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73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20-09-12, 06:12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671
   108

Group: Avatar
Posts: 147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73. 百年长剧
引用渡鸦的话:
(鸟鸣声)
欢迎来到夜谷。
听众们,剧院传来了一些激动人心的消息!
百年长剧就要迎来它的终章了。是的,这就是那出从1920年连续不断的戏。作者是杰出的剧作家Hannah Hershman,预计演出整整100年。而夜谷表演俱乐部不知疲倦的志愿者们一直在表演着一幕幕的戏,一幕又一幕,十年又十年。
排练的时间非常有限,因为每个小时都有新一幕的剧本,而这一幕随即就会上演,以赶上百年长剧紧张的演出时间表。
这是一部长篇巨作,但是就像所有作品一样,它也有结束的一天。具体来说,就是今天。
正值这百年长剧的终幕上演之时,我将为大家回顾这些历史时刻。
很快将来带来更多关于此事的消息,但是首先关注新闻。
我们为你带来了关于“Franklin Chen起诉夜谷市政府”一案的最新消息。正如你知道的,由于这一案持续扩大复杂化,我没有时间在我的常规社区广播节目中讨论它。但是,我将开始一档真实犯罪播客节目,名叫“血腥法律,染血巨爪:Frank Chen谋杀案”,在这档节目中我将努力弄清在那个命运之夜的真相,五头巨龙Hiram McDaniel遇见了Frank Chen,而随后Frank Chen的尸体就带着烧伤和抓痕出现了。那是个令人困惑的谜。治安官的秘密警察表示这真的很复杂,而他们甚至不会在解决这一问题上进行任何尝试。
“哦,什么?”一名秘密警察发言人对着他在花园中发现的一条蚯蚓咕哝着,“你想让我们失败吗?你想看到我们失败吗?你想让我们调查这个案子,就是为了看我们失败吗?”
Frank Chen的家人说他们只想要一场得体的见面,包括夜谷市政府,Hiram McDaniels和神的全知全能先知,为他们所遭遇的悲剧负起他们所应承担的责任。案件审理现在已经进行到了第十个月,愿意帮忙的剧院演员在表演百年长剧之余,还进行了对所谓谋杀案的案件重演。由于“一些巨龙的袭击,以及正在主持广受尊重的真实犯罪播客节目的本地电台主播打扰”,审理地点已经更改了三次。
虽然如此,审判的时间很快就要来临了。Chaplin法官已经表示她很快将发布她的判决。
“比如说明年之类的?”她说。“当然会在五年之内。听着,就算你给我付工资,我也不欠你一个判决,你不能逼迫我做这个。等到判决完成的时候,它自然就完成了。”
Chaplin随即怒气冲冲的出了法院,记者一边喊着推荐大家收听他的播客节目,一边跟了出去。
你知道,我现在介绍百年长剧的开幕之夜。啊,剧院中人头攒动!当然,这只是观众的一部分,他们为能够见证着这场前所未有的作品而激动不已,但是更多的,是因为虫子。夜谷表演俱乐部那时候有相当严重的虫害问题,现在也依然如此。由于百年间的每天每时舞台上都在持续着戏剧演出,要除虫是很困难的。
那么多年之前,帷幕拉开,露出一套简单的公寓,一间厨房,一张婴儿床,一扇面对一面砖墙的窗户。一名坐在墙角的男子正在沉思。门铃响了。
“进来吧,门开着。”那名男子说。
一名女子进来了,神色慌张。她怀中抱着一个新生儿。
“一场谋杀!”她说,“受害人单独在房间里,所有门窗都是锁着的。”
“我的天!”那名男子说着跳了起来,“这回是谁做的,怎么做的呢?”
女子告诉他:“结果发现是园丁,Mr.Spreckle。他曾在战争中与受害人一起服役,永远无法原谅战时的事情。他通过通风管道放了一条毒蛇进去。”
那名男子坐了回去,点点头。
“啊!这个谜解开了。”
作为一个剧作家,Hannah Hershman认为任何存在超过一秒钟的谜题都是没有必要的。
女子怀中的婴儿抽动起来。
“嘘,嘘,宝宝!”女子说。
男子望向了那扇看不到天空的窗。
“看起来也许要下雨了,”他说,“谁知道呢?”
