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悬案系列] [译] 菲利普·英尼斯·佛雷泽案
Lord Ex
2020-07-25, 13:30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380
   43

Group: Speaker
Posts: 376
Joined: 2018-05-27
Member No.: 74340


受启发而新开的一个系列,不定期更新。主要转载网络上的资料。
所选悬案皆虚构,在阅读前请最好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
原址:https://unresolved.me/philip-fraser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ord Ex: 2020-08-24, 22:42
TOP
Lord Ex
2020-07-25, 13:31
Post #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380
   43

Group: Speaker
Posts: 376
Joined: 2018-05-27
Member No.: 74340


 1998年6月,23岁的菲利普·英尼斯·佛雷泽开始了他的旅行,预计从阿拉斯加州的家乡安克雷奇市出发,抵达华盛顿州首府奥林匹亚市——并将在那儿开始自己崭新的生活。然而,就在他出发的1周后,他那被遗弃并点燃的车却在英属哥伦比亚省的乔治王子城被发现,而他本人却神秘失踪…

Attached Image
菲利普·英尼斯·佛雷泽


 由于乔治王子城是哥伦比亚省北部最大的城市之一和主要交通枢纽,它向来都被评为加拿大最危险的城市之一。该市几乎完美地坐落在朱诺市、安克雷奇市、温哥华市、西雅图市、卡尔加里市和埃德蒙顿市等诸多大城市之间。由于这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它还是16和97号高速公路的主要十字路口——前者横穿整个加拿大,并将阿拉斯加连接至更南部的48号公路;而后者则以它那不祥的绰号——“泪之高速公路”闻名。

 1988年6月19日,该地区正处于相对正常的春末,天气非常温和。对乔治王子城的约六万名居民来说,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风平浪静,没有丝毫异常。

 但就在当晚,消防却被叫到了一场位于第三大道和卡西尔街附近的汽车水池洗车场的、早已失控的大火旁。该地区基本上既是住宅又是商业区,北部紧邻工业区,南部则靠近市中心。

 大约在晚上9点30分,大火开始吞噬洗车场本身时,就已经有一群围观者逐渐聚集在了现场。起火原因很快被查清:位于洗车场内一分隔间的一辆汽车被点燃了,而且似乎是故意的。

 首批急救员也在约9点30分时赶来,而就在大火开始烧毁洗车招牌并蔓延到建筑顶部时,消防员正竭力遏制并试图扑灭它。大火在几分钟内就被削弱了,但急救人员也立即开始查清这辆车的主人。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有些人可能会因大火而受重伤,但当没有人站出来认领该车时,人员们开始怀疑这辆车的点燃可能是某种骗保行为——或者是被该地区的一些惹是生非的年轻人偷来并点燃的。

 起火的车辆被很容易地识别为1983年款的大众捷达——一辆带天窗并缺少牌照的两门轿车。车内没有任何可读文书——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任何财物,这让识别车主的工作变得异常困难。但在第2天,即1988年6月20日,调查人员拼出了车辆的识别号码。这使他们识别出了车主的身份:一个来自阿拉斯加州并在1周前离开家乡、现在却下落不明的大学生——而他的失踪则会引出一个跨越数千英里的、诡异而又恐怖的谜团。

 这就是菲利普·佛雷泽的故事。



 菲利普·英尼斯·佛雷泽出生于1965年1月3日,是他的父母,即罗伯特·佛雷泽和雪莉·佛雷泽的三个儿子之一。

 菲利普的父亲,罗伯特·佛雷泽医生,是一位来自费城的内科医师。工作将他带到了阿拉斯加,但他是如此地热爱这个地方以至于决定搬到这儿,并在此扎根,建立家庭。在阿拉斯加,罗伯特·佛雷泽医生成为了该地区最著名的肺结核病专家之一,并最终担任了阿拉斯加公共卫生部结核病的控制主任。

 菲利普的母亲,雪莉·佛雷泽医生,也是一位著名的神经科专家。菲利普的父母都是非常聪明勤奋的人,他们也向自己的三个儿子,菲利普、威尔和小罗伯特,灌输着相似的价值观。

 菲利普在安克雷奇市长大,而且和他的父母兄弟一样聪明过人。但当他成长时,他便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艺术上,还热爱文学和音乐。他在早年没有父母督促的情况下就开始使用乐器,并最终成为了一位杰出的小提琴家。

