨斧只需寥寥数下就能砍翻泰坦军团的神之机械。

Ka'bandha,天使之灾
Ka'bandha是恐虐的另一位至高狂魔,它同圣血天使的基因原体圣吉列斯交战数次(第一次是在Signus Prime上,而之后在的皇宫围攻战中互相争夺永恒之门[Eternity Gate],这位大魔的命运自此之后就永远同圣血天使们交织在了一起。

Skarbrand, 流亡者
虽然Skarbrand被逐出了血神的恶魔军团,但它仍在为其主人服务,它不断播撒着世界末日般的暴力,至于它这样做的目的是单纯的盲目狂暴,还是想在其主人眼中寻到救赎,就不得而知了。

万变魔君,奸奇大魔
万变魔君是亚常间能量和魔法的具象化,它们能自由操控无限的力量,能凭空召唤咒文、重塑血肉或是用一团闪亮的亚空间火焰焚化敌人。每个万变魔君都指挥着一支由奸奇恶魔组成的部队,并为了博取大阴谋家的宠爱而互相争斗。同时,它们也很乐于去破坏大不净者精心准备的瘟疫菌株和疾病,这点反映出奸奇讨厌纳垢所偏爱的有序声明循环。

在它们不编织凡人命运的时候。万变魔君们会守卫在奸奇的不灭堡垒[Impossible Fortress]中。只有万变魔君那不断变化的心智才知道如何通过堡垒中的迷宫回廊,自然的,许多与万变魔君为敌的人因而迷失在这些回廊中,受到永恒禁锢的诅咒。奸奇的知识与力量源于不灭堡垒核心中的隐秘图书馆[Hidden Library], 万变魔君们在那里谋划着如何用诡谲阴谋来对付主人的敌大——和它们彼此。

操纵大师
Aetaos'rau'keres,灵魂屠夫

Aetaos'rau'keres是一位至高变换魔君[Exalted Lord of Change],奸奇麾下最恐怖的大魔之一。但是为了防止Aetaos'rau'keres可能的背叛,奸奇束缚了它的心智,现在灵魂屠夫的心里只剩下在凡人身上释放怒火的邪恶欲望。

M'kachen
自从M'kachen第一次遇到并败于兄弟连长[Brother-Captain]Stern之手后,它就宣称要吞噬这名灰骑士的灵魂,并为此设计了大量诡诈的阴谋妄图将它置于死地。直到目前位置,Stern挫败了M'kachen的每一起阴谋,但兄弟连长的幸运是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的,而M'kachen有的是时间...

命运编织者Kairos,奸奇的神谕
在被主人投入永和之井[Well of Eternity]后,命运编织者Kairos以不为人知的方始从这项考验中幸存了下来。不过,当Kairos再次出现时,它的头一分为二,其中一个只说真话,另一个则满口谎言。有九乘九万变魔君专职负责记录Kairos的独自呢喃,因为这些呢喃中吐露出异常珍贵的知识。

大不净者,纳垢大魔
相比其它大魔,大不净者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都更接近它们的地狱主人。它们身形圆润,天性乐天,它们视向凡人播撒瘟疫为赠送真诚的礼物,因为除了感染之外,它们的受害者还会获得纳垢慷慨的祝福——真是仁慈啊!

作为纳垢力量的具象化。大不净者拙劣地模仿着生命循环不断进行着变化,它们指挥着由次级恶魔组成的Tallybands来执行自己的计划。大不净者会以充满活力的清新样子(自然是以纳垢的标注而言)投入战斗——Fecundus军团在纳垢大军的前方布下新型瘟疫,而当战斗循环进入尾声,Necroticus军团就会随着腐烂登场,一个大不净者有时也会同另外两个大不净者结成Thricefold Befoulment一-在战场上组成醒目的纳垢三分印记[tri-lobe sigil]——化身为腐化的先锋部队直指敌人的心脏。

瘟疫选民
浮肿的Scabeiathrax

Scabeiathrax是纳垢的一位至高大不净者[Exalted Great Unclean Ones],它是疫病坑[Blighted Pit](一座地狱般的堡垒,用来生产宿主,供瘟瘴神手下的污秽生物寄生)领主。它手持一把叫作腐朽之刃[Blade of Decay]的巨型切肉刀,传说这把刀的触碰对子凡人和恶魔都同样致命。

瘟疫之父Ku'gath
Ku'gath曾是个小小的纳垢灵,有次它从纳垢的肩头滑进了大锅里。在吸饱了锅中恶臭的汤汁后,它长成了一位大不净者,其身体内寄宿着完美的疾病。自此以后,Ku'gath就着迷于复制锅中独一无二的疾病配方,它在银河各处进行试验,顺便将这些邪恶的瘟疫四处散布。

雨父Rotigus
病态的暴风云在大不净者Rotigus的头上翻腾搅动着,而在它身后,纳垢的暴雨浸透大地——瘟疫之神的慷慨和丰饶在这场芜秽的洪水中显露无遗。

守密者
色孽大魔是一群有着复数手臂的高瘦生物,它们有着可怕的力量。与其高大身形不符,守密者有着不自然的迅捷,它们既能用长爪横扫成排的敌人,又能在眨眼间用手中优雅的剑刃刺穿单个敌人。守密者带领着一大群嗜好享乐的色孽恶魔,它们随心所欲地发布命令应和其所属军团。

作为最年轻的混沌神明,觉醒于灵族陨落[Fall of the Aeldari]的千年前,色孽自然而然地同诸神中最古老的恐虐对上了眼。恶魔审判庭[Ordo Malleus]的认证学者们相信黑暗王子从自身的骄傲中催生出了守密者。若说恐虐的嗜血狂魔漫溢着原生力量和尚武英勇,那相对的,守密者则有着轻盈和不可思议的迅捷——同时依旧致命,它们总是率先出手给予对手致命一击。每当守密者战胜血神大魔——或其它黑暗神明的手下——都能成为色孽带来难以描述的残忍满足。

罪孽主教
折磨使者Zarakynel

这个杀气腾腾的高瘦大魔是色孽的至高守密者[Exalted Keeper of Secrets]。Zarakynel从蹂躏灵族殖民世界[Exodite Worlds]的过程中获得了极大的愉悦,它贪婪地摧毁着灵族的魂石,强迫这些死亡灵族的灵魂变成色孽的玩物,遭受无尽的折磨。

Shalaxi Helbane
在色孽恶魔中,Shalaxi Helbane是无可争议的武斗冠军。它生来就是为了战斗和消灭地方大魔——Shalaxi在银河间已经战胜了许多极为强大的敌人,若谣言可信,它的手下败将中甚至包括了Skarbrand。

堕落的Kyriss
在Signus Prime上恐虐和色孽罕见地结成了同盟,堕落的Kyriss当时也在场,它是位列Ka'bandha身边的两位恶魔领主之一,它将圣吉列斯和圣血天使军团诱入一场大战中,妄图借此来腐化它们,结果最后失败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想这是我们能向你透露的大魔信息就这么多,我们可不想冒审判庭危机介入的风险。你可以在实体店或者网店购买到嗜血狂魔Skarbrand、大不净者、以及万变魔君,此外你能在铸造世界的网站上购买到全部四个至高大魔。新的守密者马上就要上市了——讽刺的是,我们目前要对它的预定日期保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5
TOP
fqm
2020-02-28, 19:25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泰拉
[Warhammer Community 19/01/13]
“谁人知晓人类通过何种方式遍布如此众多环境迥异的世界?谁人记得那场撕裂他们家园世界泰拉的大战,其结果是令人类退化成了野兽?谁人识得泰拉远古遗迹的名字,灭亡国家的名字,早已化为尘土的人们的名字?这些问题的答案无处可寻。”

——战锤40000规则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晦暗的遥远未来,人类统治了数百万计的世界,但其中唯一泰拉是无可比拟的。其名讳古时称为地球,这个小小的世界是帝国的心脏,皇帝的家园,以及人类在这个冷漠无情的宇宙中最后残存的希望。

为何泰拉如此重要?
泰拉是帝国的首府世界,是政治和宗教力量的中枢,是这个星际帝国的核心。今日的泰拉已经成为了一个横跨整个星球的巨大城市,其上居住着高领主们——一个代替皇帝管理帝国的统治议会,同时也是帝国最重要的宗教圣地。事实上,整个皇朝的公民会花费数代的时间前往泰拉朝圣,仅仅只是为了能一睹这颗星球,以及其上的遗迹。

泰拉不只是帝国力量的象征——作为黄金王座和星炬[the Golden Throne and Astronomican]的居所,泰拉是人类种族延续所不可或缺的存在。人们凭借泰拉这座灯塔可以相当安全地穿越亚空间,失去它,帝国将无法再为遥广泛散布的殖民地提供补给和防御。

对于帝国之拳战团来说,泰拉也是一个重要的世界,该战团需要在泰拉上征召和训练新兵,山阵号[Phalanx]——帝国之拳舰队的主力战舰,也是帝国中最强大的舰船之一——通常会在太阳系内巡逻,时刻准备为泰拉挡下各种威胁。

最后,泰拉上还居住这导航者家族[the Navigator Houses],借由负责的内部通婚,这些贵族世代维系着导航者基因[the Navigator Gene],从而提供能够保证船只安全穿越亚空间的领航员。领航员和星炬一样重要——比较,灯塔再明亮,但若没人能看到,又有什么用呢?

