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求知者,欢迎来到学院!】

» 学院包容一切有关奇幻之文化题材的交流。 » 这里话题广泛,神话、宗教、神秘学、历史、军事……无所不谈。 » 本版讨论不允许出现敏感言论,也请莫谈国是。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11-12世纪拜占庭群英传, 原作者@Lisa_Corvinus
dawngazer
2020-09-19, 22:33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安娜·达拉瑟诺斯
​​在我们之前介绍达拉瑟诺斯家族的文章里提及过,之所以达拉瑟诺斯可以在11-12世纪的动荡时局中在帝国的上流社会屹立不倒,很大程度要归功于今天我们要讲的安娜·达拉瑟诺斯。她以作为阿莱克修斯一世的母亲而闻名,而事实上科穆宁家族最终走上权力巅峰,也正是由于这位长袖善舞的贵妇精心编制的关系网,通过姻亲关系将小亚细亚以及巴尔干地区的诸多军事贵族紧密团结在一起,获取了广泛的支持。

安娜·达拉瑟诺斯是阿莱克修斯·查隆(Alexios Charon)与一位来自达拉瑟诺斯家族的贵族女性所生之女。她的外祖父名为阿德里安·达拉瑟诺斯,是安条克总督赛奥菲拉特·达拉瑟诺斯之子。对她的父亲我们知之甚少,据记载他应该是帝国在意大利地区的一名无关紧要的官员。但她的母系达拉瑟诺斯家族则在达米安·达拉瑟诺斯任安条克总督后便一跃成为帝国最为显赫的军事贵族。

安娜出生的日期不详,大约在1025-1030年左右。同样,她与约翰·科穆宁结婚的日期也不确定,大约在1040,1044或者1045年。这对夫妻共育有八个孩子,五个儿子和三个女儿。按照从长到幼的顺序分别是曼努埃尔·科穆宁(1045), 玛丽娅·科穆宁(1047),伊萨克·科穆宁(1050),尤多西亚·科穆宁(1052),赛奥多拉·科穆宁(约1054年),阿莱克修斯·科穆宁(即阿莱克修斯一世)(1057),阿德里安·科穆宁(1060)和尼基弗鲁斯·科穆宁(1062)。[18]

1057年,约翰的兄长伊萨克·科穆宁(即伊萨克一世)领导了一群将领反对米海尔六世,并迫使他离开了王位。在叛乱时,约翰担任总督的职务,但是在他兄弟胜利之后,他被擢升为kouropalates,并被任命为西部军区大将军。这件事显然激发了安娜的雄心壮志:从这个时候开始,她印章显示她使用与她丈夫的头衔相对应的女性化头衔:kouropalatissa和domestikissa。与君士坦丁堡大牧首米海尔·克鲁拉里奥斯(Michael Keroularios)的冲突使得伊萨克一世的统治没有维持多久,此人曾促使米海尔六世退位,并且代表了首都强大的贵族势力。克鲁拉里奥斯和他的支持者们反对伊萨克一世严格的经济政策。最后虽然克鲁拉里奥斯被废黜了,但伊萨克一世也于10月22日退位,并归隐了斯图迪奥斯修道院,随后皇位落在了杜卡斯家族的君士坦丁十世手中,尽管后来安娜的孙女婿小尼基弗鲁斯·布里尼乌斯声称皇位起初被认为应该由约翰·科穆宁继承。野心勃勃的安娜·达拉瑟诺斯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于是竭尽所能,甚至“泪流满面”地说服约翰去成为皇帝,但约翰依然拒绝了。安娜努力说服约翰成为皇帝并竭尽所能,甚至“泪流满面”,让约翰改变主意,但无济于事。不过根据历史学家康斯坦丁诺斯·瓦尔佐斯(Konstantinos Varzos)的说法,这个版本的说法是可疑的,并且很可能是在阿莱克修斯一世最终篡夺皇位后的一种事后粉饰,用来强调科穆宁家族的正统性。不管怎么说,自此之后,安娜·达拉瑟诺斯与杜卡斯家族势如水火。

在1067年7月12日约翰·科穆宁去世,安娜·达拉瑟诺斯开始守寡。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她指引着她的家族走上巅峰,并为她的孩子们铺就了通向皇位的坦途。同年5月,君士坦丁十世也去世了,安娜和他的遗孀——摄政皇后尤多西亚·马克恩波利提萨(Eudokia Makrembolitissa)结为盟有。为了巩固她的家庭地位,安娜利用姻亲关系与当时显赫的贵族家庭编织了一张复杂的关系网。她的长女玛丽娅与米海尔·塔罗尼特结婚,而次女尤多西亚则嫁给了尼基弗鲁斯·梅里森诺。安娜还与尤多西亚皇后的第二任丈夫罗曼努斯四世关系密切,支持他与杜卡斯家族的反对派成员进行斗争。她最小的女儿赛奥多拉嫁给了罗曼努斯四世的儿子君士坦丁·戴奥真尼斯结婚,她的长子曼努埃尔也是罗曼努斯四世最青睐的将军之一,并被擢升为kouropalates和strategos autokrator。当曼努埃尔在1071年初因感染而死时,安娜匆匆地赶到比提尼亚见他最后一面。当他下葬后,她就试图用她的第三个儿子阿莱克修斯来替代他的地位,但皇帝认为后者当时实在太年轻了。

1071年8月19日,在曼奇科特战役后,塞尔柱突厥人击败并俘虏了罗曼努斯四世,杜卡斯家族重新掌权。君士坦丁十世的弟弟凯撒约翰·杜卡斯设计了一场政变,将皇后尤多西亚·马克恩波利提萨排挤出了权力中心,并拥立尤多西亚的长子米海尔七世取而代之。当罗曼努斯四世被塞尔柱人释放后,约翰·杜卡斯的儿子率军对抗他。在他被捕后,凯撒将前任皇帝致盲。在此期间,安娜被指控与被废黜的皇帝保持秘密通信,并因此受到审判。她勇敢地为自己辩护,而且·尼基弗鲁斯·布里尼乌斯说她曾经在她的斗篷下面穿戴了一个十字架并宣告她是无辜的,她朗声道:“这是你我间的审判,仔细想想你的决定是否值得至高无上的法官注意,没人能知道一个人心中的秘密。”法官们各执一词,有些人认为她应该被无罪释放,但其他人则担心惹恼约翰·杜卡斯。因此,她于1072年初与她的儿子们一起被流放到普林基波斯岛。她很有可能被勒令出家,当然也可能在此之前,因为她的头衔中“Monache(即修女)”和kouropalatissa并列。亦或者,她出家为修女还可能发生在1081年。

1072年8月4日罗曼努斯四世去世后,科穆宁家族被允许结束流放回到宫廷。尽管她对杜卡斯家族的敌意有增无减,但似乎米海尔七世想要拉拢她,并安排安娜的儿子伊萨克·科穆宁与玛丽娅皇后(即阿兰尼亚的玛丽娅,玛丽娅·巴格拉季昂)的表亲伊莲娜结婚。1077年9月,尽管她最初坚决反对,但她最终还是同意她的儿子阿莱克修斯与凯撒约翰·杜卡斯的孙女伊莲娜·杜卡斯结婚。这场婚姻大概在1078年初举行,当时新娘只有12岁。

根据阿莱克修斯传中的记载,安娜·达拉瑟诺斯与玛丽娅皇后在1081年科穆宁家族的政变中都扮演了重要角色。阿兰尼亚的玛丽娅先是嫁给了米海尔七世,之后又改嫁尼基弗鲁斯三世。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她与米海尔七世的独子君士坦丁·杜卡斯。然而老迈的尼基弗鲁斯三世却打算将皇位许诺给自己的一个近亲,这导致了走投无路的玛丽娅只能转而投向科穆宁家族,因为科穆宁许诺未来会给她的儿子在宫中留有一席之地。这个政治联盟背后的真正推手正是安娜·达拉瑟诺斯。

由于玛丽娅的堂妹之前嫁给了伊萨克·科穆宁,他们之间已经建立了紧密联系。所以科穆宁兄弟俩就有了更多理由去接近皇后。此外作为掩饰,玛丽娅还认了阿莱克修斯作为自己的养子。这些建议看似是玛丽娅身边的从格鲁吉亚带来的亲信以及太监们提供给她的,但事实上这些人也是被伊萨克·科穆宁收买了的。因此,玛利亚的儿子君士坦丁·杜卡斯与阿莱克修斯·科穆宁现在有了名义上的兄弟关系,伊萨克和阿莱克修斯都向皇后宣誓将保护他,维护他登上皇位的权利。作为宫廷内幕消息的来源,玛丽娅在这次叛乱中可以说是个非常宝贵的盟友。

在伊萨克与阿莱克修斯筹划叛乱的过程中,他们的母亲安娜在深夜将自己的家仆们全部召集起来跟随她前往圣索菲亚大教堂。而没有人知道的是,与此同时兄弟俩已经全副武装准备离开首都。安娜·达拉瑟诺斯来到大教堂与尼基弗鲁斯三世对质,声称自己的儿子们忠心耿耿,是因为惧怕皇帝身边的小人陷害,所以才逃离了首都。她被允许进入大教堂,在教堂门口用手抱住了拱形门并嚎啕大哭道:“除非我能得到陛下的十字架作为安全的保证,否则就算砍下我的手我也不会离开这神圣之地。”

近卫军的指挥官将自己胸前的十字架摘下并递给她。“不是要你的,”她说,“我是在要求一个保证。我要求陛下亲口答应保证我们的安全。这若是要见证一个誓约,这个十字架显然太小了。”她坚持如此,如果这个誓约是由一个小十字架见证,那么它的效力将不足以保护他们的安全。“告诉陛下,我们要求公正的裁决和怜悯。去告诉他。”

她的儿媳,伊萨克的妻子(她与他们一同在教堂开门的时候进来了),摘下了脸上的面纱对使者说:“如果她要求的话,你们就该放她走。但是没有安全的保证我们是不会离开教堂的,即便用死亡来威胁。”使者离开了并告诉皇帝这一切。那些女人的态度是那样的坚定与奋不顾身。并且更让他们担心的是这会在市民面前造成很坏的影响,甚至引发暴动。尼基弗鲁斯本质上还是个好人,被女士们的言辞打动了,于是除了她所要求的十字架以外,他还给出了自己的承诺。之后她便离开了教堂。皇帝将她和她的女儿,儿媳们软禁在布拉赫奈宫附近。她的女亲戚——帝国凯撒约翰·杜卡斯的儿媳也从布拉赫奈宫被派往那里(她持有protovestiaria的头衔【查了一下是皇后的首席女官】),来照顾并保护他们。他们被允许自由出入去获取食物以及其他必须的生活用品。

每天早晨女士们去和卫兵攀谈,希望从他们那里得知她们的男性亲属的消息。而卫兵们也十分直率地回应她们,告诉她们一切她们希望知道的新闻。皇后的女官是个善良慷慨的人,她劝说那些守卫们给予她们更加优厚的待遇,以及满足她们的一切需求。于是守卫们被她们打动了,对于她们的询问从不拒绝,任何外面的消息都及时地传到了她们的耳朵里。

安娜为儿子们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逃走,并且分散了皇帝的注意力并让她的儿子有时间招募他们的部队,她给了尼基弗鲁斯三世一个假象,让他放松了警惕,以为自己依然高枕无忧。

