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2 Pages V  1 2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闲聊一下密教的队友们, 首发lof,搬运过来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1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Cultist Simulator里的队友们都有着独特的人设。不过我想对于试图创作更完整的故事的玩家来说,多半会对游戏文本里所呈现出来的内容再作出自己的补充理解。这里来闲聊一些自己的headcanon,以及可能相关的文学作品梗。
应该并不会是全队友分析文,我没那个本事(手动笑哭)……
此外我自己的理解也并不一定符合Weather Factory的官方设定或者投稿者的个人设定(如果队友是众筹投稿人物的话),各位多包涵,或者就当看着一乐就好。
之前在lof发过,之后如果接着写可能就两边同步更新?咕咕咕~

大概是导航,按照写的时间先后顺序:
·刃相双子与魏尔松的血脉
·Slee与浮士德博士的契约
·Saliba真的吃掉了教主吗
·Renira:They had it coming
·Porter在舰队街的同行
·Tristan与……美的死吻?
·Enid与沉默的先见者
·Auclair的碎镜子
·Violet: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心相队友:所有人的好伙伴?
·Count Jannings:The Heart Relentless
·Valciane的锤与Orsolina的砧
·Clifton:I am a pope! Seriously!
·Zulfiya与Dominykas:思へばこの世は常の住み家にあらず
·Elridge与Lalla Chaima:是利器,还是手持利器的人?
-TBC-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3-16, 07:41
TOP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15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刃相双子与魏尔松的血脉

Victor和Rose这对兄妹大概让不少教主又爱又恨:要颜值有颜值要属性有属性,“工作”的时候带着冷峻的浪漫——直到教主攻略了其中的一位。等等,原来他们两个才是一对儿啊?

在我的headcanon里,Victor和Rose不仅是兄妹,而且是双胞胎。与小说《魏尔松的血脉》(又译《孪生兄妹》)中的主人公Siegmund与Sieglind相似,他们之间的情感带有相当多的自恋色彩;也就是说,这两人真正爱的,是转换了性别的自己。

(孪生子之间的不伦情感与自恋的关系是Thomas Mann小说中多次出现的一个主题。除了《魏尔松的血脉》之外,《被挑选者》和《约瑟夫与他的兄弟们》中也涉及了这一主题,在此不多介绍。)

《魏尔松的血脉》中,生活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年轻兄妹以瓦格纳歌剧中的神话英雄自比,对正常、或者说平庸的生活与婚姻不屑一顾。我想游戏中的Victor与Rose大概也有这样的倾向:他们除了自恋之外,也有着相似的对戏剧化生活的追求。这对兄妹并不惧怕危险,甚至会享受危险带来的刺激,也可以对教主非常忠诚,献祭自身亦在所不惜,但他们所不能忍受的是教主放弃飞升,选择与其中一方以普通人的方式结合并生活下去。那样的话,正如歌剧中Sieglind与庄园主Hunding的婚姻、小说中Sieglind与官员Beckerath的婚姻受到孪生兄妹的鄙薄一样,Victor与Rose也将以他们自己的方式——秘密地破坏教主自以为的幸福生活——对教主的平庸进行复仇。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15
TOP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18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Slee与浮士德博士的契约

病痛缠身的天才——Slee的形象可以说是颇为典型的一位世纪之交时期知识分子。而且,他的疾病越严重,才华的光辉就越灿烂,如同以全身鲜血供养玫瑰的夜莺。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慢性不治之症中,受到文艺作品最多关注的非肺结核莫属。但是Slee的症状并不符合肺结核的情况:他并没有咳嗽或者发热,反而经常头疼。这与梅毒的症状更为接近,而且,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罹患梅毒、或被认为罹患梅毒的文艺界人士也同样不在少数。此外,由于病原体会对神经产生影响,常有梅毒患者在病症发展到终末期之前会拥有异于常人的文艺创作灵感这样的说法。

