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模组】【SWADE】至高宝藏 The Greatest Treasure, 基于TRPG规则Savage Worlds狂野世界游戏系统的官方奇幻冒险短模组
白药君
2020-03-03, 13:57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76
   1

Group: Speaker
Posts: 225
Joined: 2019-10-05
Member No.: 83543



前言

规则系统:Savage Worlds 狂野世界-多世设轻量化泛用规则,由Pinnacle Entertainment Group出品,具有大量官方、授权第三方以及粉丝DIY的世界设定。
规则书版本:Savage Worlds Adventure Edition 狂野世界冒险版核心规则书5.4

译者:面包、白药君
校对:白药君

简介:至高宝藏(The Greatest Treasure)是一个仅需要狂野世界冒险版核心规则书就能进行的超短模组,其大致内容是:兽人大军来势汹汹,玩家扮演的冒险者们临危受命,他们必须在前去某个隐秘的地方回收一个对于国家而言举足轻重的宝藏,但在他们抵达目的地后,却发现事情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简单...

个人意见:这个模组在提供了足够冒险要素的同时保留了可观的角色扮演空间,诙谐有趣的明线和峰回路转的暗线让整体剧情别有风味,无论是新手还是老鸟都推荐尝试,里面的阴谋部分在熟练gm的手中应该可以带来非同一般的体验。

PDF下载地址:【制作中】


!!以下剧透警告注意!!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白药君: 2020-03-03, 14:15
TOP
白药君
2020-03-03, 14:03
Post #2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76
   1

Group: Speaker
Posts: 225
Joined: 2019-10-05
Member No.: 83543




前言
战火已经烧至国内!在此等黑暗动乱的时代,国王及其议会为了最大限度地保存王国必须作出艰难的抉择。不幸的是,这场混乱同样也为那些打算谋求私利的家伙们提供了机会。

这个故事基于典型的“剑与魔法”中世纪奇幻设定,其适合3-5名行家角色进行游戏。由于本次冒险中存在大量的政治阴谋,具有上流人士专长的角色会遭到怀疑,所以不推荐选择该专长。这个冒险既适合单次超短团,同时也故意在一些细节上进行了模糊处理,这样GM就能将其融入到其他正在进行的战役当中。


背景
在数十年的和平后,构成王国东部边境的山脉在两星期前遭到了看似永无止境的兽人浪潮袭击!它们自地下的巢穴中涌出,席卷了边境的堡垒,吞没了偏远的戍卫部队——他们在过去几年里只操心过找回被偷走的家猪以及镇压偶尔出现的强盗。这一大群绿皮构成了数代人以来都未曾目睹的威胁。军队被迅速调遣,而国王则号召诸侯,同时派遣信使通知精灵皇庭以及矮人领主。兽人看起来似乎无处不在,状况严峻无比。

在夏秋之际,大批难民为了逃避袭来的绿皮塞满了道路,蜂拥进首都之中。在这危急存亡之秋,国王决定最佳的做法是将境内最有价值的宝藏从山顶的藏匿处撤回。这些宝藏并非金银珠宝,而是血肉之躯——国王和他最信任领主的孩子们。而他并未意识到这些宝藏中的一员心怀歹毒的秘密,并等待着回到首都的时机。


第一章:战斗的号令
英雄们应召前往黄金狮鹫旅馆(Golden Griffon Inn),这是一家位于首都上流地区的时尚建筑。如果他们已经彼此认识或是先前曾一同冒险的话,则是他们过去事迹的传言得到了宫廷的赏识。若是他们之前不曾邂逅,记录过各人的功绩的国王特工则是单独传唤他们前来参会。旅店掌柜会带着英雄们来到后方一间私人房间,在其中等待着他们的是一位衣着考究的精灵女性,以及两名身材庞大的保镖。通过一次成功的通用知识投骰能了解到这名女性是艾丝翠尔·奎诺瑟(Astrial Quenotha),国王陛下的议员。


任务
一旦所有人落座,艾丝翠尔会解释这次会面的缘由。

正如大家所知,两星期前,东部群山涌现出秽恶的兽人部落。我很确定各位对它们的烧杀抢掠有所耳闻了。无论谣言怎么宣称,真相都要糟糕得多。绿皮们已经毁掉了边境的军队,而贵族们面对国王的战斗号召还在慢吞吞地准备。更棘手的是,这些兽人在渴求战斗的同时,也不像文明人士那样作战,它们分散到了整片大地之上并四处劫掠,这让我们更加难以迎击。

这就是为什么各位会在此地——诸位不需要直接痛击敌人,而是要保护好能为国王带来力量的东西。这场混乱揭露出了人民最糟糕的一面,而贵族比起百姓则更为恶劣,他们暗中密谋妄图对抗王权,而根本没意识到一旦我们被兽人击败,那就再也没有可以用来统治的土地了。

我们选中了各位不光光是因为诸君的技艺,也是因为你们的品行——以及和当前肆虐整个国度的政治角力划清界限的能力。前往东部群山的奥本赫斯修道院(Monastery of Obenhaus),在这里你们能找到往国内最有价值的宝藏。将其直接带回宫殿之中,其能在宫殿里安然度过这个混乱的时代。我们的最新消息指出大部分兽人都位于修道院北部,因此各位应当能避开兽人浪潮的锋芒,但随时准备好鞘中的刀剑和法术,以防遭遇任何游荡的战帮。

艾丝翠尔的其中一名保镖会递给团队一张绘有行进路线的地图(见资料1)。修道院大约离首都120英里远。由于路况不佳,因此可能骑马可能也要花上四天时间。本次远征中,皇家议员给每名角色安排了一匹来自皇家马厩的好马。成功通过一次交涉投骰可以让团队获得一匹战马,如果是优良则是两匹。这也是她能调用的全部东西了,因为战争当前,所有资源都已经分配给了前线。


(IMG:https://i.loli.net/2020/03/03/al6dVX9Oug7rhx5.png)


