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H:tR-PG] 第一章 旁观者, WW8120
hieik
2020-04-01, 10:12
Post #1


伟大的范海辛
Group Icon
 421
   34

Group: Sinker
Posts: 280
Joined: 2005-07-11
Member No.: 317


Hunter the Reckoning
Players Guide



瞬间的犹豫(A moment’s hesitation)


每个人遇到危机时的反应都不同,尤其在突然发生和极度恐怖的情况下。事件发生的速度比大脑的处理速度更快,当你正努力理解发生了什么时,悲剧已经在眼前上演。只有将勇气、机智和无私结合起来,才能不假思索的行动,不计代价的直面危险。

在世界陷入混乱时,这些采取行动的极少数人,通常被称为英雄。那些吓呆的人则被视为是无能的,或更糟,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

但遇到银行抢劫或有人在餐厅里窒息等事,都完全无法和浸染时受到的猛烈冲击相比。猎人不仅需要在紧张和恐惧的遭遇中行动,还要直面超自然生物的存在,它们违背了你以前对世界与自然的所有认知和信念。猎人必须在瞬间决定一切。看上去,信使可没时间召唤犹豫不决的灵魂。

猎人对那些面对真相却没有采取行动的人有很多叫法。最好的是旁观者,好战或偏激的叫他们无用之人。对浸染者来说,无知的凡人对身边的危险却视而不见已经够糟的了。而看到威胁但仍然什么也不做的人,只会受到轻蔑。

但最优秀的人也有措手不及的时候。那一刻,他们迷失在日常生活的无数干扰中。接下来,他们听到脑袋里响起了某个声音,又看到一个仿佛从最恐怖的噩梦中走出来的怪物。出于惊讶、恐惧或困惑,他们当然会呆住。然后这些东西又在眨眼间消失了,怪物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样,世界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猎人以为旁观者会忘记看到的东西,重新回到温顺的牧群中。实际上,很多人会被目击过的超自然侵扰,与所有猎人一样。他们在脑中一遍遍的回忆见到真相的瞬间,设法接受所见之事和本该采取的行动。他们试图说服自己疯了,因为另一种真相过于恐怖,难以想象。

但是,如果他们没疯,那怪物就是真的,并正在捕食人类。它们可能在任何地方,是任何人,从阴暗小巷里瞪着你的流浪汉,到那个脸上总是挂着虚伪微笑的牧师。你无法确定。每一次偶遇都可能与死亡擦肩而过,或发生其他无法描述的事情。

猎人被给予足够的恐惧,从中获得力量,去寻找和对抗怪物。旁观者学到的只有害怕。他们没有超视力,没有念刃,也不知道去哪里寻求帮助。



硬币的反面(The other side of the coin)


从猎人的角度看,浸染是一个测试,只有两种结果——通过或失败。你只能接受见到的真相,承担猎人的身份,或者证明自己的无能,回归无知凡人中的一员。但正如所有与怪物和人类相关的事情一样,结果不是非黑即白。

实际上,凡人将所见真实合理化的能力到此为止。认为旁观者只是把看到的一切挡在门外,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到自己的生活中,是一种深刻的误解。浸染的目的就是剥掉一个人的幻想,以他无法否认的方式展示真相。无论做出什么样的本能反应,每一个收到信息的人都被无法撤销的标记了。这不是会不会改变的问题,而是改变多少的问题。在“失败的”浸染后,旁观者已经对世界的真实知晓过多,从而不再沉浸于自己的日常生活,但他们又没有念刃和超视力能采取实际行动,除非面临巨大的危险。同样,旁观者也无法像猎人一样远离现实世界,因为他们只窥见瞬间真相,还可能是自己猜测出来的。然而,由于他们没能收到信使的礼物,会比经验丰富的猎人更容易受到怪物腐化的伤害。他们继承了两个世界的优势与劣势,却无法真正属于其中任何一个。


人类本性(Human nature)


没人知道信使的浸染标准是什么。一位受人尊敬的议员没能通过,一个微不足道的偷车贼却有机会施以反击。只有一个特征是必备的,虽然猎人并不知情:已经被怪物污染过的人绝不会被选中,无论他自己是否意识到和超自然有关系。这种浸染的选择同样适用于旁观者。他们不能(或曾经)是血仆,未觉醒的法师,狼人血系,更不用说是真正的怪物,比如吸血鬼或僵尸,他们永远不会得到启示。猎人和旁观者都来自完全普通的人类,因面对怪物时的决心和反应产生出区别。

然而,尽管信使可以确保猎人不被怪物腐化,却无法同样保护旁观者。旁观者可能变成血仆、吸血鬼、鬼魂或僵尸,和其他凡人一样。当然,猎人也不能确定自己不会变成怪物(这是他们最恐惧的事),旁观者更不可能受到神圣的庇佑。毕竟他们没经历过猎人所经历的转变,所以在很多方面都失去了价值。但他们经历过真正的浸染,看到过世界的真实,所以拥有这些领悟之力的旁观者会用更务实、少批判的态度,去同时关注怪物和凡人。因为这两者之间的界线是模糊的,可以在任何时候、以任何方式被跨越。

(注意:变成怪物或获得了超自然能力的旁观者,将失去旁观者身份,包括曾拥有的特殊的优点或缺点,P42。)



混合祝福(Mixed Blessings)


无论信使的最终动机是什么,他们赋予人类能力的方式显然武断而强硬,对于猎人候补的片刻犹豫毫无耐心,众所周知,一旦他们做出决定,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

