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16 Pages V «  13 14 15 16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天赋神权战役设定
图南
2020-09-21, 08:47
Post #211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摄政行动 regent actions



边界另一侧的军队仍然留在原地:敌人在这一轮还有其他事务要处理——或看起来如此。PC们可以看着他花费其回合解决他们可能给他制造的问题,并松了一口气。

然而,敌人的法师还没出手。他监视着玩家角色们,保留他的行动直到本轮末。当PC们完成了他们的任务,那个法师对敌人施放了一个国度法术蛊惑术并迫使他向PC的王国宣战。

尽管英雄可能预期到有战争,但他们可能没想到这么快。欧索尔德以宣战作为他的摄政行动,并开始调动他的部队越过边界进入PC们的领地。他们沮丧地看着敌人的部队行军越过边界并开始站稳脚跟。这些部队集中兵力只驻扎在一个行省,而非将自己分散开。

如果PC们在第一个行动轮中接受了法师特雷弗的服务,他们能够应对这次攻击:那名神秘的巫师对PC施放了蛊惑术,迫使其向他的敌人宣战(特雷弗可以信任——这一次)。

现在DM取出战争卡并将合适的部队交给PC摄政的玩家,将其他的牌收起来。如果英雄们不是摄政,王国的摄政会让他们掌管他的军队。

敌人只有六支部队参与了这次战斗。本页的图表显示了它们初期的队形。它们是:
◆ 2 支步兵部队。
◆ 2 支骑兵部队。
◆ 1 支弓箭手部队。
◆ 1 支矛兵部队。


(IMG:https://s1.ax1x.com/2020/09/05/wV3xbD.png)



如果PC们在指挥摄政的军队,他们发现其国度的部队数量恰好与欧索尔德的相同。英雄们可以在他们之间划分部队或是将其全部置于一名统帅的手下。如果敌人摧毁了与他们共同战斗的部队,他们在此次战斗中面临 25% 机率死亡或被俘。不幸的是,这是参与战争的风险。然而,如果胜利了,队伍因参与此次行动而获得 1,500 经验值 。

玩家角色也可以在后方指挥。尽管他们用这个战略只能赚到 300 经验值 ,但他们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参与战斗允许英雄们运用他们的血脉能力来帮助影响战斗的结果。

如果战争发生在冒险的第二部分之前,那么哈德里安·佩利安和拉迪·贝伦各自指挥一支他们的摄政的骑兵部队。

哈德里安指挥的部队会服从PC的命令直到英雄们命令该军攻击敌人的部队。此时,DM取得对这张战争卡的控制权——哈德里安的部队背叛了同伴并攻击最近的友军。拉迪的部队仍然忠诚直到哈德里安攻击;然后他的部队迅速行动击退了叛徒。

如果哈德里安的部队没被用上,它会尽快地开小差(在他的命令下),而哈德里安逃向敌人的据点(见第三个行动轮)。意识到他的罪行不会永远不受处罚后,他选择了流亡生活。然而,欧索尔德对他的逃亡可能是最糟的地方之一。

如果战争发生在冒险的第二部分之后,哈德里安指挥着一支敌人的部队,并且他曾经指挥的部队,仍忠于那个叛徒,会攻击PC们。无论是哪条路线,玩家角色的手上都会有兵变。

与此同时,无论摄政是否命令他们这样做,贝伦家族 和佩利安家族继续他们的争斗。贝伦家族,坚信佩利安家族下令袭击他们的女儿,他们不停地摧毁其敌人的力量。他们甚至可能把刺客或热衷于纵火的雇佣兵送入佩利安家族的庄园。

新郎的家族也不会闲着;他们追捕并杀死任何他们找得到的贝伦代理人并已经纵火烧了贝伦的据点。这场争斗每个行动轮将行省的忠诚度等级降低一阶,因为人民看到他们的摄政对他打冷枪的贵族毫无作用。

DM可以允许英雄们打仗并参与冒险的第二部分,或者他们可以让一个战士PC去打仗而其余人角色扮演第二部分。NPC们也可以主持这场战斗,尽管他们比起PC们更不可能获胜;此外,玩家角色将没有机会目睹哈德里安在战斗中的背叛。无论如何,鼓励PC们接受第二部分的挑战。因为他们可以在几天之内完成它。DM可以允许他们在这个行动轮行动几次。

在这个时点,众多事件无疑联合起来对抗玩家角色。然而,有了一点情报和运气,他们能够扭转局面并获得优势。
TOP
图南
2020-09-21, 09:02
Post #212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第二部分:我们中间的叛徒 part II: a traitor among us



到现在,玩家角色应当意识到,他们的王国面临着紧迫的问题。敌人正在入侵而英雄一方有人把他们出卖给了欧索尔德。尽管他们有自己的怀疑,PC们可能还不知道叛徒的身份。

只有在本行动轮的边境小规模冲突后发生的冒险第二部分中,角色才会知道哈德里安是叛徒。当然,他们会查明欧索尔德为何及如何策反佩利安家族的继承人。

然后,凑巧的是,该行动轮的第一周一名信使到了摄政的城堡。信使为统治者带来了一个小包裹,及一张便条。包裹内有一枚图章戒指,污损得太严重了无法看明白其刻着的记号。便条内容如下:

达连·爪子 Dalien Claw希望就国家事务为你提供建议。新的一个月的第七天到达他待着的 the Cavern of Lost Hopes丧失希望的洞穴,去了解他的消息。最多带五个同伴保证你的安全,尽管你有他的保证:你不会受到伤害。

尽管你可能不信任爪子,但你别无选择。事情发生在国度内你所不知道的地方。

所有的玩家角色都知道达连·爪子是王国内强盗的首领。他几乎没有开化,以残酷地杀害而受害者而闻名。然而,他也被普遍地认为是一个守信用的人。

不过,没有哪个精明的统治者会完全相信一个土匪。下面是PC摄政可以采取的一些行动列表,对达连的应对。

斥候回报丧失希望的洞穴约有 200 名土匪扎营,装备精良组织严密。
去见首领的使者,除非是PC们,否则他们的脑袋会被安在杆子上送回给摄政。
武力的展示收效甚微。虽然有迹象表明这个洞穴不到两小时前就被占领了,但部队报告没有人在洞穴内。这一证据表明,当土匪们看到摄政的军队朝他们前进时离开了。
忽视召唤。毕竟,哪有土匪给摄政下命令的!作为这样行动的后果,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角色错过了有价值的信息。
服从要求将导致冒险第二部分。

角色可以尝试对这些主题中的一个或多个进行变动——他们可能会派骑士或斥候部队在前方或后方骑行保护他们。然而,英雄带来的额外部队只会疲于应付为保护他们领袖而战的土匪。

显然,结果证明角色自己应对召唤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他们选择过去,则冒险继续!


土匪的巢穴 in the bandit’s lair


丧失希望的洞穴,离欧索尔德边境约二小时,似乎危险地靠近着一个反复无常的邻国,特别是如果战争已经发生的情况下。这个洞穴,因前任统治者丧命的那场战斗而得名,坐落于被丘陵围绕的一个巨大洼地。树木点缀着丘陵,提供了许多藏身之处——眼尖的角色看得到弓箭手和斥候隐藏在树枝之间。

但是,隐藏的土匪不会公然与接近洞穴入口的英雄们对抗。如果PC们爬上洞穴,他们会突然发现自己被曾经躲藏的弓箭手包围,现在弓已搭好准备完毕。

从入口处,PC们可以看到无数的营火充斥圆顶的洞穴;黑色模糊的影子偶尔闪过他们面前。洞穴入口的守卫领着英雄们来到洞穴中被看上去昂贵的挂毯隔开的小区域。在这个空间内,是洞穴中一处陈设讲究的区域;一张木制桌子放在昂贵的地毯上,一张羽绒床立在拐角处,挂在粗糙的岩壁上。这个房间可能是宅邸的一部分。

当PC们进入洞穴时,如果他们带着护卫,匪首的保镖会从藏身之处涌出阻止护卫通过。如果英雄们不把他们的护卫叫走,而试图通过该区域,一场混战肯定会随之而来。

达连迎接英雄们并让他们不要客气。因为他坐着该区域唯一一把椅子,PC们必须站着或坐在床上。一旦他们就座,土匪首领就会讲话。

“很高兴你们能旅行到这儿——您一定木法找到我价值的情报。瞧,我知道你国度里的叛徒是谁。我阔易告诉你哪么滴搞他对你自己或者您的领地没太多伤害。”

如果这场遭遇发生在战争前:首领继续向摄政PC提出建议。

“我不能告诉你叛徒的名字——欧索尔德的巫师已经确保了贼个。不过我知道泥会很快查明的。有一场战争在酝晾,而您可能是其中的一部分。那个叛徒也系咁样。咀要仔细看,你就会发现渠。渠领导着一支骑马部队,而渠陷入了一场世仇。虽然你不能免除渠的指挥权,否则会兵变。所以盯紧您的指挥官。”

如果PC们试图强迫揭穿佩利安的身份,首领会像泰雷姆一样死去。

如果这场遭遇发生在战争之后: 爪子向摄政玩家提供一些秘密信息。

“很抱歉我代表公爵付钱给佩利安。如果我造知道这绘造成麻烦。我绝不仄么干。我以窝祭已的方式忠于仄个王国,鹅我讨厌看到这个国度经历这样的战争。“

“八过我会补偿你的。我会告诉你一条去 欧索尔德边境的闭道。我想泥可以带大概三十人的部队去干塌。任何超国这个数的人会让你冒上战争辛级的风险。”

达连作出决定:诡异地张开没牙的嘴巴笑了笑,匪首注视着玩家角色。

“不幸的是,泥们暂时不会参预这事。当然,泥们不会认为我会让这么有尬值的赎金溜走吧?”