如果有角色询问要带回来的东西的具体情况,则他们会得到含糊的保证,除了其对国王的重要性非同小可以外再也不会有任何实际的信息。精灵保证修道院的女修道长会集齐恰当的东西并放心将其交予给英雄们,角色们在抵达之前会有传信乌鸦去提醒她。而对于报酬,艾丝翠尔保证在英雄们在将皇家宝藏归还到宫殿时将得到国王的垂青,同时也会获得合适的酬劳。议员给予了团队一个装着两百枚金块的袋子,冒险者们可以在临出发前将其花在购买用于本次任务的补给或装备上,同时还有一张令状,给予了他们国王的授权(针对王国内大部分市民和侍从的交涉检定+2。)


去而复返
首都的街道挤满了难民,周围弥漫着显而易见的绝望与恐惧。尝试为本次旅途购买装备的英雄们会发现战争让物价比起 狂野世界 规则书中列出的价格要飙升了50%。在皇家马厩里面,每名角色都能选一匹自己的坐骑,配备有鞍座和马钉,一切妥当。一名叫做格列布的年轻男性马夫会就角色的目的地和动机问各种各样的问题。这里开始应该会让那些疑神疑鬼的玩家开始纳闷自己是否被卷进了某场政治阴谋当中。


第二章:战争的谣言
旅程的第一天,冒险者们会在凉爽干燥的秋日穿过首都外围的聚居地,维护良好的道路的两旁是一个个大型的农场和房屋。这里的生活一切如常,百姓们安然地相信兽人绝对没法深入境内这么远。农田里满是收割完小麦和玉米后留下来的秸秆。而随着团队离开了人口稠密的地区,他们迎上了一支涌往首都的难民队伍,如果问起来的话,游民们会说自己来自脚栓镇(Hopplesburg)。

GM可以随意为本日的旅途按照遭遇表抽卡(见 狂野世界 旅行章节中的遭遇),并忽略任何遇敌的结果。这也是进行幕间(见 狂野世界 幕间章节)的好时机,其能让玩家们进入角色并了解彼此。

第一天结束前,旅行者们会抵达被城墙环绕的脚栓镇,其距离首都30英里远。城门的守卫明显紧张不安,他们会问团队是否目击过任何兽人或是哥布林。入镇后,允许玩家们选择威吓或是交涉打点关系(见 狂野世界 )。成功的话角色能得悉一条下面的流言,优良的话则是两条。
  • 有人在通往山脉的道路上看到了哥布林狼骑兵的踪影——而那正是英雄们必须要踏上的道路!
  • 出没于森林中的匪帮变得愈发大胆了起来。证据就是,他们在两天前劫掠了一整只商队!
  • 一队游方艺人组成的旅行马戏团在昨天来到了镇上,并带来了兽人毁灭一切的恐怖传闻。这成了压垮许多镇民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今天就已经有大批人整装待发,准备前往更安全的地点了。
如果有人问起奥本赫斯修道院的事,镇民们会表示压根没听说过。如果团队直接找上游方艺人去问他们口中的传言,他们会发现这是一伙看上去像是某种旅行马戏团的流浪汉。他们非常诡异地热衷于散播恐怖传闻(好让小镇沦为空城)。而且他们对英雄们出现在脚栓镇的缘由、他们的任务,以及离开的时机也非常感兴趣!

冒险者们很难发现这伙由游方艺人组成的旅行马戏团其实是一群伪装成人类的狡黠鼠人。他们幻想着兽人的入侵能让肆意劫掠的惬意生活得以实现。参阅15页来获取他们的数据。

如果英雄们想要和镇长会晤,他们必须先出示自己的皇家令状。城镇大厅是一间出于防御目的而设计的庞大石制建筑,然而它的内部早就因为四处奔走整理行装的工作人员而乱作一团。很明显脚栓镇的领导阶层很快就会离开。只要英雄们有所需求,镇长会在城镇大厅内向团队提供食宿,然而不管他们如何劝说,如何行动,都无法阻止镇长将在他们离开后不久迅速从岗位上逃之夭夭的现实。


步入荒野
从脚栓镇出发的这条道路长达90英里,其间穿过逐渐陡峭的丘陵和愈发浓密的森林。在路上能看到一些显眼的小农庄、伐木营地和村落,乍一看,这些地方似乎都已经遭到抛弃。几条延伸而出的小路和窄径通向周围这些地点,虽然根本没有标志指向修道院的方向,但英雄们脚下的道路仍旧通畅。此地发生可能会出现某些敌对遭遇,因为这里的法律和秩序早已荡然无存。

在三天的旅程中,角色们可能会遭遇一支兽人大军的先遣部队。哥布林射手藏在周围的树林中并朝着英雄队伍发射箭雨,而兽人们则会在战斗的第二轮后从道路两侧的浓密灌木中现身,并向英雄们发起冲锋。角色可以进行一次察觉检定对抗哥布林的团队潜行以避免如常遭到突袭,但兽人们在树林里藏得更深,因而更难被发现。
  • 哥布林(4+每位英雄1只):参阅 狂野世界 中的哥布林。
  • 兽人(2+每位英雄1只):参阅 狂野世界 中的兽人。

修道院
奥本赫斯修道院坐落在东部山脉下层,环绕的城墙使其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小城堡,犹如一位庸俗过时的贵妇般俯视这片土地。道路蜿蜒而上,一直到修道院的门楼。手持长弓的守卫正在那里注视着英雄们的队伍。

守卫会挥手示意角色们穿过入口,他们一进入其中,修道院长梅丽珊卓·德奥本赫斯(Melisandre d’Obenhaus)就会上前自我介绍,并希望知晓周遭的土地上发生了什么。这名面带愁容的矮小女士会花上一点时间来倾听英雄们的故事,并时常为了阐明情况而打断他们的发言。她坚决要求查看英雄们的皇家令状,还要眯起眼睛花上几分钟仔细对其进行检查。一旦她确定英雄们是为了将皇家宝藏护送回宫殿而来到此地,她的脸上便皱起了一道微小的笑容,同时将领着队伍进入主建筑之中。


