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16 Pages V  1 2 3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天赋神权战役设定
图南
2020-09-05, 20:56
Post #1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因为是这几年断断续续地翻译,所以有些译名为什么那样翻的原因我已经遗忘了。old god 翻成在故神,大概是为了既表达这是过去的神,也为了表达这是故去的神。guild为什么是工会而不是公会或行会,source为什么是泉源而不是源泉,这么翻的原因我已经记不清了。虽然过了两遍,但可能还是会有某些名词前后译名不一致的情况。

虽然在本书的附录提供了安维尔语发音,然而写这本书的其他作者似乎是没怎么鸟这张表;另外书中有一些地名是直接用了现实中美、德、法等国的地名,那就按既有译名照搬了,还有些地名用的是现实中的人名,译名参照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当然译文中的很多人名也是直接参照本辞典。

布雷西特和矮人的人名地名除了明显是英语的,其他参照德文音译,基纳西的参照阿拉伯语音译,瑞尤里克的参照瑞典语音译,沃斯的参照俄语音译。
精灵语应该是参照凯尔特语编的,但我无法起初无法确定是古凯尔特语,苏格兰盖尔语还是威尔士语,后来发现精灵的某一个行省的拼写跟威尔士语只差一个字,所以猜测是根据威尔士语编的,精灵人名地名若原文无注音参照威尔士语音译。

相信看过天赋神权规则书的人都知道,原本在D&D中的某一类怪物,在本设定中特指某一个独特的怪物,因此有相当一部分怪物采用音译,比如原本的牛头人,我会翻译成米诺陶,当然还是有一些独特的怪物采用意译比如seadrake翻成海龙等等。

还有原书采取了大量的缩写,译文中也有所保留没有翻译。

invulnerability我平常会翻译成刀枪不入,但考虑到这个血脉能力的用途还是意译为难以杀死。
==================================================================================
悲剧了,我在9月9日晚上看天赋神权相关书籍的时候,无意中点开了天赋神权战役设定D20规则书,这次看得比以住稍微仔细了一点,结果发现虽然是本供玩家免费下载的书,但它的作者是Rich Baker,也就是2版的天赋神权战役设定原作者之一。在这本书里,他对一些设定中的专有名词补充了读音,我当时直想战他娘亲,这位大爷我整本书译完了你给我搞这个?你们当初95年的时候就该在原书写好的,然后到03年才出这补丁?

思前想后,我最终还是决定将之前的译名更正,按他提供的读音重新翻译过,本书虽然不算官方正式产品,但Rich Bake毕竟是原作者。

当然,我自己也有问题,我一般看规则书都懒得去作者的,尽管在08年我已经下了这本书,但一直把它当成爱好者把数据升至三版的第三方书籍。文本文档替换起来很快的,论坛发的内容改起来就花时间了,本来这周都能贴完了。现在我要去平复一下情绪,跟楼上空调漏水的业主理论一番,论坛帖子更正大概起码周六晚上才能完成。
==================================================================================
我并没有把那本D20里的注音词全部列出,因为有些原规则书里面就有,另一些属于扩展。


Aebrynis: (AY-brin-iss) 译为艾布瑞尼斯

Aduria: (ah-DUR-ee-ah) 译为阿杜利亚, 原译名阿杜里亚废弃

Anduiras: (AND-ur-ee-ess) 译为安杜里埃斯 原译名安杜拉斯废弃

Anuire: (ann-WEER) 译为安维尔, 原译名安努雷废弃

Anuirean: (ann-WEER-ee-an)

Avani (ah-VON-ee) 仍译为阿瓦尼

Azrai: (AS-ray) 译为埃扎雷, 原译名阿兹莱废弃

Basaïa: (ba-SAI-ah) 仍译为巴赛娅

Basarji: (ba-SAR-gee) 仍译为巴萨吉

Brecht: (BREHK) (BREH-cht) 仍译为布雷西特人

Brechtür (BREHK-tour) 仍译为布雷西图尔

Belinik (bell-in-ICK) 仍译为贝利尼克

Cerilia: (se-RIL-ee-ah) 译为塞瑞利亚, 原译名瑟瑞利亚废弃

Deismaar: (DEES-mar) 仍译为迪斯玛尔

Erghsheglien: (er-SHEY-lin) 译为厄舍林, 原译名艾尔舍林废弃

Erik (AIR-ick) 仍译为埃里克

Gheallie Sidhe: (Gay-lil SHE) 译为格伊力尔 希 (发音更像给力希)

