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国产小说:石老爷(转载,未完), 原作者为微信公众号”变先生”
解宇
2020-03-23, 19:41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19-07-14
Member No.: 82370


原作者为微信公众号“变先生”,本文为授权转载

这已经是困在家中第三十天了。苏颖躺在床上一遍遍刷着抖音。
大数据时代,个人的喜好没有任何秘密。有时你手机带在身边和同事议论几句眼霜的好坏,一打开购物软件,你准能看到眼霜的推送出现在你眼前。像抖音这种生态系APP更不用提了,你like了某种视频,接下来你看到的视频都会是你喜欢的类型。
苏颖最喜欢看的是萌宝。
短视频APP的流行,使很多家庭变得戏精附体,很多萌宝在家长的指挥引导下,说着他们似懂非懂的话,向观看者展现成人眼里的童趣与童真。
不过,虽然明知道是摆拍和表演,但苏颖还是非常喜欢看这类视频。原因无它,只因萌宝实在太可爱。
而苏颖……
和丈夫程何结婚三年了,她还一直没有孩子!
夫妻俩也去医院检查过,两人的身体应该说都没问题,有些理论上的不足,医生也说是现代人的通病,应该不影响孕育。
但好像无论如何努力,两人都还没结果。
苏颖确实有点焦急。
在抖音上又刷到一个混血宝宝的视频,苏颖眼睛都看直了。
虽然抖音的美颜镜头拍什么都不丑,但视频里可爱的混血女童一头金发,大大的眼睛,白得如天使一般,那当真是天生的可爱,更有种让人羡慕的贵族气。童话书里的小公主如果到现实中,也一定是这个样子的吧!特别是宝宝的一笑,简直要把人心都融化了。
这样的宝宝得多受人喜欢啊!
苏颖仔细一看,这个宝宝粉丝七百万!她羡慕得眼睛都有些红了!
苏颖忍不住刷了两三遍,直到丈夫程何来叫她吃早饭。






“你看,你看这个宝宝,混血儿,长得和公主一样!”苏颖在床上撒娇不起来,拿手机给丈夫看。
夫妻间一点小心思,谁不明白,程何暗地里叹了口气,他耐着性子陪妻子又看了两遍,才说:“饭菜都上桌了,咱们先去吃早饭吧!”
苏颖百般不舍地放下手机,说:“我们的……嗯,早上吃啥?”
程何说:“还能有啥,昨天包的一点饺子呗!”
苏颖有些心烦。
困在丈夫老家已经三十天了,连去镇上也去不了,论谁都心烦。
有些朋友在朋友圈开玩笑,说还不开封的话,套子都用完了。苏颖却不敢回复留言。她和丈夫困在老家这些天,自然都是晚晚造人,程何现在走路都直不起腰,可惜现在苏颖不用担心套子用完,而是担心近几天可能造访的大姨妈,自已的姨妈巾能不能撑着用过去。
一家人吃着饭,公公依旧端着碗到外边稻冲(门口空地)去吃,没一会儿,便听见公公在和谁说话,随即一个尖利的女声响了起来,大家以为是公公和谁吵起来了,便连忙出去看。
到了门口,才发现是对面湾里住着的孙婆,孙婆脸上戴着个脏得不成样的口罩,胳膊挽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黄纸钱,线香之物。只见她一脸怒色,声音都尖锐了几分,大骂道:“我都呆屋里快两个月了,烧也没烧,咳也没咳,再说我也不是要出去!凭什么不让我上山?”
苏颖的公公是村里的书记,他笑着对孙婆说:“您家又是去跟石老爷烧香去啊?哎呀,我跟你说,现在情况特殊,您家晚些时去拜它,它也能够理解的!”
孙婆脚都快跳起来了:“都正月最后一天了,我还不去拜?我跟你说,我不是拜了石老爷,我都不得生我那个伢儿子(最小的儿子),我许愿得说要每年正月去拜的,现在搞得我说话不算话了!”
苏颖的公公在农村工作时间长,碰到这种老妇女,也丝毫不以为意,继续笑着说:“您家说石老爷是神嘛,神嘛他自然晓得滴,不是您家不要去拜,是被人拦起的嘛!他不会怪您家,要怪也是怪我们头上嘛。再说,您家大孙伢子说明年要参军噻,您家现在不能犯糊涂,拖您大孙伢的后腿啊……”
一说到大孙伢子参军的事,孙婆立刻就哑了火:“我也是……我也是讲个礼性吧,我不是搞封建迷信……”


