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求知者,欢迎来到学院!】

» 学院包容一切有关奇幻之文化题材的交流。 » 这里话题广泛,神话、宗教、神秘学、历史、军事……无所不谈。 » 本版讨论不允许出现敏感言论,也请莫谈国是。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王后们的修罗场, 译者@Lisa_Corvinus
dawngazer
2020-09-19, 22:46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选自《Genghis Khan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的Chapter 7:Warring Queens

作者:Jack Weatherford



当蒙古的男人们忙于在战场上攻城略地,征服其他国家时,女人们则在经营着整个帝国。在游牧部落里有着这样的传统,当男人外出放牧、打猎或是打仗时,女人们就负责管家。尽管现在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几年,而不是几个月的小打小闹,留给女人们管理的也不再仅仅是个帐篷,而是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这样的传统依然适用。在窝阔台统治时期,除了俄罗斯和东欧这样交战激烈的前线地区,女人们承担了管理帝国其他地区的职责。尽管与窝阔台关系不睦,但成吉思汗的小儿子拖雷的遗孀唆鲁禾帖尼依然掌管着中国北部以及蒙古高原东部,包括成吉思汗的故乡。而成吉思汗的次子察合台的遗孀Ebuskun(这个对应翻译是啥来着没查到……有知道的可以告诉我一下)管理着中亚和突厥斯坦地区。

窝阔台在位时,很长一段时间他因为酗酒以至于无法管理帝国,于是他将权力移交给他认为最可靠的妻子脱列哥那(Toregene,即乃马真后),尽管她并不是第一皇后。在1241年窝阔台去世后,乃马真成为了帝国的摄政。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直到1251年,她和另外一小部分女性掌控着这个世界史上最庞大的帝国。她们其中甚至没有土生土长的蒙古人,都是来自被征服的其他草原部落,然后嫁入了蒙古部族,并且这些女性多数是基督徒。她们的性别和宗教并不会阻碍她们掌权,也不会缓和她们彼此间的争斗,因为每一个人都试图将帝国控制在自己儿子的手中。这种对于权力的争夺,无论看上去多么针锋相对,但最终都被证明是相对和平的,但当战争失败时,这些女人将遭受非常可怕的命运。在宫廷斗争之外,这个时代给予了帝国所需的十年和平期,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巩固战果,从第一次蒙古西征的四十年(1212-1241)中恢复实力,并为接下来的战争开始做准备。

关于乃马真是如何开始在蒙古宫廷中掌权的,一份最早的记载来源于1240年4月10日,一份以她之名下令发布的道教文书,文中尊她为“Yeke Khatun”,即大皇后,这份文书同样加盖有窝阔台的印章。这份文书明确地展示了她不仅管理着帝国,并且在战时,她还同时开展了许多活动,她支持宗教和教育,并且努力在帝国内部建立新的秩序与结构。

在对中原地区的战争中,窝阔台失去了自己最器重的儿子以及其他至亲,仅仅取得了微不足道的战果。他开始对政治生活感到厌倦,指定了他的孙子来继承他。然而乃马真始终希望将自己易怒又傲慢的儿子贵由扶上皇位,尽管他被窝阔台严厉斥责并冷眼相待。在窝阔台死后,乃马真召开了忽里台大会,选举贵由而不是窝阔台指定的孙子继承皇位,但她无法召集到足够的黄金家族成员,这也就意味着贵由并没有足够的支持者。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乃马真以摄政的身份掌握着朝政,并且为贵由的选举做了许多政治上的筹划。为了达成目标,她罢免了她丈夫生前任命的许多官员,由自己的亲信取而代之,其中最重要的一位是个名叫法蒂玛(Fatima)的女性。她是个塔吉克裔或是波斯裔人,在对花拉子模的战争中被俘,后来到哈拉和林。史官Ata-Malik Juvayni十分厌恶她(包括其他所有参与政治的女性),他记载法蒂玛经常出入乃马真的帐篷,成为皇后“秘密的分享者以及倾听者。”在年长的官员被罢免后,她可以随心所欲地颁布命令和禁令。

到了1246年,乃马真加强了对帝国的控制,认为现在她有实力操纵她儿子的选举了。关于贵由的选举和评审是私下进行的,仅限于黄金家族的成员以及一些重要官员,但乃马真将他的加冕视作为一个重大事件,昭告蒙古民众以及外国政要。

