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瓦尔登图书(Waldenbooks)采访弗兰克·赫伯特&大卫·林奇
francoischang
2020-09-12, 11:22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19
   30

Group: Builder
Posts: 57
Joined: 2017-11-01
Member No.: 71684


我们对领袖做出肮脏的事情。我们在达拉斯的街道上枪击他们,或者将他们掉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我们喜欢说,在美国,我们把教会和国家分开。这话很蠢。我是一个政治分析家,我从未离开过新闻界。我写的是时事。隐喻就在那里。我写的是政治生态,宗教生态,社会生态以及世界的物理生态。我认为这些不该分开。不能通过精神和身体分开来理解人类。
弗兰克·赫伯特


瓦尔登图书(Waldenbooks)采访弗兰克·赫伯特&大卫·林奇
Waldenbooks Interviews Frank Herbert and David Lynch
采访人(简称I):瓦尔登图书(Waldenbooks)有幸有机会邀请作者弗兰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和导演大卫·林奇(David Lynch)对谈。大卫·林奇不仅是《沙丘》(Dune)电影的导演,也担任编剧。我身后的这位是弗兰克·赫伯特,小说的作者,当然也是后续名作的作者。第一个问题想问电影人。介于诸多读者已经阅读《沙丘》那么多次, 才有机会进影院看您的电影,请问您是否感受有威胁?
林奇(简称DL):你懂的,做这种东西,要么愚蠢,要么疯狂,而我一天24小时都担惊受怕的。
I:所以您很清楚这个的重要性吧?
DL:是的。
赫伯特(简称FH):为什么不问我,因为我看过电影了。
DL:总得有人做吧?总得有人做,我..那天我刚读完书,我就去迪诺(德·劳伦提斯 , Dino De Laurentiis)办公室见他,我刚读完书后,兴致很高,就,你知道,为读到的书激动不已,因此我签了字。我不知道将花去3年半时间制作(1981年敲定林奇做导演,1983.3.30开拍,1984.12.14公映),我想请弗兰克谈谈感想。
I:迪诺·德·劳伦提斯是找上您的,还是说将您带进《沙丘》电影项目的,尽管您当时甚至不知道...?
DL:我根本不知道...我都没听说过这个词。
FH:他以为是六月(June).
DL:我以为他说的是六月。
I:我想请问弗兰克对电影的看法。这个问题有些复杂,因为弗兰克也是电影制作人,我今天才知道这个的。所以和您合作的不是一位...
FH:纪录片。不是一回事。
I:不过您了解过程,视频媒介本身,而且您对电影很满意。
FH:嗯,这个问题经常有人问道,就是问我在大卫的电影中看到的背景和场景,是否符合我最初的构想,是否符合我在想象中投射的事物。我得说,有些很准确,有些不是,有些更好,这就是对像林奇还有托尼·马斯特斯(Tony Masters,Anthony Masters,美术指导,其他名作有《2001:太空漫游》、《巴比龙》)这样的艺术家的期望。我是说,为什么不接受设定,在视觉效果上加以改进呢?就我所知,这部影片是部视觉盛宴。我很乐意将一些场景做成景物画摆在身边。场景很美的。
I:所以您感觉你们两人之间有协同作用吗?导演/编剧和概念创造者那种关系?
FH:协同作用?是说总和大于局部吗?
I:是的。就是,你们两人合作创作出来的是不是更好?