泰拉:时间线

M1-M15:泰拉时代[Age of Terra]
我们对于泰拉上第一个千年中发生的历史几乎无甚了解,只知道在M1到M15期间人类开始第一次尝试进入太空,其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对火星的殖民。亚空间旅行在这一时期还是不可能的,这意味着大多数的太空殖民地因为漫长而危险的航行而不得不处于自给自足和孤立状态。同样的,我们对于随后的技术时代[Age of Technology]和冲突时代[ Age of Strife],以及泰拉为何能从灭绝了无数世界的毁灭中幸存下来也不甚了解。也就是在此时泰拉和火星缔结了古老协议,两颗星球的命运从此交织在一起,火星在此时成为了生产和贸易中枢。

M29晚期:泰拉征服战[The Conquest of Terra]
在冲突时代尾声——也就是横跨银河的人类帝国崩溃碎裂成一块块孤立碎片的数千年里——人类皇帝第一次出现在人类面前。他开始以一支雷霆战士部队收复泰拉,雷霆战士是一群强于星际战士的基因改造超级战士。之后,这支无人能挡的军队摧毁了盘踞在泰拉上的众多君王,皇帝很快就控制了整个星球——从而开始计划收复整个银河。

M30:大远征和荷鲁斯叛乱
大远征始泰拉之上,而泰拉本身亦最终成为了荷鲁斯叛乱的关键战场,在叛乱之战达到顶峰时,大量的战帅追随者攻入了这颗星球上。

M32:斩首行动[The Beheading]
随着皇帝在荷鲁斯叛乱期间失去行为能力,领导帝国的职责落在的泰拉高领主们的身上。但高领主的统治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例如在M32,刺客导师[Master of Assassins]Drakan Vangorich刺杀了高领主们,并在随后的数十年里一支统治着帝国,直到他被星际战士联合军废黜。

M35-M36:新泰拉过渡期[Nova Terra Interregnum]
当新泰拉的元议会[Ur-council]在帝国进内设立了第二个平行首府后,帝国曾一度因政治冲突一分为二。

M36:叛教时代[The Age of Apostasy]
新泰拉过渡期虽然结束了,但一个新的分裂时期紧接着又开始。大司事[Ecclesiarch]Goge Vandire从泰拉的其他高领主手中夺取了权利。随着紧张局势逐渐升级,数支星际战士战团为了将这名暴君赶下台而攻入泰拉。Vandire最终被作战斗修女前身的神圣军事修会所出卖。

M41:保卫泰拉
随着诅咒瘢痕[Cicatrix Maledictum;大裂隙的别称]逐渐张开,恐虐开始对帝国疆域发动残忍入侵,星炬的烽火在此时也变得闪烁不定起来,甚至就连泰拉本土也遭到了恶魔入侵。最后,原铸星际战士、禁军和寂静修女共同协力抵御了这次入侵,但这次入侵也是一次可怕的警告,它证明了若黄金王座彻底陷落,混沌诸神的手可以伸得多远。

泰拉是什么样子的?
在经历了无数个世纪的战争、生态崩溃已经急速城市化的摧残之后,泰拉的海洋在很久以前就蒸干了,而第41个千年的泰拉是一个杂乱无章、横跨全球的城市,其中耸立着神殿、行政中心、已经富丽堂皇的宏大皇宫[Imperial Palace]。泰拉是帝国贫民与显贵共同的居所,在一座座宽大的牧师居所、导航家族以及官僚的府邸周围挤满了拥挤不堪的肮脏贫民窟。

从地理上来说,泰拉与今日的地球相比已经被重塑和改造地面目全非了,但唯有一座山脉仍旧被保留了下来。这座山脉曾被称为喜马拉雅,而在其上方、内部、地下、以及周边是银河中防御最密集的地点:帝国皇宫,皇帝本人的居所。这座宫殿中还容纳了禁军、黄金王座、内政部[Administratum]和各级征服部门、以及藏有无数秘密的无尽实验室和封闭地窖。

Attached Image

随着大裂隙在苍穹中不断扩大,甚至就连Vigilus这样坚定的堡垒世界都已处于毁灭边缘,战争会再一次来到泰拉吗?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泰拉,你有什么有趣想法或是粉丝论断想要分享吗?在战锤40000的脸书页面上告诉我们吧!如果你想更进一步了解泰拉,你可以从以下几个地方入手。Graham McNeill的放逐而亡[The Outcast Dead]提供了一个很棒的视角让人可以一窥荷鲁斯叛乱期间人们在泰拉上的生活,而Chris Wraith的王座守望:皇帝的军团[Watchers of the Throne: The Emperor’s Legion]则通过一位禁军和一位寂静修女的视角展示了第41个千年的泰拉。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5
TOP
fqm
2020-02-28, 19:31
Post #6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智慧小子
[Warhammer Community 18/10/09]
兽人!他们大,他们绿,他们是战锤40000中最宝贵(同时也是非常受人喜爱)的派系。不过,兽人到底从哪儿来呢?

兽人是非常神秘奥妙的生物,虽然关于他们的理论比比皆是——从他们的起源到他们为什么是绿的,但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可以才信的。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探究了艾达瑞万神殿[Aeldari pantheon],那在今天这篇晦暗角落中——我们的专栏会深入了解战锤40000中那些奥妙的、真假难辨的、以及短暂存在过的设定——我们要探究绿皮的起源,以及究竟所谓的智慧小子[brainboyz]是谁。

最初
兽人自从行商浪人[Rogue Trader]时代就同我们见面了,行商浪人是初版的战锤40000规则。以下是这本圣典中有关这一神秘异型种族的描述:

“人们说人类和兽人第一次见面时互相瞪视了很长时间,他们并不关心自己看到的是什么,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星际战争,一直持续到今天。兽人和他们的仆从是人类的本质上【原文如此】敌人。兽人的宇宙飞船蹂躏掠夺着帝国,兽人的军队杀戮破坏着人类世界。同样地,人类对兽人世界和宇宙深处的兽人也发起了远征。战争在这两个种族间不断持续着,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这听起来就像是我们所了解并喜爱的兽人!行商浪人中有关兽人的篇幅相当简短,基本没有去探究他们的起源、生理、或是文化。而兽人将在接下来的数年时间里得到极大地充实。

智慧小子
那兽人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在兽人口耳相传的古老传说中提到过一个叫作智慧小子的失落阶级...