由于信使的不作为,旁观者没有超视力和念刃,也不认识猎人标记。同样,他们很少能在网上找到志同道合的同伴,因此大部分旁观者对猎人网一无所知。网站中少得可怜的旁观者证明了这一点。来自信使的抛弃,比任何事都要严重,成为旁观者沉重的负担,使他们无缘于宝贵的支援和情报。在见证了超自然却浸染失败时,他们只能靠自身的机智和匮乏的手段,努力做些什么。

并不是说旁观者完全无助。很多怪物的隐藏能力,源于人们会将无法解释的事情合理化,使其符合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凡人宁愿相信是熊从动物园里逃了出来,也不愿相信有一个八英尺高的狼人在街上横冲直撞。当旁观者收到启示时,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目击的真相,即使只是一瞬间的真相,而这种创伤性经历,令他们在面对未知的恐怖时有一定的恢复力。遭遇超自然力量时,他们能更快的做出反应,也可以尝试抵抗精神控制和影响,虽然效果远不如真正的猎人。

此外,尽管旁观者最初比猎人更孤立,但由于缺乏信使的帮助,他们更善于观察别人物理上的细节和精神迹象来寻找同伴。他们通过对方的眼睛寻找在浸染中遭受的痛苦,就像有着相同磨难经历的幸存者,可以发现彼此有某种共同点,但旁人是无法理解的。这种识别潜在盟友的方式简单有效,但没有交谈之前,无法真正判断对方到底是旁观者还是猎人,而且存在风险。有时旁观者会无意中接触到那些对自己有偏激看法的猎人,从而成为对方为了实现目的的牺牲品。在一次恶名昭彰的事件中,一个被称为Memphis68的著名猎人,利用旁观者当人体炸弹,只为了消灭一个保护得非常好的吸血鬼。虽然猎人网上很多人谴责Memphis,但也有人认为旁观者应该为自己的处境负责,因为他们最初就没能受到浸染。

关于旁观者的特殊能力和更多信息,参阅本章的角色创建部分。



边栏

旁观者与信条(Bystanders and creeds)

猎人的信条用于提供你定义自己角色观念的基础,看上去分为固定几类,只是为了说明所有猎人都有一定倾向。每种信条对应的念刃加强了这一概念,在某些方面,念刃的能力决定了角色的行为方式,是攻击、原谅还是思考。

旁观者没有信条,因为他们没有获得念刃,许多旁观者甚至没意识到猎人的存在,因此也不会倾向于用任何一种“正确”的方式对待怪物。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更灵活和开放,因人而异。实际上,有些善于思考的猎人想知道,旁观者的实干主义与开放的想法是否能成为一种黏合剂,将固执易怒的猎人黏合在一起。这一观察也提出一种有趣的看法,也许旁观者不是“被拒绝”了,而是根据自身的反应被有意挑选出来的人,并将他们对团队微妙且关键的贡献归于这一原因。

TOP
hieik
2020-04-01, 10:13
Post #2


伟大的范海辛
Group Icon
 421
   34

Group: Sinker
Posts: 280
Joined: 2005-07-11
Member No.: 317


启示(Revelations)


虽然有些人认为旁观者是失败的猎人,但大部分旁观者甚至不知道猎人的存在。由于信使挑选的浸染对象和他们一样多,极大多数旁观者从未意识到,浸染并不只是使人意识到可怕的真相。

当旁观者谈到自己如何得到启示时,你会发现它们和猎人的浸染经历一样。有人在清晨时产生了某种不详的预感,随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有人突然有了奇怪的冲动,会绕道去平时绝不会去的地方。或者它完全没有预兆的出现在日常生活中,比如去商店或慢跑时。无论如何,信使似乎引导着每个人踏上与怪物相遇的道路,现场的情况因人而异,各不相同。

和猎人一样,大部分旁观者都被扔到了一条会遭遇怪物攻击的道路上,意图引起他们的某种本能反应,来接受信使的礼物。即使旁观者只是被安排见证怪物的存在(比如闹鬼的弃屋),这种相遇也是精心策划的,以激发他们采取本能行动。行动可以是消灭怪物,帮它安息,也可以是说服它换一个没人的地方呆着。总之,这种经历总是会突然发生,令人紧张,使每一个见证者措手不及,这样才能促使他们从灵魂深处做出反应。

就连觉醒的时刻也和猎人一样。一个声音在怪物的脑袋上说“它传播痛苦”,或者广告牌上的空缺上显现出“闹鬼”。有时警告更细节一些,比如强烈的新翻泥土的气息或血腥的铁锈味。你可能感受到一根冰凉的手指划过自己的脊柱,也可能感受到一股热浪,如同站在旺盛的火炉边。然后,犹如在梦中,你感到自己的视线被眼前的生物所吸引。

在看到怪物的那一刻,你的命运就悬在了天平之上,尽管在很久之后你才意识到这件事。你看到一具腐烂的尸体正要撕烂少年的喉咙,你看到一个吸血鬼正用视线控制受害者。任何目击到这些的人都会有做某件事的冲动。

猎人感受到这种冲动时,会立刻做出行动,无论是杀戮、保护、拯救还是质疑。即使他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会表面上接受这件事,并根据本能做出反应。旁观者则会犹豫,因为很多人无法立即从现实世界跳跃到超自然世界。他们想的第一件事不是该做些什么,而是自己是不是疯了,这完全可以理解。另一些人试图想出最佳的行动方案,却一无所获。大部分人只是吓呆了。有时旁观者是有行动意图的,只是怪物在他采取行动前就已经发动攻击了。信使似乎在不遗余力的操作整个事件,直到揭露真相,但碎片不会总是完美的拼合在一起,有些人需要更好的机会才能证明自己。无论对错,浸染只有一瞬间,一旦错过,力量的赠礼也随之消失。

