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杰克·万斯与《龙与地下城》, 作者Gary Gygax
飙车致死法厄同
2020-04-07, 00:43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34
   6

Group: Speaker
Posts: 14
Joined: 2012-04-06
Member No.: 48126


我初识作家杰克•万斯是在某本通俗杂志上,我当时阅读了他的《大行星》(Big Planet)。你得知道,在当时,也就是1950年代早期,我相当痴迷于幻想小说,经常一天就能读完两本书或通俗杂志。当然,平日里我有太多的事要做,因此一般只来得及读完一本书甚至一个短篇,但那是另一个故事了……言归正传,在读过《大行星》后,我就把杰克•万斯列为了我最喜爱的作家之一,位列大概五十多个我当时觉得“顶尖”的作家之中。随着我长大,这份名单越来越短,到了1960年代,我仍然会去读的作家大概只剩下了一打左右。然后,哎呀,就在这时候我又找到了一本杰克•万斯的新小说。实际上,我到现在还留着这本书。

我对这本由Ace Books Inc.在1966年出版的《灵界之眼》(The Eyes of Overworld)如痴如醉,在此之前已经很久没有奇幻作品能让我这样了。在我心里聪明人库格尔正是这类作品所需的那种反英雄。能——在安全距离外——认识这么一位伙计,还能阅读他那些倒霉事和缺德壮举多让人高兴!之后我在《濒死的地球》里找到了更多这样的奇异故事,以及一个有与其相配的角色的奇想世界。这是一个被设定在遥远未来的奇幻世界,但其中却有着熟悉的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要素,足使人们身临其境。濒死地球上那些奇诡怪异的住民、他们的社会以及那些令人惊奇的角色完美地融为了一个整体,足以打消读者心中的任何疑虑。人们完全可以相信这样一个世界确实存在,或更确切一点说,会在数百万年后存在。

事到如今,我还需要再说明我不仅是杰克•万斯的粉丝,而且他在我眼里是最优秀的幻想小说作家吗?是啊,没错,千真万确!

在1969年前后,当我开始向中世纪兵棋游戏中添入奇幻要素时,我毫无疑问地受到了杰克•万斯的影响。除此之外还有罗伯特•E•霍华德(Robert.E Howard)、德•坎普与普拉特(De Camp & Pratt)、A•梅里特(A.Merritt)、迈克尔•莫考克(Michael Moorcock)、罗杰•泽拉兹尼(Roger Zelazny)、波尔•安德尔森(Poul Anderson)、J•R•R•托尔金(J.R.R Tlokien)、P•J•法默(P.J Farmer)、布兰姆•斯托克(Bram Stoker)——此外还有很多很多,其中还包括格林兄弟、安德鲁•朗(Andrew Lang)以及传统神话——而我有幸能以万斯的作品作为参考。我所设计的产物是前人奇幻作家与我自己想象的融合,它最初在1971年以《链甲》(Chainmail)中世纪兵棋规则的名义出版,此外还有其“《奇幻扩展》”。不久之后,在1972年,我开始撰写后来的第一份商业化的角色扮演游戏《龙与地下城》,并于1974年一月出版。

那么,在这些作品,也就是其后的AD&D中,有哪些部分来源于杰克•万斯作品的灵感启发?有这么几个要素,其中最毋庸置疑的便是在这些游戏中使用的魔法系统。在我看来,法术本身就带有魔法性质,而其书写形式承载着魔法能量,这一概念似乎正是平衡法师与游戏中其他角色的绝佳途径。记忆法术需要耗费时间,集中精力,藉此不仅能够领会其书面内容,还能够获取其魔法能量。而在随后当法术被藉由言辞或其他途径施放时,词语、手势或其他激发其魔法力量的事物会抹去大脑中原本留存的那道法术,仅留一片空白。由于我经常在解释这一概念提及其灵感来源杰克•万斯,因此D&D中的这一套记忆与遗忘的魔法系统也被其玩家们称为“万斯式魔法系统”(Vancian Magic System)。

