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令人战栗的冒险时光交互
mushroomliang
2020-03-17, 04:03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49
   60

Group: Speaker
Posts: 83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Galaxium的S'tonge:哦,嗨!我没注意到你进来了!但实际上我注意到了。我注意到了所有一切。我是个无所不知的存在,名叫Galaxium的S'tonge。如果你无所不知,你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但是因为你们并不是无所不知的,我知道这一点,因为…好吧,我就是知道。我来自一个由银河系赋予了力量的种族。我们住在你们已知现实的边缘,我们那里称为Tommy Westphall的宇宙。我们已经观测了你们的世界数不清多少亿年了,记录了所有大事件。当我说到“我们”,我其实是指“我”,因为我们已经将所有事件滑进了我伟大的漫画书中,以我们的宇宙之笔。现在,我们将向你讲述一件惊天动地的事,这使我们陷入了强烈的悲痛之中。也为我带来了强烈的幸福。我们都是复杂的人。

你将见证我的见证的这个事件,在银河中被称为战栗谷——不。

夜之冒险——更糟了。

令人战栗的冒险时光/欢迎来到夜谷交互。简单直接,但有效。

首先,伟大的令人战栗的冒险时光/欢迎来到夜谷交互是由爱国者品牌香烟赞助的。爱国者牌香烟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WorkJuice咖啡,在这个或已知的任何现实中,都是能够合法获得的含咖啡因最高的咖啡。

通过你对宇宙平等的渴望,你无法试着对这毫无意义的混沌的宇宙赋予含义…或许可以?

可以的。

令人战栗的冒险时光与欢迎来自夜谷交互是一个分为三幕的表演,以新老波音节目的形式表演。在短暂的幕间休息你可以思考你自己的存在,买点麦芽牛奶球。

令人战栗的冒险时光/欢迎来到夜谷交互适合所有年龄,以及那些没有年龄的存在。它充满了喧哗与骚动,象征着……一切。

而它的开头是这样的:

在你的未来,在宇宙延伸达到的最狂野的西部,外太空,有一个星球被认为处于法律与秩序范围几光年之外,一名男子向这些机器人和外星人带来了恐惧,而向那些想要把这个化外星球作为家园的人类带来了希望。他就是Sparks Nevada,火星元帅。

Sparks Nevada:我……来自地球。

S'tonge:而他的任务得到了他重视的火星伙伴追踪者Croach的帮助。

Croach:我来自G'loot Peaktaw。

Sparks:管他叫—管他叫火星吧。

Croach:你叫他火星。

Sparks:就叫他火星吧。

Croach:交互期间算了。

Sparks:当有人需要搭把手,

当幼者需要保护,

我将乘着我的火箭穿越星际。

因为我发誓我将用我的星际马刺绳之以法,

那些火星上的法外狂徒。

所有人:是啊,他绳之以法了火星上的法外狂徒。

Sparks:哦,超能牛嗡嗡响,

而Marjun狂暴的敲着鼓,

就如同广口瓶里的宇宙甲虫一样美丽。

哟,我……来自地球,

但我将火星上的法外狂徒绳之以法。

所有人:是啊,他绳之以法了火星上的法外狂徒。

Sparks:在这红色星球的平原上,我以一双机械的铁拳,执掌着法律。

所有人:哦!

Sparks:我曾面对灭绝人性的邪恶,而我机械的绳索,从未放过漏网之鱼。

所有人:从未放过!

Sparks:而我搭乘着火箭,

以真实与正义之名。

只要我还能数清天上的流星,

我就发誓要以我的星际马刺绳之以法,

那些火星上的法外之徒。

所有人:是啊,他绳之以法了火星上的法外狂徒。

Sparks:我来自地球。

S'tonge:火星上的日子一直如你所料,尤其是你还是个全知者。然后,这天晚些时候,Sparks Nevada和追踪者Croach在元帅府里聊天。他们说:

Sparks:Croach,你在收拾佛那个一,你…要去什么地方吗?

Croach:Sparks Nevada,是的。元帅府的咖啡已经准备好了,我对你的义务已经完成了。

Sparks:等等,真的吗?

Croach:你拯救了我们的人民,而我也协助你拯救了我们的星球,尽了我的义务。

Sparks:噢,是的,在我拯救活性的时候,是啊,是啊,是啊,是啊,是啊。

Croach:我多次救了你的命。

Sparks:与我救你命的次数一样多?

Croach:是的。而且我还经常为你煮咖啡。

Sparks:是啊,还有别的东西。

Croach:我提醒你了我的义务。

Sparks:我说了是了。

Croach:嗯。那只是意识到了谈话的节奏而已,并不是责任。

Sparks:好吧,我猜,是的。

Corach:而现在我已经没有义务了。我们,正如我的人民所说的那样,已经互不相欠了。

Sparks:哇哦,是啊。呃,好吧,Croach。

Croach:在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里,你一直在贬损我的名声。

Sparks:我完全没有,Croach。

Croach:Croach。

Sparks:不。

Croach:Croach。

Sparks:不。

Croach:Croach。现在,请不要遵循你的人类本性,不要对我的离去产生情感波动。

Sparks:对啊,我本来就不会。

Croach:非常好。那我就走了。

Sparks:再见。

Croach:你没有产生情绪波动吗?

Sparks:不。是的,呃…你知道的…再见!

Croach:永别了,Sparks Nevada。

Sparks:嗯嗯。

Croach:除非有什么能拦住我不让我走……

Sparks:嗯……不。

Croach:我要走了。现在。

Sparks:好吧。

Croach:我走了。现在。

Sparks:好吧。

Croach:从这里。

Sparks:再见。

Croach:我走了。

Sparks:你还是要走吗?因为—

元帅府的AI:元帅府的门打开了。

Felton:元帅!元帅!救命!

Croach:人类设计的Felton,你挡住我出去的路了!

Felton:噢,对不起,Croach!来吧,我靠边站你就能过去了。

Croach:不不不,我等你先进来。

Felton:我不想让你等我。

Croach:不用急。

Sparks:好了,Croach,为什么你不留下,听听Felton要说什么呢?

Croach:你的手臂上是不是趴了一只毛毛虫?

Felton:不!不。之前是有一次这样的事,但是咱们不要再提了!

Croach:我得留下。也许有什么东西威胁着G'loot Praktaw。

Sparks和Felton:那是火星!

Croach:你是说火星?

Sparks:火星。

Croach:那也威胁到我的部落了。如果我能拯救他们,那么,他们就对我负有义务了。

Sparks:好吧,让我们看看。让我们看看成为元帅最糟糕的部分是什么:与民众交流。嗯,怎么了,Felton?不要说是毛毛虫。

Felton:元帅!救命!

Sparks:我在这呢。

Felton:我在太空沙龙喝酒,因为我这段时间陷入了忧郁和悲伤之中,面对着我是谁,想到我在外在的形象,还有—不要误会了,我很喜欢我目前的农场主身份,超级牛对我也很好—但是从更加个人的层面来看,我从某种程度上因为无法自我认识而感到孤单。如果确实如此呢?如果是我个人的问题呢?而且……

Sparks:Felton……

Felton:像这样的思想在我的脑海中循环着,但是这太空的烈酒既有益也有害。酒吧老板因为我要求精确数量的酒差不多要把我踢出去了。他是个好伙计,只是偶尔会担心他的地方会出事。

Sparks:他的地方的麻烦,是啊。Felton……

Felton:在什么时候,有什么要发生了,但是是个麻烦!酒吧老板不希望它发生,而我也不希望,我在思考着关于自我和爱之类的事情。

Sparks:Felton!什么样的麻烦?

