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求知者,欢迎来到学院!】

» 学院包容一切有关奇幻之文化题材的交流。 » 这里话题广泛,神话、宗教、神秘学、历史、军事……无所不谈。 » 本版讨论不允许出现敏感言论,也请莫谈国是。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无授权灵魂翻译】第一次十字军:来自东方的召唤(节译), ​​The First Crusade: The Call from the East
dawngazer
2020-09-19, 21:28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节选章节:Chapter 3:Stability in the East

原作:皮特·弗兰科潘(Peter Frankopan)

灵魂译者:Lisa-荣军院的守陵人

一个牛津的教授写的书,观点非常刺激,忍不住找来翻了。。。我也不知道会分几天翻完,分段是我自己分的,不然实在太长了。

  当阿莱克修斯即位的时候,拜占庭帝国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好斗的邻居们不断袭击他们,国内经济的逐步崩溃,内战让国家变得支离破碎。回首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之前的局势,很容易认为其中最大的威胁是来自突厥人在东部的不断扩张。这样的印象最早是由安娜·科穆宁娜构建的,她宣称拜占庭在阿莱克修斯继位之前已经基本丧失了整个小亚细亚的控制权。事实上小亚细亚的局势在十一世纪80年代依然稳定。在阿莱克修斯的统治前期,拜占庭与突厥人保持着积极的,互利的关系。只有到了90年代,也就是第一次十字军之前,拜占庭与突厥人在东方的关系才迅速恶化起来。与穆斯林的冲突变得激烈起来。看起来基督徒与穆斯林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是诱发政治以及军事冲突的原因,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间的文化就不能共同相处。安娜·科穆宁娜出于自己的目的创造了他们间互相对立的这样一种印象,其影响延续至今。

  在新任皇帝的统治前期,他的主要目标是遏制诺曼人和佩切涅格人的威胁。小亚细亚的局势依然在拜占庭的掌控范围内:一直以来许多沦陷的地区在曼奇克特战役之后依然在顽强地对突厥人的统治进行抵抗,在阿莱克修斯即位之后也同样如此。这些抵抗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地方政权十分具有领导力,甚至超过了君士坦丁堡的中央政府。以特拉布宗附近的小亚细亚北岸为例,提奥多尔·加布拉斯(Theodore Gabras)作为当地的名门望族之一守卫着那里。他英勇反抗突厥人的事迹在数百年后仍然为当地人甚至突厥人传颂。阿马西亚【位于亚美尼亚】的广大领地在70年代由罗塞尔·巴利奥(Roussel Balliol)所控制,在寻求独立之前他曾经是个诺曼籍的拜占庭将领。由于中央政府缺乏对地方的有效管辖,导致当地的百姓更加信任地方的总督,向他们寻求庇护。

  军队的指挥官们分布在安纳托利亚的东部边境,甚至深入高加索山区。曼达勒斯(Mandales)的三个儿子,被当地的高加索人称为“罗马的权贵们”,在1080年的一月统治着开塞利亚(Kaisereia),作为机会主义者们他们试图取代帝国对此地的管辖。

  根据流传下来的文书上的印章来看,在阿莱克修斯篡位之前和之后的一段时期,巴西尔·阿普卡佩斯(Basil Apokapes)始终控制着埃德萨的军事重镇。阿莱克修斯后来指派了新的总督统治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种种迹象都表明拜占庭当时对君士坦丁堡数百公里外的领地依然具有控制力。

  许多拜占庭将军在东方的省份十分活跃——尤其是费拉瑞托斯·巴卡米奥斯(Philaretos Braakhamios),一位杰出的指挥官,但他的军事生涯在1071年拒绝支持罗曼努斯四世(Romanos IV Diogenes)的继任者米海尔七世(Michael VII Doukas)后显得有些坎坷。在七十年代拜占庭的政局相当的不稳,皇帝因为一场接一场的叛乱而焦头烂额,费拉瑞托斯趁机控制了许多的城镇,扩大了自己的地盘,利用手中的军事力量确认了自己的统治。在阿莱克修斯即位之后他依然占据着这样有利的地位,在80年代早期他对马拉什(Marash)和梅利泰内(Melitene)发起了和之前在奇里乞亚一样进攻,继而在1083年控制整个埃德萨地区。

  《阿莱克修斯传》中的描述加深了大多数人对于阿莱克修斯夺权之后,拜占庭帝国东方混乱局面的刻板印象。传统观点认为在11世纪80年代早期突厥人便已经控制了帝国的整个东部。这是基于安娜·科穆宁娜的著作之上广为人所接受的论调。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一次十字军发起之前,或者说在巴格达的苏丹【指塞尔柱帝国的马利克-萨哈】去世之前,拜占庭在小亚细亚已经收复了一定的失地。尽管《阿莱克修斯传》的叙述需要考虑作者本人的立场以及当时的时代背景,不可否认的是阿莱克修斯将拜占庭帝国从崩溃的边缘挽救了回来。但安娜在书中也存在着这样不光彩的行为:将她父亲登基后所发生的不好的事情推脱给前任。

  《阿莱克修斯传》指出了在1081年皇帝的处境十分艰难。作为新任皇帝阿莱克修斯必须着手应对诺曼人在伊庇鲁斯的威胁,他在君士坦丁堡尽可能多地集结了帝国几乎全部的军队,其中就包括从小亚细亚撤出的士兵,他意识到他必须尽快召集在东方与突厥人英勇抗争的高级指挥官们。于是他立即命令在帕夫拉戈尼亚和卡帕多西亚的总督们各司其职,坚守自己的岗位。“留下足够的士兵守卫领地,剩余的人全部前往君士坦丁堡集结,并尽可能多地招募新兵。”小亚细亚的其他总督们也曾勇敢地抗击过突厥人,他们也被要求向新任皇帝效忠并且征召军队去优先解决来自诺曼人的危机。这些命令都证明此时拜占庭帝国对小亚细亚地区依然具有强大的控制力。