整个夏天,直到八月的加冕典礼,外国代表从帝国遥远的边际陆续抵达。埃米尔,总督还有许许多多的王公贵族汇聚在一条大道上。塞尔柱苏丹从安纳托利亚赶来,巴格达哈里发的代表也来了,还有格鲁吉亚的两位王位宣称者。欧洲来的地位最高的代表是亚历山大·涅夫斯基的父亲——弗拉基米尔和苏兹达尔大公雅罗斯拉夫二世。他在与乃马真一同用餐后去世,被认为死因可疑。

在这场大集会期间,1246年7月22日,第一位西欧特使抵达了蒙古宫廷。Friar Giovanni of Plano Carpini(中文译作若望·柏朗嘉宾……)一位六十五岁的牧师,方济各会的传教士,作为教皇英诺森四世的特使与间谍出使,来尽可能地了解这群使整个欧洲陷入恐惧的人(指蒙古人)。从里昂出发后,在1245年的复活节,柏朗嘉宾花费了近一年时间穿越欧洲,以及拔都所占领的俄罗斯地区。当进入蒙古帝国境内后,柏朗嘉宾在106天内行进了大约三千英里——在三个半月内他平均每天骑行25英里。

因为在欧洲取得的军事胜利,蒙古人热切地接见了柏朗嘉宾,以为他是代表教皇以及西欧诸国来表示臣服的,不过他带来的信却传达了完全不同的意见。英诺森四世向贵由阐述了那些老生常谈的关于耶稣生平以及基督教信条之类的概要,而这些他早已通过他的基督徒母亲以及各种宗教仪式而熟知。贵由本人很可能是个基督徒,就算不是,他对基督教的态度也还不错,而且他的政府十分器重信基督教的蒙古人。教皇的来信谴责蒙古人入侵欧洲,并要求贵由“完全停止这种攻击,特别是对基督徒的迫害”。他还要求贵由解释“请让我们知道,是什么促使你这么热衷于摧毁其他的国家,以及你未来还想做什么。”这封信还告诉贵由,上帝已经将人世间的权利都交给了罗马教皇,他才是上帝唯一授权的代言人。

当蒙古人发现柏朗嘉宾并不是来宣誓臣服后,他们大多选择忽视他,不过在一封1246年11月的信件中,贵由向英诺森四世提出了显而易见的问题:你怎么知道上帝赦免谁以及怜悯谁?你怎么知道上帝赞同你的言辞?贵由还指出,上帝已经决定让蒙古人而不是教皇控制世界,从日出到日落。上帝通过成吉思汗的大礼撒来传播他的律法以及信条。然后,他还建议教皇与其他西欧诸王都来到哈拉和林,以向蒙古大汗致敬。

于是欧洲与远东间的第一次外交接触成为了将宗教侮辱以及比较神学相混合的一种交流。尽管蒙古人与欧洲人有着广泛而类似的精神信仰,但他们公开的关系确实如此的消极以及充满了误解,以至于在未来的几年,这种共同宗教基础上的理解最终消弭殆尽。蒙古人仍然寄希望加强与基督教欧洲的关系,但最终,他们放弃了这样的努力,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逐渐倒向佛教与伊斯兰教。

在1246年的秋天,当柏朗嘉宾与其他外国政要离开哈拉和林后,贵由将注意力逐渐转向巩固自己的权利,以及如何使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汗而不仅仅浮与名义上。为了巩固他刚到手的权利,他首先决定拿他母亲最信赖的顾问法蒂玛开刀。他以她涉嫌巫蛊作为借口,要求母亲将法蒂玛移交到自己的宫中。他的母亲拒绝让她离开。“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每次他的母亲都以不同的理由回绝,这让他和他的母亲关系变得非常差。最后他派了一个侍卫,命令他如果他的母亲依然不同意,就用武力将法蒂玛带走。”