Felton:什么样的麻烦?最糟的那种!违法乱纪的机器人!还有一个不是机器人的人类,但也是亡命之徒。他们一开始说要枪杀你,我就跑掉了,元帅!这样你才能有足够的时间在他们最后来这之前有所准备!这里……

元帅府的AI:元帅府的门打开了。

Claxon:你们这些血和肉和骨头和神经还有内脏之类的东西里哪个是Sparks Nevada,火星元帅啊?

好人Dan:哦,Claxon?我已经告诉过你,曾经和Nevada交过手,我会给你指出来的。

Claxon:用什么?这些凝胶一样的生物永远不是百分之百可靠的,而你要用你的最把他们指出来吗?

Dan:当然如此。

Samuel Bolt:好吧,哈哈,无意冒犯,好人 Dan。你很好。

Claxon:是啊,你很好。我们就是想射杀些什么!

Sparks:好吧,我们在外面弄到了一些锡皮罐头。

Felton:我可不是这些罐头啊!

Sparks:好吧。

Claxon:老师说,先生,我更想射杀Sparks Nevada,火星元帅。

Sparks:你不会有那样的机会的。

Samuel:你是他吗?你是Nevady吗?

Dan:等等,你就是?

Sparks:是啊。我们见过面。

Dan:我不认识他!我得再重新加满我的眼镜处方度数了,但我已经把我那个下流的骗子眼科医生干掉了。

Claxon:我在土星找到了一个很好的验光师。

Smuel:Claxon,Dan的眼科医生是个医学博士,完成大学学业之外还接受了至少八年的额外医学培训。而你的土星验光师除了一个大学学位之外什么也不是,除了视力测试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Claxon:Dan只想要升级他的处方!

Dan:嗯,我的眼睛也发痒了,想看看有没有严重的问题。

Sparks:我想我这有什么东西指着你呢,也许可能解决…任何你可能有的问题。

Dan:这是把激光……

Sparks:这是把激光手枪,是啊。

Dan:…手枪。我发誓。我会好好照顾我的眼睛,这样他们就能像我的眼科医生办公室墙上挂的那张海报上说的那样照顾我了。

Sparks:好吧,你并不能照顾你的所有眼睛,而只有你的手臂能顾及的那一只。我的眼科医生也挂了海报。那是从牙医那买来的,划掉牙齿,写上眼睛。他不擅长这个。

Samuel:别担心这个,好人Dan。Claxon和我都用我们的枪指着元帅呢。

Croach:Sparks Nevada,虽然我对你已经没有义务了,我还是将我的枪对准了那些亡命之徒,这样你对我就负有义务了。

Sparks:好吧。

Felton:而我对我自己负有义务因为我现在蜷缩在这张桌—子下面。

Sparks:是啊,好样的,Felton。

好人Dan,上次我见你,你正准备和你的儿子,强盗Dan,花点时间让他改邪归正。究竟如何了?

Dan:我说不出究竟是怎么回事,元帅。似乎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Felton:我不觉得你们在被枪指着的时候还能谈笑风生。

Sparks:交谈通常能防止人们开枪。继续,Dan。

Dan:好吧,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卖鞋的时候也只卖一只,他为了我的利益牺牲了他的时间。然后,本着进一步的公平精神,他带我去打劫,让我看看他的兴趣所在。

Sparks:是的,让我猜猜:你在抢劫上表现得比他卖鞋还要好。

Dan:哈哈哈…正是如此。然后他遇到了一个女孩……

Claxon:毫无疑问的,她让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肾上腺素,多巴胺和血清素。

Samiel:毫无疑问。呵呵……人类,你知道吗?

Croach:哦,是啊。

Felton:发生了什么?这—不是在我身上的事,而是发生在那些抢劫的低级罪犯身上。

Dan:嘿,嘿,那是我的儿子。

Felton:对不起,稍微的。

Dan:你知道,我呆在这两个强盗身边,感觉自己就像个电灯泡一样。然后我意识到,我并不是因为喜欢才去抢劫,我只是喜欢和儿子呆在一起。

Sparks:嗯。

Dan:所以,呃,我们在中途分开了,希望他们什么时候能主动来看我。

Samuel:像是节日还有……

Dan:就是这样。

Sparks:好吧,但是等等。如果你放弃了抢劫,为什么你还要带着枪和这些法外之徒一起出现在这里呢?

Dan:公道的问题。

Sparks:谢谢你。

Dan:我得到了最后一分,让我能回去做生意。又能做鞋了。

Sparks:好吧。

Claxon:从制鞋匠到强盗,从强盗再变成制鞋匠。你永远不知道人生能讲一个灵魂带到何处。

Samuel:机器人没有灵魂!

Calxon:说的是他的人类的灵魂,但是既然你提到了,我认为实际上,我们也有灵魂。

Saumel:我们没有。结束话题。

Calxon:我们有感觉,我们能思考,能量既不能凭空产生也不能被消灭……

Samuel:哦,并不是所有东西在科技和神学的对话中都是一种创新的,Claxon!

Claxon:但是,还是有什么是!

Sparks:我能为你解决这件事。我现在就能为你解决,让你去见你的创造者。

Samuel:Jeremy?

Sparks:不—Jeremy?不。

Samuel:Jeremy Wadnett是我的创造者。

Sparks:不,我不知道这个—不。不。我在说科技与神学的事呢。

Croach:看看你是怎么疏远了这个房间中四分之三的人的。

所有人:(笑)

Sparks:是啊,说得好。好吧。这是个了不起的世界。Dan,如果你还想再做生意的话,为什么还要抢劫元帅府呢?

Dan:我是个坚持计划的人!我们的目标是,在我们打开银行金库之类的东西之前,要在巨大的方程式中将我们设计中的阻碍去除。

Sparks:嗯。

Samuel:你就是那个阻碍。

Sparks:是我吗?好吧,不了谢谢,我明白了。好吧。

Claxon:而任何在这个房间里和你一起吃墨西哥卷饼的人也是一样,因为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Croach:Sparks Nevada,你现在对我负有这么多义务了。

Sparks:好吧,好吧。

Felton:元帅?

Sparks:什么?

Felton:救命!

Sparks:好吧。

Felton:我躲在桌子下面了。

Sparks:是啊。

Samuel:我知道你在那呢,笨蛋!要我把这两个附带损失解决掉吗,Dan?

Sparks:等等,如果你扳机上的手指动了一丝,Sam Bolt,Croach就会击毙你。

Samuel:一丝?不了谢谢,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想那么我会把枪口对准Croach了。

Croach:义务!

Claxon:看来我们陷入了一场老派的金星人对峙,元帅!

Sparks:好人Dan,你知道城里的银行提供低息贷款,对吧?

Dan:谁会给一个简历上写着“1:鞋匠,2:法外之徒,3:三轮车夫,4:又变成法外之徒”的人贷款呢?