兽人传说是由兽群监工们[Runtherds]负责传承的——这个兽人阶层负责看管屁精。兽群监工们似乎有着在兽人中闻所未闻的耐心。或者也许他们只是单纯喜欢欺负屁精,同时手边又总是有点小点心。

根据兽群监工们的讲述,兽人是一个失落种族,他们为战争而生,负责保护一个只知道叫作智慧小子的高科技种族。

比较好奇的兽人对于智慧小子后来发生了什么有过许多推论——从“某种瘟疫消灭了他们”,到“大规模的基因退化导致他们退化成了一个仍然活在M41的原始种族”...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全部真相——特别是兽人基本上并不是真的关心这些:

“俺只晓得Hef这个完蛋的家伙(译者:这里的lost race一语双关。这个兽人把失落种族理解成了输掉比赛),他丫在穿沙漠拉力赛最后一段里撞烂了他的三蹦子。那让俺输掉了点牙。”

——一名兽人表现出自身对历史、文化、以及出暴力之外的事物全然地不感兴趣

Krork
在战锤40000涉及到太空死灵派系的相关历史介绍中,向我们透露一点有关在帝国崛起之前的太空冲突。在太空死灵的背景中静静地趴着各种各样有趣的花絮,像是首次提到了Krork。那些手中有当前版本圣典:太空亡灵[Codex: Necrons]的人会比较熟悉这个东西,纵观Krork的意图和目的,看起来非常像是古早时期的兽人前身...

Krork是——根据故事的进程——由古圣[the Old Ones]创造出来同惧亡者[Necrontyr]进行上古战争的。人们对于古圣了解不多,除了知道他们创造了网道、有着极大的精神力量、以及谣传他们在艾达瑞的创造过程中也插了一手。

Krork看起来是古圣创造出来终极武器,设计用来阻挡惧亡者和他们的盟友的卡坦[C'tan]进攻。

随后持续千年的战斗从根本上塑造了这种古圣之子。事实上,经历过天堂之战[the War in Heaven]——后世所知在惧亡者和古圣之间爆发的战斗——极有可能是兽人不畏死亡的原因。

那时被称为拥夜者[the Nightbringer]的卡坦肆虐银河之间,他的怒火异常旺盛,所有智慧生物的集体意识中都被深深地印刻上了他的形象,这一点表现在无论是艾达瑞,还是早期人类遗存中都能发现对死亡的极大恐惧和死神的形象。只有一个种族避免了这样的命运——那就是Krork,他们今日的后代仍然不畏惧死亡!当然,兽人依旧会从战斗中逃跑——但是,正如他们所说的:

“兽人打仗从来输不了。俺们赢了就算赢了,俺们死了,那得算死在战斗里,可不算输。俺们要是没死掉跑了,那俺们是去兜一圈回来再打,懂!”

——一名兽人令人信服地道出了绿皮们的内在行为逻辑

进一步阅读
在过去几年里,兽人背景已经得到极大的充实,随着黑暗图书馆在野兽崛起[The Beast Arises]中逐渐深入开发他们的文化——或者他们自己的说法“闻化[kultur]”。如果你好奇兽人部落是从哪儿来的,或是想了解早期帝国,你可以从野兽崛起第一册入手。

自称是文字屁精的Guy Haley已经开始忙着为新的兽人广播剧动笔,这些广播剧是按照绿皮视角撰写的——你能从黑暗图书馆网站上下载。

当然,你很快就能买到圣典:兽人[Codex: Orks]的!时刻关注下周动态吧——放心,我们有大把的预览计划,里面充斥了大量的新信息,你会把牙花了的。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6
TOP
fqm
2020-03-01, 13:26
Post #7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混沌国度
[Warhammer Community 18/11/22]
描述混沌国度是一项会逼疯凡人心智的任务。这项任务就好比是在尝试数清沙滩上沙子的数量,此外再加上每粒沙子都是由疯狂构成,而且这个沙滩是上下颠倒的,并且正置于火上烘烤。就算你做到了上述这些,你甚至依旧无法理解混沌国度有多疯狂。

不过,随着愤怒与狂喜对战包横空出世,我们尝试要化不可能为可能,用一份简报来向你讲述这个无法理喻的国度:

混沌国度是黑暗神明的领域。它既没有时间概念,也没有固定的形态——这里是一个变幻莫测的无尽位面,它结合了凡人的美梦和梦魇,并且在情感能量作用下持续不断地发生疯狂地变形。有无数古怪恐怖的存在栖息于混沌国度,其中最为强大的是四位混沌大神。

这些毁灭力量——即恐虐、色孽、奸奇、和纳垢——都各自在这个奇异国度中划出了一片广大的区域算作自己的领地,并按照自己的邪恶欲望对领地进行扭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可以认为混沌诸神,他们的国度、以及他们的仆从都是同样难以捉摸的虚幻之物。所以毫不夸张地说,水晶迷宫[labyrinths of crystal]、无尽的尖叫颅骨平原[endless plains of screaming skulls]、腐烂花园[festering gardens]、以及千变万化的无截至知觉宫殿[palaces of kaleidoscopic sensory excess]都是取自智慧生物最深层以及最原始情感当中。如果你感到迷惑,没关系,我们也是。欢迎来到混沌国度。

混沌国度激烈而痛苦地爱抚着现实世界,这一点表现为恶魔军团纷纷涌出这个超脱尘俗的纬度,前往物质国度寻求征服。为恶魔所害的凡人可能会倾向于将混沌视为一个统一的实体,这是因为他们对在混沌之间进行的无尽的狂暴战争一无所知。黑暗神明们为争夺霸权持续进行着一场永恒的战争——但你明白冲突对他们有多意外时,你就不会感到意外了。

混沌诸神易怒的天性和凶残的竞争意味着他们基本上永远不会停止相互征讨。这样的厮杀时常会影响到真实世界,但最激烈的争斗都发生在邪神自己的国度内。邪神们互相入侵极为寻常,比如一群不断吠叫的鲜血猎犬[Flesh Hounds]和数量众多的放血鬼[Bloodletters]扰乱了纳垢壮丽的富饶,或是色孽的寻觅者[Seekers of Slaanesh]和长着剃刀般锐利舌头的恶魔摧毁了篡变王者[the Changer of Ways]的闪亮尖塔。

但是,这些对抗同发生在狂怒之神与放荡之神两者间的永恒争斗相比都是小巫见大巫。恐虐视色孽为彻底的弱者、精神错乱的疯子、对自身凶暴天性完全的嘲讽,而色孽需要凡人活着,好吧,以便用极度的追求来诱惑他们——从而不用去血神令人讨厌的沉闷和单调。于是就有了愤怒与狂喜对战包...

在愤怒与狂喜对战包中,你有机会自行探索混沌国度——但如果你对黑暗的禁忌知识急不可待的话,那就在圣典:混沌恶魔[Codex: Chaos Daemons]或者战斗卷宗;恐虐之刃[Battletome: Blades of Khorne]里开始探索吧。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7
TOP
fqm
2020-03-06, 21:06
Post #8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艾达瑞诸神
[Warhammer Community 18/09/30]
战锤40000的宇宙何其广大。这是真的,30年以来难以置信地累计了数量庞大的圣典、小说、和传说。本系列将一窥这一复杂设定,深入黑暗千年的阴暗角落和未解之谜。

随着唤醒逝者[Wake the Dead]对战包本周开始预定,我们正好利用现在这个绝好的机会重新提醒下各位有关艾达瑞[Aeldari]的悲惨过往,以及他们自身对艾达瑞众神的坚定信仰。

曾经,艾达瑞也是一个统一的种族,他们信仰着无数的神明、神话人物、宗教守护神、和其他神圣的存在。其中既有Asuryan——睿智凤凰王和Kurnous——狩猎之神,也有巧匠Vaul[Vaul the Artificer]以及无数其他神明。这些神明改变了——并且持续改变着——艾达瑞方方面面的文化,这些神灵的神秘旅程影响着方舟世界[craftworlders]上所遵循的道路[the paths]。

但是在第41千年,这些神明都已死去,而艾达瑞经历过分裂,成为了濒死的种族。

所以我们今天如何开始呢?