当然,我并不是在猜测Slee私生活混乱——他毕竟是灯相而非杯相队友(而且退一步说,只要不对他人产生危害,一个人的私生活也不应被拿出来过多指摘)。我的猜测是,他或许如同小说《浮士德博士》的主人公,音乐家Leverkühn一样,将这种顽疾作为了自己“同魔鬼的契约”。

Leverkühn也并不是一名风流的艺术家;他一直内敛、勤勉,但为了获得音乐灵感上的突破,主动使自己染病,在接下来的二十四年中创作出了大量知名的作品,然而最终“被魔鬼夺取灵魂”的隐喻仍然成了真,他在完成了最后一部歌剧后精神崩溃,后来在失智的状态下惨淡离世。而至于Slee,我们不知道他的身体和精神中何者会先被疾病侵蚀到无法支撑的地步;但可以想见的是,倘若他身上的那道魔鬼契约到了期限,他也将再也见不到自己钟爱的星空。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15
TOP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29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Saliba真的吃掉了教主吗

我知道Saliba这位老先生在不少玩家那里都并不受待见,或者至多将他作为调侃的对象。杯相属性的老年人,这个组合可以说颇为出人意料。没有青春、没有美貌,是否还能拥有魅力和欲望?同样,关于他是否是一名吸血鬼、或者是一名食人族的讨论也一直存在。

我对Saliba的个人理解是,他既不是吸血鬼,也不是食人族,只是一名正常的老年人类(当然,除了参与无形之术这一方面之外)。年轻时他或许也曾经英俊风流,但是当教主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进入垂暮之年,感官上的享受很难再为他带来欢愉,健康状况或许也不佳。

他的形象在我看来与《魔山》中的荷兰老绅士Peeperkorn非常相似。Peeperkorn出场时年事已高,相貌也并不好看,甚至颐指气使的脾气也很难说有多讨喜。但是与此同时他也永远都是人群的中心,疗养院中的众人几乎全都心甘情愿地在这位年老的酒神面前臣服。Peeperkorn对美食醇酒的追求恰恰是因为他在年龄和疾病的影响下已经无法获得肉欲的享受,而Saliba的食欲很可能也同样如此。

不过在Saliba的感情结局中教主的减损我认为并非实指。教主并不是身体被吞噬,而是无法脱离Saliba的掌控和依赖,并且在他强势的性格与无法满足的欲望影响下逐渐失去了自我。与此同时,Saliba的健康状况也每况愈下,终于卧床不起,时日无多,留给教主的则将会是孤独而迷茫的惨淡未来。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16
TOP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30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Renira:They had it coming

在教主与Renira相识的时候,我们会知道,这位美丽的女郎曾经从好几桩诉讼中全身而退,而且可能永远不会背上任何罪名;我们所不知道的是,她到底做了什么——或者没有做什么。这为我们打开了两种headcanon的路线。

其一是自浪漫主义文学传统而来的“致命女郎(Femme fatale)”模板。像歌剧中的Carmen、话剧中的Salome那样,无人能抗拒她们的魅力。诚然,她们自己没有动手杀死任何人,但是却有许多人自愿或非自愿地因她们而丢掉性命。这一系列角色未必是恶毒或者阴险的,其危险之处主要在于怀璧其罪式的美貌,以及以自我享乐为中心的性格。

其二则是如音乐剧《芝加哥》中一般的“甜美爵士乐杀手”。这部剧中的爵士乐女郎们杀死了对自己始乱终弃的丈夫或情人,但最后却因为身上有足够多戏剧化的炒作热点而被释放,甚至反而还成为了人人追捧的明星。在她们讲述自己的故事时,有一句歌词一直重复出现——“他是自寻死路”,这也是她们得以脱罪的理由。

当然,Renira甚至可能是这两种角色模式的综合体:她是双重致命的诱惑,既能坐看裙下之臣们为了自己而头破血流,也能微笑着将手上沾染的鲜血变成娇艳的蔻丹。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16
TOP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31
Post #6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Porter在舰队街的同行

