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短篇]叛徒的信任, 灵能觉醒大事件相关
fqm
2020-04-21, 16:52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64
   16

Group: Speaker
Posts: 82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在黑暗的宇宙中,一支舰队正缓慢地飘离灾祸群星[the Scourge Stars]。在这个臭名昭著的星系间充斥着古怪的星云,这些星云像极了不断翻卷的云团或是无所定形的腐臭孢子团。帝国战舰曾经往来于这片虚空,帝国卫星也曾无声地穿行在这片寒冷的黑暗宇域,但它们如今都已变成了锈迹斑斑的废船和四处飘荡的残骸,不断地被亚空间的能量所侵染,并在瘟疫神明的信徒的恶意窥伺下日趋荒废。之所以慈父纳垢的触碰能撼动现实宇宙在此处的基础,是因为这位污秽神明的追随者已经彻底占据了这片宇域;也唯有他们可以在这些饱受污染的世界中长期生存下来。

这支舰队谨慎地航行着。不同于因为四周弥漫的恶意而落荒而逃的帝国舰长们,舰队此时既不感到惊慌,也没想要逃离。其上所搭载的是一群混沌的奴仆——这是一支由变节者、叛徒以及卑贱的海盗所组成的杂牌军,他们因某个存在的需要而聚集在一起。

在灾星号[the Wretch]——这支舰队险恶的旗舰上,这个存在此时正反复琢磨着一件掳获来的战利品。在某间昏暗的实验室里,有一个受到不洁仪式强化的静止立场,一个匣子此时正悬浮其中,这个存在正围绕着它不停踱步,一边观察,一边思考。他将一件人皮制成的厚大衣蒙在自身的动力甲外。他在后背上植入了大量扭曲的伺服手臂,这些伺服手臂各自配有注射器、锯片、或是残忍的折磨工具,这些工具对他来说都是科学工具。

法比乌斯·拜尔[Fabius Bile]停下脚步,面露微笑。

Ark Cornucontagious。

终于,它是我的了。

他走近静止力场以便能更仔细地观察这件东西。它看起来并不怎么令人印象深刻,甚至都谈不上引人注意。这就是一个朴素的盒子,以腐烂成黑色的扭曲木料制成,它的黄铜配件上覆盖着一层陈年绿锈——这些无疑是常年经受纳垢力量侵蚀所留下的痕迹。但它所蕴含的力量...只要他能释放其中可怕的力量,他就可以...

随着静止力场一阵颤动,这个悬浮的匣子上极其缓慢地长出了一个脓疱。法比乌斯的笑容扩大了一分。因为他刚刚看到的景象按理来说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显然是Ark Cornucontagious在试图对抗自身所受到的桎梏,看来连古老而精密的静止力场技术都无法完全禁锢它强大的力量。同样的,看来法比乌斯的术士仆从们用来增强静止力场效力的黑暗力量也无法与之匹敌。

Attached Image

想到那两个特别的仆从,他不禁笑地更甚。在完成增强仪式之后,他们变成了非常有趣的样本。在这件神器的影响下,他们的血肉开始以异乎寻常的效率发生增生,其体型因此不断膨胀,并且同时从口中吐出大量碎肉,这景象远超人类的想象。

在探索生死之要的漫长过程中,法比乌斯·拜尔脚下的道路一次又一次地与纳垢势力相交汇,但他此前从未见识过如此强大的力量。一经释放,Ark Cornucontagious必将以惊人的速度造成灾难性的突变和不可控制的增生,大概只需要一个循环的时间就能轻易腐化掉整颗星球。

法比乌斯一边笑着,一边又向着静止力场走近了一步,同时下意识地搓起了双手。没错,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揭开这件神器上的所有谜团,以便将它的全部潜能为己所用,用它的力量来...

如果不是顾虑那些...不便的话...