衰落与堕落...
数千年前,当人类还在为了食物和闪亮的石头而去土里翻找或是自相残杀的时候,艾达瑞就已经是银河中无可争议的统治者了,他们控制了绝大多数的真实天空,以及被称为网道的神秘次纬度[sub-dimension]。

随着他们古老的敌人——太空死灵——归于沉寂,艾达瑞决定开始专注于他们所擅长的领域,换而言之他们想要随心所欲。随着大量成年艾达瑞日以继夜地追求新奇的、日渐极端的娱乐方式,他们开始逐渐离弃原本的诸神,转而组织起各种五花八门的陌生教派,毫无节制地度日。但是,有一小群艾达瑞想要过传统的生活——其中就有Asuryani乘坐着名为方舟世界的巨型城市舰船起航上路,有Exodite们在大量被称为处女世界[maiden worlds]的天堂般的星球上过起了德鲁伊般的淳朴生活。而我们今天所称作“艾达瑞”的存在就是这些远离灵族主体的避世者。

艾达瑞基本上都是灵能生物,因此他们的行为会在亚空间(亚空间会映射活物的情感)产生印记。颓废的上古艾达瑞最终集体堕落,并因此促成了色孽的诞生——混沌邪神和无节制之王,而在新神诞生的过程中,绝大多数的艾达瑞就此丧生。

色孽并不满足于吞噬了数万亿艾达瑞的灵魂,他转而望向艾达瑞的神明们,并在一场撼动群星的猛烈战斗中将他们一个接一个下好殆尽。色孽的诞生异常剧烈暴力,不但彻底摧毁了艾达瑞帝国的核心区域,还在现实宇宙中撕开了一道裂缝,并就此创造了你们现在称为恐惧之眼的这片宇域。

所以就这样了。所有艾达瑞的神明都死了。

好吧,绝大多数死了。

血手[The Bloody Handed]
Kaela Mensha Khaine——艾达瑞的战争之神——在上古时代并非是艾达瑞神明中一个特别和蔼的存在,在人们的认识中他是个喜好不仅同其他神明交战,而且还屠杀对手的神明,通常被人认为是个祸害。而Khaine要用自己一贯的方式来处理色孽的问题——他处理问题的一贯方式是在撼动天堂的大战中同对手硬碰硬。

然而对于艾达瑞来说不幸的是,即使是Khaine的愤怒也不足以摧毁痛饮暴食大量艾达瑞灵魂的混沌新神。Khaine就此毁灭,他的力量也分散到无数的碎片中。现在,每当方舟世界需要神力援助时,他们会举行一个仪式,在仪式上牺牲掉一位伟大的英雄(通常是一位支派主教[Exarch]),以此段在复生一位火焰环绕的战争化身。

笑神[The Laughing God]
在Khaine同色孽战斗的过程中,Cegorach——也称作笑神——溜进了迷宫般错综复杂的网道次元中,就此成为在中性的她[She Who Thirsts;色孽的别称]的攻击下唯一真实存活的艾达瑞神明。除了一群被称为丑角[Harlequins]的神秘舞者勇士信仰着笑神外,Cegorach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近乎无人知晓。传闻,Cegorach会与他的孩子同行,这时他会伪装成一名丑角...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有关Cegorach的知识——哈,你很幸运!虽然就算在过去30年中也只透露了关于这位神秘神明的只言片语。但是,Andy Chamber的Vyle的假面舞会[Masque of Vyle],Gav Thorpe的致命才智[A Deadly Wit],以及,当然的,圣典:丑角[Codex: Harlequins]都会有一些诱人的提示来揭露这名机敏的神明。

一名在花园中的幸存者?
除了Cegorach和Khaine这唯二两位我们确定从艾达瑞陨落中幸存的神明之外——虽然他们幸存的方式各不相同,在传说中还提到Isha也幸存了下来。据说,在陨落中,纳垢——代表衰败、疾病、和熵的混沌神明——绑架了这位丰饶和医疗女神,并将她隐藏在自己国度的中心。据说,纳垢在这位女神的身上测试自己的瘟疫,利用她的恢复力来评估新瘟疫的效果。

你可以在圣典:恶魔[Codex: Daemons]中读到有关Isha的内容(以及方舟世界Lugganath上的勇士怀着注定失败的努力前去拯救她的故事)。

死亡中的救星
随着诸神在大约一万年前陨落,艾达瑞中一个有胆量(亦可称之为叛逆)的团体看到了唤醒一名新神的机会。毕竟,还有什么办法比利用与色孽同源的力量来干掉色孽更有效呢?

Ynnead是艾达瑞的死亡之神,他首次显身是以Yncarne的身份在Biel-Tan残存的无限回路[infinity circuit]中——无限回路是方舟世界用来储存灵魂的人工彼岸[afterlife],方舟上艾达瑞以此方式避免灵魂遭受色孽吞噬。在Yncarne形态下,Ynnead利用各种罪恶的能力来抽取死亡能量。

对Ynnead的信仰在艾达瑞中极具争议——无论在阿苏亚尼[Asuryani;灵族], 黑暗灵族[Drukhari],还是在丑角之中,都有艾达瑞想要加入到这个新近出现的、满怀矛盾和希望的死亡教派中,但是也有另一些艾达瑞对于这个自仇恨和死亡之中诞生的,不停发出尖叫与嘶鸣的化身和侍奉他的教派充满了怀疑(也许这些怀疑是可以理解的)。而那些坚定希望Ynnead出现的人——虽然这样会导致他们死亡,但同时亦能铲除色孽——大都也对于将全族灵魂置于一场豪赌中不抱什么热情。因为Yncarne也只是色孽的一个还算及格翻版——毕竟,他们都是自艾达瑞死亡后的灵魂中诞生和获取能量的...

如果你想了解关于Ynnead和他们的神秘信众,请看Gav Thorpe的幽灵勇士[Ghost Warrior]——这是第一本描写这群罪恶的艾达瑞的小说。

随着银河迅猛燃烧,艾达瑞较以往更为分裂,无人知晓艾达瑞的各色神明在即将到来的冲突中扮演何种角色——也许我们会在未来的某期晦暗角落中再次提及他们。置于现在,请在战锤40000的脸书号上告诉我们你所总结的理论——同时也请告诉我们在战锤40000中你所感兴趣的失落知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7
TOP
fqm
2020-03-08, 11:42
Post #9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束缚恶魔
[Warhammer Community 18/12/14]
魔法书?看过了。蜡烛?点燃了。黑暗契约?封好了。你准备好束缚恶魔了。是吗?

在本周的晦暗角落,我们进一步探究禁忌的知识,一窥束缚恶魔,以及以此法创造的拥有难以置信力量的恐怖造物。

恶魔的性质
在第41千年中,恶魔是由各自所属的混沌神明以意志塑造的。他们都拥有感知、思想、目的、以及个性——并且生就对现实宇宙充满怨恨。

将恶魔送入真实宇宙需要大量的专注和能量——通过需要到举行仪式、牺牲、以及历史悠久的活祭,但即使是如此大费周章之后,他们在真实宇宙中也无法存在过长时间。

此外,恶魔也能凭借自身力量进入真实宇宙,同时他们也会被用来为物体和装备提供巨大的能力和强大的力量。

附魔战士
混沌星际战士们有意无意地取悦毁灭之力[Ruinous Power;混沌神明的别称],并因此被自愿地(或非自愿地)“接受”大量突变礼物。但是,某些混沌星际战士会选择以一种速效而残酷的方式获得力量——作为恶魔实体的宿主。混沌星际战士能从这场交易中得到怪物般的力量和速度,但同时也将付出恐怖的代价——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他们将被附身的恶魔永久奴役,并就此失去了自身行为的主导权。

就某些方面而言,残杀者[Mutilators]和泯灭者[Obliterators]似乎也该归类到附魔战士中,从原理上来说,是源自恶魔的科技病毒[techno-virus]使他们能同化武器,并且将他们的身体重塑成死亡的野蛮化身...