大部分旁观者对此一无所知,除非现场有其他人成功浸染,否则他们经历的只有启示和行动的冲动。在你正要做出反应时,奇怪的感觉消失了,怪物也不见了,或看上去十分正常。这时,你终于能鼓起勇气采取行动,你也许会呼救,也许被吓得惊恐万分,以至于不愿相信刚才亲眼所见之事。无论如何,你仍然见证了这个怪物的行为,你无法否认自己目睹了一个人被撕碎或吸干的过程。旁观者可能没有通过信使的测试,但他们仍然承受着真相的压力,并会意识到,那种冲动在今后的夜晚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如果一个或多个人在旁观者得到启示时被浸染,事情会变得复杂得多。一切发生得太快,根本来不及细想。事后你会感到强烈的自我怀疑和愧疚。最终,可能的确存在这样的测试——人们的生命危在旦夕时,本可以做些什么——但旁观者失败了,尽管他看起来没有明显做错什么。也许他是疯了,也许出现了幻觉,或也许接触到了某些巨大而重要的事情,却没能发现。

不愿接受事实的旁观者被自己的记忆所困扰,直到他们想开,或一直过着悲惨而自私的生活。认识到失败的旁观者总是被自己的能力不足所折磨,当事件发生时,他们致力于积极的投身到狩猎中去,希望能和猎人一样找到自身的价值。他们乐于寻找猎人,想找机会证明自己,并寻求很多问题的答案。有时旁观者表现出某种程度的无私和狂热,令老练的猎人都会格外留意。在猎人为了观念或生存而战斗时,旁观者也可以努力证明自己的灵魂。他们可以像任何猎人一样做出狂热的行为,在某些方面,他们把行动视为证明自己奉献精神的一种方式。



边栏

选择或机会(Choice or chance)

想在跑团中扮演旁观者,ST和玩家需要一起决定浸染时采取什么行动。玩家应该和ST一起创作前置剧情,来解释导致你“失败”的原因,甚至在现场有其他“成功”的玩家时。这只是建议,因为旁观者和猎人的扮演方式完全不同,你可以选择这种自己最喜欢的类型。

相反的,ST也可以让你从扮演普通人的剧情开始,根据你的行为来决定你到底是猎人还是旁观者。ST需要强调浸染时的突然性和令人震惊的真相,上一刻世界还是正常的,下一刻你面临的是极为恐怖的场面。ST会要求你立即做出反应,如果你进行了符合信条和念刃的行动,就会成为某种猎人。

如果你不能立即决定要做什么,或因为某些原因而犹豫,那么ST可能决定让你成为旁观者。这种信使武断的浸染判断,可以帮你理解旁观者被忽视的感受。ST和玩家应该事先对结果的处理达成一致。

需要明白的是,旁观者和其他普通人的身边可能有一个潜在的猎人。旁观者刚好在正确或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那里。信使本想赋予他能力,但他放弃了这一选择。

而其他碰巧在现场的凡人,既不是猎人,也不是旁观者候补。他们在怪物面前会变得歇斯底里、逃走,然后忘记一切,或最初就不相信。他们是普通大众,猎人和旁观者试图保护他们,但他们不会得到任何形式的浸染启示。




拾起碎片(Picking up the pieces)


猎人面对超自然事件时接受浸染,获得新的能力,能帮助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定义自己的类型。通过信使传达的信息,猎人自身的信仰,或念刃的能力都可以。某种角度来说,一个新的个体诞生了,或一个现存的个体被赋予了权柄。无论他们多么渴望,也永远无法回到过去的生活。怪物无处不在,以人类为食。战斗使其他一切黯然失色。

相比之下,旁观者被迫在经历了巨变后,不确定的摸索着寻找能解释自己得到启示的原因。他们只能从自己的普通生活中寻找答案。当猎人的超视力和念刃使其与曾经的生活逐渐疏远,旁观者却和以前没什么不同。他们不能仅仅通过集中注意力来找到怪物。猎人不得不思考自己在某些方面被改变,或完全不一样了。与此同时,旁观者仍然深陷于现实世界,在经历过浸染的冲击后,从常态中汲取力量。

起初,很多旁观者试图忘记自己看到了什么。有人偏激的通过酗酒或吸毒来逃避,大部分人会做噩梦,出现妄想症或严重的焦虑症。他们越试图否认,反而越容易发现不同寻常的细节。码头附近原因不明的连环杀人案一定有令人不安的意义。超市收银台前排队的男人过于安静,瞪着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令旁观者浑身发冷。怪物并不是隐形的,他们只是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样貌,而大多数人没有足够的警惕心去注意那些细节。旁观者会注意,而且只会越来越注意。

不过留意到奇怪的事和实际行动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旁观者对超自然的反应通常有三种,来概括他们的动机和行动意愿。

主动型。这种旁观者得出结论:自己或所爱之人将成为超自然的牺牲品,只是早晚的问题。想到自己可能会死已经够糟了,但如果让家人和朋友像牲畜一样被屠杀,他决不允许。对他们来说,生存的唯一方法就是收集证据,采取攻势,分辨和对抗所有怪物——无论用武器,还是通过谈判或妥协的方式。他们宁愿自己掌握命运,也不愿成为等待斧头落下的受害者。

谨慎型。这种旁观者怀疑怪物会对人类构成威胁,但除非自己或身边的人遇到危险,他们不会主动冒险。他们在启示中见证了足够多的事,知道自己与怪物对峙的胜算渺茫。他们会仔细考虑每件事,在必要时才行动。不过当战斗不可避免时,他们也毫不犹豫。他们更愿意让自己和其他人都活下去,也会为了保护所爱之人踏上地狱之旅。