随着这一想法在心头掠过,法比乌斯脸上的笑容随之消失。

严格来说,Ark Cornucontagious并不属于他,鉴于他从死亡守卫手中获得这件神器的手段必定引起后者的不满。这群愚者将它视为一件圣物,来自雨父[the Rainfather;译者:纳垢手下的一个大魔,有点厉害的]本人的礼物,他们一直坚定地想要把它夺回去。

从拜尔和他的手下偷走死亡守卫的这件神器开始,死亡守卫就对拜尔的舰队一路穷追不舍,并且接二连三地将他麾下的变节战舰给收拾掉。最后,拜尔的杂牌舰队看来似乎成功摆脱了这群追踪者。不过法比乌斯仍然确信对方不久就会再次现身的,即使他和他的人已经好多天没有发现哪怕一艘浮肿的死亡守卫舰船了。

悄无声息地,长在Ark Cornucontagious上的那个脓疱炸裂开来,喷出的浓汁在静止力场内四散飞溅。接着,这些讨厌的汁液立刻被定格在半空中,如同一颗颗令人作呕的小星星般挂在那里。

“迷人,”法比乌斯一边咕哝道,一边俯身靠近。

突然,刺耳的警报声响起,顿时整个实验室都沐浴在红光之中。法比乌斯恼怒地皱起了眉头,然后直起身子。他必须一劳永逸地解决掉这个麻烦,否则他将永远也不会有时间来完成他的工作。他大步流星地走向灾星号的舰桥,衣摆在身后飞舞。

在他的背后,又一个脓疱在Ark Cornucontagious满是痘印的表面上萌发。

Attached Image

“我现在就想和拜尔通话,” Grarken Furith低声咆哮道。“再次呼叫灾星号!”

在剖鹰者号[the Eagleflenser]锈迹斑斑的舰桥内此时正是一片杂乱的景象,四周警报大作,丑陋的奴工急促不清地不停播报着二进制数据流[binharic datastreams],异端船员们纷纷奔向自己的战斗岗位。坐在指挥座上的Grarken愤怒地瞪视着周围的混乱景象。随后,Grarken从座位上一跃而起,他身上宽大的黑色动力甲咯吱作响,似在对此抗议。

“给这场疯狂来点次序,否则我向黑暗诸神起誓,我会-”

“Furith领主,你希望和我通话,”法比乌斯·拜尔的声音突然从通讯器里插了进来。虽然始祖[the Primogenito;法比乌斯的别称]的声音略微有些失真,但Grarken依然从其语气中听出他那股子镇定自若和自命不凡劲。因此,这位变节连长的怒火陡然而起。

“你知道死亡守卫借道亚空间出现在我们后头了吗?”他大喊道。“他们比我们多太多了!我们完蛋了,这天杀的都是你的错!”

“Furith领主,镇定,”拜尔慢悠悠地说道,这进一步激起了对方的反感。“我之前保证过,若你好好为我效命,你就能统领一支强大的舰队,不是吗?现在你看,你掌管着十艘战舰。我同样保证过,我们会获得这件神器的,而我们也办到了。”

“拜尔,我不关心你的神器!”Grarken一边大叫道,一边粗暴地推开一个乞求其注意的卑微仆从。“我就想知道你打算怎么让我们从这儿脱身!我可不准备为了你的愚蠢妄想把自己的战团葬送在这里。我向你保证,要是我们在这里完蛋了,我会亲自动手把你撕成碎片”

拜尔略一停顿。“你必须最后再信任我一次,”他说道。“我保证我会毫发无损地脱身的。”

Attached Image

Grarken点了点头,接着又顺手把那名固执的奴仆推到一边。“那就是我想...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我的大人,”那名仆从一边哭丧着说道,一边跪着爬到Grarken脚边,虚弱地摸索着他嵌有尖刺的护胫甲。“灾星号点燃了它的引擎,准备前往德维尔点[the Mandeville Point]”

“死亡守卫的舰队同我们的后卫部队遭遇了!”另一名舰桥仆从恐慌地喊道。“他们击伤了恐惧火灾号[the fires of Dread]!他们在跳帮她!”