眼看这架吵不起来了,一家人又回到堂屋吃饭,苏颖不是本地人,不知道孙婆说得这个石老爷是什么东西,便问婆婆。
婆婆笑着指着南边,说:“就是南边这个山,我们这边叫老爷山,你从山下这条小路走上去,路边上有个石头,长得有个人形状,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过去人家就叫它石老爷。哎哟,从我晓得的我太奶奶那代就有这个说法,说这石老爷啊,很灵验,好多人说一拜就灵,这个孙婆啊,当年说是连生四个姑娘,她男人气得不行,天天打她,她就去找石老爷许愿,结果还真生了个儿子。”
说到这,婆婆有些尴尬,她有些心虚地看了一下儿媳苏颖,生怕她心里有别的想法,便连忙又说:“今年是闹病,封了村,刚好这个路卡在山脚下,要不你看,去拜石老爷的不知道有多少。哎哟,一天到晚都是纸钱在烧啊……”
苏颖心里莫名一跳,随即又问婆婆:“那您家去烧过纸没有?”
程何在一边插话:“我老头子觉悟那么深,天天搞学习的,你说我们屋里人要是去拜神,他会不会说?”
婆婆笑着说:“老头子犟得很,说要拜神啊,那简直是要打他嘴巴,我们屋里从来不敢搞的!”


无聊的一天又过去了。
躺在床上的苏颖怎么也睡不着,而旁边的丈夫,在一通折腾后,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
那个老爷山,苏颖以前是去过的,湖北中部近江汉平面的地方,没有什么大山,这老爷山估计一百米高都没有,在别的地方顶多算个大土包子。而且那条山路,苏颖也差点走上去过,不过看那山平平无奇,她也就没上去了。
“石老爷……灵验得很……”苏颖心里翻来覆去都这这几个想法。
终于,她冲动地一下坐了起来。
她本身就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人,又在生孩子这事上极度渴望。她这么突然坐起,实在是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活马当成死马医!要不,去拜拜这个石老爷!她就想生一个宝宝,无论男孩女孩,只要是自已的宝宝都好!
苏颖本来不信鬼神,可是,在碰到自已无力解决的情况时,她还是忍不住去尝试任何事情。因为有时候,你明知道是虚妄,但做了才心安的感觉,只有经历过无奈的人,才能明白。
想到这,她披起衣服,悄悄走到屋外。
依她的经验,农村晚上这边守路卡的人基本都是在睡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夜里冷,住帐篷里只有睡着才能熬过去。
她顺利地从路卡下边的农田绕了过去,走到了老爷山脚下。
冬夜的空气,似乎格外地纯净,今晚月亮一丝都没露脸,但满天的星光璀璨,夜色都显出一种透明的质感来。
进入山路后,苏颖打开手机LED灯照明,突然发现空气中似乎浮着一丝丝雨丝,轻轻在灯光中游走,显现出亮的细线,随即游入黑暗中。天幕星光映衬下,夹道的树木,显出张牙舞爪的影来,有时候有冷风吹过,它们轻轻摆动着,如无数纤细的骨头,发出呜呜的声音来。
苏颖忍不住扯了一下衣服,心里正对自已晚上的孟浪有些后悔,突然,灯光前面,一个人形黑影出现在一棵老松树边,一动不动的。
苏颖吓得心都险些从胸腔里跳出来,刚要转身逃开,却心中一动,大着胆子把手机举高些看过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前面的,正是所谓的石老爷。