Claxon:不要让你的职业定义你!

Sparks:好吧。跟你说吧。你可以先等等,也许我会做些什么来帮你。

Samuel:我们也是吗?

Sparks:不,你们两个绝对是要进监狱的。

Dan:好吧,那你的要求就被礼貌的拒绝了,元帅。我可能没有什么,但是我还是有话要说。要让这些铁皮罐头人在监狱里生锈意味着我们的机器人的忠诚度要降到零点了。

Claxon:好吧,你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Dan。

Dan:现在让我们结束这种对峙吧,朋友们,以一种困难的方式。

Sparks:好吧。

Peilmy Stallwark:Nevada元帅!进来,Sparks Nevada!是我,Peilmy Stallwark。我正在通过宇宙通讯呼叫你!

Sparks:好吧。嗯,等一下,Dan。

Dan:嘿,你明白了。

Claxon:我们也是吗?

Sparks:是的,当然了,你们也是。是啊。

Dan:是啊,等等。

Pemily:Claxon?是你吗?

Claxon:在铁皮里!

Pemily:啊,讨厌!我把你从月球上赶走不是为了让你去火星上给我最好的朋友和导师找麻烦的!

Claxon:我可不觉得抱歉。

Croach:人类设计了Pemily Stallwark,我当时也在场。

Pemily:你好啊,Croach。

Sparks:好吧,听着,Pemily,我现在正处于金星人对峙中——

Dan:不,直接开始吧,我们会等着的。

Sparks:谢谢,好人Dan,这……真是太好了。好了,你怎么想呢,Pemily?

Pemily:好吧,你知道你是怎么让我成为月球元帅的吗?

Sparks:是啊,这是你应得的,当然,是的。

Pemily:是的。你说,如果事情变麻烦了,我就联系你,就像现在这样?

Sparks:那里有麻烦了,是吗,Stallwark元帅?

Samuel:呃,麻烦!

Sparks:好吧。

Pemily: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发生了,元帅,但难以用语言描述。

Sparks:试着说说看吧。

Pemily:明智。是月球。月球正在消失。

Samuel:什么?好吧,到了摊牌的时间了,让我看看吧。

Felton:你能从这里看到地球的卫星吗?

Samuel:哦,我告诉你,你们这些老人的视觉传感器可是最糟糕的。

Corach:哦,我一直跟他们这么说。

Samuel:好吧。

Croach:Bagropa!地球的卫星正在消失!

Claxon:如果地球的卫星消失了,那么整个宇宙都会陷入混乱之中!

Samuel:而任何一个卫星都可能是下一个。

Claxon:或者甚至是行星!

Felton:(呻吟)你觉得呢?

Pemily:还有更麻烦的消息。我有个副官。她是个名叫Delores County的机器人,而她很聪明,就像我一样。尽管我们也有分歧,但我们还是相处的很好,而有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么没有那么不同。

Sparks:好吧。好吧,听起来很棒。她对于你的月亮为什么消失有没有什么说法?

Pemily:哦,更多了。她将危险的源头指向了几千年前的过去!

Samuel:如果我…时间是很危险的。只是我的意见。

Sparks:好吧。

Claxon:第二!

Pemily:副官County装备了一种机械,让她能够将人送到过去来阻止让月球消失的起因!

Sparks:好吧,好吧,就像我说的,我的手上已经拿满了—哦,你猜怎么着?等等。

(激光爆破声)

Claxon:哦!你把我的手炸掉了!

Samuel:嘿!我们已经没时间了!

Sparks:是啊,但是……

(激光爆破声)

Samuel:我的……我的枪!你把他们炸碎了!

Dan:我已经放下我的枪了,元帅。

Sparks:很好。

Dan:好吧……让我告诉你,宇宙的安危是一个不要射杀元帅的好理由。

Sparks:嗯—嗯。

Claxon:兄弟,为了宇宙的安危,计划要泡汤了。

Sparks:好了。Pemily?现在我可以走了。

Pemily:哦,太好了。我会启动远程时间转换光束到你的坐标上。

Sparks:好了,让我就在这站着吧。

Croach:Sparks Nevada。你射杀了瞄准着我的金属敌人。现在我对你救我负有义务了。

Sparks:不,不用谢。

Croach:我最后的义务。

Sparks:Croach,我们等我回来之后再讨论义务的事,好吗?现在……什—?

(时空旅行的声音)

Croach:义务!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mushroomliang
2020-03-22, 02:29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49
   60

Group: Speaker
Posts: 83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Cecil:今天你们将见到一个美丽的陌生人。实际上,是几百个美丽的陌生人。他们每个人都很美,而你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人。

欢迎来到夜谷。

好消息,听众们!今天是第一届一年一度的摧毁月球节,由公共假日和不为任何你能说出的原因默默安静哭泣公民委员会赞助。所有市民被鼓励聚集在格橹公园,在那里我们将试图摧毁月球。

这是一个临时组建的公民委员会,首周三刚刚组建—而且,就像大多数地方组织一样,是匿名管理的—也鼓励你带上你的孩子参与节日。

或者,如果你没有孩子的话,带上别人的孩子吧。

或者,如果孩子们并不是真实的,而他们的存在是都是集体无意识地噩梦,那么带来罐头食品吧。门票售价5美元。

无论如何,尽可能多带孩子和罐头食品来吧。

“我们晚些时候会需要他们的。”公民委员会说,“不是为了对月亮做什么,”他们补充说,“是为了其他的原因。这是个惊喜。等着看吧,忘了我们说的东西吧。我们不想毁了这些。”公民委员会通过最近安装在我们大家房顶的扩音器说。“但是一定要带上孩子们和罐装食品。”他们补充说,接着是一阵狂笑。“哦,嘿。麦克风还开着呢。”他们总结道。

听众们?我们接到消息称镇上有个奇怪的存在。我猜,他大概是突然来到了这里,坐着一辆从天而降的冒火的战车,发出宇宙背景的轰鸣声,作为天上力量的实体化。这是我作为一个专业的新闻工作者,所必须假设的。又或许,驶入城中的只是一辆中档轿车。有很多方法能到达这里,而也有一些不能。

而这个陌生人参与了我们的摧毁月球节,询问我们关于月球的事,我们对它的未来的打算,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像是,“为什么你们要试图摧毁那颗被命名为月球的卫星呢?”

听众们,我知道没有愚蠢的问题,只有愚蠢的现实,但我还是无法解释这个问题。

关于那个陌生人的外貌,我接到了各种各样的报告。他很高,有着蓝色的皮肤,鼓胀的黑色眼睛,还有普通的像人类一样的触角。所以,能用来把这个陌生人从大多数人中区别开来的特征非常有限。

无论如何,对陌生人多加注意吧。如果你见到了什么你不认识的人,指着他大喊,“闯入者!”作为我们夜谷友善好客的风俗吧。

现在,让我们关注交通新闻。

想想一只狗。但是有更多鳞片,没有那种低能的热情。然后再加上更多鳞片。哦!还有一个分叉的生物力学舌头。你能想象出来吗?