畏惧型。每个旁观者起初都会害怕。他们锁上门,在窗户外安装铁栏杆,让杂货店把东西送到门口。怪物无处不在,他们恐惧的祈祷,如果自己不引起注意,怪物就只是擦肩而过。当然,他们理论上可以做一两件、甚至数百件事。但除了为自己和所爱之人招致死亡,他们的努力能有什么意义?他们是偏执狂,对任何可能被怪物注意的细节都保持警惕。如果受到胁迫,他们会弃家而逃,避免正面冲突。但无论多么危险,他们也不会抛弃家人和朋友,他们只是通过某种方式引走怪物,而不是直面战斗。他们认为,在一个有怪物存在的世界里,生存才是对所有人最重要的事。

这些反应不是为了将旁观者分类,它们代表不同的人生观,会随着情况的变化而变化。如前所述,大部分旁观者起初都很害怕,他们意识到怪物到处都是。面对这种压倒性的优势,很多人都有被包围的心态,撤回自己家中,只求不被发现。但尽管他们可以孤立自己,却无法对家人朋友做同样的事。当发现所爱的人身处危险之中,胆小的旁观者也会下定决心,谨慎的采取行动。

如果前面几次对抗成功了,他会变得更加大胆。当胜利常在,他可能决定夺回生活的掌控权,变得具有主动性。

相反,有些旁观者一开始就被迫采取行动。一旦他们承认怪物不但真实存在,而且无处不在,会立刻变得积极好斗,寻找和对付那些怪物。他们可能会成功,但很明显,每消除一个威胁,又会增加两个。当最初的决心开始消退,他们的心态也逐渐消极,会放弃狂热的理想,转而更加务实的做法。而恐惧的浪潮只会愈演愈烈,怪物的数量会增加,每一次迎战都让敌人获得自己更多的信息。最后,危险逼近到家门前,所爱的人被杀死或转化。灾难粉碎了他们的决心,使他们变回以前胆小的样子。

愧疚或挫败感也影响着旁观者的观念,促使他们迅速发生改变。当无助的站在一具尸体旁边时,这个旁观者可能天生是胆小的,但是如果负罪感压倒了一切,他也可能变得具有攻击性,然后再陷入恐惧。或者一个旁观者目睹了另一个猎人的诞生,因自己的失败备受折磨,他可能一开始就很有主动性,渴望在上帝和同伴面前证明自己。这种人可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心态,不会被怀疑和挫折所阻挠。

无论出于何种动机,旁观者的最终目标不是在废墟中建立某种新的秩序,而是保护自己、身边的人及生活的地方。与猎人不同,他们没有对未来激进的憧憬,只有维持现状的愿望。简单平凡的日常生活是抵御怪物存在的堡垒。从某种意义上说,身为普通人的旁观者比猎人更伟大。

TOP
hieik
2020-04-01, 10:14
Post #3


伟大的范海辛
Group Icon
 421
   34

Group: Sinker
Posts: 280
Joined: 2005-07-11
Member No.: 317


朋友和邻居(Friends and neighbors)


狩猎怪物的猎人只能独自活在时间的夹缝里。对于除了智谋一无所有的旁观者来说,找到盟友至关重要。但是因为找不到猎人网和收不到信使的提示,他们无处求助。很多人只能在街上观察其他人,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迹象,来证明自己不是唯一看到真相的人。另一些人在报纸和公告板上刊登神秘广告,祈祷有人能看穿委婉的语句,打电话联系自己。但通常他们都失望而归。

极为罕见时,旁观者可能在公共场所遇到一个猎人或另一个旁观者,也可能发现猎人网。大部分情况下,只有在研究、跟踪怪物的过程中,才可能遇到潜在的盟友。如果遇到的是一个猎人,说不准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而如果见到另一个旁观者,两人会以生存为基础,迅速建立起有利的关系。只是能和另一个有相同遭遇的人聊聊天,也是很多猎人无法体会的幸福。

与经常出现分歧的猎人团队不同,旁观者的关系通常非常紧密。猎人喜欢分散、流动的组织,来提高安全性,旁观者为了共同的利益团结一致,互相掩护。他们交换电话号码和住址,甚至有些把同伴列为遗嘱受益人。他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有时会把完全不同的人伪装成家庭成员。面对纯粹的恐惧和生存的压力,观念和偏见可以被抛在一旁。他们相信人多力量大,经常互相支持来保持理智。有些旁观者组织等于精神支持的互助会,如果发生真正可怕、没人能应付的事,起码他们可以提供忠告并当一个好的倾听者。了解这种群体的猎人会警告他们,如果怪物抓住其中任何一个人,他们紧密的关系反而会成为弱点。但对旁观者而言,原本他们的胜利就十分渺茫,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如果这种组织能提供一些帮助,那么冒险也是值得的。

这些为数不多的活跃的旁观者组织,几乎都是基层,活动范围不超出一座城市,或不超过一个社区。他们只关注局部而具体的事,在致力于维持自己的正常生活的同时,处理一些更大的问题,比如猎人与旁观者的关系,与怪物对抗等。尽管旁观者组织也可以利用互联网建立一个更大的类似猎人网的社区,但他们更专注于日常琐事,缺乏这种主动性。


所失与所得(Lost and found)