 这对菲利普来说似乎是很寻常的事:他是个优秀的孩子,但也一直想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实际上,他的一个高中同学后来就说道:

 “他特立独行。这是一种叛逆,但并非'和自己的父母作斗争并开始吸烟'的那种。他一直跟随着父母的脚步——但却是以他自己的方式。”

 1982年,17岁的菲利普从西安克雷奇高中毕业。他于本年晚些时候就读于处在该国另一端、同时也是他父亲母校的西马里兰学院。然而他只读了1年——在这1年里他越来越固执己见,也越来越有主见。

 菲利普渴望回到故乡,并决定在第一学年时就从西马里兰学院退学。他最终返回了安克雷奇市,希望能在家乡回到人生正轨。然而他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却陷入困境——他根本无法在当地立足。

 由于在整个阿拉斯加州都找不到出路,菲利普便决定退而求其次:前往在80年代末期开始飞速发展的华盛顿州。这对想大展身手的菲利普来说似乎是个好地方,而且该地离他在阿拉斯加的家乡并不远。

 菲利普决定以医学预科生的身份,在一所位于奥林匹亚市附近的非传统文科学校——长青州立大学就读。虽然菲利普一家并不为他这个选择感到震惊,不过还是认为这个举动相当仓促。但他们也理解,并以默许来支持他——他们知道他需要找到自己的人生道路。

 菲利普不顾他父母的建议,决定自己开车到奥林匹亚市——该市距离西雅图南部仅有1小时车程,但从他在安克雷奇市的家乡出发,却要经过大约2300英里的长途跋涉才能到达——他计划开着他的1983年款大众捷达,并沿途露营着去。



 1988年1月14日,菲利普将他的所有家当装进了自己的大众捷达车——吃惊的是这还包括了两把手枪,不过是被锁上的。

 在这天——同时也是星期二——的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菲利普出发了,希望能在天黑前开个几百英里。但仅仅几小时后,他的计划就赶不上变化了——他的车开始不听使唤了。菲利普发现它出了点问题,并决定早点结束首日的行程。他这天只开到了一个名叫托克的阿拉斯加小镇——同时也是在漫长而荒凉的路段前的最后几个人口相对稠密的城镇之一——的外围。

 菲利普在当晚给他的父母打了电话并告诉他们发生的一切。他也说了自己的位置——他在当天已经行驶了300多英里。

 菲利普的父亲罗伯特要求他说出更多的细节,但坚强又相当独立的菲利普尽可能地简略了信息。他的父母恳求他注意安全,并只能相信他接下来会平安无事——毕竟,他是个正在人生之路上奋勇向前的年轻人,即将在数千英里之外开始他的新生活,而且他有证件,有信用卡,还有他父母的电话号码。如果他需要他们的帮助,他会让其知道的。

 菲利普还告诉他的父母,自己将一路露营到华盛顿,而这也是他现在在车修好前将做的。所以在那个晚上,菲利普和他的父母说了再见,并似乎要去他已经建好的露营地点住下。

 但,不幸的是,这次通话——这次在1988年6月14日的通话——将会成为菲利普和深爱他的父母的最后一次交谈。



 在菲利普离开安克雷奇市、同时也是他和家人的最后一次通话的5天后,他的车就在乔治王子城被发现了。

 1988年6月19日,他的1983年款黑色大众捷达被发现遗弃在了王子城的市中心,并在那个洗车店的分隔间内被点燃。消防员很快扑灭了大火,但当调查人员有机会查看车辆时,其内部早已被彻底破坏了——包括任何和身份相关的证据,如(可能被遗弃并点燃车的人拿走的)驾驶牌照。

 加拿大皇家骑警(以下简称RCMP)乔治王子城分部的克雷格·盖茨下士对这一发现讲到:

 “汽车在被烧毁后的状况是,是… 由于大火,其内部几乎被完全破坏,外部也是。车中根本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警察在第二天深夜才通过识别号码确定了车主,它显示这辆车属于菲利普——一个住在安克雷奇市的年轻人。