恶魔引擎
所属于黑暗机械教[Dark Mechanicus]和混沌星际战士的次元铁匠[Warpsmiths]极其善于利用恶魔来强化战争机器。由于长时间缺乏精心维护的补给线和机械修会麾下铸造世界的援助,这些次元铁匠转而通过将恶魔精魂束缚在引擎上(例如其所创造的亵渎者[Defilers]和地狱飞龙[Heldrakes])来战胜对手。

恶魔引擎具有强大的力量,例如魔法防护,或是某些沿袭自附身恶魔的能力。举例来说,附身在瘟疫爬行者[Plagueburst Crawlers]和凋零引擎[Myphitic Blight-haulers]上的瘟疫使者[Plaguebearers]以及类似的纳垢恶魔为这些恶魔引擎提供了可怕的持久力。

此外还有磨魂者[Soul Grinders]。这种恶魔自愿同恶魔引擎相绑定,这样他们就能以十分之一的灵魂作为代价重回真实宇宙。

以此方式束缚的恶魔时常会陷入彻底的疯狂中,如同野生动物般进行战斗——甚至在敌人被完全摧毁后,转而攻击自己的同袍。

恶魔宿主[Daemonhost]
从宇宙的宏观尺度上来说,恶魔真实存在对于人类而言是一个极其糟糕的消息,但是,有部分审判庭[Inquisition]成员相信受到束缚的恶魔可以为帝国做出贡献。这些激进的审判官们[Inquisitors]精明地利用混沌来对付混沌。有时,他们会将恶魔绑定在一具人类躯体中,从而达到束缚恶魔的力量,或是获得关键知识的目的。Cherubael是最著名的恶魔宿主之一,他同审判官Gregor Eisenhorn由对手变成了盟友。

恶魔武器
恶魔也能同剑或是其它武备进行绑定,这种绑定能在增强物品的同时使其具有惊人——通常也是恶毒——的知觉。在对抗混沌的战争中,参战双方都有使用到恶魔武器。激进的审判官和某些可疑的忠诚方星际战士战团——例如Relictors——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会使用到这些武器,而某些人则会将这种举动视为叛乱的罪证。另一位恶魔武器不同寻常的使用者是灰骑士的堡主克洛维[Castellan Crowe]——相较于利用黑刃Antwyr[Black Blade of Antwyr]作战,克洛维更视自己为它的狱卒,持续与它的邪恶影响相抗争,并且拒绝使用它的全部力量。

Darch'nyen
当然,关于束缚恶魔的讨论自然少不了Darch'nyen——阿巴顿[Abaddon]的著名宝剑,谣传这是一件怪物般的武器,是由首次谋杀产生的灵能能量塑造成的恶毒力量。但是,这把“剑”可能不能视为受到束缚的恶魔——它本身实际就是恶魔实体本身,只是选择变化为剑的形态。

对于这把武器的了解也就止于以上这些——但可以这样说,如果你一只手挥舞着曾杀死了圣吉列斯并且重伤到皇帝的武器,那么你另外一只手挥舞的也一定是非常邪恶的武器。如果你想了解更多相关知识,这里建议你读一读黑暗图书馆的小说——人类之主[The Master of Mankind]...

若你向束缚一些恶魔来为你服务,我们俘虏了一堆塑料恶魔为你所用——你需要最新的愤怒与狂喜对战包,它本周末就能接受预定!如果你同时也渴求更多黑暗知识,你可以在圣典:混沌恶魔[Codex: Chaos Daemons]找到——这本书在线上或实体店中都可以购买。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8
TOP
fqm
2020-03-10, 21:12
Post #10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复仇之魂
[Warhammer Community 19/03/03]
在帝国历史和这濒死的银河中点缀着无数的星舰,其中最令人敬畏和感到致命的是复仇之魂[the Vengeful Spirit]。这艘舰船是人类手中最美好和最糟糕的造物——它既代表着人类有能力创造如此宏伟的工程学奇迹,同时也代表着人类对于自身种族的背叛...

最初,复仇之魂是体现皇帝将人类带进金色未来的伟大计划——作为泰拉与火星同盟的终极象征——而建造的。它是机械教技术天才们建造过的最巨大和最强力星舰之一,它由皇帝众子嗣中最强大和最高贵的那位——基因原体荷鲁斯*卢佩卡尔[Horus Lupercal]——亲自指挥。荷鲁斯最终称为了战帅——人类军事力量的至高指挥官,而他也将背叛皇帝,并将新生的帝国推入火坑。

在泰拉围城战[the Siege of Terra]的最后阶段,银河规模的荷鲁斯叛乱的顶点,基因之父和作为获选者的儿子在复仇之魂的舰桥上爆发了一场决定人类命运的传奇之战。他们之间的命运决斗不仅平息了人类未来最致命的威胁,同时也熄灭了人类未来最大的希望,并且将使这个新生帝国推入无尽的战争中。

起源和设计
据信复仇之魂是在第30个千年中建造的,它是一艘庞大的荣光女王级[Gloriana-class]舰船,在火星分裂[the Schism of Mars]前完工的——火星分裂导致火星上的舰船生产无限期停止。只有另外三艘同级别的指挥舰能同复仇之魂在体积和火力上相匹敌——他们分别是太空野狼的Hrafnkel、世界吞噬者的Conqueror、以及钢铁勇士的Iron Blood,它们每一艘都是所属基因原体的旗舰。虽然还有其他荣光女王级战略舰存在,但它们都无法在力量上同这些庞大的指挥舰相匹敌,此外它们中的大多数都在大远征和荷鲁斯叛乱过程中失踪或被摧毁了。

复仇之魂是一艘雄伟的战舰,即使是最大型的主力战舰与之相比都会相形见拙——单单复仇之魂上的巨型加速炮[enormous accelerator cannons]就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的帝国战舰的长度。复仇之魂的舰身上密布着数以百计的炮台,这使得它的舷炮攻击异常凶猛,它单凭一轮齐射就能摧毁敌方舰船。在担任荷鲁斯旗舰期间,在复仇之魂的舰首上装饰着巨大的荷鲁斯之眼徽记,就如同它在目不转睛地瞪视着虚空一般——同时也在向于那些同如此强大的战舰为敌的蠢蛋昭示着死亡。

堕落
当复仇之魂第一次出现在恐惧之眼中时,它有了非常大的改变。舰首的荷鲁斯之眼徽记不见了,这预示着它现在服务于一位新的主人——黑暗军团的掠夺者阿巴顿。这艘庞大战舰的堕落痕迹直白地展现在舰身的装甲上。整艘战舰沉浸在黑暗能量中,这导致舰船内部的回廊充斥着丧生船员的亚空间回声。复仇之魂呢曾经高贵的机魂[machine spirit]如今也堕落成了某种一心只想杀戮的邪恶知觉。

复仇之魂经历过上万场战争的摧残。其庞大的体积使得它不可能被彻底修复如初,战舰的某些舱室已经因为脱落而失散在宇宙虚空中。谣传说,这些脱落的舱室是当作开放式监狱用来关押俘虏的阿斯塔特修士的,这些修士被关在锁闭的舱室内,身上的动力甲也遭到锁定,被迫经历缓慢的死亡。

复仇之魂:时间线
789.M30 - 005.M31 大远征
随着皇帝的军队出发穿越银河征服或是重新统一所有的人类失落世界,荷鲁斯在复仇之魂上率领着第63远征舰队[63rd Expeditionary Fleet]。在观察到这艘强大的战绩进入他们的恒星系统后,许多原本不愿归顺的世界都转而选择了全体投降。

005.M31 Isstvan III上的暴行
荷鲁斯命令复仇之魂对Isstvan III表面进行轰炸,用于轰炸的弹头内容纳有致命的噬命病毒[Life-eater Virus]——这是一种只有经过皇帝或战帅授命才能使用的灭绝令级武器[Exterminatus-grade munition]。无数的无辜者就此丧命,其中就有数以千计在该世界地下进行战斗的星际战士。经此一役,荷鲁斯挑起了后世称之为荷鲁斯叛乱的惨烈内战。

012.M31 荷鲁斯叛乱 - Trisolian之战
黎曼*鲁斯[Leman Russ]决定通过直接攻击荷鲁斯来对叛乱势力进行斩首打击,他带领着Hrafnkel和麾下的星际野狼向复仇之魂发起了一次注定不幸的进攻。在这两艘人类最强大的战舰互相轰击的同时,两位人类最伟大的战士也在战帅旗舰的舰桥上互相对抗。

014.M31 荷鲁斯叛乱 - 泰拉围城战
在复仇之魂的舰桥上上演了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一次决斗。随着圣洁列斯命陨于战帅之手后,皇帝一劳永逸地战胜了荷鲁斯,虽然他也因此身负重伤。随着荷鲁斯的陨落,复仇之魂的指挥权落在了战帅的继承人——艾泽科勒*阿巴顿[Ezekyle Abaddon]手中,他带领着幸存的荷鲁斯之子撤出泰拉,并前往恐惧之眼中寻求庇护。

