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存在之夢
伯勞鳥
2020-04-09, 01:56
Post #1


倘若我是一股非得如此的力量,那該有多麼幸福呢?
Group Icon
 49
   14

Group: Sinker
Posts: 73
Joined: 2018-10-26
Member No.: 76951


致一位未知其名的少女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聽過非得去愛的情景?
我曾試過一次,而那次成了心胸的一股苦悶,一種令人痛苦的遺憾。
我不得去被迫承認,那是少年和少女的相遇,完全是純屬偶然,彷彿故事舞台是建立於虛構的戲言。
少女的名字,早已被我忘伕於記憶之中了,或者說,我從來就沒有記得過那名少女的芳名。是的,芳名,我似乎總認為那個名字必然會馥香滿溢,又或者流光溢彩。
對於少女,她並不是精緻的玻璃人偶、按照人們幻想而模造出的溫柔女性。事實上,少女很平凡,外表充其量只是有些俏麗而已,而她凌亂的碎髮更加地破壞了如此的俏麗,平掭了幾分若男之氣。
而外表則並不是最重要的,雖然漂亮的外表會為行為舉止帶來加分,但是她以舉止為主,再以外表為輔,把我這種傢伙拖入了情網之中------這也許是她的無心之舉,正如飛蛾總會撲火。

那是知了叫得像是警報器的苦夏時節、在課室的開幕;學校的總電掣不知怎樣地熄火了,但在沉默咆哮的太陽之下,倒也能乘陽光把物事看得一清二楚。
這可苦了一眾的學生,在大汗淋漓、心火熾盛之時,竟然要在化為了焗爐的課室中上課。我也並不是例外,只能像是一隻死狗似地趴在課桌上,這樣起碼也可以涼快一些。
「喂,要一起逃課不?」
坐著我一旁、不甘於苦夏的少女在我的肩上畫了個人字。這人是個生面目,至少,我對這個人從來沒有印象。
「嗯」
我只低沉地應了一聲,暑氣和知了似地講課的老師的交叉作用令人昏昏欲睡,令我決定在下節小息就逃得遠遠的,找個地方打發下時光總比於暑氣中半死不活好多了。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終於上完那課了。我根本不記得那老人說了甚麼,一心只想著用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來小睡一下。
「喂,我們去一個比較涼的地方吧。」
少女拍上了我的肩上,她知道我準備索性無視她了,但一個人的逃課就像是一個人能玩的撲克一樣地無趣,她非得要拉上一個伴才好玩。
「給我一分鐘吧......」
我打了一個呵欠,少女彷彿是從夢中而來的,但我卻和她不知怎樣地一見如故。我收拾好書包,準備和少女踏上逃離苦夏的旅程。

難關倒是沒有的,在暑氣彷彿化為了菱鏡、把景象折曲的熱力之下,連老師也懶得去阻止避暑的學生。事實上,我們連一名老師也看不見,這也許是因為少女擅長逃課,走在避開老師的路上而導致的。
我走到身上的衣服風乾又濕透了一次,才到達少女的逃課地;那是一片被常春藤所覆蓋著的破舊小平房,散發著一股牆壁潮濕帶來的古怪氣味,當偶而有一陣涼風吹起,則其上的翠葉因而會沙沙作響。
「這是園藝部?」
我絞盡腦汁,想起了一個和小平房相連的名詞。也許它並不是園藝部,但至少它像是園藝部在某種想像之下的樣子。
「算是吧,快進來吧。」
少女點了點頭,權作不否認。
我進到園藝部之内,相比起外面,這兒實在是一片清涼宜人,把暑氣消洱於無形之中。
「嘿唷」
少女發出了奇特的擬聲詞,坐在了軟墊上。這種擬聲詞通常只有動畫人物才會發出,但在少女上倒是相當地合適。
「你是誰啊?」
我叉着手,把背靠在最涼爽的角落之前,彷彿直到我剛剛才發現我們其實並不認識。
「這重要麼?」少女向著我輕佻地微笑了起來,不知怎樣,這打消了我的疑慮,並且把戒心融化掉。「你也過來一起坐吧,我親愛的逃課夥伴。」
我順著少女的話,走了過去,和她坐了一起。我不由得害怕起自己的汗味、牽手時的手汗,和生怕自己會說出一些尷尬的話。
「別害怕。」
少女主動地撫上了我的手,温暖的觸感令我定下了心神來。
那雙眼眸,那雙彷彿能夠洞穿我心底的溫柔眼眸令我心中那隻不安的小小野獸被安撫了。而我亦沒有再去追究少女的來歷,那並不重要,正如無人在乎他人死去的歸處。
「來吧。」少女把我擁入了懷中,如同是聖母似地。你有嘗試過去愛嗎?」她咬著耳朵,向我輕聲細語。
我再無言語,緊抱著少女。作為一個男人,於這種時候再加以言語,就不免太生硬了。我順着本能,親吻著她的嘴唇、脖子,索求著她。而她亦在親吻著我的嘴唇,就像是她真的在愛著我似地。
「怎麼了?」
之後,我把手伸進校裙,撫摸她那滑如絲綢的大腿,少女明顯地僵住了。我停下手上動作,望著她的雙眼,充滿著恐懼和.......怨恨,但那並不是針對於我的,而是針對於她回憶的某人、某事。
她倚在了我的襯衫上,並緊抱著我的背,雙手用力得幾乎能夠隔著襯衫抓出血痕來;而我的肩亦不僅僅只被淚水染濕了,少女的皓齒狠狠地咬蝕著我的肩,肩上倒真的被咬出血來了。我沒有輕撫她的背,以及說出任何話,想也知道,這只會令少女把我傷得更深。
良久,當我不由得以為少女想把我肩上的肉咬下來時,她終於鬆開了金口。
「抱歉,很痛麼?」
像是小貓在舔牛奶似地,她輕輕地舔著牙印上的血,彷彿這是某種值得驕傲的勳章。
「沒有事。」
我搖了搖頭,少女的性子頗是剛強,只有不能忍受自己哭泣的人,才會如此地傷害。
接下來,也一定無法相愛了。我們只得有些尷尬地相倚著,像是婚禮蛋糕上的人偶似地,她不想再傷害我下去,我也不想挖她心中的瘡疤,只得如此相依。
我們一直陪伴彼此,直到落日燃盡,餘燼亦褪去顔色,化作徹底黑暗、只剩下零星火花和環月的夜幕。
「喂」
我輕輕地叫了一聲,少女彷彿完全沉入了夢鄉,一動不動。
「真是的。」
我看了看手錶,夏天的夜晚來得遲,但現在也幾乎是八點了。無論如何,我都得走了。
我讓少女躺在了地上,起身環顧這個房間一遍,這兒並沒有接駁上電源,也沒有生活用品,相比起「房間」,更加像是「巢穴」。
「沒有辦法了。」
我嘆了一口氣,並從書包中取出了一條羊毛圍巾,蓋在了她身上。而現在雖然是夏季時節,但於入夜後仍是有些清涼,存在感冒的風險。
少女的睡相像是死去了似地,和她的氣質不相符地平穩,除去了心胸微抖和睫毛抖動以外,幾乎就彷彿是被死神衣袍所包裹的少女。
我輕輕地擦去了她眼角的水痕,那到底是傷心痛苦的淚水,抑還只是保護眼球的淚液,恐怕只有夢鄉中的少女才能知曉。
我回頭望向了沉睡的少女最後一眼,她的嘴角彷彿帶著一陣似有若無的微笑。
隨即,我轉身,頭也不回地離去了。
而從此,我再沒有聽過少女的蹤跡,就像是被拂去漣漪的水面一樣。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伯勞鳥: 2020-10-18, 01:12
TOP
Almsivi
2020-04-11, 22:18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60
   4