尽管有着相同的起源和共同的敌人,猎人和旁观者之间的关系通常具有争议。有时甚至被双方的偏见所害,认为对方不可预测也不能信赖。猎人在浸染时浴血奋战,旁观者却望而却步,他们潜意识认为旁观者是懦夫或蠢货。自猎人网成立以来,那些发现它的少数旁观者几乎都被怨气和冷嘲热讽赶走了。理智的猎人试图制止恶毒的言论,但是在与黑暗世界的对抗中,最开明的猎人也会不情愿的承认,旁观者在怪物面前不堪一击,他们更像一种负担而不是优势。

但指控也不是单方面的。一些旁观者寻找猎人是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败,另一些则认为猎人与怪物没什么不同。他们列举了一些暴行,比如God45的夜总会纵火案,导致50多名无辜的人丧生;还有Memphis68把旁观者当人体炸弹的恶事。更重要的是,有些旁观者认为,猎人在浸染中获得了能够对抗怪物的惊人能力,却失去了自己的人性。他们甚至暗示,如果有一天怪物消失了,旁观者将不得不追捕猎人,以防止另一个统治周期的开始。

尽管存在敌意,还是有很多旁观者和猎人不愿被偏见蒙蔽双眼,寻求合作与互补。虽然旁观者容易被怪物伤害,但他们可以开车、调查、安放炸弹、扣下扳机、分散警察注意力、包扎伤口,可以安抚盟友的家人、劝服朋友,甚至在需要的时候打晕那个朋友。此外,他们通常更理智,愿意寻找解决问题的实际方法,不顾个人信仰,所以他们擅长把有着共同目标的人聚集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他们是猎人的道德和精神支柱,负责把猎人从令人眩晕的高度拉回来,专注于现世中真正的战斗。他们是猎人与正常生活之间的桥梁,随着越来越多的猎人获得人类永远无法触及的强大力量,这条生命线也将越来越重要。

TOP
hieik
2020-04-01, 10:16
Post #4


伟大的范海辛
Group Icon
 421
   34

Group: Sinker
Posts: 280
Joined: 2005-07-11
Member No.: 317


角色创造(Character creation)


本章介绍了如何创建旁观者角色。与猎人不同的是,猎人认为浸染使自己超越了人类,旁观者则认为启示是对自己长久以往的认知和信仰的恐怖侵袭。猎人觉得自己的使命是拯救世界,旁观者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时才会迎战。猎人只顾勇往直前,却在狩猎中迷失自我。旁观者坚守此时此地,在现实世界中保持理智。他们就像硬币的正反面,如此相似,本质却完全不同。因此,旁观者在扮演上有两个独特的属性:信念(Conviction)和美德(Virtue)。


信念(Conviction)


信念是猎人的火种,点燃念刃,来增加美德,反映出他们越发坚定的决心和对狩猎的责任。由于旁观者没有念刃,也无法像猎人一样使用美德,信念对他们的意义完全不同。这是对价值观和信仰的检测,对心目中的生活的设想。信念是旁观者对自己和身边世界的控制力,代表理智的标准。

旁观者初始有10点信念,每当面对超自然生物时,信念会随着受到的创伤而减少。当信念降到3点,角色会患上精神疾病,如同猎人的美德到7级。降到3以后,每失去1点信念,都要增加一项新的精神疾病,或在已有的精神疾病上加重病情。而当信念到0,角色将因目睹过多的恐怖场面陷入崩溃。你的角色彻底疯了,交给ST控制。当然ST也可以在谨慎判断后,让玩家自己控制角色。你过于疯狂,无法思考或进行有效的行动,除了偶尔有一些疯狂的想法,只会更多的阻碍团队,而无法提供帮助。

失去的信念无法通过经验值或跑团中恢复。你只能用美德来避免失去信念点。每次跑团时,你可以用1点美德换1点信念。剧情上来说,你因面对越来越多的恐惧与绝望,失去了一部分美好的本性。

这种交换只能短暂缓解问题,它意味着旁观者在与黑暗世界的抗争中注定迎来失败。他们竭尽全力对抗怪物,但总有一天将在重压下崩溃,就像猎人最终会被追求的力量所吞噬。


美德(Virtue)


旁观者用美德来抵御面对超自然的恐怖。不同于猎人的慈悲、狂热、洞察,旁观者从本性中获得力量:勇气、理性、自控。当你遭遇超自然事件时,ST可能要你投美德判定,来决定角色在面对压力时是否会失去信念。下面是一些需要投骰的范例,最终情况由ST决定。


看到怪物的真实样貌。大部分超自然生物都有各种各样的能力伪装自己。看到僵尸腐烂的脸、或吸血鬼的尖牙和惨白的肤色,都会颠覆旁观者对世界曾经的认知。需要美德判定。
有些超自然生物没法通过外形分辨出来,比如法师,人类形态的狼人,这类不需要判定。同样,没有显露身形或影响现世的鬼魂,也不会被旁观者察觉。
还有一些,比如处于狼人形态的狼人,显现的鬼魂,行尸,精怪,自带精神影响的效果,会立即压垮或钝化普通人的思维。有经验的旁观者可以抵御这些影响,看穿真相并进行应对。详情见边栏“怪物与凡人思维”关于强化精神的能力描述。这种能力并不会直接消除影响,也需要美德判定。

见证超自然的力量。目睹一个鬼魂正在侵入他人的体内,一个狼人瞬间恢复致死的创伤,或一个吸血鬼以非人的速度移动,都会颠覆普通人对世界的基本认知。但对于法师来说,魔法的使用更加微妙,可以巧妙地合理化而不被察觉。一般来说,目睹正在使用的超自然力量都需要美德判定。包括有人试图控制你的思想,或目睹幽灵制造的诡异现象(流血的墙壁、空气中的低语)。即使你可以抵抗类似效果,也必定会产生巨大的压力,需要美德判定。
注意,猎人的念刃不需要旁观者进行判定。对他们来说,两者是相通的,有着共同的力量。