Haelyn (HAY-lynn) 仍译为海林

Kartathok ( car-tuh-thock) 译为卡图索克, 原译名卡塔索克

Kriesha (KREE-sha) 仍译为克里莎

Khinasi: (kin-AS-ee) (kih-NAH-see) 他的注音有两个写法,我还是译成基纳西

Laerme (Lair-ME) 仍译为莱尔弥

Masela: (mah-SAY-la) 译为玛瑟拉, 原译名玛塞拉废弃

Masetians: (mah-STEE-shuns) 译为玛斯提申人, 原译名马塞蒂安人废弃


Reynir: (RAY-nir) 仍译为雷尼尔

Rjurik: (RYUR-ick) 仍译为瑞尤里克

Rjuven: (RYU-ven) 仍译为瑞尤汶

Roele: (ROW-ell) 译为罗埃尔, 原译名罗勒废弃

Ruornil (roo-OR-nil) 仍译为鲁奥尼尔

Sera (SAIR-ah) 译为塞拉, 原译名塞哈废弃

Torazan ( tor-ah-zan) 译为拖拉赞, 原译名拖阿赞废弃

Thaele: (THAYL) 译为泰尔, 原译名殆利废弃

Tsarevos (Tzar-VAHS): 译为扎尔沃斯, 原译名察雷沃斯废弃

Vorynn: (VOOR-inn) 仍译为沃林

Vos: (VAHS) 仍译为沃斯人

Vosgaard: (VAHS-guard) 仍译为沃斯加德



PS:我就说附录那字母音表是鸡肋……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03
TOP
图南
2020-09-05, 21:01
Post #2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book 1 塞瑞利亚地图集



前言 2
瑟瑞利亚纵览 3
血脉 3
对于摄政 3
塞瑞利亚的历史 4
往昔的塞瑞利亚 4
众部落 4
逃离暗影 5
冲突 5
暗影到来 6
暗影之战 7
新神与憎恶的诞生 8
暗影世界 9
帝国的组建 10
帝国的废墟 11


塞瑞利亚的种族 12
人类 12
安维尔人 12
布雷西特人 12
基纳西人 13
瑞尤里克人 13
沃斯人 14
精灵 14
矮人 15
半身人 15
怪物 15
类人生物 15
奥恩亵林 16
塞瑞利亚地图集 17
安维尔 17
布雷西图尔 22
基纳西 25
瑞尤里克 29
沃斯加德 31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21, 12:26
TOP
图南
2020-09-05, 21:11
Post #3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前言

大约七年前,我大学毕业并决定立即开始下一个伟大的奇幻传奇。让位吧,托尔金——我拥有英语学位,而且我不害怕使用它。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断时续的工作下,我创造了 225,000字的怪物,我称之为弑君者。当然,我连杂志文章都没发表过,更别说小说了,而经过几次代价高昂的拒绝之后,它在我书桌下的鞋盒里待了好几年,而我继续海军军官的职业生涯,结婚,并开始了不同的追求。

但是弑君者潜伏在我脑海的深处,而当我接受 TSR面试时,我向 Jim Ward 展示了一份副本以证明我能够靠每天写大量的文字来谋生。然后,在帮助我达成了受雇于 TSR的目的后, 弑君者回到我桌下的鞋盒里,积了更多的灰。

然后,大约在一年前,Colin和我被指派为TSR开发一个新的游戏世界。我们的第一张地图画在一面白板上,有着晦涩的批注,像是“大森林”、“俄国佬”、和“德国商人”。而当我们在地图上填充大片领土时,我对Colin说,“那个。我扔着一些旧素材,我们可以拿来用。” Colin并不介意,所以Anuirean帝国在我桌下的鞋盒里住了七年之后,终于印刷出版。我想这个故事的寓意是坚持付出,或是别丢掉任何东西——由你来决定。

当然,旧材料经历了许多转变,从野心勃勃变成小说的尝试变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游戏世界。可以这样说,我从未意识到创造一条新的产品线需要多少工作!我要感谢 Jeff Grubb,他对设定是一个绝妙的点子来源; Jon Pickens,即使我想让他离开也不让我一个人待着;Roger Moore 和 Anne Brown 为了把一切做好所尽的不懈努力;Tony Szczudlo 真心实意地将我们的文字变成绘画;以及在周末和夜晚长时间的写作。瞧,亲爱的,一切都完成了!