现在,想想那只狗长着角,巨大而可怕的角,弯曲的象牙色的角上挂着奄奄一息的猎物。现在,在你的脑海里,它的呼吸并不是普通的肺所制造出的吸气和呼气的波峰和波谷,而是多级空气呼吸。进,进,进,出。进,进,出。并不像是有生命的呼吸,而更像是一种暗示,暗示着一种远远,远远更糟糕的东西。

想象这只狗。闭上你的眼睛,如果你非得这么做的话,你将不可避免地看到它。而它也将不可避免地看到你。

你想象出那只狗了吗?你想象出了?很好。

所以,是的。今天最好不要不带武器就到800号公路10到13号出口之间的路段。以上是交通信息。

现在,收听一些来自我们赞助商的信息。

今天的赞助商是,嗯…哦,我们从没听说过这个牌子,是爱国者牌香烟。当然了,颇具人气的发言存在Deb,一小块有感知能力的云雾,成为了他们的代表。

Deb:哦,你好啊,Cecil!

Cecil:嗨!

Deb:月亮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Cecil:哦,很高兴你这么问。我们一直在尝试……

Deb:我不在乎。

Cecil:好吧。

Deb:这是个客套性的问题,像是“你爱我吗?”或者“你的社会保险号码是多少?”

Cecil:哦,我很抱歉。我不太擅长应对社交客套。

Deb:我来这里是来当作为爱国者牌香烟的代表。听着,当然,香烟会让你得癌症。当然,你会遭受痛苦。当然,严重的痛苦。当然,咳嗽。当然,悲伤。当然,有很长时间你只能卧床不起,只能透过那扇你无法打开的窗户,无助的看着霓虹闪烁的天空。当然了。所有这些,毫无疑问。

但是我—我实际上—我实际上没有什么反驳的观点。这听起来全都是一些人类的问题,与一小块有感知的云雾毫不相关。所以买点爱国者牌香烟吧。最糟能发生什么呢?我不在乎。

Cecil:好吧,谢谢你,Deb。这听起来非常恐怖和致命!

Deb:哦,天呐,Cecil!你可真会对有感知的小块云雾说话。

Cecil:是啊。

Deb:再见,人类。

Cecil:哦,好吧。

好了,第一届年度毁灭月球大赛已经开始了。除了用“为什么我们要摧毁那块可笑的,嘲讽的石头”让外乡人害怕和让所有人困惑之外,参加节日活动的人已经开始努力着手从实际上毁灭月球了。

他们现在已经连续几个小时向着月球扔东西了。他们试过了普通的家庭垃圾,像是咖啡过滤网和宠物,但那些东西难以对月球造成伤害。实际上,大多数物体仅仅在20英尺左右轨迹就开始弯曲,坠落,毫无用处的坠落到了我们都知道也都不信任的地球上。

有些市民试图扔出孩子们和罐头食品,但是不要,不要。这是错误的。

“这些东西是用来干别的的。”公民委员会提醒道,“有什么东西会晚些时候来。”

把孩子们和罐头留着吧,听众们。

但是除此之外,不管我们扔了什么,不管扔到多高,似乎没有什么能达到月亮的一半高。“不管那是多高,我不知道,六英尺?至少?”著名又非常可爱的科学家说,他今晚给我打了电话,说了……你知道,七,或者六,好吧……无论如何,科学家认为整个“扔东西”的计划完全没起作用。实际上,你猜怎么着?六点钟打给我吧。Carlos?六点钟打给我。太好了。

嗯,我邀请了我的朋友,我的前实习生,目前夜谷的全权市长,Dana Cardinal,来到演播室。嗯,她今天一整天都在参加节日活动。

所以,Dana,跟我们讲讲发生了什么。

Dana:谢谢,Cecil。正如你所知道的,摧毁月球节进展缓慢,但是我们应该不用担心。我与公民委员会交流过了,扔东西仅仅是第一步的计划。还有很多其他方式。下一步计划是我们所有人都应该直接向月球说些伤害性的话。不要退缩。在这里,我将做出示范。

(清清嗓子)

嘿,月亮!你的光芒是黎明前的死亡之声!你代表的全都是温顺的、朦胧的、因羞愧而发光的东西。而且你只是一个悬浮在这一切之上的又大又老的傻瓜,你这块愚蠢的石头,你甚至不能从轨道上挣脱,永远的漂浮进无尽的永恒中去。

你不想要试试吗?

Cecil:哦,嗯,好吧。

(清清嗓子)

我不懂你和你的历史,所以我害怕你而且讨厌你!

Dana:我真的想把这句话给所有参加今天的节日的人,准备好大骂一顿那个可笑的灰色圆形。或者是半圆。或者是月牙形……或者随便什么。呃!它总是在改变!就想说,下定决心吧,傻瓜!

Cecil:对吧?完全的!

好了,听众们,嗯,你们听到Dana说的,让我们练习一下。我希望你们想象月亮就在你们眼前。想象此时此刻我正举起我的手。而现在,想象我的手就是月亮。而我希望你们的肺中吸满了空气,你当然已经吸入了空气,然后向月球大声的骂出来。让我们喊,“我喊你,月亮!”

众人:我恨你,月亮!

Cecil:好极了,现在再大声一些。

众人:我恨你,月亮!

Cecil:再大声点!

众人:我恨你,月亮!

Cecil:好,真是好极了!

所以,嗯,现在想象我的手放下来了(也确实放下了),而当你在格橹公园的时候,你就应该这样做。我们要彻底打败这个在夜间发光的愚蠢的星球。

而当你静静的练习你的呐喊时,我将为你播报天气。

Steve Carlsberg:打扰一下!Cecil!等等,呆在原地别动!拜托了!

Cecil:不!不,不,不,不,不!

Steve:哦,是的。

Cecil:不要就这么闯进我的演播室打断重要的天气预报播报,Steve Carlsberg!你已经毁掉了我神圣的工作环境。

Steve:好吧。看看,Cecil,我一直看着摧毁月球节的全过程,而我发现了一些事情。重要的事情。你的听众们可能感兴趣的事情。

Cecil:Dana,这里有种奇怪的味道吧?闻起来很奇怪,对吧?

Steve:看,与我们的科学老师所告诉我们的相反,夜谷,月亮是真实存在的。它并不在距地面60英尺的地方,而是距离我们成百上千码远!

Cecil:(笑)哦,你不会……

Steve:在太空中!

Cecil:我…我不能。(Cecil发出鼾声)

Steve:是这样的!是这样的!实际上,美国宇航员已经去过月球好几次了!

看吧,看吧。我知道大多数科学家会告诉你,月球是一个全球共享的梦境。科学家们一直说,真正的月亮并不在那里,也没有人真正的看到过月亮,但我们都假装我们看到了,只是因为我们从小就被告知月亮就在那里。

天文学家们相信月亮是文化叙事的一部分,而且…而且如果我们不再相信月亮存在的话,它就不会再存在了,就像恐龙的灭绝一样。但是我找到了这本被严重烧毁,但是仍旧能够阅读的书。

Dana:Steve?我认为那本书本来是应该在上周的双月图书馆大清洗中被销毁的。我不知道阅读它是不是安全的。

Steve:你是对的,Dana,所以我避免阅读它的大部分内容。同时,也是因为我不喜欢直接阅读词句。但是看到这最后一部分了?它格外显眼。看这里。看着最后一章的最后一句。

Dana:“所以,总体而言,月球完全是真实存在的。你最好相信这一点。”

然后是一张眨眼的笑脸,旁边的两双手比成枪的手势。哇哦,Cecil,Steve可能说到点子上了。这看起来真的像是科学!

