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短篇]阿巴顿:混沌神选
fqm
2020-04-27, 19:47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42
   14

Group: Speaker
Posts: 80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阿巴顿:混沌神选
by: Aaron Dembski-Bowden
Attached File ABADDON-CHOSEN OF CHAOS.pdf ( 483.4k ) Number of downloads: 9

历羞辱,于阴影中重铸。
吾等始得自由。
他人正向王座低头。

着黑金双色,终获新生。
吾等互称兄弟。
他人却已痛失依靠。


当囚犯被带到我们面前时,我说不清他是因为自尊心作祟不愿做徒劳的挣扎,还是单纯只是没有了抗争的气力。他的盔甲原本是其所属战团的帝王白配色——当然该战团已经被我们屠戮殆尽了,但如今只是一件毁损的铁灰色盔甲。那些曾装点于盔甲的陶钢[ceramite]表面上的荣耀徽章和经文也都已经被取走,伤痕和焦痕是他此时仅剩的装饰。我可以说是命运对他不仁慈,但那是谎言。我们对他不仁慈。对他的战团不仁慈。对那些他们力图保护的平民不仁慈。

而命运对此束手无策。

我手下的红字战士将他抛在泥地上。在押解任务完成之后,他们齐刷刷地将头盔转向我,等待着下一条命令。

若他有异动,就杀了他,我无声地将这条命令发送给他们。

于是红字战士们缓慢地将手中华丽的爆弹枪指向倒地的俘虏,他们的行动悄无声息如同鬼魅,看不出任何生命迹象。油腻的大雨锤打在我们所有人身上,并在我兄弟们的角盔上,和我手下那些苍白的死人仆从所佩戴的kheltaran头冠上激起一阵阵嘶嘶声。

“让我来吧”里奥[Lheor]^1说道。在他的头盔上,一团胡乱交错的陶钢利齿组成了面颊甲。他的头盔本是红色的,的现在已改成了黑色。“让我来执行审判吧。”

在最近几年,里奥开始将击杀记号刻划在自己的盔甲上。此时一阵恼人的痉挛令他没有握持任何武器的双手抽搐起来。

见我们的指挥官没有给出任何回应,里奥大步走上前去,将链锯斧的齿刃抵在俘虏的脖子上。

“艾泽凯尔[Ezekyle]^2。让我拥有这个荣耀吧。”从他身上,我除了感受到一腔怒火和赤诚外别无他物。这些情感源于他内心之中,那里被笼罩在一团令人感到刺痛,同时又无法看透的迷雾之中。

当我的兄弟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囚犯抬起了头——虽然他一脸蔑视地瞪着我们,但依旧难掩心中的惊讶之情。不过,我们是艾泽凯瑞[Ezekarion]^3。唯有我们这群人可以直呼战帅的名讳。

泰雷玛农[Telemachon]^4站在我身旁,双手交叠在胸甲上,注视着这一切。我封印了他的欲望,对此我很满意。从上次我想杀他算起,已经过去九年了。而从上次他想杀我算起,已经过去了七年。

“兄弟,放松点,”他对里奥说道。“这人没准有用。”

泰雷玛农有着我听过最优美的声音。这种声音可以动摇灵魂,净化良知——柔软却不柔弱,强大却不自大。即使他的通讯器因混沌腐化而产生了杂音,也依然无法玷污它的优雅音调。

“卡杨[Khayon]^5,”战帅呼唤道。我寻着召唤望向阿巴顿,我们之中唯有他依然选择在这场雨中露出真容。而这一点也令我们中那些具有第六感的人难以长时间直视他。

“艾泽凯尔,”我回应道,但视线早已避向他处。

“你有什么建议吗?”

他明白我已经厌倦了这场战争。我已经不止一次威胁说要领着自己的舰队越过军团,冲到前头去狩猎其他猎物。只是应着战帅的要求,我才和其他人一起待在这儿,待在前线。

“兄弟,如果你是希望我用他的内脏来占卜命运,我建议你去找白色先知[the White Seer]^6,或者哭泣少女[the Weeping Gilr]^7。”

我又抬头瞥了他一眼。在夕阳的映照下,他的双眼闪烁着病态的琥珀色光芒。静脉网络在他惨白的皮肤下清晰可见,这些血管中满溢着熟成其不朽肉体的力量。

此时,我发现战帅的佩剑开始向我低语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注视他过久了。

于是,我立刻扭头看向囚犯。这位勇士是一位连长——其所属的战团经过历代传承优良血脉已遭稀释,他正因为死亡将近而有些焦虑。他两个心脏中的一个已经停止了工作。此时,从这位连长身上散发出一阵浓烈的血腥味;这股气味就连当前的这场狂风暴雨亦无法驱散。他的喉咙被割开了,伴随着呼吸,发出一连串的咔嗒咔嗒声。

“我不需要从他的死亡挣扎中获取预言,”阿巴顿对我说道,然后向前跨了一步。他将荷露斯之爪弯曲的镰刀状爪刃搭在囚犯的肩头。“你为什么会允许自己被俘虏?”