  这样看来其实突厥人在此时并不应该被认为是主要威胁。只有一小部分人为了给拜占庭施加压力,选择了突袭守备松懈的目标,比如说基齐库斯。但这样的行为却是受机会主义者们欢迎的:他们恰好赶在了一个合适的时机。阿莱克修斯和伊萨克·科穆宁正在策划叛乱,于是他们不仅没有和突厥人交战,反而还说服了对方成为他们麾下的雇佣兵。

  其他的一些证据也证明当时帝国东部的实际情况非常富有戏剧性,而非大多数人所想的那样随着阿莱克修斯的篡位而崩塌。比如说小亚细亚南岸的重要港口与海军基地安塔利亚,在11世纪80年代早期还被提升为大主教区,这可以说明不仅安塔利亚依然在拜占庭的管辖之下,并且地位变得愈发重要。考古学家们还发现在小亚细亚地区,教区的主教们以及官员们依然各司其职,不论是在阿莱克修斯即位前后都是如此,这足以证明突厥人对当地并没有造成多大影响。

  事实上东方的局势在阿莱克修斯继位之后发生了更加深层次的变化,在11世纪80年代的前半部分小亚细亚的统治依然稳固,特别是在大多数人认为阿莱克修斯对地方的控制脆弱而不堪一击的情况下,这更显得难能可贵:他自己的亲卫队参与了1081年对君士坦丁堡的围攻,他们的忠诚无可置疑。但他的许多得力助手在之后便迅速地背叛了他。他没能让他的妻子伊莲娜和他一起加冕,就惹怒了她背后实力强大的家族。【伊莲娜·杜卡妮娅是帝国凯撒约翰·杜卡斯的孙女】他们决心让他尝到教训,于是选择孤立他。他们的做法立竿见影得到了回报:一周后伊莲娜便在君士坦丁堡加冕,隆重的仪式可以被看作是一种补偿与歉意——也是对阿莱克修斯的部队入城后到处劫掠的恶行的一种忏悔。并且我们可以发现,拜占庭帝国的西部在11世纪80年代早期由于诺曼人对伊庇鲁斯的入侵而陷入一片混乱,数量众多的佩切涅格军队也在帝国的北部巴尔干半岛肆无忌惮地劫掠。

  所以在小亚细亚,皇帝对突厥人的关注度甚至还比不上帝国在几十年前遗留的一些地方问题:冥顽不化的大贵族大地主们。东方的省份对于拜占庭帝国的大地主们来说是不可替代的家园,自曼奇克特战役以来也同样频频发生反叛。新皇帝在与诺曼人和佩切涅格人交战时,这里的隐患也如芒刺在背使他坐立不安。在加冕的第一周他就注意到了东方的问题。根据《阿莱克修斯传》中所言,他曾派遣军队远征比提尼亚(Bithynia)驱逐那里的突厥人,并且还向指挥官面授机宜,包括如何悄无声息地从水路登陆,还有如何在山林中选择伏击的地点。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ngazer: 2020-09-19, 21:29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1:29
Post #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为了确保这一地区的稳定,阿莱克修斯找来了一个与自己相识的人。他不能过分地信任拜占庭的贵族,授予他们大量的军队——他总是十分的警觉,只有在自己的皇家卫队在场时才感到安心。比起驱逐突厥人,事实上他更渴望一个值得信赖的同盟。作为一个突厥人的领袖,苏莱曼在11世纪70年代来到小亚细亚为自己寻求机遇与财富。他很快便找到了生财之道,受雇于君士坦丁堡的拜占庭皇帝去平定叛乱能够让他迅速地发家致富。阿莱克修斯第一次与他合作是在巴尔干西部平定一场政变,那时距他篡位也没有多久。突厥人雇佣兵被证明是忠诚勇敢并且高效的,在为皇帝平叛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并且甚至还负责看押叛军首领。

  事实上阿莱克修斯对突厥人的倚仗是每一个像他这样身居高位,却又对自己的统治并不很有信心的统治者都会做出的选择。选择并非拜占庭帝国一份子的苏莱曼作为他在小亚细亚的代理人并非毫无逻辑可言——尽管这的确不合情理。但阿莱克修斯对待出身的态度上本来就很不拘一格。拜占庭人通常对外国人怀有偏见,无论他们来自何方,仅仅将他们视为对自己有价值的雇佣兵而已,心里暗自认为他们是一群粗鄙的人,只知道拿钱办事。但阿莱克修斯·科穆宁不是这样想的。在他统治时期,很多场合下阿莱克修斯都表现得非常热心与外国人共事。事实上,有作家描述皇帝觉得没有什么比与“野蛮人俘虏们”在一起更开心的了。他的名声传遍了整个欧洲,甚至远达诺曼底。和这些人在一起阿莱克修斯才觉得安心,毕竟他曾经也是军人出身,在君士坦丁堡供职。他并不介意种族与宗教的差异,这很可能是由于他从小和Tatikios一起长大,后者是他父亲所抓获的一名突厥人俘虏,之后成为皇帝最为信任的助手。

  在比提尼亚的小规模行动后,阿莱克修斯在1081年的夏天与苏莱曼会面并和他达成了协议。皇帝慷慨地赠予了他许多礼物,作为回报,他们在Drakon河重新划定了边界。苏莱曼被指派为皇帝在小亚细亚西部的代理人,不仅要约束他自己部下的行为,更要管束在这一区域所有的突厥人。随后阿莱克修斯还得到了他的承诺,不论何时何地都可以提供军事上的援助。当1083年皇帝发现自己已经对拉里萨的诺曼人无能为力时,“他召唤苏莱曼提供军队和经验丰富的将领前去支援他,而苏莱曼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回应,派遣了7000士兵和经验丰富的军官。”在11世纪80年代早期跟随阿莱克修斯一同和诺曼人作战的突厥士兵应该也都是由苏莱曼提供的。

  阿莱克修斯从他们签订的条约中受益颇多。这使他可以腾出手来应付诺曼人与佩切涅格人在西部省份制造的麻烦。并且苏莱曼不像其他野心勃勃的拜占庭贵族们那样使他担忧,会在背后让他寝食难安。综上所述,苏莱曼被证明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盟友。