这就是一场百年旅途的开始。
现在是来自赞助商的资讯。今天的节目由夜谷医疗委员会为你带来,他们相信你在一天中饮用足够的水是很重要的。多喝点水吧!你的身体离开水是无法运行的。没有水,你只不过是一堆尘土而已。水形成了以一团有感知能力的压抑的泥浆。尽量至少喝够十杯水吧。不是一整天,现在就喝。看看你能不能喝下十杯水。拓展你的胃容量。看看你能不能让它炸裂开。要么你会感觉好多了,要么你的内脏会爆炸,你会疼上一整天。而不管怎么样,这都比平平无奇的现状有趣多了。
你甚至还应该喝更多的水。跑出门去,掘地三尺去找水。找个湖喝干它,直到底栖生物都无助的倒在露出的池底空地上。看着你所造成的一片泥泞,你仰天长啸。你现在水分充足,充满力量。离开湖边,前往海岸边。不管我们怎样用语言随意划分,所有海洋都是连在一起的一片海洋。海洋不知道什么界限,而当你躺在沙滩上,将你的嘴凑到波涛翻涌的海边的时候也是如此。
海水是咸的。它并不是很解渴,所以你得和很多才行。一只喝下去,直到亚特兰蒂斯城的顶端在几个世纪之后首次重见天日,直到深渊之中的那些奇怪的发光生物也被发掘出来,现在它们不再承受那种使他们的结构完好无损的深海的巨大压力了,因此身体全都爆裂出来。而当你喝干了海洋之后,将你的目光转向星辰。那里也有水,而你必须喝干这个宇宙。
以上是来自夜谷医学协会的资讯。
让我们想想百年长剧开演后过去二十年的事。你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曾经,你是本地广播电台的实习生,所做的差事包括倒咖啡,以及给站点管理层的门上画五芒星作为使这些古老者沉睡的仪式的一部分。二十年过去,一切都不一样了。你的上司不在了,现在你就是社区广播电台的主播了,有这么多新的责任,要担心的事情,以及再破碎的巨大废墟中探索的清醒噩梦。在这种情况下,我差不多忘了百年长剧还在上演中。但它还在勤勉的演出中,按照时刻表一幕接一幕的上演着,以疯狂的速度拆除和建造布景,以便赶上刚刚写出的一页又一页的剧本。有时候,为这场戏工作的人回想:一切会怎么结束呢?但是他们还来不及回头看,另一幕就要上演了,他们没机会这么做。所以没人知道结局会是什么。除了Hannah Hershman,这世纪长剧的神秘作者。
在成为广播主播后不久,在介绍社区活动日程的时候,我被提醒这出戏剧仍旧在上演,所以决定去看看。我穿上了我最好的礼服,你知道就是那件由格纹和五彩纸片装饰的。
我不知道从第一幕到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但很显然已经上演了很多剧情了。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距今上千年后的时间虫洞中,布置很简单,就是一些光滑的黑色椅子,上面用白色油漆画着星星。一名女子正在独白,诉说她所出生的星球,我想应该是地球,距离她现在所在的星球有多么遥远。我理解的是她来到这颗星球的旅途是单程的,而她再也不能回到她所出生的星球了。
“我们…所有人…随着时间…旅行,”她抽泣着,以一种嘶哑的声音低语着,“我们…谁也不能…在我们所出生的世界…死去了。”
我们坐在那个漆黑的剧院中,我只能确信两件事。首先,那名女子的独白现在已经持续了几天了。她脚步不稳,在我坐在那的四个小时中一直在说着。而我不知道在我离开之后她还要再说多久,但可能持续了几周吧。她面色苍白,声音细不可闻,但是还有一些令人困惑的东西,而观众们鸦雀无声的坐着,向前探出身子努力听着她的声音。
另一件我知道的事是这名女子就是在第一幕的那个新生儿。不管是同一个角色,演员也是同一个人。二十年过去了,她还在舞台上,仍旧在刻画着在第一幕就已经被介绍给我们的那个孩子的生活。想来,她是个非同寻常的演员,字面意义上将一生奉献给了舞台。而那是我到目前为止最后一次看到那出戏,而今晚我将去看它的终章。
但是首先,让我们关注社区活动安排。
今晚校董事会讲开会讨论学校午餐的问题。似乎有些当权者出于某种原因认为,向孩子们仅仅收取实际的金钱作为午餐费是不够的。他们强调说也应该要求学生们对巨大的发光云献祭和崇拜,而它仁慈的力量将使他们的人生充满目标。
由于隐私政策 蟠,我们并不能知道是哪位校董事会成员提出了这个建议。校董事会将会在高速公路上设置的一个类似于影院售票处一样的小木屋里征求公众意见。只要进入这个潮湿,黑暗的所在,小声说出你的意见,就能被听取。也许不是被校董事会,但是一定会被什么东西听到。