连长兄弟抬起头...将一口唾沫吐在这些曾夺走过一位原体生命的爪刃上。

里奥暗笑起来,他的笑声听起来潮湿而阴暗。泰雷玛农的笑声要更加悦耳,吸引着其他人来一同欢笑。在眼见这为勇士刚才的反抗行为之后,即使是我也不由得嘴角上扬露出浅笑。随后,雨水便将溅在镰刀状精金[adamantium]爪刃上的酸性唾液尽数冲走了。

现场众人中,只有阿巴顿表面上没有因为这滑稽的一幕有丝毫触动,但我仍从他的心中感知到了一丝闪烁着诚实光芒的兴趣。随后,战帅在囚犯面前伏下身,他全身的盔甲关节因为这个动作一齐发出刺耳的尖啸。

“这样就能抚慰你心中的耻辱了吗?”他向连长询问道。他的声音极其温和。几乎近似...仁慈。“就这一点点怨恨。就这一点点反抗。这能为你在壮志未酬身先死的当下抚慰心中的耻辱吗?这能为你那一千名惨遭我们屠杀亵渎的兄弟完成复仇吗?这能算是为你没能保护这个世界而进行的辩护吗?”

连长又吐了一口口水,这次是吐在战帅的脸上。酸性的唾液顺着阿巴顿的脸颊向下滴落,战帅随之微笑起来。

“我的兄弟们,这些就是帝国在我们退场后诞下的孩子,他们既缺乏优良血脉,又欠缺心智。而这些就是我们的后继者。”

更多的人开始暗笑起来。这位连长的反抗虽是发自真心,但他却选错了彰显自豪的对象。

“曾经,”战帅对他说道,“我们是天使。并非身处帝国律法之外。而是凌驾其上。并非是人类的守护使者。而是它的主人。”

连长深吸了最后一口气,准备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吐出口水。但阿巴顿没有给他机会。战帅几乎是带着爱意,缓慢地将一支利爪刺进了这名星际战士的胸膛,然后温柔地依次切开对方的心脏、肺脏、肌肉、以及脊柱。

“你听见尖叫了吗?”他柔声说道。“在你逐渐模糊的意识边缘有没有响起叫喊声?那是诸神来迎接你了,英雄。他们来取你的灵魂了。”

阿巴顿最后抽出爪子,随后亲吻了这为垂死勇士的前额——就如同青铜时代的军阀向其钟爱的勇士施下祝福。

“睡吧,勇敢的人类冠军。你毫无价值的一生就此结束了,去灵魂之海[the Sea of Souls]中领取你的犒赏吧。”

随后他站起身。连长尸体则就此失去了支撑,一头栽倒进泥地中。但战帅并没有就此转身离开,他有些犹豫。

“卡杨,”他招呼我道。

“兄弟。”

“你能找到吞食这位勇士灵魂的恶魔吗?”

他知道我能。他是在询问我是否愿意。

“会找到的。”我向他保证道。

“谢谢。把它束缚进这具尸体中,然后在尸体上完成重生[Secondborn]^8仪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Lheor:绰号“火拳”,前吃世界,现战帅二代目小团体成员
^2, Ezekyle:也就是艾泽凯尔*阿巴顿,我们亲爱的战帅二代目
^3, Ezekarion:战帅二代目的小团体
^4, Telemachon:前帝子,现战帅二代目小团体成员,被卡杨灵能阉割了
^5, Khayon:前千子,现战帅二代目小团体成员,令人羡慕的家伙
^6, the White Seer:阿萨卡,白化病千子,卡杨船上的灵能者
^7, the Weeping Gilr:我猜是Moriana, "the weeping maiden",人类女预言家,战帅二代目小团体中的一员
^8, Secondborn:好像是黑军团内对附魔战士的称呼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0-04-27, 21:35
TOP
堕落的梦
2020-06-19, 16:25
Post #2


Demonic Tutor
Group Icon
 1011
   13

Group: Avatar
Posts: 1131
Joined: 2005-07-10
Member No.: 109


百战百胜的兄弟们和艾泽凯议会,看做兄弟,读作挡刀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appy.gif)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appy.gif)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8-10, 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