Grarken Furith心中涌起一团怒火,脑子里也只剩下一个念头——用手箍住法比乌斯·拜尔的脖子,然后掐死这个恶毒,轻蔑的叛徒。

“别管死亡守卫了!”他喊道。“全舰,将动力全部供给等离子引擎[plasma drives]!追击灾星号!哪怕我就要完蛋了,我也要先除掉法比乌斯·拜尔!”

在这道命令下达之后,所有能量都被导进了剖鹰者号的等离子引擎中,他脚下的甲板亦随着震颤起来。这位变节连长的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他会抓住拜尔的,而到那时他要...

接着突如其来的冲击险些使他失去平衡,新的警报随之响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整个舰桥一片漆黑,紧急照明还未启动,只能借着控制台因过载而溅起的点点火星来照亮。

“我的大人,等离子引擎发生了毁灭性的故障!”一名惊慌失措的奴仆喊道。“我的大人,穆蒂拉图斯号[Mutilatus],黑暗之拳号[the Darkfist],憎恨领主号[the Lord of Hatred]——所有舰船都报告等离子引擎启动失败!整个舰队在虚空中瘫痪了!”

在一片混乱中,舰桥的通讯器再次响起,拜尔的声音最后一次从其中蜿蜒而出。虽然随着灾星号的逐渐远去,他的话语变得越发失真,但其言辞中的轻蔑依旧显露无遗。

“老实说,Furith领主,我从未信任过你。而你也不曾信任过我。请代我向死亡守卫问好。就此别过了。”

Grarken的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随后剖鹰者号的舰桥在死亡守卫的炮火轰击下开始震颤,与之同时,领主的喉咙里爆发出一声惨叫——这是一声充满仇恨的尖叫。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在他的舰船爆炸前的瞬间里,Grarken Furith仍在高呼着一个人的名字。

Attached Image

“拜尔,”泰弗斯低声咆哮道。“我不关心他那支由低贱人渣组成的舰队,我只想要拜尔。”

在做出回答之前,Fluggogh Mogh慎重地后退了一步。瘟疫蝇团在泰弗斯的盔甲内翻搅着嗡嗡作响。在重新坐回终焉号[Terminus Est]的指挥座后,泰弗斯似乎暂时多少平静了一点,但Fluggogh仍不愿去触怒他的领主。

“就像我刚才说的,”Fluggogh再次说道,他的声音潮湿而刺耳。“始祖的舰队已经被尽数摧毁了,但他搭乘自己的战舰逃走了。”他又后退了一步。“我恐怕他带走了神器,我的主人。”

裹在终结者盔甲里的泰弗斯略微变换了一下坐姿,他阴沉地瞪视着这名瘟疫记帐员[the Tallyman],仿佛这一切的责任都在对方身上。

“那真是...遗憾啊,”他咆哮道。

“但也有一个好消息,”Fluggogh赶忙补充道。“我们的生物...那些恶魔们已经嗅到了Ark Cornucontagious的灵能踪迹。虽然我们不清楚拜尔的计划,但是我们最终知道了他的去向。”

“说给我听,”泰弗斯要求道。

“灾星号正前往卡迪安之门[Cadian Gate],我的主人,”Fluggogh说道。

泰弗斯哼了一声,转而说道。“那我们就在那里和他会面,我们到时候要交流下有关于所有权的意义。”

终焉号点燃了引擎,这艘庞大的战舰缓慢地开动起来。在它身后,一支由数十艘荒芜船舰[blighted ships]组成的瘟疫舰队[Plague Fleet]紧随着它,它们沿途一路挥发出腐败的水汽,这些水汽又迅速在宇宙虚空间消散殆尽。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4-21, 21:42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25, 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