Group: Primer
Posts: 15
Joined: 2016-10-25
Member No.: 67826


您的高产令人欢愉
TOP
伯勞鳥
2020-10-18, 01:12
Post #3


倘若我是一股非得如此的力量,那該有多麼幸福呢?
Group Icon
 49
   14

Group: Sinker
Posts: 73
Joined: 2018-10-26
Member No.: 76951


無題
地上流淌著履帶的流水線,其上有著一個又一個的死人。他們溫暖得彷彿未死,尚未有腐敗的氣味,身上則穿著同樣的黑西服,整齊劃一地沿著流水線而流動,到達一支又一支的無窗高塔中,生產出厚重的黑煙,殘骸則被鏟到不遠處的垃圾山中,將之染黑、薰臭。
而我於流水線外,冷眼旁觀,並發覺自己似乎正在參加一場葬禮,排隊向前方模糊不清、身穿喪服的人影鞠躬行禮,他也許是有面目的,但我已然忘卻。
人影拉動了某個機關,伴隨著微波爐似的「叮」一聲,死人從滑梯落入到一個做工精美的黑匣子中,當合起來時,無法於其上看出縫隙。
於過了漫長的一剎那後,他伸出了模糊,又修長的剪影之手,以優雅之姿邀請來眾一同打開匣子。
那匣子重得要死,即使數不盡的葬禮隊列一同用力,仍使盡力量、筋疲力盡才能搬起蓋子。我用黑風衣的袖子擦著汗水------雖然我從未擁有過一件風衣------以一副勞動工作者的姿態蹲坐在地上,渾然不顧衣擺上沾滿了塵埃。
迷霧似的聲音響起,不知從何而來,我抬頭望向匣子,人影從匣子中取出一個乳白色、長滿絨毛的海星傳遞、分割以予來眾,無論怎樣分割,它似乎都是完整的,總能再生成原樣。
我身旁的那人用蝗蟲似的口器,趴伏在地上,笨拙地吃著海星。於避開那堅硬如鉛芯的絨毛後,它吃起來的味道像是香腸和午餐肉的平均值,算不上難吃,但也並不好吃。
於吃盡海星後,眾人自發地向匣子朝拜,並以各自的語言加以念頌,我強忍著作噁,一同加入念頌。旁邊的傢伙聽起來像嘰哩咕嚕,而前方的傢伙說話如同石頭碎裂一樣硬朗。每念頌一句,匣子就更加巨大,最終和夢境一樣巨大 。
葬服的人影從身體中取出一個盆栽,葉子是大麻,而其上的花蕾則是罌栗,殊非現世之物。於取出盆栽後,人影淡於暮色之中,並彷彿抛花球似地抛出盆栽。
我接住了那盆栽,並說了句:「不。」,如火熾烈的罌栗花向下順燃,將綠色淹沒,並使我的手沒有溫度地燃燒,吞噬了我整個身體。
止不住的狂笑於我口中發出,並嘔吐出那名死人來。我突然理解------正如夢中常有的------海星也許是某種復活的種子,令死人如拉撒路似地。來眾繼續念頌了起來,並淡化成只剩下輪廓的剪影,圍著我跳起舞來。
盆栽的火焰將一切燃燒,剪影亦無法幸免。當連匣子也被燒掉後,我就因此而醒來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伯勞鳥: 2020-10-18, 01:13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31, 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