Rich Baker
日内瓦湖,
威斯康星州
二月
1995












Rich和我开始思考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年了。尽管我们还有其他的职责,但是在一年里的大部分时间我们全神贯注于Cerilia。这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也是一段艰难的旅程,但我会深情地铭记这些日子——尤其是跟 Rich 和 Tony 掷飞镖评估点子时(靶心是个好点子;我有几个好点子,但那一天 Rich 和 Tony 有大多数好点子,直到我们改变给点子评分的系统)。游戏测试也很有趣,Roger的精神病帖子和他无数的亡灵军团在Alamie横冲直撞。

另一方面,这也是一段伤脑的时间。Rich 和我希望这个世界足够与众不同,但又要足够常见,使人们很容易地陷入其中。我们想要史诗奇幻和深入的角色扮演。简言之,我们全部都要, 而我认为这个结果是相当合适的代表。当然,有些东西我们不能放在这里;我想,这就是游戏线的其余部分。我们努力使世界在这个盒装内尽可能地丰富,而我相信你会又惊又喜。

我现在将要列出感谢提供了安慰、友谊、和奇特点子的人们的详细清单,然后我会忘了很多参与其中的人,他们讨厌不将他们列入这份名单。好吧,这很艰难,这里是我所想到的每一个人。

TSR的每一个人,但特别是那些在我产品组的人和那些帮忙引导它的人(Tony “Logo Boy” Szczudlo, Andria “Quote Zone” Hayday, Roger “Legion of Insane Dead” Moore, Jeff “Abominations and Exploding Gods” Grubb, Anne” Two Mikes” Brown, Sue “Restless Soup” Weinlein, Tim “Duh Boss” Brown, and Jim “Duh REALLY BIG Boss” Ward);人数太多无法列出每一个人但你知道你在其中,密尔沃基的人(ideas and insight especially: Paul Buss, Laddie Voslar, and Dave Zenz);埃文斯顿/芝加哥的人(Jim Furbee, Brad Matheson, Paul Nelis, Kevin Pohle, Cheryl Silva, and Scott Unger); 家里的人(妈妈、Mike G、爸爸、 Mike 和他的妻子 Eva、Scott、 Bill 和他的妻子 Nancy、 Babbie、 Gavin、 和大家庭的其他成员,数量太多列不上了); 和各色各样的人: Tim Beach 在 DRAGON MOUNTAIN 游戏中提供的不受信任的帮助(现在闭嘴,别理我!),Tony DiTerlizzi 提出的有益建议和我们嘲笑的建议,以及 Mary Guzdziol,因为,嗯,一切。

我们已经为此相当努力。随时让我们知道你的想法。但是在我们为此付出这么多努力后,我还能说什么呢?

你们最好喜欢它。

至于我,现在要让我的思绪在别的地方徘徊。它甚至可能回来。




Colin McComb
日内瓦湖, 威斯康星州
27日 二月 1995年
TOP
图南
2020-09-05, 21:18
Post #4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塞瑞利亚纵览 An Overview of Cerilia

六十多代之前,我的祖先在迪斯玛尔 Deismaar山高举罗埃尔 Roele的军旗。他的名字是特雷德里奇·多西埃 Traederic Dosiere,而我常常怀疑目睹着无疑是有史以来最宏大的战斗,注视着善良与邪恶的斗士彼此对决,看着故神的毁灭和新神的诞生。他害怕吗?我想他一定是的。

我从我的家族传承中得知,特雷德里奇未在争斗中受伤。但是他出手了吗,或是旗手要远离敌人?关于这一点,故事含混不清。

小时候,我常常想像自己是特雷德里奇·多西埃,而我英勇地战斗。事实上,没有我捍卫塞瑞利亚 Cerilia的力量可能会失败。但那些只是男孩对荣耀的梦想。

我是卡利德·多西埃 Caliedhe Dosiere,第47任安维尔 Anuire宫相 Chamberlain,不再是想入非非的男孩。像我的祖先一样,我看守着空荡荡的铁王座,等待着有朝一日皇帝的家族归来。我仍然思索着伟大的迪斯玛尔之战,以及它如何造就了我们如今的世界,我几乎无法相信像特雷德里奇·多西埃这样普通的男男女女是这样的传奇事件的一部分。

我一直相信,人若不先了解他的过去,就无法支配他的未来。基纳西人 Khinasi说,无视历史的人注定重蹈覆辙。因此,我将羽毛笔搁在羊皮纸上并制作了这本地图集。在我的一生中,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笼罩着安维尔的这庞大黑暗,这混乱和战争,将在我死之前结束。对于将继承我的宫相们,我的孙子们,我将留下我的世界之记录。