FH:我觉得是的。
I:弗兰克参与了什么呢?这问题有请大卫回答。
DL:我签了拍摄《沙丘》的合同。我总是..我在制作《象人》(the Elephant Man)的时候,我和克里斯托弗·德沃雷(Christopher De Vore)和埃里克·伯格恩 (Eric Bergren)一起合作,我们想忠于其精髓,你知道的,就是象人的精髓。在《沙丘》中,我尝试忠于弗兰克作品的精髓,你知道的,这个不简单,因为有很多不同的台词还有不同的事物在书中漫游。这就是选取和浓缩的,你懂得,就这些事。因此弗兰克的贡献就是,你知道的,书本身,还有从从第一天开始就对我们的支持。总是可以联系他回答一些问题,他也,你知道,阅读了几乎每一份剧本草稿...我写了七份稿子。他,你知道的,允许我,嗯,用他的内容发挥我的想法,而他的书中充满了,就是,我称之为种子的想法。全书有个大的想法,也有很多小的种子想法,他允许我萌发这些想法。我很激动,因为电影中很多事弗兰克激发的想法,也允许,你知道,衍生一些想法。我认为电影对读过书的人来说会很齐整,他们会看到区别,但是电影是忠于弗兰克想法精髓的。
FH:电影的开端就是小说的开端,也恰到好处地在小说结尾处收尾。全片都能听到我写的对话,也不只是我的对话,还有其他的。在观看粗剪的时候,我有种有趣的感觉,最近那个也不完全是粗糙,有些被剪掉了,有些不在里面,感觉它们只是发生在舞台下,或者我们已经掠过了,但是这些情景发生过,我们没有真正失去它们。有两幕戏是我想念的,但是我知道为什么被剪了。它们是我的宠物,而你不能有宠物的。
DL:不,它们也是我的宠物,但我知道是说哪些场景。就是...就是有着问题。现在的电影片场2小时20分钟, 而它和其他热门电影一同上映。但有些场景我和弗兰克都很喜欢,我觉得,嗯,会让电影停下的。
I:两位不同媒介的艺术家,显然两位很敏感的艺术家,在构思并制作电影的时候没有遇到实质上的矛盾,是不是单纯好运呢?
DL:我的话,认为这是好运,嗯。
I:您期待弗兰克给你许可证吗?
DL:我是在3年半前见到弗兰克的,就是刚签约那会。我不知道见面会遇到谁,该做什么。我见过他的照片,就是,你知道的,书上那个大胡子,对吧?
FH:上师作者(Guru Author,应该是调侃胡子。)
DL:对,但结果...弗兰克很有想法。这样的人是我身边最好的。想法..你懂得,人人都有想法,但少有人能捕捉到。想法就在那里,但是很难捕捉到。你必须,偷偷摸摸地接近这些想法,捕捉到。弗兰克就是,能捕捉到这些神奇的想法,我很尊重他。
I:弗兰克,你明显对结果很满意。
FH:对,很满意。但迪诺打电话给我,有件好玩的事。我之前没听说过大卫。迪诺打给我,他说雇了大卫·林奇拍片...来执导《沙丘》电影。我认为,这是好几次灾难一样的制作后的又一次了。因此我说:“大卫谁?”他说大卫·林奇。他说了《象人》。因此我出门,找了盘录像带,放映这部片子,我内心就觉得找对人了。从文字作品改编电影的时候,需要将其翻译成另外一种语言。就跟将英语翻译成斯瓦西里语一样。视觉语言是完全不同的语言,象人有种精妙而优美的感觉。我看了得有八次,我认为每看一次都有新收获,用视觉效果表现了一些边缘的,一些主流的,表现为视觉上的隐喻。我还没和大卫说过这事,但这是真的。这就是我的感觉。我内心就觉得找对人了,找到能拍出来的人了。
I:很高兴能谈到这些。大卫,你在做电影制作人的时候...我认为一般读者认为,《沙丘》作为一部文学作品,视觉效果很强,丰富的视觉描述,视觉化本身很直接。你认为这对翻译到银幕上有帮助吗?
DL:嗯,就跟我刚才说的,我的确忘了很多书里的内容了,因为中间有很多剧本草稿,但是我的确认为,内心感觉上弗兰克在描述事物。但是寻找的时候,有些当然是描述出来的,有些就留待想象,书中也是如此。而且,嗯...
FH:我得说这是有意为之的。
DL:有种感觉,你的心神就此接手。很多时候,你去找寻对事物的描述,但是不在那里,我意识到我在构想什么,我爱上了我构想的画面。弗兰克允许我解读事物的样子,因此我能够...我的解读是一回事。之后我和托尼一起工作,我们经过两三个步骤,进入解读的平流层,我们想出了四个不同而优美的世界,以及其外表。
I:因此电影的确是个独立的实体。如果你喜欢这本书,你也许爱上这部电影,因为它有个新的维度。
DL:我知道每个读过书的人有自己的解读,他们的解读不是我的,但我得...作为导演,我处理这些解读就跟过滤器一样,这些想法穿过我,不是他人的解读。有些人会喜欢,有些人会说不是他们构想的,他们也许会失望。你知道的,事情就是这样。
I:又回到这点,这本书视觉感很强,有些人..就是读过的人就跟到了那里一样。
DL:的确。
I:做为电影人,特别是现代的电影人,你是怎么使用影视的工具呢?你怎么做的呢?