M31 失踪和发现
在失踪多年以后,被目击到复仇之魂搁浅于前灵族世界Asa’ciaral[the former Aeldari world of Asa’ciaral]上,该星球位于恐惧之眼深处。在听说法比乌斯*拜尔[Fabius Bile]完成了对荷鲁斯的克隆后,阿巴顿驾驶这艘强大的战舰离开了Asa’ciaral,并驾驶着它毁灭了皇帝之子的部队,最后用荷鲁斯之爪[the Talon of Horus]杀掉了自身基因之父的克隆体[gene-sire’s clone]。

001.M39 第10次黑暗远征 - Helica冲突[Conflict of Helica]
阿巴顿协助钢铁勇士对钢铁之手进行复仇,并以此博得恶魔原体佩特拉波[the Daemon Primarch Perturabo]的青睐。在摧毁了Medusa星系内的诸多世界之后,复仇之魂率领着整支舰队再次消失,只在身后留下一片废墟。

139-160.M41 第12次黑暗远征 - 歌特战争
阿巴顿对歌特扇区发起了一次毁灭性的攻击,使该扇区就此陷入战火之中,此次攻击的先头部队包括了复仇之魂和另一艘新近在恐惧之眼中建造完成的怪物战舰——这件恐怖的武器被简单地称为行星杀手[Planet Killer]。在这场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星际海战中,四座黑石要塞[Blackstone fortress]以及无数无辜的帝国生命陨落。

999.M41 第13次黑暗远征 - Cadia陷落
复仇之魂冲出恐惧之眼,其后跟随着庞大的黑暗军团舰队以及一座黑石要塞——不朽之愿[Will of Eternity]。当Cadia因黑石要塞冲击行星地表而被彻底撕碎时,复仇之魂也遭到了大量帝国战斗集群的攻击。虽然这艘强大的战舰因此遭到了重大毁损,不得不返航,但是它也对帝国舰队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最近得知,阿巴顿正搭乘复仇之魂在前往Vigilus星系,其后跟随着庞大的黑暗军团舰队。Marneus Calgar和他在该星系中的盟友需要马上上路迎击他们了!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有关复仇之魂的知识,你可以从荷鲁斯叛乱同名小说和荷鲁斯之爪着手,后者讲述了阿巴顿是如何取得战帅遗物以及在阿巴顿之子的灰烬中重建起黑暗军团的。

你最喜好哪艘星舰或是宇宙飞船?你觉得它能否与复仇之魂旗鼓相当?在战锤40000的脸书页面上告诉我们吧。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8
TOP
fqm
2020-03-19, 18:20
Post #1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艾达瑞的陨落,以及色孽的诞生
[Warhammer Community 19/04/19]
色孽是最年轻的混沌神明,伴随远古艾达瑞帝国的陨落而诞生。但是,依然存在许多与这一系列灾难事件相关的知识等待你更深入地挖掘研究。本次晦暗角落将揭露色孽罪恶的诞生全过程,不仅会讲到其毁灭艾达瑞文明,还包括灵族幸存者的分化,以及对银河未来命运造成的改变...

艾达瑞曾经是群星无可争辩的统治者。依靠其手中远超次等种族理解范畴的科技,艾达瑞能随心所欲地创造和摧毁整个世界。在经历了横跨银河的天堂之战[War in Heaven]——对抗恐怖的太空亡灵和他们的卡坦[C'tan]星神——之后,艾达瑞崛起成为了群星的主人。

自此开始,艾达瑞唯一真正需要对抗的就只剩下自身对生活的厌倦了——对他们而言即使是死亡也只不过是临时的小歇而已。当艾达瑞亡之后,他们的灵魂仅仅会化作一种以太存在,并在重生之时再次和肉身合为一体。

艾达瑞的心灵能够触及到非常极端的情感状态,相较于人类的内心而言,他们可以轻易达到极度的喜悦和痛苦。而当艾达瑞在银河间取得了无法动摇的主导地位以后,他们中的许多人就此变得倦怠和沮丧——他们开始寻求越来越强烈的感官刺激,进而导致了诸多黑暗邪教的崛起,以迎合一切心血来潮的想像。随着这些欢悦邪教逐渐获得力量和地位,艾达瑞社会变得极度堕落。

出走
不为人所知的是有一股新生力量在亚空间中开始萌发,它从艾达瑞种族不加约束的情感中吸收生命和力量。随着艾达瑞帝国开始逐渐陷入到大规模的失序和淫乱之中,某些艾达瑞——尤其是那些有先见之明的——开始对大多数艾达瑞的生活方式感到不安,并做好了准备要在自身种族遭受看似无法避免的天谴前逃离。

一些艾达瑞穿越网道前往遥远的世界安顿下来,并在抵达后掩埋或封避了通行的网道大门,而另一些则乘坐着名为方舟世界[craftworld]的巨大活体灵骨舰船[vast ships of living wraithbone]前往群星间,留下他们昔日的同胞独自面对自身命运。

中性的她[She Who Thirsts;色孽的别称],Sai'lanthresh的诞生
在出走开始后不久,遍及银河的艾达瑞经历了数世纪的骄奢淫欲后,终于在混沌新神的恐怖暴力诞生中达到了终点。在饱食了数百万亿艾达瑞的腐化情感之后,可怕的色孽就此粉墨登场,紧随其后,历史上曾存在过的最强大的帝国因为色孽的初啼而毁灭了。一场末日般的灵能波动自艾达瑞帝国的中心向四周扫荡开来,所过之处生命尽数凋零。随后,现实宇宙被撕开了一个口子,恐惧之眼诞生了,从其涡动的边界向里张望,你能看到疯狂的亚空间。

色孽的诞生导致无数的艾达瑞惨遭屠戮,他们的灵魂则尽数被其吸收,他的力量也因此逐渐膨胀,于是这位贪婪的新神转而去寻找更多的神力来享用。色孽开始屠杀艾达瑞诸神,吞噬他们的力量化为己用,最终只剩下两位神明得以幸免——Kaela Mensha Khaine,血手之神,以及Cegorach,欢笑之神。

强大的Khaine在战场上同色孽战斗,而Cegorach则乘机逃进了网道深处色孽无法触及的角落里。最后,虽然色孽战胜了血手之神,但黑暗王子[the Dark Prince;色孽又一个别称]此时已经精疲力尽无力再给予对手致命一击,因此Khaine的神性本质得以幸存,之后其神性本质就以Khaine化身的形式分散保存在银河各处的方舟世界核心中。

色孽击败艾达瑞诸神,使得整个艾达瑞种族陷入永恒的诅咒之中。现在,所有艾达瑞的灵魂都属于色孽了,因此幸存的艾达瑞种族被迫寻找方法使中性的她无法得到他们的灵魂,从而避免这一受到诅咒的命运。为了达成这一目标,许多艾达瑞开始佩戴魂石[spirit stones]——这是一种设计用来在艾达瑞生命精华离开躯体的同时将其捕捉的装置,从而盗取色孽的税款。

陨落的幸存者
阿苏亚尼[Asuryani]
对于那些建造庞大方舟世界来逃离堕落的家园世界的艾达瑞来说,生存才刚刚开始。他们明白只有对文化进行根本改变才能避免再次陷入腐化之中。因此阿苏亚尼倡导节制的生活方式,一次只会全身心地投入到一种追求中——例如追求战士之道、诗人之道、工匠之道、或是预见之道。他们死后的灵魂则会装入方舟世界内的灵能水晶矩阵[psycho-crystalline matrix]——也称作无限回路[infinity circuit],凭借这一方式,他们能在方舟世界存续期间躲藏在该系统中,骗过中性的她。

黑暗灵族[Drukhari]
在艾达瑞帝国早期,科摩罗[Commorragh]是最大的网道港口城市,而当这里的统治者妄图开始依靠人民的淫邪欲望谋利时,这里就迅速因为奴隶贸易和腐化堕落而变得贪求无餍。

网道固有的灵能屏障使科摩罗里的艾达瑞免受色孽诞生的副作用所害。出于自身的傲慢天性使然,这些后来变成了黑暗灵族的艾达瑞继续过着放荡堕落的生活,并且同时相信自己跨越过了这场天谴。然而尽管他们依旧傲慢,但黑暗灵族还是痛苦地意识到了色孽对其灵魂的饥渴,并且愿意支付给血伶人巫会[Haemonculus Covens]优厚的报酬,以确保他们在彻底被死亡抓走前,巫会能重塑其肉体。