目击怪物捕食受害者。一个吸血鬼正在饮血,一个鬼魂正在吸食受害人的情感,这些景象足以使最坚强的人内心受到折磨。即使看到怪物因互相攻击而流血,也会跨越“正常”的边界,需要美德判定。

发现怪物留下的痕迹。无意中看到一具不会流血的尸体,在森林中发现的诡异仪式,现场有大量鲜血和残肢。这些足以动摇你的决心,需要美德判定。同样,转身时看到家里的家具被迅速而无声的堆成了金字塔,或开了地下室的灯时看到一口打开的棺材,都会令你怀疑自己的神志是否清醒,需要判定。

直面怪物。攻击、阻挡或与已知的怪物直接交流,都需要判定。


反复经历类似的场面,可以让你建立起决心,抵御之后遇到的相同遭遇。ST来决定旁观者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会再被另一具尸体或空气中的声音所影响,也许三次后美德的判定难度会减少。如果是经常发生的事,就不再需要判定了,比如和怪物对话。

美德判定投机智+对应的美德(难度7),ST可根据情况调整难度。成功不会失去信念,失败则减少1点信念。大失败的话,会失去和对应的美德相同数量的信念点。

极端情况(比如发现爱人变成了怪物),ST决定你可能直接陷入临时的精神错乱。无论哪种,大失败或者临时的精神错乱时,你都等同于低意志力的凡人(详情见边栏“怪物与凡人思维”)。


勇气(Courage)

代表你面对超自然的勇气。当你与怪物发生冲突时,需要投勇气判定。通常归结为,任何会直接引起怪物注意的行为,先判定,才能行动。


理性(Reason)

代表你协调超自然与现实世界的关系的能力。比如发现怪物的身份或本质的信息时可能需要判定。比如发现学校的老师是一个僵尸、或者发现狼人是真实存在的。你必须看到确凿的证据,或找到证明关于超自然理论的证据。比如你知道那个男人是吸血鬼,但还要看到一张他在1911年拍的照片来证实这一点,然后进行理性判定。


自控(Self-Control)

代表你面对超自然时的坚定。你对突发的、令人震惊的事情的反应能力,比如撞到一具没有血的尸体,或意识到自己进入了鬼屋。通常当你处于恐怖的超自然存在面前,需要投自控。




边栏

怪物与凡人思维(Monsters and the Human Mind)


由于几百年来的文化和社会压力,人类处于一个充满怪物的世界却不自知,他们的思维会自动拒绝在逻辑上无法解释的事物。当一个人看到鬼魂展现的力量,比如墙上用鲜血写的字,他会害怕,然后逃跑。但一旦逃离现场,或经过一段时间,他的大脑就会对见到的事情进行合理化处理,使其与他认知中的现实世界保持一致。这种效果适用于鬼魂、狼人、僵尸、精怪(也许包括吸血鬼和法师,ST决定)在公共场所展现自己的真实相貌或超自然力量。

凡人对超自然的反应根据自身的意志而定。低意志(1-3)会惊恐的逃跑或昏迷。中意志(4-7)可能站在原地看,惊慌和怀疑。高意志(8-10)虽然害怕,但可以进行一些动作,比如离开,捡东西或合理化自己看到的事情。他不能攻击或与怪物交谈,也不能在现场停留超过一回合。无论意志是多少,都会在事发后完全忘记。

旁观者可以消耗意志抵抗这种影响,否则同凡人一样。(使用意志抵抗后,是否会失去信念还要单独进行美德判定)。




特殊能力(Special abilIties)


尽管旁观者没有获得猎人的能力,但与信使擦肩而过、以及经历了严酷的生活后,他们仍然拥有了两种特殊能力。

受难共感(Shared Ordeal)。一个人无论如何隐藏自己的情感伤疤,经历过类似痛苦的人都可以从中获得细微的线索,从而确定他是一个幸存者同伴。旁观者可以辨别其他旁观者和猎人,投感知(难度6)。通常需要看着本人,但也可以通过电视、照片、甚至电话或网络。目标需要在脸上或其他方面表达出某种情绪或压力。
顺便说,猎人完全可以有这种能力,只是他们有更有效的方式寻找同伴(比如猎人标记或猎人网),根本没想过用这个试试。也许住在偏僻地区的猎人会使用。

坚定心灵(Hardened Spirit)。旁观者被信使抛弃有多种原因,最常见的是恐惧。初次见到怪物时的震惊仿佛冻结血液、碾碎灵魂,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痕。然而当启示结束,恐惧消失,旁观者会从磨难中走出来,变得更加坚强。虽然他们仍然害怕面对怪物,但看到怪物时的震惊不会再对他们造成严重影响。

旁观者可以抵抗怪物的精神和情感的影响(精神控制,诱发恐惧),以及身体上的控制(包括附身),只需要消耗1点意志。你可以站在一个狂暴狼人、显形的鬼魂或腐烂的僵尸面前,而不会像普通人一样惊慌失措的逃跑。ST决定你被试图控制时是否有任何感觉。甚至当他自身没有意识到,或不清醒时都可以进行防御。旁观者的潜意识里知道世界的真相,会在心中筑起障碍来对抗超自然的影响。因此,无论你自己是否意识到危险,都可以使用意志。如果你没有感觉到被控制的威胁,ST可以暗中扣掉意志,你可能会突然发现自己精疲力尽,意志用光。