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只有些许模糊的记载,这带来了许多问题。贵由还是抓走了法蒂玛,而他的母亲乃马真后去世了。是因为她之前已经重病缠身?还是贵由杀了她?亦或是愤懑、悲伤而死?大多数记载都选择将此事略去不谈。波斯史学家Juzjani写道,她去与她的丈夫团聚了。由于窝阔台已经死了六年,这句话仅仅是她去世的委婉说法,不过Juzjani也并不确定,他补充道“只有上帝知道真相。”我们所能知道的也只有,贵由的手下抓住了法蒂玛,然后乃马真后去世了。​​​​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47
Post #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贵由没有秘密处决法蒂玛,而是对她进行了一场令人毛骨悚然的公审。在当时蒙古人兵锋正盛,不仅坐拥一个跨越两大洲的帝国,还即将继续扩张,但它的宫廷却将注意力放在该如何审判以及处置这么一个女人身上。贵由命令他的卫兵扒光法蒂玛的衣服,用绳索紧紧绑住,公之于众。她就这样被放置在众人面前,“许多天又饿又渴,并且受到各种恐吓与暴力的对待。”他们殴打她,并且使用烙铁折磨她。这种公然的折磨在欧洲用来对待女巫或是异端,但它完全违背了成吉思汗的规矩,后者虽然毫不留情地处决所有敌人,但从不施以折磨与不必要的痛苦。而如此折磨一个女性也明显违背了蒙古的传统,因为在他们的历史上找不出任何一个这样的先例。

不过根据当时的法律,对法蒂玛的拷打可能也并不违法,因为她既不是一个蒙古人,也没有嫁给一个蒙古人,她只是一个俘虏,没有受保护的合法地位。最终这个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女人供认自己使用巫术蛊惑了乃马真后以及其他黄金家族的成员,然后贵由对她做出了令人毛骨悚然且印象深刻的判决。他下令将她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所有开口(翻译到这儿我有点反胃了……就是所有的洞)都缝合起来,从而不允许她罪恶的灵魂从身体里逃脱,之后将她裹在毛毯里丢进河中淹死。于是法蒂玛作为乃马真后的顾问,13世纪曾经权倾一时的女性,就这样悲惨的死去了。

从对法蒂玛的酷刑便可以看出,贵由的短暂统治是一场可怕的复仇。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巩固权力并消灭所有反对者。他命令他的士兵追捕并杀死所有与法蒂玛相关的人。他在法律上指控他的叔爷爷铁木哥斡赤斤,后者是成吉思汗最后一位幸存的同母兄弟,因此同样是王位的合法继承人。在贵由当选前不久,他曾试图起兵攻打乃马真后治下的领地。铁木哥斡赤斤年轻时在萨满Teb Tengeri的救助下活了下来,但他没能幸免于与他的侄孙的冲突。贵由对他进行了一个秘密审判,黄金家族的男性成员因他试图通过武力干预大选而判处他死刑。

之后贵由又开始关注蒙古帝国里掌握着土地的女性们。他收回了察合台家族的遗孀所管辖的土地,之后他下令清查拖雷的遗产,这些原本都在唆鲁禾帖尼管辖之下,后者在拖雷去世后拒绝改嫁贵由。在调查期间,他命令所有她以及她儿子麾下的士兵放弃抵抗。鉴于东部地区的局势已经在他的严密控制之下了,他集结他的军队向西开拔,并声称要进行一场大规模的狩猎。事实上这是为了准备对在俄罗斯的拔都进行突然袭击。他不仅想要报复之前拔都在宴会上对他的羞辱,并且对其他几大汗国,贵由同样抱有敌意,因为他看起来非常重视欧洲地区。他希望能够完成对欧洲的征服,将其纳入自己的个人领土。

唆鲁禾帖尼不能以任何公开的方式反对他,她必须谨慎行事,确保挫败他的这一行动。她暗中派遣信使警告拔都关于贵由的计划。她甚至很有可能直接对贵由本人下手了,因为在离开哈拉和林进入蒙古中部草原后,四十三岁,看似健康的贵由在执政十八个月后忽然暴毙。很可能是有人谋害了他,但有此动机的嫌疑人实在太多,无从分析。没有留存任何文件记载他死亡的细节,波斯史官的编年史在此刻也忽然变得简洁了起来,只说“他的时辰到了。”

在帝国中心持续陷入政治斗争时,帝国的边缘逐渐开始瓦解。惯用隐喻的Juvayni写道:“世界政治已经从正直的道路上偏移,商业和公平交易的缰绳从正义之路上转向了。”他形容这片土地处于黑暗之中:“世界之杯中盛满了罪恶之酒。”蒙古人和他们的附庸“被拖拽在这条路上前行,他们无法留下,也不知道究竟该逃向何方。”