丑角[Harlequins]
类似黑暗灵族,生存在网道中的丑角同样躲过了色孽诞生初期横扫银河的灵能冲击。作为Cegorach的信徒,丑角虽然同样是艾达瑞种族中的一员,但他们的灵魂却不会交给中性的她。因为在丑角死后,Cegorach会赶在色孽前头将他们的灵魂拐走。无人知晓丑角的灵魂之后将经历怎样的命运,但能确定的是总比落入混沌的黑暗王子手中经历无尽折磨要好。

出逃者[Exodites]
当猖獗的腐化在艾达瑞帝国中心开始扎根的时候,出逃者是其种族中第一批逃离的。他们最终抛弃了腐化的影响,在尽可能远离尘世的世界上安了家,他们在那里过起了离群索居的游牧生活,甚至不与其他的出逃者相联系。他们追求更加平和均衡的生活,会亲近所在世界的土地和动物。为了达成这一目标,许多出逃者已经学会如何驯服和驾驭其所在星球上的本土生物(其中最常见的是一种叫作恐牙龙[Megadon]的爬行动物)。

他们仍旧会使用其种族所掌握的先进技术,并且还做了一些发展。出逃者也学会了利用魂石使自己的灵魂不受中性的她的威胁,虽然他们死后不会加入到方舟世界那样的无限回路中,但会加入到世界之灵[world spirit]中——这是一种巨大灵魂矩阵,与其所在星球相调和。

Ynnead崛起
尽管为生存做出了各种努力,第41个千年的艾达瑞仍旧是一个濒死种族。也许他们摆脱自身受诅咒的命运的最大希望是新近觉醒的死亡之神Ynnead。 大先知[the great seer]Eldrad Ulthran举行了一场强大的仪式,并在仪式达到顶峰时将Ynnead——或称为低语之神[The Whispering God]自潜在休眠中唤醒,Ynnead将现存的艾达瑞各势力以同一标准进行分割,随后又将他们凝聚起来。

这名新神的信徒自称Ynnari,他们中不仅有阿苏亚尼,还包括了黑暗灵族和丑角。Cegorach的追随者早就预言了Ynnead的崛起,并通过表演来诉说他最终战胜色孽的信息。

最强大的Ynnari能够召唤被称作Yncarne的存在——蕴含着一定程度的Ynnead神力的低语之神化身。然而,尽管死神崛起带来了不朽和救赎,但是许多艾达瑞则认为Ynnari被他们一心想要挫败的恶魔力量蛊惑了,余下的艾达瑞则受困于目前的生活方式,无法打破千年以来的教条和传统。

了解更多!
你能从方舟灵族、黑暗灵族、丑角以及恶魔的相关神典中了解更多有关灵族陨落的内容以及色孽诞生加诸于艾达瑞种族的悲剧。此外,如果Ynnead的到来激发了你的兴趣,那一定要看看Gav Thorpe的Ynnari崛起系列小说[Rise of the Ynnari series],可以从幽灵勇士[Ghost Warrior]开始看。

当然,色孽不并只同艾达瑞有关联——你可以在弗格瑞姆[Fulgrim]中读到人类第一次挑起混沌的黑暗王子兴趣,Graham McNeill的这本荷鲁斯叛乱小说讲述了皇帝之子基因原体是如何误入歧途的故事。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19
TOP
fqm
2020-03-21, 19:23
Post #1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老妪世界
[Warhammer Community 19/06/07]
在我们上一篇晦暗角落里,我们回顾了招致混沌神明色孽诞生的事件,色孽灾难性的诞生过程导致了艾达瑞帝国的陨落。今天,我们继续这一主题,研究下老妪世界[crone worlds]——这些留存下来艾达瑞家园世界受到了亚空间污染。

天堂般的家园世界
在艾达瑞帝国的鼎盛时期,帝国的中心由一群世界构成,这些世界极其美丽,在银河中难出其右。依靠着手中近乎无限的技术能力,上古艾达瑞将自己的家园世界打造成了壮丽而优雅的黄金乌托邦。然而这些圣洁国度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道德逐渐腐化,最终整个艾达瑞种族因其无节制的欲望而招致毁灭,同时也为这些珍宝般的世界埋下了天谴的种子。

恐惧之眼睁开了...
随着色孽萌生出神圣意识,这位新生神明的欢欣初啼引发了一场恒星级的灵焰[empyric magnitude],将数以十亿计的艾达瑞瞬间屠戮殆尽,而就在这群艾达瑞的生命之火熄灭的瞬间,中性的她[She Who Thirsts]更是将他们的灵魂一饮而尽。接着,这场异动同时引发了一场灵能灾变,其强度极其恐怖甚至在现实帷幕中撕开了一个口子。然后,随着亚空间中不可思议的能量顺着这个撕裂的伤口涌入现实之中,裂口周边的世界烙印上了不可磨灭的腐化印记,这些世界就此变得同恶魔世界无异。

这道裂隙最终变成了人类口中的恐惧之眼,而艾达瑞昔日的家园世界就位于其核心处,这是艾达瑞人民的享乐主义以及他们误入歧途创造出来的恐怖神明施下的永恒诅咒。这些昔日美丽的世界如今变成了遍布恶魔和无法安宁的死灵。艾达瑞现在将这些世界称为老妪世界,这个名称取自最后一位命运女神——老妪Morai-Heg。

艾莎[Isha]之泪
艾达瑞避免其诅咒命运的方法之一就是使用次元之石[waystones]——或者称为艾莎之泪,以收获、丰饶和生命女神来命名,她是艾达瑞种族之母。这些灵能水晶宝石能够在佩戴者死亡时吸收保存其灵魂,并就此变成魂石。这些魂石会被添加进方舟世界的无限回路[infinity circuit],或是出逃者[Exodite]极为尊崇的世界之灵[world spirit],就此与先祖的灵魂合而为一。艾达瑞借此可以打断永恒的痛苦,并且只要他们的灵魂家园存在就能一直拒付中性的她的税款。

这种方法虽然有效,但仍有缺点。其中最严重的问题是次元之石供应并非是无限的。仿佛是为了印证命运的残酷,这些极其珍贵的宝石只出产在艾达瑞上古帝国所属的老妪世界上——因为这些宝石本质上是结晶化的现实精粹。又因为色孽最渴望的是艾达瑞的灵魂,所以敢于登上老妪世界的艾达瑞无异于与虎谋皮...

陨落的世界
老妪世界全都位于恐惧之眼中。作为艾达瑞帝国陨落前的中枢,这些世界不仅是道德腐化的源头,催生了的色孽诞生,还是这位混沌神明诞生所引发的撕裂现实的灵能冲击波的中心。在恐惧之眼中经受了超过十个千年的彻底腐化后,老妪世界已经变成了昔日壮丽景象的拙劣模仿。它们是疯狂的苦痛国度,满是反常的景象,相互匹敌的恶魔领主们为了争夺这些世界大打出手,并以此来娱乐他们的地狱主人。

不顾这些彼方世界的众多危险[otherworldly dangers],仍旧于人敢于登上老妪世界,并在其上发掘次元之石,以及寻找艾达瑞帝国黄金时代的失落宝藏和神器。最近发现的一件这样的遗物——五把Morai-Heg老妪之剑[the five Croneswords of Morai-Heg]中最强大的一把——就是在老妪世界Belial IV上由Emissary of Ynnead的密使Yvraine找到的。在这次探索中,Yvraine的部队遭到了一支嗅到其灵魂气味的色孽灵魂猎队[Slaaneshi Soul Hunt]的包围,几乎落入对方之手。就在千钧一发之际,Yncarne——妖异Ynnead化身——在获得牺牲之后自浸透鲜血的大地上猛然现身。Yncarne一边挥舞这灵魂宝剑Vilith-zhar,一边扭转着战局,并且最终将这支属于中性的她的恶魔群落尖叫着送回了亚空间。

致命收获
为了补充次元之石库存,艾达瑞必须经常性地派遣远征军前往老妪世界。这些猎手中最为著名的要数高大的幽冥骑士[Wraithknights],他们是由一对孪生双子一同驾驶的——其中一名是生者,而另一名是死者,孪生双子中的死者借助自身的魂石与这具强大构装体保持连接。这中双重操控的方式使心灵互连的驾驶者能够同时观察现实世界和亚空间,令他们对恶魔敌人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幽冥骑士同时兼顾恐怖的力量与火力,他们甚至可以仅凭一脚就踹翻最强大的恶魔。

