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求知者,欢迎来到学院!】

» 学院包容一切有关奇幻之文化题材的交流。 » 这里话题广泛,神话、宗教、神秘学、历史、军事……无所不谈。 » 本版讨论不允许出现敏感言论,也请莫谈国是。


3 Pages V  1 2 3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翻译】12世纪阿帕德王朝与科穆宁王朝的政治关系, 译者@Lisa_Corvinus
dawngazer
2020-09-19, 22:49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选自《The Arpads and the Comneni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Hungary and Byzantium in the 12th Century》
作者:Mark Ferenc

第一章 11-12世纪相交之时两国的关系
尽管有很多材料可以证明,在1070s早期的时候,匈牙利与拜占庭之间在许多领域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但根据已有的资料来看,两国间的直接交流到了拉兹洛一世(r.1077-1095)统治时期已经趋于平淡。这种关系的疏远可以归因于当时两国的内外形势都不是十分明朗。
在11世纪的后三分之一时间,拜占庭帝国进入了它历史上最有争议的一段时期之一,并且处在全面崩溃的边缘。帝国中央政府面临的危机还伴随着经济的严重衰退。在1071年曼奇科特战役中击败拜占庭帝国后,塞尔柱人在大约1081年的时间建立了罗姆苏丹国(原文为Sultanate of Iconium,你们都懂得),而曾是帝国核心领土的小亚细亚地区也只剩下一点狭长的海岸线了。罗伯特·吉斯卡德在1071年占领了巴里(Bari),之后诺曼人彻底将希腊人从南意大利赶了出去。之后局势的发展证明,这也是拜占庭帝国最后一次失去意大利的领土。到了1081年的春天,诺曼人还入侵了帝国在巴尔干地区的领地,而罗伯特·吉斯卡德的最终目标则是要加冕为帝国皇帝。为了阻止这样的入侵,科穆宁家族的阿莱克修斯一世(r.1081-1118)不得不求助于威尼斯,在调动帝国的最后一点资源作为交换后,在1085年他得到了回报。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诺曼人的扩张始终是拜占庭对外政策中需要面对的核心问题。与此同时,帝国巴尔干北部地区的局势也在恶化:游牧部落(佩切涅格人,古兹人(Uzes,即乌古斯人部落中的一支)库曼人)的不断劫掠使得他们被帝国统治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佩切涅格人在1086至1091年间发动的袭击。他们在1090年春的袭击更是让帝国的局势跌入谷底。在这次袭击中,佩切涅格人还联合了士麦那的埃米尔扎卡(Tzachas),后者在小亚细亚也对拜占庭帝国发起了一次袭击。这个联盟的主要目标是要占领君士坦丁堡。然而1091年4月29日的拉维尼欧(Levunium)战役中,阿莱克修斯一世在库曼人的帮助下击败了佩切涅格人,与此同时他与尼西亚埃米尔达成协议,让他去对付扎卡。【我真的没看错,但这个时候亚尔斯兰还没上位,亲爹你和阿布勒卡西姆不是死对头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回事啊……】
最终,在1090s初,在外敌猛烈的攻击下,阿莱克修斯还是捍卫了帝国,并且使它的国际地位更加稳固——尽管它的领土比起之前减少了更多。皇帝对帝国在行政、经济以及军事上的改革与重建治愈了帝国内部的衰落——至少暂时性地做到了这点。
在这十年里匈牙利也被自己的内部纠纷所困扰。封建关系下的生产力发展达到了一个关键性阶段,一方面自由人口想要逃避博学,但他们的流动受到限制,另一方面,土地的所有者加强了对土地的垄断,包括政府以及教会。拉兹洛一世统治时期颁布的法典反映出为了完善封建关系,政府表现出了严厉而强硬的态度。除此之外,为了巩固他的统治地位,拉兹洛一世不得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十分留心萨拉蒙(r.1063-1074)会卷土重来,为了重夺王位,后者不惜借助境外势力的支持。拉兹洛在叙任权争夺中是站在教会一方的,但萨拉蒙有着日耳曼皇帝的支持。这样的社会以及政治局势使得拉兹洛一世不可能在1090s早期之前采取大规模的扩张政策。但最终,国内局势趋于稳定,萨拉蒙也下落不明,这也为对外的扩张创造了有利条件。【所以一句话拉兹洛一世你到底是要扩张还是不要啊。】
匈牙利人更倾向于向亚得里亚海扩张。拉兹洛首先干预了克罗地亚的内战,借机试图控制克罗地亚。
除此之外,拉兹洛也考虑过占领达尔马提亚,但他首先得保证这里不被库曼人夺取,后者袭击了匈牙利东境并且劫掠了这座城市。拉兹洛要求自己的侄子——克罗地亚国王奥尔莫什出兵对抗库曼人。占领克罗地亚这件事不仅触犯了拜占庭帝国对巴尔干地区领土的宣称权,同时也威胁到了教宗的权威。兹沃尼米尔作为克罗地亚大公,在1076年由教宗格里高利七世加冕为克罗地亚国王,而克罗地亚与达尔马提亚均是由教宗的使节所赐予的领地。拉兹洛对克罗地亚的征服意味着教宗在克罗地亚至高无上的权利被终结了。这场匈牙利人与教宗间的冲突导致最终,匈牙利的国王离开了罗马并且倒戈加入了日耳曼国王亨利四世的阵营。许多匈牙利人认为是拜占庭皇帝指使库曼人袭击匈牙利,作为他们在亚得里亚海地区扩张的报复,尤其是在1091年的拉维尼欧战役后,这种观点愈发深入人心。我们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种观点。在所有当代的资料中,安娜·科穆宁的记载是最为详细的,从拉维尼欧战役的背景,到战役经过以及库曼人的表现,直到他们离去,都没有只言片语提及拜占庭帝国和库曼人形成了对抗匈牙利的同盟。一份匈牙利方面的相关资料也显示,1092年拉兹洛发起的对库曼人的反击并没有侵犯拜占庭的领土。这可以证明,库曼人在1091年袭击匈牙利并不断骚扰其的举动是他们的个人行为,与拜占庭无关,而且他们的目标是想获取匈牙利东部的领土,尤其是特兰西瓦尼亚地区。而促使拉兹洛发动对库曼人战争的动机,也不过是防患于未然。事实上,拜占庭由衷地惧怕匈牙利的扩张,但尽管他们对匈牙利在克罗地亚的征服很不满,他们最不想失去的还是达尔马提亚,后者一直被认为是帝国的附属国,拜占庭当然不想将其交给匈牙利。为了防止匈牙利人继续推进,同时加强帝国对达尔马提亚的控制,在1091年阿莱克修斯一世派遣梅尔菲的戈弗雷(Godfrey of Melfi),一位诺曼人将领并持有拜占庭的sebastos荣誉头衔,率领诺曼佣兵前往达尔马提亚地区。雇佣兵一直驻扎在达尔马提亚直到1093年,确保了帝国对城镇和岛屿的控制。这样的控制即使在他们撤走后也未曾被打破,1095年扎达尔(Zadar)地区的一份宪章证明了他们仍处于阿莱克修斯一世的统治之下。
拉兹洛没有再尝试过夺取达尔马提亚地区的领土。在他统治的最后几年里,他的对外政策一门心思放在对付库曼人,对付罗斯人(1092)以及介入波兰(1093)和波西米亚(1095)的内战。另一方面,奥尔莫什作为克罗地亚国王倒是试图进攻希腊人——这点在1096年他与日耳曼皇帝亨利四世的书信中有所提及,但他最终还是为了亨利四世放弃了这一打算。事实上在大约1095年的时候,奥尔莫什是试图侵占达尔马提亚地区的城镇的,但这将会极大地损害威尼斯人的利益。在1095年,腹背受敌的日耳曼皇帝同样寄希望于威尼斯的大总督拉他一把,所以在奥尔莫什想要进攻达尔马提亚的时候,皇帝赶紧劝阻了他。尽管如此,匈牙利人在亚得里亚海地区的扩张还是使得他们与教皇国、拜占庭帝国以及威尼斯的关系都趋于紧张。​​​​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50
Post #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拉兹洛国王在1095年的夏季去世,而对达尔马提亚的征服则留给了他的继任者。事实上拉兹洛生前希望他的侄子克罗地亚国王奥尔莫什继承王位,而打发另一个侄子科洛曼去当主教。然而科洛曼没有接受拉兹洛的决定并且逃去了波兰,在国王去世的时候(1095年7月29日)他又赶了回来。最近的研究证明科洛曼在1096年加冕。这表明奥尔莫什和他的兄弟为了争夺权力而斗争了将近一年,直到胜利的天平逐渐倾向科洛曼。最终,科洛曼赢得了王冠,但奥尔莫什也被授予大公头衔并且获得了三分之一的领地,这场两个继承人间的纷争才宣告落幕。之后,随着政治实力的增强,奥尔莫什的势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年拉兹洛将克罗地亚王国交给他时,根据史料记载,他已经成为了匈牙利国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领主,并且这也增加了他觊觎王权的资本。在1096年奥尔莫什与科洛曼展开了第一次交锋,不过许多资料在当时都已经承认科洛曼为国王。没有任何信息显示,彼此争斗的两人试图寻求境外势力援助。奥尔莫什最有可能的外国盟友是日耳曼皇帝亨利四世——考虑到他们曾经交往密切,但是皇帝显然不可能给他提供任何帮助,他在1094-1097年被困在北意大利,甚至根据1096年他们的通信来看,他还指望奥尔莫什帮他一把。另一边,科洛曼在一开始曾寄希望于波兰王公们的支持,毕竟他一开始就是去波兰避难的。但事实上根据亨利四世皇帝的信件来看,1096年的前半年里,瓦迪斯瓦夫一世(Wladyslaw I Herman)曾经要求奥尔莫什帮助他对付布热季斯拉夫二世(Bretislaw II),后者是波西米亚大公以及皇帝亨利四世的支持者。我们可以推测科洛曼应该指望不上波兰王公去帮忙对付他的兄弟。总之在1096年的前半年里,奥尔莫什为了亨利四世而并没有帮助波兰王公们,这让日耳曼皇帝领受了他的好意并与之结盟,在这年的夏末对他伸出了援手。这也使得科洛曼的外交政策趋于坚定,他打算做一个虔信者(意思应该是在亨利四世与教会的战争中支持教会)。之后(1096年7月),来自教宗乌尔班二世的消息同样让他改变了主意。科洛曼与奥尔莫什不同,在叙任权争夺中他是教会的坚定支持者,这也是他对外政策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从他与诺曼人的婚姻,再到他1106年宣称瓜斯塔拉(Guastalla)地区,还有枢机主教库诺和教宗使节的反应,还有他的对手日耳曼皇帝亨利四世都可以佐证。
1096年的夏秋匈牙利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十字军要经过他们的国境。科洛曼严厉而残忍地镇压了在其境内劫掠的部队,在经历这样的不愉快之后,布永的戈弗雷向他郑重许诺并且采取了严苛的预防措施,他才同意其率部通过自己的国土。匈牙利和拜占庭对十字军都采取了不信任的态度。阿莱克修斯一世原先向西方请求的不是这样的十字军而是雇佣军,他十分担心混迹其中的诺曼人正试图借机侵占他的帝国。在匈牙利也是如此,1096年夏天,许多十字军指挥官试图从科洛曼手上夺取匈牙利,这甚至让他考虑是不是要逃到罗斯去避难。尽管当时在匈牙利与拜占庭的边界,许多匈牙利本地人(在塞姆林Semlin,今贝尔格莱德附近)以及拜占庭官员(在贝尔格莱德)甚至联合起来对付非法入侵的十字军,但这也并没有使得匈牙利王国与拜占庭帝国在当时恢复良好的关系。相反,许多资料显示阿莱克修斯一世十分担心匈牙利人会在1096年以及1096-1097年跨年时进攻拜占庭。此外,在多瑙河沿岸,也许是达尔马提亚地区,双方还时常有小规模冲突,这也让皇帝头疼不已。这不是无中生有的,根据记载,科洛曼在1096-1097年重新宣誓了匈牙利人对克罗地亚王国的最高主权,而先前短暂统治克罗地亚的彼得国王则被剥夺权利。他在科洛曼与奥尔莫什的内战中获益并且很可能得到了十字军的支持。在击败彼得之后,匈牙利国王在1097年春征服了沿海,并试图夺取比奥格勒(Biograd)。拜占庭不能坐失达尔马提亚,于是决定采取针对匈牙利的行动,但由于十字军的到来他们无法独自行动。阿莱克修斯一世将达尔马提亚地区的行政以及防御都外包给了威尼斯大总督,并在1097年授予他达尔马提亚和克罗地亚总督,还有帝国protosebastos的头衔。总督维塔莱·米歇尔一世(Vitale Michiel I)接受了达尔马提亚和克罗地亚总督的头衔,这也明确表明威尼斯人对克罗地亚以及达尔马提亚地区的领土绝非没有野心。斯普利特(Split)和特罗吉尔(Trogir)同样宣誓向威尼斯效忠。达尔马提亚——除了比奥格勒地区之外,实际上在1097至1103年间归属于威尼斯人统治。
在1097年春,在教会的调停下,科洛曼迎娶了罗杰的女儿。罗杰作为一名西西里诺曼人贵族,在对付日耳曼皇帝的问题上是教宗乌尔班二世坚定的支持者之一。匈牙利国王的婚姻很明显表明了他支持教会以及反对日耳曼国王的立场,同时这也是与威尼斯——甚至拜占庭的敌对,毕竟诺曼人是后者的死敌。然而与诺曼人的联姻并没有给予科洛曼立竿见影的帮助,尤其是在他对达尔马提亚的征服上。他停下了征服的脚步,并且在大约1098年,基于对眼前不稳定局势的考虑,他出于友情与威尼斯大总督签订了“conventio amicitiae”(翻译来大概是amicitiae协约),但即便再此协议中,他依然对威尼斯大总督的达尔马提亚及克罗地亚总督的合法性持保留态度。这显著地表明匈牙利在达尔马提亚与克罗地亚的问题上与拜占庭还有威尼斯针锋相对。