 RCMP的官员开始联系阿拉斯加当局,并得知该车尚未被登记为失窃——至少当时还没有。几天后一张全面通缉就被立马送往阿拉斯加当局,它不仅列出了菲利普的驾驶牌照——CBJ-358——还有菲利普本人。



 在菲利普启程约1周后,他的父母就被一位安克雷奇市的巡逻员登门拜访了。

 佛雷泽的家庭住址——安克雷奇市西12大道1100号街区——和菲利普汽车所登记的相同。这个警探正代表RCMP王子城分部对菲利普进行安全检查,并试图和其取得联系。

 罗伯特和雪莉告诉了巡逻员他们所知的一切:菲利普在6月14日启程前往奥林匹亚市,并计划沿途露营。他们还说了和菲利普的最后一次通话——那通在他启程当晚,即6月14日的电话——并告诉警探他的车所遇到的麻烦,这使他在出发当天不得不早点停下。

 在和这个并没有参与调查的安克雷奇市巡逻员交谈后,菲利普一家就和正在积极调查该事件的RCMP王子城分部取得了联系。在这次交谈中他们知道菲利普已被列为失踪人口,而警察则悲观地怀疑他的失踪可能是因为已遭遇不测。

 菲利普的父亲,罗伯特·佛雷泽,在事后回忆道:

 “我想每个人都马上知道… 这件事有些不对劲。而他们则在发现他起火的车里并没有其物品时就知道了。”

 “我知道这肯定是谋杀。但我还抱有一丝希望… 觉得万一不是呢。”




 对菲利普的调查由RCMP带领。该案被具体分配给了综合调查科(以下简称GIS)——它对处理此类案件经验丰富。

 起初警察们就开始试图追溯他的已知行踪,希望能确定他在其最后的已知位置,即接近阿拉斯加和加拿大边境(以下简称阿加边境)的托克镇,和被发现焚车的乔治王子城(相距数百公里)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调查一开始,调查人员了解到菲利普于6月17日——在他的汽车于王子城被发现的两天前——穿越了加拿大边境。他在育空的比弗克里克站点——正式称呼为阿尔坎-比弗克里克边境通道——接受了检查。该站距阿加边境大约有18英里远,并以整个加拿大最内陆的边境通道之一而著称。

 菲利普在此签署了一项RCMP的非居民枪支申报协议,这使他必须向当局上交两把手枪。在一小时后他就被获准回到路上——不同的是少了两把枪。

 然而,这时和他的车辆于王子城被发现还有2天的空白——而两地相距约2000英里。

 警察将这一信息提供给了媒体——他们被获准更早发布有关此案的细节。但不幸的是,该地区的许多人并不看新闻——而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甚至都不用现代科技产品。

 克雷格·盖茨下士在讲到这一巨大的挫折时,将其归咎于当地少得可怜的媒体渠道:

 “当地人根本没有获取新闻的渠道,而有相当一部分家庭根本是与世隔绝的… 我们不得不拜访数千公里内的每个休息站,加油站,野营地和商店。“

 当警察开始进入酒店、饭店等调查,试图尽可能多地获取有关菲利普行踪的信息时,线索便如潮水般涌来,一些来自育空——具体来说是上利亚德区,而其它的一些则来自英属哥伦比亚省的迪斯湖周围。这些线索似乎和菲利普的行程是吻合的——他像是要前往西雅图地区——而警察则沿着这些可能的方向前进。

 不久后,调查人员确信他曾于6月18日的早些时候在迪斯湖附近的一个野营地呆过——在他的车被发现的1天前。

 其它一些提供线索的人则声称他在道森克里克的一个野营地被目击到过,该地距王子城约有4个半小时的车程——方向朝着亚伯达东北部。这些线索给了菲利普一家虚假的希望,让他们相信他只是在王子城忘记了自己的车,并决定以其它方式前进——也许是开另一辆车或干脆搭车,反正是继续东进。

 RCMP的官员开始在当地报纸刊登菲利普的寻人启事——具体是在“旅游警告”一章,希望他能看见这些启事并和家人取得联系。

 不幸的是,这些启事在大火发生一个多月后都没有得到答复。



 1988年7月27日,也就是菲利普失踪1个多月后,一群游客正沿着37A号公路(以“冰川公路”著称)驶入一个满是砾石的拐弯口。他们大约在英属哥伦比亚省斯图尔特市向东30英里的位置——接近阿拉斯加狭地的南部。