由于在老妪世界上采集艾莎之泪存在固有风险,因此艾达瑞变得越发信赖获取自两个特定方舟世界——艾布拉希尔[Iybraesil]和阿尔坦萨尔[Altansar]——的知识。方舟世界艾布拉希尔花费数千年时间在恐惧之眼周边徘徊,同时派遣远征队前往老妪世界搜寻次元之石,之后随着诅咒瘢痕[Cicatrix Maledictum;大裂隙的别称]的开启,这类远征变得越发频繁。许多人相信这种改变不仅仅是为了能够稳定供应无价的次元之石,更是为了在老妪世界上搜寻上古战争武器,借此扭转与中性的她之间战局。

而对老妪世界最了解的方舟世界是阿尔坦萨尔。当恐惧之眼撕裂刚现实的时候,这个方舟世界眼看着自己逐渐被拉入其中,无论如何都无法逃脱就此陨落的灾难命运。在经过不知道多少年之后,凤凰领主梅甘·拉[Phoenix Lord Maugan Ra]成功将阿尔坦萨尔上的人民从其命中注定的困境中解救了出来。在现实面纱背后航行千年之后,阿尔坦萨尔已不复从前,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相信自身族群已经受到腐化,但他们辛苦得来的关于老妪世界的知识为其族群带来了新的希望,他们算得上是技巧最好的次元之石采集者。

然而在Ynnead自神性潜力中觉醒后,无论等待艾达瑞的是何种命运,但目前看起来它同老妪世界以及毁灭了曾一度辉煌的艾达瑞帝国的放荡荒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了解更多!
如果你想深入了解老妪世界和陨落的艾达瑞帝国,那你一定要读下Gav Thorpe的Ynarri崛起系列小说——幽灵勇士[Ghost Warrior]火焰之心[Fireheart]以及荒野骑兵[Wild Rider],从中你能了解到Yvraine的努力,此外你还该读读William King的经典小说先知[Farseer]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1, 20:20
TOP
fqm
2020-03-22, 13:42
Post #1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0
   12

Group: Speaker
Posts: 77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不屈时代
[Warhammer Community 19/07/29]
如果你读过七月出版的白矮人,那么你能全面了解有关从神圣泰拉出发前去参加不屈远征[the Indomitus Crusade]的强大舰队——这是自大远征以来帝国力量最大规模的一次集结。今天,我们继续着眼探究这次震撼事件所迎来的人类新纪元——被成为不屈时代[the Era Indomitus]...

不屈远征
随着阿巴顿灾难性的第十三次黑暗远征,诅咒瘢痕[Cicatrix Maledictum;大裂隙的别称]进一步撕开了现实空间,前所未见的猛烈亚空间风暴肆虐银河。在被称为永夜浩劫[Noctis Aeterna]的那段时期里,高天[empyrean]的无垠怒火吞噬了许多世界,无数的生灵就此丧生。人类站在覆灭的边缘,在劫难逃,注定缓慢地死去,而恶魔、异型和叛徒则伺机对风雨飘摇的帝国发起攻击,人类的军队在上千场同这些可憎之物的战斗中流尽了鲜血。

Attached Image

面对这种扶大厦之将倾的艰巨任务,普通人定会陷入绝望。事实上,要不是罗伯特*基里曼在帝国历史上如此危急的时刻归来,人类的命运怕是已经完结了。但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帝国的领主指挥官[the Lord Commander of the Imperium]在神圣泰拉周边集结起了一支无情的大军,这支军队的规模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最终可以发起一场远征来逆转危局。

这就是不屈远征的起点。不屈远征舰队包含了数量庞大的舰船,该舰队可以进一步拆分以适应小型战斗或是特殊任务需要,不屈远征遵循基里曼事先规划好的航线前进。这支远征大军的参战人员来自帝国武装力量的方方面面。其中既包括了星界军[Astra Militarum],阿斯塔特修会[Adeptus Astartes],机械修会[Adeptus Mechanicus],帝国骑士[Imperial Knights]以及战斗修女会[the Adepta Sororitas], 还有来自审判庭[Inquisition],刺客厅[Officio Assassinorum],寂静姐妹会[the Silent Sisterhood]以及禁军修会[Adeptus Custodes]的特工和打击部队。

恐怖的银河
在大远征时期,探索舰队遭遇了许多人类文明,这些文明在纷争时代[the Age of Strife]期间要么多半采取自我孤立,要么成功战胜了内外矛盾,几乎完好地生存了下来。特别是骑士世界,他们兼顾了军事力量和社会影响,这确保他们能挺过旧夜[Old Night]中的糟糕局面。

但不屈远征的情况并非如此。远征舰队每到一个世界都可能会遭遇恶魔军团的围攻——这些恶魔普遍受到亚空间能量滋养强化,可能会遭遇掠食性的异型的攻击,可能会同受到煽动的邪教、邪恶叛徒、甚至是恐怖的叛乱军团拼死一战。其实打从远征初期人们就很清楚,基里曼将帝国动员了起来,这是自他的父亲发起大远征以来从未有过的景象,是因为他们必须在途径的每个世界上作战——竭尽全力地作战。

极限建军[Ultima Founding]
作为不屈远征另一个关键动因,它是为检验在极限建军中新近产生的原铸星际战士,同时让这些未计之子们[Unnumbered Sons](或是因其所佩带的相同徽标,也被称为‘灰盾[Greyshields]’)获得实际战斗经验。基里曼仔细地选择远征舰队的前进路线,以便能为处境最为艰难的星际战士战团缓解压力——例如家园星系受到叛乱阿斯塔特及恶魔盟友惨重打击的白色伤疤,太空野狼,以及极限战士,并且为他们带来急需的援军。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每个战场都投入了额外的灰盾部队——这些原铸星际战士事先都获得了特定星际战士战团的遗传基因,以便能更好地融入对应战团的家园星系,从而补充该战团的兵员。更进一步的是,每个星际战士战团都将获得技术和素材来创造他们自己的原铸星际战士,从而确保极限建军的遗产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领主指挥官强烈地意识到许多星际战士战团——尤其是圣血天使——因受到诅咒瘢痕阻隔而陷入困境,致使他们极难获得增援。为了应对这个问题,他在不屈远征军内部组织起一支特遣军深入帝国暗面[Imperium Nihilus]将极其珍贵的原铸基因素材交付给这些战团。基本上,他将这些重要的任务下派给由禁军修会组成的各个小队——因为即使是像黑暗天使和血鸦这样极其神秘和孤立的战团也绝对承认禁军的权威——以便克服任何可能存在了10个千年以上的固执教条。他们会有寂静姐妹会的小分队随行,这些小分队的无形存在将会有助于其所乘坐的舰船强行通过哪怕是最凶猛的亚空间风暴。

随着战团们一个接一个获得能力自行创造属于自己的原铸星际战士,基里曼的这一策略获得了回报。但是,这一知识有时候会仅止于某个单独的战斗连[Battle Companies]或是打击部队,并且他们尚未同战团其余成员协同行动。

不屈时代继续前进...
自诅咒瘢痕诞生以来无数的恐怖存在充斥银河,而不屈远征则将这些存在不断驱逐,但这场稳固帝国圣域[Imperium Sanctus]的战斗还远未结束。由于它昔日的半壁疆域——目前定名为帝国暗面——仍旧缺乏星炬[Astronomican]的引导,并且被几乎无法穿越的大裂隙所阻隔,不屈远征舰队所要面对的任务仍旧异常艰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不屈远征,你一定要读下Guy Haley的黑暗帝国[Dark Imperium],另外正如先前所提到的,在七月出版的白矮人上,Andy Clark的那篇有关不屈远征舰队的深入介绍也值得一读。如果你受到本文鼓舞想要收集属于自己的灰盾的话,你一个从黑暗帝国对战包原铸星际野狼起始包(译者:黑暗帝国还行,野狼那个好像不怎么样呢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unsure.gif) )开始,这样你既能得到九个原铸星际战士模型,又不怎么花钱。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3-24, 18:21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4-02, 0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