  一方面,他们在1081年的合约始终是有效的。突厥人对拜占庭领地的骚扰由于他与苏莱曼的和平协议得到了终结。而根据阿莱克修斯与巴格达的苏丹(Malik-Shah)间的书信显示,他与苏莱曼间的合约至少到1085年都是有效的,并且很可能持续了更久。在帝国就将分崩离析的时候,这份合约在当时保障了小亚细亚局势的稳定。事实上这份合约为阿莱克修斯带来的好处远不仅仅局限于小亚细亚地区。高加索地区的记载显示“整个奇里乞亚地区”都被收归“埃米尔苏莱曼,库特米什之子”的管辖之下。而根据另一位叙利亚学者的描述,苏莱曼的权势日益增长仰仗于拜占庭的支持。“在475年(公元1082年),”他写道,“苏莱曼离开拜占庭的领地,占领了沿海的安塔拉德斯(Antarados)和塔尔苏斯(Tarsos)。”这里有些细节很容易被人忽视:苏莱曼不是在攻击拜占庭所占领的城镇,他是在为拜占庭收复被突厥人占领的地区。换而言之,1081年的合约让苏莱曼成为了阿莱克修斯的助手,作为皇帝的全权代表总管小亚细亚的事务。

  尽管皇帝依靠突厥人受益良多,但这并不能说明拜占庭人对外国人的态度就有所转变。10世纪时拜占庭的外交政策便说明了一切,挑动野蛮的邻居们互相争斗,之后雇佣军队去攻击势力强的一方,以达到一个利于帝国发展生存的平衡状态。所以阿莱克修斯雇佣苏莱曼看起来似乎是鲁莽的,却也并非无先例可循。

  但皇帝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那就是尼西亚。作为小亚细亚最重要的城镇之一,尼西亚的战略位置至关重要,修筑了高大的城墙和坚固的防御工事,西侧的湖更是为它提供了天然的屏障,并且也保障了水源的供应。它也是通向富饶的利西亚(Lycia)与佛里吉亚(Phrygia)河谷的必经之路,继而进入繁华的西南海岸与安纳托利亚高原。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维系了君士坦丁堡和拜占庭东部行省的联系。

  尼西亚被突厥人占领的具体过程显得有些含糊不清。这一切通常被认为发生在尼基弗鲁斯·梅利森诺失败的叛乱之中,他和阿莱克修斯在1081年同时起兵想要推翻前任的尼基弗鲁斯三世。作为小亚细亚的名门望族,梅利森诺在向君士坦丁堡进军的时候得到了大量的支持:“城镇里的居民们都将他看作是罗马的皇帝并且十分拥戴他,”一位作家在几十年后这样写道。“他将小亚细亚中的许多城镇轮番交给突厥人管辖,后果便是很快亚细亚的所有城镇,比如说佛里吉亚和加拉蒂亚(Galatia)都沦陷在突厥人手里了。之后梅利森诺将尼西亚移交给比提尼亚管辖,在那里他试图起兵夺取罗马皇位。”这样看来梅利森诺将尼西亚和其他的小亚细亚城镇一样交到了突厥人手上。他为阿莱克修斯带来了这样大的麻烦,以至于后半生阿莱克修斯统治时期将他放逐至修道院。但他很可能只是一个替罪羊,对于他的指控并不是那么令人信服:来自阿莱克修斯的女婿尼基弗鲁斯·布里尼乌斯,他也被伊莲娜皇后委派修订当代的历史。

  事实上,对于尼西亚的丢失更自然与合理的解释要归结于阿莱克修斯与苏莱曼在1081年所签订的合约。就像阿莱克修斯上台之后对都拉齐翁派遣了新的总督一样,尼西亚也同样会被委任一个代理人——并且需要是一个不会威胁到他皇位的人——这是非常关键的选择。所以在阿莱克修斯夺权之后并没有立刻派遣一个拜占庭人去治理尼西亚,他认为关于尼西亚需要另外的方式来保障,那就是把它交给苏莱曼。这其实并不值得惊奇。

  决定将尼西亚交给苏莱曼成为了一个敏感问题,不仅是因为这样的战略十分危险,而是由于到了11世纪90年代初苏莱曼已经去世,而他的继任者阿布哈希姆(Abu’l-Kasim)完全不打算贯彻他的主张。所以皇帝才要想尽办法去掩盖尼西亚究竟是何时以及如何到了突厥人手上,这事关他的名誉问题。所以尼西亚的丢失完全要归罪于阿莱克修斯·科穆宁,而《阿莱克修斯传》为了掩饰这一点,便声称早在阿莱克修斯篡位之前,整个小亚细亚便都已经丢失。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ngazer: 2020-09-19, 21:29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1:30
Post #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掩盖真相其实十分的容易,因为尽管很多历史学家研究11至12世纪的拜占庭,他们都热衷于以阿莱克修斯的夺取作为结束,或者干脆从他的继承人约翰二世的统治开始说起。在他死后对他的评价依然众说纷纭,所以很多历史学家干脆选择了放弃。这也是由于科穆宁家族为了维护他们王朝奠基者的名誉做出了很多阻挠。

  尽管如此,阿莱克修斯的所作所为不可能完全被粉饰,至少西方人对他还是十分熟知的。亚琛(Aachen)的历史学家阿尔伯特就知道尼西亚是阿莱克修斯弄丢的,尽管他并不了解更多的细节。他认为这件事的发生是由于突厥人欺骗了皇帝。当欧拉的埃克哈德(Ekkehard of Aura)得知皇帝将城镇交给突厥人时,他十分的惊恐,指责阿莱克修斯将出卖了基督徒的权益。埃克哈德误解了当时的局势:他以为阿莱克修斯在1097年之后交出了尼西亚,但事实上在1081年他就已经这么做了。

  但是尼西亚或者小亚细亚西部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糕的,更东方的安条克迎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和尼西亚一样,安条克在拜占庭帝国东部的位置至关重要:经济重镇,军事战略要地,而且还是帝国中仅次于君士坦丁堡大牧首规格的牧首区。和尼西亚一样,阿莱克修斯认为安条克应该由一个忠心耿耿,并且不会破坏他的利益,也绝对不会威胁到他统治的人管辖。作为一个在先前已经多次在帝国的东境证明了自己的指挥官,费拉瑞托斯·巴卡米奥斯看上去是个合适的人选。但他性格古怪飘忽不定。他被拜占庭历史学家们成为是个杰出的将军,但他又是一个无组织无纪律从不听从别人命令的人。