他抽出剑并向他的的护卫吹口哨,其中六个备好剑冲了进来。英雄们可以选择战斗、逃跑、投降、或试着说服爪子绑架PC摄政是个坏主意。达连不会听劝,不过如果有把刀搁在他喉咙上的话他还是会听的。

如果任何角色想到将爪子扣为人质,那个土匪会叫走他的人——他还不想死,而他认为他可以为了自己的自由谈判。如果PC们没有想到这个战术,那么爪子的手下会持续到来直到他们压倒英雄们。他们会尽其最大努力制伏PC而非杀死他们。

如果玩家角色击败了爪子和他的手下,他们可以搜索这个洞穴。在一条挂毯后面是通过山丘的通道。DM可以让隧道里充满陷阱或是让其通畅;战胜一切危险的PC们将获得价值 3 GB的宝藏。

达连·爪子, 安维尔人 男性, 战士3:
防御等级 4; 移动 12; 生命值 21; 零级命中 18 (使用长剑 15 , 专精,和力量); 攻击次数 3/2; 伤害 1d8+3; SA 专精于 长剑 +1; 体型 中型 (5英尺10英寸); 士气 斗士 (15); 阵营 绝对中立; 经验值 175.
特质: 达连拥有雷尼尔的主要血脉 (32 点) 和 血脉能力警觉。
个性:表面上是笨蛋,实际上狡猾而贪婪。
特殊装备: 长剑 +1链甲 +1

强盗, 人类, 战士1 (200):
防御等级 8 (用了盾牌 7); 移动 12; 生命值 7; 零级命中 20; 攻击次数 1 或 2 (剑或弓); 伤害 1d6 或 1d6/1d6; 体型 中型; 士气 平均 (8-10); 阵营 混乱中立; 经验值 35.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21, 09:02
TOP
图南
2020-09-21, 09:05
Post #213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第三个行动轮 third action round




在这个行动轮:
◆ 战争结束,无论是好是坏。
◆ 哈德里安·佩利安被发现,并在少量战斗之后被俘。
◆ 摄政决定涉及某个佩利安叛徒的审判事项。
TOP
图南
2020-09-21, 09:08
Post #214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摄政行动 regent actions



欧索尔德的部队,如果被打败了,会撤回家去舔他们的伤口。如果他们胜利了,他们通过巩固在该行省的占有以开始庆祝其胜利。他们不会掠夺或抢劫,宁愿使他们的君主获得收益。如果玩家角色在下一个国度回合没有收拾掉雅伊松·雷内奇公爵的部队,他会试图将该行省授权入自己的王国。如果他做不到,他仍然不会摧毁该行省——就好像他希望改日再试一样。

欧索尔德的法师,已经在这场仗中尽了自己了职责,现在专注于自己的研究。他在本回合不会采取影响事件结果的行动。

在这场骚乱期间,任何英雄们可以联系得上的盟友会尽其所能,通过向他们提供黄金等来采取他们所希望的行动。当然,这样的援助总是有代价的:PC摄政应当愿意支付盟友要求的回报,以保持其王国的完整。

如果摄政决定拖欠在第一轮没有给予巫师特雷弗其所要求的报酬,则那法师会自行其是。尽管曾经表面上满足于帮助摄政羞辱他的对手,这个法师实际上计划施放亡灵军势并宣称这个受争夺的行省是他所有的。因为PC们既不给他黄金又不给他想要的土地,他会以武力夺取它。英雄们只要支付其服务的全部价值(该行省的控制权或 4 GB),就能将他的注意力从其可怕的阴谋上转移。如果他们不这么做,他会尽其所能夺取这片土地(尽管他宁愿不这么干)。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21, 09:09
TOP
图南
2020-09-21, 09:25
Post #215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第三部分:命运的改变 part III: a change in fortune



既然PC们已经发现哈德里安·佩利安的真实本性和他的藏身之处,他们能够采取行动将他绳之以法。如果他们做得正确,就知道究竟在哪里找到他。唯一的问题在于,在不与欧索尔德发动一场新战争的情况下接近他。

当然,英雄们甚至可以选择不去追赶他。然而,正如他们的一位朝臣所指出的,如果摄政似乎不太可能搜寻到佩利安,无所作为会导致在该区域的其他统治者间颜面大失——谁会允许叛徒没被就地惩罚就逃了?在安维尔政治的残酷世界中,允许背叛不受惩罚几乎是闻所未闻的;这象征着软弱和缺乏决心。因此,PC们必须想办法找回佩利安或丧失重要的颜面及他们可能希望作为摄政获得的政治信誉。

与此同时,哈德里安·佩利安正在欧索尔德的一个小贵族,杜伦·汉尼尔 Duiren Haneire的一座堡垒中避难。就跟他们继承到的黑心一样,汉尼尔可以信任的部分不超过他系着皮带的长度。欧索尔德的公爵,雅伊松·雷内奇,意识到了这个事实——这就是为什么汉尼尔只指挥着一个小堡垒,而不是一般情况下他的位置所要求的更大的城堡。然而,汉尼尔并不是一个懦夫而且不经过一场激战不会交出哈德里安。

记住PC摄政的部队在欧索尔德存在只能导致一场全面战争——而PC们已经集结起一支跟雷内奇同样强大部队,也令人怀疑。只有一个方案能够让王国免受另一场全面战斗:以小股部队(可能最多 25 到 30人)潜入欧索尔德,占领堡垒,并找到佩利安。这个战术也可能提供了一个机会来羞辱欧索尔德的篡位者公爵雷内奇而没有提供一个真正的战争动机。同时,这将表明玩家角色不是可以轻视的英雄。


杜伦·汉尼尔的堡垒 the stronghold of duiren haneire

欧索尔德贵族的堡垒矗立在一块丘陵地区,附近有树木隐藏接近的敌人;只有这种地形可能充当一个正在接近的集团的伪装。当然,汉尼尔的手下比起一小队人更容易发现一大群人,因此PC队伍中的每个人增加 2 %机率导致有人在玩家角色到达城墙前向堡垒警告他们的存在。如果堡垒得到事前警告,狩猎队的工作就会变得困难得多;没有人会想要潜入一个已经准备好瓮中捉鳖的地方。除非PC们会冒着将一支军队带入欧索尔德的风险,否则他们的任务几乎不可能完成。

杜伦·汉尼尔的堡垒主要由木头制成。它的栅栏足足有 20 英尺高,庭院正中的中心建筑又高上一层。四角各矗立着一座了望塔,比城墙的其余部分再高出 10 英尺。兵营和军械库沿内层栅栏排布;泥泞的训练场占据了庭院的其他部分。

该堡垒以 (1) 等级加固了该行省。人们可以有些困难地攀翻城墙,使要塞更容易受到潜行行动而非围攻的影响。

下文所述的编号区域与 94页上的要塞地图相对应。

1.大门 Gates: 堡垒的大门是由捆扎橡木构成的双扇门,令其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能抵抗攻击——它们可以拖延敌人足够长的时间,以便增援部队从要塞的其他地方到达。这些大门在让路之前能承受 100 点伤害。它们向外转动;通常有四名守卫站在附近开户及关闭它们。

2.集合和训练场 Mustering and Training Ground: 充满泥土和踩踏过灰尘的阅兵场上,留下了许多的脚印。在白天接近的人会发现 50 个欧索尔德人士兵在这里操练。在晚上,昏暗的灯笼光照在地上。

3.瞭望塔 Watchtowers: 这些30英尺高的塔楼俯瞰着周围的土地和大院内部。白天四座塔楼各有两个守卫值班,晚上则是各四个。两个里的一人(或四人中的三个)训练有素地注视着外面,而另外一人总是监视着内部。汉尼尔已经在每一座塔楼里储藏了大量装了水的桶,以防有任何人纵火烧掉他的要塞。

4.兵营 Barracks: 要塞的每一面内壁墙边都矗立着一座兵营;每所房子 25 名士兵。双层床底部都配有锁柜。没有一个储物柜装着特别有价值的东西,尽管士兵们可能会为了保护具有情感价值的物品而战斗。

5.仓储棚 Storage Sheds: 要塞北方和东方的内部栅栏边上,小型仓库里装着大桶水、两边是腌牛肉、武器、盔甲、有各种谷物的桶,以及从过往商队处占用的货物。