国家宝藏
修道院长德奥本赫斯带领着队伍来到一扇巨大的门前,而在门则后是一个宽阔敞亮的大厅。英雄们会注意到那里有一群孩童,年龄在五岁到十几岁之间。其中一些在教师的指导下进行学习,而另一些在摆弄玩具或是在房间中互相追逐。她解释道,所谓的“宝藏”,就是这些国王高级顾问的子女,他们在她的照顾下接受关于宫廷礼仪和规矩的正规教育指导,同时远离王宫中的尔虞我诈。现在天色已晚,不适合返程,不过修道院长会另外安排一辆四轮马车,其能在黎明时分踏上返回王国首都的旅途。

如果有人问及,那么修道院长会解释下列这些关于孩子和修道院的问题:
  • 这里有八名青年或孩童,包括来自矮人和精灵王国的子嗣。他们的年龄在五岁到十五岁之间。
  • 只有马车夫和她本人会陪同英雄们一同返回首都。其他的工作人员会留下来保护这座设施。
  • 奥本赫斯修道院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它通常不为一般公众所知,甚至王国内的绝大多数贵族家庭都不曾知晓。这些孩子并不知道他们身处何处,也几乎没法回家看望父母,同时后者也不允许前往此地探视自己的孩子。

宝藏们
因为英雄们将会与这些孩子一起度过几天的时光,他们可能会想要事先对其有所了解。其中较为年长的几个孩子非常鄙视这些负责护卫的“平民”,他们一开始会表现得像群被宠坏的熊孩子。而那些较为年幼的孩子,则会把角色们看作睡前故事中的那些大英雄。他们的初始态度(参阅 狂野世界 中的交涉)会记录在对应的描述中。

孩子们的态度能根据英雄们在旅途中表现出来的勇敢或友善的行动而加以改变,GM应当在这个环节中随意允许英雄们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进行扮演。在后面列出的年龄是指孩子的表面年龄,而不是以存在年数统计的实际年龄,因为不同种族的成长速度不一样。孩子们的具体阵容如下所述:
  • 萝文·菲尔劳恩(ROWAN FAIRLAWN)(人类):一位14岁的女孩。她会尽其所能地讨好英雄们以便获得他们的青睐。行动上表现为友善,实际上态度为敌对。参阅继承人与候选继承人边栏。
  • 莫瑞克·乌列斯特利恩(MEREK ULESTRION)(人类):一位10岁的男孩。傲慢又自大的他是国王的儿子,王位的继承人。他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荣誉感常常让他为了保护队伍而置身险境。他的态度是友善
  • 法林·银须(FARIN SILVERBEARD)(矮人):一位15岁的男孩。他严肃、坚定,且对一切关于人类的事务都表现出某种轻蔑。他是矮人王国领主之子。他的态度是中立
  • 瑟丹·奥格兰托尔(CIRDAN AGLANTHOL)(精灵):一位13岁的女孩。她沉着、安静而又冷淡,只有在深思熟虑后才会开口。她是来自邻近精灵王国的皇家议员之女。她的态度是不友善
  • 波德瑞克·“食人魔”·努米斯蒂(PODRICK “OGRE” NUMESTI)(人类):一位13岁的男孩。喜欢捉弄别人的熊孩子。皇家执行官之子。他的态度是中立
  • 阿兰娜·“老鼠”·卡佩伦(ALANNA “MOUSE” CAPELLON)(半身人):一位10岁的女孩。她欢快、活泼而又勇敢。她是皇家高阶祭司的女儿。她的态度是合作
  • 特洛文·佛林沃特 (TERROWIN FALLINGWATER)(半精灵):一位8岁的女孩。她很浪漫,而且对队伍里具有骑士特质的人非常着迷。她是皇家大法师的女儿。她的态度是友善
  • 维斯瑞德·肯佩兹(WITHRED KEMPEZ)(人类):一位5岁的男孩。他会在任何对他展露出些许兴趣的女性英雄身边徘徊。他是皇家司库的儿子。他的态度是乐于帮助

继承人与候选继承人
萝文对权力的强烈渴求驱使着她的一举一动。她的弟弟莫瑞克是王冠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而萝文为了夺得这份权力,计划不惜一切代价确保莫瑞克绝对无法抵达首都。数年来她都在深夜中密谋着如何弑亲,如今,她认为自己终于迎来了能一劳永逸地除掉弟弟的最佳时机。

眼下修道院长是唯一一个知道他们真实血统的人,于是她也成为了萝文下手的对象。萝文会尽其所能地激怒她,让其引起英雄们的疑心。如果时机成熟,萝文甚至会将她彻底铲除。

莫瑞克总是忍不住想要扮演英雄,而萝文正好抓住每一个机会将他置身于危险之中,并试图利用他的优越感让其自掘坟墓。莫瑞克的荣誉感意味着他几乎每次都会落进萝文的圈套当中。


修道院中的一夜
这是个平安无事的夜晚。在第二天黎明时分,英雄们会发现三辆装饰奢华的四轮马车正在庭院里等着他们,每一辆都由两匹马拉着,并由一名仆人驾驶,而修道院长德奥本赫斯也站在一旁,坚持要求陪同团队一起返回首都。英雄们可以按他们的意愿将这些孩子分别安排到三辆马车之中。

旅途的第一天一切顺利,天气温和。孩子们因为离开了修道院参与这样一场大冒险而兴奋不已,到夜幕降临时,团队已经离开了山脉的山麓,在森林中前进了30英里。当大家开始扎营时,根据第8页的手忙脚乱(Herding Cats)表格进行投骰以决定“宝藏们”会整出什么样的乱子。
  • 马车夫(每辆马车一位):使用14页的王国部队数据,但没有装备护甲,武器使用棍棒(力量+d6)。他们每一位都拥有d8的驾驶
  • 修道院长德奥本赫斯:参阅第8页。