伊萨克和阿莱克修斯于1081年4月1日以胜利者的姿态进入首都。然而,这样的大喜日子里安娜依然不愿放下与杜卡斯家族的宿怨。她从未真正同意过阿莱克修斯和伊莲娜·杜卡斯的婚姻,现在随着阿莱克修斯一世加冕为帝,年轻的伊莲娜将成为皇后,情况变得更加严峻。虽然大多数杜卡斯和科穆宁家族的人都统一了意见,支持阿莱克修斯加冕,不过伊萨克也有不少支持者。最终阿莱克修斯于4月4日加冕,而伊莲娜却拖延了一整周后才加冕,这件事情非常可疑。很可能安娜和玛丽娅皇后希望废黜伊莲娜,并希望以母亲和妻子的身份与阿莱克修斯一世共治。与十几岁还是个孩子的伊莲娜·杜卡斯相比,来自巴格拉季昂家族的玛丽娅曾经是两位皇帝的皇后,工于心计老谋深算。在阿莱克修斯传中,安娜·科穆宁则认为,之所以科穆宁家族没有将玛丽娅皇后赶出皇宫,是因为她不仅善良,而且“她身在外国,没有亲戚,没有朋友,甚至没有任何说她家乡话的人。”

然而,伊莲娜·杜卡斯最终被大牧首科斯马斯加冕。然而作为交换,安娜·达拉瑟诺斯被允许任命下一任大牧首尤斯塔修斯·加里达斯(Eustratius Garidas)。

从1081年科穆宁家族夺权成功到她被驱逐或死亡,安娜·达拉瑟诺斯在帝国的军事和内政方面都扮演了重要角色。在很多年里,她的儿子阿莱克修斯都处于她的影响下。然而,她与她的儿媳伊莲娜皇后不和,并且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承担了她的孙女安娜·科穆宁的抚养以及教育。

鉴于中世纪拜占庭帝国的文化和传统,安娜对她的儿子以及帝国都拥有这样大的权力是不寻常的。虽然阿莱克修斯需要一个可靠的顾问,并且他的登基也是倚仗了他母亲的阴谋,她的母亲在他继位后的15年里都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然而随着中年的临近,阿莱克修斯一世决心以自己的方式统治。在11世纪80年代的军事行动之后,他待在首都时时常对他的母亲过分控制中央权力而感到不满,尽管她做得还算不错。这是由历史学家佐纳拉斯提出的,他说安娜掌权的时间太长,以至于阿莱克修斯因为仅仅是名义上的皇帝而感到沮丧不安。安娜总是能够感受到不断变化的命运之风,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儿子似乎有了些别的想法,于是她半自愿半被迫地回到了修道院。事实上阿莱克修斯一世的不满情绪可能早在1089年就已经萌发,当时他在一次会议中抱怨安娜对Docheiariou修道院过分慷慨。

有关安娜隐退和死亡年份的来源存在冲突。对于她从宫廷里消失,安娜·科穆宁出乎意料地保持了沉默,这可能表明她的祖母参与了一些可疑的事情——也许她是一个异端,如波格米勒派。然而,我们知道,当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在1096​​年末或1097年初通过城市时,她依然大权在握。由于我们不确定退休的日期和原因,所以她最终的结局依然是个谜。不过可以想见,这样一位自始至终都野心勃勃的女性,即便是母亲,也很难被同样极度渴望权力的儿子所认同吧。

安娜·达拉瑟诺斯,生于名门,曾经距离皇后之位仅仅一步之遥;她蛰伏于暗中,为自己的家族编织了一张权势之网,最后又作为皇帝的母亲执掌大权数十年之久。和她相比,佐伊女皇尽管有着马其顿家族的血脉,但她也不过是个被粉饰愚弄的看客,任由曾经辉煌的马其顿王朝在她的丈夫、情人手中逐渐崩塌。至于后来同样野心勃勃的安娜·科穆宁,她若是真的学到了她祖母的一半本事,又怎会下场如此惨淡?唯有她才是那个为权势而生的人。​​​​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34
Post #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约翰·杜卡斯

​​杜卡斯家族贵为11世纪拜占庭最显赫的家族之一,但留给世人的印象往往不过是两顶空洞的皇冠,以及朽烂的帝国在突厥人的雷霆一击面前轰然崩塌的惨状。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家族背后真正的操纵者,并不是那两位乏善可陈毫无功绩的皇帝呢?

约翰·杜卡斯早年曾任帝国的默西亚总督,然而直到他的兄长君士坦丁十世夺取皇位后,他才逐渐为人所知。事实上他是从君士坦丁十世去世至阿莱克修斯一世登基这段时间内最富有权势的皇室成员之一。论财富,他拥有色雷斯和比提尼亚地区大片的地产,而论人脉,他甚至还是历史学家米海尔·普赛罗斯的密友。虽然在提及他的多数文献里都只提及他作为皇室成员的身份,但他同样也是一名大权在握的总督。

被君士坦丁十世任命为顾问后,1067年君士坦丁十世去世,约翰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他的侄子米海尔七世的摄政者。他位列凯撒的尊位,并且他的家族掌控着元老院。为了维护家族利益,他反对君士坦丁十世的遗孀尤多西亚·马克恩波利提萨皇后改嫁罗曼努斯四世。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他始终是罗曼努斯四世最顽固最头疼的敌人,出于对他的忌惮,罗曼努斯四世在位期间的大多数时候,约翰·杜卡斯都被勒令待在自己在比提尼亚地区的庄园里。在家中,他知晓了自己的儿子安德洛尼卡·杜卡斯在1071年的曼奇科特战役中随军出征,却在战场上抛弃罗曼努斯四世的行径(值得怀疑这样的行为背后有没有约翰·杜卡斯的授意。)

罗曼努斯四世被突厥人俘虏后,惊慌失措的尤多西亚皇后只得邀请约翰回到宫中主持大局。他与自己的好友米海尔·普赛罗斯合作,使皇后让位于她的儿子,之后强迫她作为一名修女在1071年10月隐退。约翰·杜卡斯很快以米海尔七世的名义成为帝国事实上的掌权者,宣称帝国不再承认罗曼努斯四世为皇帝,他理应将皇位交给已经可以主政的米海尔七世。约翰派他的儿子安德洛尼卡和君士坦丁去逮捕罗曼努斯四世,只有囚禁他才能确保他的侄子米海尔七世的统治。起初杜卡斯家族大多同意罗曼努斯四世只要宣布退位,就可以在修道院里安度晚年。但约翰·杜卡斯对他恨之入骨,以至于他不惜背信弃义也要致盲他,在他临死前痛苦得奄奄一息时也不忘嘲讽他。随着罗曼努斯四世的死去,约翰·杜卡斯和米海尔·普赛罗斯在宫廷里再也无人可以与之相抗衡。

然而,约翰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消灭了罗曼努斯四世之后,他被他自己的一个亲信——大内侍尼基弗利特(Nikephoritzes)给扳倒了。1073年,这位大内侍获得了米海尔七世的信任,他从中挑拨年轻幼稚的皇帝来反对自己的叔叔。约翰被迫退休到他的大庄园,在那里他通过在博斯普鲁斯海峡附近的森林中狩猎聊以自娱。

与此同时,帝国政府不得不采取行动来遏制塞尔柱突厥人在安纳托利亚地区愈演愈烈的军事侵略。伊萨克·科穆宁(即阿莱克修斯一世的兄长)募集了一支异族雇佣军试图反击突厥人,但其中的诺曼人指挥官罗塞尔·德·巴伊勒却发动了叛乱,试图在安纳托利亚建立一个独立的王国。小亚细亚的局势于是变得混乱不堪,1074年米海尔七世受形势所迫,不得不命令他的叔叔接管帝国军队并击败诺曼雇佣兵。然而未来的皇帝尼基弗鲁斯三世指挥的小亚细亚军队在交战时可耻地撤离了战场,背叛了约翰·杜卡斯(老大爷有没有觉得天道好轮回啊=。=)。他与他的儿子安德洛尼卡一同被俘虏。雇佣兵在取胜后继续进攻博斯普鲁斯海峡,而为了救援父亲和大哥,他的小儿子君士坦丁死于乱军之中。

罗塞尔不确定他率领的雇佣军是否能够在君士坦丁堡推翻皇帝,于是决定先担任皇帝的军事总管一职。他宣称支持约翰·杜卡斯成为皇帝,轻而易举便说服了此时已经成为他阶下囚的约翰反对自己忘恩负义的侄子。

米海尔七世和大内侍尼基弗利特现在开始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了。他们甚至慌不择路去与罗姆的苏莱曼结成联盟,缔结了拜占庭人和突厥人之间的正式条约。米海尔七世承认了苏莱曼目前所占有的土地的合法性,而突厥人则同意会出兵援助米海尔七世。这支军队伏击了雇佣兵的营地,俘虏了约翰·杜卡斯,虽然罗塞尔设法逃脱了,但这场叛乱也到此为止了。

在罗姆做了一段时间俘虏后,米海尔七世到底还是赎回了他的叔叔,并允许他保留一切荣誉头衔,条件是他必须发誓不再对帝位怀有念想,为了以防万一他还逼约翰出家成为了一名修士。

尽管名义上被剥夺了政治地位,但约翰·杜卡斯依然左右着君士坦丁堡混乱的政局变换。在米海尔七世统治的后期,当尼基弗鲁斯三世围攻君士坦丁堡的时候,他建议他的侄子为了保全性命还是退位出家为好。但在1081年他又逃离了君士坦丁堡并加入科穆宁家族的阵营反抗尼基弗鲁斯三世的统治。他一手安排了自己的孙女伊莲娜·杜卡斯与阿莱克修斯一世的婚姻,尽管后者的母亲安娜·达拉瑟诺斯强烈反对。

根据阿莱克修斯传的记载,约翰·杜卡斯在阿莱克修斯一世夺取皇位的过程中出了很多力。他在投奔科穆宁兄弟的路上俘虏了一名带着巨额财富的税官,并且还用这笔不义之财招募了一队突厥佣兵。之后在阿莱克修斯围攻君士坦丁堡的时候甚至还给了他建议该如何从守城的部队中寻找突破口。

其实约翰·杜卡斯和安娜·达拉瑟诺斯十分相似,他们都是与生俱来的权利动物,他们也许并没有直接走上台前加冕为帝,却十分享受那种在幕后操纵一切的感觉。安娜·达拉瑟诺斯通过为自己的家族编织一张错综复杂的权利之网,让自己轻而易举就能掌控一切,那么约翰·杜卡斯呢?他看起来要更加的冷酷自私,对自己家族的亲人甚至也不曾心怀善念。当然这大约是杜卡斯家族的本性使然,从君士坦丁十世通过阴谋手段逼迫伊萨克一世退位之时,他们便注定是活在谎言与背叛中,如此看来后来的诸多不幸不过是礼尚往来。​​​​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35
Post #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伊萨克·科穆宁

伊萨克·科穆宁是阿莱克修斯一世的哥哥,也是杜卡斯-科穆宁王朝时期著名的军事指挥官与行政官员。他在他的弟弟夺取皇位的过程中出力许多,并且在后来的帝国政府中也始终担任要职。