6.杜伦·汉尼尔的家 Duiren Haneire’s Home: 庄院的正屋既充当了堡垒的作战哨所也是驻军指挥官的家。房子完全由木头建造看上去坚固实用而不是有着装饰性。它提供了对元素和攻击者的防护,但似乎没什么设施。
6a. 入口 Entryway: 汉尼尔在屋子纯朴的入口区域排着长凳。除了有雕饰的门和抛光的地板,这个区域没有装饰。
6b. 客厅/计划室 Sitting/Planning Room: 屋子的东北间有两个功能。首先,这是一个休息和放松的地方。然而,它也兼作汉尼尔和他队长们的战略规划室。计划书目前散落在此处的桌子上。在白天,可以在这里找到汉尼尔和他的队长们;到了晚上,房间里空无一人。
6c 和 6d.厨房和餐厅 Kitchen and Dining Room: 屋子的厨房尽管功能齐全,但几乎没有库存。这里或者堡垒粗陋的饭厅内,都不会发生有趣的事情。
6e. 卧室 Bedroom: 位于屋子东南角的卧室,是少数有装饰的房间之一。一张华盖床占据了整个房间,而挂毯和肖像画挂在墙上。床下的活板门藏着一个有 1,500 gp的箱子和一瓶超级英雄气概药水,如果敌对的队伍在这里碰上汉尼尔,他会喝上这瓶药水。他只有晚上才在房间里。
6f. 金库 Vault: 这座要塞的建造者用石头将这个金库包裹起来以防止火灾。包铁的门拥有多达三道的锁,中间的那个有毒针陷阱(对毒素豁免或遭受 20 点伤害;成功的豁免伤害减半)。金库大约有价值 2½ GB的宝藏,此外还有一瓶飞行药水罪龙之剑 the sword Crimdrach, 一把短剑 +2
6g. 仆役区 Servant’s Quarters: 屋子中央的一个小房间是汉尼尔的管家、厨子、和清洁工鲁尼尔 Ruinil的家。鲁尼尔 (3 生命值)一生都在为汉尼尔服务,但在战斗中显得毫无用处。他的房间里没留着什么有趣的东西。
6h. 客房 Guest Room: 哈德里安·佩利安占据了客房。英雄们只有在潜行进堡垒(一项艰巨的任务)时才能找到他。否则他会乘着战斗的声响逃跑,匆忙中落下了他的剑和信件。


7.铁匠铺 Smithy: 成堆破损的武器放在铁匠铺的门外,这是阅兵场东南面的一座小建筑。里面有 10 把最近修好的剑和 20 个箭头以及等着装上新柄的 15 个矛头。


(IMG:https://s1.ax1x.com/2020/09/05/wV8MPs.png)



白天,该堡垒的大多数守卫——75人——在栅栏内的阅兵场上演习, 偶尔冒险外出到周围的山丘上操练。晚上, 24 名人员监视着大门和塔楼,还有一名守卫在地面巡逻。如果有人发出警报,剩下的 75 人能够在一个回合内作出应对。

如果守卫击败了PC们,会将他们捆上直到PC们说服汉尼尔,使其相信他们不会试图逃跑。 几天后,公爵手下的一支部队到达,将玩家角色们收押。

在看守下前往欧索尔德首都的旅程成为PC们逃脱的最后机会——如果他们不这样做,雅伊松·雷内奇会亲自杀了他们,为自己窃取他们的血脉和国度。他甚至将这种窃夺称为一种慈善行为:公爵宣称,在他的统治下符合PC王国的最大利益。但是,他眼中的饥渴表明他只在乎自己的最大利益。没法跟他谈判,而逃脱的机会也极少。即使英雄们真的逃脱了,他们也不能收复他们国度直到将雷内奇从它们中剥离或是杀了他——公爵的控制过于牢固,以至于PC们无法轻易夺回他们的合法国度。

相反,如果顺利的话,角色们会战胜汉尼尔的堡垒。然后他们可以搜寻哈德里安·佩利安,他躲在一个仓库里。这个经验丰富的军人声称,他不想妨碍正在攻击的士兵——当他明白了被俘让他陷入困境时,他的勇气消失了。

如果PC们没有立即调查要塞,佩利安在他的房间里等了几个小时,然后为他的旅行打包补给品。他在黑夜里从堡垒中悄悄溜走,向着欧索尔德的首都前进。然而,他没有意识到欧索尔德的公爵计划将他移交给角色以换取和平。如果雷内奇能够仅仅通过移交一个已经完成其使命的叛徒来了事,那么他不会想要一场全面战争。


重要的NPC们 important NPC


哈德里安·佩利安:(见 86页)。

杜伦·汉尼尔, 安维尔人 男性, 战士2: 防御等级 4; 移动 12; 生命值 16; 零级命中 18; 攻击次数 1 (矛); 伤害 1d6; 体型 中型 (5英尺6英寸); 士气 精英 (13); 阵营 守序邪恶; 经验值 175. 力量 15, 敏捷 12, 体质 12, 智力 14, 智慧 12, 魅力 12。
个性:一味攫取的、野心勃勃的、不可信任的。

欧索尔德人 守卫, 战士1 (100): 防御等级5; 移动 12; 生命值 11; 零级命中 19; 攻击次数 1 或 2 (阔剑 或弓); 伤害 1d8+1 或 1d6/1d6 (短弓); 体型 中型; 士气 平均 (8-10); 智力 平均 (8-10); 阵营 守序邪恶; 经验值 35.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21, 09:26
TOP
图南
2020-09-21, 09:32
Post #216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结局 conclusion



如果一切顺利,玩家角色将完成三个事项。首先,他们逮捕了哈德里安·佩利安。其次,他们挫败了与欧索尔德合作的巫师,打乱了事件的流程。第三,他们击退了一场对其国土的入侵。如果他们实现了所有三个目标,DM可以使用这个结局。否则,可能需要一些调整。

在哈德里安·佩利安被拘留时,摄政必须决定审判的事项。这个叛徒应该被处决吗?或者,因为他在其行省的农民中很受欢迎,摄政应该简单地处罚后释放他?不管怎样,摄政一定会激怒某些人——他必须判断谁的愤怒对他的伤害最大。他的顾问不想对该用哪种办法给他建议(除非他们是其他的PC们),因为他们害怕做出错误的选择。这件棘手的事情完全取决于摄政的处理。以下是一些选择及其可能带来的结果:
◆ 如果摄政处决了哈德里安·佩利安,佩利安家族全部叛逃欧索尔德,逃离时带走了一个行省等级和一阶忠诚度。另一方面,贝伦家族似乎对事件的转折很满意。
◆ 允许哈德里安活着使贝伦家族厌恶而惊骇。尽管他们没有叛逃,其行省的忠诚度对摄政下滑一阶。然后佩利安家族试图与贝伦家族言归于好,但是贝伦家族不同意。世仇继续直到摄政介入结束他们的小规模战争。
◆ 如果摄政流放哈德里安,双方都会愤怒,但不会狂怒。佩利安家族认为流放是比处决更好的选择,尽管贝伦家族认为这个处罚过轻。尽管这个选择对两个家族显然是最好的,但它允许哈德里安活着——而只要他活着就会憎恨摄政和那些干涉他阴谋的人。

现在,PC摄政必须决定如何处理对他国土的入侵。

如果就此事对峙,欧索尔德宣称他受到了其顾问巫师的影响。他说,当他集结其部队训练演习时,那个法师对他施放了蛊惑术,迫使他宣战并入侵。他承认,他当然有夺取PC土地的既得利益,但声称他从没计划过入侵。然而,一旦骰子掷下,他觉得必须继续直到事情结束。尽管玩家角色可能 不会相信这个故事,但他们没有办法证明这是假的。

然而,敌人确实正式道歉,并承诺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当然,国王的承诺,轻易地作出,也会轻易地被忽略。如果PC们对这一道歉表示公开的怀疑,敌人还会送来 1 GB 表示对他“无意”行为的懊悔。他不希望英雄们不断地谋求挫败他的计划,而他希望这份礼物能证明他不打算将来对他们不利。他可能正好在计划这样做,但他宁愿现在所有人都恢复中立。

当然,邻国注视着事件看着新的摄政如何处理它们。如果PC们继续对欧索尔德的故事提出质疑,安维尔的主要领地之一——博鲁因、戈尔、 或阿瓦尼尔会向他们派遣一名外交使节。使节传达了一条简要的信息:让事情平息。尽管PC们可以更加隐密地寻求正义,但最好在几个月内不再讨论欧索尔德的入侵问题。这个消息并不是在威胁英雄们,但是清楚地传达了来自另一位摄政的警告:不要惹上你应付不了的麻烦。

同样地,如果PC们以风度解决此事,安维尔的主要玩家之一会送来一封祝贺信,以及 1 GB,以表示他的赞同。




本模组就此结束。下面是译者吐槽环节,可以跳过。

个人感觉写得还是有点问题。

首先,是写模组的人有极大可能不是写国度法术规则的人,蛊惑术影响的是行省忠诚度,颠覆术能够影响资产,比如部队,但没有写过能够影响摄政本人,要是照他写的对摄政施法来控制行动,而且是对行动过后的摄政这么搞,那么在法师和RP足够的情况下能够一轮多动,这显然是对平衡极大的破坏。

其次,便是强制引导玩家走一本道的剧情杀。比如对男仆和强盗头子的封口用上了超远程锢魂,这等法术实在是世所罕见;还有战场上的兵变,这个规则书没写你突然搞这一出,难保玩家不掀桌,而且我个人觉得,警醒点的玩家看到对方屯兵,肯定也会先召集点部队了,再小心点把有嫌疑的部队扔后备里了,你要怎么搞;还有路线是知道有将领背叛的,还不让摄政清洗部队,让他们看到头还是兵变,我该说什么好;男爵在国主快被自家仆人暗杀的情况下,拖到天亮才叫醒守卫,简直是感动世界的好老板;照前面的逻辑,叛徒要受到处罚,如果他的家族都背叛了,下一次冒险的内容就是杀他全家?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21, 09:33
TOP
图南
2020-09-21, 09:37
Post #217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安维尔的命名 Anuirean Nomenclature