手忙脚乱(HERDING CATS)
试着管住八个被宠坏的孩子对英雄们来说估计是种新奇而烦躁的体验。这里面自然会有许多激动人心的奇遇——当然也少不了灾难!每个清晨和夜晚,在进行一天的休息之后或之前,GM应当从下表中自行选择或投骰并根据结果让某个事件发生。

1D6事件
1某个孩子会跑进树林里漫步解闷,追逐野生动物或是探索林中的各种区域,而且没有事先告之任何人。角色们必须进行一次生存投骰来追踪迷路的孩子,否则就要耽搁上一个小时来等他/她回来。根据GM的判断,嘈杂的搜寻声可能会引来一场遭遇。
2维斯瑞德在某个大孩子的煽动下决定玩一场捉迷藏,还藏进了行李之中。这引起了修道院长德奥本赫斯的恐慌,她会因为英雄们的失职而大声叫嚷。必须高声地进行威吓交涉投骰对抗她d6的心魂才能将维斯瑞德从藏身处带出(扎营的场地太过混乱,很难用生存进行追踪投骰)。
3某个年幼的孩子弄丢了一个珍贵的玩偶,而且在找到它之前都不愿意离开。必须成功通过一次-4的察觉才能找到那个玩偶。如果没能找到玩偶,这个孩子在今天剩下的时间里都会痛哭流涕。他们震耳欲聋的嚎哭声在整片土地上回荡,因此需要抽两张卡来决定遭遇
4波德瑞克告诉某位男性英雄,声称特洛文对他们心怀爱意。她无意中听到了这件事,并跑进了树林中暗自哭泣。因为她会沿着窄小的兽径逃跑,而英雄们很难从中通过,因此必须进行一次-2的生存检定才能追踪到她。这是安排一场含有土匪或兽人部落元素遭遇的好机会。
5几个孩子玩起了吵闹的追逐游戏,在修道院长试着管住他们时不停地绕着营地奔跑。他们穿过拴马绳时惊扰了马匹,导致马儿们挣脱了缰绳。成功完成一次困难剧情任务才能抓回逃跑的马儿,否则之后就要进行一次生存投骰并花费d4小时来找回这些四散的牲畜。大失败意味着1d4匹马永远地走丢了。
6漫漫长夜,某个孩子做了一场极其恐怖的噩梦。他/她不停地踢着腿,时而高声尖叫,时而恸哭呜咽。抽两张卡来决定一场遭遇,如果通过一次-2的交涉威吓检定让孩子很快地安静下来,则只需要抽一张。
=========


(IMG:https://i.loli.net/2020/03/03/ON2wWdKAmUQTuEL.png)


人民英雄
接下来的早晨,在大家拆除营地的时候,一大团烟雾忽然从营火中飘然升起。萝文把一大壶水倒进火中制造了这团浓烟,升腾的烟柱像根指指点点的手指似的戳在大家的营地里。

如果质问萝文,她会推脱责任,说是修道院长要求她这么做的。尽管修道院长否认这种说法,然而萝文依然坚持己见。成功通过一次对抗萝文d10交涉察觉投骰就能感觉到萝文并未全部和盘托出,出现优良则会揭示出她在撒谎。

在整件事了结之后,某个孩子会指出维斯瑞德不见了。这个男孩漫步到树林进行晨间活动的时候滚入了山沟,并摔得他不省人事。英雄们必须进行一次生存投骰来进行追踪。一次成功的投骰能够相对迅速地找出他来,但每一次失败的投骰都会让英雄们在找到他并重新上路之前额外耽搁一小时。

晨间的旅途持续了一小时之后,英雄们会发现道路被一根倒下的树木所阻塞,其后站着一群衣衫褴褛、手持弓箭与各式武器的家伙。读出后述内容:

一伙穿着各式各样破烂服装的男男女女站在堵住道路的断树之后。他们手持弓箭,十分警惕地看着你们。他们的首领站到了断树上,开始说,“事到如今,像你们这样富裕的旅客肯定不会介意支援一下那些与绿皮们奋战的忠诚民众,对吧?只要你们捐出一些物资,比如那些马,或者你们的金币,我们都会对此不胜感激。”

在其他人开口之前,萝文从她的马车里站了出来。“你们这些群蠢货,”她大喊道。“在这里的都是王国最尊贵的贵族之子,你们没资格在国王大道上挡我们的路。”

强盗首领顿时睁大了眼睛。“这可就不一样了,”他笑了起来。“杀光守卫,把那群小孩子抓回去!”

躲在断树后的强盗们具有中度掩蔽。其中的一半会尽可能地用长弓与英雄们交战,而另一半则会运用长矛挡开骑兵。强盗首领会援助他们并从后方对英雄们发起考验

除了那把“拥王者(Kingmaker)”(参阅后述的阿拉德尔(Alladell))之外,这群强盗身上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如果英雄们审问生还的强盗,他们会声称是今天早上那道飘起的浓烟将他们吸引到这片区域的。如果英雄们斥责萝文不但给惹来了强盗,还公开了孩子们真实身份的话,她会奉承他们在战斗中的英勇表现,试图博取这些勇士的喜爱。
  • 强盗(2+每位英雄1个,搜索失踪孩子时每耽搁1个小时加2个):参阅14页。他们装备着弓(射程 12/24/48,伤害2d6)和长矛(力量+d6)。
  • 强盗首领阿拉德尔[不羁角色]:参阅13页。他装备着一把长弓(射程 15/30/60,伤害2d6)和“拥王者(Kingmaker)”,一把魔法长剑,它会让持有者在伤害上+1,并且给予持有者指挥(Command)专长(力量+d8+1)。

哥布林大竞速
到了新的一天,GM应当为遭遇进行两到三次抽卡,因为英雄们现在显然已经深入敌后了。当团队登上丘陵的顶部或者来到森林中的开阔地带时,他们就能看到远处升起的烟柱。沿路上遍布着战争的残骸:死去的哥布林和人类难民,这些可怜人的包袱散落在周围的地沟当中,早已被洗劫一空。

日落前的一小时,一次成功的察觉投骰能让英雄听到路上传来一阵吵闹声,同时一整队的哥布林狼骑兵绕过拐角出现在了团队身后!是时候逃跑了!

