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原创]关于一场谋杀案的口述记录(bugtype和小周合作)
bugtype
2020-07-19, 13:48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1
   1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19-03-27
Member No.: 80751


你们要让我全交待,那我就从头说。

我和孔秃驴、张老托儿都是老周家帮闲,没事替他监监工啥的,俺们也没定饷,干一天结一天钱,也就十几个子儿。俺们大钱都是打码头扛包的那块抽水——抽水就是他们挣一块钱俺们就拿走三十个子儿,给他留六个子够吃一顿饭。

我和老托儿觉着还行,孔秃驴可能寻思少点,说要回东北找找活,他说听人讲话大兴安岭那边山货挺值钱的。也没跟俺俩商量,没两天就自己跑了,俺俩也没找着他。

24年冬天吧,快过年那档儿,孔秃驴跑回来了。

老托和我俩人正在刘大屁眼子家跟他媳妇搞破鞋呢,刘大屁眼子就咣咣砸门,老托儿说俺俩不给你钱是咋地,砸你妈逼啊。刘大屁眼子说你别逼扯了,赶紧出来看看这小子是不是孔秃驴。

老托儿让我出去瞅瞅,我就系裤腰带出去了,一瞅,刘大屁眼子院门口趴一个黑了巴黢的,也不道是啥玩意。刘大屁眼子搁那嘎蹲着,拽着头发瞅那玩意脸。我凑过去一瞅,可不是孔秃驴么?这大脸盘子皮都耷拉成堆了,我就叫唤老托儿:你赶紧出来吧,老孔都快完犊子了。

我就不说俺俩是咋给孔秃驴整走的了。反正刘大屁眼子不让搁那呆,俺俩给弄俺家去了,孔秃驴一直闭着俩眼睛。说睡呢吧,叫唤还答应,说醒呢吧,削他都不吱声,不吃不喝的也不拉屎撒尿。俺俩寻思再看两天,不行就铺盖一卷,妈了个巴子他也配,就整到城西乱坟岗子那儿,一埋就拉倒了。

那天我也忘了是几号,反正过了好几天吧——俺俩抽三天大烟么——回家一瞅,孔秃驴起来了,皮子也不耷拉了,跟好人一样一样的,在院里洗脸呢。

一瞅俺俩回来了,赶紧给拽屋去,门插上,还扒拉窗户框子看看厢房那家在没在院里,然后蹲炕上问俺俩:“你俩猜我回家这两年整着啥了?”

我说你瘪犊子样能整着啥,也就卖个大烟卖个娘们啥的。

他说不是那事,说头一年他在这出去以后,刚开始奔长春去,寻思到了长春弄俩钱再去黑龙江大甸子整山货。完了以后扒火车么不是,没去了长春,去哪破地方叫啥盛京啥的,也不道啥前整的这么个城。

孔秃驴吧这人别的能耐差点劲,嘴是真的能嘟嘟,还会两句日本话,说晚上抢了一套洋衣服,完上人日本人老呆那地方伺候日本人去,就认识一个叫啥野太郎的玩意。

那野太郎吧也不是个啥好货,说满洲国让他弄死老鼻子人了,都是拍花子拍走的,都小孩啥的,完了把心肝都剜了下酒吃——俺几个再不是玩意,祸祸小孩还吃了那也不是人干的事啊。孔秃驴干了一冬就不想伺候野太郎了。

孔秃驴就跟野太郎说不想干了,野太郎跟孔秃驴说让他再跟着走一圈大兴安岭,完了就放他走。

孔秃驴一寻思反正他也想上大兴安岭,就跟着去了。

他一个,野太郎一个,还有两个日本娘们,没坐火车,整个大车去的,走好几个月。完说是一道上又画又写的,咱也不知道写啥玩意。等他们到了大兴安岭吧,就直接钻山洞,孔秃驴寻思日本也要整山货呢?偏不是,那俩日本娘们邪了门,天天晚上把衣服扒了搁那瞧叫唤,孔秃驴也不知道叫唤啥玩意,说不是日本话,他也不敢看,野太郎搁那嘎达不错眼珠盯着他呢。反正折腾好几天,野太郎说让孔秃驴选个娘们睡了,给孔秃驴吓得差点没尿裆。