数以千计的历史卷册填满了帝国图书馆布满灰尘的书架,而几乎同样多的地图、地理学和地图集在皇家制图学会的档案中沉睡。但我不相信分别讨论土地和人民,还能抓住其中任何一个的本质。塞瑞利亚的人民被他们的历史塑造,正如他们一直并将永久创造他们的历史。一个民族与它的过去就像狗追着它的尾巴。

在这一努力中,我希望将人民和塞瑞利亚的土地联系在一起讨论,对以前的文本可能未提及的事项有所启发。只有用这种方式,我的后代才能真正理解生活在我的时代是什么样的。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11
TOP
图南
2020-09-05, 21:27
Post #5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血脉 the bloodlines

我的孩子们,正如你们肯定知道的,那些在迪斯玛尔之役战斗并在众神毁灭中幸存下来的人们,被灌注了神圣的本质,并将其传给了他们的后代。据我估计,大约有一千名安维尔人 Anuireans能够宣称出身于这些古老的血脉。据推测,类似数量的布雷西特人 Brechts, 基纳西人,瑞尤里克人 Rjurik, 和沃斯人 Vos 也是血胄,尽管人口较少的瑞尤里克人和沃斯人反映出血胄圣裔 blooded scions数量较少,我也不会奇怪。我本人,你们的祖先,为源自安杜里埃斯 Anduiras本尊的多西埃血脉自豪。很大程度上,血脉的历史,就是暗影战争以来塞瑞利亚的历史。作为其中一支家系的一员,我敦促你们仔细研究你们家族的历史。你们可能会发现这是一个有用的工具,帮你们理解你们是如何变成现在的样子。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18
TOP
图南
2020-09-05, 21:51
Post #6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对于摄政 to the regents

我必须假设有些阅读本文的人不是我的后代。我希望翻过这些书页的某些人是摄政,领地的统治者,这些他们就能从我的话语中学习。

据我所知,从来没有人解释过土地是如何对血脉做出反应的。我所知道的是,因为某些原因,一位血胄领导人与他的国土、他的人民和他的据点被一种强大的神秘力量联结在一起。我的父亲曾告诉我罗埃尔家族的成员被光芒四射的光环围绕,这是他们在安维尔国土上权力和王权的明显标志。在塞瑞利亚其余血胄领导人他们的血脉拥有类似的表现。我必须恳求你们中的那些摄政明智与贤明地统治;你们执掌着巨大的权力和责任,而你们务必不要滥用它。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18
TOP
图南
2020-09-05, 21:54
Post #7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塞瑞利亚的历史 history of cerilia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22
TOP
图南
2020-09-05, 21:59
Post #8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往昔的塞瑞利亚 cerilia of old

我首先将会尽力解释遥远过去的事件是如何仍在影响如今的我们。现代塞瑞利亚无疑是由远古的行为塑造的,正如土地是由风和水雕琢的一样。当你们理解历史是如何塑造塞瑞利亚的人民时,你们将更好地理解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

与流行的看法相反,人类并不总是塞瑞利亚的主导种族。真正的塞瑞利亚本地人是精灵和矮人,森林的看守者与山岳的保护者。几个世纪以来,他们彼此和平共处地生活,两个种族都没有相互侵犯。双方都没什么宝贵时间去打扰对方,因为每一方都有自己的敌人要抵御。这些敌人是类人生物——从大地深处孽生出来的生物。豺狼人、地精、魔兽人orogs、和巨魔随意涌过塞瑞利亚。即使在我的时代,这些种族仍然烦扰着世界。

这些夜与黑暗的生物选择生活在精灵和矮人避开的地方。他们不断地劫掠,攻占矮人的山岳和精灵的森林,窃取宝藏,围攻半人文明。这种情况已持续了数百年甚至数千年;我们无法确定,因为精灵不像我们这样计算年头,而矮人的日历无法辨认。

文明在这段时间几乎停滞不前。精灵建造了细长的高塔,矮人构筑了他们的石制奇观,但所有这些奇迹终究陷入了这个或那个掠夺部落之手。作为回报,精灵屠戮了豺狼人和地精的部落,而矮人将魔兽人驱赶得越来越深入山脉的深处。由此产生的僵局似乎会永远持续下去,而各方都渴望有个打破僵局的办法。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他们可能会明白情况并没有他们想像的那么严重。