 游客开始下车,一个男人开始遛狗,那只狗带着他进入了一群茂密的灌木丛中,在那儿他们发现了23岁的菲利普·英尼斯·佛雷泽的尸体,他面朝下,满是枪眼。

 游客立即起身,前往只有29英里远的斯图尔特。在那儿他们联系上了当局,而他们在收到这些游客的报告时就知道那是谁的尸体了。

 克雷格·盖茨下士讲到:

 “在发现尸体时,王子城洗车店的焚车事件已经非常出名了… 所有调查人员几乎是一瞬间就知道那是菲利普的遗体。”



 两天后的1998年7月29日,遗体被正式确认为是菲利普的。

 当局已经收到了来自阿拉斯加官方的牙医记录,这让身份识别变得可能。

 尽管自调查的三十年来,更多的细节都处于保密状态,但菲利普的死因被公开披露为由手枪射击所导致的多处枪伤。而此时,警察还需要弄清更多的细节,这包括他是在哪儿被射杀的,发现他尸体的地方是否就是犯罪现场,等等。

 警察随后公开表示,由于他尸体的腐烂程度之高,他们有理由相信菲利普在失踪不久后就被杀害。这与他汽车在距尸体发现地点数百公里的乔治王子城被发现着火的时间段相吻合。



 GIS继续调查此案,四名由RCMP派遣的全职调查人员负责此事。现在他们调查的已经不是失踪案,而是横跨了数百公里茂密森林的谋杀案。

 这个调查小组试图建立起他旅行的时间线,希望从公众搜集到的线索能建立起一个精确的行程图,并弄清他最后是在哪儿被看到还活着的。他们继续搜索着迪斯湖周围的地区——他们确信菲利普在他起火的汽车被找到的前一天,也就是18日,还在那儿。

 调查人员很快和一个可能的目击者,盖伊·佛洛克拉格取得了联系,她在发现菲利普遗体的几周前提供了一条线索,现在正在被希望知道更多的调查人员询问。

 盖伊是40英里公寓咖啡厅——一个离迪斯湖南部有1小时车程的餐馆兼加油站——的店主。盖伊和她的女儿蒂娜一同在此工作,并声称她在6月18日的下午不仅见过菲利普,还见过可能是谋杀了他的人。

 盖伊宣称在当天下午,于她的咖啡厅附近,有辆 “暗色且有侧面条纹的汽车”放下了个搭车客。据盖伊所说,那是个非常… 不正常的搭车客。

 “光是透过窗户看着他,就会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就是给你这种很不对劲的感觉,你懂的,从面相上看就是那样。我感到很不适。”

 盖伊是如此地害怕这个逗留在她店内的搭车客,以至于决定即使在工作时间之外也要留在店内——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和其独处。

 没多久,一辆黑色的大众捷达开进了咖啡厅的停车场。这辆捷达是菲利普的,他当时没下车,而是在车内找什么东西。

 在这时,那个诡异的搭车客吃完了饭并用加元付了款。随后他走出了店并开始和菲利普交谈——毫无疑问是想搭个便车。但这次交流似乎不怎么愉快,随后搭车客就沿着37号高速公路走了。

 菲利普只停了一小会儿就又开起了车。当他这么做时,那个搭车客似乎追着他的车跑了一会,最终菲利普允许他搭便车,让他进来了。两人一起上了路。盖伊当时就感到不安——她那一同目击了一切的女儿也是如此。

 调查人员顺着这条信息继续调查,希望确定在这次6月18日于迪斯湖附近的偶然相遇后又发生了什么,导致菲利普最终被谋杀。该地点距发现他被点燃汽车的乔治王子城还有近900公里距离。

 接下来的几周里,警探都在沿着37和16号公路调查,确保在每个餐厅和加油站都停了下来,并分发了印有菲利普照片和信息的传单。

 同时他们也开始试图弄清这个神秘的搭车客是谁——因为他很可能就是谋杀了菲利普的人。他们甚至相信这个搭车客除了抢走菲利普的车外还假冒了他的身份。一名调查人员在之后告诉媒体:

 “…我们认为他很可能至少盗用了菲利普的身份和经历——你知道的,购物和加油都要用到这些。所以我们在调查中会一直提起菲利普的名字。”



 在调查中有几位目击者提供了对这个神秘搭车客的描述。他们中的很多人对他的外貌描述基本一致,而这些创造了一个让人极度不安的潜在杀人犯形象。

Attached Image
根据三位证人的描述所制作的模拟画像

 这个搭车客被描述成一个白人男性,年龄在20-25岁之间,有着巨大的啤酒肚、蛀牙和强烈的体臭。约有5英尺9英寸高,体重约225磅,有着棕色的头发和眼睛。

 绝大多数目击者都说他脸上有胡子茬,而且个人非常邋遢。他步履蹒跚,并有些精神失常。

 这个男人还不停咬指甲,并被看到在抽美国牌子的卷烟,像许多人一样夹在食指和拇指之间来抽。

 尽管有好几个目击者都回忆起了这个男人的具体特征,但他们还是不能确定他到底是加拿大还是美国人。实际上,很多遇到过这个男人的目击者,连他告诉他们的、有关自己生活的细节究竟是不是完全编的,都无法确定——即使它们不是直接盗自菲利普的。

 这个男人对一个目击者说他曾在托克镇(即菲利普在出发当晚露营的小镇)拜访过亲戚。但对另一个目击者,他却说自己在托克镇的一个鱼类加工厂工作。而对又一个目击者,这个男人则宣称他是个来自多伦多的医科生,刚从朋友在育空首府白马市的婚礼上离开,而那儿也是他的故乡。

 也许这些细节都是真的,但警察认为这不可能。

 一些目击者回忆说曾看到这个男人在菲利普的车里,但绝大多数都说车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实际上就没有人看到菲利普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过——至少,除目击到餐厅外两人交谈的盖伊和蒂娜·佛洛克拉格外。

 在警察得知这名搭车客的存在时,他似乎成为了一个幽灵,来无影去无踪。警察继续对这个男人的调查,将他们的范围从餐馆、加油站扩展到休息站,野营地和公园。

 直到近2个月——也就是夏末秋初时——警察才对这个神秘的男人有更多的了解。



 艾迪和鲍林·奥尔森是对居住在基特旺加的夫妇,这是个小山村,约在斯图尔特——发现菲利普尸体的地方——东南方向的200公里处。

 虽然他们居住的基特旺加是个很小的城市——只有不到500人,但他们已经浑然不知地成为了这起案件中的目击者——而且很有可能是最重要的目击者。因为在警察能找到的人中,他们和这个神秘搭车客的共处时间是最长的。

 在6月18日星期六的当晚——大约是菲利普在40英里咖啡厅捎上那个搭车客的8小时后,这对夫妇正沿着37号高速公路行驶,并在离家不远的地方遇到了一个汽车抛了锚的滞留司机。

 艾迪·奥尔森后来讲到:

 “你可以说他很神经质,但我认为——呃,你懂的——他只不过是对我们那儿的黑夜感到害怕而已,因为那的确是个很偏僻的地区,所以他不想留在这儿。这时我就说,我们把你的车拖回咱的家,其它的事早上再说。”

 奥尔森夫妇就把这个男人的车——一辆1983年款的大众捷达——拖回了他们的家,并准许他和自己住一晚。艾迪·奥尔森后来讲到:

 “他睡在我们地下室的楼下,在那里我们有个枪袋,里面有12或15把枪——而且就在他睡觉的地方旁,实际上,那些枪就在他身边。”

 奥尔森夫妇认为这个令人吃惊的房客是温和无害的,而且谢天谢地的是,那晚还真就什么都没发生。第二天早上,这个年轻男子在楼上和夫妇一起吃了早饭。他们试图和他交谈,但他似乎相当保守和回避,即使是闲聊也拒绝参加。

 然而有一次,这个男人却在不经意间说到,他的父母是安克雷奇市的医生,而他第二天(6月20日)就要去西雅图上课。因为此事非常紧迫,所以他希望早些上路。但随后令人吃惊的是,他给这对夫妇提出了一个建议——他想把自己那辆状况良好的大众车卖给他们。