他出生于11世纪中期,约1050年,是约翰·科穆宁与安娜·达拉瑟诺斯的次子。作为名门之后,伊萨克从小便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并且表现得勇敢而坚韧。根据他的侄女,历史学家安娜·科穆宁公主的记载,他的相貌与阿莱克修斯一世极为相近,不过他的肤色更苍白一些,胡子也不那么浓密。安娜还说,他喜欢狩猎和战争,在战斗中会身先士卒带头冲锋。和其他同时代的记载者——例如奥赫里德的赛奥菲拉特(Theophylact)一样,安娜还强调了伊萨克的美德和他与人交往的能力,虽然安娜也提到他有时脾气暴躁,并且会因为一些小事便发作。不过历史学家们都无一例外地提到,伊萨克受过良好教育,安条克的牧首约翰(John the Oxite),记录他有能力解释经文,而Euchaita的巴西尔则认为他具有广泛的哲学知识。可惜的是他的作品只有少数几篇留存下来,其中包括三篇批判新柏拉图主义哲学家普罗克斯(Proclus)的哲学论文,以及一篇批判查尔西顿的利奥(Leo of Chalcedon)的神学汇编。

由于他是伊萨克一世的侄子,这样的亲属关系让他在11世纪中叶拜占庭的贵族阶层里地位极其显赫。在1071年末或1072年初,他的母亲安娜·达拉瑟诺斯被审判和流放,他同样也被流放到Prinkipo岛与她作伴。不过米海尔七世最终还是决定和强大的科穆宁家族和解,他召回了伊萨克并且将玛丽娅皇后的侄女伊莲娜许配给她,后者同样来自格鲁吉亚王族巴格拉季昂家族。

不久之后,可能是在1073年,他被任命为大将军,并且作为总指挥官,在安纳托利亚地区迎击塞尔柱突厥人。在凯撒利亚附近的第一场战斗中,他被突厥人俘虏,在获得赎金后被释放。然后他和他的弟弟阿莱克修斯一起返回君士坦丁堡。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他再次前往东部任安条克总督。他的前任Joseph Tarchaneiotes去世后,他的儿子Katakalon无力掌控局面,安条克牧首Aemilian精心策划,涉嫌与亚美尼亚军阀Philaretos Brachamios勾结发起叛乱,后者在曼奇科特战役以后在安条克北部的托罗斯山脉里试图建立独立政权。伊萨克略施小计便将这位牧首逐出了城市,但跟随他的人起义反抗,他不得不使用武力镇压。在1075年春天面对突厥人突袭时,伊萨克再次被俘虏,被安条克公民们众筹两万金币赎回。(……)而在战斗中,与他同行的他的妹夫君士坦丁·戴奥真尼斯战死,他是罗曼努斯四世之子。在1080之前他都留在安条克,后来他回到了君士坦丁堡。

回到首都后不久,他就获得了新皇帝尼基弗鲁斯三世的青睐,据说由于后者对伊萨克经常赠与他的叙利亚地区纺织品十分喜爱(行贿受贿啊,拖走下一个)。因此,尼基弗鲁斯三世经常邀请伊萨克和他一同用餐,还给了他sebastos的高级头衔和居住在皇宫里的权利。尽管尼基弗鲁斯三世对科穆宁兄弟俩十分优待,但伊萨克和阿莱克修斯策划通过推翻皇帝,重夺皇位来恢复科穆宁家族昔日至高无上的地位。当尼基弗鲁斯三世的保加利亚人近侍(英语原文是confidantes……自行体会吧)Boril和Germanos得知他们的意图时,兄弟俩便转而向玛丽娅皇后寻求庇护。皇后担心她与米海尔七世的儿子君士坦丁·杜卡斯会被剥夺地位,因为尼基弗鲁斯三世更倾向于让自己的亲戚希纳德诺(Synadenos)继位。根据安娜·科穆宁的说法,兄弟们利用这个机会向皇后透露了他们的计划,并承诺保护君士坦丁的继承权。因此,通过阿莱克修斯与伊莲娜·杜卡斯的婚姻,科穆宁兄弟获得了仍然强大的杜卡斯家族的支持。

兄弟们在1081年1月下旬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时刻,当时塞尔柱突厥人在围攻基齐库斯(Cyzicus),迫使帝国的军队集结在色雷斯附近。2月14日星期日,兄弟俩和他们的支持者们集合,并在第二天秘密离开君士坦丁堡,前往阿德里安堡。在Skiza,有不少人支持伊萨克而不是阿莱克修斯,根据一位不可靠的匿名人士说,伊萨克其实已经在阿德里安堡加冕,但因为杜卡斯家族和大部分军队都支持后者,所以伊萨克还是退让了,他甚至亲自为他的弟弟穿上了象征皇权的紫色靴子。科穆宁家族于4月1日入主君士坦丁堡,伊萨克与其他亲属们一起进入了皇宫。

在阿莱克修斯一世掌权之后,伊萨克证明了他是他弟弟最忠诚,最坚定和最热情的支持者之一。作为回报,阿莱克修斯一世授予他新创立的sebastokrator尊贵头衔,这标志着在地位上他们几乎是平等的。用安娜·科穆宁的话说,“他几乎是无冕之王。”不过在当时他还被指控将前任皇后玛丽娅送往曼加纳修道院,在那里她被杜卡斯家族的人严密监视起来。

根据历史学家保罗·戈蒂埃(Paul Gautier)的说法,阿莱克修斯一世似乎已经委托他的兄长担任“大检察官和公共秩序监护人”的角色。(大检察官伊萨克了解一下)因此,伊萨克领导了一个特别法庭,并被阿莱克修斯一世安排了许多秘密任务。(哦原来您是东秦特务头子啊,失敬失敬)。当阿莱克修斯一世在1081年秋天离开首都,远征诺曼人时,伊萨克仍然负责维持君士坦丁堡的秩序。在战争期间,阿莱克修斯需要大量资金来维持军队的开销。首先科穆宁家族开始在自己亲属内部筹措资金,并向他们的支持者们呼吁提供经济援助。但是这些钱很显然只是九牛一毛,伊萨克和他的母亲安娜·达拉瑟诺斯很快也无计可施,在考虑良久后还是选择将目光投向了教会的财产——这也是从希拉克略时期延续下来的传统。因此,在1081/1082的冬天,伊萨克毫无征兆地来到圣索非亚大教堂,召集了宗族会议,并竭力说服神职人员允许没收然后融化金银物品切割成货币以此来支付部队的开销。在当时的与会成员只有约翰·梅塔克萨斯(John Metaxas)反对这一举动,甚至还嘲笑伊萨克。但当这项行动开始后,缺席会议的的查尔西顿的利奥教长便开始公开谴责这一行径以及其主要实施者伊萨克。这导致了利奥在1086年1月被开除教籍,并由参议员和高级神职人员组成的混合法庭进行审判。

根据安娜·科穆宁所说,基于他受过的良好教育。伊萨克于1082年2月负责对哲学家约翰·伊塔洛斯(John Italos)进行调查。他发现后者在传播非正统的异端思想,于是对他进行了一次公开审判。1083年,伊萨克向Gregory Pakourianos将军建立的Petritzos修道院捐赠了珍贵的祭典礼服。1087年,由于佩切涅格人袭击巴尔干半岛,伊萨克只好又一次开始搜刮教会的财产。根据约翰(John the Oxite)的说法,一些试图隐藏珍宝的顽固僧侣甚至被鞭打和监禁。 查尔西顿的利奥再一次开始谴责这些措施。于是到了1087年末,伊萨克在阿莱克修斯一世出征时再次被指派留守君士坦丁堡,这一次他将利奥流放到了色雷斯黑海沿岸的索佐波利斯(Sozopoli)或者莫森布里亚(Mesembria)。

1092年至1094年,伊萨克的儿子约翰·科穆宁被任命为杜拉齐翁总督,他被奥赫里德的大教长赛奥菲拉特指控密谋反对阿莱克修斯一世。皇帝决定在菲利普波利斯进行审判,而伊萨克闻讯则急忙赶来。安娜·科穆宁详细介绍了整个事件,伊萨克本人其实并不确定他儿子是否无辜,并保持了谨慎立场,不过后来他意识到阿莱克修斯一世本人其实并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于是他强行干预了他儿子的辩护,甚至因此与他的弟弟阿德里安大吵一架,后者后来被指控涉嫌诽谤伊萨克父子的清白。

与此同时,查尔西顿的利奥又开始闹事了。利奥的侄子,阿德里安堡的尼古拉斯在写给他叔叔的一封信中写道,伊萨克谴责那些反对没收教会财产的人是“物质的崇拜者”(ὑλολάτραι)。查尔西顿的利奥对他的侄子做出了回应,就自己的立场进行了长篇的神学辩论,引起了极大的骚动。为了避免自己处于舆论的不利地位,伊萨克开始编写一套有关神学,教义的文本来反击利奥。最终,到了1094年末,一场宗教辩论会在布拉赫奈宫举行,在阿莱克修斯一世的直接主持下,伊萨克本人也作为三位法官之一,与君士坦丁堡和耶路撒冷的牧首Nicholas Grammatikos、Symeon II一起裁决了这件事。最终这场审判以利奥承认自己的错误而告终,自此之后他改变了自己的观点。用历史学家康斯坦丁诺斯·瓦尔佐斯(Konstantinos Varzos)的话来说,这是“伊萨克在神学和政治上的胜利”。

伊萨克也和查尔迪亚军区的赛奥多尔·加布拉斯以及他的儿子格里高利有亲缘关系。在赛奥多尔与一个阿兰尼亚的公主再婚之前,格里高利与伊萨克的一个女儿订婚。由于后者是伊萨克妻子的堂亲,格里高利和伊萨克之女的婚约被认为是无效的。在1094年到1098年之间的某个时候,当时格里高利被留在君士坦丁堡作为人质,用以证明他父亲赛奥多尔的忠诚,伊萨克在他的宅邸中接待了赛奥多尔·加布拉斯。伊萨克还侦破了阿尼玛斯(Anemas)四兄弟的阴谋,这个阴谋发生在1097年至1104年之间,并涉及几名高级军事和民事官员。伊萨克说服参议员Solomon揭露这些阴谋的成员和细节。不久之后,他还领导了对波格米勒派(东正教异端)的领导人,医生巴西尔的调查。

在他的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伊萨克归隐了修道院。在他的母亲安娜·达拉瑟诺斯去世后不久,他也离开了人世。她的妻子也去了修道院,在大约一年后去世,而阿莱克修斯一世亲自带着伊萨克的子女们陪伴在他们身边照顾他们。伊萨克在东正教会中也得到了纪念,纪念日是东正教的星期日(Sunday of Orthodoxy)。

——————

以下为个人私货啦,不感兴趣的可以忽略不看。

一直以来我都在想,科穆宁家族的光辉真的就集中在阿莱克修斯一世一人身上吗?事实上其他人都活在阿莱克修斯过于耀眼的光辉之下,要说没有不甘心,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但是伊萨克的选择,是无悔地站在了阿莱克修斯光辉的阴影之下,以自己的方式为家族,为帝国,贡献着一份力量。如果说科穆宁家族是依靠什么站到了帝国之巅,击败了曾经如日中天的杜卡斯家族,那么我认为,是家人之间无悔的爱。

而讽刺的是,他们最终垮台,正是死于亲族间的自相残杀。

如果没有伊萨克的妥协与付出,阿莱克修斯还会有惊无险地度过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能的难关吗?