  阿莱克修斯在统治初期努力想要争取费拉瑞托斯的支持,授予了他许多尊贵的头衔。但皇帝不是唯一的追求者:在11世纪80年代初,穆斯林世界同样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他在东亚细亚的封地备受突厥人的关注,在1084年他“决定加入他们,于是背叛了拜占庭帝国和基督教,皈依了他们的文化习俗。他的儿子对他冲动的行为感到难以理解,他明智的建议被无视。”一位作家尖刻地表达了他对此的愤慨:“费拉瑞托斯真是一个邪恶又不可理喻的人,他简直是撒旦的后代……他是后来叛教者们的先驱,性格极端的邪恶和混乱……一个伪教徒想要通过这样的行为来动摇那些虔信者们。”

  对于阿莱克修斯而言这无疑是个噩耗。费拉瑞托斯倒向哈里发和苏丹足以让他感到惊惧不安,而在他控制下的梅利泰内,埃德萨和安条克都将落入突厥人之手,这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于是他立即采取了对应措施,为了确保边境城镇的安全,他撤换了一批不可靠的将领转而由自己的亲信们取而代之。一个名叫提奥多尔的人接管了埃德萨,从他持有kouropalates(一个尊贵的荣誉头衔,可以去wiki看一下)的头衔来看,他是应该是皇帝十分信赖的近侍。他的岳父加布里埃尔同样接管了梅利泰内,成为那里的行政长官。这些地区的城堡,要塞都纷纷被皇帝所信赖的指挥官们所接管。

  但对于安条克的处置,阿莱克修斯还是想到了苏莱曼。根据资料显示,突厥人在1085年讯速地通过一条“秘密途径”悄无声息地占领了这座城市,很可能有拜占庭的守卫充当内应。苏莱曼夺取城市时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并且也没有人员的伤亡,对当地的居民也十分友善:“和平重新降临,人们回归了各自的正常生活。”阿拉伯地区的资料也记载苏莱曼对安条克的居民们秋毫无犯。

  苏莱曼对安条克的和平占领与数年之后西方骑士们的残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本身优越的地理条件加上后来人工修筑的防御工事,安条克看起来是坚不可摧的。但苏莱曼没有用武力攻城:他是作为皇帝的代理人而来,所以城中的居民——多数是希腊人——使用拜占庭官方语言——非常欢迎他的到来。这样看来阿莱克修斯对费拉瑞托斯的背叛所作出的回应,既不是派遣自己的大军前去征讨,也没有组织苏莱曼入主安条克。这便是拜占庭和突厥人之间友好的合作关系的又一有力证明。

  后世的阿拉伯作家倾向于将苏莱曼入主安条克看作是荣耀的光复。一首诗中这样写道:“您击败拜占庭的伟大壮举让亚历山大都无地自容/您让这座古城臣服在您的支配下/那里的原住民是那样震慑于您的威慑之下。”但这仅仅是一首表明了穆斯林重新控制当地的诗歌而已。事实上在入城之后,苏莱曼为了表明自己对皇帝的忠诚,立即撤换了跟随费拉瑞托斯宣誓效忠突厥人的官员。有人提醒他这样公开挑战马利克·萨哈的权威是不明智的,苏莱曼非常生气地回应自己仍然是忠于他的。在萨哈的地盘上,他认为自己的忠诚不该被质疑,他先前在尼西亚和安条克的行为并不需要对萨哈负责——因为那里是拜占庭人的领土。按照这样推断,那么苏莱曼在1085年的夏天被派遣至安条克和阿勒颇——那里一个多世纪前就被拜占庭所控制了,也是由于阿莱克修斯急于终结突厥人在那里的统治,他十分渴望得到那座城市。

  皇帝对他的盟友寄予了太多的希望。但是当地的突厥人很快便意识到苏莱曼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没有足够的办法去控制他新获得的大片领土,更别说再继续征服了。在苏莱曼入主安条克后没多久,1085年的中期,马利克·萨哈的异母兄弟突突什进攻了安条克并且在战斗中击败了他。人们热衷于争论苏莱曼究竟是在山穷水尽的情况下选择自尽,还是被流矢射中不幸身亡。但无论如何,现在安条克又一次易主到了突突什的手里。

  这对于拜占庭帝国而言是一个重大的损失,对阿莱克修斯本人来说更是灾难。为了应对来自西部省份的威胁,皇帝没有办法腾出手去应对小亚细亚的事务,只好把希望都寄托在两位他认为可信赖的领主,苏莱曼和费拉瑞托斯身上。但在短短的数个星期里,他的政策便彻底崩溃了。

  事态在进一步恶化,苏莱曼任命留守尼西亚的阿布哈希姆选择进攻比提尼亚的消息传到了君士坦丁堡。另一伙狂热的突厥人也想着要夺回自己在小亚细亚的权利,他们显然对苏莱曼的统治感到不满。拜占庭的东方行省此时开始摇摇欲坠土崩瓦解。