睡日本娘们——日本娘们那么好睡吗?前几年日本刚来那时候,大帅手底下兵上野窑子睡个日本破鞋都让人打死了——整死孔秃驴他都不敢,反正野太郎一下就急眼了,就破口大骂孔秃驴坏他事,差点给孔秃驴砍了。

孔秃驴一寻思反正睡也是死,不睡也得死,还不如跑了拉倒,说不定还能留条命。

要我说啊,孔秃驴就是缺心眼了。长官你寻思寻思,大兴安岭啊,那大荒甸子,你下去不也是个死么?要我说还不抵睡个日本娘们呢。

不放屁不放屁,我接着说接着说:反正孔秃驴也没走远,下去没半天就找不着东南西北了,就听大荒甸子呼呼刮大风,你说刮大风不是吗?他还一点风丝没吹着,山后头还通通响,就跟大象跑似的,完了好像还能听见那俩娘们叫唤,就跟搁他耳朵边上似的。艾玛可给孔秃驴吓屁了,蹂蹂跑,跑累了把脑袋插雪里洗脑袋,还堵耳朵,咋整都能听着那俩娘们动静,还听见大象叫唤,声老大了。

那俩娘们说的啥?孔秃驴学过,我记个大概,啥哎呀哎呀啥的,还有法堂啥的,可能是招魂呢吧。

那我就接着说了啊。

孔秃驴说是打头半夜跑的,都跑到第二天后半夜了,这声才停。一天啥都没吃,就唵两口雪,一寻思回去得了,不回去咋地也得冻死。

回去一看傻逼了:洞里没人了,地上跟打仗似的乱七八糟,他就找吃的。找了半天找着一小盒,盒里有几个丸药,他就给揣兜了。完了还找着点吃的,就着火烤着吃了,。肚里有粮了就不慌了,就往山下跑,你别说,孔秃驴有点偏运,跑了两三天,还真找着道了,顺着道一边走一边就啃草根子,慢慢就到鹤立了。

到鹤立了,孔秃驴寻思干点老本行——俺们仨不都是胡子出身么——半道就打了个闷棍,抢了点钱、衣裳啥的,上城里找个大夫想把那几丸子药卖了。结果那大夫一看见药就不知声了,就往外推孔秃驴。走好几个医馆都这么整,孔秃驴就明白了,这玩意肯定是日本的禁药,大夫都不敢收,寻思肯定捡着宝了,就说回天津来再琢磨卖个好价。

没想到,孔秃驴扒火车还没进关呢,满洲国警察查岗,翻他兜问他这啥玩意,他说地黄丸,警察就让他吃咯,他没招就给吃了一个,吃完就觉得不对劲,脑袋嗡嗡响。反正警察看他吃了,也没说啥,就放他进关了。

孔秃驴这好几宿也没敢睡觉,怕再来啥事,一道跑俺家,一瞅俺俩没搁家,知道是上刘大屁眼子这搞破鞋来了,就往他那跑,跑到院门口实在扛不住了,趴地上就睡着了。

长官你别着急啊,听我说啊:孔秃驴说俺俩叫唤他,抬他,他都知道,就是好像魂出窍了似的,呆了好几天说是可能是死透了,这是得下地府见阎王爷了,一迈腿,嗖一下,就跟钻了貂子洞似的,两边东西刷刷往身后面飞。飞着飞着吧,停了,完说看见金兀术了,正研究咋干岳飞呢。

不是长官,我没迷信,这不都是孔秃驴做梦呢吗,我没说我信啊。我说完行不?

