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龍之毒,龍之夢
伯勞鳥
2020-03-25, 23:28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12
   11

Group: Primer
Posts: 56
Joined: 2018-10-26
Member No.: 76951


世上總是流傳著蛇化作龍的故事,或者說,蛇本身似乎一直有一種力量存在的。歸根究底,牠是異質的存在,卻又不像是蟲篆一樣異質得令人不安。
是的,蛇一直都被人傳頌為龐大,而又有劇毒的存在, 甚至可以說是有神性的存在。伏羲和女媧交媾的故事無人不知,伏羲為鱗身,女媧則是蛇軀,這證明了華胥所生的子女是源自於蛇神的血脈。血脈遺傳到了最為濃厚之時,自然就會顯露在外表;這是淺薄得如同皮膚的道理,即使在浮世中亦有如此的客套話,這個孩子長得真像父母------道理如此地淺且薄,以至於世人忘卻了人的兩位祖先亦有蛇神的血液流淌其中。
而神性,絕對並不是蛇的性質;在經過無以計數地脱去老逝軀殼而所產生的蜕皮之後,蛇才是會蜕化作龍-------一種把蛇的骨架上添磚加瓦、由幻想構成其血肉的生物。
蜕皮則是代表一種象徵式的死亡,把衰敗和老去的自我,建基於以往而蜕變出嶄新的軀體。這是人所欠缺的機能,他們只能拖著老朽的軀殼生存、死去,而蛇則從未老去,正如*永遠年輕的希臘人。
蜕皮再進一步的話,則是蜕變。蛇這種生物呵,是以蜕皮來成長的。在無以計數的褪皮當中,牠們漸漸地分化出四肢、長角,成為某種*非蛇。終有一天,任何蛇都會變成龍的。
而先忽略外形,蛇最明顯的特性是毒------ 那種咬上一口,就能夠把獵物斃殺、令人聯想到死亡的異質性、不需第二擊就可以制敵的「牙」。
而無論是老虎還是老鼠,在毒之下都是一視同仁的,彷彿是死神所揮動的鐮刀似地;強也好,弱也好,生命所能抵御死亡----或者說從其下掙扎----的盔甲往往只有時間這一層纖薄而又無窮無盡的紗膜,奪去他人生命的刀刃尚且有主人的強弱之别,來否定暴力所帶來的死亡。
但毒則沒有如此的限制,即使老虎把蛇撕碎了,依然會毒發而亡。毒的作用本身並無關於使用者的生死、強弱,只要毒流淌在了血液中之後,生命就會逝去,如同面見死神本身。
*力量亦會衰減,少壯必然老朽,一切作功本身無法永續,一切均會歸於寂滅。
人的劇毒又是什麼呢?絕不是那惡意,所謂的人性。發這些謬論的人絕對沒有直視過生命本身,要說世界上最為涼薄、最為自私的存在,除了我們所歌頌的生命之外,又有何物呢?祂駕馭著一切的軀殼,只為存續,只為演化以不至亡伕。*愛是欲求不死。它用多巴胺去驅使著貪戀愛欲的人,以借助肉殼不停地繁衍下去,這不恰似病毒嗎------容我在此宣告,生命本身是最成功的病毒,世上無有一片地域未被生命所覆蓋,無有一種環境是生命所無法適應的。
而人的劇毒,豈不是火焰麼?它的嚙咬最為致命,而名為光芒的保護色無人能比,試問世間有任何一種野獸敢靠近正在熊熊燃燒的火堆嗎?這種劇毒尚具有延展性,如若是生命本身-----但名為火的劇毒卻連同生命的殘骸也從不放過。
所以,人的巨龍之夢才如此地遙不可及。 龍曾經承載了人類一切的*求不得,長生不死、騰雲駕霧、把名為火的劇毒自如吞吐、刀槍不入的堅硬鱗片。可以說,龍這種生物本身就是為了彌補人的脆弱不堪,直到人發現了自己的本質,那名為生命的本質,把一切壓倒、征服、化作已用的力量,龍才褪去了顔色。
直到這個時候,人類才發現龍也好,人也好, 竟是一體雙生之獸。人借著自己的幻想,從骨架到鱗片,一鱗半爪地慢慢構建出------或者說化作龍身。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伯勞鳥: 2020-03-27, 02:18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3-30, 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