我相信他的忠诚,同时我也读到了他的苦涩,在尼基弗鲁斯三世执政时期,他们并肩作战,生死与共。在强敌环伺无人可依靠的险境中,是他们兄弟俩互相扶持才走到了最后。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阿莱克修斯已经不再仅仅是他的弟弟了,他成长为了一个老谋深算的帝皇,为了保住自己的帝国,他可以怀疑任何人,做任何事。面对阿莱克修斯对约翰是否反叛的诘问,他无言以对,只有跪在皇帝的床前对他深深一拜。

“我要说的话,早在当年为你穿上紫色靴子时,都已经说尽了。”

如果可以,他是多么想回到过去,他是多么想念那个直率单纯的弟弟。​​​​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35
Post #4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小约翰·杜卡斯

​​约翰·杜卡斯(1064-1137之前)是杜卡斯家族的成员,也是阿莱克修斯一世的大舅子,帝国在11世纪中后期最为耀眼的指挥官。在任杜拉齐翁总督时,他在巴尔干半岛击败了塞尔维亚人。而就任帝国大将军之后,他率领帝国舰队在爱琴海歼灭了突厥埃米尔扎卡,并且平定了克里特岛与塞浦路斯岛的叛乱,为帝国收复了安纳托利亚西部海岸的大部分地区。

约翰·杜卡斯出生于1064年,是凯撒约翰·杜卡斯之子安德洛尼卡·杜卡斯与妻子保加利亚的玛丽娅的次子,后者是保加利亚第一帝国的末代皇帝伊凡·弗拉迪斯拉夫的孙女。而约翰的妹妹伊莲娜·杜卡斯则在后来嫁给了阿莱克修斯一世。1074年,在诺曼雇佣兵罗塞尔·德·巴勒鲁(Roussel de Bailleul)的叛乱期间,约翰和他的哥哥米海尔一起在他的祖父凯撒在比提尼亚的庄园里。罗塞尔要求凯撒约翰·杜卡斯交出两个孙子作为人质,以换取他们被俘受伤的父亲。老约翰同意了,于是两人被罗塞尔监禁。米海尔后来设法逃脱了,但年轻的约翰被罗塞尔监禁着,直到后者在那年末被阿尔图克的突厥人击败并俘虏。

在他父亲于1077年去世后,小约翰留在他祖父位于色雷斯的庄园里,并由他抚养长大。正是在那里,他知晓了阿莱克修斯一世在1081年对尼基弗鲁斯三世发动了叛乱,并向祖父汇报了这一消息。之后他们一起动身加入了阿莱克修斯在Schiza地区的军队,并拥立他成为皇帝。

1085年,当阿莱克修斯从意大利·诺曼联军手中夺回了亚得里亚海沿岸的港口城市后,小约翰·杜卡斯被任命为杜拉齐翁的总督,他担任这一职务直到1092年被sebastokrator伊萨克·科穆宁之子约翰·科穆宁所接替。他在任期间成绩斐然,不仅击退了来自杜克里亚和拉什卡的塞尔维亚大公们的入侵,根据安娜·科穆宁在《阿莱克修斯传》中的记载,他甚至俘虏了杜克里亚大公君士坦丁·博丁(Constantine Bodin)。之后约翰还推动重建阿尔巴尼亚和达尔马提亚地区,这些地方在前些年的拜占庭-诺曼战争中被战火摧残。奥赫里德大教长赛奥菲拉特留存的不少信件证明了约翰的功绩,并且在约翰离开后,赛奥菲拉特表达了对他担任总督时的怀念,并还时常写信向他征询意见。比如在1093年,他甚至被赛奥菲拉特邀请作为法官来帮忙审判两个被指控为异端的贵族,其中有一个还来自马克恩波利提萨家族(即君士坦丁十世的妻子尤多西亚·马克恩波利提萨的亲戚)。

在1092年被召回君士坦丁堡之后,约翰被任命为帝国海军大元帅(Megas doux),总管帝国海军。虽然他是第一个已知的大总督,因此通常被认为是第一个担任该职位的人,但有证据表明在1085年末已经存在这个头衔了,尽管其持有人未知。作为海军统帅,约翰的任务是应对盘踞在士麦那的突厥埃米尔扎卡的威胁。曾经是拜占庭附庸的扎卡建造了自己的舰队,并占领了爱琴海上的几座岛屿,到处劫掠,甚至还自称为皇帝。约翰首先着手收复莱斯博斯岛,他的军队沿着安纳托利亚海岸推进到岛的对面。当他们过海时,君士坦丁·达拉瑟诺斯的舰队将从希俄斯返航,与他汇合。在拜占庭联军围攻莱斯博斯的首府米提林内(Mytilene)三个月之后,扎卡提出投降并愿意交出莱斯博斯岛,条件是保障他们安全返回士麦那。约翰同意了,但突厥人刚一起航便遭遇了达拉瑟诺斯赶来支援的舰队。扎卡勉强设法逃脱了,但他的大部分舰队都被击沉或俘虏。在这场胜利之后,约翰·杜卡斯巩固了米提林内地区的防御,带领他的舰队收复了附近曾被扎卡占领的岛屿,然后返回君士坦丁堡。

回到君士坦丁堡后(1092末至1093年初),他和Manuel Boutoumites一起被调往镇压克里特岛和塞浦路斯岛镇压Karykes和Rhapsomates的起义。帝国舰队到来的消息使得Karykes的争权土崩瓦解,他很快便被平定。而在塞浦路斯,Rhapsomates也仅仅反抗了没多久就被俘虏。Eumathios Philokales被任命为塞浦路斯岛的新总督,随后约翰带着舰队返回君士坦丁堡。1094年,他参加了在布拉赫奈宫举行的审判会,这场审判谴责了查尔西顿的利奥。

1097年,在尼西亚之围结束之后,阿莱克修斯一世任命约翰·杜卡斯为拜占庭在安纳托利亚地区的军事总指挥,并负责从突厥人手中接收爱琴海沿岸地区。为了避免冲突并促进谈判,阿莱克修斯一世让他负责看护罗姆苏丹亚尔斯兰一世在尼西亚之战中被俘的妻子,此人也是查卡的女儿。约翰把舰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卡斯帕克斯(Kaspax),向士麦那发动了进攻。在短暂围攻之后,查卡(此人是前文所提的查卡之子)同意交出这座城市,以换取他的人身安全并保证居民的安全。约翰随即接管了这座城市,并任命卡斯帕克斯驻守此地。然而,在卡斯帕克斯上任之前他就被一名穆斯林谋杀了,接着被激怒的舰队水手们屠杀了这座城市的人民。约翰·杜卡斯没有办法,只得在屠杀结束后试图恢复城市的秩序。约翰留下了经验丰富的赫里亚斯(Hyaleas)将军作为总督,并将整个舰队都留给他驻守士麦那,然后继续他的征程。他从士麦那继续向南进军,在艰苦的战斗后他击败了突厥人在以弗所的驻军,并带走了2000名俘虏分配到爱琴海的各个岛屿。 Petzeas被任命为以佛所的总督,而约翰和他的军队向内陆地区转进。他夺取了萨尔蒂斯(Sardeis)和阿拉谢希尔,然后交给了Michael Kekaumenos。在夺取劳迪希亚(Laodicea)后,他还攻陷了Choma和Lampe的要塞,任命Eustathios Kamytzes作为总督。当他抵达Polybotos的时候,那里正聚集了许多从以弗所逃来的突厥人,对杜卡斯这么快就追击而来感到十分措手不及,于是约翰又一次取得了卓越的胜利。

在他1097年的远征之后,《阿莱克修斯传》里便不再提及约翰·杜卡斯的名字。然而,从修道院的文件中可以了解到,他在某个不具体的时间选择了隐退,并改名为安东尼。他具体死亡的日期也不明,但在伊莲娜皇后编写的Typikon中提及他在1110-1116年时还活着,但在1136年,他肯定已经去世。

纵观阿莱克修斯统治时期,我们注意到,约翰·杜卡斯主要的作战对象是巴尔干地区的塞尔维亚大公以及盘踞在爱琴海群岛上的突厥酋长,他并未参加过阿莱克修斯与佩切涅格人,还有后期与罗姆苏丹国的战役。但我们可以惊奇地发现没有任何一名将领的战绩比约翰·杜卡斯更好了:至少根据现有的史料来看,他未尝败绩,可以说与屡败屡战的阿莱克修斯一世本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噫)。尤其是在1097年尼西亚之战胜利后,他追击突厥人的战绩相当辉煌。

不过最可疑的是关于他的家庭生活没有任何史学家留下过只言片语,我们可以类比他的生态位已经十分近似西汉的卫青了(有个皇后姐姐,自己还是大将军),并且他还出身名门,来自显赫的杜卡斯家族,母亲还是保加利亚王族后裔。这样的身份竟然没有提及妻儿,我觉得也是够令人浮想联翩了,尤其是在1097之后阿莱克修斯一世还正是用人之际,安娜却再也没有在书中提到过他。

曾经和朋友讨论过,有人说他可能涉嫌谋反。但所有在阿莱克修斯时期谋反的人,哪怕是他的姐夫梅里森诺,塔罗尼特之类的,最后好歹也交代谋反被处理了,更何况我觉得以约翰·杜卡斯的军事能力,真要是谋反的话阿莱克修斯不一定打得过他(rua),所以我并不认为他涉嫌谋反。

那么他的猝然消失就更是个未解之谜了,目前能查到的资料实在太少,只能留给大家自行想象了。我们既不知道他与他的妹妹伊莲娜皇后关系如何,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待他的侄子约翰以及之女安娜之间的矛盾,我们甚至也根本不知道他在阿莱克修斯废黜君士坦丁·杜卡斯一事上究竟持怎样的立场。他只是皇帝手中最锋利的剑,守护着帝国的荣耀。​​​​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36
Post #5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泰提修斯

​​泰提修斯(Tatikios)是阿莱克修斯一世时期拜占庭的指挥官,也是阿莱克修斯一世的忠诚的挚友。

根据记载,泰提修斯的父亲是一个“撒拉逊人(Saracen)”,很有可能意味着是个突厥人。他被阿莱克修斯一世的父亲约翰·科穆宁俘虏,并成为科穆宁家的家仆。泰提修斯和阿莱克修斯一世年纪相仿,一起长大,甚至被描述为阿莱克修斯的oikogenes(即“来自同一家族的”)。

1078年,在阿莱克修斯成为皇帝之前,泰提修斯跟随他与他的敌人Nicephorus Basilacius战斗。在这场战争中,是泰提修斯侦查到了Basilacius的伏击计划。当阿莱克修斯在1081年加冕为帝时,泰提修斯在宫廷里得到了megas primikerios的头衔。那年晚些时候,他指挥“聚居在奥赫里德周围的突厥人人”(很可能是匈牙利人)在杜拉齐翁(Dyrrhachium)战役中迎击罗伯特·吉斯卡德。

1086年,泰提修斯被派往尼西亚,试图从塞尔柱突厥人手中收复它,不过当他得知塞尔柱的援军正在赶来时,他便不得不撤退了。阿莱克修斯一世在Manuel Boutoumites率领的海军的协助下掩护泰提修斯撤退。尽管泰提修斯击败了比提尼亚的阿布勒卡西姆(Abu'l Qasim),但他无法夺回这座城市。在年底,泰提修斯被召回应对佩切涅格人的入侵,此时佩切涅格人正在与菲利普波利斯附近的摩尼教异端(Manichaeans)勾结,共同对付阿莱克修斯一世。1087年,泰提修斯在锡利斯特拉(Dristra/Silistra)战役中指挥拜占庭军队的右翼对抗佩切涅格人,并于1090年指挥Archontopouloi(阿莱克修斯一世时期组建的一支由阵亡指挥官的后裔们组成的部队)击败了佩切涅格人300人的小股部队。

