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求知者,欢迎来到学院!】

» 学院包容一切有关奇幻之文化题材的交流。 » 这里话题广泛,神话、宗教、神秘学、历史、军事……无所不谈。 » 本版讨论不允许出现敏感言论,也请莫谈国是。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翻译】拜占庭和十字军国家(1096-1204)节选, 选自《Byzantium and the crusader states 1096-1204》
dawngazer
2020-09-19, 22:15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Byzantine ambitions concerning the crusader states at the time of John II Komnenos

  约翰二世时期拜占庭对十字军国家的野心

  作者Ralph-Johannes Lilie

  英文版转译自J.C.Morris和Jean E.Ridings

  本段译者:Melissa兰

  约翰时期,拜占庭帝国对于十字军国家的基本目标是什么?金纳莫斯给了我们一个关于第二次叙利亚远征的理由,他指出皇帝希望将安条克、奇里乞亚、塞浦路斯和安塔利亚合并为一个公国,并且由他的儿子曼努埃尔继承。如果金纳莫斯所言不虚,那就意味着在1142年约翰还没打算掌控耶路撒冷。可以设想的是,拜占庭人依然想要控制安条克,不过也不是不能容忍其他其他十字军国家的存在,只要他们承认帝国的宗主国地位就行,至少埃德萨和的黎波里就是这么保留了下来,不过耶路撒冷持保留态度。约翰没有再试图武力收复安条克,只好希冀于通过谈判。这种让步毫无疑问是由于西欧进行的反拜占庭活动,也使得希腊人与十字军重新开始公开对立。只有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才能理解皇帝在1137至1138年举棋不定的行为。约翰渴望安条克是不错,但他也不想将自己帝国的西部陷入巨大的危险中。所以在1137他只是用自己的大军在恐吓十字军,试图给他们些许压力而已。他有意回避战争,用模糊的许诺在自我安慰,只要一切进展顺利,他终究会得到安条克。当他意识到对方并不会如他所愿,自己不过是一厢情愿时,1142年他只好重开战端。

  综上所述,毫无疑问只要能够达到目的,皇帝还是希望走和平路线的。这也是约翰从继位以来到1138年的一贯政策。我们还记得阿莱克修斯在1117-1118年希望通过联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约翰也做出了这样的尝试,只不过收获甚微。在1130年中期他还有过这样一个联姻计划,由公爵小姐(即后来的安条克的梅丽珊德)的母亲安条克女公爵艾莉丝提出,不过依然无疾而终,因为安条克的贵族们不愿向拜占庭皇帝俯首称臣。也许这让约翰意识到安条克不适合直接被帝国吞并,不过可以继续作为一个半独立的大公国存在,由皇室成员来进行统治。骄傲的法兰克人也许会比较容易接受这样的现状,毕竟这总好过立刻逼他们接受拜占庭文化。这只不过是一种假想,但作为未来的大公,曼努埃尔肯定是赞成的。后来作为皇帝的时候,曼努埃尔也很高兴被称作一个“心直口快的拉丁人”,也没有人理解他为什么有这样的爱好。也许这也不是曼努埃尔的个人情感偏向,而是他有意将自己包装成“拉丁人的朋友”,也许是受了当初艾莉丝提出的联姻的影响。我们知道曼努埃尔作为皇帝,在拉丁人,尤其是军队中的声望还是很高的。从金纳莫斯那里我们了解了更多细节:在1142年,曼努埃尔甚至希冀于将安条克纳为自己的直辖领地。米海尔·伊塔利库斯还报告说拉丁人的军队(米海尔叫他们“凯尔特人”)甚至归属了曼努埃尔的直接领导。还有更多迹象,在1140初,曼努埃尔与德意志的贝莎·冯·苏尔茨巴赫订婚,这就是未来的伊莲娜皇后。但在这时曼努埃尔只是约翰皇帝的四子,看起来并没有继承皇位的可能性。当我们回顾这一切时,根据这些不起眼的事件,似乎可以揭示出他们在计划着对叙利亚发起新的远征。让与德意志联姻的曼努埃尔来做这些地区的领主可以说是绝妙的一步,至少这收获了德意志人的支持,或者至少暂时容忍了拜占庭人的行径。