丢了工作的理发师Porter一刻不停地挥舞着剃刀和剪子——嘘,不要问他用它们来干什么。一位不具名同行在馅饼店里对此点了个赞。

没错,这位同行就是最著名的“舰队街恶魔理发师”Sweeney Todd。他最早出场于惊险小说之中,但使这个角色成名的或许还是那部同名音乐剧。原本的Sweeney Todd没有明确的作案动机,不过音乐剧为他设计了一段悲惨的过去,而他施行谋杀的原因也颇有些逼上梁山的意味,是要为自己遭受的陷害复仇。他在给人刮脸的时候用剃刀将他们杀死,顺便为楼下的馅饼店主Lovett太太提供了无限量的鲜肉货源。(题外话,这家馅饼店也许应该考虑进一点TRN公司出产的调料……if you know what I mean……)

考虑到Porter作为队友的性相是蛾而不是刃,当年导致他失业的那桩官司可能也未必有Sweeney Todd那么严重。不过Sweeney Todd毕竟是可疑、或者可怖的理发师角色的元祖,所以Porter的形象中有一点来自于舰队街同行的元素,也并非毫无可能的事情。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16
TOP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32
Post #7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Tristan与……美的死吻?

Tristan这个名字因12世纪的圆桌骑士传奇而著名;他与Isolde的爱情悲剧是数百年来西方世界艺术作品钟爱的主题。尤其是瓦格纳的歌剧,更是让这个凄美的故事吸引了无数人的眼泪。甚至连Thomas Mann在小说里塑造的漫画式唯美主义作家Spinell都热衷于将这部歌剧的情节往现实生活里套——他在疗养院里遇到了一位美貌的年轻夫人之后,脑子里想的居然是“指望她不在庸俗中死亡,终于从卑鄙的深渊中脱身,在美的死吻下骄傲地逝去”。

不过,正如《Skeleton Songs》里的Parsival寻找的居然是……另一种意义的圣杯一样,我们的队友Tristan也和那个浪漫骑士完全不沾边。他是一位铸相的队友——也就是说是一位工业人才——讨厌干扰、有事必成,生活简朴节制,Spinell遇见了他的话多半要跳着脚大骂,但是对于教主来说却是非常可靠的伙伴,以及(如果你愿意的话)长情的伴侣。他带来的并非风花雪月的戏剧式浪漫,而是坚实如大地的生活。一个不太恰当的形容,唯美主义者眼中的Tristan会为他的Isolde带来美的死吻,而游戏中的这位Tristan却会以臂膀支撑起与伴侣共享的生命。

另外从立绘上来看Tristan具有东方人的特征,这在游戏所设定的时代文化背景下着实不同寻常,而且大概官方也并不会有对此作出进一步解释的打算了。所以这里的设定要如何完善,就交给各位的headcanon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17
TOP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33
Post #8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Enid与沉默的先见者

Erec与Enid的故事在圆桌骑士系列作品里大概属于比较冷门的一部:毕竟Erec既没有去寻找圣杯,也没有爱上一个注定不属于自己的贵妇,更没有在结尾的决战中光荣地献身,怎么看好像都缺乏卖座必须的元素。不过,实际上诸如此类讲述主人公在冒险中完善自身品格、最后得到皆大欢喜的完满结局的叙事诗在中世纪拥有相当多的受众,这里就先暂且不谈;我们说回启相队友Enid,以及中世纪传奇中那位与她同名的夫人。

传奇中的Erec与Enid夫妇感情甚笃,但是却有人因此指责Erec只顾家庭,忽视了作为圆桌骑士的职责。于是Erec为自己和妻子安排了一场奇特的试炼:他带Enid一同出发去冒险,但是却让Enid全程不与自己说话。不过,在这场冒险之旅中,Enid多次提前发现了暗藏的危险,于是便不顾Erec先前的要求,去对他提出警告。这种见他人所不见之事的特性,在某种意义上说与游戏中的Enid也有相似之处。然而传奇中的Enid尽管被要求保持沉默,却因为真情而选择开口;但在游戏中,若是Enid被教主背叛,那么她自己就将不再说话——煽情一点来讲,大概对于绝望的Enid来说,尽管她的双眼能够看到一切,然而已经没有人再值得她的一个字了吧。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17
TOP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34
Post #9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Auclair的碎镜子