最后,人类到来了。事实上,与其说是到来,倒不如说是入侵。五个独立的部落,逃离了腐朽的帝国和一位邪神的狂怒,从南方土地的一座陆桥进入了塞瑞利亚并开始在此定居。第六个部落从巨龙海之外的遥远东方大陆过来加入了他们。于是,塞瑞利亚的荒野被人类的手触碰,再也不会是原来的样子。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31
TOP
图南
2020-09-05, 22:12
Post #9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众部落 the tribes

当年,我们的祖先是六个部落。五族在广大的阿杜利亚 Aduria大陆南部安家;一族居住在塞瑞利亚大陆的遥远东方。这六个民族,虽然文化上迥异,却崇敬一个共同的神系。每族特别信仰一位特定的神祗。每位神祗各自格外青睐一个部落,并将他们的恩惠和特质借给向那些追随他们教诲的人们。

神系包括贵族与战争之神,安杜里埃斯(神系之首);森林与溪流之神, 雷尼尔 Reynir;商业与幸运女神,布伦娜 Brenna;月与魔法之王,沃林 Vorynn;海之女士,玛瑟拉 Masela;太阳女王,巴赛娅 Basaïa;和邪恶之相,暗影埃扎雷 Azrai。

追随安杜里埃斯的部落自称安杜 Andu;他们之后被称为安维尔人。他们是好战和充满活力的民族,在战争中率先取得了塞瑞利亚(我的远祖,当然是安杜人,虽然我很遗憾不能追溯我的家谱超过特雷德里奇·多西埃前面三代)。

追随雷尼尔的部落被称为瑞尤汶 Rjuven;他们是尊重自然的民族。他们最终将其国土称为瑞尤里克 Rjurik;布雷西特人崇敬布伦娜并培养出敏锐的机智和灵活的手指。信不信由你,沃斯人曾是在魔法中寻求真理的预言师和幻术师。五个阿杜利亚部落中最后一个的玛斯提申人 Masetians, 已经从塞瑞利亚完全消失。他们是追随玛瑟拉女神,勇敢面对风大浪急海面的水手。没有一个部落献身于邪恶的埃扎雷。

虽然这些部落起初聚集在阿杜利亚北部的一隅,他们之间彼此争执,但他们真正的敌人在阿杜利亚南部的腐朽帝国。我们最古老的神话描写了暗影是如何引导阿杜利亚皇帝们走上腐化和破坏之路的。因此,当这些帝国将其注意力转向北方大陆的部落时,五个部落的领导人明白是逃进精灵们与怪物统治的国度——塞瑞利亚的时候了。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31
TOP
图南
2020-09-05, 22:18
Post #10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逃离暗影 the flight from the shadow

如今埃雷勒海峡水流涌动之处,曾有一座荒芜的陆桥将阿杜利亚和塞瑞利亚连接起来。这个地峡标志着众部落大批出逃的道路。旅途艰辛——许多人患上了疾病、地精袭击、自然灾害而有时则是愚蠢的行为。尽管旅途凶险, 朝圣者终于到达了塞瑞利亚并发现一片适宜征服的土地。他们还发现了巴萨吉 Basarji。

巴萨吉人是一个来自巨龙海之外的黑皮肤民族。我们现在相信他们与五个部落同出一源,因为他们的神与我们祖先所崇敬的相同(或至少极为相似);巴萨吉人信仰女神巴赛娅。

无独有偶,这六个新来的部落各自以这片大陆前所未见的热情主导塞瑞利亚。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33
TOP
图南
2020-09-05, 22:21
Post #11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冲突 the conflict

与此同时,塞瑞利亚的矮人忙着阻碍山脉中的魔兽人部队,没有时间或意愿去调查或与人类谈判。同样忙碌的入侵者,有着比冒险通过被矮人称为家园的山脉更重要的事要做。两个种族彼此之间形成一种心照不宣的共识,只要人类不造成麻烦并以某种方式为社会做出贡献,他们就会在山脉受欢迎。否则,他们会被矮人赶走。

另一方面,精灵突然发现自己在与人类竞争塞瑞利亚最美丽的土地。起初,精灵认为他们能够共同生活享有森林,人类尊重精灵的国土而精灵小心翼翼地避开人类。这种安排生效了一段时间。

人类很快吸引了不断袭击森林的类人生物的注意。尽管类人生物很凶猛,但我们的先祖被证明是足智多谋站稳了脚根,而类人生物被击退了。没过多久,人类开始将精灵的土地视为扩张的地方。

