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原创】自白
StevenGolden
2020-03-23, 00:21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0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20-03-21
Member No.: 86133


担忧,“永恒”的担忧,你又一次来了吗?你缠着我呢,从何时,你欺骗我,你告诉我我的虚假的独特和惊人的自恋,你给我希望又把我抛下,给我幻影又让我双目失明。

我知道,面对你,和你的族裔,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自残,自我凌迟,切割细碎的肉片用来喂狗,附带还有的还有恶俗的快感?果然是买一赠一的慷慨。

真是狡猾,你埋下了一颗倒刺,在血管的底部,消化道的入口。你让我寄希望于残酷的命运,虽然这希望被日复一日的消化的肮脏所玷污,但你让它光滑闪亮如新。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不该问的。

你向我残忍地指出,我甚至不如我自己,你摆明的退化的历程。真是荒谬,我可算是个深层的历史乐观主义者呢,你是对的,还是错的?

此刻的你暂时离去,去干什么?附体夜游的野猫,去侵犯孩童的梦境吗?还是假装孩子去博取沉睡的母亲的欢心?我不在乎,就像继父不会在意自己的儿子在外面乱搞一样。

天宇的小憩快要结束了,夜晚,或是白昼,对它而言有什么区别呢?他只不过在我们的一天过两个或两百五十六个一天罢了。当他醒来,我要直视他的眼睛——虽然他的眼睛已经昏聩腐烂,看看他能不能看到我过去的模样,然后幸灾乐祸地讽刺我的返祖现象。“你是个回交的杂种吧?”我知道他要说这句话,虽然他此前不曾对我说过,但他今天会对我说这句话。

我还要恳请他(我不会恳请你的),放开他那寥廓的梦境,费心长出残忍的亵神的大眼,把不屑一顾的目光投向遥远的遥远的未来,那时间的终点,然后扫视一圈,回到近旁,看看马上要发生的陈年旧事,看看我。

我要恳请他看看,我实在等不了,我是个贱货,那该死的淫妇诺恩斯到底在棕榈树的后面给我藏了些什么?藏了些什么?还是什么都没有?我要请求他告诉我。

他会让我付出我的代价,这代价要么大的超乎想象,要么就如一阵暮春的微风拂过脸庞。这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不在于我的东西,我在意我会付出我的代价吗?我的惩罚是什么呢?如果是炮烙、挖心、汤镬,那我要对它嗤之以鼻,如果是无尽的炼狱和做西西弗斯的室友,那我要对它感激涕零,如果是报复性质的转世和不得超生的诅咒,那我要哈哈大笑,因为那就是让时间与我为友,而那将使我不可能被战胜。但如果你要用那该死的被诅咒的伎俩,来毁灭我的个性和尊严,对我施下那恶毒的咒语,让我丧失,让我疼痛,让我麻痹,那我发誓我永远也不会放过你,“必为厉鬼以击其脑”!

谁的血里又没有流淌着那个诅咒呢。

我知道。但我要试一试呢,在你分裂我的躯体之前,那还有多久?
TOP
伯勞鳥
2020-03-25, 23:30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2
   12

Group: Primer
Posts: 63
Joined: 2018-10-26
Member No.: 76951


仇恨,抑或是怨恨? 還是只是單純的狂亂?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5-27, 0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