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每周意面】无眼,无舌,无指之人/No Eyes, No Tongue, No Fingertips, 一篇充满了黄金精神的故事
阿希巴尔德1
2020-03-17, 09:42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75
   17

Group: Builder
Posts: 43
Joined: 2015-01-25
Member No.: 62368


本文翻译自由David Feuling创作的No Eyes, No Tongue, No Fingertips。译注与原文以[]的形式标注。格式有调整。翻译有问题请指出。 图片据官网。


(IMG:https://www.creepypasta.com/wp-content/uploads/2018/08/noeyes.png)


几年之前,我在家乡一所医院的老人病房中当护士。那里有一个老大娘,她长着淡蓝色的眼睛,意识仍然惊人地敏锐,而且希望交上新朋友,这让她在病房里老人中脱颖而出。我和她也因此走得更近了。她叫Yana,在她去世之后,我每天还是很想念她。

Yana最奇怪的地方不是她的口音(我只能大致猜测那是东欧口音),也不是她不想谈论过去(这就意味着我没法知道她在哪出生)。最令我好奇的是有一个奇怪的年轻人每天都会去拜访她,那人严重残疾,既盲又哑。他双手残废,手指的第一指节残缺不全。每天晚饭后不久,他就会去Yana那,和她坐在一起。她会给他读书,或是用她衰老虚弱的嗓音给他唱歌。有时则是拉着手静静地坐在一起。终于,我鼓起勇气向她询问那个男人的事情,她这次奇怪地坦率起来,同意向我讲述她的故事:

“在父亲于1964年去世之后,我和姐姐是家里仅有的幸存者。当时我的国家面临着很艰难的日子,父亲生了病,而最后,我们不得不让父亲饿死,而不是在他肯定会死的时候浪费食物去安慰他。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姐姐就失去了理智,但在我们给父亲下葬时,我能从她的眼睛中看到,她终于在心中找到了归宿。我还记得那些乌鸦成群聚在一起,就像一团黑色的羽毛一样,在屋顶上看着我们。我们赶快掩埋了父亲,因为那些乌鸦和我们一样没吃东西……

姐姐在街上乞讨,有时为了讨更多的钱,她用自己的身体来搭便车到附近的城市。在这样糟糕的日子里,她怀上了一个儿子——这是个私生子,姐姐不知道他父亲是谁,但肯定是一个吃人的怪物。在姐姐的生活中,她只见过这样的男人。孩子健康地分娩,生活快乐,带着一股让我心碎的热情,因为我很快看到那个小男孩的眼睛就和我,和姐姐一样。甚至在他出生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他这种美丽、快乐的天真不会持续多久。

姐姐并不像她应该做的那样照顾他的儿子——上帝和道德都要求一个母亲照顾她的孩子。她不去换孩子弄脏的尿布,而是把这件事扔给了我,她“忘记”去喂他,就算他饿得放声大哭,刺耳悲惨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屋子。终于,她开始带着孩子出去乞讨,她把孩子当成吸引路人同情心的道具。在他身体看上去最糟糕的时候,她非常开心,有那么一两次,她甚至还向我抱怨,那孩子‘太健康了’,导致她那天没讨到多少钱。

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对瓦西里[Vasily](在姐姐不在乎这样的小事之后,我给他起了这个名字)最后做出的残忍行径。那是一天早上,我走到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那孩子在地上躺着,一动都不动,看上去就像死了一样——他身上沾满了自己的血。他的手指因为冻疮已经发黑;姐姐几个小时前趁夜将他扔到外面,甚至都没裹上些什么。那些和我们一样饿的乌鸦已经把他漂亮的眼睛和舌头活生生地扯了出来。我急忙救下了他,一想到我已经救下的已经是一具尸体,眼泪就从我的脸颊上流了下来。直到我的胸脯感觉到他动了一下,我才意识到自己把他救了回来。