精灵激烈地抗拒征服,因为他们为了保有自己的土地与类人生物进行了长久和艰苦的战斗。当我们开始强迫精灵离开他们祖先的家园时,精灵的领袖们想出了格伊力尔 希 gheallie Sidbe,或精灵的狩猎。精灵骑士被委托在精灵的土地上漫游,杀戮任何他们在其边境发现的入侵的人类。淳朴的农民和樵夫如同最高等级的人类勇士一样被粗暴地杀死。两个种族之间爆发了一场全面战争。

不过,因为他们未曾遭遇的元素——祭司的魔法,精灵们年复一年地被向后推。精灵可以轻易地呼唤木与水、土与气中的固有力量,但从未崇拜神祗——因此,甚至无法理解这种新的力量来源。人类祭司是对抗精灵在魔法和战斗方面专长的决定性力量;故神对人类如此偏爱以致于精灵发现自己几乎无能为力。

妖精子民最终将平原、丘陵和海岸让给了暴发户人类,并撤回到神圣的森林,集中精力摧毁任何敢于到那儿冒险的人类。唯一敢于进入林地的人类是那些渴望精灵知识或是向他们的暴行寻仇的人。这些侵犯者再也没从树林里回来。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41
TOP
图南
2020-09-05, 22:25
Post #12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暗影到来 the shadow's arrival


有一段时间,我们的祖先几乎可以在这片新土地上自由地选择他们的命运。尽管精灵的报复始终存在而类人生物的侵略挥之不去,但人类发现自己的努力几乎未遇对手。当部落定居并驯服了这片土地,王国起起落落。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危险的时刻,塞瑞利亚依旧基本未受影响。

随后暗影来到了塞瑞利亚。跟随着逃离人类的踪迹,被称为埃扎雷的邪神走向了新的大陆。当他发现人类在塞瑞利亚繁盛时, 埃扎雷意识到不仅需要一场简单的战争来摧毁他们——他将依靠颠覆和欺骗。当然,这些对暗影是再容易不过了。

首先,埃扎雷将他的教导带到了被叫做沃斯加德 Vosgaard(远在塞瑞利亚北方)的土地上的地精和豺狼人之间。在本质上,他们一直相信有一个生物有着暗影的力量;现在他只需要将他的名字写入他们的信仰。然后他授予类人生物祭司的能力来证明他的力量。当然,那些最邪恶的生物倾向成为埃扎雷的神职人员,并在类人生物的部落中迅速掌权。

接着,邪神访问了沃斯人 (居住在同一地区的人类)。从未意识到埃扎雷是他们几百年前逃离的暗影,他们接受了他的力量与权力的言语,并使之成为他们自己的言语。在他们生活的黑暗之地,沃斯人放弃了对预言和幻术细微差别的欣赏;他们周围的生物了解的剑与硬头锤之道要好得多得多。因此沃斯人陷入了埃扎雷的手中。

沃斯人一被他们逃到塞瑞利亚躲避的教诲腐化,埃扎雷就到了精灵和矮人之处,对他们窃窃私语,向他们的敌人复仇,毁灭一切不洁之物,恢复塞瑞利亚曾经的面貌。他在梦境与预兆、迹象与征兆中挑出半人,并向他们讲述在没有人类玷污塞瑞利亚表面时过去的不凡。

矮人没从埃扎雷的言语中找到能挑衅他们的东西,因此他们避开了他的诱惑。另一方面,精灵自从流亡深林以来就燃烧着复仇的欲望。他们恪守埃扎雷的教诲并将精力倾注到备战中。

一直以来,南方大陆的皇帝们都很忙碌。他们的军队轻易征服了五个原有部落放弃的土地后,开始向着塞瑞利亚艰苦行军。新塞瑞利亚国家的国王们意识到对所有各方的危险,并开始召集他们的部队与进犯的邪恶战斗。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46
TOP
图南
2020-09-05, 22:33
Post #13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暗影之战 the war of shadow




安维尔, 瑞尤汶, 布雷西特, 巴萨吉, 和玛斯提申各国除了团结之外别无选择;国王们抛开他们现下的小分歧面对暗影的威胁。这些国度的祭司们停止了他们的争辩,并提高了他们的嗓门——不是为了激烈地争论,而是向他们的神明祈求。游荡者和商人们把他们的资源带到战争中,抛开他们个人的敌对,与邪恶的埃扎雷战斗。就连矮人也参加了战争,因为虽然他们并不在乎人类在大陆的存在,但他们肯定在乎类人生物从中获得的力量。