周二早晨,Lee Marvin将在娱乐中心开设免费表演课。课程题目是“表演就是谎言。我们将教会你表演就是说出不真实的话,你从未感觉到的感受,这样你就可能用这些伪装骗过观众”。
“幸运的是,”Lee Marven说,“大多数人并不想听真话,而更喜欢受到我们所讲谎言的安慰。”
你可以对课程支付你所愿意支付的价格,10000美元起。
周四Josh Crayton将以瀑布形态出现于格橹公园,所以附近的孩子们可以在他之中游泳。在夜谷这么干旱的城镇中游泳的机会并不多,所以Josh的善举真是令人感激不尽。他答应在他原有的形态上进行提升,增加了水滑梯和日光浴平台。他所有人游泳时注意安全,并且不要在他身上留下任何垃圾。
周五,玉米田将出现在城市中央,如同每年九月一样,天高气爽,西侧的天空产生绿色的光影。玉米田散发着强大的能量。拜托了,不要走进玉米田中,因为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住在里面,也不知道它想要什么。市议会想提醒你们玉米田完全是安全的。它是完美的,也是安全的。
最终,周六从不存在。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对你最好吗?明白了吗?
以上是社区活动安排。
哦!看看时间。我在这闲聊,而长剧就要结束了。好吧,让我拿起我过生日时Carlos新给我买的录像机。它只有35磅中,高度也只有7英尺。让我们剧场见。
啊。
我们路上的天气如何呢?
 
(“Shallow Eyes” by Brad Bensko)
 
我和Carlos正在剧院中!观众们蜂拥而至,激动不已,但是他们大多数都是剧院中长出来的虫子。这些虫子这些年中贯穿了整出戏,代代相传,见证了所有之前演出的剧情。对于这群攒动着的虫民而言,这出戏的剧情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种信仰。所以现在这些虫子都爬上了强比,由于成为见证这场大戏终局的一代而欢呼雀跃。
帷幕拉开,露出了我所熟悉的一幕。那是一套简单的公寓。一家厨房,一张婴儿床,一扇面向一面砖墙的窗户。一名坐在墙角中的男子正在沉思着。门铃响起了。
“进来吧,门开着呢。”男子说。
一名女子进来。她已经非常老了,拖着一双已经承载了她许多年,步履蹒跚的腿。
“请坐在我这。”那名男子真诚地表达关心。
“谢谢。”她说着,瘫在椅垫上,看过来,然后就像是第一次一样,注意到了观众们。
我认识这个女子。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还是个婴儿,然后是她二十岁的时候。看来她已经在这舞台上,在这出戏中度过了她的一生。
“我的名字,”她说,“是Hannah Hershman。我出生在这家剧院中,手里抱着一本比我还大的剧本。从某种意义上说,那是我的双胞胎姐妹。我在这剧本中长大,在我在胎儿时代所写的这出戏中度过了一生,直到现在。”
她站了起来,那名男子走过去想帮她一把,但她挥手拒绝了。她开口了,她—她的声音很洪亮,响彻了整个剧院。
“这场戏将以我的死为结局,因为这出戏就是我的人生。它的每时每分与我的人生都是以相同的尺度进行的。”
观众们鼓起掌来,很多人热泪盈眶。甚至昆虫们也开始拍打翅膀。
“这一百年来感谢你们。”Hannah Hershman说,“这出戏演完了。”
她走向了窗户的方向。
“看起来快要下雨了,”她说,“谁知道呢?”
灯光熄灭了。
掌声雷动,好评如潮,而Hannah Hershman听着一个人在死前所能听到的最好的声音死去了:这是他们在他们的一生中所做过的善行具体的证据。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夜谷表演俱乐部出品的第二部作品,刚刚结束的是他们的第一部作品。他们将会表演《神咒》。从人生的剧本来看,我还没有完成表演。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很多人打来,但很少被看到。被接起来的就更少了。因为现在大多数电话都是垃圾电话。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9-19, 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