  但皇帝并不是唯一一个对这样尼西亚和安条克形势发生剧变感到措手不及的人。巴格达的苏丹马利克·萨哈同样对这样的变化有所警觉:像阿布哈希姆这样迅速崛起的地方军阀还有突突什同样会对他的统治形成威胁,这带来的威胁甚至要远甚于拜占庭帝国。和他的父亲阿尔普·亚尔斯兰一样,马利克·萨哈谨慎地经营着他西方的疆域,对于难以控制的地区又远离巴格达的地区他会派出自己信赖的特使,但他本人却无力控制那样遥远的地方。突厥人知道对边境地区势力的崛起要格外留心,几十年前他们也不过是在阿巴斯哈里发王朝的东境活跃的小势力而已。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1:31
Post #4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因此在大约1086年的中期,马利克·萨哈派出了使者与阿莱克修斯就小亚细亚西部的问题进行了交涉。阿布哈希姆拒绝遵循苏莱曼与萨哈之间保持了多年的默契关系,于是萨哈的信中写到:“我听说了皇帝陛下您最近所遇到的麻烦。我知道从您继位以来您便一直面临着大大小小不断的麻烦,特别是在最近您处理完拉丁人的事务之后(1081-1085年诺曼人对拜占庭的袭击),佩切涅格人正在筹划入侵您的帝国。而埃米尔阿布哈希姆同样撕毁了先前苏莱曼与您签订的合约,正在劫掠整个小亚细亚和Damalis……如果这就是您的愿望,那么我将把阿布哈希姆从这些区域(他所攻击的地方)驱逐,并且将小亚细亚与安条克移交给您统治,只要您同意将您的女儿嫁与我的长子。只要我们携手,那么将没有任何可以阻碍您的步伐,在我的帮助下您可以完成一切未尽事业。不仅仅止步于东方,您可以从伊利里亚(Illyrikon)眺望整个西方。在我的同盟之下将没有任何人敢于反抗您。”马利克·萨哈同时还保证将命令突厥人从沿海地区撤退,并且尽力支持阿莱克修斯回收帝国先前丢失的领土。安娜·科穆宁娜记载皇帝对马利克·萨哈提议联姻感到困惑:他大声笑了起来,嘀咕着马利克·萨哈是不是恶魔附身了。尽管如此,阿莱克修斯仍然没有无视他的好意,他派出使团前往巴格达打算表达一下对这个请求“虚假的期待”。

  《阿莱克修斯传》中给人的印象是他们预想的同盟便这样无疾而终了。但事实上他们间的合作从11世纪80年代中期便开始了,安娜·科穆宁娜自己在之后的叙述中也有所暗示。关于皇帝对佩切涅格人的作战行动,安娜认为是来自东方的突厥人帮助了他,这应该是由于萨哈与阿莱克修斯间达成的秘密协定。

  关于他们之间协议的大概轮廓可以由《阿莱克修斯传》的其他章节复原出一些来。作者认为她的父亲能够得到突厥人的支持是运气所在,他们在11世纪80年代交还了不少小亚细亚的城镇。这个故事看起来美好得有些不真实。真实的情况很可能是马利克·萨哈同意将小亚细亚沿岸的突厥人驱逐,将这些城镇交还给拜占庭,同时突厥人还从锡诺普以及整个黑海沿岸撤军,甚至连当地政府的金库都秋毫无犯。结果是这一地区的全部城镇都再度由拜占庭统治,这是非常高水平的外交谈判的结果,而并非安娜·科穆宁娜所猜测的,只是皇帝的好运气以及圆滑诡诈的算计所能够换来的。

  马利克·萨哈对于拜占庭至关重要的援助同样得到了优厚的回报:11世纪80年代中期,来自希腊的使者给他带去了难以计数的珍贵礼物。“拜占庭皇帝向他进贡。”马利克·萨哈死后,阿拉伯地区的作家这样描写,说他的名字被“从中国一直到叙利亚,甚至是南边更遥远的也门”传颂。这揭示了一个有趣的事实:此时小亚细亚依然由拜占庭统治,而突厥人的苏丹只控制了更东边的领地。

  萨哈对安纳托利亚当地的埃米尔们十分不信任,并且采取了一系列更强硬的举措来确认自己在塞尔柱突厥帝国中的权威。他派遣了远征军去讨伐尼西亚总督阿布哈希姆,此人当时正在劫掠拜占庭,让阿莱克修斯感到十分困扰。同时马利克·萨哈在占领阿勒颇之前还曾派遣军队进军高加索。在入主安条克之后,萨哈控制了叙利亚地区整个的海岸。他曾远眺整个地中海,三次将自己的剑浸入海水中喊道:“看,神的旨意让我统治从阿拉伯海一直到地中海这样广大的区域。”

  安条克看起来像是作为对萨哈出兵攻击阿布哈希姆,以及交还整个小亚细亚的回报。值得注意的是马利克·萨哈受到很多地区的基督徒们拥戴,他们认为他的介入能够约束当地的突厥领主,给予他们期望的和平与安定。萨哈在高加索没有遇到任何反抗,他对待当地的基督徒们十分的仁慈友善,以至于他们对来自巴格达的苏丹统治他们并无什么反感。关于马利克·萨哈对基督徒的宽容还有其他例子可循:在大约1074年初,他刚刚继承了他父亲的皇位,之后他派遣使团前往君士坦丁堡咨询东正教的教义,信条和教规。总而言之,在他1086-1087年的征战过程中,他更热衷于向自己的臣民们宣示权威而并非基督徒。尽管他进军埃德萨和梅利泰内,但他却没有重新组建人员去取代拜占庭的行政机构。

  阿莱克修斯在1086-1087年同样采取军事行动去接收萨哈交还的小亚细亚地区。来自尼西亚的袭击与骚扰由于对阿布哈希姆的打击得到了终结。“他们的劫掠行为得到了遏制,”安娜·科穆宁娜这样写道,“阿布哈希姆被迫签订了合约。”帝国的军队前往收复基齐库斯和阿波罗尼亚(Apollonias),还有其他被突厥人首领占据的小亚细亚西部城镇。在阿莱克修斯加冕前夕陷落的基齐库斯在1086年中又一次回到了帝国的怀抱中,由君士坦丁·赫帕特普洛斯(Constantine Humbertopoulos)管辖,他也是皇帝亲密的支持者,直到他再次被征召去面对来自佩切涅格人的袭击。

  由于皇帝所作出的优厚承诺,其他一些地区的突厥人指挥官甚至愿意为帝国效力并且改信基督教。君士坦丁堡的牧师们自然对这样的情况乐见其成,他们赞扬阿莱克修斯的虔诚,并且为基督教的传播作出了重大贡献。对于这样的赞誉皇帝十分高兴,但宗教上的赞扬并不能打动他,他依然贯彻着他经典的外交策略:通过加官进爵和金钱收买使得突厥人首领意识到和拜占庭的合作能够带给他们多少好处。但总而言之,他所付出的代价在回报面前可以说是不值一提的。