1094年初在Pentegostis(这是哪儿啊……没查到。),泰提修斯负责阿莱克修斯一世的行宫的安保工作。他发现了前任皇帝罗曼努斯四世之子尼基弗鲁斯·戴奥真尼斯试图谋害皇帝。尼基弗鲁斯是阿莱克修斯与泰提修斯的故友,阿莱克修斯不愿意惩罚他,但他妄图篡权谋逆的事实无可饶恕,于是阿莱克修斯最终将他刺瞎并流放。1094年晚些时候,泰提修斯也参加了布拉赫奈宫的公审,审判了查尔西顿的大教长利奥,不过他似乎只是负责了安保工作。根据记载,在这次审判后,泰提修斯被授予protoproedros的宫廷头衔。

1095年,泰提修斯跟随阿莱克修斯一世对抗库曼人的入侵。

1096年,泰提修斯在君士坦丁堡防御袭击城市的农民十字军。1097年,阿莱克修斯一世派遣泰提修斯带领2000轻步兵抵达尼西亚,协助十字军围城。根据法兰克人编年史学家亚琛的阿尔伯特(Albert of Aix/Aachen)记载,泰提修斯是突厥人和十字军之间的特使,但根据更可靠的安娜·科穆宁的说法,他与Boutoumites的联军在十字军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单独与突厥人议和了。这也导致了拉丁人与希腊人之间更深的误解与冲突。

之后泰提修斯被任命跟随十字军一同穿越安纳托利亚,既作为向导,也确保帝国曾经的领土能够如约被归还。在离开尼西亚后,十字军分成了两派。 泰提修斯跟随诺曼人(其头领包括罗伯特·吉斯卡德之子——塔兰托的博希蒙德,博希蒙德的侄子坦克雷德还有诺曼底的罗伯特在)和弗兰德斯人(指挥者为弗兰德斯的罗伯特)的联军。Gesta Francorum记录道,泰提修斯时常告诫十字军们突厥人十分难对付。

在对围攻安条克期间,Aguilers的雷蒙德写道,泰提修斯建议十字军在攻击城市之前先分散军力占领周边的乡村小城镇,这也有助于他们避免饥荒(不过这个建议被忽略了)。1098年2月,他离开了十字军;根据安娜的说法(她可能亲自与泰提修斯交谈过或者有更进一步的渠道),博希蒙德警告泰提修斯其他十字军将领并不信任他,甚至想要他的性命。可是在另一方面,博希蒙德散播了作为帝国方代表的泰提修斯是懦夫和叛徒的谣言,尽管他承诺从君士坦丁堡寻求更多增援,但他已经逃离了军队并不打算再回来。这是当代十字军编年史中常有的论调,他被描述为一个阴险的敌人和骗子(根据Gesta Francorum所言:periurio manet et manebit)。当然,安娜的叙述也很可能带有对博希蒙德的偏见,毕竟后者是她父亲长期以来不共戴天的敌人。

十字军编年史学家提到泰提修斯有一个残缺的鼻子,这在拜占庭帝国是一种常见的对叛徒刑罚,但在这种情况下似乎并非如此。据Nogent的Guibert说,他有一个金制的假体作为替代品。与十字军对他的看法相反,安娜将他形容为“勇敢的战士,一个临危不惧并保持清醒头脑的人”,以及“聪明的演说家和强大的行动者”。安娜还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泰提修斯和阿莱克修斯一世一起玩马球,但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正好落在皇帝的身前。阿莱克修斯一世在这场事件中也摔伤了膝盖,此后还饱受痛风的折磨。安娜没有提到这件事具体发生的日期,不过这大约发生1110年阿莱克修斯与突厥人交战时。

没有关于泰提修斯出生或死亡日期的记录。虽然Grand Primicerius(megas primikerios)(即皇帝的近侍)的官职通常由大内侍担任,但泰提修斯似乎有一个后代,他们在12世纪也算是显贵家庭,包括在曼努埃尔一世统治时期塞尔米乌姆战役中表现出色的一名将军。他还有一个后裔名为君士坦丁·泰提修斯,在反对安杰洛斯的伊萨克二世的阴谋败露后被致盲。​​​​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37
Post #6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阿兰尼亚的玛丽娅

阿兰尼亚的玛丽娅(Maria of Alania,原名玛莎(Martha), 1053-1118),是米海尔七世与尼基弗鲁斯三世两任皇帝的皇后。她来自统治格鲁吉亚数百年之久的巴格拉季昂家族,因此她在拜占庭帝国的地位被看作是统一后的格鲁吉亚王国在政治地位上的重大提升,她的侄子大卫四世甚至拒绝了来自拜占庭帝国的头衔(即不再承认格鲁吉亚对帝国的附属地位)。玛丽亚同时也是十一世纪拜占庭帝国唯一一位来自外国的皇后。

玛丽娅是格鲁吉亚国王巴格拉特四世之女,她在5岁时便在赛奥多拉女皇的赞助下被送往君士坦丁堡接受拜占庭宫廷的教育。不过女皇在那年末便去世了,于是她回到格鲁吉亚。

1065年,她嫁给了未来的皇帝米海尔七世,后者是杜卡斯家族的君士坦丁十世之子,当米海尔七世在1071年加冕时,玛丽娅也被加冕为后。

米海尔七世在安纳托利亚对阵塞尔柱突厥人的军事行动失利,以及国内经济恶化,货币贬值等事件都影响了玛丽娅的第一次婚姻。越来越多人对米海尔七世不满,并且在1078年,尼基弗鲁斯三世发动政变推翻了他。迈克尔被迫前往Stoudios修道院出家,而玛丽娅和她的儿子君士坦丁·杜卡斯一起去了Petrion修道院,但她没有成为修女,这可能暗示她并没有放弃重返宫廷。

新任皇帝尼基弗鲁斯三世的妻子在他登基前不久就去世了,他流露出想要再婚的倾向引起了君士坦丁堡未婚的贵族千金们之间激烈的竞争(尼基弗鲁斯三世出生于1002年左右,我寻思他不是已经七十多岁了么……)。比较突出的人选除了玛丽娅之外还有她前任岳母尤多西亚·马克恩波利提萨以及尤多西亚的女儿佐伊·杜卡斯。新皇帝最初倾向于与尤多西亚结婚,但玛丽娅得到了她的婆家杜卡斯家族的强烈支持,他们说服尼基弗鲁斯三世选择她,因为她不仅美丽非凡而且她是个外国人,不会有亲族干涉国内政治,妨碍他的统治。此外,通过这一举动,尼基弗鲁斯还可以安抚失势的杜卡斯家族。

由于玛丽娅的第一任丈夫米海尔七世还活着,即使他已经宣誓成为一名修士,但她与新皇帝的婚姻依旧会被东正教教会视为通奸。作为她最重要的支持者,老约翰·杜卡斯(即君士坦丁十世的弟弟)甚至不得不罢黜一名反对这桩婚姻的牧师,并在1078年用持肯定态度的另一个牧师替换此人的位置。作为婚姻协议的一部分,玛丽亚被承诺她的儿子君士坦丁·杜卡斯将会成为帝国的合法继承人,但尼基弗鲁斯后来违背了这一承诺。尽管如此,在他的统治期间,玛丽娅受到的待遇依旧优厚,并获得了大量的地产和财富,而且尼基弗鲁斯三世甚至授予了她的兄弟,格鲁吉亚国王乔治二世(Gaorge II of Georgia)凯撒的头衔,以强调他与帝国皇室的亲密关系。

根据阿莱克修斯一世之女安娜·科穆宁的说法,尽管皇后在宫廷拥有可观的影响力,但她十分不满尼基弗鲁斯三世承认她的儿子君士坦丁·杜卡斯为合法继承人。“尼基弗鲁斯只考虑到了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自私)皇后本来会对他更忠诚。老皇帝没有意识到他的计划是不公平的,他的失败完全是自掘坟墓。”皇后成为当时还是个将军的阿莱克修斯·科穆宁谋反计划中一枚重要的棋子,据说她也是后者的情人。阿莱克修斯逼迫尼基弗鲁斯三世退位,并于1081年加冕为帝。

阿莱克修斯一世宣布未来将由君士坦丁·杜卡斯继承王位,并让其与他的女儿安娜·科穆宁订婚。不过大概1087年未来的皇帝约翰二世出生后,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皇帝取消了安娜与君士坦丁的婚约,并且剥夺了后者的继承人地位,而玛丽娅也被迫去修道院出家为修女。

在修道院度过一段时间后,玛丽娅被安置在了玛格纳宫(Mangana Palace),在那里她依然以共治皇帝的母亲以及皇帝长女未来的岳母自居。虽然宣誓成为修女并戴着面纱,但这种转变对玛丽娅的生活方式几乎没有影响,她继续和往常一样做着慈善活动,包括捐赠阿索斯山上的格鲁吉亚修道院,以及与她的母亲Borena在耶路撒冷建造了一座名为Kappatha的修道院。玛丽娅拥有巨额的财富,包括曼加纳宫殿,以及巴西尔二世的墓地赫伯顿修道院。她还赞助了当时不少出名的文人,包括未来​​的保加利亚大教长——奥赫里德的赛奥菲拉特,还有格鲁吉亚的新柏拉图主义者约翰·佩特里奇。

玛丽娅在宫廷中多年的影响力为君士坦丁·杜卡斯获得了共治皇帝的地位,比皇帝的哥哥伊萨克·科穆宁身份更加尊贵,这也保障了他们母子俩的人生安全。她同样还负责抚养照顾年轻的公主安娜·科穆宁,后者非常喜爱她并且愿意与曾经的皇后分享她所有的秘密。

安娜·科穆宁在《阿莱克修斯传》中描述了玛丽娅的美貌,她这样写道:

“在米海尔·杜卡斯退位之后,杜卡斯家族建议继任者尼基弗鲁斯·波塔尼亚斯迎娶她(即玛丽娅),因为她来自另一个国家,并且不会有亲戚们为皇帝带来麻烦。他(这里指约翰·杜卡斯)经常向尼基弗鲁斯描述她出身高贵以及美貌动人。当然,她的身材像柏树一样高挑苗条,肌肤像雪一样白,虽然她的脸不是一个完美的圆形,但她的肤色完全像春天初绽的玫瑰。凡人又怎么能描述她眼睛的光芒?她的眉形优美引人注目,带着淡淡的金红色,而她的眼睛则是蓝色的。很多画家已经可以成功地描摹四季中各种花朵的颜色,但是这位皇后的美丽,她优雅的光辉以及她的魅力和甜美都超越了所有艺术可以描述的范畴。Apelles或Pheidias,甚至是任何雕塑家都不能制作出如此美丽的雕像。传说中戈耳工(Gorgon,即蛇妖)的脑袋会将所有看到它的人都变成石头,但任何遇见这位皇后的人都会瞪大眼睛并且呆立在原地,无言以对,好像已经被她所征服。她的身材比例是这样完美地和谐,从未有一个凡人这样令人着迷。她仿佛一尊活生生的雕像,是美丽和爱情的化身。总之,她是爱情的化身,来到这个尘世间。”(我寻思着安娜您也太肉麻了=。=)

在玛丽娅的儿子君士坦丁·杜卡斯于1096年去世后,她终于搬到了一个修道院里,据说那里是一个很格鲁吉亚风格的修道院,就像安纳托利亚东北部一样。她仍然在她的家乡格鲁吉亚备受尊敬,这也使得未来格鲁吉亚和拜占庭皇室之间增加了许多联姻,并拉进了两国之间的关系。玛丽娅也对科穆宁家族的女性们产生了不少影响,她过去的政治参与和慈善工作都给她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寻思着这里大概特指安娜吧……撇嘴)