ST也可能认为你不能无意识的抵抗怪物的影响,那么你必须在剧情里服从怪物的命令,受到ST的控制,无论自己是否知情。如果你发现了,可以尝试消除怪物的影响。ST来决定1点意志是永久还是临时摆脱控制。比如一个旁观者受到吸血鬼的血缚影响,可以临时的摆脱血缚。

使用意志抵抗可以持续一个场景。如果控制已经生效了,同一场景下,意志不能用来破坏长期的影响。ST来决定,之后(也许一个场景、几天甚至几周后),你才能获得自由。也可能意志无法用来对抗特别古老或强大的怪物。

注意,坚定心灵无法看穿使用超自然能力隐形的生物,比如用了隐身术的吸血鬼或未到现世的鬼魂。也不能看穿超自然的幻象或幻觉。只能对抗那些自愿显现、试图进行直接操控的力量。

它也不能对抗猎人的所有念刃。

坚定心灵也不能代替美德判定,当凡人逃离超自然现场时,你可以先消耗意志,留在原地,再投美德判定,看会不会失去信念点。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hieik: 2020-04-01, 10:17
TOP
hieik
2020-04-01, 10:19
Post #5


伟大的范海辛
Group Icon
 421
   34

Group: Sinker
Posts: 280
Joined: 2005-07-11
Member No.: 317


(旁观者额外的背景和优缺点基本与猎人的共存)


背景


档案(Archive)
(PS:在现代团,这些资料可以不是纸质而是电子存档,而且信息内容更丰富)
代表你从阁楼或地下室收集的报纸、书籍、杂志或照片,从中得到历史信息。信息可以是普通事件,比如重要报导的剪报,也可以是神秘而具体的,比如新几内亚的灵长类动物的学术期刊。ST最终决定档案中包含什么信息。你对档案足够熟悉的话,可以在一小时内找到需要的信息。这是一个随时可用的情报来源。但想保持最新内容,需要你不断去收集。

一点:有一些过去5年内发生的事件或人物相关的档案。
两点:近10年的中等规模的档案。
三点:你的收藏堆满了几个书架,包含近25年内的资料。
四点:这些资料占据了你的一个房间,包含了50年内的各种信息。
五点:相当于整个博物馆的个人收藏,近100到150年内的情报。


导师(Mentor)
很多猎人以不同程度的怜悯或轻蔑看待旁观者。而大部分旁观者甚至不知道导师的意义。因此与猎人建立导师关系极为困难,最有可能的是由其他普通人或有经验的旁观者提供指导。

一点:你的导师可能在一两项能力上训练你或提供一些建议。
两点:你的导师有一定影响力,并与你保持联系,常提供有用的建议。
三点:你的导师是名旁观者。
四点:你的导师是名有老练的经验、资源和天赋的旁观者。
五点:你的导师是最近刚浸染的猎人,有一定程度的资源和人脉。



优缺点


Supernatural affinity (1M)
与怪物的接触对你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许成为你噩梦或焦虑的根源。怪物隐藏在人群中,无处不在,这个想法令你害怕,却又病态的着迷。它就像一个恐怖的伤口,你却无法停止向深处挖掘。你无意中被某种特定的怪物吸引,很可能是初次遇到的那种。此优点使你凭直觉察觉到这类怪物的存在。它可能不是立即生效,而是经过一定时间,你会把突然发生、无法解释的现象与这种怪物联系起来。这种吸引力的具体形式由你或ST决定,你对这类怪物的感受应该不会改变。可能是焦虑、完全的恐惧甚至是欲望,这取决于你初次见到怪物时的情形。当怪物使用隐藏自己的超自然能力,你仍然无法察觉。但鬼魂即使在看不到的情况下也能感觉到。


The word (1M)
你认识并理解猎人的标记,和真正的猎人一样。


Penetrate illusion (1-3M)
信使的干涉令你对怪物的外表产生了怀疑,无论他原本是多么普通或有魅力。这种想法再加上浸染的力量,让你可以有限的看穿部分怪物的幻觉。看穿幻象需要意志判定(难度6),无法看穿等级比你投入优点数量高的幻觉。1点优点代表你能看穿常见的、低级的幻象;2点可以看穿不太寻常的、中级幻象;3点可以尝试看穿强大的幻觉。(关于幻象的分类,见Storytellers Companion书中的comparative levels of illusion types for various kinds of monsters。)
注意,这项优点无法看到隐形的鬼魂,但可以看穿鬼魂制造的幻觉,也可以看到使用隐形能力的超自然生物。如果你想用这个优点看穿幻象,你先需要先用1点意志下定决心留在现场,可能还要进行美德判定来避免失去信念。同样,如果你用这个优点找出一个隐形的怪物,也要用意志和美德判定。


The sight (1-3M)
如同猎人的超视力,这个优点让你感觉到怪物的本质,尽管你可能不知道他们的详细信息。当你看到某个人或某物时,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知道他不是人类。面对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人,但你就是知道什么不对劲儿。与超视力不同的是,此优点不能看穿超自然的幻象,也无法免疫超自然的影响。你会受到恐惧的影响,也不能看到隐形的怪物。避免被超自然力量影响仍然需要使用意志。
1点优点代表你的超视力总是处于生效状态,无论何时都要面对可怕的景象,需要频繁的进行美德判定来保持理智。2点代表你对超视力有一定程度的控制权,可以主动激活效果,但也会在某种怪物面前自动激活,比如你初次遇到的那种。3点代表你完全可以控制什么时候开启超视力。投入2点或3点时,你开启和解除超视力都需要进行意志判定(难度6)。