  所以,皇帝在出席一个主教和他的亲密合伙人在1088年1月6日所举办的演说时,没有人能够对他在东方的政策提出什么质疑。和西方的省份始终面临佩切涅格人的劫掠不同,东方看起来似乎高枕无忧了。在解决诺曼人和佩切涅格人带来的危机后,阿莱克修斯与他们签订了合约。奥赫里德的提奥菲拉特(Theophylact of Ohrid)之后对小亚细亚地区的情况并没有更多的记载。神职人员宣称阿莱克修斯非常珍视与塞尔柱苏丹这样美好的关系。而马利克·萨哈对皇帝的敬仰与爱慕也丝毫不逊色,每当他听见别人提及皇帝的名字时,他便要举杯致意。提奥菲拉特高度赞扬了皇帝的勇气并赞誉他,在他的笔下阿莱克修斯的荣光传遍了世界。

  在1088年这样乐观的局面和安娜·科穆宁娜所描述的——被后世广为接受的皇帝在1081年刚刚执掌帝国时的困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帝国的东境不仅没有分崩离析反而显得十分稳固,尽管也面临着一些挑战。此时拜占庭帝国完全掌控了局面——完全无需来自国外教皇的援助。至少在11世纪80年代的后期,十字军应该是毫无必要的。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18
Post #5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节选章节:Chapter 4:The Collapse of Asia Minor(小亚细亚的崩溃)

  除了尼西亚还位于阿布勒卡西姆(Abu’l-Kasim)的控制下,在11世界80年代,拜占庭始终还保持着对东部大部分省份的影响力,其中还特别包括了沿海的交通要道、肥沃的河谷地区以及爱琴海群岛——这些都是在战略上极其敏感的地区,对帝国的经贸网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可以在从来自海岛上的修道士们(比如Leros和Patmos)在1088和1089年对安娜皇太后的游说中轻而易举地找到关于这些地区依然在拜占庭通知下兴旺发展的证据。这些修道士们还在筹划着规模可观的建筑计划,希冀帝国政府能够减免他们不菲的税收。

  但情况很快便发生了反转。正如我们所知的,在11世纪90年代佩切涅格人对西部省份的劫掠愈演愈烈,从之前的小规模入侵已经演变到了整个部落的大规模入侵,甚至深入色雷斯地区。佩切涅格入侵带来的压力为东边的突厥人提供了绝佳的机会。阿布勒卡西姆只是其中一个投机者。在11世纪90年代中期,他开始筹划进攻尼西亚北部重镇尼科米底亚,这里距离君士坦丁堡仅仅50公里之遥。

  阿莱克修斯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尼科米底亚。1089年底,弗兰德斯伯爵罗伯特在去往耶路撒冷朝圣的归途中与阿莱克修斯相遇,他承诺支持皇帝对抗佩切涅格人,并且派遣了500弗莱芒骑士。1090年中期,当这些骑士到达拜占庭时,他们却被运过了博斯普鲁斯海峡,用于防守尼科米底亚。短期来看他们的存在对战局至关重要,但当1091年春这些弗莱芒骑士又被征调前往莱布尼翁(Lebounion,具体位置待查)迎击佩切涅格人时,尼科米底亚,这座曾在3世纪充当过东帝国首都的小亚细亚古镇被阿布勒卡西姆攻陷了。尼科米底亚的沦陷对拜占庭来说是一场灾难,继而引发了对帝国能否控制东方省份的质疑。

  然而在小亚细亚,还有许多在伺机而动的敌人们同样让拜占庭帝国对前景感到不安。富有号召力的突厥军阀达尼什曼德(Danishmend)在入侵小亚细亚东部时站稳了脚跟,他的势力深入卡帕多西亚,并且包含了塞巴斯提亚(Sebasteia)和凯撒利亚(Kaisereia)这样的军事重镇。接着还有野心勃勃的扎卡(Chaka),他以士麦那为根据地,控制了小亚细亚西部沿海地区,并且命令当地的造船厂为他进一步征服整个爱琴群岛的计划添砖加瓦。如果扎卡的舰队羽翼渐丰,进一步地扩充自己的实力,这对帝国的打击将不亚于尼科米底亚的沦陷。如果放任他在沿海地区的破坏,那么毫无疑问他终会威胁到君士坦丁堡。而且在当时,君士坦丁堡的物资供给已然受到佩切涅格入侵的影响,这(扎卡的骚扰)加剧了物资短缺,通货膨胀,以及社会动荡。在1090年1月的严冬,最为黑暗的日子降临了,暴风雪席卷了拜占庭,造成了房屋的严重损坏。

  一首当时流传的诗歌描写了一个来自小亚细亚地区的女性为了熬过这样不堪忍受的日子,甚至不得不去吃蛇肉。“你是吃一整条蛇还是只吃一部分?你会将它去头去尾,还是囫囵吞下?你怎样能够在狼吞虎咽地吃下剧毒的肉后还不立刻死去?”这便是冷酷的严冬带来的后果,可怕的饥荒和野蛮人入侵的祸害。

  帝国为了制裁扎卡所采取的措施也被证明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一位当地领主没有任何抵抗便逃之夭夭,皇帝匆忙间拼凑起派往小亚细亚西岸的部队也遭遇惨败。帝国海军不仅仅是被击败了,更被扎卡俘虏了数只舰船。此消彼长间,这次行动反而增加了扎卡的实力。

  扎卡舰队实力渐长让帝国最为担心的还是他对君士坦丁堡的威胁。众所周知,君士坦丁堡被牢靠的城墙,壕沟,还有箭塔所环绕,但一直以来,拜占庭人对于首都的海上防卫感到不安。横跨在金角湾上的巨大锁链给了他们些许安慰,尽管事实证明这根本毫无用处。就算只是一小股敌人,只要是来自海上的进攻都将让这座城市的居民们歇斯底里,惊慌失措,就像在9-10世纪维京和罗斯的劫掠者们对城郊发起的突然袭击,就造成了大范围恐慌。所以对于扎卡,帝国最担心的是一旦突厥人与佩切涅格人达成某种一致,他们甚至可以联合从海路对君士坦丁堡发动大举进攻。在1091年春天,有消息称游牧民族和扎卡之间甚至达成了某种协议,后者决定支持他们对抗拜占庭。