科洛曼按捺了自己与威尼斯公开翻脸的冲动,但对于国内的奥尔莫什及其同党,他就没有这么好的耐心了。接下来他们俩的交锋始于1098年,奥尔莫什认为这是自己上位的好机会。他的野心不仅止于做一个大公爵,尽管只有少量证据能证明奥尔莫什作为一个公爵,他的权势已经足以对抗科洛曼。当时的一些法律也详细地划定了他作为一个公爵所拥有的领地以及职务。此外他在对外活动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在1096年,他应该是陪同国王一同镇压了过境的十字军。到了1096-1097年,当匈牙利与诺曼的联姻关系确立,奥尔莫什作为王公显贵也被科洛曼派遣去与罗杰的使者商谈。不仅他自己野心勃勃,他那些欲壑难填的追随者们同样想要攫取更多的权利,并且煽动自己的领主更进一步。奥尔莫什与科洛曼的军队早就在Vrakúň地区沿蒂萨河(Tisza)对峙,然而并没有爆发决战,最终国王与公爵还是和解了。双方最终能和解,还是因为冷静下来比对实力之后,他们发现任何一方想要取胜都绝不容易。
到了1099年春天,科洛曼又陷入了对外战争的泥潭里。首先是与罗斯诸王公们的纠纷,接着是波西米亚。基辅大公斯维亚托波尔克(Svyatopolk)进攻沃里尼亚的弗拉基米尔,特雷波利雅(Terebovl)、普热梅希尔(Przemyśl)以及加利奇(Halich)地区的统治者们。基辅大公剥夺了大卫对弗拉基米尔大公国的统治权,但紧接着他被普热美希尔的沃洛达尔(Volodar)以及特雷波利雅的瓦西尔科(Vasilko)击败。斯维亚托波尔克要求匈牙利国王出兵支援,但后者的军队在普热美希尔被大卫以及他的库曼盟友击败。科洛曼和斯维亚托波尔克在普热美希尔的失败使得罗斯地区继续陷入纷争,并加速了基辅罗斯公国的崩溃。事实上匈牙利国王之所以支持斯维亚托波尔克,就是希望能够整合基辅罗斯地区,进而对付那些对他有敌意的小公国。所以科洛曼在1099年的所作所为不应该被看作是“无用的,不公正的,甚至是失去理智的”,他在加利奇地区的作战也不应该被认作是一场侵略战争。
此后不久,科洛曼又想参与波西米亚的继承战争,他支持摩拉维亚大公对付布热季斯拉夫二世,并且陈兵两国边境的Olšava河畔。在他的压力下,波西米亚的内战最终无条件和平,并且他也让波西米亚王公们欠了他人情。​​​​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51
Post #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在世纪之交的时候,匈牙利国王的注意力又转向了亚得里亚海。1102年,他在比奥格勒加冕为克罗地亚国王,这足以证明这点。事实上这些年里科洛曼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让学者们很少在意他。匈牙利人在达尔马提亚地区的扩张使得拜占庭和威尼斯人很难不对他们产生敌意。日耳曼皇帝是奥尔莫什的盟友,而新继位的波西米亚大公博日沃伊(Bořivoj)也是亨利四世的支持者。在1104年的夏天,奥尔莫什迎娶了基辅大公斯维亚托波尔克的女儿普莱德斯拉娃(Predslava),并且通过这桩婚姻,他也成为了波兰大公波列斯瓦夫三世(Bleslaw III)的亲戚,后者在1103年娶了斯维亚托波尔克的另一个女儿。1105年科洛曼又一次介入了波西米亚的继承战争,支持一个名叫斯瓦托普卢克(Svatopluk)的宣称者,但后者的尝试很快以失败而告终,所以科洛曼想要通过外交手段干预波西米亚的目的也随之破产。
与拜占庭帝国结盟最终将匈牙利国王从这些对外的纷争中解救了出来。在大约1104-1105年,阿莱克修斯一世为自己已经被立为共治皇帝的儿子约翰求娶拉兹洛一世的女儿皮洛丝卡(Piroska)。大约在1105年的前半年,由sebastos尤玛修斯·菲力卡奥斯(Eumathius Philocales)率领的使团护送匈牙利公主前往君士坦丁堡,在那里她改名为伊莲娜(Irene)并嫁给了共治皇帝。这桩婚事的背后可能与诺曼问题相关。尽管在1097年,诺曼人的十字军指挥官向帝国宣誓效忠,一年之后博希蒙德便把手伸向了阿莱克修斯一直觊觎的安条克。于是拜占庭帝国与安条克公国之间的冲突一触即发。在1104年末,安条克亲王博希蒙德向西发动了对拜占庭帝国的袭击。他的最终目标当然是占领整个帝国。【博希蒙德你是傻子吗……】很显然拜占庭帝国不希望博希蒙德与科洛曼结为一个“反拜占庭联盟”,尤其后者还与诺曼人有姻亲关系。通过皮洛丝卡公主与约翰的婚姻,科洛曼成为了阿莱克修斯一世的盟友,他抛弃了在他看来收益不大的诺曼人盟友,转而与拜占庭帝国合作。这一方面使得匈牙利人终于打破了对外事务上的僵局,从包围网中解放出来,另一方面,科洛曼也可以腾出手来图谋自1103年又重新被拜占庭帝国控制的达尔马提亚地区。【你怎么刚结盟就要当二五仔啊科洛曼】不过他的打算很显然拜占庭人和威尼斯人都早有预料,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能默许,因为接下来诺曼人在亚得里亚海地区的扩张更让人头疼。在1105,科洛曼夺取了达尔马提亚的城镇(包括扎达尔、特罗吉尔、希贝尼克(Sibenik)和斯普利特)还有岛屿。他同样还试图让教会默许在达尔马提亚地区发生的权力更迭,为此他在1106年10月放弃了自己对瓜斯塔拉的宣称权。为了确立他在达尔马提亚地区的权威,科洛曼自称匈牙利、达尔马提亚和克罗地亚的国王,并且让他年仅4岁的儿子,他的继承人伊斯特万也加冕为王。
科洛曼这么急于确立自己儿子的继承帝位毫无疑问触犯了奥尔莫什的权益。这位大公爵在1105-1106年间离开匈牙利前往亨利四世的宫廷并不是临时起意,但日耳曼皇帝的地位也岌岌可危,他与自己的儿子还势同水火,更不可能来帮助奥尔莫什了。后者在1106年两手空空地回到了匈牙利,但很久之前他就已经在国外着手寻找另外的盟友。1106年他又前往波兰,并最终得到了他的内兄弟波列斯瓦夫三世的支持。【话说你俩充其量也就是连襟,为啥都是brother-in-law啊,外国人在人物关系这个问题上还真是懒……】而波兰大公之所以支持他,除了因为他们有姻亲关系之外,也是希望能够让奥尔莫什成为匈牙利国王然后支持他来遏制神圣罗马帝国东进侵占波兰的趋势。在波列斯瓦夫三世的军事支持下,他很快便长驱直入匈牙利并包围了奥鲍乌伊瓦尔。然而在此之后,波兰大公与科洛曼议和了,并且他们还组成了对抗日耳曼皇帝的同盟。波列斯瓦夫不再支持奥尔莫什,后者别无选择只能再次与科洛曼和解。1107年,当这位匈牙利王公途径君士坦丁堡前往耶路撒冷朝圣时,科洛曼已经帮助波兰大公击败了一位王位觊觎者兹比格涅夫(Zbigniew),最终波列斯瓦夫控制了兹比格涅夫的领地马佐维亚(Masovia)。这大概给了科洛曼对于处理类似问题的启发,他大约在1107年剥夺了他兄弟的公国领地,收回了他作为公爵的所有特权,不过他允许奥尔莫什回到家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打猎来打发时间。不过他始终还是保有公爵的头衔,所以做这些事情也不需要向国王请示。废黜了奥尔莫什的公国意味着中央王权的加强,这对奥尔莫什无异于灭顶之灾。所以,理所应当地,他想要在1107-1108年他计划在德默什(Dömös)教堂的受职礼上谋杀国王。阴谋刚被发现,奥尔莫什便急忙逃到了日耳曼人的宫廷,去寻求亨利五世的帮助以对抗他的兄弟。在1108年奥尔莫什都和日耳曼皇帝待在一起,并且亨利五世的军队在9月便出发进攻匈牙利。当亨利围攻布拉迪斯拉发(Pozsony,今Bratislava)时,他的盟友波西米亚大公斯瓦托普卢克突袭了瓦赫河谷(Vág)。而科洛曼的波兰盟友波列斯瓦夫三世则入侵了波西米亚。最终,日耳曼皇帝还是放弃了他在匈牙利扩张的计划,撤军离开了,但科洛曼不得不再次宽恕奥尔莫什。
与此同时匈牙利王国还十分关注巴尔干地区的局势。1106年博希蒙德在法兰西宣布发起一次对拜占庭的远征,到了1107年10月,他的军队对帝国在巴尔干地区的领地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他的目标还是夺取君士坦丁堡。这是近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拜占庭第二次面临诺曼人入侵的威胁。科洛曼和威尼斯大总督支持阿莱克修斯,匈牙利的军队和共和国的船只加入了对诺曼人的战斗。拜占庭-威尼斯-匈牙利的三方同盟拯救了拜占庭,博希蒙德被迫在1108年9月接受了一纸耻辱的合约,科洛曼派出的使者同样也在合约上签了字。
援助拜占庭并非对匈牙利在达尔马提亚地区的统治没有好处。出于某种程度上的尊敬,匈牙利统治者在达尔马提亚的城镇更受欢迎,和威尼斯人不同,匈牙利人和这些城镇永远不会在商业贸易上成为竞争对手。1108年科洛曼承认了扎达尔、特罗吉尔以及斯普利特的特权,没有损害他们的经济发展。在任何程度上,匈牙利国王都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限制达尔马提亚地区城镇的自治权。
另一方面,威尼斯人不会容忍匈牙利人控制达尔马提亚,因为达尔马提亚地区的政治和经济的臣服是威尼斯向东(拜占庭帝国和黎凡特地区)扩张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安德烈·丹多洛(Andrea Dandolo)的记载,在1112年,大总督要求拜占庭皇帝帮助他重夺达尔马提亚地区。阿莱克修斯一世没有答应威尼斯人——尽管理论上他对此没有什么异议,并建议推迟对匈牙利人开战。拜占庭的态度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比起威尼斯人和匈牙利人对达尔马提亚地区的分歧,皇帝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从1111至1112年,阿莱克修斯一世试图与教宗巴斯加二世(Pascal II)商谈教会合并的事由,作为回报,他希望从亨利五世手上得到神圣罗马帝国的冕冠。【?????此处只有问号可以代表我懵逼的内心。】而东方的事务对拜占庭而言显然更为重要,这段时间拜占庭正在筹划征服安条克,但1111年罗姆苏丹也在计划进攻帝国。直到1116年,罗姆苏丹国入侵小亚细亚地区的军事行动才停止。与此同时,拜占庭与威尼斯之间的关系也在急剧降温。这要追溯到1082年5月他们签订的条约,作为共和国出兵帮助拜占庭抵御诺曼人入侵的回报,帝国同意给予威尼斯经济特权,然而这严重地损害了拜占庭商人的利益。1082的条约为威尼斯打开了在经济上入侵拜占庭的大门,为了抵消这样的不良后果,皇帝接洽了威尼斯的宿敌比萨。拜占庭与比萨的条约在1111年签订,这直接威胁到了威尼斯的特权地位。所以我们可以明白,为什么此时皇帝并不想掺和威尼斯总督在达尔马提亚的事情。最后也是最明显的,匈牙利人在诺曼战争中关键的支持也使得阿莱克修斯不得不慎重考虑这件事。
所以威尼斯人和匈牙利人的决战最终被推迟了,但科洛曼出于未雨绸缪的考虑还是决定先采取行动加强匈牙利对达尔马提亚地区的控制。大约1111年,国王再次亲自巡视扎达尔并且确保达尔马提亚自古以来的独立权。​​​​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52
Post #4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即使是在科洛曼统治的最后一年里,他也没能从内忧外困中解放出来。1112年国王入侵了奥地利并劫掠了边境城市。这有可能只是一次单纯的越境劫掠活动,但也有可能是科洛曼对奥地利领主的一种报复,后者先前在1108年参与了亨利五世对匈牙利的军事行动。1112年夏,科洛曼的诺曼人妻子去世了,他再娶了佩列斯拉夫尔(Pereyaslavl)和苏兹达尔(Suzdal)的大公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Vladimir Monomach)之女尤菲米娅(Euphemia),以加强他与罗斯王公们之间的联系。然而这样的联系没能如他所愿那样持续下去,在大约1113-1114,这位王后被抓到与人通奸,于是科洛曼将她赶回了家,此时他的岳父刚刚在1113年征服了基辅。在此之后尤菲米娅的儿子鲍里斯(Boris)出生在了罗斯。
这段岁月也是科洛曼和奥尔莫什斗争的重点。在1115年公爵又一次想要夺取王位,但他的计划很快便被国王的支持者们所察觉,并将其扼杀在摇篮中。根据记载,科洛曼听从了他廷臣们的建议,将奥尔莫什和他的儿子贝拉关押并致盲了他们。还有不少高官显贵也和他们结局相同,由此可见,其实奥尔莫什的行为并非没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同时,威尼斯人也在准备收复达尔马提亚地区。在此之前共和国听从了拜占庭皇帝的建议,决定先缓一缓对匈牙利的作战,但此时大总督显然有了新的主意。1115年8月,威尼斯舰队进攻匈牙利治下的达尔马提亚地区并且没有知会拜占庭,这完全是他们的个人行为。不过这次,威尼斯只能占领达尔马提亚的一部分,大总督寄希望来年便能毕其功于一役,但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新王伊斯特万二世统治时期了。