自从帝国覆灭以来,人民更多地将自己与特定的王国联系在一起,而不是更大的安维尔国度联系在一起。这个参考告诉玩家和地下城主如何辨别每个安维尔领地的居民,以及其相应的形容词(不包括奥恩亵领地)。

领地 居民 居民复数
Aerenwe Aerenwean Aerenweans
Alamie Alamien Alamiens
Avanil Avanese Avanese
Baruk-Azhik dwarf of Baruk-Azhik dwarves of Baruk-Azhik
Boeruine Boeruinean Boeruineans
Brosengae Brosengan Brosengans
Cariele Carielean Carieleans
Coeranys Coeranian Coeranians
Dhoesone Dhoesonean Dhoesoneans
Diemed Diem Diems
Elinie Elinien Eliniens
Endier Endieran Endierans
Five Peaks*
Ghoere Ghoeran Ghoerans
Ilien Ilienese Ilienese
Markazor Markaz Markaz
Medoere Medoerean Medoereans
Mhoried Mhorien Mhoriens
Mieres Mierese Mierese
Mur-Kilad Mur-Kiladan Mur-Kiladans
Osoerde Osoerdean Osoerdeans
Roesone Roesonean Roesoneans
The Siwlwode elf of the Sielwode elves of the Sielwode
Taeghas Taeghan Taeghans
Talinie Talinien Taliniens
Tuarhievel elf of Tuarhievel elves of Tuarhievel
Tuornen Tuor Tuors
Thurazor Thuraz Thuraz
*五峰的居民们用他们行省的名字来表明自己的身份。
TOP
图南
2020-09-21, 09:43
Post #218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一些上面规则里没有的血脉能力出自tsr 3101 blood enemies abominations of cerilia

斯派德 the spider



气候/地形: 蜘蛛丘/森林
频率: 独特
组织: 独行/摄政
食物: 任何
智力: 非常高 (11)
宝藏: 领地国库 (20---30 GB)
阵营: 混乱邪恶

出现数目: 1
防御等级: 对甲壳 -2 ;对下腹部 4

移动: 15
生命骰: 13 HD (81 生命值)
零级命中: 7
攻击次数: 3 (爪抓/爪抓/啮咬) 或 1 (蛛网)
伤害/攻击: 1d10/1d10/1d6
特殊攻击: 蛛网、 跳跃、 毒素
特殊防御: 唾液、 再生
魔法抗力: 15%
体型: 大型 (7英尺高, 7英尺长)
士气: 无畏 (20)
血脉: 真血脉 (埃扎雷): 95
血脉能力: 动物亲和 (蜘蛛----强大), 血之形态 (强大),难以杀死 (强大), 长命 (强大), 主要再生 (强大), 标准再生 (强大)
经验值: 14,000


(IMG:https://s1.ax1x.com/2020/09/05/wV8JqU.png)




在人类首次抵达塞瑞利亚的日子里,如今罗松的国土附近的树林被一个地精部落控制。这些地精控制着巫术和超越人类理解范围的力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在所有这些人中,塔尔-卡扎尔 Tal-Qazar是最强的。他被称为蜘蛛王,因为他的敌人一旦被困入其陷阱之中,他们就注定的死亡。他率领着成千上万的地精和豺狼人对抗可憎的精灵;许多精灵高塔倒在蜘蛛王的类人生物的脚下,而许多插着毒箭的精灵则跌落在它们的两侧。

最终,塔尔-卡扎尔对大部分黑树林宣称拥有主权并称之为蜘蛛丘。与此同时,称自己为德雷塔 the Deretha的安杜人定居者将精灵赶出了埃雷班尼安。蜘蛛王在精灵逃亡的时候将他们彻底击溃,只有少数人幸免于难安全地到达了精灵的家园。

塔尔-卡扎尔的地精经常与德雷塔发生冲突。直到迪斯玛尔那天。蜘蛛王带领着一大群强大的地精,他们一路上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然而,众神毁灭的爆炸几乎将这群地精完全抹除,而塔尔-卡扎尔和少数可怜的幸存者溜回了家。

蜘蛛王吸收了一些埃扎雷的本质,而他逐渐意识到其所支配的力量。他利用这种力量在蜘蛛丘重新立足,而年轻的地精蜂拥至他的旗帜下。当塔尔-卡扎尔使用他的力量为自己获得更多的金钱和更多的骂名时,埃扎雷之血扭曲了他,促使其蜘蛛般的天性现诸于外。

毫不意外地,塔尔-卡扎尔,当时很快发现自己正突变成肿胀的怪物——就像今天这般。他想尽一切办法保持正常地精的状态。然而,即使再多的外科手术也不能永久切除从他臀部不断长出的额外的腿。即使切割再多次也不能将取代了他下部躯干的蜘蛛状腹部变小。阻止这种转化唯一确定的办法是停止使用他的血脉能力;如果他试图这样做,年轻的地精会设法夺权。 因此,转化继续迅速进行,直到蜘蛛王真正地成为了斯派德。

与此同时,安维尔人迫使地精倒退到原始状态。当安维尔人清除大片土地时,许多地精文明都失落了,虽然历任罗埃尔皇帝不能摧毁斯派德,但他们可以遏制它和它的部落。地精势力几乎从安维尔消失了一段时间。

斯派德在它的树林中沉思,派遣类人生物向人类国度出击,却只是看着他们死去。它的理智年复一年地磨损,随着它的地精本质一起消失。

斯派德现在看起来像是一只巨大、有斑点的、多毛的蜘蛛,上面撑着一个肌肉发达类似地精的上半身。它满口都是尖牙,它的耳朵是尖的,而它的眼神缺乏理智。它能够交谈也可以与之讨价还价,但它的脾气波动剧烈,并能不假思索地杀死来访者。然而,它确实有一种扭曲的荣誉感,而它会信守承诺——也许是一个曾经高贵的地精领主最后的残余。

战斗: 尽管它不如戈尔贡和人屠罗夫那样强大,斯派德仍是一个令人畏惧的敌人。它能够迅速来回疾走,不断地躲避打击。当它攻击时,它使用两只强而有力长着爪子的手猛击对手,然后用剃刀般的牙齿狠咬。如果斯派德成功地啮咬了一个敌人,对手必须以 -2 减值进行一次对毒素的豁免检定否则当场死亡。即使豁免成功,也会造成 20 点伤害。

以一次成功的攻击骰,斯派德能够跳到 30 英尺的空中并降落在一个 50 英尺外的目标上。这不是一个经常在战斗中使用的战术,但对于伏击和逃脱很有价值。不过,有的时候一次出色的跳跃似乎是正确的……

这个奥恩亵能够串起一张蛛网拖在身后或是编出一张错综复杂的网。该蛛网能够覆盖4Ox4Ox40 英尺的区域并如同蛛网术一般困住生物。然而这种蛛网不能被烧掉。这些蛛网在一两天后溶解。

如果斯派德身陷险境,它会使用其致盲唾液逃脱。这种大量的唾液能击中 10英尺半径内的三人,对每个人都需要一次成功的攻击骰,而其受害者目盲 ld6 回合。除非成功地进行一次对毒素的豁免检定,否则这种唾液还将在一轮后造成 ld6 伤害。可以用水冲洗它,但这样只能缓解伤害,不能缓解目盲。

斯派德以每轮 1 hp 的速度再生。它甚至能够从将生命值降到 -10 的伤害中再生。绝对地杀死该生物的方法是将残骸切碎,点燃它们,并将盐撒于骨灰所在的大地。

栖息地/社会: 在安维尔众大国的正中间,斯派德控制着被称为蜘蛛丘的阴冷潮湿的森林。这证明了斯派德的狡猾和敏锐,它被困在这么多敌对的国度之间还生存了这么久。

蜘蛛丘是安维尔最令人厌恶的森林之一,到处都是捕兽的和天然的陷阱。看似是兽道的地方通向沼泽和死地精的石冢。

这片土地上还充满了活着的地精和豺狼人,所有人都匆忙奔走去完成斯派德的吩咐。从他们中有人试图篡夺斯派德的位置至今,已经过去几百年了;到了晚上,最后一个傻瓜的故事仍在营火旁流传。

无数的蜘蛛充斥蜘蛛丘。它们的体型从小指甲大小到能够击倒一头鹿。大部分有剧毒。他们都没有攻击斯派德的走狗。

生态: 斯派德的军队广受诸王国的畏惧,因为他们的袭击既没有挑衅也没有警告。试图用庞大军队控制蜘蛛丘的摄政总是带着不到一半的手下从森林里走出来,并承诺永久不再进入那片树林。

斯派德不仅指挥着地精和豺狼人的军队,还发展出一种对自然界蜘蛛的奇异控制。没有人知道这种力量的程度,但一个不幸的灵魂曾宣称看到次级蜘蛛将它们的毒液注入到其领袖身上。其他的人则声称斯派德利用一种心灵感应与它的每一个蛛形纲下仆连接。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21, 09:43
TOP
图南
2020-09-21, 09:50
Post #219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海龙 the seadrake



气候/地形: 埃雷勒海峡/贝尔苟斯岛
频率: 独特
组织: 独行/摄政
活动周期: 任何
食物: 杂食
智力: 平均 (10)
宝藏: 领地国库 (来自沉船的50 GB+ )
阵营: 绝对中立