完我问他说你能听懂满洲话啊?他说金兀术说的不是满洲话,也不是汉话,反正他能听懂,说是看的真真的。

他寻思过去摸一把看看是不是做梦,嗖一下又开始飞。飞飞又停了,这回说两伙人正干仗呢,有一伙还是曹操,完了还把那伙大将给杀了,脑袋剁了。他一害怕往后一退又刷刷飞,说还看着一个人在那烧王八盖子,烧完了还念,就跟打鼓算命的那差不多。还看着一个老头,挺富态,骑个牛,还跟他说啥几十亿年前打仗了,回头他写个书,说说宇宙奥秘啥的——孔秃驴学的挺酸的,说那话就跟俺们胡同口教书那先生似的,我也听不懂,就记个大概其——然后那老头跟孔秃驴说你看见没有,大道就在前面呢。

孔秃驴说他也整不明白啥大道,他就顺着老头眼神瞅,咋看也没道,就看见两扇门,门前面有个大球,球上可能烧铁呢,咕噜咕噜冒火泡,孔秃驴寻思回头问问老头,一转身老头没了。他一害怕,醒了。赶紧出屋洗脸,正看见俺俩回来。

完了孔秃驴就拿药给俺俩看,还有六……五丸,老托儿一拍炕沿说知道了,这玩意肯定是日本做的大烟豆。听说老家那块满洲国了以后,上山的老客跑山货,犯瘾了就整一丸子大烟豆,吃完了做梦都跟唱戏的似的,醒了以后贼精神,肯定是大烟豆。

我说那咱可不能整,这玩意关里少,肯定能卖个好价,卖完了能抽几年大烟都说不准。老托儿不干,非得尝尝,孔秃驴也说别吃,这玩意劲太大,还得等卖了。

老托让俺俩按住了,当天就拉倒了。

没想到,就昨天的事,我出去寻思抽点水去,没带老托儿和孔秃驴,回来以后就看见他俩一个堆缩炕里,一个堆缩门后头,炕桌上放那药,就剩一丸了。

嗯,孔秃驴没说话,老托儿说了,我给你学学啊。

他说:“门里面全是黑啊,全是黑啊,啥也看不见就看见线啊。我给大卸八块了,左胳膊在银河这边,右胳膊在银河那边。脑袋都没了,腿比海河都长,不道哪嘎达还有啥玩意啃我脚指头,我往门外头跑啊,咋跑也跑不过啊,都跑关二哥那,关二哥脑袋也咔吧掉了,跑岳大帅那,岳大帅脑袋也咔吧掉了,我脑袋也得咔吧掉了。’

别乐啊长官,他真就说这个,说好几遍。

说完了还有哪。完孔秃驴蹭一下蹦起来了,说太极行,那玩意就怕太极,太上老君画太极就为弄那玩意,让那玩意盯上就老子跑了,太极行。

是,子字说的可重了,大概其是哆嗦说走音了,他想说就他自己跑了呗。反正他说完以后就翻屋,翻出来一沓子中日和谐的传单,在背面就写字。

孔秃驴能写字啊,他家前清时候出过公爵,他自己老说自己是圣人后代,反正到他这就完犊子了……不是,长官我不是破坏中日和谐啊,那不都是孔秃驴写的吗……啊,我也认识字,孔秃驴教的……对就这个纸……那行我念念。

道非道乃宙也宙之道乃道之道道生混沌而混沌生有情有情乃食混沌之子角牙之物非太极不可破也太极止战战道德做声故做道德经也。

长官我咋知道啥意思啊,我也不会断句,就认字。

长官你看这上头还画太极图呢,你看,当时孔秃驴写完就画这个玩意。

这不是他刚画完么,房子就开始咣当咣当响,我寻思地震了就往外头跑,哎你说怪不?一出门没动静了,就听见里面老托儿嗷嗷叫唤,我扒门缝一瞅:就看见老托在半天余儿飘着,肉一块块就没了,哎衣裳还没啥事。我当场就吓拉裤子了,眼睛还离不开,也不敢动弹,孔秃驴就拿这传单对着老托儿——他可能也吓完了——完老托儿一会就没了,不是死了,就是没了,天上就剩衣裳飘着了,然后屋里面咔嚓一下子冒白光,就跟探照灯似的,给我一晃就瞎了,我就啥也不知道了。醒了就到笆篱子了。

长官你问孔秃驴啊,别的事我真不知道了。

我没有,我没弄死孔秃驴……我哪知道他上哪嘎去了?长官冤枉啊!长官!
TOP
Ivenend
2020-07-21, 14:43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
   0

Group: Primer
Posts: 29
Joined: 2018-06-15
Member No.: 75003


这咋回事呀?这帮人招惹缅茄狗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8-05, 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