这个场景是一场追逐(参阅 狂野世界 )。英雄通过一次作战投骰就能意识到这支部队人数众多,根本无法抵挡。一次成功的通用知识投骰就能认出行进路线前方的脚栓镇,这能为孩子们提供一个避难所。

两支由十名哥布林组成的队伍从1号追逐卡开始(如果没有人进行过成功的察觉投骰则是从2号卡开始)。三辆马车分别从4、5和6号追逐卡开始。射程增量为5。哥布林部队会射击他们看到的任何成年人(记得算上不稳平台的减值),尤其是看起来像战士的家伙(比如英雄们)。如果哥布林靠得足够近,他们会尝试跳上马车杀死车夫。马车车厢内的乘客获得中度掩蔽,而孩子们通常会害怕地蜷缩在地板上并因此位于视线之外。根据GM的判断,萝文·菲尔劳恩,法林·银须和波德瑞克·奴米丝蒂可能会尝试与登上他们所在马车的哥布林进行战斗。

当所有的马车都在狼骑兵之前抵达七号卡,或者经过六回合后大家已经抵达了脚栓镇时,这场追逐便宣告结束。剩余的哥布林狼骑兵会撤退并返回他们来时的方向。
  • 贵族的孩子们:参阅14页。他们拥有临时轻型武器(伤害为力量+d4)。
  • 哥布林狼骑兵(20):使用 狂野世界 中的数据,其拥有d6的骑乘并装备了弓(射程 12/24/48,伤害2d6,以及匕首(力量+d4)。
  • 凶暴狼(DIRE WOLVES)(20):使用 狂野世界 中的数据。这些野生的犬科动物担任哥布林的坐骑,作为交换,它们能够尽情享用受害者的血肉。


无人鬼镇
脚栓镇的大门悬垂在门框上,大咧咧地敞开着,而遍布街道的碎石和残渣则代表着一场匆忙草率的撤离。一些商店和住房被木板封住,但绝大多数的房门都空悬敞开,在秋风的吹拂下来回摇曳。冒险者们愿意的话可以关上并封死镇上的大门。

当大家在夕阳下探索脚栓镇时,只有步入城镇广场才会发现生命存在的迹象。明亮的灯光从一间酒馆中漏出,随之传来的是一阵沙哑的声音,还掺杂着吵闹的管弦乐。如果角色们进入其中检查,他们会发现这个建筑物已经被一伙游方艺人所占据,也正是这伙人在早些时候给城镇带来了兽人毁灭一切的消息。这些家伙似乎将撤离时落下的物资据为己有,正用来举办一场“世界末日”派对。

莱纳尔多(Renaldo),这伙人的首领,愉快地邀请团队加入他们,并免费享用他们最爱的麦芽酒、葡萄酒和烤猪肉。一次成功的察觉投骰能让角色意识到这些吟游诗人穿戴了数目惊人的珠宝首饰,如果角色在这周早些时候见过他们,那么就会发现他们身上的珠宝首饰比那时候还要多得多。在他们通过散播兽人战无不胜和毁灭一切的疯狂传说吓跑了镇民后,这伙流浪者掠夺了所有能在小镇中找到的贵重物品。

孩子们恳求英雄们让他们享受一顿热饭菜并在酒馆中好好休息。如果角色们同意了,这些孩子会欢快地大叫,在公共大厅中跑来跑去,还会跟着吟游诗人的音乐起舞。如果大家在酒馆中待上一个小时或更久,萝文会试着向这场狂欢节的领导者谋求帮助,以接下来的夜晚中袭击英雄们,并将和她弟弟莫瑞克关系格外好的人列为首要目标。警觉的英雄(那些特别声明要盯住萝文的人)能够进行一次察觉投骰对抗其潜行以发现她正在与莱纳尔多亲密地交谈。如果质问萝文,她会谎称自己只是被他所吸引。

事实上,这伙旅行艺人是一群伪装成人类的鼠人。他们运用动摇群众的技巧在王国居民之间散播恐惧,以至于这些民众陡然放弃了自己的家园和财物,任由兽化人对其加以掠夺。

英雄们能够自由地在整个小镇中搜索。这能让他们找到任何想要的普通物品——这个小镇一度居住着2000名居民,而这些人离开时只带走了极少数的财产。队伍在过夜地点上同样有着十分宽裕的选择。那些艺人坚持想要和大家一起待在旅馆中,但团队可以随意住在任何他们觉得自在的地方。

修道院长德奥本赫斯建议整个队伍都住进城镇大厅之中。它本身经过防御加固,屋后是一个能够停放马车和马匹的庭院,建筑的上层还有一个鸦巢,能用于向首都传递信息,报告大家的进展。不幸的是,城镇大厅被牢牢锁住了,必须要进行一次-2的贼活检定才能撬开它的门。不然,派个人爬上建筑的上层并从窗户翻进去也是可行的。如果没有英雄拥有做上述这些事所必须的技能,阿兰娜会承认她以前很擅长撬锁,而莫瑞克当然也不会放过机会,他打算扒住长在城镇大厅一侧的藤蔓向上攀爬,然后从上层窗户进入屋子。

如果队伍探索城镇大厅,他们会发现这里仍然堆满了物资。银烛台被遗落在等候用餐者的餐厅中,和与之相称的银光闪闪的餐具一同装饰着餐桌。房间内有足够的地方可供队伍铺床休息。

(IMG:https://i.loli.net/2020/03/03/oxWbGNzQJCwlf1K.png)


偏离正轨
假如,你的玩家们决定在城镇大厅之外的地方过夜,那该怎么办?很简单——当与莱纳尔多以及他的朋友们激战时,萝文会悄悄溜出建筑物,来到城镇大厅的顶层放飞渡鸦。这并不难,在战斗期间,其他孩子通常会尖叫着四处乱跑,并吸引交战双方的大部分注意力。至于修道院长,她已经怀疑这个女孩有一段时间了,自然会跟踪她一直到搞清楚她想干些什么。