暗影的军队由沃斯人、类人生物和精灵组成开进了塞瑞利亚,支配和摧毁他们遇到的一切。塞瑞利亚的人类军队被毒蛇旗帜下的进发的部队逼入困境,似乎可以肯定的是,塞瑞利亚将被暗影踩在脚底。我的祖先,特雷德里奇·多西埃,在整场战争期间与海林 Haelyn和罗埃尔一起战斗,这两兄弟领导着安维尔人。尽管他们英勇努力,但阿杜利亚、沃斯加德、和邪恶类人生物的联合部队压倒了他们。

众神知道埃扎雷的胜利唾手可得。在孤注一掷地阻止他灭绝塞瑞利亚人和永久奴役神祗的时候,众神将他们子民的军队聚集在前往塞瑞利亚的陆桥,靠近迪斯玛尔山脚下。每位神都从他或她的部落中选出了一或二名斗士——斗士是人类中最受该神喜爱的典范。当罗埃尔和海林在迪斯玛尔山坡做战斗准备时,特雷德里奇有幸携带罗埃尔的旗帜。埃扎雷自己带着他的斗士,包括雷塞内 Raesene(海林和罗埃尔的同父异母兄弟),而暗影的军队到了山上。

迪斯玛尔山坡上的冲突是一场传奇战斗--人和怪物互相斗争,徒劳地企图获得胜利。尽管塞瑞利亚的勇士勇敢及有技巧,但似乎可以肯定,落日会发现善良的军队死在迪斯玛尔山坡。

然后,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精灵们在战场上走到了人类这一边,在他们横扫过山脉时屠杀了沃斯人和南方的勇士。精灵将军们发现了埃扎雷的本来面目,并意识到他们被骗了(少数精灵并不在乎埃扎雷的邪恶——他们只想将其土地上的人类清除掉。这少数人仍然伴随着暗影。当然,人屠罗夫 Rhuobhe Manslayers在他们之中是最著名的)。除了少数人,精灵们将盲目的仇恨丢到一边,他们的帮助甚至令战争有相当大的可能成功。

就在那时,安杜里埃斯和安维尔人的斗士,海林迈步向前,与埃扎雷最强大的斗士——黑王子雷塞内 Raesene the Black Prince战斗,后者将自己卖给了邪神。山脉各处,众神的斗士与埃扎雷的仆从对垒。

迪斯玛尔山坡更高处,众神以物理形态试图一劳永逸地击败埃扎雷。他们倾注一切能量努力摧毁压在塞瑞利亚上的阴影。

天摇地动。万物混沌,接踵而至的爆炸破坏了地形,将雄伟的迪斯玛尔及周围数里的土地铲平(并造成了我们现在所说的埃雷勒海峡)。尽管爆炸威力强大,仍有少数人幸免于难。大多数人烟消云散,包括几乎所有的玛斯提申人和善良阵营的沃斯人。

在最后一次向埃扎雷争取自由时,神灵献出了他们的存在。他们的本质消散,而故神的遗体躺在曾是山脉的烟坑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50
TOP
图南
2020-09-05, 22:44
Post #14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新神与憎恶的诞生 the birth of the new goods and the abominations


除了少数例外,迪斯玛尔山的生还者,那些普通的男女,是众神努力捍卫的品质的最佳典范。然而,众神的斗士显然缺席了。他们非常接近众神,他们首当其冲地被众神死亡时释放的冲刷了土地的神圣本质冲击。斗士们,在他们的理想上也最接近众神,被提升以取代消失的神灵。

新神之数为八: 海林,取得了安杜里埃斯主宰的贵族与战争;德鲁伊,埃里克 Erik,替代雷尼尔统治树林和溪流; 塞拉 Sera,取代布伦娜成为了幸运女神;阿瓦尼 Avani,拿起巴赛娅的衣钵成为巴萨吉的女守护者;沃斯人勇士克里莎 Kriesha和贝利尼克 Belinik吸收了埃扎雷的能量成为冰霜女士和惧怖亲王; 内希里埃 Nesirie,吸收了玛瑟拉的力量并获得对海洋的控制;而鲁奥尼尔 Ruornil,继承了沃林的魔法。即使那些不像斗士那么完美反映故神的幸存者,以及一些精灵、矮人、和类人生物,吸收了众神的神圣能量。力量流过他们及其周围,反映了牺牲这些能量的众神天性。罗埃尔和特雷德里奇是两个这样的斗士;他们发现自己被灌注了安杜里埃斯的血脉,继而他们有了前所未有的神奇能力。