出现数目: 1
防御等级: 0

移动: 6, 游泳 24
生命骰: 15 (100 hp)
零级命中: 5
攻击次数: 1 (啮咬) 或 2 (锚爪)
伤害/攻击: 3d10 或 2d8/2d8
特殊攻击: 粉碎盘绕、 活吞
特殊防御: 再生、 墨云
魔法抗力:
体型: 大型 (50英尺长)
士气: 狂热 (17)
血脉: 强大 (埃扎雷): 80
血脉能力: 血之形态 (强大), 主要再生 (强大), 再生 (强大)
经验值: 14,000


(IMG:https://s1.ax1x.com/2020/09/05/wV8di9.png)



大约 600 年前,当罗埃尔一族仍然在世统治着安维尔的时候,一个名叫加里林·苏利埃 Garrilein Suliere的安维尔商人航行于埃雷勒海峡,从安维尔到米雷斯出售谷物、钢铁、和织物,并带着装满黄金和香料的船货返回。这是一段美好的生活:他从贸易中获得,并帮助其他的人致富。

有时,他会为其货舱补充乘客。一名神秘的乘客,用金子支付了他的体重,被证明是加里林的祸根。尽管穿越海峡的行程为时仅持续一天,但这一天将无可挽回地改变加里林的一生。

一场暴风雨滚滚而至,而将乘客的斗篷从他的脸上吹开。他披鳞带角,是一头类似蜥蜴的生物,而他开始屠杀起身的船员。尽管加里林只是一名普通的勇士,但当他的船员被屠杀时不能束手旁观。鼓起所有微薄的勇气,他溜到那头野兽的身后,用一根鱼叉猛地穿透了它的后背。它在鱼叉上断了气,断气前不停地咒骂他。

无论是诅咒,或是杀戮唤醒加里林的潜在血脉,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他逐渐呈现出那野兽的鳞片。他很快就不能在公开场合露面,并被迫通过中间人和信使交易。他的外貌继续恶化,直到最后他溜入海中试图自杀。

他发现浸没在水中无法杀死自己;相反,海峡的盐水加速了他的转化而他最终变成了一条小海蛇。岁月使他变得更加巨大也更加强大;而尽管他没有主动行恶,但他的转化仍在不断地继续。

尽管他现在已经用不上了,海龙还是在收集财宝。尽管他不能再通过诚实的工作增加财富,但他现在能从往返于埃雷勒海峡船只的船长地方拿走财富。在过去的 500 年里,他恐吓着船只,在最初的几十年里,很少有人胆敢拒绝给予他所寻求的财富。

然而,除非被迫自卫,否则海龙不会杀生。对于试图盗窃本应属于他的财富的海盗船,他会破例。显然,他觉得有义务从商人地方赚钱;杀死海盗就是他的交易。

海龙看起来像是一条5O英尺长的蛇,一个巨大、扇状的羽冠装点在他的背上。他身上绿蓝相间,而他很容易融入海峡有时汹涌的水中。他满嘴都是利牙,他前半身的锚爪能有效地推动他在水中划动。除了他的道德和理解所有人类语言的能力,他没有先前的人类的痕迹。

海龙可以毫不费力地呼吸水和空气,但他在陆地上移动有困难。尽管人们都知道他会追赶敌人到干燥的陆地,但是他更喜欢水,在水里他更具机动性也更危险。

战斗: 船长们有充分的理由毫无报怨地向海龙朝贡。他的啮咬造成 3d10 伤害,剃刀般锋利的牙齿足以一下撕碎一个普通男子。此外,他能够以两只巨大的锚爪进行压碎攻击,每只锚爪造成 2d8 伤害。当任何易碎的物体被他的鳍肢击中必须进行对压碎性打击的豁免否则会被打碎。

海龙最近发现他巨大的体型提供了两种额外的攻击形式。他现在的体型足以吞下成年男子大小的敌人;当他以其啮咬攻击,自然骰 19 或 20意味着他的受害者被整个吞下。受害者遭受 1d20 伤害,经过一排排的牙齿并进入海龙的食道,然后在他被强力的胃胆汁溺死或烧死前,有 ld6 轮砍出血路让自己自由(通过对AC 5造成 20 点伤害)。只有小型的武器能让受害者自己用来切割;这里没有挥舞更大武器的空间。

这个生物另一个新发现的攻击是他的粉碎盘绕。他可以从头到尾盘卷在甲板宽度为 20 英尺或更短的船上并将其压碎。如果船只的木板对压碎性打击的豁免失败,船体裂成碎片,而船只缓缓下沉。

海龙能够从他的锚爪中吐出一团墨云,以帮助他逃脱。墨在水下被视为半径 50英尺的黑暗术;它在水上是无效的。

海龙的伤口在水下时,他每轮再生 2 hp 。如果伤口暴露在空气中超过 3 轮,则必须照常治疗。如果生命值被减到 - 10 ,则海龙死亡。

栖息地/社会: 海龙没有社会。他独自躺在贝尔苟斯岛下的一个洞穴内,凝视着他的宝藏。据说有一个原始部落生活在这个岛上并将海龙当做神崇拜,但两个多世纪以来没人踏上这座岛核实这一点。

生态: 海龙在埃雷勒海峡巡游,吃着鲨鱼和鲸鱼。如果找不到这些,他可以靠浮游生物或海藻生存。他将水手们急于回避其狂怒所捐赠的朝贡拖入他的海底洞穴内。多年来,一些鲁莽的冒险者从这个洞穴里偷窃,而更多的人仔细计划在海龙离开时进入,但这是一场愚蠢的冒险,海龙没有日程安排,可以在任何时候返回。虽然他一般是被动的绝对中立,但他会杀死任何动他宝藏的人。尽管宝藏对他没什么用,但他享受它的陪伴并小心翼翼地守护它。

有一种理论提出海龙收集宝藏是为了提醒他自己失去的人性。有人说他会尽一切努力来重获生命,或结束这一段生命。在一个方面,他们是错误的——当受到攻击时,他会猛烈地战斗,仿佛他害怕死亡一般。

应当警告海峡上的旅行者:尽管可以跟海龙讨价还价,但他要求进贡。如果被拒绝,他就完全不讲道理。没有人能通过许诺带回更多的黄金而活着回来讲述逃离海龙的故事。尽管他很贪婪,但他并不蠢。没有人遭遇海龙后能带着一个完整钱包逃脱。
TOP
图南
2020-09-21, 10:00
Post #220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人屠罗夫 rhuobhe manslayer



气候/地形: 罗夫/森林
频率: 独特
组织: 独行
活动周期: 夜间活动
食物: 特殊
智力: 天才 (18)
宝藏: 领地国库
阵营: 中立邪恶

出现数目: 1
防御等级: 6 (基础);穿甲 -8
移动: 15
职业/等级: 战士 16/法师 15
生命值: 88
零级命中: 5(基础); -2 以剑 或 弓
攻击次数: 2/1
伤害/攻击: 2d4+7 (剑) 或 1d8+3 (弓)
特殊攻击: 创造箭矢
特殊防御: +3 或更好的武器才能击中
不受箭矢的伤害
魔法抗力: 25%
体型: 大型 (7英尺)
士气: 无畏 (20)
血脉: 真血脉 (埃扎雷): 95
血脉能力: Awareness (次级)#, 血之形态 (主要), 强化感官 (主要), 恐惧 (主要), 再生 (次级)

#虽然blood enemies abominations of cerilia里面写的也是 Awareness ,但应该是笔误,没有这个能力,可能本来想写的是警觉。



力量: 19 (+3, +7) 敏捷: 18 (+3, +3, -4) 体质: 15 (+1)
智力: 18 智慧: 14 魅力: 17 (对非精灵为 8 )
记忆的法术:
1st: 魅惑人类、 冰寒之触、 跳跃术、 魔法飞弹 (×2)
2nd: 目盲术、 云雾术、 浮空术、 臭云术、 蛛网术
3rd: 闪现术、 解除魔法、 飞行术、 haste, 闪电束
4th: 火焰护盾、 冰风暴、 次级法术无效结界、 植物滋长、 变形自己
5th: 操纵死尸、 咒唤元素、 联系其他位面、 驱逐术、 心灵遥控
6th: 解离术、 欧提路克冰封法球
7th: 虹光喷射
国度法术: 蛊惑术、 解除国度魔法、 群体毁灭术、 土崩瓦解、 探知术、 颠覆术、 结界术。
经验值: 21,000


(IMG:https://s1.ax1x.com/2020/09/05/wV8yqO.png)



当人屠罗夫 Rhuobhe (发音为 Rove)还是一名年轻精灵,在梅希河岸边的艾尔文沃德南部(现在被称为戈尔的土地)消磨时光的时候,人类部落开始迁移到塞瑞利亚。尽管他们并不总是对精灵和平相待(反之亦然),但这两个物种间并没有产生特别的仇恨。因此,精灵们寻求人类的援助抵抗高涨的地精狂潮。

尽管并不总是和睦相处,但人类和精灵相互合作,而他们对彼此了解了很多。当人类攻退地精时,罗夫发现自己被这些新移民迷住了。

最终,当地精被击败时,人类开始在塞瑞利亚的岸边定居。罗夫没有这事放在心上并且甚至还和一些新来者交了朋友,向他们展示塞瑞利亚的秘密和奇迹。

然而,当人类开始滥用森林,背叛了他对他们的信任时,他改变了想法。他与他的朋友交谈,并要求他们停止其破坏性的方式。然而,他们嘲笑了他,并把他打发走了。辛酸而愤怒,他加入了the gheallie Sidhe,精灵的狩猎,以精灵们前所未见的热情猎杀人类。尽管如此,猎人们还是很高兴有他,因为罗夫是一名优秀的杀手,而因为他的努力他们称他为人屠。