第二章 最初的冲突
科洛曼于1116年2月3日去世,他15岁的儿子伊斯特万加冕为匈牙利国王。权利的交替十分顺利,因为奥尔莫什和他的党羽都在1115年的动乱中被剪除干净。然而年轻的国王从他父亲手中继承的不仅是冕冠,还有一系列遗留下来的外交问题。
主要问题还是达尔马提亚。威尼斯大总督在1116年对匈牙利控制下的达尔马提亚发起了第二次远征,而且这次远征在外交领域也是有备而来,大总督奥尔德拉佛·法列埃罗(Ordelaffo Faliero)不仅想要确保日耳曼皇帝亨利五世对他1116年3月计划的支持,而且还希望得到拜占庭帝国阿拉克修斯一世的默许。尽管一些资料表明威尼斯人的军队得到了阿莱克修斯和亨利的援助,但很可能来自两位皇帝的支持也仅限于口头支持。在1116-1117年,日耳曼皇帝还在忙于他的第二次意大利远征,而拜占庭皇帝在1116年正和塞尔柱人在小亚细亚地区鏖战,同时还在防御基辅罗斯公国。所以他们中的任何一方都不可能还有闲心去管匈牙利与威尼斯之间的冲突。
日耳曼皇帝支持威尼斯人这很好理解,但为什么拜占庭皇帝会支持威尼斯人接管达尔马提亚,这就很令人费解了。使得匈牙利与拜占庭关系恶化的原因不太可能是因为奥尔莫什,因为后者不是在科洛曼死时逃往拜占庭的,而是将近10年以后。拜占庭皇帝肯定也还记得威尼斯人和匈牙利人不同,他们一直想要从拜占庭手中获得对达尔马提亚合法的控制权。也许阿莱克修斯此时觉得威尼斯是比匈牙利更重要的盟友,不过更重要的因素是,威尼斯大总督在1115年就已经把攻击计划对阿莱克修斯和盘托出了,无论他点头与否,大总督都是要这么做的,所以他只要同意便能卖个顺水人情。所以阿莱克修斯的行为毫无疑问使得在接下来的很多年里,匈牙利和拜占庭的关系都趋于冷淡。
威尼斯人的战船在1116年5月起航,但他遭到了Kledin领主的抵抗,后者前来负责扎达尔地区的防御并且赢得了市民对他的支持。之后大总督用武力夺取了比奥格勒和希贝尼克,特罗吉尔和斯普利特则不战而降,而与此同时威尼斯人还控制了岛屿。于是整个达尔马提亚又重归威尼斯人控制了。在这场战役之后,匈牙利有可能和威尼斯签订了一个为期五年的停战协定。但到了1117年6月,大总督又一次进军达尔马提亚,要求扩大扎达尔地区市民的权益。很多专家认为1117年匈牙利和威尼斯就达尔马提亚问题又要重新开战。据记载,双方最初的冲突是由Kledin领主发起的反击,之后大总督亲率军队前往达尔马提亚面对他,但在扎达尔战役中被其击败并杀死,不过城市还在威尼斯人手中。之后的新任大总督多梅尼科·米希尔(Domenico Michiel)又一次进攻匈牙利并且希望得到斯普利特、特罗吉尔还有贝尔格莱德,以恢复威尼斯共和国对整个达尔马提亚的控制权。所以看起来威尼斯人好像是在1117或1118年签订了五年停战协议之后又一次进攻达尔马提亚。然而,考虑到威尼斯在拉布岛(Rab,意大利文为Arbe)的特权可以追溯到1118年以及那时它还在大总督奥尔德拉佛·法列埃罗的名下,所以可以推断在扎达尔让大总督送命的那场战役应该发生在1118年春。此外,根据12世纪的一些资料,威尼斯人与匈牙利人的和平协议应该最终敲定于1119年。不过毫无疑问,这场战役终结了匈牙利人在达尔马提亚地区的统治。
在与威尼斯人交战的那段时期,伊斯特万二世的外交政策在其他方面同样屡屡受挫。匈牙利与波西米亚的关系恶化始于波西米亚大公斯瓦托普卢克在1108年跟随亨利五世进攻匈牙利,并且在1109年初他又一次入侵匈牙利。两国现在都认为匈牙利的新王加冕是修复两国关系的良好契机,所以在1116年的春天,匈牙利国王和波西米亚大公来到Olšava河边,这里也是匈牙利与摩拉维亚的边境,他们率领军队在此进行私人会面。然而,因为先前发生的事情,两国之间的误解是没那么容易消除的,所以最终弗拉迪斯拉夫一世和伊斯特万二世在1116年的5月13日爆发了一场血腥的战斗,这场战斗使得匈牙利遭受重创。所以在伊斯特万二世统治的最初十年里,匈牙利和波西米亚的关系没有任何改善,匈牙利国王在1120和1123年还为从波西米亚逃来的难民提供庇护。
伊斯特万二世统治的第一阶段匈牙利与奥地利之间的关系延续了科洛曼时期的敌对状态。例如在1118年,匈牙利国王的军队深入奥地利境内劫掠并且满载而归。作为报复,同年奥地利侯爵(Margrave)利奥波德三世叫上了自己的盟友波西米亚大公博日沃伊(Bořivoj)一起进攻匈牙利边境。根据资料显示,双方都时常互相劫掠彼此——这在当时好像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所以要说匈牙利国王是为了报复日耳曼皇帝在达尔马提亚问题上支持威尼斯,这种论据好像有些站不住脚。
显而易见的是,伊斯特万二世继承了他父亲对罗斯地区的政策。在1118年,科罗曼的盟友,斯维亚托波尔克之子,基辅大公雅罗斯拉夫(Yaroslav)与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发生冲突,并且被驱逐出自己在沃里尼亚与弗拉基米尔地区的领地。莫诺马赫扶植自己的儿子安德雷(Andrei)替代了他。由于匈牙利遣返了尤菲米娅王后,导致他们和基辅之间的关系十分近中,这时候雅罗斯拉夫开口请求伊斯特万二世——而不是波西米亚和波兰人——去帮助他夺回领地。其他罗斯王公,比如普热梅希尔的沃洛达尔以及特雷波利雅的瓦西尔科,他们不希望罗斯公国们恢复之前的旧秩序,所以也支持雅罗斯拉夫。于是1123年国王御驾亲征前往罗斯,站在了分裂者们这边。伊斯特万二世也想报他父亲在1099年失利的那一箭之仇。雅罗斯拉夫在弗拉基米尔的要塞刚被围困时便死了,于是手下的领主们纷纷劝说伊斯特万二世不要再进行无意义的战斗,赶紧班师回朝。所以他想要干预罗斯内战的行动也失败了。
教会与神圣罗马帝国之间的斗争也止于1122年的沃尔姆斯宗教协定(Concordat of Worms),伊斯特万二世和他父亲的立场应该是一致的。他当然有理由这么做,毕竟亨利五世在匈牙利-威尼斯战争里是站在大总督那一边的。而且他在1120s早期与卡普阿的诺曼人公爵罗伯特之女成婚,这也表明他的立场是站在教会这一边的,毕竟在教会与亨利五世的斗争中,卡普阿公爵罗伯特还有他的继承人是教宗巴斯加二世和格拉修二世(Gelasius II)最重要也是最忠实的盟友。可以想见的是,教宗应该也在背后支持了罗伯特与伊斯特万二世的联姻。
与此同时,显而易见的是匈牙利与诺曼人的联姻也是为了对付威尼斯人。与诺曼人的联姻不仅是教宗竭力想要促成的,并且匈牙利人也想为自己对付威尼斯寻求盟友。匈牙利与威尼斯之间不断地冲突表明匈牙利的封建统治阶级从来没有放弃征服达尔马提亚,只是在静待时机而已。
当1119年双方的五年停战协定签订时,在伊斯特万二世看来还不是挑起威尼斯人与拜占庭人对达尔马提亚地区的矛盾的时候。他在经济层面考虑到,拜占庭皇帝约翰二世始终致力于保护本国商人的利益,保护他们不受外国人的侵害。在意识到1082年协定对拜占庭帝国的经济造成多大危害之后,他不可能续签阿莱克修斯一世与威尼斯签订的条约。然而共和国也不愿意失去这样大的利益,所以他们决定诉诸武力来扩大自己的权益。在1122年夏,总督亲率规模庞大的威尼斯舰队向东远航,以确保共和国在黎凡特以及拜占庭地区的利益。这场示威十分成功,舰队在1124年返航,之后便始终在拜占庭帝国的海岸线和岛屿附近徘徊。这场远征让约翰二世意识到拜占庭海军无法从海上防御威尼斯人的进攻,他不得不在1126年与大总督达成了共识,续签了1082年条约。在威尼斯舰队东征期间,伊斯特万二世趁机得以实施他在达尔马提亚地区的部署,这大概开始于1124年的前半部分。1124年7月,国王声明要继续保障科洛曼曾经许诺给特罗吉尔还有斯普利特地区市民的权益,于是便出兵达尔马提亚。这次征服十分顺利,匈牙利国王现在控制了整个达尔马提亚中部,除了扎达尔和其他岛屿。但匈牙利人的统治并没有持续很久,到了1125年春天,大总督带着威尼斯舰队从东边杀了回来,这便导致斯普利特,特罗吉尔还有希贝尼克纷纷投降,他们还围攻并占领了比奥格勒,所以达尔马提亚再度易手。需要指出的是,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这个时候匈牙利和拜占庭就已经结成同盟来共同对付威尼斯人了,伊斯特万二世试图收复达尔马提亚的举动也未必就得到了拜占庭的许可。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52
Post #5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在1120s中期,达尔马提亚的失利让伊斯特万二世转变了自己的对外政策,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一方面他要缓和匈牙利的西境(主要是和波西米亚),另一方面他开始与拜占庭帝国全面交锋。