当然,这些幸存者中的许多人急于试验他们的新能力,而他们迅速这样做,以其他茫然的幸存者为目标。埃扎雷之子为了从其他神灵的孩子中杀出一条血路,一场短暂而血腥的战斗随之而来。在这样做的时候,他们发现能从他们死去的受害者身上撕下神圣的力量,使自己变得更强。他们很快将之称为血窃 bloodtheft。

埃扎雷的众多仆从还在战斗,但更多的逃到了偏远的藏身之处。在接下去的几百年里,他们会偶尔出现杀死那些带着神圣血脉的人,使用他们受害者被解放的力量让自己活下来,并进一步扭曲自己远离他们以前的人性。其中包括克拉肯 Kraken, 苟斯特 the Ghost, 和瑞汶 the Raven。还有其他人——太多的其他人。

精灵们是首先注意到这些仆从的进化及其实现原因的人。他们将这些憎恶称为奥恩亵林 awnsheghlien (awn-SHAY-len),或“黑暗之血”。这名字很快就有了一种特定和可怕的含义,而随着时间推移,只有未受过教育的人才将这些生物称为憎恶。

最强大的奥恩亵林是戈尔贡 Gorgon,其人类的残余曾是雷塞内,海林和罗埃尔同父异母的兄弟。戈尔贡对他兄弟们的仇恨使他的行径远超他的同类的那些诡计,而他的力量比他们的成长得更为迅速。即便如此,其他的奥恩亵林仍不可小视——他们的力量仍源自埃扎雷本尊,而他们渴望使用它。

对于这片土地幸运的是,奥恩亵林并不是唯一培育他们赠礼力量的。那些被注入神圣本质的孩子们也在不断增加。他们也从获得众神之血的堕落敌人处取得了生命力。使用他们所遗传能力的孩子们发现,他们可以成为强大的伟人,但随着他们神圣力量的成长,他们的身体也会发生转变。力量带来了代价。

一些钻研血脉的人自立为列土之王。他们了解到他们可以从其领地的臣民和大地本身获得更多的力量;反其道将血脉浇注回去,能够增强王国的力量。那些有着天生才智、蛮力或二者兼备的人学会了如何通过贤明的统治增加他们的力量及精心策划重创他们的邻居旨在令其屈服的战役。

就这样,仅在暗影之战之后的短短几年,下一次对塞瑞利亚统治的斗争开始了。未来的统治者试图开辟他们自己的王国,不但要征服土地和人民,还要亲自给予现任国王死亡。这不仅可以确保他们对王座宣称的合法性,还能吞噬血脉。这些血统渴望权力的男男女女通过吸收众神之血寻求塞瑞利亚的终极权力统治。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53
TOP
图南
2020-09-05, 22:50
Post #15


腐朽者
Group Icon
 207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4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暗影世界 the shadow world


巧合的是(或许不是),这时候也标志着发现暗影世界。这个区域(很可能是另一个维度,我们此后推测)似乎与塞瑞利亚共存并偶尔会重叠到我们的土地上。景观怪异地与塞瑞利亚相似,而塞瑞利亚上的事件反映在暗影世界里。然而,这个国度居住的是不死生物;骷髅和僵尸充当劳动的农民,食尸鬼管理城镇而幽魂控制整个王国。

你知道的,已经发现存在“薄弱点”——有点像涂油的羊皮窗户纸,允许光线通过但阻挡固体材质。这些薄弱点几乎总在死亡和毁灭的地方,而它们允许暗影世界挤进塞瑞利亚。在这些薄弱点不死生物能通过,给活物造成惊骇——但活物也可能跌跌撞撞地进入惧怖之地。不过,在对抗埃扎雷战争之后的征服时期,暗影世界对那些知道它危险的人几乎不构成威胁,没有人看出立即摧毁它的方法,因而统治者们继续他们对支配的追寻而忽略这个奇异的发现。

时至今日,除了散居于塞瑞利亚各外的半身人,暗影世界对每个人仍是个神秘的地方。有几个人开始研究这个国度,但大多数人宁可不谈论它。在有些地方,严禁讨论暗影世界。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12, 22:54
TOP
16 Pages V  1 2 3  »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9-28, 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