  帝都里开始弥漫负面和恶意的情绪。1091年春,在与皇帝以及他的随从们会面的时候,安条克牧首约翰表示了对帝国前景的无限悲观。这样的态度与三年前提奥菲拉特所表现出的乐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希俄斯也沦陷了,还有米蒂利尼(Mitylene),所有爱琴海上的群岛都已沦陷,小亚细亚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东部省份已经全境崩溃。与此同时,佩切涅格人已经兵临君士坦丁堡城下,阿莱克修斯试图与他们和谈,却是彻底的无用功。当谈及为何这次情形如此危机,约翰做了个简要的总结:上帝已经不再庇佑拜占庭了。这一切都是皇帝的过错,使得帝国在军事上屡屡受挫并陷入苦难中。阿莱克修斯在成为皇帝之前曾经是位杰出的将领,但在此之后他便屡战屡败。1081年他夺取皇位的行为触怒了上帝,于是他派来异教徒惩罚帝国。在这样的灾难面前,他们迫切需要忏悔。这样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完全反映了拜占庭在11世纪90年代初所遭遇的困境。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19
Post #6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在帝国定居的西方人对于小亚细亚急剧恶化的态势感到恐慌。“突厥人联合了许多国家,侵犯帝国的合法权益,”来自法兰西中部的一名见证者这样写道,“突厥军队和他们的移民大肆劫掠城镇和城堡,教堂被夷为平地。修士和僧侣被抓捕后有些被屠杀,还有些被无法名状的残忍刑罚折磨致死。牧师们被残酷地奴役,而修女们——唉,真是太悲惨了——在他们的淫欲下被奸污。突厥人就像掠视的狼群一样,毫不留情地劫掠基督徒——上帝仿佛已经抛弃了他们。”

  而在当时,许多人认为阿莱克修斯本人是导致拜占庭人饱受突厥人折磨的罪魁祸首。在1090年1月,皇帝向弗兰德斯伯爵罗伯特致信,描述了小亚细亚的悲惨现状。不过大多数观点认为这封信件属于伪作,经过数代学者们分析,拜占庭的东部省份在1081年就已经沦陷,而在第一次十字军前夕,局势并没有发生重大改变。所以,对突厥人的指控也被认为是夸大其词,可信度不高,只有很少部分是事实。学者们有力地论证了这封信是在12世纪初,阿莱克修斯与十字军的主要成员们的关系无法挽回地破裂之后,拜占庭的反对者们联合伪造的。

  不过与之相反是,一般都认为这封信有可能是在十一世纪90年代早期阿莱克修斯写给弗兰德斯伯爵,建立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样看来,应该有一份从君士坦丁堡发出的原件以证明此信确实存在——即便经历了翻译,转述以及添油加醋。事实上,这封信的语言以及行文方式都显而易见是拉丁化的,就连外交和政治主张也是西方化的,而不是拜占庭风格。

  但这也不意味着这封信就一定是伪造的。据我们所知,在11世纪末期有许多西方人生活在君士坦丁堡,包括许多皇帝的近侍。所以,这封信所表达的语气和想法很可能是由这些外国人所表达,在第一次十字军之后由一名作者汇总而成。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封信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几乎所有关于小亚细亚的描述其实都是基于其他当代的一些资料。这封写给弗兰德斯的罗伯特的信也反映了在11世纪90年代前期教会受到的亵渎,这些我们都可以从其它文献看到:“那些神圣之地被各种各样的方式亵渎以及摧毁,并且时刻处于危险之中,有谁会对此不为他们祈祷,不感到悲哀,不感到恐惧,甚至无动于衷呢?”这些包含了对突厥人暴行控诉的文字在这段时间并不少见,这里有更多的细节:“贵族妇女和她们的女儿们被轮流奸污,(突厥人)一个接着一个,和野兽也没什么区别。许多突厥人毫无人性地将处女绑在她们的母亲面前,逼迫她们一边唱着低俗淫秽的歌曲,一边忍受着他们的暴行……各种各样的男性,不分年龄,不分阶层,——男孩,青年,老人,贵族,农夫……还有更多难以描述出口的悲惨事件:教职人员,甚至尊贵如主教都经历了种种不堪回首的折磨,而且众所周知,还有一名主教甚至被折磨致死。”

  对阿莱克修斯而言,让弗兰德斯方面知晓这样的事情显然有他自己的用意。他在不久之前就已经收到了弗兰德斯支援的500名骑士,在他看来罗伯特是个虔诚,克制,又实际的人,与他有着相似的性格。所以他寄希望于与罗伯特伯爵建立更深层次,更紧密的联系。尽管对东部地区惨状的描述被某些人批评过于夸大,但这也的确反映了拜占庭当时所处环境十分艰难。不过在当时帝国大牧首已经公然宣传上帝已经抛弃阿莱克修斯皇帝的情况下说出一些消沉的话语,比如:“虽然我贵为皇帝,但我也找不到任何(对于目前现状)的补救措施以及合适的处理方案,我在佩切涅格人和突厥人之间疲于奔命,”似乎显得不太合时宜。这种受围心态(siege mentality)开始在君士坦丁堡出现,并且引起了更多共鸣。

  将弗兰德斯军队从尼科米底亚调离也许不是这座城镇陷落的唯一原因,但这的确造成了损害。就在1091年鸡腿佩切涅格人之后,帝国开始着力于收复这座紧邻首都的城市并且驱逐突厥人。阿莱克修斯集结了一只大军想要收复圣乔治地区(St George),也就是尼科米底亚的海湾地区。最终这座城镇被收复,并且指挥官立即决定重建这里的防御,以防将来又一次轻易地沦陷。正对着尼科米底亚修建了一个要塞,起初它被认为是为了加强城镇的防御,不过它同样也是反攻的桥头堡。总之,他们还花了很多心思,大兴土木修建了一个难以逾越的壕沟用来充当屏障守卫尼科米底亚。这是一种处于不利境地的下策,同时也反映了从11世纪70年代早期,帝国在小亚细亚地区的野心就已经荡然无存,比起收复失地,他们更倾向于守住仅存的一点领土。