在贵由的短暂统治之后,那些女性统治者间的争斗变得更加激烈。贵由的遗孀海迷失后试图走上前台控制帝国,正如她的婆婆乃马真后在窝阔台死后那样。但海迷失后显然并不像她的婆婆乃马真后那样有本事,这个时代并不属于她,而且她自己的儿子还设立了对立政权来挑战她作为摄政者的合法地位。而唆鲁禾帖尼在毕生的隐忍与筹谋后,终于在她四个儿子的全力支持下出手了。拔都听取了与他秘密结盟的唆鲁禾帖尼的建议,不等贵由的遗孀海迷失后在哈拉和林召开忽里台大会,他就于1250年在天山脚下的伊塞克湖召开了大会,这里也离他的势力范围更近。这次大会选举唆鲁禾帖尼的长子蒙哥作为新任大汗,但窝阔台家族却反对这次选举,他们认为只有在帝国本土,特别是他们家族控制的帝都哈拉和林举行的选举才有效力。

唆鲁禾帖尼毫不气馁,并想出了一个精妙的解决方法。她知道她的势力无法涉及帝都哈拉和林,但作为成吉思汗小儿子拖雷的遗孀,她统治着成吉思汗出生、当选以及安葬的故土,没人能够拒绝参加在这样的圣地举行的忽里台大会。她的盟友拔都没法长途跋涉从俄罗斯赶来,但他派遣他的弟弟别儿哥带着三万士兵参加这次选举,并且保护她和她的儿子们。她在圣地组织了第二次选举,并于在1251年7月1日昭告所有人,43岁的蒙哥被选为了新任大汗。这一次,没有人可以反对选举仪式的合法性。

为了庆祝自己的当选,蒙哥宣布在当天给所有人放假,就连动物也免去了负重和工作。固定帐篷的钉子不应该损坏土地,水源也不可以被污染。没有人可以捕杀野生动物,而那些用于宴会的动物在被处死时,也不应该将血滴落在圣地之上。在这神圣之日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整整一周的盛宴。在此期间,客人们平均每天消耗了三百多匹马或牛,三千只绵羊和两千车马奶酒(airak),这是一种由发酵的马奶制成的酒精饮料,备受蒙古人的喜爱。

这个庆典也标志着唆鲁禾帖尼终究得偿所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比其他任何人都要为此感到荣幸。虽然成吉思汗的儿子们相对体弱,并且酗酒、自傲,但她费尽心血培养的四个儿子将注定载入史册,成为伟人。她的每一个儿子都是可汗,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蒙哥、阿里不哥以及忽必烈都拥有过蒙古大汗的称号,而她的另一个儿子旭烈兀将成为统治波斯地区的伊尔汗,建立属于他自己的王朝。她的儿子们将征服整个波斯、巴格达、叙利亚,以及现今的土耳其地区,将帝国的版图扩展到极致。他们还将征服南方中原地区的宋王朝,并进入越南、老挝和缅甸。他们将摧毁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阿萨辛教团以及处决穆斯林的哈里发。

窝阔台和贵由的亲属在大选中迟到了,但是在庆典之中,窝阔台家族的三位掌权的王子突然大步走进帐篷,宣布他们愿意效忠新的大汗。蒙哥立刻将他们逮捕并关押起来,因为他的间谍早就洞悉了他们的阴谋,这是一个希望分散宫廷其他成员注意力的轨迹,而其他窝阔台家族的人则在附近筹划对沉溺于庆典中的人群进行袭击。蒙哥轻松地清除了潜在的袭击者并开始了又一轮审判。他不能够拷打任何黄金家族的后裔并让他们流血,但是他的顾问们,多数是穆斯林或是中原人,拿着手杖拷打他们,直到他们供出指使者。在审讯结束后,蒙哥指控他的堂兄弟们犯下了各种罪行。其中两个王子嘴里被塞满了泥土和石头,直到他们死去,而还有一些顾问则直接自杀了。最终,蒙哥处死了77个与窝阔台家族有关的人。

当蒙哥负责审判这些男人们时,他的母亲唆鲁禾帖尼则在宫廷里处理窝阔台家的女人们。她命令逮捕倒霉的摄政王后海迷失,并且几乎是重演了对法蒂玛的审判。抓捕她的人在她的手上缝了牛皮, 扒光了她的衣服供公众嘲笑, 然后将她包裹起来, 和他们家的另一名地位颇高的女人一起扔进河里淹死,他们家的另一个女人被裹在毯子里活活被踢死。​​​​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6-23, 1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