这神秘的石老爷,确实也有几分人形。
手机的灯光打上去,湿润的表面上竟似乎有紫色,绿色的光在流动。但只要定眼一看,那些光却都消失了。石头上像水波涌起一层层的凸起,某些地方又像水流的漩涡,苏颖的眼光情不自禁地便被那些线条吸引,慢慢地,手机射出的灯光仿佛被石头的黑暗完全吸了进去,进而变成一条条紫色绿色的光线,在石头表面的纹理上流动。
这块石头绝对不是平凡之物!
苏颖不敢多看,她想了想,索性跪了下来,她在心里转念着:“石老爷,请让我生一个宝贝吧!我求你了,如果我有了宝贝,我会每年都来……”
她心里的话还没念完,突然觉得一阵震动,抬头一看,面前的石老爷似乎在轻轻颤动。
她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眼前的石老爷明明是一块石头,怎么会颤动?她疑心是自已眼花了,下意识地便伸出指头去触摸石头。不料随着指头触到石头,那些流动的光线逐渐汇聚,变成了光的河流。原本紫色绿色的光线渐渐纠缠在一起,变成一种谁也无法说清楚的颜色,诡异的光河流动着,随即进入了一个大的漩涡。
漩涡像是向左旋转,但又像是向右旋转,谁也无法确定。只有诡异颜色的光线一圈圈缠绕着,向内里跌落,而那里面只有无尽的黑暗。
突然,有光点夹着波浪般的光芒从黑暗中迸射出来。
闪亮的光点,是不可言说的色彩,迸射的光浪,是无可名状的形态。
天幕中的星光开始旋转扭曲,慢慢下降。从黑暗中迸射出来的异光,开始与星光接接触。
在接触的一瞬间,一股无名的巨力如洪荒猛兽般跃上天幕,星空被扭曲成旋涡状,星光在旋涡中流动,随即被光浪推动着,在黑暗中隐隐约约。在某个瞬间,黑暗突然散去,天幕中充满了光,那光的颜色无法言说,只一看便让人身体与心灵都忍不住扭曲着。
光轻轻蠕动着,一收一缩,像巨兽的呼吸般。
慢慢地,有一种奇特的韵律在天地间生出来,天际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低语。那声音像一个人在倾诉,又像亿万人在呐喊,似乎没有一丝感情,又似乎涌动着绝望。
细细的树枝在扭曲蠕动的光中挣扎着,像被风吹动的样子。天际,那个低语的声音突然越来越近……
突然,大地震颤起来!


“克苏鲁…………克苏鲁…………”
天地间,古老的声音吟唱起来。苏颖突然惊醒过来,转身狂奔!
巨大的恐惧感如一只大手紧紧攫住她的胸腔,她拼命想使上劲,但却觉得腿越来越软。
此刻,天地间都以一种奇特的韵律在振动,但却失去了一切的声音,星星在光晕中冷冷闪着,路在苏颖脚下移动得越来越慢,甚至开始扭曲。
突然,苏颖感觉到左边似乎有一个黑影一直跟着自已。
她微一扭头,看见自已左边出现了一个人形的黑影,只是粗粗一看,便觉得十分像一个未长成的娃娃,只是那只是虚空的一个影子。
大概是因为这下吓得非常,她突然生出一股劲来,渐渐觉得腿有劲了些。
跟在自已左边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她不敢细看,不敢细想,生怕自已这点力气再次失去。
于是,她把头向右边微微扭去。
她吓得险些失声惨叫。
右边也有一个娃娃状的黑影,紧紧跟随着自已!
她捂住自已嘴,眼泪夺眶而出。
再次从路卡下边的麦田穿过,看到自已家门时,她几乎已经虚脱。
她心里还残留有一丝理智,她知道如果自已这时候喊家里人,一定会被问东问西,甚至责怪。
她冲到家中院子,去开灯的瞬间,几乎是下意识地回头一看:
两个娃娃黑影凌空向她扑来!
灯光在这一瞬间亮了起来。
苏颖贴身的衣服像被风吹一样,微微摆了摆,两个黑影在灯光下消失了。
而苏颖的肚子,突然隐隐作痛起来。
她呆呆站在灯下,心里突然有了恐惧的预感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3-30, 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