Cannot become a monster (3M)
你和真正的猎人一样,对怪物的腐化免疫。你不会被血缚或成为血仆,也不能成为法师和使用法术,如果吸血鬼试图转化你,只会立即杀死你,而一旦死去,你也不会变成僵尸或鬼魂(Storytellers Companion中对此有详细解释)。ST来决定优点的最终效果,比如,你可能仍然会被变成吸血鬼。此优点不能免疫超自然的控制和影响,仍然需要使用意志。


Resistant to supernatural fear (3M)
你曾面对噩梦般的景象,因此比其他旁观者更容易抵抗超自然的恐惧。投意志(难度6)判定来抵抗,而不是必须使用1点意志。如果成功,你在这个场景将不受影响,而如果失败,你会惊恐的逃跑。你可以在判定失败后再用1点意志来抵抗。大失败后无法使用意志。即使意志判定成功,你可能仍然需要进行美德判定,两者不冲突。
注意:这个优点可能无法抵抗非常古老而强大的怪物,ST可以调整难度。


Resistant to mind control (4M)
你更容易抵抗精神控制的影响。投意志(难度7)来避免直接的精神控制、附身等效果。但无法抵抗怪物带来的恐惧感,也不能看穿超自然的幻象。这种抵抗是自动的,无论你是否察觉。成功可以在一个场景中免受影响。如果失败,仍然可以用意志抵抗。而如果你选择不使用意志,或者大失败,都会受到巨大影响。如果一个怪物足够狡猾,对你的控制可能是长期的,而你完全没有察觉。但选择此优点,你会自动摆脱控制,直到下一次意志判定。(以这种方式解除长期控制,不能在同一个场景进行,你需要等到下一个场景中进行意志判定或直接使用意志来摆脱影响。)成功的意志判定之外,你仍然需要进行美德判定。
注意:这个优点可能无法抵抗非常古老而强大的怪物,ST可以调整难度。



Haggard Appearance (1F)
浸染失败后,你的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伤害,压力和恐惧长期困扰你。你睡眠不足,食欲不振,持续的妄想症令你的体重急速下降,身体不适。你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10岁,你的眼睛黯淡无光,或流露出病态的光芒,你的头发可能过早的开始脱落或变白。这种表现令人深感不安,尤其是以前认识你的人,即使陌生人也会感到有些不自在。你的经历在身体上永久的雕刻出来,你的外表令周围的人感到不安。你的外表永久减少1点,并不能用经验或猎人的念刃增加。此外,所有社交判定难度+1。


Haunted (1、3或5F)
无论因为何种原因,你浸染失败,但信使却没有忘记你。也许他仍然想把你引向你的命运,或者因为你的犹豫不决而降下惩罚,你总是被超自然所侵扰。
你仍然能看到可怕的幻象和收到令人不安的信息,如同一遍遍经历失败的浸染。这种遭遇的频率和强度取决于你选择几点缺点。1点代表较少接触,也许站在怪物面前时,突然看到怪物的真实样貌,并被迫采取行动。3点代表日常接触,你经常做噩梦或出现幻觉,你所在的地区怪物肆虐。5点是永无止境的折磨,信使的低语无时无刻不在你耳边响起,你清醒的每一刻都能看到可怕的幻象。
每当你的理智受到冲击,可能需要进行美德判定。或者对应三种程度的缺点,你的行动难度会+1、2或3点(而且信使传递信息的时机很少合适)。ST决定,也许当你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可以减少信使的拜访频率。


Hunted (1或4F)
你可能希望忘记自己的浸染遭遇,但怪物可不这么想。这个怪物可能要搜寻并杀死你,也许出于报复或自我保护。无论如何,他都是无法被拯救的,不能谈判或被安抚。直到你死亡的那一刻他才会停止行动。1点代表怪物较弱,或中等强度的怪物在顺便时才会对付你。4点代表有一个足智多谋的怪物将你视为威胁,或一个强大的生物每时每刻都在计划跟踪和毁灭你。甚至当怪物被摧毁后,他的盟友或仆人也会继续追杀你。


Nervous condition (2F)
失败的浸染给你留下了深深的创伤,这种损伤表现为困扰你日常生活的慢性疾病。你的肌肉不自觉的抽动,神经紧张,甚至会影响到平常的行动。你的手脚不受控制的抖动,在紧张时会更严重。所有涉及到敏捷的行动难度+1,在压力较大下,可能+3。另外你对突然发生的事情反应较慢,当你措手不及时,所有动作难度+1。如果你压力又大又措手不及,难度可以叠加。


Broken Health (3F)
信使的启示极为痛苦,折磨你的身心,带来巨大的压力。你的健康受到了极大损害,导致失去的体力和生命力永远无法恢复。你的耐力永久降到2,并不能用经验或猎人的念刃增加。所有涉及到耐力的判定难度+1。


Nemesis (3-5F)
大部分人浸染时孤立无援,但有时不止一个人同时听到召唤,或者你刚好目击怪物和猎人的交火。但因为你的一时犹豫,导致怪物扭转局势。幸存下来的猎人憎恨着你。他可能责怪你害死了战友,导致怪物逃跑,或其他违背他狂热想法的原因。他发誓要报复你的懦弱。你被一个猎人跟踪,缺点数量决定对方的强度和积极性。ST来决定猎人的最终目的,他可能决定让你付出代价,可能当面与你对决,也可能陷害你的家人。他无法被安抚,但如果你愿意付出某种他要求的代价,也许还可以补救。



旁观者完结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hieik: 2020-04-01, 10:20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5-28, 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