Carlos:对不起,我也许能比你更好的决定什么是科学,好吗?比如说,打个比方,小型货车?是科学。马?完全是虚构。

Cecil:Carlos!你在这干什么呢?不,等等…你找到了从另一个世界的沙漠中回来的路了?

Carlos:不,我只是假装我在这里。这完全是Dana交给我的把戏。只是,我不能维持很长时间,也不能与任何东西发生物理接触。

Cecil:哦。

Cecil和Carlos:讨厌。

Dana:什么?

Carlos:我感觉有什么非常非同寻常的危险就要来临了,而我知道夜谷需要人来辨别什么是科学而什么不是。

Steve:但是这…如我直言,这是写在书里的!

Cecil:任何人都能写书,Steve。这不意味着这是真的。你难道没有读过《百年孤独》码?那本书里一件真事都没有。人们全都说,“这本书非常好,非常经典的后现代文学”,但是这完全是谎言!这就是书籍的问题,Steve!谎言!

Croach:这本书是正确的。

Cecil,Dana和Steve:闯入者!

Carlos:哦,呃,好吧。闯入者!

Cecil:不,难道你没有看到演播室门外“演播中”的标志吗?

Croach:我的各种感知能力都没有发现这样的标志。

Steve:是的,我也没有,我有七种感官呢。

Dana:我也没。

Cecil:好吧,我要现在写进我的备忘录,嗯,“在演播室外面的门上加上演播中的标志”。

Carlos:Cecil,这个东西要被划掉了吗?

Cecil:不……

Carlos:那画个对勾怎么样?

Cecil:呃,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Croach:人类!我来这里是为了…为了…呃……

Steve:夜谷?

Croach:夜谷……

Carlos:呃,抱歉,不,是夜谷。

Croach:我就是这么说的,夜谷。

Dana:夜谷。

Croach:请不要再试图摧毁那颗地球的卫星了,夜谷的居民们。

Cecil,Carlos,Steve和Dana:夜谷!

Croach:你不知道你们唯一的那颗卫星被摧毁之后你们的星球会发生什么吗?

Cecil:嗐!大概什么也不会发生!

Dana:也许甚至会有什么好事呢。

Carlos:我完全知道会发生什么,非常感谢你。我的意思是,科学是关于未来的精确知识,明白吗?

Croach:Bagropa!人类,你的牙齿和头发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不。不,第二好的。不,最好的。第一名。不,你知道的,前两名。

Cecil:是啊。是啊。对吧?

Steve:看,大家,我会听这个人的!他看起来很懂关于太空的事情。他看起来像个人……

Croach:嗯。不是个人。

Steve:哦,好吧,像个家伙,然后,他……

Croach:不。

Steve:像是一个有感觉的实体,理解宇宙间微妙的平衡。无论如何,你从哪里来,陌生人?

Croach:我来自G‘loot Praktaw。

Dana:我不知道那是哪里。

Croach:你们将那里称为火星。

Cecil:不,还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Steve:从没听说过。

Carlos:我是个科学家,不管他说的是哪里我都应该知道,所以……

Dana:是啊,还是不知道。

Croach:我来自火星,来自未来,而在彼时彼刻我的义务是要保住这个星球的卫星。这个计划要摧毁你们月球的公民委员会究竟是谁啊?

Cecil:谁也不知道。

Dana:哦,我知道。

Cecil:哦。

Dana:我昨天见过他们了,一群很友善的机器人。

Carlos:机器人?真是激动人心!

Croach:你知道此时此地的机器人吗?

Dana:是啊,由金属制成。莫名其妙的充满了生命和漫无目的的感伤,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机器人。哦,他们就在那呢!

Claxon:没错,蓝色的皮肤!我们在未来,与你们的内分泌系统站在一起—我们的伙伴回到了你们红色的星球上,而我们也在这过去,准备击落月亮。

Samuel:是啊,我们对月亮毫不关心!

Claxon:不!我将冥王星的一颗月球击毁,看着它死去。

Samuel:人们总是对他们的卫星感到兴奋,写诗,研究潮汐,画画,描绘那个从盈到亏的虚假的圆,温柔的照亮一片银色的森林,倒映在清澈的湖面上,一群鹿从冬日树木的阴影中探出头来。

Claxon:是啊。而且总是谈论着云朵像是映照着月光,像是映照着阳光,像是映照着历史,都像云一样遥远飘渺。

Samuel:我们不喜欢这个。

Dana:等等,那你们为什么需要孩子们和罐装食品?

Samuel:哦,我们在节日活动现场设立了一个儿童手工艺博览会,并有为穷人提供罐头食品的活动。

Claxon:还有一个弹珠屋。

Samuel:哦,是啊,是啊,那还有一个弹珠屋。

Claxon:对他们来说应该很有趣而且……也很有意义。

Samuel:再见!

Cecil:哦……好吧。

Carlos:我的探测器告诉我,那些科学上令人着迷的机器人通过时间的流逝使用了一种远距离的时间转换光束。你知道的。

Croach:如果没有与人类元帅设计的Pemily Stallwark跨越时间和空间进行直接交流,我就没办法跟踪他们。

Cecil:不,等等,我们有个无线电发射塔。这样就能交流了。

Dana:或许你可以用我的时间转换光束。

Croach:你有自己的时间转换光束?

Dana:嗯,所有人都有。市议会在几个月前宣布时间旅行合法化了。

Croach:那我就去追他们。哦,这是你的设备。你想来吗?我不在乎对过去的东西负有义务。

Dana:我已经厌倦了在时间和空间之间进行古怪的穿梭了。也不过如此。这并不特别适合我,所以你们这些男孩子先去吧。

Cecil:你猜怎么着?我和你们一起去。我一直想知道未来是不是真实的,还是说只是精心设计的都市传说。

Dana:在这,让我找找我的时间转换光束。它在我包里的什么地方。只要……

Cecil:听众们?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一阵数码音效,一阵安静,然后是数分钟人们在剧院周围走动,买饮料,闲聊,使用卫生间的声音。

然后,一如往常的,

晚安,

夜谷。

Croach:夜谷。

Steve:不对。

Dana:哦,我找到了!

Cecil:晚安!

(哔)

Joseph Fink:A面结束,请转到B面。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mushroomliang
2020-03-28, 20:03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49
   60

Group: Speaker
Posts: 83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Cecil:女士们,先生们,还有中性人,中间派,还有在此之外的:我们被粗暴的打断了……

Steve:嗨,大家好!

Cecil:是的,就是他。我们在就要为您播报一些重要的气象信息的时候被打断了,所以……

Steve:是啊,我真是非常抱歉,Cecil。

Cecil:哦我的天哪。

Steve:我只是……我只是有些重要的信息要播报!

Cecil:所以我将为你们大家播报……

Steve:不过,我觉得就结果还是好的。我是说,我说出了那些消息,而现在月球的事情真的得到关注了……

Cecil:是的。

Steve:你知道的,嗯……

Cecil:就像我说过的,各位观众,接下来我将为你们播报……

Steve:哦,这是我最喜欢的部分!