以下内容都为个人judge,不想看的当不存在就行。

我其实不喜欢玛丽娅,虽然她身世很可怜,在1070s的动乱中漂泊不定身不由己。以一个母亲想要保护自己儿子的立场来说她当然没错,科穆宁兄弟的确也是利用了她,不过她后来把安娜教歪了也算不算一种报复呢(陷入沉思)。我diss她就和diss安娜一样,我不否认她们的才华或是美貌,但我只是厌恶她们总想插手一些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还不自知=。=安娜从小跟她能学到什么,无非是自以为高明的宫闱权术,这样的小聪明用在搞搞阴谋诡计还算OK,但是到了治国上完全是不可能靠谱的。事实上她能有多爱君士坦丁?她只是把自己的儿子当做她未来翻身的倚仗而已,如果真的爱他的话,她完全可以选择让他做个普通人或是富贵王爷,而不是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渴求将她扶上皇位。(其实有证据表明她和尼基弗鲁斯·戴奥真尼斯,还有君士坦丁·杜卡斯合谋刺杀阿莱克修斯一世,这个我们在后几天会提到。)她既然自己坏事也做了不少,就怨不得晚景凄凉=。=比起来我倒更欣赏赛奥法诺,同样是为了儿子(巴西尔二世),人家就有本事把两任皇帝都掌控在手中(虽然最后还是输给了约一,不过很可能巴二自己都觉得老妈的名声太差orz)。如果没有本事就不要太勉强,最后总归会伤到自己的。​​​​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38
Post #7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伊莲娜·杜卡斯

​​伊莲娜·杜卡斯(Irene Doukaina,1066-1138.2.19)是拜占庭帝国阿莱克修斯一世的妻子,以及历史学家安娜·科穆宁、约翰二世等人的母亲。

伊莲娜出生于1066年,是安德洛尼卡·杜卡斯与保加利亚的玛丽娅之女,后者是保加利亚第一帝国的末代沙皇伊凡·弗拉迪斯拉夫的孙女。而安德洛尼卡·杜卡斯是君士坦丁十世的侄子,也是米海尔七世的堂兄。

伊莲娜在1078年嫁给了阿莱克修斯一世,当时她只有十一岁。正是由于这样的姻亲关系,D杜卡斯家族才会在1081年支持阿莱克修斯。当尼基弗鲁斯三世退位后,围绕皇位的继承展开了激烈的斗争。阿莱克修斯一世的母亲安娜·达拉瑟诺斯是杜卡斯家族的死敌,她向儿子施压,要求他与年轻的伊莲娜离婚,并与前任皇后阿兰尼亚的玛丽娅结婚。事实上伊莲娜没有并没有在加冕典礼上出现,但杜卡斯家族说服了君士坦丁堡大牧首科斯马斯在一周后同样为她加冕。安娜·达拉瑟诺斯勉强接受了,但她同样逼迫科斯马斯退位,并由Eustratios Garidas继任大牧首一职。

阿莱克修斯一世的母亲安娜继续住在皇宫里,并且直到她去世的20年里,她都在试图干涉她儿子的事务。阿兰尼亚的玛丽娅也可能住在宫殿里,有传言称阿莱克修斯一世与她有不正当关系,但安娜·科穆宁矢口否认,尽管她自己直到两年后的1083年12月1日才出生。

安娜一直在试图粉饰她的家族历史,她对她的父母都赞不绝口,并非常详细地描述了她母亲伊莲娜皇后:

“她像新生的树苗一样亭亭玉立,挺拔并且富有青春的活力。她的四肢和身体的其他部分比例协调。她有着可爱的外貌和迷人的嗓音,所有看到她的人都将会被吸引。她的脸上闪着月光般柔和的光芒,她的脸型既不是亚述女人那样的圆脸,也不像斯基泰人那样长,只是略呈椭圆形。她的脸颊红润犹如玫瑰绽放,她浅蓝色的眼睛闪着愉悦又坚定的光芒:她的魅力和美丽是那样的引人注目,但眼花缭乱的旁观者也应心生惧意,担心自己会不忍转身将目光移开……大多数时候,她在说话时会伴随优雅的手势,她裸露的手腕和双手如工匠打造的象牙制品一般精美。她的眸子如同闪烁着的深蓝色波浪,让人平静,如大海一般,而周围的白色眼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整个眼睛获得了一种奇特的光泽和无法形容的魅力。”(安娜的文风就是这么……)

伊莲娜有些内向,不愿出现在公共场合,不过在别人心中她依然是个很严厉和不容侵犯的皇后。她更喜欢做些家务,阅读传统文学,并为僧侣和乞丐们做慈善捐款。虽然阿莱克修斯一世可能在他统治初期与玛丽娅有过不正当关系,但在他统治的后期,他和伊莲娜真心相爱(至少安娜是这么说的)。伊莲娜经常陪伴他出征,包括1107年对安条克亲王博希蒙德和1112年的赫尔松的远征。在这期间,当她的丈夫受到痛风折磨时,她负责照顾他的健康。根据安娜所说,她同样也是警卫,因为有不少人都试图谋杀阿莱克修斯。阿莱克修斯坚持要求伊莲娜陪伴他一同出征,很可能也是并不信任她的表现,他不愿将她留在君士坦丁堡。不过当她真的留在君士坦丁堡时,她和安娜的丈夫尼基弗鲁斯·布里尼乌斯一同担任摄政。

伊莲娜经常建议阿莱克修斯一世将将尼基弗鲁斯·布里尼乌斯和安娜立为继承人,而不是他们自己的儿子约翰。根据尼基塔斯·科尼亚特的描述,她更像是一个唠叨的泼妇,而不是一个贤良的妻子,她“......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的女儿安娜赢得足够的影响力,并且不放过任何机会去诽谤她的儿子约翰......嘲笑他鲁莽,耽于享乐,性格懦弱。(这个槽点太多了……约二你真可怜)。“但阿莱克修斯想要建立一个稳定的王朝,他必然会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于是他要么无视她,要么假装忙于其他事情,直到最后发脾气并且谴责她提出这样的建议。

伊莲娜在1118年照料重病卧床的阿莱克修斯,同时仍然计划让尼基弗鲁斯和安娜继承他的皇位。但阿莱克修斯已经向约翰安排好了,当约翰戴着他父亲的权戒时,伊莲娜指责他是个叛徒和窃贼。当阿莱克修斯终于离世时,她伤心极了,并穿着她的女儿尤多西亚的丧服,后者的丈夫也在不久前去世了。然而,她很快就与安娜密谋反对约翰二世,但他们的阴谋都没有成功。伊莲娜和安娜都被迫流放到几年前伊莲娜建立的凯查里奥梅内修道院。她流放生活的条件并不艰难,至少她平静地生活在那里,向穷人分发食物,教育年幼的孤儿。伊莲娜可能给予了她的女婿尼基弗鲁斯·布里尼乌斯在创作时不少灵感,并且她还赞助了几位重要的文学家,包括奥赫里德的赛奥菲拉特以及米海尔·伊塔利科斯(Michael Italikos)。

以下继续为个人judge,不喜可以不看:

曾经和朋友争论了很久,为什么伊莲娜皇后讨厌约翰二世而要立安娜。

我们来分析一下立场,首先她是他们俩共同的母亲,不管立了谁都无损她皇太后的地位。

那么她除了代表自己的立场,还代表谁呢?很显然是杜卡斯家族。她的态度未必是自己个人的意见,而是她背后,她的兄长约翰·杜卡斯/米海尔·杜卡斯,或者还有其他与杜卡斯家族交好的军阀贵族。

立安娜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好处大了去了,因为安娜和布里尼乌斯共治的话,那些贵族们能获得更多利益。他们早就享受杜卡斯王朝后期那种自己当山大王的生活了,从而对阿莱克修斯想要恢复王朝正统,以及稳定的局面感到十分恐惧。我们很显然能够发现,安娜在文学上的才华毋庸置疑,但很遗憾她并没有多少政治天分。至少她就根本没有看清她的母亲一直想撺掇她反对约二究竟是为了什么,说什么约二能力不如她完全是扯淡,之后我会再详细讲约二,比心计比手段约二丝毫不弱于阿莱克修斯,而且军事天赋上远胜于他老爹。

说到底,伊莲娜是个外人呀,她才不会为了科穆宁家族的利益考虑,但阿莱克修斯好歹还没老糊涂,知道自己的老婆从一开始也许就不怀好意。而伊莲娜扮了一辈子无欲无求的白莲花形象,终于在阿莱克修斯快死的时候露出了真面目。也许是年轻的时候被安娜皇太后和玛丽娅欺负了太久,现在轮到自己掌权了,她迫不及待就想展现自己的影响力,却不知她根本没有那个能力。

我挺同情她的,不愿意活得那么庸庸碌碌,不甘于被别人摆布,但在想要主宰自己命运的时候却被命运一盆凉水浇了个从头到脚。但她这样泄愤对约二某种意义上也是不公平的啊,同样都是她的孩子,就因为阿莱克修斯从小就青睐约翰成为继承人,她就对自己的儿子那么尖酸刻薄,的确也不是一个好母亲该做的。​​​​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39
Post #8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安娜·科穆宁

是的,我的这个系列终究还是要来开始写安娜了。

按照惯例,接下来我就是个没有感情的翻译机器(。

安娜·科穆宁(1083.12.1-1153)是拜占庭帝国的公主,学者,医生,医院管理者,以及历史学家。她是阿莱克修斯一世与伊莲娜·杜卡斯的长女,约翰二世的长姐。她以记述她父亲的《阿莱克修斯传》而闻名于世,同时她也是个不成功的政治阴谋家。

安娜出生于1083年12月1日,在《阿莱克修斯传》中,安娜强调了她对她的父母十分尊敬和爱戴。她活到成年的弟弟妹妹们(依次)是玛丽亚,约翰二世,安德洛尼卡,伊萨克,尤多西亚和赛奥多拉。[16]

安娜出生在君士坦丁堡的皇宫,使她拥有了porphyrogenita的头衔(即紫衣的),强调了她的尊贵地位。她在《阿莱克修斯传》中强调了这一事实,并宣称自己是“生于长于紫色皇宫的。”

根据安娜在《阿莱克修斯传》中的描述,她的母亲要求安娜等到她的父亲从战争中返回时再出生,而安娜就顺从地一直等到她父亲回家。(我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吐槽……)

出生后,安娜便与君士坦丁·杜卡斯订婚,后者是前任皇帝米海尔七世与阿兰尼亚的玛丽娅的独子。直到安娜的弟弟约翰二世出生前,这两个人都被认为是帝国的继承人,不过在1088到1092年之间的某个时间,君士坦丁被剥夺了继承人的位置。许多学者指出,这个订婚可能仅仅是为了提高阿莱克修斯一世的正统性,毕竟他是通过政变上台。

从1090年左右开始,君士坦丁的母亲阿兰尼亚的玛丽娅开始抚养安娜。在拜占庭,婆婆养育未来的媳妇是很常见的。1094年,阿兰尼亚的玛丽娅涉嫌企图谋杀阿莱克修斯一世。一些学者认为安娜与君士坦丁的婚约并没有在那时就被废除,因为他似乎并没有牵连到反对阿莱克修斯的阴谋中,但他于1094年去世了,于是这桩婚约自然告终。

一些学者现在也开始关注安娜与玛丽娅之间的关系,还有她的祖母安娜·达拉瑟诺斯以及她母亲伊莲娜·杜卡斯给她的写作提供了诸多灵感。例如,Thalia Gouma-Peterson认为伊莲娜·杜卡斯“拥有善于推理的才能,使她的女儿受其影响成为了一名著名学者,这点安娜在《阿莱克修斯传》的序言中便这样自豪地指出了。”