当埃扎雷带着他摧毁人类的计划接近精灵时,罗夫热切地签约受雇。当精灵军队意识到埃扎雷代表着什么并抛弃他时,罗夫仍然与邪恶之神同在。事实上,他十分惊讶的是,他的同类会如此迅速地抛弃他们对人类的憎恨。由于他的忠诚和仇恨,他沐浴在埃扎雷的本质中并转化为一只憎恶。

此后,人屠罗夫使用他的力量推进其人类毁灭的议程。他在海雾和石冕山之间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关隘站稳了脚根,他已经不断袭击和困扰了人类近 1,500 年。

这些年来,人屠的皮肤变得暗灰,像是浅色的灰烬或是寒冷的大理石。他眼中的瞳孔和虹膜消失了,留下冰冷的白色球体。当生气时,他的新眼睛闪耀着光芒和暴怒。罗夫是安维尔最强大的奥恩亵林之一,仅次于戈尔贡。

战斗: 当罗夫准备亲自战斗时,他的整个国度都会知道。也许空气中有紧张感,又或许大地上微弱的隆隆声表明了他的意图。当他穿戴上大刀破坏者 Glaivebreaker (他的一套精灵板甲 +4) 和愤怒倒转 Anger’s Turning (他的盾牌 +3), 并举起洒心者 Heartspiller (他的窃命重剑 +4 ) 或带翼死亡 Winged Death (一把长弓 +3),他的领地屏息以待,热切地期盼罗夫的敌人毁灭。

罗夫不需要随身携带箭筒,因此他能够从空气中召唤能量矢。尽管炽热的蓝色箭矢没有攻击加值,但当它们被用于击中免疫普通武器的生物时,被视为附魔 +5 的武器。当这些箭矢命中时,目标必须进行对法术的豁免否则遭受额外的 1d6 点伤害。

埃扎雷之血以某种方式改变了罗夫使他不受箭、方镞箭、或其他推进投射物的伤害。尽管投石机、匕首、和斧子能伤害他,但箭矢会没有效果地从他的皮肤上弹起。

没什么隐形能逃过他乳白色的眼睛。它们揭穿诡计和幻术,揭示事物的实质,迫使罗夫的敌人公开地与他战斗。然而,他敏感的眼睛无法忍受强光;在高度照明区域,他的攻击有 –4 减值。他无法像转化前那样行走于白昼世界。他现在是一个暮光中的生物,而他诅咒那些有能力享受白天的人。

罗夫还是一名强大的术士。他能够穿着板甲在战斗中施法,尽管要这么做他的双手必须要空着。据说他定期与来自冥界位面的生物厮混,在他的召唤中束缚他们,并从他们身上学习奥术的秘密。尽管这大概只是迷信——一个吓小孩子的故事——但它确实增添了一种非常真实的威胁氛围,悬浮在这个精灵身边。

栖息地/社会: 目前罗夫花了很多时间在他位于海雾山脉的山脚,溶雪湖岸边的要塞鲁阿诺斯,暗中策划让人类覆灭。他从其精灵中聚集一支数百人的军队,并正训练他们摧毁邻近的王国。

他的塔是一座漆黑的尖塔,其底座是一根巨大的树桩。下部被荆棘墙环绕,只有一条守卫严密的小径通向铁闸门。笼子悬挂在尖塔的露头上,装满了背弃他的事业的精灵和愚蠢到试图摧毁人屠的人类的骨架。

生态: 罗夫经历了一次显著的蜕变。在他漫长的生命里,他变得越来越守序,他的一生更加致力于以自己享受的生活为代价,保护和扩充精灵的生活方式。尽管塞瑞利亚的精灵传统上是混乱的,但他已经漂移到中立的领域。因此,有人会说他不再适合精灵之道,因此不适合将人类从塞瑞利亚赶走。
TOP
图南
2020-09-21, 10:08
Post #221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戈尔贡 the gorgon




气候/地形: 戈尔贡之冕/安维尔
频率: 独特
组织: 独行/摄政
活动周期: 任何
食物: 食肉
智力: 超天才 (19)
宝藏: 领地国库 (超过100 GB )
阵营: 守序邪恶

出现数目: 1
防御等级: 0 (基础);穿甲 -10
移动: 9
职业/等级: 战士 25、巫师 16#
生命值: 170
零级命中: -4(基础)* -8 (力量加专精)
攻击次数: 2 (拳头)
5/2 (专精的武器)
2/1 (普通的武器)
伤害/攻击: 1d8 (拳头) 或用武器
+8 力量加值。
特殊攻击: 踢击、凝视攻击、武器专精
特殊防御: +2 或更好的武器才能击中
免疫凝视攻击
魔法抗力: 40%
体型: 大型 (10英尺)
士气: 无畏 (20)
血脉: 真血脉 (埃扎雷): 100+
血脉能力: 警觉 (次级), 血之形态 (强大), 神圣灵光 (强大),
增强属性 (强大), 长命 (强大), 毒素感知 (次级), 再生-标准&主要 (强大)
力量: 20 (+3, +8) 敏捷: 15 (0, 0, -1) 体质: 21 (+6)
智力: 19 智慧: 18 魅力: 18
经验值: 32,000
*骰出 1 时总是失手。


(IMG:https://s1.ax1x.com/2020/09/05/wV8Oij.png)



戈尔贡作为雷塞内被生了下来,是他父亲最年长的孩子,其父为安杜第一家族之王。从小时候起,似乎就很明显,他有会助于重塑塞瑞利亚的未来。然而,作为一个私生子,荣耀和关注都归于嫡生的同父异母兄弟,海林和罗埃尔。尽管他外在的举止从来没有背叛过他,但雷塞内嫉妒他们受到的这种关注并对此觊觎不已。

尽管如此,他还是向他们传授了他对剑术和马术的了解,而他的辅导使他们对战争的基本原理有了极好的掌握——这些基本原理会使他们做好充分的准备并赢得赞誉。雷塞内并没有长期担任他们的教师;作为一个比罗埃尔年长七岁的男子,他渴望去见见世面。在他16岁生日那天,他离开了家去探索塞瑞利亚。

当他身经百战、伤痕累累地回来时,他的父亲给予他“黑王子”的头衔,以反映雷塞内内心的阴郁。虽然如此,雷塞内不仅豪爽地侍奉他的父亲, 在安杜王去世后还侍奉他的兄弟。但是没有人能猜到他心里想些什么。

然后埃扎雷来到了塞瑞利亚。他审视雷塞内并看到了成为其副官所需要的那种内心,因此双方签订了契约。而当海林和罗埃尔集合安杜人的军队时,雷塞内开始了他的背叛,悄悄将阴谋家拉到一边协助他制订计划。当安杜人撤退到迪斯玛尔,雷塞内突如其来地开始了他的背叛。他忠诚的追随者屠杀了成千上万的安杜人和他们的盟友,然后加入了埃扎雷的军队。其余的,正如他们所说,是历史。

当众神在迪斯玛尔顶上摧毁自己时,雷塞内和罗埃尔激战正酣。雷塞内吸收了许多埃扎雷的本质——几乎和沃斯人克里莎与贝利尼克吸收的一样多。雷塞内是第一个发现血窃的,也是之后在奥恩亵中第一个发现憎恶能够通过统治国土变得更为强大的。

迪斯玛尔之后不久,他在安维尔北部建立发他的王国并开始了他世代的新血脉收割。自从迪斯玛尔之后,他不但已经花费了许多年培育然后摧毁血脉,还召集起一支又一支军队横扫安维尔。没人能知道雷塞内的想法,而那些试图学习他的人已经被摧毁,就像那些试图挑战他的人一样。

尽管据说当戈尔贡 (当他被称这么称呼时)杀害迈克尔·罗埃尔之时,他窃取了罗埃尔的血脉,但这不是真的。一些安维尔的摄政低声说,迈克尔以某种方式设法挫败了戈尔贡,削弱了他的力量,从而阻止戈尔贡支配安维尔。

戈尔贡最近看上去像是一个有着石头皮肤的类人生物,他巨大的头顶上长着犄角。蹄和山羊般的腿装饰着他的下半身,而巨人般的力量允许他支撑其沉重的骨架。他的面容几乎没有显露出人类的痕迹;他几乎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邪恶的生物。

有人说,现代罗松的创始人,戴恩 罗松,是这个最令人畏惧的奥恩亵林的远房后代。

战斗: 当戈尔贡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是一名优秀的勇士,熟练掌握大多数武器,并专精几个。现在,经过一千多年的练习,他已经变得专精于几乎每一种在塞瑞利亚找得到的武器。DM必须决定哪些个别的武器是戈尔贡所没有专精的。

仿佛他的体魄造诣还不够似的,戈尔贡还拥有强大的凝视攻击,有效距离 60 英尺,他可以任意激活。通过花费一轮专注于一个对手,他能够将对手变成石头或是导致其死亡。第一种运用方式被允许以 -2 的减值通过对石化的豁免检定,而第二种运用方式需要一次对死亡魔法的豁免。如果受害者直面戈尔贡的凝视,他会遭受额外的 -2 减值。如果受害者在戈尔贡身边 10 英尺内,豁免将再遭受另一个 -2 的减值。

戈尔贡的双腿可以对那些愚蠢到站在他身后的人发动强力的踢击。他能够在使用武器进行普通攻击的同时发动这种攻击,尽管这样做他的AC 在这一轮降低 2 点。该踢击造成 2d6 伤害。