“白雪皇后的大厅里是空洞的、广阔的和寒冷的。北极光照得那么准确,你可以算出它在什么时候最高,什么时候最低。在这个空洞的、没有边际的雪厅中央有一个结冰的湖——它裂成了一千块碎片;不过每一片跟其他的小片的形状完全一样,所以这就像一套很完美的艺术品。当白雪皇后在家的时候,她就坐在这湖的中央。她自己说她是坐在理智的镜子里,而且这是唯一的、世上最好的镜子。 ”

这是童话《白雪皇后》中的一段描述。Auclair,我们的这位冬相队友,给人的印象也仿佛是那座冰宫殿中的居民一般:她是一位冷漠无情的学者,言行完全遵循着理性与逻辑。她摒弃一切非必要的言行,以国际象棋这样一种极其讲究思维的游戏作为自己的消遣,正如Kay在白雪皇后的大厅里做着“理智的冰块游戏”,试图以坚冰拼出“永恒”的字样。当Auclair的冬相升级完成的时候,她甚至会彻底抛弃语言和身份,就好像心已经被冰封的Kay忘记了Gerda、祖母和家里所有的人,眼中只剩下无尽的冰雪。

然而这一切在Auclair的感情线路中都会变得不一样。她会展露出明朗的微笑,会与意中人一同在月光下漫步,甚至会在思考良久后交付出自己的身体——对她这样的一个人来说,做出这个决定的分量是极重的——而她的感情结局在我看来是最完满的结局之一。

Gerda的眼泪融化了Kay心中的冰雪,而Auclair的理性也因真爱的温柔影响而变得不再无情。降临的冬终将让位于春,冬之密传被拗转为心之密传,Auclair的沉默结束了,她和她的伴侣作为“心灵的学者”将会迎来温暖而美好的春天。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18
TOP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35
Post #10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Violet: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年老而孱弱的Violet在意的似乎只有一件事:缓解死亡的接近带来的痛苦。而她对于感官欢愉的追求——想必这一点吓到了不少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也是与不断逼近的终末对抗的方式。

Alexis Kennedy不是第一次塑造具有这种特质的角色:在他先前的作品《无光之海》中,有一位医生队友面临的局面也与Violet相似。那位医生来自古大陆,一个人们拥有数百年寿命的地方,而她自己活了多久,在游戏里没有人知道。但是,她在遇到船长之前已经染上了一种难以医治的疾病,如果不做完她的个人任务线、协助她找到治病的药方的话,她可能会在航程中死去。和许多其他队友一样,在船长的数据合适的条件下,医生会接受船长的求爱,而且尽管她平时看起来优雅自持,在感官享乐这方面却并不那么保守;然而她的感情线路却是完全没有未来的。在她的疾病得到治疗之前,她会告诉船长,自己在欢会时想到的仍然是死亡;而在她的身体恢复健康——也就是说,她重新拥有了远远超过船长的寿命——之后,她将会主动终结这段关系。

在我看来Violet和《无光之海》中的医生都是拒绝温和地走进良夜的人。虽然Violet的冬之性相、以及她的感情结局看起来几乎是“温和地走进良夜”这半句诗的具象化,但我对她的理解是,她在以自己的方式嘲弄命运。Violet当然清楚地知道自己拥有的时间并不多,然而她想要的绝不是在病榻上凄凄惨惨地消磨下去。她在死亡的阴影里寻求一切让自己忘却痛苦的方式,既然终局迟早都会降临,那么,至少描绘这一幕的画笔,应该握在自己的手里。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29
TOP
KostberaLili
2020-05-29, 16:36
Post #1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心相队友:所有人的好伙伴?