1125年4月,在弗拉迪斯拉夫一世死后,索别斯拉夫(Soběslav)继位为波西米亚大公。他是阿黛尔海德(Adelheid)的丈夫,后者是那位被致盲的公爵奥尔莫什之女。索别斯拉夫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对抗自己的竞争者奥洛穆克公爵奥托。1126年2月他还承认国王洛塔尔三世(Lothar III)作为波西米亚的宗主。波西米亚大公和匈牙利国王在1126年10月有一次会面。这两位王公建立了友情,并终止了波西米亚与匈牙利的敌对关系。维护与波西米亚的友好关系不仅是伊斯特万二世外交政策中的重要部分,同样也是他的继任者贝拉二世的,这足以证明这样的关系使得匈牙利统治者收益颇丰。遵循同样的思路,伊斯特万二世还和萨尔茨堡大主教康拉德建立了良好关系,后者在卡林西亚(Carinthia)地区拥有大片地产,同时也是奥地利侯爵的都主教。大约在1125-1127年匈牙利与大主教达成了协约,并且这也有助于缓和匈牙利与奥地利之间的关系。

与波西米亚还有萨尔兹堡大主教关系的缓和使得匈牙利的统治阶级更多的将注意力转向了拜占庭。原因很简单,此时匈牙利与拜占庭的关系又降到了冰点,到了1127年已经处于相当紧张的地步甚至公开敌对。

匈牙利与拜占庭之间的分歧早在1115-1118年匈牙利与威尼斯的战争中就已经显露,当时阿莱克修斯一世支持大总督从匈牙利手中夺取达尔马提亚。之后当1126年夏天拜占庭与威尼斯开战时,匈牙利认为拜占庭这是想要从威尼斯人手中夺取达尔马提亚。

与此同时,经济上的纷争也让两国关系雪上加霜。拜占庭历史学家尼基塔斯·科尼亚特(Nicetas Choniate)提供了以下信息:在公众看来,双方敌意的由来是因为拜占庭在布兰尼切夫(Braničevo)的居民袭击了匈牙利商人,而且十分恶劣地囚禁并虐待了他们。众所周知,从匈牙利到黎凡特地区的商路要经过贝尔格莱德、布兰尼切夫、索菲娅还有菲利普波利斯(Philippopolis,即今天的普罗夫迪夫)到达君士坦丁堡。匈牙利商人在沿途的一些重要节点建立了侨居地,比如在布兰尼切夫和菲利普波利斯,他们想要前往参加君士坦丁堡的集市,毕竟那里是地中海最重要的贸易中心。我们提及过,约翰二世皇帝希望重振帝国的经济,为此他不惜和威尼斯交战了许多次,在这时他当然致力于保护本国商人的利益。所以我们不能排除,匈牙利商人在布兰尼切夫的不幸遭遇与这样的背景无关。

然而让1127-1129年拜占庭与匈牙利之间战争真正爆发的决定性因素,还是奥尔莫什带着他的支持者们逃往了拜占庭。

原始资料的匮乏导致学界对奥尔莫什究竟是什么时候逃往拜占庭的说法不一,无论是匈牙利方面还是其他方面都没有提及具体的日期。事实上,如果1127年9月1日奥尔莫什就已经在拜占庭境内了,那么根据西方的资料,他大概就是在拜占庭去世的。14世纪的匈牙利编年史作者在提及这场发生在伊斯特万二世统治时期的逃亡是是这样说的:“奥尔莫什不想死,逃离了伊斯特万的统治并前往希腊。”相反地,拜占庭史学家约翰·金纳莫斯(John Cinamus)和尼基塔斯·科尼亚特一致认为奥尔莫什逃亡的时间是在约翰二世统治时期(1118-1143)。所以综上所述,大概可以推论这个日期是在1118年至1127年9月之间。波西米亚人布拉格的科斯马斯的一份纪录也许有助于缩小这个时间间距。他提及了一个事件,索别斯拉夫王子逃离了波西米亚大公弗拉迪斯拉夫一世以及他的妻子阿黛尔海德,后者是“奥尔莫什王子的女儿,并且深受潘诺尼亚国王伊斯特万的喜爱,国王将她视为亲近的亲属。”根据合理推断,伊斯特万二世只可能在奥尔莫什还老老实实待在国内的时候,才会对他的女儿十分亲近。此外,我们不能忽视根据科尼亚特所说,双方公然在1127年翻脸是“因为一个不可言说的理由,也就是奥尔莫什出逃投奔了约翰二世,后者还亲切地接见了他。”金纳莫斯就更直接了:“所以奥尔莫什投奔了皇帝。皇帝很高兴看见他,并且对他十分友善。但是匈人的国王知道了关于他兄弟的消息后派遣使者前来质问皇帝,要求其将他从罗马人的土地上驱逐出去,但他显然是不可能说服皇帝将他送过多瑙河的。”有了这些拜占庭方面的资料,我们可以假定大概是1113-1116年发生了什么,最终造成了1127年的这次逃亡。很显然在一个危险的政治犯逃跑之后不需要10年也不需要5年,匈牙利方面很快就会提出要引渡他回国的请求。奥尔莫什王子的确在1125-1127年是伊斯特万二世的心头之患,所以我们大概可以确定奥尔莫什逃往拜占庭大约是1125年的事情。

资料显示奥尔莫什在拜占庭很受约翰二世皇帝的欢迎,后者还在马其顿地区赐予了他一块地产安置他。奥尔莫什逃往拜占庭之后改名君士坦丁,所以这里也被叫做君士坦丁尼亚。而且根据推测,这里也成为了匈牙利难民的聚居地,毕竟有奥尔莫什还带了很多追随者一起来。匈牙利人史官告诉我们“许多匈牙利人追随奥尔莫什,反对伊斯特万国王的残暴。”奥尔莫什逃离伊斯特万是因为“惧怕死亡”,而他的追随者们是因为惧怕“国王的残暴”,这都证明了这些人在当时的匈牙利被视为心腹之患。没有其他资料提及他们到底因为什么而触怒了国王。一个可能的猜想:许多人想要颠覆王权,而国王也在酝酿对奥尔莫什一党的报复,并且鉴于这位王子过往的所作所为,这样的防范不是毫无道理。事实上,在外交方面试图让拜占庭交出奥尔莫什受挫后,伊斯特万二世决定诉诸于武力,对拜占庭全面开战,迫使他们交出奥尔莫什。他的目的是实现自己的诉求,并且报复皇帝在之前的战争中帮助了自己的敌人。

科洛曼在大约1115年的时候致盲了奥尔莫什和贝拉,还有他们的主要追随者们,这样的行为彻底断绝了奥尔莫什夺权的希望并且保障了他的儿子伊斯特万的继承权。在伊斯特万统治的前十年里,奥尔莫什王子在自己修建的德默什修道院里隐居,静待良机。可以推测,大约在1125年的时候他似乎发现了合适的机会来实现自己的计划,此时伊斯特万二世在罗斯(1123)以及达尔马提亚(1125)的作战行动接连受挫,让他的统治备受质疑。事实上在1123年,王党内部也产生了严重的不满,这正好印证了奥尔莫什的猜想。匈牙利史官记载,在伊斯特万二世远征罗斯期间,即便他支持的对象雅罗斯拉夫以及死了,他还是想继续打下去,他的廷臣们纷纷劝阻他,甚至威胁他要另立新君,最终逼迫他终止了这场远征,打道回府。奥尔莫什一党大概是想借机煽动这种对国王的对外政策不满的氛围,并最终借机夺权。而国王及其拥护者很显然发现了他的这一企图,并在局势失控之前粉碎了他们的阴谋。国王及其拥护者对王权的觊觎者毫不留情,所以在国王残酷的报复降临之前,奥尔莫什才会带着他的一众支持者们逃往拜占庭。

没有任何资料解释为何这位被致盲的王子在拜占庭还享有一块独特的领地作为避难所,但从他与希腊皇帝的直接交往中推断也不难。在其他邻国里,伊斯特万二世与罗斯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与此同时,由于鲍里斯和他母亲的缘故,基辅为首的一些贵族也在反对他。总而言之,鉴于当时的罗斯地区都陷入了分裂和无政府的混乱状态,那些地区的统治者显然不太可能给奥尔莫什提供任何有用的帮助。在波兰,波列斯瓦夫三世早已让他失望透顶。而波西米亚和日耳曼帝国的新领主还在试图巩固他们的王位,他们都要面临一系列的挑战。总之1105-1106年的经历应该让奥尔莫什学到了不少教训,局势的恶化使得他不得不逃往拜占庭。他应该很适应那里的环境了,毕竟1108年他在去圣地朝圣的途中经过那里。作为皇后伊莲娜-皮洛丝卡的近亲,这样的身份显然也让他得到了不错的待遇。最终匈牙利和拜占庭还是达成了共识,就让这位王子在希腊人的领土上安享晚年吧。不过这也侧面证明了为什么奥尔莫什和他的支持者要去拜占庭,毕竟在那里他们最终得到了收容,还有皇帝承诺的保护。于是奥尔莫什成为了匈牙利历史上第一个逃往拜占庭的王位觊觎者,同时也为12世纪匈牙利后来的其他王位觊觎者们提供了一个先例。​​​​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53
Post #6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伊斯特万二世和他的支持者们肯定认为拜占庭对奥尔莫什的支持是极大的威胁。匈牙利史学家的记载支持了这样的观点,他们说伊斯特万二世之所以和拜占庭开战,是因为皇帝将他视为自己的封臣。不过《维也纳照明纪事》(Chronicon Pictum)记载了另一个听起来更令人迷惑的故事,说匈牙利的王庭十分担心那位被致盲的王子,后者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夺取王位,鉴于他早先就经常寻求外国盟友的帮助(例如波兰和日耳曼),这次为了夺取伊斯特万二世的王位,他寻求拜占庭的帮助甚至不惜向他们称臣纳贡。显而易见地,国王肯定希望一劳永逸地解决奥尔莫什的威胁,所以他才会要求拜占庭驱逐这位王子。

而拜占庭否决了他们的要求,这也是拜占庭与匈牙利之间战争的导火索。

在国王的军队进入拜占庭帝国的领地之前,国王的宫廷里发生了一个重大事件。匈牙利编年史的第158章写道:“在国王考虑贝拉之前,其他人都认为在国王死后,他姐姐索菲娅的儿子扫罗(Saul)应该继承王位。”值得一提的是,在扫清了奥尔莫什余党之后(至少伊斯特万二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国王在为接下来与拜占庭的战争做周全的打算,鉴于他与诺曼贵族之女的婚姻始终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后嗣,他指定他的姐姐索菲娅之子扫罗成为他的继承人,以防身体虚弱的他猝然离世导致后继无人。编年史没有直接记载扫罗被指定为继承人的日期。不过可以推断的是,大约在1127年前半年,国王和他的支持者认为当务之急是确定一个继承人以应对任何可能的对王权的威胁,尤其是奥尔莫什很可能正在拜占庭筹划在国王死后夺权。

1127年夏,伊斯特万二世亲率军队想要深入拜占庭帝国在巴尔干地区的领土。在这场进攻中他们占领并劫掠了贝尔格莱德、布兰尼切夫、尼什还有索菲亚,甚至推进到了普罗夫迪夫。当匈牙利人发现约翰二世皇帝就在普罗夫迪夫时,他们发起了猛烈地攻击,然而皇帝坚守住了城池并迫使他们不得不后撤,于是接下来的一年里皇帝可以从容地准备组织反击。双方的冲突并没有因为1127年9月1日奥尔莫什王子的死而告终。许多学者认为,在1127年伊斯特万二世发起的袭击里,他将里拉的圣伊凡(St.Ivan of Rila)的遗骸从索菲娅搬到了埃斯泰尔戈姆。不过这其实更有可能发生在贝拉三世统治时期,后者迎回了这份遗骸。

1128年,皇帝集结了拜占庭的武装力量开始进攻匈牙利,其中包含了伦巴第人和塞尔柱人组成军队,希腊海军也开进了多瑙河。这次攻击是为了报复前一年里匈牙利人的劫掠行为。拜占庭方面的资料也提及了这次远征的报复性质。匈牙利军队退守多瑙河沿线,驻扎在锡尔米乌姆(Sirmium)和巴纳特(古称Temeskoz)一带。国王抱恙在身无法亲自指挥部队,于是他委任了一个名叫Stephel的指挥官代行其职。拜占庭海军大获全胜,皇帝的军队度过多瑙河,逼近巴奇卡帕兰卡(古称Haram,今Nova Palanka)附近的要塞,并在卡拉斯河(Karaš River)边经过一场血战,大败匈牙利人。此役之后拜占庭占领了锡尔米乌姆、塞姆林(Semlin)以及巴奇卡帕兰卡要塞,并缴获大量战利品,之后回到了拜占庭境内。在布兰尼切夫和巴奇卡帕兰卡地区设防后,皇帝率军回到了君士坦丁堡。根据这样的描述来看,皇帝无意永久性地占领霸气卡帕揽客、塞姆林和锡尔米乌姆,拜占庭进攻匈牙利也绝非是为了图谋其领地。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拜占庭军队有驻扎在那里的迹象,而且金纳莫斯也说,拜占庭军队立刻就撤军了。