他的防御就和他的进攻一样可怕。他石头般的皮肤使其基本 AC 为 0。他巨大的板甲 +5 (被称为阻驾者 Kingstopper),他的盾牌 +5 (被称为绵言 A Gentle Word),和他的魔法抗力使其几乎刀枪不入。此外,他只能被 +2 或更强附魔的武器击中。

栖息地/社会: 戈尔贡统治着安维尔东北部一片极为辽阔的土地,此地被称为戈尔贡之冕。他也控制着一个地精王国和邻国的矮人。几十年前,他的一大群手下蹂躏了布雷西特国度基尔加德,彻底破坏了它并使其变得荒凉。

戈尔贡之冕是一片荒芜的山脉、峡谷、和陡峭的悬崖,巨石倾盆而来,落在粗心的旅行者头上。这片土地的中心是一片松树林,不管从附近火山过来的烟雾是多么的有害,松树林都绿意盎然,尽管偶尔有轻微的地震晃动该地区,松林仍然植根于此。

戈尔贡的城堡,卡尔-赛塔拉克,坐落在这片松树林的中心。从这里,他指挥着他的大批手下;从这里,死亡飞向外头横扫安维尔的国度。这座城堡,由黑曜石制成,是一个庞然大物,高塔耸入云层,地下城延伸至地心深处。戈尔贡的王座室设施齐全,在王座触手可及的范围内挂着几件提米维尔武器。谣传(尽管这无法证实)安维尔帝国之剑 the Sword of the Anuirean Empire也悬于其间。

戈尔贡已经下令让一些侍奉他的雇佣兵为其绑架矿工和熔炼工,以便将从冕上开采的铁熔炼成武器。这些熔炉发出的骇人光芒混入朦胧的空气中,持续悬浮在戈尔贡之冕的上头。

生态: 作为一个奇异的生物,戈尔贡在生态中没有生态位,并且没有人知道他的皮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用途。众所周知,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个生物的皮肤变得越来越石质化,反映出他内心花岗岩般的硬度。也许有朝一日他将完全变成一座雕像,从而在安维尔消除这个强大的威胁。

#疑似笔误无论是这张卡或blood enemies abominations of cerilia都没有谈到戈尔贡有施法能力,但戈尔贡之冕的领地部分又有可怕的憎恶仍是该领地独一的法师这种话,可能是写书的人自己意见都没有统一。前文开发奥恩亵林的DM的指南里,还有“戈尔贡免疫任何基于地或寒冷的魔法”这样的建议,但实际做人物卡的时候他们自己也没采纳这个建议。
TOP
图南
2020-09-21, 10:13
Post #222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魔兽人 orog



气候/地形: 山脉、地下
频率: 不常见
组织: 部落
活动周期: 夜晚
食物: 食肉
智力: 平均到高 (10-14)
宝藏: C, O, Q×10, S(个别 L)
阵营: 中立邪恶

出现数目: 4-16
防御等级: 3 (10)
移动: 9
生命骰: 3
零级命中: 17
攻击次数: 1
伤害/攻击: 使用武器 +2
特殊攻击:
特殊防御:
魔法抗力:
体型: 中型 (6½英尺高 )
士气: 精英 (10-14)
经验值: 120


(IMG:https://s1.ax1x.com/2020/09/05/wVGEWR.png)



魔兽人是一个矿工和勇士的地下种族,他们居住在塞瑞利亚的山脉。他们的黑暗要塞和堡垒可以在偏远的峡谷中找到,或是隐藏在地下的洞穴中。 魔兽人认为所有其他种族都是敌人,并生活在永久战争的状态中;近年来,他们在地表建立了几个稳固的立足点。

魔兽人站立时比人类高但有着粗矮、敦实的腿。魔兽人有着厚实、胸肌发达的躯干,长而有力手臂,而有些像猿猴的脸上长着短小、上翘的口部和扁平的鼻子。这种生物的皮肤是没有毛发的,肤色从革灰到黑色。

魔兽人是优秀的金属制造工并且通常穿着重型混织铁甲。部落的颜色自豪地展示在斗篷、外衣、或军旗上。虽然他们外表粗野,魔兽人极为聪明并对战术和战略有牢固地掌握。

战斗: 魔兽人非常强壮并且使用任何手持或投掷武器时在伤害骰有 +2 的加值。他们喜欢斧、硬头锤、长柄武器、和重型长剑。弩也很受欢迎。

魔兽人会因明亮的阳光而恶心及致盲,并在这种情况下在攻击和豁免检定上遭受 -2 的减值;即使是阴天,也会给他们 -1 的减值。这种对日光的厌恶使白天旅行变得困难,因此通常挖掘隧道网络,允许其在魔兽人堡垒附近移动,而不必暴露在日光中。

一帮魔兽人由一名 6 HD 的酋长领导,酋长 零级命中 15 并在伤害骰有 +4 的加值。向酋长提供建议的是一名 5 HD 的战斗祭司,该祭司行使着 5 级牧师的法术力量。酋长受 2-12 个至少 16 hp 的魔兽人保护,每一个都穿着板甲 (AC 2),在伤害骰有 +3 的加值。 每 20 个魔兽人, 就有一个相当于护卫的次级首领/小头目,以及一个有3级牧师力量的 3 HD 战斗祭司。

魔兽人驯化了一种凶猛的变异巨蜥,在所有方面都与地底蜥蜴相当。需要快速移动的掠夺队伍通常坐在蜥蜴上,大型战队的首领也是如此。这些生物在怪物手册上有描述;基本数据如下。
地底蜥蜴: 防御等级 5; 移动 12; 生命骰 6; 零级命中 15; #攻击次数 1; 伤害 2d6; 特殊攻击 自然骰 20造成双倍伤害; 特殊防御 无; 体型 超大型; 士气 平均; XP 650.

栖息地/社会: 在遥远的过去,魔兽人曾是地表的居民,在一系列针对矮人的种族灭绝战争中被驱赶到地底。他们通过适应新环境生存了下来。魔兽人要塞,是 4d6×10 头个体的栖息地,以采集地底真菌和饲养牲畜,以及在地表进行大规模狩猎和掠夺来持续。

魔兽人将他们这社会中的每一个成员视为战士。他们的社会信奉军人美德,也尊重绝对的力量。魔兽人无名神力庇护主的祭司极为强大也极具影响力,而整个部落会因高阶战斗祭司的话语而行军。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21, 10:14
TOP
图南
2020-09-21, 10:21
Post #223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地精,塞瑞利亚 goblin, cerilian




气候/地形: 任何
频率: 常见
组织: 氏族或 部落
活动周期: 任何
食物: 食肉
智力: 低到高 (8-14)
宝藏: 巢穴 C, 个体 K
阵营: 守序邪恶

出现数目:
4-24
防御等级: 普通 7 (10)
精英 5 (10)
巨型 3 (10)
移动: 6
生命骰: 普通 1-1
精英 1+1
巨型 3+1
零级命中: 普通 20
精英 19
巨型 17
攻击次数: 1
伤害/攻击: 使用 ( 巨型+1)
特殊攻击:
特殊防御:
魔法抗力:
体型: 普通 小型 (4英尺)
精英 中型 (6英尺)
巨型 大型 (7英尺)

士气:
平均 到 精英 (10-14)
经验值: 35,65, 或 120

地精在塞瑞利亚很常见,并在这片土地上更加荒凉和危险的地区里控制着众多的王国。五峰部落、图拉佐尔、马卡佐尔、乌尔加-再、和卡尔·卡拉托都由地精控制。其中一些国家中被他们的人类或半人邻国视为真正的王国。没有人喜欢有地精当邻居,但是在某些情况,对人类而言地精太多了,无法认真考虑将他们清除。

在塞瑞利亚,虽然在大小、强度、和外表上有很大的差异,所有的地精类种族都被视为一个物种。普通地精通常相当于怪物手册上描述的地精;他们构成了地精部落约 50% 的人口。精英地精大致等于大地精,而约占人口总数的 30%。巨型地精相当于熊地精,约占部落的 20% 。

无论体型大小,所有的地精能从他们矮胖、膝向外曲的体形、扁平的脸、尖耳朵、和长满了利齿的宽大嘴巴认出来。他们的肤色从灰绿到暗褐色,并且在激动时他们的眼睛往往会发出红色、邪恶的光芒。所有的地精都说一种语言,尽管氏族之间的方言存在着显著的差异。

战斗: 尽管塞瑞利亚的地精更喜欢阴天,但他们不受阳光的妨碍。他们拥有距离 60 英尺的热感视觉。普通地精通常穿着皮甲并携带盾牌,但是当他们能入手的时候会使用较重的鳞甲或链甲。精英地精和狼骑兵穿着鳞甲,而巨型地精通常穿着混织铁甲或板条甲。所有的地精都偏爱矛、长柄武器、钉头锤、斧、硬头锤、和短剑。大多数普通地精更喜欢作为游击兵、投石手、或弓箭手战斗。

地精首领约占人口的 5% 并能够作为有职业的NPC, 如下所示。

战士 祭司 魔术士 盗贼
普通 1级-4级 1st-6级 1st-6级 1st-10级
精英 1st-8级 1st-8级 1st-8级 1st-8级
巨型 3rd-10级 1st-4级 1st-3rd -