 奥尔森夫妇就和这个男人出了门,开始检查该车。除了一些小的机械和外观故障(都能轻而易举地修复)外,它的状况看起来很不错。艾迪非常想买下它——尤其还能以低于市价的价格。但他也告诉男人如果要交易则必须等到星期一才行。因为他必须确保银行开了门,并可以通过那儿的柜台完成交易。

 但这个提议似乎让该男子感到了不快,他反对艾迪——如果要做这笔交易,那么必须在今天就完成,而不是星期一。这个男人随后又提出用该车交换张前往西雅图的机票,但这个提议被艾迪拒绝了,他随后谈道:

 “你只有‘等到星期一而且要我们一起去银行完成交易’。我才愿意做这笔买卖… 而他明显是来不及的。”

 这时这个年轻男子便对奥尔森夫妇的款待表示了感谢。尽管两夫妇沉默不语,但他还是希望付给他们些钱。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两个独立的钱包,取了20美元并给了艾迪,然后开始着手修理汽车。

 事实证明该车唯一的问题就是需要一个新的风扇皮带,而这很容易修好。男人在上午8点30分到9点的某个时候就又上了路。大约12小时后,这辆车——菲利普的黑色大众捷达——就在大约300英里外的王子城被发现了,它在那个洗车店营业结束后被点燃。

 一段时间以来,奥尔森夫妇都只将那次和那个滞留司机的相遇看作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个奇怪事件。几个月后,当艾迪知道了菲利普的死讯并在他经常去的加油站上看到了那个嫌犯的模拟画像时,他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和几个月前留宿在他们家的那个司机很相似。他随后联系了当局并和调查人员分享了他们的故事。

 就警察所知,奥尔森夫妇是最后一对和这个开着菲利普的车并盗用他身份的嫌犯相遇的人。他们和这个奇怪男子的相遇似乎填补了一段很重要的时间上的空白,并让警察相信,菲利普在和这个未知的搭车客相遇后几小时内就已经遇害。



 在发现遗体后不久,菲利普就被火化了。他的骨灰被散在家乡的水獭湖——那是个他曾和家人旅游过几次的景点。他死时年仅23岁。

 RCMP的官员在接下来几个月中继续调查,并在第一年结束时收到了500多条线索。那年10月他们在王子城地区附近的垃圾场中进行了搜索,试图找到菲利普的私人物品——它们很多简直是在一夜间就消失了。这些物品包括一台音响,有手写标签的录音带,一本护照,一个行李箱,一些露营装备和衣服——都很可能在点燃他的车前就已经被凶手丢弃。

 我们并不知道警察在这些搜索中最终找到了没,但随着时间流逝,要找回这些东西变得愈发不可能。

 菲利普案在几年后得到了一些宣传。1992年他的故事被拍进了“未解之谜”系列电视剧。他这一集一直是整个系列中最令人困惑不解的几集之一,对几年前观看了此集的我来说,它令我感到毛骨悚然。这一集的绝大多数场景都是实地——在阿拉斯加和哥伦比亚省地区——拍摄,以增加气氛。

 最近——近十多年来——网上都猜测杀害菲利普的人可能是迈克尔·麦克格雷——一个在上世纪8,90年代将搭车客作为目标的、臭名昭著的加拿大连环杀手。他的猎物包括男人,而这个特点在连环或随机杀手中并不常见。

 迈克尔于1998年被逮捕,并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被指控犯下了近六起谋杀案。这些案子遍布加拿大的绝大多数地区,时间上则从1984年到1998年——这不仅在地区上,而且在时间上也和此案吻合。自他被捕以来,麦克格雷承认自己杀害了十几人——这包括了美国(即西雅图)的受害者,但他拒绝指名道姓。

 尽管他和杀害菲利普的凶手相吻合——包括外貌上,但警察认为他应该不是那个人。他们在当时就已经排除了他的嫌疑——至少没有足够的证据怀疑他。目前尚不清楚调查人员为何要排除他的嫌疑,但网上有些人还是相信他可能就是凶手,并值得调查。