皇帝远征得胜对匈牙利的内政造成了严重影响。显然,国内的一些统治阶级认为仅仅因为逃亡的奥尔莫什就贸然让帝国卷入与拜占庭的战争并不明智。在巴奇卡帕兰卡的惨痛失利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对伊斯特万二世对拜占庭的政策不满,这也让国王失去支持。对于此事,匈牙利编年史是这样说的:“皇帝罹患重病生命垂危,许多叛徒有了不臣之心,想要选举伊凡和“comes”鲍尔斯(Bors)作为国王。然而蒙上帝保佑,国王痊愈。他将伊凡斩首,而鲍尔斯则可耻地逃往了拜占庭。”【你妈的为什么是个匈牙利人就往拜占庭跑,难民集中营吗】我们可以猜想在大约1128年,巴奇卡帕兰卡惨败之后,鲍尔斯和伊凡被选为了国王。事实上鲍尔斯是个“comes”——他和他的亲属还有伊凡以及其他许多追随他们的叛国者都被赶出了宫廷,这表明他们曾是国王身边最亲密的随从,对国王忠诚耿耿。而鲍尔斯和伊凡的失败表明,即便国王的支持者们实力被削弱,但他们的实力和家世还是远胜于他们的敌人。与此同时,对政敌的激烈清算也表明这些国王的支持者不会倒向任何觊觎王位的野心家们,他们只会支持国王亲自选定的继承人扫罗。

无论如何,鲍尔斯成为了第二个逃往拜占庭的匈牙利王位宣称者,向帝国寻求庇护。然而没有任何资料交代他后来的命运如何。许多学者认为私生子鲍尔斯就是科洛曼的私生子鲍里斯(Boris),他出生在罗斯,在那时他的生母尤菲米娅已经被赶回了基辅大公的宫廷。根据这样的推断,鲍里斯在伊斯特万二世统治时期来到了匈牙利,并且伺机想要图谋王位,最终却只落得了一个逃亡异国的下场。不过这些都没有当时的资料给予支持,只能说是一个合理的推论。

他们的名字是如此相近,使得不少人都对这样的推论深信不疑。但不要忘记,这两个名字也只是相近而并非一致。对于私生子鲍尔斯和鲍里斯身份的争议从未停歇。最早是在匈牙利的编年史里有三处提到了鲍里斯——他的出生,1132年他来到匈牙利以及1147年他的动态,这三处无一不表明他和科洛曼有着紧密联系。与之观点相同的是,和前文作者完全不相关的作者也在另一时期撰写匈牙利编年史时公开表明鲍里斯是私生子,是科洛曼不合法的儿子,使用了和前文完全一致的观点。当写道鲍尔斯时,编年史作者们甚至根本没有提及科洛曼。所以这表明章节158的作者完全不认为鲍里斯和鲍尔斯是同一人。

还有一个可以鉴别这两人身份的内容,也就是鲍尔斯的头衔。在编年史的写作中,匈牙利王室阿帕德家族的男性成员都只会提及他们的名字,再加上“dux”,以示他们地位尊贵。但没有任何阿帕德家族的人会被冠以“comes”的头衔。所以在大约1128年,鲍尔斯“comes”的头衔使得他与鲍里斯相区别。很可能鲍尔斯是一个著名的来自历史悠久的米什科尔茨(Miskolc-clan)地区的“comes”,他与阿帕德家族的关系要追溯到“comes”兰佩特。另一种观点认为鲍尔斯和Vid地区的“comes”Bács有关,后者在萨拉蒙统治时期也想争夺王位。不过最重要的是,伊凡和鲍尔斯的举动体现了统治阶级内部逐渐开始出现分歧,这早在1123年他们对罗斯的远征时就有所体现。我们也可以推断科罗曼的私生子前往君士坦丁堡的时间不会早于1128年,但大约在1130-1131年。

在粉碎了伊凡和鲍尔斯的篡位阴谋后,伊斯特万二世终于可以着手组织对拜占庭的反击,双方的冲突热度不减。在1129年的前半年,伊斯特万二世一马当先再次率军侵入拜占庭。这次匈牙利军队有了波西米亚-摩拉维亚盟友的支持,波西米亚大公索别斯拉夫派遣摩拉维亚大公瓦茨拉夫(Václav)王子率军前来对抗拜占庭,这很显然是由于匈牙利与波西米亚在1126年签订的协约。盟军围攻并占领了布兰尼切夫,然后将其化为焦土。事实上在1129年,匈牙利人选择进攻布兰尼切夫而不是锡尔米乌姆,证明了1128年巴奇卡帕兰卡战役后拜占庭并没有占领锡尔米乌姆的打算。也有些人认为伊斯特万二世发起的这场攻击是在1128年,不过没有任何可信的证据可以证明这点。金纳莫斯是唯一一个记载了匈牙利人对布兰尼切夫的进攻的。据他所言,在1128年的惨败后,趁着约翰二世回到君士坦丁堡,“没多久,匈牙利人便开始围攻布兰尼切夫。”他同样也没有记载准确时间,所以我们没法准确推断这场袭击发生的时期。但一个重要的事实是,在整个1128年其实还沉浸在惨败的打击中。这一方面表明,整个国家其实都沉浸在这样消极的氛围中,很难短期内就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另一方面因为匈牙利和拜占庭的资料都提及他们减员严重,那么发起这样的反击必然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外交上的成果,波西米亚-匈牙利联盟的组建很显然也是准备过程中重要的一部分。此外,要记得鲍尔斯和伊凡的叛乱发生在巴奇卡帕兰卡战役之后,那么只有在收拾完这个摊子之后,伊斯特万二世才有可能发动对布兰尼切夫的反击。​​​​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55
Post #7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金纳莫斯记载,大约就在匈牙利人进攻的同时,曾经作为拜占庭属国的拉什卡地区的塞尔维亚人也发动了反对拜占庭的叛乱。没有资料显示匈牙利国王是否和塞尔维亚人的拉什卡大公乌罗什一世(Uroš I)联手策划的这一次进攻,不过他们俩很可能在1129年有所交涉。匈牙利编年史记载伊斯特万二世听闻奥尔莫什的儿子,被致盲的贝拉还活着,便立刻做主将乌罗什一世的女儿艾琳娜(Elena)嫁给了他。这桩婚事大约发生在1129年。

面对匈牙利人的攻势还有塞尔维亚人的叛乱,皇帝亲率军队迎击。约翰先打败了塞尔维亚人,逼迫他们投降并宣誓效忠。之后他进军布兰尼切夫,重新修建了这座城市的防御工事。此时伊斯特万二世度过多瑙河,对在布兰尼切夫修整的皇帝发起了新一轮进攻。鉴于天气寒冷,以及物资短缺,约翰并没有应战而是开始撤军。匈牙利人袭击了殿后的拜占庭军队,他们本可以安全撤离,却因为军情泄露而损失惨重。

在此之后,1129年末,伊斯特万二世的使节与约翰二世在多瑙河上靠近布兰尼切夫的一个岛上签署了合约。这纸合约终结了多年以来的争端,并且按照自古以来的惯例划定疆界。波西米亚方面的记载可以帮助我们确认合约的具体日期,在匈牙利-拜占庭战争结束后瓦茨拉夫王子返回波西米亚,并在四个月后去世,这时是1130年2月28日。所以布兰尼切夫合约签订的日期应该是1129年10月。拜占庭也急于达成和平协议,因为1129年小亚细亚争端再起,奇里乞亚地区的亚美尼亚人进攻帝国东境的重要城镇,旨在占领它们。

这场拜占庭与匈牙利的三年战争可以说仅仅是拉开了12世纪后期两国相争的序幕,毕竟双方冲突的高潮还没到来。然而,这样的冲突不能被看作是“对拜占庭世界霸权地位的第一次挑战”,也不是匈牙利第一次感受到“希腊人带来的危机”,更不是什么“在12世纪反抗拜占庭帝国主义霸权”的行径。在看待这件事的时候,首先我们要认清是匈牙利而不是拜占庭首先在1127和1129年挑起了战争。拜占庭没有任何想要征服匈牙利的意思,他们既不想要扶植一个傀儡国王,也无意于索取任何领土。帝国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维持原有秩序,保障多瑙河沿岸的边境安全以及防御匈牙利人的攻击并使得他们无力再一次进攻。没有任何资料提及约翰皇帝希望借助这场战争达成任何目的,获取任何好处。众所周知奥尔莫什王子在1127年9月1日去世,但在他死后这些纷争接踵而至,没有证据显示拜占庭支持了任何一位匈牙利的王位宣称者,例如在匈牙利宫廷中地位重要的comes鲍尔斯。而至于那位科洛曼的私生子鲍里斯,有人说拜占庭参与支持他夺取王位,那更是无稽之谈。不过与拜占庭的战争对12世纪后期匈牙利的对外政策也提供了一个新思路。尽管拜占庭在1129年平定了塞尔维亚的叛乱,与匈牙利议和,然而乌罗什一世之女艾琳娜与匈牙利王子贝拉的婚姻,使得从长远来看,塞尔维亚与匈牙利的关系更为紧密了,这样的联姻关系将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影响塞尔维亚和匈牙利的历史。

匈牙利编年史对伊斯特万二世最后时期的统治时这样记载的,大约从1120s中期开始,王国内政的核心问题便是继承人之争。在奥尔莫什去世的前后,14世纪的编年史作家提及了4位可能的候选人。他们是扫罗、鲍尔斯、伊凡还有瞎了的贝拉。很显然匈牙利的统治阶级内部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对权利的争夺也逐渐白热化。许多原本支持科洛曼和伊斯特万二世父子俩的附庸都转而支持comes鲍尔斯和伊凡加冕为王,这表明国王的势力正在衰落。除此之外,我们先前提及的对外政策问题也导致了这样的转变。首先,除了要求其他领主向教会捐赠,还有募捐修建Váradhegyfok修道院之外,伊斯特万二世没有向教会捐赠自己的任何私人财产。很显然他在这方面的吝啬不会让教会阶级满意。而科洛曼时期对教会资产的回收活动,在伊斯特万二世时期还在继续。

眼见越来越多的人反对他,这位对自己的政敌从不留情的国王也不得不采取措一些施。首先,在与拜占庭交战时,他提高了佩切涅格的军事和政治地位,后者在1122年臣服于匈牙利,但没有提及其他的外国势力,比如说法国人、日耳曼人在此时地位提高了。他可能想借此来打压一些匈牙利本土反对他的领主,从有利于未来王权集中的角度来看,国王这一步走得很对。伊斯特万二世大约在1129年接回了贝拉,让他娶了拉什卡大公的女儿,并将托尔瑙(Tolna)地区封给了他。

对于贝拉在他父亲逃往拜占庭之后的行踪也是争议颇多。和我们之前的观点相反,看起来这位被致盲的王子并没有去拜占庭,而是躲藏在匈牙利国内某处,很可能是在佩奇瓦劳德(Pécsvárad)。匈牙利编年史的观点是,伊斯特万二世指定了贝拉作为他的继承人,不过这很可能是历史学家出于对奥尔莫什这一支的偏爱而编造了这一事实。事实上当贝拉回到伊斯特万二世身边时,此时扫罗才是他指定的继承人,所以指定贝拉肯定是编造的事情。除此之外,编年史作者的个人动机也让人怀疑。所以,一个惊人的事实是:如果伊斯特万真的想要指定贝拉作为继承人的话,他就不会把他封到托尔瑙而是留在宫廷里了,毕竟在宫廷里贝拉能够学到更多对他未来统治有益的经验。所以对贝拉的封赏并不代表要指定他为继承人。拉兹洛也封赏过被废黜的萨拉蒙,但这又不意味着拉兹洛会把他作为自己的继承人。考虑到这一切,伊斯特万二世对贝拉的种种亲厚之举不过是为了缓和与国内残余的奥尔莫什派的矛盾。毫无疑问,这也使得奥尔莫什一党的剩余人员都团结在了贝拉周围,以图王位。在提拔贝拉的地位之后,伊斯特万二世的支持者们就不得不与贝拉的支持者分享权力了,这也在王党里引发了进一步的矛盾。

关于奥尔莫什一党怎么夺权上位以及贝拉王子是怎么夺取王位,没有更详细的信息了。不过关键点肯定是在1131年春伊斯特万二世去世的前后,统治阶级里的不同派系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科洛曼和伊斯特万的支持者逐渐大权旁落,他们中的许多人转向了奥尔莫什一党,并且拥护贝拉上位。在扫罗死后,1131年4月28日,瞎子贝拉加冕为了匈牙利国王。在1131年的春天,匈牙利的王位在没有任何外部势力的干预下得到了确定,这正如1095-1096年那样,是由国内的派系斗争决定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外部势力涉嫌其中,包括拜占庭。所有认为拜占庭与匈牙利的停战协议使得瞎子贝拉得以在1131年继承王位的观点,都是无稽之谈。