这些首领拥有适合他们职业和等级的能力及魔法物品。百分之九十有职业的地精是战士、祭司、和盗贼;魔术士极其罕见。

地精饲养着狼,而大多数地精农场每拥有50 个地精就有 2d4 头狼守护。这样的狼里面约 25% 是恐狼;普通地精能够骑乘这些生物。

栖息地/社会: 地精住在氏族农场由十几个更多的家族成员(6d6×10 的个体)分享一个小型的山丘堡垒。地精社会压迫女性,她们被要求负责大多数家务。这包括监督奴隶和俘虏。地精通常在氏族之间交易奴隶,并经常安排突袭以寻找更多的俘虏。

地精很少从事耕作,但他们通常照管牲畜;皮革、牛肉干、和矿业产品是他们主要的出口产品。地精各国往往好战并富于侵略性,袭击附近的国土,作为雇佣兵受雇,或是要求过往的商人缴纳沉重的通行费。
TOP
图南
2020-09-21, 10:27
Post #224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巨人, 塞瑞利亚 cerilian



森 冰
气候/地形: 任何森林 塞瑞利亚北方
频率: 非常罕见 罕见
组织: 独行 家族
活动周期: 白天 任何
食物: 食草 食肉
智力: 平均 (8-10) 高 (8-14)
宝藏: 无 E
阵营: 中立善良 守序邪恶

出现数目: 1 1-4
防御等级: 2 1
移动: 9 12
生命骰: 16+6 hp 15+7 hp
零级命中: 7 5
攻击次数: 1 1
伤害/攻击: 2d8+8 1d12 或 2d10+9
特殊攻击: 纠缠术 寒系魔法
特殊防御: 无 免疫寒冷
魔法抗力: 无 无
体型: 超大型 (14英尺高) 超大型 (16英尺高)
士气: 斗士 (15) 狂热 (18)
经验值: 9,000 12,000

好几个品种的巨人生活在塞瑞利亚的荒野区域。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宁愿离开其较小的邻居独处,专注于他们自己的事务,并期待其他人也这么做。丘陵巨人在北方的山麓丘陵和开阔丘陵地很常见;他们比怪物手册中描述的更喜欢独处,并倾向于中立的阵营。高山巨人比丘陵巨人更加庞大也更为强大。石巨人是与元素岩石紧密联系的稀有生物;他们是隐居的生物,栖息在最难以接近的山峰上。一些风暴巨人沿着塞瑞利亚多岩石的海岸居住。有关这些生物的信息,请参阅怪物手册

废陋巨人在塞瑞利亚被称为畸陋巨人,栖息在荒凉的沼泽地和森林中。与其他的巨人种族不同,他们倾向于袭击和掠夺他们的邻居。最后,塞瑞利亚是两个独特巨人物种的家园: 森巨人和冰巨人。


森巨人 Forest Giants
森巨人出现在塞瑞利亚林地最深处,远离人类定居点。他们是和平的生物,守护着森林对抗邪恶的入侵和破坏性的伐木或开垦。森巨人是巨大、多节瘤的类人生物,有着粗糙、如木头一般的皮肤,大量深色叶状头发和长长的胡须,以及长长的根状的手指和脚趾。他们经常扎下根来,一次睡上好多年。

在战斗中,森巨人以强有力的拳头进行一次打击。他们能够任意施放植物交谈动物交谈。每天一次,他们能够召唤林地生物并且也能施放植物定身术怪物定身术、和棘墙术。每回合一次,他们可以施放纠缠术。 森巨人易受火焰伤害并且每个伤害骰遭受 1 点额外的伤害。

森巨人经常援助为自然事业服务的冒险者。他们不容易发火,但他们对那些玷污林地的人毫不留情。


冰巨人 Ice Giants

北方山脉和冰川的寒冷荒野是塞瑞利亚冰巨人的家园,这是一个残忍而恶毒的生物的种族。冰巨人无法生存在冰雪覆盖的区域之外;在夏季,他们被迫撤回冰原地带并待在那里。然而,这不能阻止他们梦想着扩张其严寒的领地。

冰巨人在很多方面都与霜巨人类似,但是他们被白霜和参差不齐的碎冰块覆盖着。仅仅与冰巨人结冰的身体接触就等于挨一上一记冰寒之触术。冰巨人投掷巨大的冰球,冰球造成 2d10 点伤害并在粉碎时在5英尺半径内造成 1d10 点寒冷伤害。受害者对冰球攻击必须骰一次对法术的豁免检定;失败意味着相当于受了冰寒之触术

冰巨人能够每回合一次施展云雾术。他们可以每天施放一次冰墙术冰风暴、或冰锥术。此外, 冰巨人能够每天一次咒唤元素;该元素总是一个水元素(结冰形态),服从于这个巨人,并决不会突然攻击他。

冰巨人等待冬天来临,离开他们结冰的要塞并掠夺塞瑞利亚北方的沃斯、瑞尤里克、和布雷西图尔国度。已知在特别寒冷的冬天,他们会攻击石冕和静观山以南的国度。



(IMG:https://s1.ax1x.com/2020/09/05/wVGJSI.png)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图南: 2020-09-21, 10:27
TOP
图南
2020-09-21, 10:32
Post #225


腐朽者
Group Icon
 214
   16

Group: Avatar
Posts: 607
Joined: 2005-07-21
Member No.: 1100


龙,塞瑞利亚 dragon, cerilian



气候/地形: 山脉
频率: 非常罕见
组织: 独行
活动周期: 任何
食物: 食肉
智力: 非凡 (15-16)
宝藏: H, S, T
阵营: 任何中立

出现数目: 1
防御等级: 0 或更佳
移动: 9, 飞行 24 ©
生命骰: 15 (基础)
零级命中: 6 (基础)
攻击次数: 3+特殊
伤害/攻击: 1d10/1d10/2d12
特殊攻击: 喷吐武器、 魔法使用
特殊防御: 见下文
魔法抗力: 多样
体型: 巨型 (40英尺 基本 )
士气: 狂热 (17-18)
经验值: 22,000 (老年) +老年后每个年龄层2,000


塞瑞利亚的龙是一个古老的种族,甚至早于精灵和矮人。它们曾经大量存在,但现在仅有几只生活在群龙山脉以及远隔重洋的土地上。

龙非常聪明,而它们保存着比人类更古老的知识和学问。然而, 龙非常不喜欢被侵入者所困扰并将任何非龙都视为危险的害虫,如果他们胆敢过于接近龙的巢穴,就会被消灭。

与大多数其他世界的龙不同,塞瑞利亚的龙都是同一物种的成员。它们是很长的蛇形生物,有着短短的腿和一对巨大的皮质翅膀。它们的腹部被厚厚的坚韧皮肤包裹保护起来;铁一样硬的鳞片保护着龙的身体和四肢的上表面。它们的颜色从带红的铁锈色到铁灰色。它们的腹部通常比其鳞片更加苍白。

龙说它们自己的语言,而约有 50% 也会说矮人语或精灵语。它们没有劳神学习任何更加年轻的种族的语言。

已知在塞瑞利亚不存在年轻的龙;所有塞瑞利亚的龙都属于老年、极老、古龙、上古龙和太古龙年龄层。下表列出了对龙的基本生命骰、防护等级、喷吐武器、魔法抗力、和战斗能力的调整(基于年龄)。 战斗调整是对龙的物理攻击中所有攻击和伤害的加值。

战斗: 大多数龙不在意身体的冲突,并喜欢在参与近战前使用威吓、法术、喷吐武器、和其他能力。 所有的塞瑞利亚龙在50码半径内散发着恐惧术。此外,任何直视巨龙凝视的生物必须以 -4 不利通过对法术的豁免检定,否则因惊骇麻痹2d4 回合。如果龙希望花一整轮专注于一个直面其凝视的受害者,它能够无豁免地对受害者使用弱智术指使术、或暗示术的力量。

塞瑞利亚龙的喷吐武器是一股燃烧的毒液流,结合了酸和火最糟的特性。它影响 60 英尺长和 5 英尺宽的区域。巨龙可以每六个近战轮吐息一次。
年龄层 生命骰调整 战斗调整 防御等级 喷吐武器 魔法抗力

老年 +4 HD +8 0 12d6+12 35%
极老 +5 HD +9 -1 14d6+14 40%
古龙 +6 HD +10 -2 16d6+16 45%
上古龙 +7 HD +11 -3 18d6+18 50%
太古龙 +8 HD +12 -4 20d6+20 60%

龙魔法 Dragon Magic: 所有塞瑞利亚的龙都是强大的施法者,相当于 9-16级 (1d8+8) 的巫师。然而,龙只能使用来自防护、转化、咒法/召唤、和预言系的法术。龙魔法的受害者遭受的豁免减值,等于基于其年龄的巨龙防护等级调整值;因此,上古龙法术的受害者在豁免检定有 -3 的减值。

栖息地/社会:
龙是一个正在消失的种族。昔日它们不断地彼此交战,但在最近的几千年里,它们避免了相互争斗。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们会花更多的时间去睡觉;龙打一次盹通常要二十到三十年。

当一头龙醒来时,它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食物。邪恶的龙会毫不犹豫地袭击附近的人类和半人的定居点,但是善良的龙通常限制自己只会去吃野味。

龙拥有已经被其他种族所遗忘的许多事物的记忆。每头龙在魔法、自然、或跨位面学识等几个领域都相当于一个贤者。已知一些龙会与凡人恳求者分享他们的知识,但是一般而言,龙的学识是以谜语和秘诀的形式来表达的。
TOP
16 Pages V «  13 14 15 16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6, 1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