一旦英雄们发现有人失踪了,他们可能会询问其他孩子是否看到那两位女性去哪了,或是尝试用生存投骰追踪她们。虽然正下着大雨,但泥泞的街道抵消了雨天对追踪的负面影响。在最糟糕的情况下,GM应当让大家注意到从城镇大厅的鸦巢塔楼上亮着一道光芒,小镇的各条街道上都能看见那个塔楼。


无耻老鼠
随着太阳沉入地平线,天空中乌云密布,瓢泼大雨淹没了整个小镇,一夜未停。任何负责守夜放哨的人都必须进行一次活力投骰才能在值守的时候保持清醒。犹如鼓点般的暴雨声让任何试图偷偷穿过小镇的人在潜行投骰上+2。

在午夜之后的几个小时,鼠人们轻率地决定对英雄发起攻击。无论是起于萝文的恳求,亦或是这些兽化人内心中的贪婪与自负,结果都是一样的。不管团队在什么地方过夜,他们都会尝试爬上外墙并从上层的窗户进入其中。其中的一两个可能会化作人类的姿态,以提供饮料或增进友谊为由接近哨岗,而另一对鼠人则会以老鼠的形态从烟囱中钻入。他们会试迅速试着制服任何有战斗力的人,并将孩子们作为人质以供日后用于交易和换取赎金。

战斗结束之后,清点人数时大家会发现修道院长德奥本赫斯和萝文失踪了。如果团队仍待在城镇大厅之中,一次成功的察觉投骰便能注意到上层传来了扭打的声音。这些声音指引着英雄前往鸦巢,而在那里他们会发现两人打成一团。他们看见的场面如下所述:

在前往鸦巢的入口处,修道院长德奥本赫斯和萝文互相撕打起来,远处的渡鸦兴奋地大叫着,不停对着鸦笼拍打翅膀。队伍一靠近,两个女人就迅速分开来。萝文说:“我跟着她来到这里,然后发现她把一只渡鸦放飞到了夜空中。”而那名矮胖的女人回应:“你这个死熊孩子,明明是你放飞了那只渡鸦。”
  • 鼠人(每位英雄1只):参阅15页。当他们处于人鼠混合形态时,他们使用短剑战斗(力量+d6)。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鼠人进攻的骚乱中,萝文来到了鸦巢,向她在首都的同谋者送出她即将抵达的信息,好让他们骑马前来接应。修道院长德奥本赫斯发现了萝文的行踪并紧随其后,但没能及时阻止她放飞渡鸦(前往鸦巢的阶梯对年迈的她来说太过陡峭了)。

两个女人都否认是自己放飞了渡鸦,而且都指责对方干了这件事。由英雄们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但倘若他们看起来打算做些会伤害萝文的事情,德奥本赫斯会站出来阻止他们,并揭露这个女孩的真实身份。反过来说,对于萝文而言,就算英雄们准备伤害或扔下修道院长,她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内疚,如果大家最终赶走了那个老女人,她甚至会在长发后面偷偷露出一抹微笑。


白银与真金
雨夜后的黎明迷蒙又暗淡,丝丝细雨滴落在这块土地上,宛若众神因兽人的暴行而流下的泪水。团队可以不受阻碍地启程离开小镇,尽管就在镇外一两英里的地方,不祥的浓烟正缓缓升入这片雨幕之中,这标志着绿皮的攻势。但幸运的是,团队在今天内就能抵达首都了!

离开镇子几个小时后,团队转过一个拐角,却发现一整队穿着王国制服的士兵堵在他们的路上。在士兵们身后,一辆由四匹驮马拉着的庞大货运马车半陷在泥泞路边的地沟里,而且车轴很明显已经断裂了。这群士兵不管是骑马的还是步行的,都在围着马车打转,而一名军官正大喊着比出手势,指挥他们去试着将马车撬离地沟。他在注意到冒险者们时便会向后者靠近。

这个男人很明显是一名军官,尽管他头盔上那根浸透雨水的羽毛,脚下那双溅上烂泥的精美长靴和身上那套满是污渍的华丽盔甲,都早已没法衬托出主人的尊贵。就连他的胡须似乎都在雨中耷拉下来。“诸位,”他开口说。“我是国王辎重队的达拉维什上尉(Captain Dalavesh)。我们需要征用你们的马车,奉国王之命,或许还得包括你们的马。”他的手下挺直身子,开始朝着英雄们的队伍走去。

团队现在遭遇了一支正将该地区的银矿安全撤出的军事护送队。损坏的马车上承载着足以在本次战争时期中应付国王军队开销的白银,它必须送达首都。不幸的是,货运马车上这些沉重的白银需要团队的所有马车才能拉得动,而且也不会再有多余的载重量留给想要随车而行的旅客了。

据英雄们最乐观的估计,首都距离此地还有十英里。如果他们放弃马车,士兵们会开始将白银装车,并于几个小时后启程前往首都。

说服上尉(心魂d8)允许英雄们留下马车绝非易事。不过,尝试交涉的英雄只要提及这些孩子的身份就可以获得+2加值。如果在经历了鸦巢之争后,修道院长德奥本赫斯仍待在队伍里,她会恳求这队士兵保持常人应有的礼仪,别让孩子们徒步前往安全地点,并藉此援助英雄们。

使用威吓对抗军官则会在投骰时-2,因为他的身边站着大群士兵,而且他更担心这批白银落入兽人的手中——比起一群衣衫褴褛的冒险者,兽人带给他的恐惧要大得多!