Cecil:Steve Eugene Carlsberg!拜托了!我将为你们播报……

Steve:哦哦哦朋友,我等不及了!

Cecil:你猜怎么着?就这样吧。随便吧。今天没有什么天气预报了所以…让我们直接跳到…

Steve: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等等!我有天气要预报!

(清清嗓子)

那是谁啊?以光速飞行着?

那是谁啊?充满力量,却处于视线之外?

当顶点之城收到罪恶的诅咒,

Cecil:行了。你别……

Steve:他出现在激光时代里!

Cecil:不,不,不,不,不,不。我们—我们这就结束吧。

Steve:好了好了。再见!哈哈哈哈!

Cecil:现在,收听一段来自我们赞助商的资讯。今天的赞助商是Work Juice牌咖啡。

现在,处于某种原因,他们发给了我一段完全不适用于广告的脚本,像是……你应该看看这个,这真是很奇怪!老实说,我从没见过像这样的广告。这真是非常……它说明了产品的功能,以及如何购买。

所以我帮他们重写的了个明显错误的版本,现在按我自己来看,已经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广告了。

话不多说,让我们看看WorkJuice是怎么说的。

广告演员1:这个脚本更新了。这是什么?盖在上面的是…焦油吗?

广告演员2:我们已经开始播报了!

广告演员1:朋友,我在这一天漫长的工作之后已经和疲倦了,如果有什么能让我感觉更警觉,更清醒就好了!

广告演员2:好吧,你有没有试过…我看不清这个!

广告演员1:更清醒一些!更像个人类!更多…我!或者…更多市场经济地位。如果全世界都是我,而我不需要交流,或者争斗,或者工作,不需要做任何事,只要在在哪里,就知道我们所有人在想什么,因为…我们会同时想到这些事情。

广告演员2:我的手指好烫!

广告演员1:每过一段时间我们中的一个就会微笑着承认我们在思考,但是只有我们中的一个。其余人都不需要微笑,因为我们中的那一个人会替我们其余的人这么做。这样我们就都明白了,什么也不用做了。

广告演员2:这和Work Juice咖啡有什么关系呢?你应该喝Work Juice咖啡!

广告演员1:而这就是我们大概会做的事!明白之后什么也不用做,明白之后……什么也不用做。而我们会成长,变老,以大体相同的速度衰朽,到达同样的年龄。然后,有一天,我们会一起死去。整齐划一的。而没有人会难过,也不用思念任何人。

广告演员2:我的手臂动不了了。我的身体没知觉了!脚本上写了什么?

你能来摸我一下吗?摸我一下,这样……让我知道我是真实存在的?

广告演员1:好的。

Work Juice牌咖啡!因为我们,我们所有人,都会在一个荣耀的时刻死去。

广告演员2:我的手指!我的手指去哪了?我的…膝盖!

S’tonge:是我!Galaxium的S’tonge!作为一个全知全能的宇宙存在,我被赐福,或者说诅咒,独自观察宇宙—即使是那些最无聊的东西—却只能袖手旁观。比如说,我不能仅以宇宙的力量创造一个伴侣,不能再观察宇宙的同时与她谈论发生了些什么。不!因为当她发现了我的所作所为的时候,她就会离开我了。

“也许她不会离开,”我知道,“多亏了全知全能能力,”你可能会说。

好吧,你只不过证明了你们都没有全知全能能力。她会离开的。

当我们最后一次离开我们的英雄的时候,地球的卫星正在消失。内华达州斯帕克的两个机器人流氓可能是罪魁祸首,而追踪者Croach找到了这个问题的根源,沙漠小镇夜谷。

现在我们将为你带来令人战栗的冒险时光和欢迎来到夜谷交互的第三幕,就在我们离开元帅的地方,在元帅府。

Sparks:…你的义务我们回头再说,Croach,但是现在……

Croach:Sparks Nevada,我回来了。

Sparks:从哪回来?

Croach:从过去。

Sparks:你…出过门?

Pemily:嗯嗯。我的副手计时是非常精确的。Croach?Nevada元帅甚至没发现你离开了。

Sparks:你为此额外付钱了吗?

Pemily:…一点点。

Sparks:一点点,是啊。

Croach:我并不是在地球卫星元帅的代理人的时空位移力量下回来的。我是在…bagropa的力量下回来的!那些和我一起从过去回来的人类们呢?

Sparks:等等,你带了一些村民和你一起回来?你没有读过美国时间旅行标准手册的最新版吗?

Croach:我强烈反对它前言中的语气。

Sparks:你不能…呃,Croach。

Felton:元帅!救命!Croach的所作所为造成了一个时间悖论!

Croach:我没有!

Felton:你可能确实造成了!

Croach:我没有!除非这是几个夜谷人在传送中途停下播报天气,或者开始播报广告,因为这样他们会在时间中迷失,所以他们会至少造成一个悖论。

(实体化的声音)

而现在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Cecil:呃,发音应该是夜谷。

Croach:夜谷。

Sparks:是啊,他就是这么说的,夜谷。

Cecil:不,不,夜谷。像是,用上你的嘴。

Sparks:用上我的嘴?我用—好吧。夜谷。

Carlos:夜谷。

Croach:夜谷。

Sparks:夜谷。

Croach:夜谷。

Sparks:夜——

Croach:算了,Sparks Nevada。

Felton:你们……是来自过去的吗?

Carlos:是啊!难道不是所有东西都是从过去发源的吗?

Felton:你能说出过去的元素吗?

Cecil:我想可以。

Felton:我身上会发生什么呢?

Sparks:你知道的…这并不在于如何…好吧…没关系了,Felton。

好吧,我是Sparks Nevada,火星元帅。我……来自地球。

Steve:一样。Steve Carlsberg。

Sparks:不。

Steve:有个E。

Felton:有个E。只—只有一个吗?

Steve:什么?

Felton:什么?

Steve:什么?

Felton:什么?

Steve:什么?

Felton:什么什么?

Steve:什么?什么什么?什么?

Felton:我已经不喜欢这个人了。

Sparks:好吧,让我们不要……

Carlos:呃,如果可以的话,我是Carlos。我是个科学家。

Sparks:哦,一个科学家。哪,呃,哪一种?

Carlos:我,嗯,我很抱歉,我不明白?

Sparks:好吧,有很多种…像是,有很多各领域…呃,我们有很多疯狂的科—呃,像是,你的研究领域是什么,我想?

Carlos:呃,科学。

Sparks:好吧好吧。那你呢?

Cecil:嗯,我是Cecil Palmer,我是夜谷社区广播站的主播。

Sparks:好啊…好吧,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无论如何,欢迎来到火星。

Cecil:是啊,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Sparks:你不知道火星是什么?

Carlos:呃,我知道那是什么。是啊,我,嗯,我写了论文。

Sparks:好了。

Carlos:嗯,不是关于,呃,这个地方是……

Sparks:火星。

Carlos:…特别是,是啊,但是…你知道,还是。论文。关于东西。

Sparks:好了,但是你知道这是个地方了。

Claxon:那是个星球,你这个无知的家伙!

Cecil:不,我们非常有效率的市议会给了我们九个预言…不。我不…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Samuel:好吧,那不是一回事,这是肯定的。

Dan:好吧,他没说错。

你好啊!好人Dan。

Cecil:哦!你看起来很好!