安娜在《阿莱克修斯传》的序言部分便介绍了关于她自己的教育背景,强调了她在文学,希腊语,修辞学和科学方面的造诣。她的学习课程包括天文学,医学,历史,军事,地理和数学等。中世纪学者尼基塔斯·科尼亚特着重点评过安娜受的教育,他写道安娜“热衷于哲学——所有科学的皇后,并且各个领域都有所涉猎。“安娜对她所受教育的总结在她的遗嘱中有所体现,这证明了她的父母允许她接受教育。这个遗嘱与当代的作家Georgios Tornikes关于安娜的葬礼演说形成鲜明对比。在他的演说中,他说她必须秘密阅读古代诗歌,如奥德赛,因为她的父母不赞成学习多神论和其他“危险的运用”,这些被认为对男人来说是“危险的”,而对于女人来说则是“过分阴险”。Tornikes接着说安娜“克服了她灵魂中的弱点”并研究了诗歌“小心避免被被她的父母发现。”

事实证明,安娜的学识不仅在理论层面十分渊博,而且在实际应用上也很有作为。她的父亲让她负责并管理他为君士坦丁堡修建的大医院和孤儿院。据说该医院为10,000名患者和孤儿提供床位。安娜在医院和孤儿院教授医学。她被认为是治疗痛风方面的专家,并且在她父亲病入膏肓之时一直在身旁照料。

在大约1097年,安娜的父母将她嫁给了凯撒尼基弗鲁斯·布里尼乌斯。尼基弗鲁斯·布里尼乌斯是一名战士和历史学家,来自布里尼乌斯家族。在安娜的父亲阿莱克修斯一世加冕之前,尼基弗鲁斯的父亲老尼基弗鲁斯也曾经宣称过皇位。

大多数学者都认为这桩婚姻是一种政治婚姻——它加强了布里尼乌斯家族与皇室之间的联系,巩固了科穆宁家族的统治。不过这对夫妇二人都是知识分子,尼基弗鲁斯允许安娜参加各种学术活动并鼓励安娜在学术上的兴趣。这对夫妇有六个已知的孩子:伊莲娜,玛丽娅,阿莱克修斯,约翰,安德洛尼卡和君士坦丁,其中只有伊莲娜,约翰和阿莱克修斯活到了成年。

1087年,安娜的兄弟约翰二世出生。在他出生几年后的1092年,约翰被指定为继承人。尼基塔斯·科尼亚特说阿莱克修斯一世非常偏爱约翰并宣布他为皇帝,而伊莲娜皇后“.....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的女儿安娜赢得足够的影响力”并“不断劝说”阿莱克修斯让安娜的丈夫尼基弗鲁斯·布里尼乌斯取代约翰的地位。大约1112年,阿莱克修斯一世因风湿病卧床不起,因此,他将政府交给他的妻子伊莲娜,而后者又将管理部门交给了布里尼乌斯。科尼亚特声称,当阿莱克修斯在他的卧室里死去时,约翰来到并“秘密地”从父亲手中接过皇帝的权戒并拥抱了他,“好似在哀悼一般。”1118年,阿莱克希斯一世去世。紧接着在圣索非亚大教堂,一位神职人员为约翰二世加冕。

根据Smythe(一位学者吧)的说法,安娜“感到被欺骗了”,因为她“理应继承皇位。”事实上,根据她在《阿莱克修斯传》中的说法,在她出生时,她便被赋予了“皇冠(crown and imperial diadem)”。根据Stankovich的说法,安娜在《阿莱克修斯传》中的诸多强调,主要目的就是体现自己“天生的权利”要“优于她的弟弟约翰”。

鉴于这一猜测,Jarratt等人记录说,安娜“几乎肯定”参与了在阿莱克修斯一世的葬礼上对约翰的谋杀阴谋。事实上,根据Hill的说法,安娜试图发动军事政变来废黜约翰。根据科尼亚特的说法,安娜被“野心和报复所冲昏头脑”,试图谋杀她的兄弟。Smythe说这些阴谋“一无所获。”Jarratt等人记录说,不久之后,安娜和布里尼乌斯“组织了另一个阴谋。”然而,据Hill说,布里尼乌斯拒绝推翻约翰,让安娜无法继续她的计划。据科尼亚特说,对于自己丈夫的背叛,安娜怒斥道“大自然弄错了他们的性别,因为他比女人还要懦弱。”根据Jarratt等人的说法,安娜“怒不可遏。”而且,Smythe认为安娜的目标“被她深爱的男人所挫败。”然而,根据Hill的说法,伊莲娜皇后拒绝参与反抗约翰二世的计划,并且他指出,科尼亚特的写作背景是在1204年之后,距离“真实的”事件“相去甚远”。并且他写作的“主要目的”是寻找君士坦丁堡在1204年沦陷的原因。

相比之下,Leonora Neville认为安娜可能没有参与夺权阴谋。安娜在大多数可考的中世纪资料中都扮演次要角色——只有科尼亚特将她描绘成反叛者。科尼亚特的创作时间大约是1204年,距离阿莱克修斯一世去世已经近一百年。与此相对的是,大多数资料还同时质疑约翰二世在父亲临终时的行为是否合适。

在阴谋被挫败后,安娜被没收了庄园和财产。在她丈夫去世后,她进入了由她母亲创立的Kecharitomene修道院,她一直待在那里直到她去世。



接着我开始发表没营养并且非常不公正的judge了,不感兴趣的请跳过。

我其实特别好奇约翰二世从小的生活环境……姐姐和母亲怎么都那么鄙视他,就因为阿莱克修斯要立他当继承人?之前写伊莲娜的时候也提到,伊莲娜天天在阿莱克修斯面前说他坏话,你瞧瞧这是个母亲该做的事情吗(。

安娜的骄傲和自命不凡让她看不起约二我还能理解,因为的确她是那个时代最出类拔萃的女性,可惜在当时拜占庭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当一个好的政治家,统治一个帝国可并不需要那么博学多才,她引以为傲的才华在残酷的政治斗争面前可以说是一无是处。我们大可以想象如果是她去扮演佐伊女皇的角色,也许她的野心和控制欲会让她选择对帝国有用点的夫婿而不是罗曼努斯三世和君士坦丁九世那样的草包,这样看来她的确比历代公主都要强,可我真的很反感很多人不考虑历史真相,去贬低约翰二世而抬高她(潜在的)政治天分,甚至有人张口就来,认为如果她真的篡位成功,拜占庭的处境会比约翰二世执政要好(……)​​​​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40
Post #9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匈牙利的伊莲娜

​​匈牙利的圣伊莲娜(1088–1134.8.13),原名皮洛丝卡(Piroska),是匈牙利公主、拜占庭皇后。她是匈牙利的拉兹洛一世与施瓦本的阿德莱德之女。追溯她的祖先,除了来自高贵的匈牙利王室阿帕德家族,她的母系祖先也都是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大公爵。(例如她的外祖父便是施瓦本公爵,莱茵费尔登的鲁道夫)
她在死后被追封为圣人。(是的,而且她太虔诚了以至于在死前坚持要求出家成为修女(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吐槽……)
皮洛丝卡出生于艾斯特根。她的母亲在她两岁的时候便去世了,而五年后她的父亲拉兹洛一世也去世了。拉兹洛的侄子科洛曼继承了他的王位,同时了也成为皮洛丝卡的监护人。为了改善与拜占庭帝国之间的关系,科洛曼与阿莱克修斯一世安排了皮洛丝卡与约翰·科穆宁之间的婚事。约翰是阿莱克修斯一世与伊莲娜·杜卡斯皇后的长子,他在1092年9月便已经作为其父的共治皇帝,并被确立为继承人。
1104年,皮洛丝卡与约翰成婚,当代历史学家约翰·佐纳拉斯(Joannes Zonaras)与约翰·金纳莫斯(John Kinnamos)都记录了这场盛大的婚礼。
在她改宗东正教后,在君士坦丁堡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她改名为伊莲娜。
伊莲娜很少干涉帝国的行政事务,她将自己的精力都投入到宗教和养育孩子们。她与她的丈夫一起在君士坦丁堡资助修建了圣潘托克拉托尔修道院(Monastery of Christ Pantokrator )。这座修道院由三个教堂和一座拥有五个病区的医院组成,在当时对社会各阶层的人都开放。
她与约翰二世育有八个子女。分别是长子阿莱克修斯/玛丽娅(他们是龙凤胎),安德洛尼卡,安娜,伊萨克,赛奥多拉,尤多西亚,曼努埃尔一世。
(以上是wiki莫得感情的翻译,接下来我再add一点自己找来的资料。)
1105年,伊莲娜与约翰的第一(二)个孩子出生在巴尔干半岛的巴拉比斯塔(这里很可能是约翰二世在担任皇储时的领地),然后安娜在书里转头接着就写君士坦丁堡的雕像塌了,这是个噩兆(你这人怎么这么过分啊)。
QUOTE
The winter was now coming on and after dismissing his soldiers to their own homes he himself retired to Thessalonica. While he was on his way there, the first of the sons of the Basileus John the porphyrogenitus19 was born at Balabista with a twin sister.
Thessalonica Alexius attended a ceremony in honour of the great martyr Demetrius20and then proceeded to Constantinople. There then occurred the following event. In the centre of Constantine’s Forum there was a bronze statue, facing the east and standing on a conspicuous column of porphyry, holding in its right hand a sceptre and in its left a sphere made of bronze.21 It was said to be a statue of Apollo, but the inhabitants of the city called it, I think, Anthelios. The great Emperor Constantine, father and lord of the city, altered it to his own name: the monument was now called the Statue of the Emperor Constantine, but its ancient and first title persisted, and it was known by everybody as Anelios or Anthelios. South-west winds blowing over a wide area from Africa suddenly blew this statue off its pedestal and hurled it to the ground. At the time the sun was in the sign of Taurus. To most people this seemed no good omen, especially to those not well-disposed to the emperor. They whispered in secret that this accident portended his death. He made light of it: ‘I know of one Lord of life and death. The collapse of images, I am absolutely certain, does not induce death. Come, tell me now, when a Pheidias or one of the stone-masons works at the marble and turns out a statue, will he produce living beings, will he raise up the dead? And suppose he does, what then will be left for the Creator of all things? He says, “I will destroy and I will make to live.” That cannot be said of the fall or setting up of this or that statue.’ In fact, he ascribed everything to the mighty Providence of God.