如果英雄们决定战斗,会有20名士兵和达拉维什上尉参战。
  • 王国士兵(20):参阅14页。
  • 达拉维什上尉:使用14页的王国士兵数据,但心魂提升至d8,并给予他指挥(Command)专长。

昭然若揭
在与白银运输队遭遇之后,冒险者们还得前进十英里才能获得城市的庇护。如果队伍失去了马车,而那群由他们照顾的娇惯孩子又必须用脚走完这段距离,那么这十英里路恐怕会成为被抱怨和叹息缠绕的无尽梦魇。当然,他们可以把孩子们放到马上(如有)来缓解这种状况。在必须步行的情况下,我们鼓励GM着重展现这最后几英里路的状况和孩子们的抱怨,虽然这一路上法林都会坚忍地迈着步子前进,而出人意料的是,萝文的步伐竟也同样坚定。

当首都近在眼前时,英雄们会注意到一队骑兵正沿路赶来。随着他们逐步逼近,其中的领头者会拉紧缰绳,来到团队的面前开口发言。

“你们一定是那个被派去接回孩子们的小队了。我是指挥官海尔沃斯(Helworth),我奉命来此将贵族之子护送至安全的庇护所。我们将从此地即刻启程。议员让我通知你们,进入首都后便前往上次与她会面的那个旅馆。你们将在那里领取应得的奖赏。”

这些人是萝文派系的部下,他们不动声色地来此协助她确保莫瑞克得到处置。如果允许他们带走孩子,那么莫瑞克的命运便无人知晓了。一旦入城,其他人会被扔下,而莫瑞克的尸体则永远不知去向。萝文会作为唯一的继承人抵达首都,不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英雄们拒绝交出孩子们,指挥官海尔沃斯会尽其所能地劝说他们,甚至会承认他知晓萝文和莫瑞克的真实身份,并声称只需要将这两人交出即可,而萝文也乐于接受这一计划。英雄们的一再拒绝最终会让他厌倦了扮演好好先生,进而认定刀剑是解决谈判的最佳方式,使得这场交涉演变成流血冲突。

如果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萝文会露出她的真面目,使用她带毒的匕首刺伤离她最近的玩家,她会优先选中穿着轻甲的魔法使用者或者其他施法者。让玩家进行一次察觉投骰对抗她的潜行来决定她是否能对他们发起奇袭(参阅 狂野世界 )。
  • 王国骑士(每位英雄1个):参阅14页。
  • 萝文·菲尔劳恩[不羁角色]:参阅15页。

旅途的终点
英雄们解决了这些变节骑士之后,他们就可以自由地进入城市并将孩子们交给议员,后者会负责保护这些孩子。她会对冒险者们做出如下发言。

“我的朋友们,你们为王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对此,我们向诸位表示由衷的感谢。然而,正如你们所见,我们的国家依然处于内忧外患之中。国王迫切地需要你们这样勇猛的人士,我请求诸位再度借出你们的力量。”

如果英雄们提及萝文的变节行为,艾丝翠尔会向她的保镖点点头,后者随即扭住那个女孩的手腕并领着她离开。萝文的背叛告一段落之后,GM可以随着自己的喜好奖励给队伍应得的赏赐。如果有需要的话,议员也会给予英雄们在旅途开始之初所承诺的适当奖赏,以及其他眼下可以获取或立即准备好的礼物。

如果萝文被冒险者们在首都之外杀死,来自国王的震怒将会迅速降临——整支队伍可能会在王国境内遭受通缉!相较于一名皇室子嗣被一度委以重任的英雄小队所杀,萝文的变节行为只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生在王国,身不由己…
TOP
白药君
2020-03-03, 14:05
Post #3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76
   1

Group: Speaker
Posts: 225
Joined: 2019-10-05
Member No.: 83543


角色和生物

阿拉德尔(ALLADEL) [不羁角色]
这个盗贼是蛇鼠一窝的家伙里最为心狠手辣的那个,而他也因此成功地在盘踞于东部山脉丘陵上的强盗团里身居高位。
属性:灵巧d10,聪慧d8,心魂d6,力量d8,活力d8
技能:运动d6,通用知识d6,近战d8,威吓d10,察觉d6,交涉d8,射击d6,潜行d6
移速:6;格挡:6;坚韧:9(3)
负赘:贪婪(次要),无情(次要),通缉(主要)
专长:战场反应,迅捷
装备:锁甲衫(+3),“拥王者”(在伤害上提供+1并且会给予持有者指挥专长的魔法长剑)(力量+d8),长弓(射程 15/30/60,伤害2d6,射速1,穿甲1)


修道院长梅丽珊卓·德奥本赫斯(ABBESS MELISANDRE D’OBENHAUS) [不羁角色]
奥本赫斯修道院的院长既是那些王国领袖的子嗣们在精神和学术上的导师,也是他们的监护人。看着这位五英尺高的丰满女性,绝大多数民众都不会相信她具有战斗力,但每一位修道院长的候选人实际上就是根据她们的作战能力选出的。然而她只会在紧要关头展示自己的实力,平时更愿意将实战交给冒险家们解决,这样在她必须出手战斗时他人往往猝不及防。她的长袍之下可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军械库。

梅丽珊卓知道每一位学生的优势和不足,而且将他们视如己出。当然,她也看到了萝文·菲尔劳恩心中滋长的黑暗,时刻担忧着这位对王权的觊觎凌驾于王国利益的年轻女孩。
属性:灵巧d8,聪慧d10,心魂d10,力量d8,活力d8
技能:运动d6,通用知识d8,近战d10,威吓d10,察觉d8,交涉d8,潜行d6
移速:5,;格挡:7;坚韧:9(1)
负赘:眼力不济(次要),缓慢(次要),誓言加身(主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孩子们)
专长:警觉,拳斗师,先发制人,精通钢铁神经
装备:软皮胸甲(+1),魔法杖剑(命中+1,力量+d6+1)

(IMG:https://i.loli.net/2020/03/03/9wmntQD4zkJahBG.png)

强盗(BANDITS)
王国的渣滓。这些男男女女发现劫掠忠实的民众远比花上一整天老实工作要来钱快。强盗团伙生活在森林之类的无法地带,最近他们发现兽人入侵带来的社会动荡正合其意,于是便试着从中捞一杯羹。
属性:灵巧d6,聪慧d6,心魂d6,力量d6,活力d6
技能:运动d6,通用知识d4,近战d6,威吓d6,察觉d6,交涉d4,射击d6,潜行d6
移速:6;格挡:5;坚韧:7(2)
负赘:贪婪(次要),自私
专长:士兵
装备:厚皮甲(+2),弓(射程 12/24/48,伤害2d6,射速1),短剑(力量+d6)。