对于密教之外的普通人来说,心相的队友们大概是最有亲和力,适合成为朋友的:Leo真诚,Dorothy热心,Clovette乐观,总之都是交往起来会让人比较舒服的属性——至少不会突然捅谁一刀,是吧。大概这也是为什么心相队友们可以有效地修复密教受损的名声,毕竟这几位都还是挺容易给初次见面的人留下好印象的。

Dorothy和Clovette这两位姑娘甚至让我觉得有些早年间音乐电影的风格,比如《音乐之声》、《雨中曲》或者《欢乐满人间》之类的——没有什么问题不能用一支插曲解决,如果有的话那就再来一支。想象一下Clovette唱着“早上好,早上好,阳光就要向我们微笑”,或者Dorothy拿着带花边的小洋伞跳踢踏舞之类的场景……好像也没什么违和感呢,是吧。

不过,如果从密教内部的角度来看——尤其是,当队友们进行了心相升级之后——那么,不管是Dorothy对音乐的热情,还是Clovette无休止的欢笑,似乎都并不是出于她们作为人类本身的性格或者情感,而是带有宗教或神话色彩的神秘体验。(需要声明的是我自己对宗教和神话没有那么深入的研究,只是凭借着非常粗浅的印象来谈,所以难免有疏漏和错误的地方,欢迎指正呀。)就好比基督教中的六翼天使,在永恒的喜乐中唱着不停歇的圣歌,但是这和他们(她们?它们?)自己的情绪无关,甚至可以说天使并没有一般意义上所说的情绪,没有对于自我的意识和可以由自己感受、调节乃至于控制的喜怒哀乐。又好比古印度神话中的女神游乐母,她永远明艳动人、无忧无虑,以整个世界为嬉戏之所,但也并不能说女神是“高兴”的,她喜悦的来源似乎更加接近于她的存在本身即是大母神之欢乐的具象化。(顺便一说,古印度神话里舞蹈拥有强大神秘的力量,神明的舞蹈可以降妖伏魔,也可以毁天灭地,从古代的造像到当代的影视中都可以看到相关的形象。)

而说回密教中的奇幻世界设定,心相最具有代表性的司辰轰雷之皮执掌着无终无始的生命与无休无止的节律;Dorothy的舞蹈可以看做是在轰雷之皮影响下融入了他的节奏,Clovette心中除了快乐之外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其他情绪,体现的大概也是心相不需要任何前因后果的延续这一特质。

Leo身上的戏剧性相较两位女性队友来说要少很多;可以说,他是队友中最接近普通人的一位。他对于存续的坚持好像也完全可以用在密教之外的语境中——即使是在一个没有司辰的世界,这位看起来温和甚至有些脆弱的青年或许也会为了自己认定的目标不惜一切代价,作出与他的外表并不相符的极端行为来。这个目标不一定是“好”的或者符合主流价值观念的,但接受这一目标的Leo必然会有一个合理的、出于某种善意的动机。他会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但他的理想会走向怎样的方向,却也是并没有定数的。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29
TOP
KostberaLili
2020-06-04, 05:47
Post #1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Count Jannings:The Heart Relentless

这一次不谈队友,谈一下赞助人当中的Count Jannings,因为他在流亡者DLC里的剧情让我震惊了……

本传的赞助人大都没有什么明确的性格设定(除了坑到无数新玩家的Poppy),基本上就是作为额外收入和语言技能点来源的工具人,而且Jannings能教的拉丁语获取难度不大,一般来说书店都能刷到,于是虽然他既是医生又是决斗家,有着文武双全的人设,但是存在感也还是高不到哪儿去。

在流亡者DLC里Jannings再次出场:这次是作为心相的盟友。整体上来说他的戏份仍然是兢兢业业的工具人或者说主角之友,可以为主角提供包括免费住处在内的各种协助,但是他的失败退场文本让这个NPC的形象在我的眼中一下子变得非常不一样了:

"I read today a report on a German aristocrat who was volunteering in a hospital, treating victims of a typhus outbreak, when the disease claimed him too. Jannings was a complicated man. I'll miss him."