  重建这座城市的防御耗费了整整六个月。在此期间,帝国也在尝试说服那些原住民离开在阿布勒卡西姆占领期间他们赖以藏身的“洞穴和地窖”,回到尼科米底亚。他们不情愿的态度也从侧面反映他们并不认为拜占庭的这次收复能持续太久。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19
Post #7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虽然尼科米底亚被收复了,但西海岸以及爱琴群岛的局势却在不断恶化。《阿莱克修斯传》里所提供的年表又一次被质疑其真实性。一个名叫圣克里斯托杜洛(Christodoulos)的修士所著的文献显示,当时突厥人造成的威胁正不断扩大。克里斯托杜洛在当时的上流社会中颇受权贵的青睐,他计划在爱琴群岛上的科斯岛(Kos)、莱罗斯(Leros)以及利普索斯(Lipsos)修建许多修道院,而阿莱克修斯的母亲安娜·达拉瑟娜帮助他获得了土地补助金以及免除了房产税。安娜的帮助促使皇帝决定授权此人在1088年于帕特莫斯岛(patmos)修建圣约翰修道院。

  但到了十一世纪90年代,克里斯托杜洛和其他修士们更多地开始考量他们的领地安全而不是补助金或者免税。突厥人海盗和劫掠者的攻击迫使他们采取紧急措施加强他们的守卫。在帕特莫斯,来罗斯以及利普索斯,为了保护社区的安全,他们开始修建一些小型堡垒,但克里斯托杜洛还是陷入苦战之中。修士们害怕成为突厥人的俘虏,于是四散而逃,到了1092年春天克里斯托杜洛本人也放弃了抵抗,逃到了优比亚岛(Euboea),并在第二年去世。在他去世前不久留下的遗嘱附件中提到,他是最后一个离开帕特莫斯的。“阿格莱纳人(Agarenes,对突厥人的一种称呼),海盗,还有突厥人”无休止的进攻让人根本无法生存。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爱琴群岛和小亚细亚西海岸的情况有所改善。尽管安娜·科穆宁十分蔑视扎卡( ?aka),挖苦他不过是龟缩在士麦那装腔作势,做皇帝大梦的无能之辈,并且认为他轻而易举就会被击败,但事实远非如此。1094年,赛奥多尔·卡斯特里索斯(Theodore Kastrisios)在克里斯托杜洛死后接替他掌管位于帕特莫斯的圣约翰修道院,但他感到自己根本无法胜任自己的职务。事实也的确如此,他说,他无法履行自己的任何职责:突厥人在爱琴群岛东部的不断希冀意味着他甚至连登上岛(帕特莫斯)都不可能,更别提管理修道院了。

  小亚细亚的全面崩溃来势凶猛,令人措手不及。佩切涅格人的威胁为许多独立的突厥领主提供了良机,例如阿布勒卡西姆和扎卡,这也是阿莱克修斯先前笼络地方首领的政策所带来的恶果,而现在这样的后果成为了拜占庭的心腹之患。在过去,阿莱克修斯能够赢得突厥人领主的支持是因为他与巴格达的苏丹(指马利克沙)有着良好关系,而巴格达的苏丹也想借机控制在塞尔柱帝国边境的这些埃米尔。

  与马利克沙的盟约直到1091年的春天还依旧有效,阿莱克修斯抱怨苏丹向他提供的援军受到了扎卡的拦截和阻挠。马利克沙同样也对这种打破局势平衡的行为感到有些烦躁不安,在1092年夏天,他任命他最信任的指挥官之一布赞(Buzan)指挥远征军深入小亚细亚,去教训阿布勒卡西姆。尽管布赞已经兵临城下,但他却对尼西亚固若金汤的防御无可奈何,最终也只能选择撤军。不过在那年秋天,君士坦丁堡与巴格达之间的外交往来依然延续着,两位统治者在共同抵抗阿布勒卡西姆以及此地区的其他叛徒时,依然是关系良好的合作伙伴。

  1092年11月马利克沙的死宣告阿莱克修斯东方政策的彻底失败。在他去世前的一个月,苏丹意识到自己已经大权旁落,而在巴格达的政敌正在虎视眈眈。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马利克沙撤换了许多军队指挥官,但这却加剧了他们的不满。苏丹的维齐尔,博学的尼扎姆·阿尔-穆鲁克也受到了苏丹的敌视,作为帝国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塞尔柱帝国在11世纪末期的扩张与繁荣与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1092年末,他被撤职,并且被一个被称为阿萨辛神秘组织谋杀。根据一些消息宣称,就算苏丹没有直接下令动手,但至少他也默许了这一行为。仅仅过了几个星期,马利克沙的死便让整个突厥帝国陷入混乱。为了争论苏丹的直系或者旁系亲属里究竟谁才有资格继任皇位,接下来的两年里他们陷入了内战。

  许多学者认为这场突厥帝国的大动荡为阿莱克修斯加强帝国在小亚细亚的势力提供了良好的契机。但事实上却恰恰相反。马利克沙的死使得皇帝在最不恰当的时机拾取了一个重要盟友。更糟的是,塞尔柱帝国的继承人内战让安纳托利亚地区形成了权利的真空,当地的突厥领主趁机崛起。这使得阿莱克修斯面临更加艰难的处境,在继任的苏丹眼里,拜占庭帝国的弱点将暴露无遗。

  1094年,形势变得十分严峻。在君士坦丁堡召开的宗教集会上汇集了帝国所有地区的主教,讨论的话题落到了那些在东部地区身有教职的人身上。他们中的许多人会来到首都并非自愿,而是在突厥人的威胁下他们已经无法回到东部。不过在讨论会中,皇帝冷眼旁观,发现西部地区的主教并没有展现出一丝一毫对同僚的同情,反而坚持要求他们离开君士坦丁堡,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履行职责。不过安纳托利亚地区的主教并不打算如他们所愿,而且在首都逗留的这段时间里,他要求他们从主教们的资产里拨款,提供经济援助,于是一些解决方案也随即出台。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6-21, 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