 至今菲利普一案都没有查清,但RCMP仍旧在调查——虽然他们在很多年前就承认此案已经是个悬案了。

 调查人员仍未公开此案的许多细节——比如菲利普的具体死因。我们只知道他是被凶手射杀这一在很早时就被公开的细节。但并不清楚开了几枪,在哪儿开的枪,甚至打了哪些地方。我们只知道杀手用的是手枪,仅此而已。

 因为警察相信此案依旧是可破的,所以他们一直未公开更多的细节,同时也是希望该案件的完整性不要被破坏。

 那个神秘的搭车客——不仅假冒了菲利普身份,同时也是已知的最后一个和他在一起的男人——依旧是此案最大的嫌疑人。然而直到今天他的身份都没确定。

 调查人员公开表示这个搭车客可能在短时间内从菲利普那儿套到了所有他能知道的信息——比如他父母的职业,去向等——然后最终杀了他。他随后拿走了所有财物——它们至今都下落不明。这些财物包括了菲利普的所有法律文件——他的驾照,护照和出生证明等——还有他所有的信用卡及支票簿。这个杀手可能假冒了他一段时间——至少足够他逃跑了。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以及他为何盯上菲利普——至今不明。但警察相信这个搭车客对西雅图和多伦多地区很熟,并且可能在犯罪后回到了这些地方。如果他今天还活着,他可能在50-55岁之间——如果他不会更老的话。

 菲利普的父母一直相信真相会被查明,但他的父亲——著名的罗伯特医生——已经在2014年以83岁高龄去世。即使在他去世时,他也相信杀害菲利普的人可以被找到——但至今已经过去了五年多,真相依旧被笼罩着。

 除非这个杀手的身份被确定,菲利普一案就会一直是悬案。


出处和拓展阅读:
美国犯罪杂志——“被打断的旅行”

未解之谜维基百科——菲利普·英尼斯·佛雷泽

未解之谜图库——菲利普·英尼斯·佛雷泽

寻找归宿——菲利普·英尼斯·佛雷泽

网络侦探——有关菲利普的主题

情景喜剧在线(留言板)——有关菲利普的主题

菲利普行程图

医学人新闻——1988年10月13日刊(第9页)

先驱报——1988年10月13日刊(第2页)

锡特卡日报——1988年12月16日刊(第14页)

锡特卡日报——1988年6月20日刊(第5页)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ord Ex: 2020-08-31, 22:21
TOP
Lord Ex
2020-07-25, 13:31
Post #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380
   43

Group: Speaker
Posts: 376
Joined: 2018-05-27
Member No.: 74340


原文: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ord Ex: 2020-08-10, 23:10
TOP
Lord Ex
2020-08-22, 17:05
Post #4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380
   43

Group: Speaker
Posts: 376
Joined: 2018-05-27
Member No.: 74340


实际上此案的细节很少,这篇文章已是我能找到的最详尽的。目前我在网上看到并提及最多的问题有两个:
1. 这个搭车客/杀人犯到底在盖伊和其女儿面前做了什么,让她们都认为他“很不正常”?
2. 这个搭车客是如何上菲利普的车的?很明显菲利普起初并不想搭他;但此人在追上去后又做了什么,以至于让他改变了主意?

第一个问题,由于没有更多的细节,所以目前未知。但根据目击者的“他步履蹒跚,并有些精神失常”来看,估计是有我们都不想知道的、非常怪异或可怕的举动。
第二个问题,只是一个猜测:有可能搭车客拿出了自己的枪来威胁他。
菲利普是被枪杀的,而他自己的枪早已被没收了。那么凶器要么是搭车客本来就有的,要么是上车后得到的(至于是购买还是抢劫,未知)。我个人倾向于前者。但如果他真有枪,为什么盖伊的证词并未提到呢?是他藏得太好以至于没发现,还是的确看到了,但没公开相关证词?


PS:关于嫌疑人,有网友有很有趣的发现:https://unsolvedmysteries.fandom.com/wiki/Martin_Ganz

Attached Image

这个罗杰·胡安·布雷迪的外貌和模拟画像很相似。地点和时间也符合。而且他被捕的案子同样和搭车有关...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ord Ex: 2020-08-22, 17:09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12-08, 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