“我今天读到了关于一位德国贵族的报导。他在斑疹伤寒爆发时志愿在医院救治病患,最终自己也染病殉职。Jannings是一个复杂的人。我会想念他的。”

说实话Cultist Simulator中的角色都并不能说是一般意义上的“好人”;自从走上追寻无形之术的道路,他们往往都会与凡人的世界渐渐脱节,甚至可能会选择点燃整个世界来照亮一张书桌。包括Jannings自己,在游戏的其他部分中所展现出来的形象也具有这样的特质:他的研究内容主要是解剖活体的动物(我们不知道他有没有拿人类做过实验),而且,呃,还是个德国人。如果换到别的作品里的话他绝对适合当个大反派,然而这个研究了一辈子世界表皮之下的秘密的怪咖学者所作出的最后一个选择,却是和漫索之外的世界站在一起,哪怕他为之付出生命的人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漫索与司辰的存在。

这非常不密教,甚至可以说非常OOC,却也正因如此而非常可敬。

斑疹伤寒往往在卫生条件不佳的区域聚集爆发,因此最容易影响的往往是城市中的贫困居民。对于出身显贵的密教学者Jannings来说,他如果选择留在书斋中对此事不闻不问,虽然会让身处时代环境之外的观众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但在当时的背景下却也不会有人指责他什么。可他没有这样做,而是主动站出来用自己的医学能力去救治染病的人,直至最后付出自己的生命。即使游戏中这个事件的背后可能有主角敌对一方的推动——比如说是引诱Jannings的一个陷阱——这也至少能够说明,以他们对Jannings的了解,他在疫病流行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其实这段情节有些让我想到《Reunion》的结尾。在《Reunion》的故事里,犹太裔的主角与出身德国贵族家庭的友人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浪潮中渐行渐远,最后主角流亡海外,而他的朋友加入了德国的军队;当主角和观众都对这个德国青年的选择感到失望、同时考虑到时代背景又觉得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的时候,结尾却揭示出,他在二战爆发后参与了德国的反纳粹抵抗运动,并因此殉难。这让人在震惊的同时,也为之唏嘘、为之感动。

当然我并没有想要把Jannings拔高到反纳粹英雄那样的高度,作为密教的研习者他毕竟主要还是游走于道德的灰色地带的,而作为医生殉职的结局也仅仅是一种可能性,不是必然发生的事件。不过,我仍然要承认,这是一个在我看来非常感人的情节。Jannings以一种完全不神秘、完全无关密教的方式将己身奉献给了心之准则——使广义的生命与世界延续的准则——如果说心相队友和舞蹈飞升的路线体现的是心相中“节律”的一面,那么Jannings的献身体现的则是心相中“守护”的一面,即使他为之牺牲的、漫索之外的那个世界在游戏中可以说一直不过是一块无关紧要的背景板。这从游戏本身的角度来看必然不能构成飞升的条件,但我愿意相信,他的名字将被他所救治的人们铭记,他的心跳将被轰雷之皮的合奏接纳。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3-16, 07:42
TOP
KostberaLili
2020-06-12, 18:25
Post #1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Valciane的锤与Orsolina的砧

铸是一个充满力量的性相;但游戏中铸相的队友并不都是青年。本传中的Valciane与流亡者DLC中的Orsolina都是老年人,但是她们却都远比许多更年轻的角色要强健。而且,她们身为女性,也并没有受到性别刻板印象的拘束。她们拥有重塑、铸造的力量——具有强烈工业社会色彩的力量——但她们并不因此而显得去性别化甚至男性化;比起游戏情节中设置的1920年代,这样的形象似乎更容易让人想起1940年代的那张著名海报——那位握紧拳头,展现出坚实的手臂的女性工人,配着“我们能做到”的口号。