而在其他源于杰克•万斯作品的A/D&D游戏要素中,第二重要的便是盗贼职业,它的基调来源于聪明人库格尔和罗杰•泽拉兹尼的暗影杰克(Shadowjack)的混合。此类角色原型便成为了最初版本AD&D中的职业。此外有些法术和魔法物品的灵感也来源于杰克•万斯的作品。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便是禁锢术与艾伐黑触手法术。我在读过刊载于1977年《刀光剑影》(Flashing Swords)杂志第四期上的《一袋梦境》(A Bagful of Dreams)后设计出了后者——当时我已经来不及把它加入《玩家手册》了,所以我之后在《破译奥秘》(Unearthed Arcana)中加入了它。我是不是还没提眼之法袍(Robe of Eyes)?噢,还有,谁能忘了艾恩石(Ioun Stone)呢。但在真的把它加入游戏中前,我先征询了其创作者的意见,而且,当然,我得到了许可。

这个过程不算艰难,在此之前很久我就给杰克写过一封粉丝来信,随后我得到了回信,而后我我也写了回信……等等等等。在我地下室的某个抽屉里放着一个文件夹,里面装着不少万斯先生写来的信。实际上,我们曾希望邀请他作为荣誉嘉宾出席一届早期的GenCon,但当时他的出场费略有些超出TSR的预算。当我和他谈及此事时,杰克的态度相当亲切。但他也诚恳地告诉我担任此角色会让他感觉不太自在,他说他的粉丝们“好像觉得我应该头上长着绿色的角或什么的”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好万斯先生大概是没搞明白他的粉丝对他的敬爱,而且也不太接受他们对他的这般赞颂。但不管怎么说,之后当我和他询问关于艾恩石的事时,他慷慨地给予了我许可,由此,一套崭新而独特的魔法物品来到了AD&D中。说真的,哪个法师不希望自己头边环绕着十四种颜色与形状呢?魔邓肯,我自己的主要施法者角色,为寻找它们历经了无数可怕的冒险,而他最终找到了一打艾恩石。

那么,作为把这些伟大的魔法石头加入游戏中的回报,它们的创作者向我要求了什么呢?他只要求我做了一件我肯定会做的事,也就是在游戏中提及他的作品。杰克•万斯不仅是个伟大的作家,而且他也的确是个好人。

除了点子和特定的事物外,杰克•万斯用于表现奇幻世界的方法、角色与世界乃至彼此之间的互动无论何时都让我感到无比迷人,我曾试图在AD&D中添入他奇幻故事中的那种“感觉”。我能力有限,因此恐怕只传达出了其中极少的一部分,但总体来说,我相信很多粉丝认为的D&D的“灵魂”全都来源于这样的尝试。当然,如我在前文所述,很多其他作家也都对我的创作产生过极大的影响,因此就结论来说,我可以算是欠万斯先生一份很大的人情,而只要一有机会,我就很乐意于偿还它。不用说,每当我看见他的新作发布时,我总是会买下它,并兴致勃勃地将它读完。

而在几年前,我在读某本他的科幻小说时,我读到里面出现了一位“吉盖克斯勋爵”,我当时就给他打电话抱怨说他没把我写成一位让人闻风丧胆的“星巡者”,反倒写成了个倒霉的贵族。结果万斯先生假装没听见,而且让人悲伤的是,“吉盖克斯勋爵”此后也再没有在他作品里作为更伟大且更富有冒险精神的角色登场。嗨!要是这样那才光荣呢……

在1974年那段时间,为了给我的D&D战役增添风味,我在其中加入了一些特殊的“次元传送门”,这样玩家们就可以在与“日常”奇幻世界不同的地域展开冒险。而玩家们最喜欢的一个区域完全是我直接从杰克•万斯的某个科幻小说系列里搬过来的,玩家们在游戏中得以使用其中的未来武器对抗海怪和巨魔,以及D&D中形形色色的地下城与荒野怪物。最后在那些武器能量耗尽的时候玩家们可实在是悲伤不已……

虽说万斯先生极大地影响与启发了后来的《高级龙与地下城》,但我创作的游戏并无意向去反映乃至重现他或其他作者笔下的世界。很明显,AD&D被设计为可以容纳多种多样的奇幻概念。我设计出的游戏意在可供不同的品味与风格使用,目前来看这相当成功。在其设计过程中,我采用了神话与传说,古代与中世纪的历史基础,甚至还取用了一部分文艺复兴的要素。而令其广大读者高兴的是,杰克•万斯丰富的创造力使他笔下的世界独一无二而又奇幻瑰丽。