Sparks:好啊,听说你…你们都看起来挺好,是吧?Cecil在这里看起来很好,但是…你知道,我不能让你和我们在一起。你可能全身都带着过去的细菌,我们几代人之前就已经消灭了的东西,像是,呃,我不知道,帮我一下。

Dan:鼻窦感染。

Sparks:鼻—是啊,当然了。

Cecil:嗯,我正在和莱姆病抗争。

Sparks:那是什么?

Dan:你知道太空莱姆病吧?

Sparks:当然了。

Dan:莱姆病是那个的过去版本。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

Sparks:哦。

Carlos:专门研究疾病?

Dan:还有失调症。我画了一张立体模型,我称它为《细菌:过去和现在》。如果有人想看看立体模型的话。

Steve:好吧,先……等等,好吗?现在,我们要怎么知道你们这些人没有未来的病菌呢?你知道,像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像你的细胞那么大的小机器人,像是小小的建筑工人一样在你的血液中流动…itus?他们可能是这么叫的?我猜?

Croach:它被命名为Nah Nohtek,它处于所有光荣的人体内,这是光荣的。

Steve:我是对的?

Cecil:是啊,闭嘴吧,Steve Carlsberg。没人问过你,没有人会问。

Croach:我对设计制造的Steve Carlsberg的人毫无好感。

Steve:我听见了……

Cecil:是啊!

Steve:…朋友!

Croach:我不是你的朋友。

Pemily:嘿,嘿,大家?月球还是消失了。灾难并没有避免!

Cecil:哦,我的天。这太令人尴尬了。

Steve:这不是我们的错。

Croach:这从某种意义上还算是你的错。

Carlos:总体上还是科学上非常迷人的机器人的错!

Samuel:你是用你长着角质指甲的手指和其他相邻的手指指着我们,暗示是我们弄丢了月亮,同时埋怨我们的手指被元帅打掉了,手上没有相邻的手指了吗?

Pemily:如果这是他们的错,我握手就得分人了,等到他们不再破坏我的月亮再说吧!

Sparks:得了,不不不不。我在处理这事了,元帅。

Pemily:我的月亮正处于危险中,元帅!

Sparks:而我正在处理这件事呢,元帅。

Pemnily:你还没呢!我们正在完蛋,元帅!

Sparks:不,别到这来!该太挤了……

Pemily:开启光束,副官!

(实体化的声音)

Delores副官:大家好啊。我是Delores副官。

Sparks:你好啊。

Delores:我是个机器人,大家好。Delores副官,来自月球,大家好。

Claxon:很荣幸见到你。

Samuel:很荣幸见到你。

Croach:你好啊。

Delores:Delores副官,你好。很高兴见到你。Delores副官,来自月球的机器人……

(大家纷纷问好)

Delores:Delores副官,月球。

Pemily:好了,他们都知道了。好了。

呼!这里还真挤啊,元帅!我们在月球的元帅府就,唔,宽敞多了。

Sparks:是啊,而且你不会遇见欢聚一堂的火星人,本地村民,机械法外狂徒,时间旅行者,机器人和月球元帅。

Pemily:嗯嗯。呃,好吧,我们来了一个人,一个人,嗯,三个人,两个人,然后…相同的,相同的。就在这附近。

Sparks:是啊。

Dan:告诉你们吧,实在太拥挤了,我看不出来我对这个情况有什么影响,Felton也是……

Felton:嘿!

Dan:所以,嗯,好吧,我带他去餐厅喝一杯怎么样?就我们两个,离开你们。

Sparks:哦,我不能跟你生气,好人Dan!

元帅府的AI:元帅府的门打开了。

Sparks:好了,现在Dr.Carlos说月球分崩离析全都怪这些机器人,对吧?

Cecil:好吧,你看,在夜谷,有个公共假期和和不为任何你能说出的原因默默安静哭泣公民委员会成立了,而他们赞助了第一届年度毁灭月球节。

Sparks:毁灭月球?怎么毁灭,用炸弹吗?

Cecil:不是……

Sparks:一把非常大…非常大的枪?

Carlos:嗯,呃…也不是。

Sparks:一堆…非常小的枪?我们是怎么做的?

Cecil:呃,好吧?我们向着它扔东西。

Pemily:嗯。我是来自月球的,朋友们,而我不认为这样就能摧毁它。

Cecil:哦!呃,我们还叫它的名字。

Steve:而且…而且我们会侮辱它。

Cecil:嗯嗯。

Pemily:这也不能毁灭我们的月球。

Sparks:这也不能解释为什么这两人要为此负责。

Claxon:还有你的手指!真是雪上加霜。

Cecil:好吧,就是那两个人组建了前面提到的市民委员会。

Sparks:等一下。这怎么可能?

Samuel:这不可能!

Carlos: 无论如何,任何东西都不是不可能的,在我们广阔的现实中,可能性出现在每一个角落。

Claxon:我并不在过去!我在这。就是这里。

Samuel:是啊,我也是!也许比他更加存在于此时此刻!我甚至没有进行过时间旅行,更不用说到了那个时候干些什么了。

Carlos:我是说。你可能已经偷了别人的个人时间旅行波发生器。

Cecil:是啊,当然了,这些发生器哪都有。我是说,连我的腰包里都有一个。

Delores:那是什么,一个体外腰包?

Cecil:等等…你有一个体内腰包?

Delores:是啊。机器人…所以,嗯…

Cecil:哦,那一定很方便。

Delores:嘿,你的也很不错。也许更容易拿,颜色更多。我很喜欢。

Cecil:谢谢。

Carlos:我告诉他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怀着孩子出门旅行度假的准妈妈。

Croach:好吧。

Pemily:如果你这么说的话。

Delores:不管这究竟是什么。

Sparks:我不知道,旋律什么的,这听起来像是现代的什么东西。它已经让我们跟不上了。

Claxon:好吧,实际上它就在你的外面,只要晃动一下时间位移发生器,就意味着已经可以偷窃了。

(短暂的打斗声)

或者说,只要有手就能做到了。

Sparks:是啊,但你并没有手。

Samuel:我有手。看吧!

(快速打开腰包的声音)

Cecil:不!我的腰包!

(拉开拉链的声音)

Samuel:我们走!

(实体化的声音)

Sparks:发生了……什么?

Pemily:他们还在这呢。

Samuel:呃,我们没有。我们回来了。

Claxon:我从没认为建立一个公民委员会会是这么个小伙!朋友们还记得那个吗?

“哦,我的名字是Hiram McDaniels!哦,我是头五头龙而我也为夜谷准备了一个计划!呵呵呵!”

Cecil:你知道的,他听起来完全就是这样。

Samuel: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我们并没有让他参加。

Claxon:那个头。

Samuel:呃。所以我们都是对的。我们将转移的时间设置了让月球消失。而这并不是全部。

Claxon:拜拜,元帅!

Sparks:拜拜,元—我?

Claxon:不!

Pemily:嘿!嘿,我…我正在消失!

Delores:Stallwark元帅!