我用襁褓包住瓦西里,尽量让他暖和起来,我给他喂了点东西,然后赶紧跑向了我们镇上唯一的一户医生家里。我差点用拳头把门砸开,我来得太早了,医生回应我的时候眼睛还是像刚睡醒一样。我给了他妈妈所有的传家宝,让瓦西里可以在他那藏上几年。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医生告诉我瓦西里会活过来,但这一天都要在他的监护下。我告诉他那很不错,因为我今天会很忙。事实也确实如此。那天晚上,我从我们的炉子上拿起了那口铸铁的煎锅,把姐姐的脑袋砸成了一滩肉酱,搞到了一张离开我们国家的火车票,给瓦西里计划了一个他还能体验到的最好的生活。

瓦西里——现在是我的儿子了——自然对此一无所知。我对他说他是被我从一个活不下去的地方收养的。我那时在他脸上看到的乐观在他心中一直延续到了今天。我姐姐,满怀着恶意,也只能压抑这股乐观一时。现在,将近50年之后,他还是每天都会看望他年迈的母亲。”

在讲完故事的时候,她的眼中放射出自豪的光,再也没多说一句。她说的没错,瓦西里很爱她,他的脸上从未因为伤痛而显露出任何怨气。他总是挂着友好的微笑,哪怕他(因为眼盲)并不知道谁在看着他。他每天都去看望她,直到她去世的那一天,在她去世的时候,他握着她的手。从他和医院人员打交道的反应来看,我知道他听得懂英语,所以在Yana的葬礼上,我告诉他我是他妈妈的朋友。我告诉他,他妈妈是我见过的最神奇、最杰出的女性。他悲伤、喜悦的微笑笑得更深了,他点了点头,用手语回复着我。

“她就是这样的人。”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阿希巴尔德1: 2020-03-17, 09:43
TOP
Oliver86
2020-03-18, 13:47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
   0

Group: Primer
Posts: 13
Joined: 2017-02-13
Member No.: 68978


这部文章最后的恐怖点是最后一句话吗?好像瓦西里知道是谁想杀他谁想收留他
TOP
inthel
2020-03-23, 02:46
Post #3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Archduke
Posts: 5967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QUOTE
最令我好奇的是有一个奇怪的年轻人每天都会去拜访她
QUOTE
现在,将近50年之后,他还是每天都会看望他年迈的母亲
50年?年轻人?
TOP
阿希巴尔德1
2020-03-29, 16:30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75
   17

Group: Builder
Posts: 43
Joined: 2015-01-25
Member No.: 62368


QUOTE(Oliver86 @ 2020-03-18, 13:47) *

这部文章最后的恐怖点是最后一句话吗?好像瓦西里知道是谁想杀他谁想收留他
我个人理解这篇是个“暖心”的故事,最后那句话是类似“你妈妈是好人”“没错,她当然是好人”那种有点自豪的感觉。
TOP
阿希巴尔德1
2020-03-29, 16:32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75
   17

Group: Builder
Posts: 43
Joined: 2015-01-25
Member No.: 62368


QUOTE(inthel @ 2020-03-23, 02:46) *

50年?年轻人?
原文形容瓦西里的话是“ a strange young man”。
TOP
inthel
2020-03-30, 18:19
Post #6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Archduke
Posts: 5967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我看过原文了,感觉这里应该是一处细思恐极的点,暗示了Yana讲的故事真实性存疑。
TOP
阿希巴尔德1
2020-03-30, 21:32
Post #7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75
   17

Group: Builder
Posts: 43
Joined: 2015-01-25
Member No.: 62368


QUOTE(inthel @ 2020-03-30, 18:19) *

我看过原文了,感觉这里应该是一处细思恐极的点,暗示了Yana讲的故事真实性存疑。
不过也可能是指“未婚”的意思(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用法)或者只是作者单纯写错了?原文评论区下面没人提到这个问题,而且也都没有“Yana的故事真实性存疑”之类的说法,而且这个故事在官网有一个“Feelspasta and Happy ending”的标签,似乎也说明作品并没有这样的反转?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4-07, 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