这里就有了我和很多朋友不止一次讨论过的问题,约翰二世当时作为帝国继承人,在君士坦丁堡与他的父亲一同商议进攻博希蒙德的计划,那他的老婆,帝国的太子妃为啥得躲到自己的封地去,答案不言而喻了吧。在外地生个小孩都能和雕像倒了扯上关系,还来两句恶毒的暗喻,这要是真住在君堡怕不是人都没了(。)
有source证明约翰二世之所以把伊莲娜留在巴尔干是因为“为了防止首都潜在的危险”,矛头肯定是指向安娜或者伊莲娜皇后的……
可以窥见的是,你拜宫廷斗争野得很,小伊莲娜又因为早早就成了孤儿,习惯了寄人篱下的感觉,这种与世无争白莲花性格不是没有道理的。同样是来自外国的皇后,两个玛丽娅都以她们的美貌以及对权术的渴望而著称(指阿兰尼亚的玛丽娅和后来安条克的玛丽娅),而和伊莲娜最像的大概是曼努埃尔一世的第一任妻子,苏尔茨巴赫的贝莎。她们都是以虔诚善良,投身宗教而著称。而她和约翰二世也称得上伉俪情深,正值中年的约翰二世在她死后甚至没有续弦(无论是出于政治目的还是别的,他都完全有理由这样做,毕竟东正教还是承认第二次婚姻的)(但是关于约二我其实有别的话要说!他说不定有别的原因(闭嘴))。
关于小伊莲娜的外貌也是有记载的。无论是从画像还是描述,她在当时也算是个面容姣好的美人,而且她的美德与虔诚也让她倍受尊敬。
QUOTE
She was beautiful, well-born and the possessor of many fine virtues which made her famous τὸν χορὸν τῶν ἀρετῶν ... . Prodromos, Historische Gedichte I.76-83

坦白来说,小伊莲娜的一生如果用我们惯用的看历史名人的眼光,那的确乏善可陈。年幼失去双亲的公主,默默无闻的太子妃,就算是做了皇后也将自己的精力都花在祈祷上。但历史人物的本质也是人,她对丈夫而言是个贤良的好妻子,对子女们而言是个慈爱的好母亲。在宫廷里她是个宽容善良的女主人,她是个好人,这就足够了。
那些做出多少惊天动地大事业的英雄人物,到了临终前,恐怕都在感慨自己对身边至亲的亏欠吧。​​​​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41
Post #10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安德洛尼卡·康铎斯特法诺斯

安德洛尼卡·科穆宁·康铎斯特法诺斯(Andronikos Komnenos Kontostephanos)是曼努埃尔一世时期拜占庭帝国最著名的将领之一。在他的军事生涯中,他参与并指挥了包括著名的科孚岛围攻战、塞尔米乌姆战役以及最为人熟知的密列奥赛法隆战役。

他出生于1132/33年,是斯蒂芬·康铎斯特法诺斯的幼子,他的母亲是约翰二世的次女安娜·科穆宁,因此他也是后来曼努埃尔一世的外甥。他有两个哥哥约翰和阿莱克修斯,还有一个姐姐伊莲娜。康铎斯特法诺斯家族是在科穆宁王朝统治时期新近崛起的贵族家族,他们也因为迎娶了公主而跃居于皇亲国戚。安德洛尼卡被认为在1150年左右迎娶了一名不知姓名的杜卡斯家族女性。这对夫妇大约有五个子女,但关于他们的后代在之后并无记载。

安德洛尼卡被他的舅舅曼努埃尔一世提拔为指挥官,继任了他父亲的海军总司令职务,并且还任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以及克里特地区的总督。不过他最出色的功绩还是作为一个军事指挥官而并非行政官员。在有些文献中记载,安德洛尼卡还曾被任命为瓦兰吉卫队的指挥官。

他最初被提及是在1148/1149年冬的科孚岛围攻战。他的父亲斯蒂芬统帅拜占庭军队围攻西西里王国防守的城市。他的父亲死于这场战争,在他的臂弯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法国学者Rodolphe Guilland错误地认为安德洛尼卡在1144-45年就参与了在奇里乞亚地区与普瓦图的雷蒙德交战,比利时历史学家Henri Grégoire认为那应该是他的叔叔,和他同名的安德洛尼卡·康铎斯特法诺斯。

接下来在曼努埃尔一世试图干预匈牙利王位继承时,安德洛尼卡和他的兄弟阿莱克修斯也参与其中。在1161年格扎二世去世后(Géza II),曼努埃尔支持他的兄弟拉兹洛二世(László II)以及伊斯特万四世(István IV)继位,这两人都曾在拜占庭宫廷流亡,而伊斯特万四世甚至娶了曼努埃尔的侄女玛丽娅·科穆宁。这被格扎的长子伊斯特万三世所反对,他于1162年将伊斯特万四世驱逐出境。拜占庭与匈牙利之间的冲突不仅发生在王位继承问题上,而且还关于达尔马提亚和赛尔米乌姆地区的归属权问题。1164年,伊斯特万四世试图自己入侵匈牙利,但最终失败,并被安德洛尼卡率领军队救出。不久之后,他被他侄子伊斯特万三世的亲信所毒杀。

伊斯特万四世的死将这场冲突转变为一场拜占庭与匈牙利针对塞尔米乌姆和和达尔马提亚的战争。在击败帝国军队后,匈牙利人在1166年重新占领这两个地区。因此,曼努埃尔在1167年准备了一次规模浩大的反击,任命安德洛尼卡为这次战役的总指挥(尽管曼大帝表示细节上还是得听他的)。1167年7月8日,由帕拉廷(Palatine,匈牙利的一个高级宫廷头衔)德尼斯(Denis)指挥的匈牙利军队在圣普罗科皮斯节日期间在泽蒙附近遭遇了拜占庭军队。战争一触即发,但根据尼基塔斯·科尼亚特的记载,安德洛尼卡收到曼努埃尔的命令,皇帝认为由于占星结果不祥,所以不愿在那日开战。但安德洛尼卡无视了这个命令,并对他的手下隐瞒了。随后的塞尔米乌姆战役被认为是“曼努埃尔一世统治时期最辉煌的军事胜利”(这是保罗·玛加利诺(Paul Magdalino)说的),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安德洛尼卡本人的果断决策。(占星误国啊曼大帝,醒醒!)

这场胜利使得拜占庭控制了赛尔米乌姆周边地区,包括整个波斯尼亚、达尔马提亚以及科尔卡河(Krka River)的南部流域。为了庆祝这场胜利,曼努埃尔在君士坦丁堡举办了盛大的典礼,而安德洛尼卡便荣列他的左右。

1169年,安德洛尼卡被任命为舰队指挥官,满载着拜占庭军队与耶路撒冷国王阿尔马里克结盟一同入侵埃及。这也是十字军最后一次对埃及的远征。自从1167年曼努埃尔将自己的侄孙女玛丽娅嫁与耶路撒冷王国以来,这两位基督教的君主就在筹划此事。然而这场远征不仅以失败告终,更使得腐败垂死的法蒂玛王朝被新生的萨拉丁争权所推翻,成为了整个十字军东征由盛转衰的重要转折点。(你看你们曼大帝能干点好事不……)

根据编年史作者提尔的威廉(William of Tyre)所说,曼努埃尔一世调动了一支庞大的力量,远远超出了他的责任范围:150艘战舰,60辆马车和12艘专门用来装攻城车的小型战舰。 1169年7月8日,舰队从达达尼尔海峡的Melibotos起航。在塞浦路斯附近击败一个小规模的埃及先遣队后,安德洛尼卡·康铎斯特法诺斯于9月底抵达提尔和阿卡,发现阿尔马里克并没有没有做任何准备。十字军的延误激怒了安德洛尼卡,并为这对表面上的盟友播下了不信任的种子。直到10月中旬,联合舰队才起航,并于两周之后到达杜姆亚特。基督徒在攻击这座城市时延误了三天,这使得萨拉丁有机会布置防御和运来补给。安德洛尼卡的部队建造了巨大的攻城塔,但拜占庭人和十字军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多,特别是当拜占庭人的补给耗尽时,阿尔马里克拒绝与他们分享,除非他们出高价。由于围攻拖得时间太久,他的部队快要耗尽补给了,所以安德洛尼卡再次违背了曼努埃尔的命令(皇帝叮嘱他要服从阿尔马里克),让自己的队伍发起了最后一次攻击。当拜占庭人即将入城时,阿马尔里克宣布已经通过谈判让杜姆亚特臣服,阻拦了他们。在得到和平协议的消息后,拜占庭军队的纪律和凝聚力几乎立即瓦解,部队在没有秩序的情况下自行分组登船返航。只剩下六艘船跟随安德洛尼卡与阿马尔里克一起回到巴勒斯坦,带着他的部分军队通过黎凡特的十字军国家然后回国,而从杜姆亚特起航的大约一半的拜占庭船只在一系列暴风雨中丧生,最后一艘船在1170年春末抵达己方港口。

1171年3月12日,由于拜占庭和威尼斯之间的利益分歧日益严重,帝国试图限制威尼斯人在其领土上不断增长的财产,曼努埃尔将所有威尼斯人囚禁起来并没收了他们所有的财产。在总督 维塔利二世(Vitale II Michele)的指挥下,他们集结了120艘船的舰队进行报复。在袭击和攻陷拜占庭控制下的达尔马提亚周边之后,威尼斯人登陆埃维厄岛,但被帝国军队驱逐,然后他们在希俄斯岛过冬。威尼斯人派遣特使进行谈判,但曼努埃尔拖延不见,直到他自己的反击准备就绪,在安德洛尼卡的指挥下150艘舰船集结完毕。与此同时,威尼斯人在希俄斯遭受流行病的困扰。1172年4月,安德洛尼卡启航,但威尼斯人得到了曼努埃尔的亲信,占星家Aaron Isaakios的警告,匆匆放弃了希俄斯岛。 安德洛尼卡追捕他们,但威尼斯人向北航行,袭击了萨索斯岛,莱斯博斯岛和斯基罗斯群岛。但安德洛尼卡误以为他们将向西航行,并指挥他的舰队前往Cape Malea。在得知威尼斯人的真实下落后,他转回北方,尽管他设法捕获或沉没了他们的后卫部队,但他无法追击威尼斯的大部队。5月28日,总督维塔利二世返航回到威尼斯,但由于损失惨重,而且没有达成任何目标,导致他被愤怒的暴徒处死。

曼努埃尔于1176年袭击了罗姆苏丹国,意图夺取其首都科尼亚,并摧毁土耳其在安纳托利亚的统治。 罗姆苏丹亚尔斯兰二世在两个省份之间的山区边境地区伏击了曼努埃尔的大军。在随后的密列奥赛法隆战役中,部分拜占庭军队损失惨重。然而,安德洛尼卡·康铎斯特法诺斯设法做好了他自己分内的工作,并且还帮忙殿后,损失轻微。在他的舅舅(即曼努埃尔一世)极度沮丧时,是他给予了他安慰,让他继续坚守。正是由于他对皇帝的影响,拜占庭部队得以比较体面地撤出战场。

次年(1177年),安德洛尼卡率领一支由150艘船组成的舰队再次企图征服埃及,但他在阿卡登陆后不得不原路返航,因为弗兰德斯的菲利普,以及其他许多耶路撒冷王国的贵族拒绝与拜占庭帝国合作,他无法继续他的远征。

1180年曼努埃尔去世后,他的儿子阿莱克修斯二世继承了皇位。 由于阿莱克修斯还是个孩子,权力被她的母亲安条克的玛丽娅所攫取。她的统治被证明是非常不受欢迎的,尤其是那些对她的拉丁(西方)背景感到愤慨的贵族们。 当曼努埃尔的堂兄安德洛尼卡·科穆宁(即后来的安德洛尼卡一世)在1182年发动政变时,海军大提督安德洛尼卡·康铎斯特法诺斯与指挥官安德洛尼卡·安杰洛斯帮助他入主君士坦丁堡。 然而,一旦掌权,安德洛尼卡一世的暴虐性格便一览无余,他渴望打破拜占庭传统贵族家庭的权力和影响力。 于是安德洛尼卡·康铎斯特法诺斯和安杰洛斯策划推翻安德洛尼卡一世,但他们的阴谋被发现了。随后安德洛尼卡·康铎斯特法诺斯被逮捕,他和他的四个儿子都被致盲,而安杰洛斯则设法逃脱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6-23, 1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