王国士兵(KINGDOM TROOPS)
王国军队里的标准士兵,这些男女来自于王国主要种族中的下层阶级,不过各支部队中的半身人经常作为探子。
属性:灵巧d6,聪慧d6,心魂d6,力量d8,活力d6
技能:运动d6,通用知识d6,近战d6,威吓d6,察觉d6,交涉d6,射击d6,潜行d6
移速:6;格挡:7;坚韧8(3)
负赘:无
专长:士兵
装备:锁甲衫(+3),长剑(力量+d8),重弩(射程 15/30/60,伤害2d8,射速1,穿甲2),中型盾(格挡+2,-2掩蔽)。


王国骑士(KNIGHTS OF THE REALM)
这些精英士兵骑着骏马,身着领主所能给予的最优质的装备。理论上,他们应当为王国的利益而战。而实际上,他们往往服从于领主的意志并把政治活动交给上级处理。
属性:灵巧d8,聪慧d6,心魂d6,力量d8,活力d8
技能:运动d6,通用知识d6,近战d8,威吓d6,察觉d6,交涉d6,骑乘d8,潜行d4
移速:6;格挡:8;坚韧:10(4)
专长:先发制人,杀手直觉,士兵
装备:板链胸甲、臂甲、腿甲和覆面头盔(+4),骑枪(力量+d8,触及2,穿甲2),长剑(力量+d8),中型盾(格挡+2,-2掩蔽),战马。


贵族之子(NOBLE CHILDREN)
这些由英雄们从奥本赫斯修道院中护送出来的孩子代表着王国内大部分位高权重的权贵家族。除非另有说明,他们使用相同的数据。
属性:灵巧d6,聪慧d6,心魂d6,力量d4,活力d6
技能:运动d4,近战d4,察觉d6,交涉d4(阿兰娜拥有贼活d8)
移速:6;格挡:4;坚韧:5
负赘:年幼(对维斯瑞德、特洛文、莫瑞克和阿兰娜来说是主要;对其他人来说则是次要)
专长:无
装备:临时武器(力量+d4)


萝文·菲尔劳恩(ROWAN FAIRLAWN) [不羁角色]
萝文实际上是国王的女儿,这件事除了修道院长之外没人知道。不幸的是,她并不是王位的下一任继承人,因为她出生在两个哥哥之后。随着萝文逐渐长大,国内的异见分子开始在她的耳边低语那些恶毒的思想,以至于在她12岁的时候,这个女孩已经对她的家庭恨之入骨并决定不择手段夺得王位。当她的长兄莫名其妙地病逝后,国王将剩余的子嗣都送到了奥本赫斯修道院,希望那里的人员能够保证他们的隐秘和安全。

远离同谋的这段时间只是让萝文对于王位的渴望变得愈发尖锐。她很快和修道院的鸦巢看守者搞好了关系,并通过渡鸦传递密文与那些同谋者保持联络。事实上,在孩子们启程返回首都前的那个夜晚,她就放飞了一只携带密信的鸟儿去警告她的盟友。
属性:灵巧d8,聪慧d12,心魂d10,力量d4,活力d6
技能:运动d6,通用知识d4,近战d6,威吓d6,察觉d6,交涉d10,潜行d8,嘲弄d6,贼活d8
移速:6;格挡:5;坚韧:7(2)
负赘:嫉妒(次要),无情(主要)
专长:上流人士,魅力非凡,亲和力,坚强意志
装备:带毒匕首(力量+d4)上面涂抹着致命(-2)毒素(足以用于两次攻击)


鼠人(WERERATS)
这些感染了兽化症的污秽生物能够将自己转变为可怕的人鼠混合形态。它们通常出没于在城市当中,和巨鼠宠物一起在下水道中滋生,并在那里谋划着邪恶的阴谋。他们非常胆小,更偏好暗中袭击或者施毒谋杀他们的受害者。他们能够变化为三种形态——原本的人类形态,人鼠混合态,以及巨鼠形态(使用狂野世界中狗/狼的数据)。
属性:灵巧d10,聪慧d6,心魂d4,力量d6,活力d6
技能:运动d8,通用知识d4,近战d6,察觉d8,交涉d4,潜行d10,生存d8
移速:6;格挡:5;坚韧:5
装备:短剑(力量+d6)
特殊能力
啮咬力量+d4
方向感:鼠人通常生活在下水道或贫民窟中。往返于这些昏暗杂乱的地区让他们拥有了卓越的方向感,从此再也不会迷路。
感染:被鼠人杀死的人有50%的几率复活成一只如同凶手的鼠人。这些角色在月圆之夜会不由自主地转变形态。只有在成为鼠人1d6年后他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兽化症。
红外感应:攻击活物时,因光照而带来的减值减半(向下取整)。
快速再生:鼠人每轮都能尝试一次自然恢复投骰,除非这种损伤是由银制物品或魔法造成的。
改变形态:鼠人能够用一个动作从他们的一种形态转变为另一种。

(IMG:https://i.loli.net/2020/03/03/Ez5F8QIKhyUsB9Y.png)
TOP
白药君
2020-03-03, 14:05
Post #4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76
   1

Group: Speaker
Posts: 225
Joined: 2019-10-05
Member No.: 83543


译名对照参考
GOBLIN WOLF RIDERS:哥布林狼骑兵
Hopplesburg:脚栓镇
Kingmaker:拥王者
Rookery:鸦巢
Wererats:鼠人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白药君: 2020-03-03, 14:12
TOP
白药君
2020-03-03, 14:06
Post #5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76
   1

Group: Speaker
Posts: 225
Joined: 2019-10-05
Member No.: 83543


完结分割线,此楼后可回复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5-28, 2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