举例来说,《濒死的地球》是一个令人惊奇的黑暗远未来世界设定。地球与我们今日的世界已大不相同,太阳也早已不是我们每天看见的那颗熟悉的恒星。那时的地球如此古老,以至于其早期历史已经遗落。而其后来年代的信息则仅在这一系列宏大史诗那迷人的只言片语中被揭露。它的所有一切都令人惊讶不已,因为它们陌生但却又令人感到熟悉,而每个转折之处都必然会揭露出更多惊人的奇妙事物。而在这个世界上居住的是与其一样古怪的种族、角色与生物。在我看来,这个世界的创造性远超出任何为角色扮演游戏而写的材料所能提供的范围之外。但这一缺点已不复,因为玩家们如今可以直接在杰克•万斯所创造的这个奇异世界中进行游戏,与聪明人库格尔、莱尔托以及其他杰出人物共居一个世界之上。

考虑到《濒死的地球》中的世界环境,想要使用它的人必须准备好去接受它与普通奇幻世界之间的一些差异。虽说许多事物已被遗忘,但如今整个人类种族已经变得成熟,古老而愤世嫉俗。虽然天真烂漫之处仍存,但它被掩藏在犬儒主义、两面三刀和狡诈欺瞒之后。在此地,骑士故事、崇高使命与正直的守林人几乎不存。这些事物属于年轻与天真,属于“从此幸福地生活了下去”的光明未来。残阳颤颤巍巍地行于衰老的地球之上,总有人疑惑于它是否终有一日会坠落。人们不再相信人类在尚年轻时所坚信的事物。人类已珍视这些美好事物太久,时间已经将他们对此的信心冲刷殆尽。

马基雅维利是这个世界文明地区的常态,而在其荒僻地区则什么稀奇的事都有可能遇见,其中住民性情野蛮,且比地球早期历史中最稚嫩轻狂的人都要来得性情古怪。毫无疑问,这一邪异的组合为奇幻冒险战役提供了绝佳的背景。虽说此地的英雄已不再遵循原本的标准模范,但这一类角色原型仍然保留着一股超然的基调——他们不完全算是反英雄,当然他们绝对不会是圣武士。可以说,在地球的最后一个年代,居住其上的人要来得更狡诈。

但难道这就意味着濒死的地球中的主角身上不存利他主义、勇气乃至一丝惊奇感吗?当然不!尽管这类特质如今十分罕见,但它们毫无疑问地被人类所拥有,且只要智人仍以任何一种进化形式存在,它们就会长存于世。当然,对于拥有这些特质的个体来说,要在濒死的地球中生存下去,机敏狡诈仍然是不二法门。那些鲁莽冲动之人已经早早地被“自然淘汰”出了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的法师和盗贼不需做出太多调整,他们和我们所创造过的那些并没有什么不同。很明显,聪慧与机敏对这二者来说都必不可少。

《濒死的地球》对于计划在其设定下进行游戏的主持人来说有一个相当大的优势,那就是它并未被详细设定。它没有严格的时间线。在此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没有记录,世界本身也没有详细精准的地理索引。何种魔法在此能够运作?没人能说清楚,濒死的地球历史有无数年之长,很有可能每一种魔法在此前都曾被发现,使用而后被遗忘……或者说几乎被遗忘。这意味着要准备一场这样的游戏,你只需一本杰克•万斯围绕这个世界撰写的小说便可创造出一个迷人的战役背景。以作者本人的创造力为基础,游戏主持人便可运用自己的想象力对种种情况应变自如。

濒死的地球可谓展开一场精妙复杂,异想天开且迷人的奇幻冒险的绝佳地点。它可被应用于任何规模,也可以包含任何参与游戏者最喜欢的要素。战斗与魔法?当然,而故事与阴谋诡计也更不用说。直截了当地说,这个世界是如此广阔,RPG中的任何要素都可以在其中发挥作用。简而言之,《濒死的地球》中的世界可谓自小说转换至游戏的完美素材。但需要注意的是,不要依照“传统”的奇幻思路去思考。漫长的岁月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这世上的一切,甚至魔法与人类的概念泛型也在其中。

作为这篇短文的结语,我不得不说我十分渴望能在这样一场游戏中扮演一名角色。要是杰克•万斯能担任其主持人,那我肯定会在收到邀请的那一刻扔下手头的所有事务飞赴加利福尼亚。抛开这个梦想不谈,哪怕是在某个展会上来一场临时游戏或其他类似的东西也可以。我想我可能会创建一个狡狯机灵的角色,然后给他起名叫格诺多……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9-27,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