现在对于这段时期匈牙利与拜占庭的关系研究来看,在这半个世纪的时期里,和拉兹洛统治时期的平淡低潮不同,匈牙利和拜占庭之间的交往变得越来越密切,而且匈牙利往往在其中更为主动,也是首先发起的一方,这些从匈牙利在亚得里亚海地区的扩张、寻求拜占庭的援助以对抗诺曼人,以及与拜占庭在1127年开战都可以看出。诚然,皮洛丝卡与约翰的婚姻是由拜占庭方面先提议的,但当阿莱克修斯试图以此来防止诺曼-匈牙利联盟对付自己时,这桩婚事很显然也让科洛曼更加轻易地征服了达尔马提亚。而拜占庭对匈牙利的敌对行动,也仅限于口头上支持威尼斯人在达尔马提亚的军事行动,还有对奥尔莫什王子——也许还有comes鲍尔斯的收容,还有1128年的反击。​​​​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56
Post #8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第三章 渐行渐远的关系

瞎子贝拉的加冕并不意味着科洛曼与奥尔莫什两派的斗争就此偃旗息鼓。贝拉二世的簇拥们正策划对科洛曼一党发起攻势,以巩固他们的权势。对于贝拉的支持者们来说,以这样的借口来公报私仇,打击他们的政敌是再正当不过的了。匈牙利编年史的第160章(鉴于它在很多地方有被篡改过的痕迹,我们姑且用来作为参考)记载,1131年春夏,在阿拉德(Arad)的宴会上,贝拉二世的支持者在艾琳娜王后的挑唆下袭击了科洛曼一党的成员,后者被指控曾经支持刺瞎奥尔莫什和贝拉父子。这场屠杀造成了68人死亡,也表明王权的交接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政敌之间互相想要致对方于死地。尽管遭受打击,但科洛曼和伊斯特万二世的支持者没有放弃,他们酝酿了一场对贝拉的反击。他们想要推出的候选人正是科洛曼的私生子鲍里斯。

根据记载,鲍里斯离开了匈牙利之后去了希腊,在那里他受到了约翰二世皇帝的亲切接待,后者甚至还将自己的外甥女嫁给他【可能是安娜·杜卡斯(Anna Doukaina),约二的姐姐安娜·科穆宁的女儿】。现有资料没有写明鲍里斯到达拜占庭的具体日期,而相关的文学作品也给出了不同的时间。看起来在1127-1129年的战争期间,没有任何资料提及这位王位的觊觎者,而到了1132年的上半年,他已经离开他的舅父基辅大公姆斯季斯拉夫(Mstislav)前往波兰,所以他大约在1130-1131年待在拜占庭。鲍里斯——拜占庭被称为卡拉曼诺斯(Kalamanos)寄希望于借助皇帝的支持来实现自己的计划。但约翰二世并不愿意帮助他夺取匈牙利王位。

拜占庭对于匈牙利的态度受到1127-1129年的战争影响,此时他们对匈牙利的兴趣仅限于维持既定疆域,以及保障多瑙河沿岸边境的安全。显而易见,皇帝并不想干预匈牙利的王位,因为这些年拜占庭的外交重心是在东方还有意大利。在匈牙利-拜占庭战争期间,帝国的两个劲敌已经在小亚细亚地区崛起:奇里乞亚的托罗斯一世和他的继任者利奥领导的亚美尼亚人,还有达尼什曼德加齐(Ghazi)领导的马拉蒂亚埃米尔国(Emirate of Melitene),两方都开始进攻拜占庭帝国并侵占其领土。君士坦丁堡认为加齐咄咄逼人的行为非常危险,于是约翰二世亲自率领军队在1130年发起了进攻。双方的交战一直持续到1135,皇帝发动了5次远征,旨在逼迫达尼什曼德埃米尔后撤。与此同时,在1130年南意大利的诺曼人王国开始扩张,它的强盛使得拜占庭想要收复南意大利失地的计划更加举步维艰。最后,因为皇帝的弟弟sebastocrator伊萨克的阴谋,使得这些外交上的问题变得更加棘手。在大约1130和1132年,约翰二世的弟弟试图夺取皇位。要说皇帝不支持鲍里斯夺取匈牙利王位的原因,大部分还是因为当时拜占庭在内政和外交上面都遇到了不少困难,而不仅仅是因为皇帝和贝拉二世有亲戚关系。【皇后伊莲娜是拉兹洛的女儿,就是科洛曼和奥尔莫什的堂妹,那么请问到了贝拉这一代还有几滴血的关系呢……如果鲍里斯可以看做科洛曼的儿子的话,那他们俩之间的亲戚关系其实是一样近的……】所以任何声称约翰二世支持鲍里斯对付贝拉是因为他希望附庸匈牙利的说辞都是无稽之谈。

鲍里斯十分遗憾地离开了拜占庭,他得寻求一个愿意支持他用武力夺取匈牙利王位的盟友。根据记载他去了波兰,希望能够说动波兰的统治者。波列斯瓦夫三世全力支持他,因为他希望能够重建科洛曼时期匈牙利与波兰之间的同盟关系,这对两国对抗日耳曼人的扩张都十分有好处。波兰还在抵御日耳曼人的入侵以保障波兰的独立,并且在波美拉尼亚西部两国的冲突日渐升级。

在波兰,大量的匈牙利商人都去觐见鲍里斯,他们不仅将其视作科罗曼国王的儿子,更将其视作自己的国王。他们支持并恳请他回去夺取王位。根据匈牙利人和同期外国的史料来看,鲍里斯试图争取匈牙利统治阶级中的一部分重要人物站在自己这边。于是在1132年夏季,在波列斯瓦夫三世还有波兰、罗斯人军队,还有匈牙利叛军的支持下,鲍里斯从波兰进攻匈牙利。在赛约河畔的王室议会一直认为鲍里斯的行为是得到了科洛曼余党的支持,前来夺权的。在这次集会上,贝拉二世的支持者毫不留情地屠杀了所有还未下定决心表态要对抗鲍里斯的领主们。被害的领主包括comes兰佩特,他的儿子comes尼古拉斯(Nicholas),还有Ákos的Moynolth【真没查到这是谁】,这些人都被看作是科洛曼一党中的成员,伊斯特万二世的支持者。贝拉二世发起这场血腥的清洗,旨在震慑那些领主们,防止他们倒向鲍里斯成为叛国者——根据一个波兰史官记载,这削弱了鲍里斯的势力。

瞎子贝拉和他的统治集团尽了自己所能去维护自己在政治上的权益。事实上由于对付鲍里斯的入侵,贝拉二世的国王之位更加稳固了,而且通过将自己的妹妹嫁去奥地利,他与奥地利侯爵利奥波德三世建立了同盟并获得了军事支持,以对抗鲍里斯。1132年7月22日,鲍里斯和他的盟友被奥地利-匈牙利联军大败于赛约河畔。之后贝拉的盟友,波西米亚和罗斯开始进攻支持鲍里斯的波兰国王。波西米亚的索别斯拉夫一世于1132年10月、1133年1月还有1134年2月三次入侵波兰,而普热梅希尔的弗拉基米尔(Volodimerko/Vladimir)也在1135参与了贝拉一方,反对鲍里斯。波西米亚国王甚至在1134年说服了日耳曼皇帝洛泰尔也支持贝拉对付波列斯瓦夫三世以及匈牙利叛军。最终到了1135年8月,梅泽堡(Merseburg)的宴会上,波兰国王向皇帝宣誓效忠,并且保证不再与匈牙利敌对,这也意味着他不会再支持鲍里斯。在贝拉二世统治时期,鲍里斯没有再试图夺取王位。

统治阶级成功捍卫了自己在1131年夺取的权利,并且击败了鲍里斯身边的科洛曼余党,现在在贝拉二世的统治之下,他们决定抛弃起初的防御姿态,转向一种更为积极和富有攻击性的外交策略。

贝拉二世时期的第一步扩张还是关于达尔马提亚,大约在1136年,在埃斯泰尔戈姆大主教费利西亚(Felician)的支持下,Gaudius成为了斯普利特的大主教。由此看来,匈牙利对达尔马提亚的征服始于1133年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因为匈牙利人不可能花3年时间就为了推举一位大主教,这太浪费时间了。匈牙利人对达尔马提亚的进攻使得达尔马提亚长期分裂为三个地区。威尼斯人依然控制着北部:扎达尔和一些岛屿。而中央的斯普利特、特罗吉尔还有希贝尼克被匈牙利统治,而南边的部分比如说拉古萨(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则一直隶属于拜占庭。接着匈牙利在南方的行动是征服波斯尼亚还有拉玛河(Rama River)附近的其他地区。在1137年春,波斯尼亚归属了匈牙利王国,在此不久之后,拉马也被征服。在此之后贝拉成为了拉马国王(King of Rama),不过名义上在贝拉统治时期,还有着独立的波斯尼亚公国,由贝拉的儿子拉兹洛在1137年担任波斯尼亚大公,不过实际上还是由波斯尼亚本土的领主进行统治。