  对于这一地区的归属问题,帝国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了。无论是从政治,军事甚至是经济的角度来看,这都是十分重要的。安条克可以作为一个安全的堡垒,而塞浦路斯则是经济重镇,以及把守内陆海湾的要塞。因为他的地理位置,塞浦路斯切断了十字军国家通往意大利的大部分要道。而掌握了安塔利亚,就掌握了在小亚西亚南部海岸通行的重要港口,与塞浦路斯遥相呼应,是连接拜占庭其他省份的交通命脉。军事上,曼努埃尔的大公领地不仅拥有拜占庭的支持,而且法兰克人和小亚美尼亚人也支持他。在对抗叙利亚的穆罕马德(Muhammadans)还有美索不达米亚时,法兰克人的封建王国比如埃德萨、阿勒颇还有的黎波里都将协助防御。在对抗伊科尼安的塞尔柱苏丹时,驻守塔鲁斯(Taurus)和反-塔鲁斯(Anti-Taurus)高地的小亚美尼亚人也必将出力。相反,在北叙利亚的一些法兰克人小国家很快便降级为从属国,比如埃德萨和阿勒颇,由于被切断了海上的联系,只能仰仗拜占庭的鼻息过活。但耶路撒冷和他们都不同,它始终保持一个疏远的姿态,远离拜占庭极力想要创建的一个以自己为主导的十字军国家间的联盟。拜占庭无法对耶路撒冷施加影响,付出甚多却收获寥寥,只能靠附庸了阿勒颇,在十字军国家中赢得些许虚名。

  此外,伴随着这一大公国的自然扩张,它将横跨小亚细亚和卡帕多西亚。伊科尼安的塞尔柱王国将被分割成两部分,而小亚细亚也将被收复。这个统治安条克的拜占庭王公将成为帝国在叙利亚的代言人,从地理上的角度来看,远在君士坦丁堡的皇帝甚至都将无法掌控他。

  在1118-1119年间的那段谈判里,一些十字军,特别是驻守在安条克的,意识到了接受拜占庭人许诺的好处。如果所有的法兰克人都一口回绝了,那么这场谈判也就不会持续这么久了。而且金纳莫斯透露,尽管没有提及姓名,但艾莉丝提出婚约并不是她自作主张,尽管她是这一计划的核心人物,但这很明显是一个团队在推动这件事。

  后来法兰克人贵族拒绝与拜占庭人达成同盟,毫无疑问他们是担心失去自己的独立地位,但可能也是出于宗教上的考虑,他们不愿与分裂的希腊教派为伍。可以预见,罗马教会也不可能支持这样的联合。他们担心东正教大牧首会借此回归,然后削弱他们在北叙利亚的影响力。尽管综合了各方面考虑,但约翰很明显还是低估了这些阻力。阿莱克修斯倒是始终考虑到了所有的一切:他第一次让步是在1101年。第沃尔条约意味着更多的让步,然后1118-1119年的和谈依然是在做这方面的努力。约翰想要的更多,他违反了第沃尔条约,想要直接从大公手中夺取安条克。但他也决定容忍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允许那些封建公国继续独立。拜占庭人放弃了建立越来越多直辖公国的机会,而是把目标都放在削弱法兰克人国家上,可却又允许他们存在。

  拜占庭人的政策一如既往的现实主义,他们容忍法兰克国家的存在,并且放弃了一切能够直接征服他们的希望,因为他们预见到这样做将有助于提高他们在西方的地位。他们关心的是未来何去何从,而不是眼下的十字军国家。在下一章我们将看见曼努埃尔是如何延续这样的政策,将它发展到了怎样的程度,并且没有完全放弃拜占庭的合法宣称。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6-21, 0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