不过,这两位人物却也不是完全相似。其中最重要的形象差异,大概在于她们一者是创造的结果,一者则是主动地去创造。

流亡者DLC中的Orsolina并不是一个人类。她是司辰铸狮的造物,是拥有远比人类更强大力量的剑齿兽,但是因为吃了禁忌的食物而失去了原本的大部分威力,被困在人类的身体之中。虽然在普通的人们看来,她的力量已经足够惊人,但她自己或许感受得更多的,还是力不从心的疲惫甚至由此而生的愤怒;这具人类的身体对她来说过于孱弱,而且会日渐衰老、离她所记得的那个无所畏惧的自身越来越远。她愈是为自己的过去而骄傲,就会愈发难以忍受现时的处境。而她悲剧的根源——倘若我们可以把这称作悲剧的话——在我看来,正是因为她作为铸造的产物,其命运和力量都并不真正属于自己。

而Valciane则不同。她并不是被金铁或土石铸造出来的生物,而是一名凡人。她的力量中或许也有司辰的祝福,但是那仍然是属于她自己的、身为血肉之躯的凡人的力量。这种力量同她的身体永远是契合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可能也会逐渐以技巧替代气力,选择更加适合自己的工作方式,而不是无奈地面对一个无法与自己的身体和解的困局。她的骄傲是作为“人”的骄傲,是对自己亲手创造的一切物件的自信。如果撇开一切奇幻的色彩,这种昂扬的、积极的力量感可能更容易让我们感到触动、感到共鸣:因为从古到今,正是凡人以血肉的双手,筑造了这个世界。或许作为个人的工匠总有一天会衰老到无法再挥动锤子,但是胼手胝足筑造世界的“人”将会一直存续下去。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3-16, 07:43
TOP
KostberaLili
2020-06-14, 04:43
Post #1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Clifton:I am a pope! Seriously!

虽然我这个闲聊系列整体上大概都还姑且算得上是正经,但是这次我实在比较想……谐一下。要怪就怪West of Loathing吧。

可敬的教皇Clifton以他的虔诚和灵视能力而闻名——啊,只不过罗马教廷并不知道他的名字。非常不幸,这位“圣人”在大多数人眼里都是个神经兮兮的家伙。而且没人会因此遭天谴,嗯。

鉴于我在玩上Cultist Simulator之前玩了West of Loathing……Clifton这个自封教皇的队友在我眼里的形象好像就莫名其妙地和West of Loathing里的两个火柴人角色联系起来了:一个是游戏中期遇到的敌手之一,在墙上写着那句“I am a pope! Seriously!”的……骨头架子,虽然被开除出了教会但是因为鬼知道什么手续上的问题仍然算是个圣人;另一个是游戏关底的大boss,自封为皇帝的奇怪老人,虽然战斗起来难度不小但是只要给他一顶皇冠就能直接避免战斗通关游戏——其中最匪夷所思的皇冠是一只镀银的白萝卜。

不过实际上那位“皇帝”倒确实在历史上有其真实原型,是19世纪生活在旧金山的一名商人Joshua Norton,自封为美国的皇帝和墨西哥的摄政王。尽管他这些异想天开的头衔没有人真正承认,不过当时的人们倒也都很喜欢这个有趣的家伙,并没有过多地为难他,反倒是把他当做了城市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此外玩过Curious Expedition的各位可能对其中一位玩家可选的探险家有印象——术士Aleister Crowley,“自诩教皇,喜欢奇怪的帽子”。这也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一位真实人物,自称在之前的某一世中当过教皇,不过他做的事情……倒是更接近于玩家扮演的教主,组织了恶名昭彰的密教团体,并一度有过非常大的影响力。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31
TOP
KostberaLili
2021-02-19, 07:35
Post #1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3

Group: Builder
Posts: 33
Joined: 2016-11-29
Member No.: 68168


·Zulfiya与Dominykas:思へばこの世は常の住み家にあらず

流亡者DLC向我们展示了教主在伦敦之外、乃至于英国之外的同道中人——那些形成中的长生者;主角的蛾相盟友Zulfiya和冬相盟友Dominykas正是其中的代表。

Zulfiya在游戏中被称作“理发师”,但是从立绘到台词,处处都暗示着她实际上是蜕变:鳞片路线上的一位舞者。她的立绘在舞者 DLC发售之前的宣传图中曾经出现过一次,但那时候她还有着与本传中Ysabet相似的一头卷发,而当她在流亡者DLC中正式出场时,头发已经被全部剪去,与舞者DLC中获得龄虫:热盼之前,Sulochana为主角剪发的情节可以形成对应。而Zulfiya在加入主角的冒险时所说的那句“母亲刺穿,女巫索求,巫女融解”,则与舞者DLC中“抛却覆皮”的文本一模一样。可以看出,她距离穿过林中之门、变为有翅生物可能已经相当接近了。