DL:电影制作的所有技术都用上了,除了定格动画,的确很怪。因此,我学习了很多技术上的东西。我们在墨西哥建造了80多个场景,还有16个片场,漫游了世界,拉菲拉(·德·劳伦提斯, Raffaella De Laurentiis)和我一起的。拉菲拉是制作人,首先去寻找场景,最后选择了墨西哥。我在世界物色演员。电影中的人是世界各地的。一度工作人员有1700多人,的确很多人。有时我在片场转了一圈,能遇到600人,他们不是临时演员,不是工作人员,访客,摄影组什么,你知道的,所以这是一次奇怪的经历,但是也是巨大而奇妙的经历。
FH:我想补充一点。在墨西哥的完工派对上有件奇怪的事情。十几个演员找到我,各自对我说的事情都差不多:他们很遗憾电影完工了。他们过得真愉快。
I:因此这次拍片经历不是艰苦到把大家逼疯的吧?
DL:不是,我们的确在一起。这是次美妙的经历。我们在外国,在墨西哥城...我还是认为那里是拍摄沙丘最好的地方,因为沙丘实在异域、外星世界的故事。如果实在亚利桑那州拍的,那就会显得很正常了。墨西哥城有着合适的氛围,恰当的情绪...就是能带领精神前进,你懂得,去到...沙丘世界的氛围。
FH:制片人和导演有种亲密的关系。我们有分歧,但不是大的分歧,不是大喊大叫之类的分歧。如果解释你的看法,别人会听着。我唯一一次对某件事情提出了反对意见,大卫和拉非拉和其他人都听我说,没有做我不想做的事。
DL:我不记得是哪件事了。
FH:你想要杀了...
DL:哦对,是的。嗯是的。
FH:我就反对这件事。
I:那么杀了他没呢?
FH:还是做了。他们做了。
DL:但是处理跟恰当。
FH:更恰当,对。
I:所以看电影的时候能发现吧?
FH:你会看到忠于书中描述的场景,非常凄美,
I:谁会被杀呢?
FH:咱们别说。
I:所以还有两部《沙丘》系列的计划,潜在的《沙丘》计划在做吗?
DL:在做。我开始写《沙丘II》的剧本了。需要花好多工夫,然后我给弗兰克看看,听听他的意见。
I:你会做个严格的读者吧?
FH:非常严格的。
I:有趣的是,弗兰克没有参与《沙丘》的剧本。为什么呢?
FH:嗯,我写过剧本,但是很糟糕。
DL:我没读过弗兰克的剧本。我不觉得那会很糟糕的。
FH:太长了。缺乏必要的视觉隐喻。我距离书太近了,难以将其看做电影。大卫没有这个问题。和大卫一起合作,让我学到很重要的一课,就是将文字转化为剧本,再转为电影的这个过程。现在我有信心写剧本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将我的哪本书改编成剧本。嗯,我可以的。我在做呢。
I:所以你们相互学到好多吧?
FH:我会说是的,没错。
DL:嗯。
I:那么你们期待制作后两部电影吗?
DL:哦当然了,我很期待。你知道的...我,我们都是的。我现在淡出沙丘世界(Duned out)了。
FH:我们说的“融入沙丘”(Dune in)
I:你们在这个项目上花了3年半的时间。
DL:没错。3年半。
I:很长一段时间呢。但是结果,从所有人的说法来看,努力是值得。那么,就有最后一个问大卫,作为电影人..你认为大众会作何反应呢?换句话说,你在拍摄的时候,内心有没有考虑过公众会如何反应?大众会对你们做的事情有什么反应?
DL:嗯,我想过...想过很多关于我喜欢电影的事情,以及那是什么。它不是...它是一种体验,就是观看我喜欢的电影的体验,在其他地方是得不到的。我从没有在其他地方体验过。没有的。我很乐意花五块钱得到那种体验。我花了...我喜欢的电影带我取其他地方,即便是二十年前的,或者今天的,但那是另一个地方,并且给我一种体验,我认为,这也是我希望《沙丘》能做到的。它是四个不同的世界,将会带着观众旅行,体会到其他地方没有的经历。从未有过的。
I:感谢大卫,感谢和瓦尔登图书分享对电影的想法和背景故事。
DL:多谢。
原文地址:http://www.lynchnet.com/dune/duneint.html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09-19, 1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