由此,匈牙利国王在对外扩张上取得了卓越的成绩,并且没有与邻国兵戈相见。一方面是由于匈牙利本身实力强大,另一方面是国际形势对于他们的扩张十分有利。毫无疑问,对达尔马提亚的征服损害了威尼斯在亚得里亚海的利益,对拜占庭帝国也同样如此。不过1130s中期的国际形势迫使威尼斯和拜占庭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无论他们愿意与否,巴尔干地区的力量对比都发生了一定变化。在1129年,西西里的罗杰二世——阿普利亚和卡拉布里亚公爵整合了诺曼人所占据的所有南意大利以及西西里地区的领土,于1130年的圣诞节由对立教宗安那克勒图二世(Anacletus II)在巴勒莫加冕为国王。这极大损害了日耳曼皇帝、教宗英诺森二世还有拜占庭皇帝在意大利地区的利益。1130年罗杰二世宣称自己对诺曼人建立的十字军国家安条克公国的主权。鉴于之前诺曼人就已经占领了亚得里亚海东岸,并且试图夺取帝国皇位,拜占庭皇帝担忧诺曼人会从两面进攻也就显得很合理了。与此同时诺曼人的扩张以及劫掠行动也极大地损害了比萨和威尼斯两家商业共和国的政治以及经济利益。1135年罗杰二世在北非建立了据点。现在地中海地区的领主都十分担心诺曼人在此地区称霸了。所以,1135年8月,日耳曼帝国、拜占庭还有威尼斯人在梅泽堡建立反罗杰同盟,就显得非常合情合理了。在此之前教宗英诺森二世、比萨还有北意大利的许多城邦就已经联合起来。洛泰尔皇帝和他的支持者在1136年8月出发前往罗马,旨在为教宗英诺森二世复位,并且占领罗杰二世在那里的领地,将诺曼人从北意大利驱逐出去,从而将他们的领地收归神圣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对这次远征同样很感兴趣,而威尼斯也参与其中,不过这场远征在最初的胜利之后于1137年秋逐渐衰退,最终不了了之。罗杰二世最终保卫了他的王国。而此时正好是匈牙利人夺取达尔马提亚海岸的最佳时机,因为威尼斯人忙于与诺曼人的战争,只能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一事实。不过这回匈牙利人和威尼斯人看来是真的撕破脸皮了,好在达尔马提亚北部还有扎达尔附近的岛屿还在大总督的控制下,这也让威尼斯人不至于太过心疼。​​​​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56
Post #9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1135年,为了遏制诺曼人日益膨胀的扩张行为,拜占庭与神圣罗马帝国结盟。对于拜占庭来说,首要目标是寄希望于在日耳曼人的帮助下,将罗杰的活动限制在海湾,与此同时,希腊人还得考虑如何对付东边的敌人,尤其是塞尔柱人【我觉得它就是想说罗姆苏丹国……】,他们的扩张行为也极大地威胁了帝国。在这一年的早些时候,约翰二世皇帝试图恢复帝国从前的东方边境【我猜这里指曼奇科特战役之前……】,甚至将他的宗主地位扩展到幼发拉底河流域。这些构想直到第二次十字军,或者说1147年诺曼人对科孚岛(Corfu)的进攻前,都是拜占庭对外战略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基于这样的外交政策,在1136-1137年洛塔尔三世对意大利的战争期间,约翰二世收复了奇里乞亚,并且在1137年夏天迫使安条克臣服于他。之后到了1138年的前半年,他开始进攻他最危险的敌人之一,摩苏尔埃米尔赞吉。在这种情况下,匈牙利即使占领了波斯尼亚和拉马地区,也不会让两国之间的关系太过紧张。而事实上在1137年,奥尔莫什王子的遗体也由拜占庭运回了匈牙利,如果双方关系很紧张的话,这是绝无可能的。
教会一直很关注达尔马提亚地区事态的走向,他们同样默许了匈牙利占领一部分城市,其中之一的证据便是1139年贝拉二世向教宗英诺森二世请求赦免艾斯特根大主教任命Gaudius为斯普利特主教一事,因为这侵犯了教会的权威;不仅如此,他还请求教宗授予此人白羊毛披肩带(即Pallium),作为教会承认他拥有主教权利的象征,并让达尔马提亚地区的其他副主教(sufftagan bishops)都受他节制。这表明贝拉二世获得了英诺森二世的支持——这位教宗此刻正面临巨大的麻烦,由于诺曼人拥立了对立教宗,他在1133-1138年间都无法控制罗马。所以这也拉开了之后的数十年间,匈牙利国王与教宗的合作序幕。
从贝拉二世统治时期开始,匈牙利经历了很长一段的和平岁月,他们不再与欧洲当时的三大势力——拜占庭、神圣罗马帝国还有教会发生冲突,反而进一步巩固了与他们的和平关系。
不过这段时期里,匈牙利的统治阶级在外交领域又开始插手罗斯诸王公的争斗,距离他们上次这么做已经过去了十五年还要久。1139年,匈牙利人集结军队,联合加利奇的军队加入了基辅大公亚罗波尔克(Yaropolk)对抗切尔尼戈夫大公弗谢沃洛德(Vsevolod)的战争。
在贝拉二世统治时期,匈牙利与波西米亚建立了良好的盟友关系。波西米亚的统治者时常前来拜访贝拉二世(在1133、1134、1137还有1139年)。在1143年他们的会面后,波西米亚大公索别斯拉夫首先提议让兹诺伊莫(Znoimo)大公康拉德迎娶贝拉二世的妻子的亲属,这也巩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与神圣罗马帝国关系的加强则体现在,其一,贝拉在1139年4月对支持班贝克(Bamberg)主教奥托的传教行为表示支持,后者代表了日耳曼人在波美拉尼亚(Pomerania)地区的扩张意向。其二,在1139年6月,贝拉促成了在1138年加冕为日耳曼国王的康拉德三世之子亨利与自己的女儿索菲娅的婚约。王室间的联姻首先是确保了日耳曼与匈牙利从1134-1135年开始的良好关系,并且也表明在韦尔夫家族与霍亨斯陶芬家族的争斗中,匈牙利国王是站在霍亨斯陶芬的康拉德三世一方的。
贝拉二世统治的前期,匈牙利的外交政策与他们的内部政局联系十分紧密,旨在维系贝拉与他的支持者们的权威。在鲍里斯的叛乱被彻底挫败后,他们的外交政策更倾向于对外扩张,这就带来了很严重的后果——至少威尼斯和拜占庭肯定不会乐见其成,贝拉二世必须面对这样的紧张态势。
1141年2月16日,在他父亲贝拉二世死后的第三天,格扎二世(Géza II)继承了他的王位。在新国王统治的最初,匈牙利的外交政策延续了他的前任伊斯特万二世和贝拉二世的一贯风格。在1141年年初,格扎二世赋予斯普利特一定贸易特权,以作为对他们忠诚的嘉奖。1144年国王母亲的兄弟贝罗斯男爵(ban Beloš)在宫廷以及国家事务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他率领匈牙利军队援助加利奇的统治者弗洛迪梅尔科(Volodimerko)对抗基辅大公弗谢沃洛德(Vsevolod),前者是贝拉二世在对付鲍里斯时的忠实盟友。
然而,始于1146年在日耳曼和奥地利地区的领土争端严重影响了匈牙利的外交政策,并且迫使匈牙利的统治阶级不得不重新评估他们西部的局势。1146年可以说是匈牙利外交政策的一个转折点,并且与此同时,欧洲地区的政局也因为第二次十字军而发生了改变,匈牙利不得不重新考虑他们的外交关系,而且,最重要的是和拜占庭的。
弗赖辛的奥托(Otto of Freising)指出,在1145年圣诞后,日耳曼国王康拉德三世前往巴伐利亚,在那里鲍里斯会见了他,一同在场的还有康拉德的内兄弟,波西米亚大公弗拉迪斯拉夫二世(Vladislav II)。鲍里斯向康拉德哭诉自己本应继承父亲的王位但现在被迫流亡,并且恳求康拉德运用手中的权威重整这个世界的秩序。奥托在另一本书中详细地提及了这位王位宣称者的意图:“鲍里斯,匈牙利国王科洛曼之子,想要夺回本应属于他的权利……为此他向罗马人的国王【神罗】和希腊人的国王【拜占庭】分别求助。”1146年初,在波西米亚大公和其妻子的调解下,日耳曼国王答应帮助这位匈牙利的王位宣称者。除了道义和政治上的支持,这样的援助还意味着日耳曼国王和他的盟友们的支持——巴本堡的亨利(Jasomirgott)、奥地利侯爵还有巴伐利亚公爵——尽管他们并不会直接参与这件事情。一方面鲍里斯将得以雇佣亨利治下的巴伐利亚人还有奥地利人,另一方面,这也使得鲍里斯能够以他们的领地作为根据地来实施一场针对格扎二世的大规模军事行动。1146年的4月初,鲍里斯的军队入侵了匈牙利,包围并占领了布拉迪斯拉发(匈牙利语Pozsony)。格扎和他的军队立刻赶往迎击,进行了反包围,并且最终夺回了布拉迪斯拉发。格扎认为日耳曼国王还有奥地利侯爵需要对此负责,并且将他们视作自己的敌人。并且很显然格扎认为,鲍里斯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是不可能有机会发起对自己的进攻的。​​​​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58
Post #10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其实匈牙利与西方(日耳曼、波西米亚以及奥地利)的矛盾在之前也不是没有预兆,但是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他们才正式公开对立。匈牙利与波西米亚曾经是亲密的盟友,但在1140年贝拉二世的忠实盟友索别斯拉夫一世去世后,波西米亚的选候们没有支持他的儿子,而是推举了索别斯拉夫一世的前任和敌人——弗拉迪斯拉夫一世的儿子弗拉迪斯拉夫成为波西米亚大公。在继位后不久,弗拉迪斯拉夫二世便娶了康拉德三世的姐妹格特鲁德,通过姻亲关系得到了日耳曼国王的支持。而索别斯拉夫一世的儿子弗拉迪斯拉夫王子则在1140年的圣诞带着他的簇拥们逃到了匈牙利,但不久之后他便回到了波西米亚并且加入了兹诺伊莫(Znoimo)的王子康拉德领导的叛乱,后者还是格扎二世的一位亲属。他们想要推翻弗拉迪斯拉夫二世。但在1142年春,康拉德三世率领日耳曼军队干预了这一争端并最终保住了他的王位,不过这场关于波西米亚王位继承的争端一直持续到1146年,直到康拉德王子被击败才宣告结束。很显然,在格扎二世看来,他肯定更希望让和他有亲缘关系的弗拉迪斯拉夫王子以及康拉德王子来统治波西米亚而不是弗拉迪斯拉夫二世。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波西米亚的统治者想要和康拉德三世一同支持鲍里斯。弗赖辛的奥托十分确信日耳曼国王决定介入此事显然是受到了自己的姐妹,还有波西米亚国王对他的影响。

与此同时匈牙利与日耳曼人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匈牙利国王的姐姐索菲娅在日耳曼人那里受到种种不公正对待后,在大约1145-1146年来到本笃会的阿德蒙特(Admont)修道院成为了一名修女。她与康拉德三世之子亨利的婚约被解除,主要原因是韦尔夫与霍亨斯陶芬在1142年5月的法兰克福达成了和解,所以康拉德三世便认为与匈牙利的同盟没有那么必要了。而且从他支持鲍里斯来反对格扎二世的统治来看,康拉德三世比起他的前任洛塔尔三世在外交策略上显得更加激进。在很多方面,尤其是维护和加强皇权上,他其实是在为了他的继任者腓特烈·巴巴罗萨铺路。1140-1141年,在教宗英诺森二世与罗杰二世签订合约后(1139年,米尼亚诺Mignano合约),康拉德三世原计划对诺曼人宣战,但他的计划被韦尔夫家族与霍亨斯陶芬家族之间的争端所搁置。1146年春,他决定占领罗马,这项行动交由布雷西亚的阿诺德(Arnold of Brescia)负责。1146年8月,他伙同波西米亚的弗拉迪斯拉夫二世一同干预波兰内战,并且帮他夺去了一些令第。1146年圣诞他宣布加入第二次十字军。康拉德最大的野心体现在,他在1145年宣称自己是“罗马人的皇帝(imperator Romanorum)”而同时只承认拜占庭皇帝是“希腊人国王(rex Graecorum)”,以此来宣示自己的权威要高过拜占庭的曼努埃尔一世。他在政治上的野望还体现在他于1142年写给约翰二世的信件里,信中他宣称自己作为神圣罗马皇帝是法兰西、伊比利亚、英格兰、丹麦还有其他王国的宗主,这些国家的统治者都要听他号令。【您病得不轻,真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康拉德很可能希望通过支持鲍里斯,而使得匈牙利成为自己的附庸,毕竟格扎二世治下的匈牙利不可能依附于他。巴本堡的亨利、奥地利侯爵还有巴伐利亚公爵他们除了与康拉德有姻亲关系之外,他们的政治诉求也是紧密相连的,在支持鲍里斯这件事情上他们也就成了日耳曼国王的帮手。

还有一个没有实际依据但十分可疑的观点是这样的,通过支持鲍里斯,康拉德三世很可能会寻求与拜占庭合作,建立一个反匈牙利同盟,而与拜占庭的合作也十分符合鲍里斯的利益。虽然没有什么有力证据,但在1146年1月曼努埃尔一世迎娶了日耳曼的女贵族苏尔茨巴赫的贝莎【她是康拉德三世的小姨子】,这样的姻亲关系使得康拉德与曼努埃尔成为了盟友。显而易见的是,日耳曼-拜占庭同盟的形成使得匈牙利腹背受敌,但好在两大帝国的同盟并非是针对匈牙利的,他们的首要目标还是诺曼人。所以尽管鲍里斯一开始去了君士坦丁堡求助拜占庭,后来又奔走于波兰和罗斯诸王公之间,直到最后在日耳曼人那里得到了帮助。至少拜占庭在1132年起,对于鲍里斯想要获取匈牙利王位的举动,其实是采取了袖手旁观的态度。

拜占庭帝国在这段时间的外交策略和先前一样,侧重点还是在东部。约翰二世希望将帝国东部的边境推进到幼发拉底河流域,并且还想要迫使东方的十字军诸国臣服于他。在这样的指导战略下,拜占庭的统治者对东部的达尼什曼德苏丹国发动了很多次远征,直到1140年。1142年春约翰二世东征安条克,并且在他的计划中还将要逐步侵占十字军诸国中最重要的耶路撒冷王国。他于4月8日去世,而1143年他的儿子曼努埃尔继承了他的皇位。新皇帝在继位伊始延续了他父亲的外交政策。在西方他寄希望于神圣罗马帝国能够帮助他打击日益强大的罗杰二世,后者在1143-1144年与曼努埃尔谈判时将自己的地位视同为巴西琉斯。拜占庭皇帝拒绝了诺曼人的联姻请求,并且在1146年1月迎娶了以为日耳曼公主。这可以看做是对他们的直接回击,并且日耳曼-拜占庭同盟正式对罗杰二世宣战。此时,拜占庭对于这个同盟的期望是,神圣罗马帝国为他们保护后方,以免受到诺曼人的侵扰,这样曼努埃尔就可以继续他父亲的东部战略。在他对付安条克的时候,安条克的统治者寻求他的帮助来防御塞尔柱人,于是在1146年他借此逼迫安条克承认自己的宗主地位。在此期间,罗姆苏丹马苏德也在借机扩张,试图继续侵占拜占庭的领土。曼努埃尔无法对此坐视不管,于是在1144-1145年间发起了第一次对罗姆的战争。1146年春皇帝进攻罗姆苏丹国,旨在夺取其首都伊克尼安(科尼亚)。然而第二次十字军发起的消息迫使拜占庭不得不撤军以应对接下来的事务。综上所述,曼努埃尔不可能有心思来参与匈牙利内战,甚至是支持鲍里斯,这全然违背了他的外交战略。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鲍里斯只能依赖于日耳曼国王去支持他争夺匈牙利王位。​​​​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2:59
Post #1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格扎二世和他的支持者们并不满足于仅仅是收复布拉迪斯拉发,他们策划对对日耳曼国王还有奥地利侯爵发动进一步的反击。1146年夏,格扎联系了正陷于巴伐利亚争端的韦尔夫六世【Welf VI,托斯卡纳侯爵和斯波莱托公爵,巴伐利亚公爵亨利九世的三儿子】并且为他反对日耳曼国王的行为提供资金援助。而对于奥地利侯爵亨利,格扎则直接诉诸于武力。16岁的国王和贝罗斯男爵一同统帅军队在1146年9月11日入侵奥地利,并在莱塔河(Leitha river)与菲莎河(Fischa river)流域附近重创敌军。围攻布拉迪斯拉发的日耳曼与奥地利骑兵也参与了这场战斗。很显然,这场冲突使得日耳曼-匈牙利以及奥地利-匈牙利关系趋于敌对,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十分紧张。