Pemily:我—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Claxon:哦,我们对时间线做了一些调整。我承认,有些任性吗,但是,呃,我只想看看如果这样做会怎么样。

Samuel:我把它改回来了。你曾经在那场血腥的运动中如有神助,因为在校内足球比赛的致命赛场上栈道最后而一战成名,打败了种姓制度。但现在你不再是那场血腥运动的赢家了。

Pemily:但是…但是如果我没有赢下那场惩罚足球,那么就意味着我…我输了。我死了。

Claxon:再见了,带着女性染色体的小小人类!

Pemily:现在我想起来了。幸运侧锋Jessica!(咳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Nevada。Croach。只是我…我从未如此。

(Pemily消失在钟声中)

Sparks:好吧,你们两个超级被捕了。时间犯罪可不是轻罪。

Cecil:实际上,在夜谷,那个已经被降级成违规了。

Sparks:违规?

Cecil:对于大多数抄表员而言,似乎并不值得引用。

(实体化的声音)

Sparks:哦!

Samuel:我们回来了!

Sparks:现在是怎么回事?

Claxon:看到我对你做了什么了吗,Nevady?

Soarks:是啊。

Claxon:我把我的手弄回来了!

Samuel:是啊,嘿!嘿!(笑)我也有一只。我们应该,呃…(低语)

Claxon:哦,这个好。

(实体化的声音)

Cecil:哦天啊!

Sparks:哦不!怎么了?他们把你也杀了吗?

Cecil:不,我—我—我—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打保龄球了!而我现在甚至不知道什么是保龄球了!

你这怪物!

Claxon:Same Bolt?你对Nevady做了什么?

Sparks:好了,没有啊么快。夜谷的市民们有时间转换器,对吧?

Cecil:嗯,夜谷。是啊。

Sparks:好了。给我你的,Steve Carlsberg。

Steve:呃,我…我不能。

Cecil:给他吧,Steve Carlsberg!

Steve:不,不不,我—我想给,但是我总是把它忘在什么地方,我把它留在家里妥善保管了。

所有人:哦,Steve Carlsberg!

Sparks:Carlsberg!

Delores:够了!好了,我还在这呢,而去过Stallwark没有作为我的上司活过的话,我就是个坏脾气的家伙了。

Sparks:为什么?

Delores:你是想要我解释时空连续性的细节,还是想让我向你展示这意味着什么?

Sparks:呃…说实话?

Delores:我只想说,Chicky Sullinman赢得了一场真正的大战,而他是宇宙的现任皇帝,而我猜你现在还不是机械人的唯一原因是他喜欢你。

Sparks:是啊,好吧,一样一样来。

Claxon:时空的连续性让我感到头疼。

Samuel:是啊。我甚至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而我对了解或者进一步探讨它也毫无兴趣。

我为唯一的兴趣就是把这家伙枪毙,他把一切都搞的乱七八糟的。

Delores:直接去试试吧。

Samuel:我的枪!它们都去哪了?

Delores:哦,它们让我把它们销毁了。我有我自己的时空旅行科技,不会被偷走或者回调,似乎那就是我的一部分。

Claxon:我们甚至没听到你旅行的声音!

Delores:我把它设定成静音了。

Sparks:静音。

Delores:你看,没有了这东西带来的平衡,我沿时间前进,提升了我的智能和系统算力。

Sparks:哦,我不知道一个东西跟另一个有什么关系。

Delores:你不会明白的。

Sparks:卑鄙。

Carlos:呃,请允许我说两句,我认为这是关于失去平衡的平衡,要…你知道的,她在为她自己寻找平衡。

Delores:完全正确!有时候需要过去的人来告诉未来的人现在是什么样的。

Cecil:我自己也说不出更好的了!即使我可以,我也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样是违法的。

Sparks:什么?

Samuel:好吧,我打算在你这么做以前转移,然后…(咕噜声)为什么我的转换器没起作用?

Delores:放下你的枪,时空转换器并不是我所能做的全部。

Cecil:嘿!保龄球!太好了!我记得这个,我喜欢这个!

(Pemily回来,钢琴声响起)

Pemily:充满了…黑暗。什么也没有。还有…数字。我记得一个充满一串无尽的数字的梦。

我是个…冠军,

而你将听到我的怒吼!

Sparks:好了,Stallwark元帅。让我们把这些机器人关上,永远的。

Delores:还没完呢,元帅!

Sparks:什么?

Delores:我们现在就毁掉它们,而月球就会保持在被毁掉的状态。他们并不是造成月球毁灭的原因。这些夜谷人也不是。

Cecil:你确定?因为我们的辱骂还是挺尖刻的。

Sparks:好吧,那究竟是什么,副官?究竟是什么让月球消失了?

Delores:好吧,是我。悖论,因为虽然我撤销了我撤销的事情,但是升级还是造成了一些没做的事被做过了。(咳嗽)

哦哦。哦。现在这种平衡已经被重置了,我成为了这个悖论的支点。和月亮一起。

Cecil:两个支点?

Delores:因为我来自月球。

Cecil:我不明白。

Carlos:这是科学的形状和声音,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有道理的,任何听到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个完全合乎逻辑的解释。

Felton:元帅!元帅!救命!

元帅府的AI:元帅府的门打开了。

Felton:我和好人Dan从太空沙龙喝酒回来了。因为地球卫星的状况,警报拉响了,掀起了一场宇宙范围的多米诺反应!并不像实际的多米诺游戏那么有趣!但是涉及了很大范围!整个星系!平衡…而且…祝福你!而且…平衡和秩序都取消了!

Dan:看来世界末日要来了。不得不说,当我想到死亡的时候,我一直都觉得它会像这样到来。

Cecil:你一直都只知道会是因为地球卫星的消失造成的银河系混乱吗?

Dan:是的。

Cecil:我也是!

Sparks:好了,我才如果这真的就是末日了,那么…我很高兴我的身边有你们大家。除了你们两个。

Steve:哦,别这样,我们才刚刚认识!

Sparks:我再说那两个机器人的,但是是啊,你是第三个。

Carlos:嘿,呃,Cecil?如果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话,那我们…还是别说了。我是说,让我们回忆我们人生中的每一次交谈吧,会议吧。

Cecil:我记得每一次。

Croach:Sparks Nevada,我很痛苦,我将带着对你的义务死去了。

Sparks:把这当成一次格式化吧。

Croach:我不能。义务并不是这样的东西。

Sparks:Croach?如果你认为和我一起服役是一次又一次的冒险,那你对我的义务就已经履行了。

Croach:我同意。

Sparks:而且,你已经…好吧,你已经成为了我…就是我完全的…我最好的…朋…你是我…最好的朋……

Croach:你最好的什么,Sparks Nevada?

Sparks:我正在做。我正在做。嗯。你是…我的…

Steve:你是我最好的朋友,Cecil!

Sparks:什么?

Cecil:等等,我?真的?

Carlos:他?

Steve:嗯…嗯,是啊。

Cecil:我—哦!我……

Sparks:好了。不不不,Croach,就是这…这么说的,Croach,你是…你是我最好的…

Croach:你在表达什么呢,Sparks Nevada?

Pemily:副官,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Delores:哦,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Pem!

Sparks:不,等等!

Pemily:我爱你!

Delores:我爱你!

Sparks:好吧,让我们别再…好吧。Croach,我就是…

Croach:Sparks Nevada。我出现了一种感情。而这被称为……

(实体化的声音)​​​​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3-30, 0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