关于Dominykas的暗示相对来说隐晦一些;他的真正职业食尸鬼只出现在游戏的代码中,文本只是似是而非地将他描述为了一位使用可疑材料制作甜食的面包师。如果注意一下他拜托主角寻找的那罐“香料”的图标和属性,就会发现那是本传中最高级别的冬性相原料——“第一次蠕虫大战遗留下的一小罐发育不良的,干瘪的幼虫,与占据已逝众司辰之位的神灵同级”,尽管它在流亡者DLC这位不擅长理论的主角眼里只不过是冷冰冰的虫子。这罐蠕虫对凡人来说是致命的毒药,但是在调入了能使回忆复苏的洗波音灵药之后,它或许就将带回古时漫宿众神与蠕虫交战的景象。(本传中食尸鬼教主需要的残骸中并不包括守夜虫;但是我认为悼歌诗人需要的记忆应该不止包含在那一组残骸中。考虑到已故的那些司辰如七蟠、骄阳等都被蠕虫所寄生,服下蠕虫的残骸或许也可以作为获取记忆的一种途径。)

也许是为了符合刃相的气氛,流亡者DLC的舞台从本传相对平静的英国移到了波谲云诡的“旧世界”,而这两位各自寻求着自己的飞升之路的角色也同样身处乱世之中。生活在苏联的Zulfiya刚刚经历了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而Dominykas的家乡立陶宛在通过战争获得独立之后,却迅速蒙上了民族主义的阴影。但是,这两位角色在游戏中的表现似乎不太符合游戏之外观众们的预期——Zulfiya对周遭的世事显得漠不关心,仿佛时代的更迭与她没有任何关系,Dominykas则毫不介意与右翼掌权者合作(这一点使得他在Discord的玩家群体中受到了相当多的诟病)。

那么,存身于乱世的无形之术修习者们,是否有必要关心并参与醒时世界的一切,并且做正确或符合道德的决定呢?在我看来——就这里提到的这两位角色来说——或许并没有必要。Zulfiya在走上蜕变之路之前可能有过自己的立场(比如说,我的headcanon是她参与过沙俄皇室为了治疗Alexei的血友病而进行的时间交易,并在一定程度上同情过旧制度,而Discord上也有玩家认为考虑到她并非守序阵营角色,那么说不定本就是旧制度的反对者),但眼下的她即将抛弃凡人之身,在Medusa的雕刻之下化为早已不存在于现实的介壳种,那么现实世界也就将不再是——或者在她看来已经不再是——她的世界。而身为食尸鬼的Dominykas在喝下被三位司辰祝福的灵药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他的旅途唯一的终点就是在收集了足够的记忆之后,成为悼歌诗人在午港众长生者之间的一双眼睛(如果我们不考虑硕果累累结局的话);正如本传的教主需要当局人情来应对邪名一样,Dominykas与掌权者的合作可能也只是在打开那由墨玉灯照亮的螺旋阶梯之前用以自我保护的方式,即使这从道德的角度来看并不正确,但悼歌诗人向信徒所要求的铭记本就与醒时世界的正义无关。(当然Dominykas的人设并非没有值得商榷之处:作为一名食尸鬼,他身上“弃绝”的气质并不像本传教主那样强烈,这一点对于这条无法反悔的飞升路线来说似乎是有些奇怪的。)而无论是披上鳞片飞入林地、还是成为淡白至极的记忆载体——“この世は常の住み家にあらず(这个世界并非久留之地)”。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KostberaLili: 2021-02-21, 00:31
TOP
2 Pages V  1 2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5-07, 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