鲍里斯在1146年想要夺取匈牙利王位的行动以失败告终,而到了1147年,第二次十字军成为了欧洲大陆的政治焦点。引发这次十字军的导火索是摩苏尔的穆斯林统治者赞吉(Zengi)在1144年的圣诞占领了埃德萨伯国的首都埃德萨,后者是十字军国家之一。穆斯林的这一扩张行为直接威胁到了安条克公国。而且更危险的是,就算所有拉丁人统治的十字军国家联合起来,恐怕也很难遏制穆斯林扩张与进攻的势头。所以在1145年,十字军国家们选择向拜占庭、教宗还有西欧诸国求援。1145年12月1日,教宗尤金三世(Eugene III)宣布发动对穆斯林的十字军。1145年圣诞,路易七世开始考虑要加入战争。到了第二年3月,他在韦兹莱(Vézelay)公开宣布他将参加十字军,率军与异教徒作战。康拉德三世在1146年的圣诞也发表了同样的声明。1147年2月的埃唐普(Étampes)会议中,到场的除了法国国王之外,还有康拉德三世、罗杰二世以及曼努埃尔的特使,在这场会议中他们协定了十字军的进军时间以及路线。其中康拉德三世率先在1147年的复活节向圣地进军,6月8如,路易七世的大军也开拔了。不过匈牙利对第二次十字军和第一次一样感到兴致缺缺,没有来自匈牙利的民众或是贵族加入其中。但鲍里斯认为,十字军经过匈牙利之时便是他夺取王位的绝佳机会。来自匈牙利的记载表明,有一小部分匈牙利人欢迎鲍里斯入境,声称有不少人愿意支持他推翻格扎。这份编年史记载同样暗示,鲍里斯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一小撮支持者的。一位名为德伊的奥多(Odo of Deuil)的修士记载了路易七世的十字军经历,他在编年史中提及这位顽固的宣称者【指鲍里斯】还想通过加入日耳曼十字军的方式得到他们对进攻匈牙利的支持。看起来康拉德三世最开始并没有拒绝鲍里斯的请求,不过格扎二世很快得知了他们的计划,他也采取了行动。他贿赂了许多日耳曼贵族以阻止鲍里斯与日耳曼十字军一起进入匈牙利境内。看起来康拉德不可能将自己要投入到东方的军力用来支持鲍里斯,而且他也不愿自己在东方远征的时候让帝国被卷入这样的冲突里。不过1147年6月他过境的时候,匈牙利人对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感。于是鲍里斯只好转而寄希望于法国,他写信给路易七世,希望国王能够用他的骑士援助自己夺取匈牙利王位,然而他通过贿赂两名法国的显贵想要随着路易七世的十字军一同进入匈牙利的请求也石沉大海。格扎二世与路易七世协定互不侵犯,并且在会面后还成为了朋友。匈牙利与法国此刻的友好协定也成为了之后双方同盟关系建立的基础。格扎二世在听说自己的死敌就在十字军的军营里,他立刻决定要逮捕他。但尽管国王挫败了鲍里斯的阴谋,他也没能将他捉拿归案。路易和他的随从没有抓捕鲍里斯,一个很好理解的原因是他们认为鲍里斯作为拜占庭皇帝的姻亲,是可以被用来缓和法国与曼努埃尔之间的关系的,毕竟后者一直对第二次十字军心怀戒心。无论如何,在法国人的陪同下,鲍里斯逃往了拜占庭,而这也影响了未来拜占庭与匈牙利的关系发展。

不过1146-1147年鲍里斯的经历足以证明,匈牙利的统治阶级里还愿意支持他的人已经不多了,形势和1132年大相径庭。这也证明奥尔莫什一系继承王位不仅仅是一种竞争对手间不情愿的妥协,就像1095-1096年科洛曼和奥尔莫什间达成的微妙平衡一般。相反,贝拉二世和他的支持者们旨在消灭完全反对者,剿灭科洛曼党的残余势力。1131年阿拉德会议的屠杀以及1132年他对鲍里斯的回击就表明他对待科洛曼一党的态度十分激进。换句话说,这些年来贝拉二世始终与反对党针锋相对,而这些人甚至曾经还支持过他,只不过国王从集权的角度来看,希望完全将自己的统治基础推倒重来。之后的岁月里贝拉二世和格扎二世重新确立了统治阶层的划分,他们也在许多事件中向国王证明了自己的忠诚——例如1146年。国王和他的支持者们不遗余力地在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反对鲍里斯,并且他们强硬的反击也表现出统治阶级内部的团结。 鲍里斯在1146年至1147年夺权的企图并没有引起匈牙利国内任何实质性的动荡,这也是王党彻底清楚反对派之后内部团结的成果。

同时,由于鲍里斯的种种举动,匈牙利与神圣罗马帝国,波希米亚公国还有奥地利侯爵的关系已经跌到了谷底。然而,第二次十字军东征的发起阻止了匈牙利与上述势力之间爆发新的冲突。

1146年,由于与西方邻国的关系恶化,而且日耳曼与拜占庭还达成了和解,匈牙利在国际局势上显得相当孤立。为了改善自己的国际地位,格扎二世除了与加利奇巩固现有关系之外,还与沃里尼亚大公伊兹亚斯拉夫(Iziaslav)结盟。 大约在1146年下半年,格扎二世迎娶了伊兹拉夫的姐妹欧芙洛绪涅(Euphrosyne)。 伊兹亚斯拉夫后来还继承了基辅大公的爵位,这种王室联姻重新建立了匈牙利王国和基辅公国之间的政治联盟。​​​​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3:00
Post #1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第四章 匈牙利与拜占庭的冲突(Hungary against Byzantium)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使得一些欧洲传统意义上的政治争端变得不那么突出,比如教宗与诺曼人,日耳曼与诺曼人以及英国与法国,然而拜占庭与诺曼人之间在南意大利的关系却变得极为紧张,最终在上一场战争爆发的四十年后又重启战端。
从诺曼人与拜占庭人对十字军东征的态度中,可以显而易见地发现他们的对立关系。罗杰二世之所以支持第二次十字军,是因为他希望利用这次十字军东征来对付拜占庭以实现自己的目标,就像博希蒙德在1104年做的那样。诺曼人国王渴望在地中海扩展霸权,并且认为这次十字军东征是他成为安条克公国统治者的绝好机会,后者在1145年成为了曼努埃尔的附庸。与此同时,罗杰二世的最终目标是夺取拜占庭的皇位,而他的首要目标则是利用十字军东征对付拜占庭帝国,并击败希腊人。这就是为什么在1147年2月的埃唐普会议上,他提出加入十字军东征,并且承诺将动用西西里的舰队将十字军从海路运往圣地,这将对整个十字军东征的过程和结果产生决定性影响。但是,由于诺曼人与拜占庭之间的矛盾,十字军的其他领导人并未接受罗杰的提议,而是选择了走陆路穿越日耳曼、匈牙利和拜占庭,于是诺曼人的国王便拒绝参加十字军,这也被视为拜占庭在外交上的成功。
起初,曼努埃尔是抗拒十字军东征的。他的态度与他的前任们一样,自11世纪末以来,他们就将十字军东征视为对其帝国的潜在威胁。根据当时拜占庭历史学家金纳莫斯的说法,君士坦丁堡的统治者们担心,十字军前往圣地的真正目的是“占领拜占庭人的国家”,这显然体现了曼努埃尔和拜占庭贵族们的恐惧。同时十字军东征也对拜占庭在东西方的战略不利。在过去的几年中,曼努埃尔在东方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但现在他发现自己不得不放弃进攻,以使自己的部队能够集中精力应付十字军。他还必须考虑到一旦十字军成功了,十字军国家对拜占庭扩张的抵抗也将增强。因此,路易七世和康拉德三世决定走陆路对曼努埃尔来说是有利的,因为这一方面意味着十字军中没有他最危险的敌人罗杰二世,而另一方面他可以控制经过拜占庭的十字军,不过这对帝国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曼努埃尔集中了帝国的大量资源,试图保障,引导和限制十字军的行军。至于帝国的西方政策,康拉德加入十字军使得拜占庭陷入了危险局面,因为自1146年初形成的威胁罗杰二世的日耳曼-拜占庭联盟将不再对诺曼人构成威胁。康拉德三世率军前往东方使得日耳曼与拜占庭不再能够合力威胁诺曼人,这就意味着,拜占庭现在完全将独自承受诺曼人的巨大威胁。
尽管无法与十字军合作,但罗杰二世仍未放弃扩张计划。当时曼努埃尔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康拉德率领的向君堡进军的十字军上,这便是他的有利机会。罗杰二世的舰队于1147年8月对帝国占领的科孚岛进行了突袭,使其成为他进一步行动的前沿基地。康拉德三世在拜占庭舰队帮助他通过小亚细亚地区之后,拒绝了帝国希望他帮助对抗诺曼人的请求,他在此事发生后对罗姆苏丹马苏德的领土发起进攻。同时,拜占庭面临的局势越来越糟,曼努埃尔获悉自9月以来滞留在拜占庭的法国十字军的一些指挥官与罗杰二世之间进行了谈判,法国人和诺曼人双方希望发动联合攻势以占领君士坦丁堡。根据计划,法国陆军负责从陆路上包围拜占庭的首都,而海上则由诺曼人的海军负责。为了给双方的合作创造更有利的环境,罗杰二世决定在在攻占科孚岛之后继续进攻君士坦丁堡。法国十字军于10月初接近拜占庭首都,亲诺曼派的领导人朗格勒(Langres)主教戈弗雷(Godfroy)反复建议路易七世与罗杰结盟,并与即将到来的诺曼舰队一同围攻君士坦丁堡。拜占庭正处于危难之中。曼努埃尔找到路易七世,请求他帮忙对付诺曼人,但法国国王就像之前的康拉德一样,拒绝提供帮助。不过,为了处理这一严峻形势,曼努埃尔与罗姆苏丹缔结了为期十二年的和平条约,以此确保了自己在小亚细亚的地位,同时(1147年秋天)通过续签先前的贸易协定,他说服威尼斯与其结盟一同对付诺曼人。对于意图在亚得里亚海两岸扩张的所有大国来说,威尼斯人都是他们的天敌,而诺曼人的扩张侵犯了亚得里亚海至黎凡特的海上航线,从而威胁了基本威尼斯的经济利益。这也是为什么12世纪威尼斯外交政策的关键点之一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要确保在亚得里亚海的自由通行权。法国国王的态度最终使得拜占庭免遭灭顶之灾,国王不愿冒着丧失东方利益的风险,最终拒绝了针对拜占庭的诺曼-法国同盟的想法。于是,罗杰二世只能返航,但在回程沿途劫掠了拜占庭的重要城市,例如底比斯(Thebes)和科林斯(Corinth)。后来的这些事件也表明,尽管曼努埃尔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他仍然没有一支可以同时在多个地方满足帝国需求的海军。这一事实证明,拜占庭急需拥有强大舰队的威尼斯作为盟友,以与诺曼人庞大的海军实力相抗衡。
在接下来的十年中,诺曼人在1147年的袭击从根本上影响了拜占庭的外交政策。正是这一点使曼努埃尔意识到,诺曼人的扩张倾向才是西方对他帝国安全最大的威胁。拜占庭人意识到,寻求一个第三方的协助是远远不足以遏制诺曼人的。因此,为了保障帝国的安全,消灭诺曼人的西西里王国似乎是唯一选择。在1147年诺曼人袭击之后,拜占庭最重要的外交政策目标是收复科孚岛,并对对罗杰二世发起进攻,旨在消灭诺曼人的西西里王国并征服西西里岛和意大利南部。此外,这一目标也是拜占庭努力争取世界大国地位和恢复查士丁尼版图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曼努埃尔将对付诺曼人与建立一个全球性的帝国这种不现实和过时的理想联系到了一起。 【你和康拉德还真他娘的般配,怎么都有妄想症啊】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3:00
Post #1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早在1148年春天,曼努埃尔便与威尼斯结盟试图重新夺回科孚岛。但他在下多瑙河地区遭到库曼人的大规模入侵。驱赶库曼人入侵花费了很长时间,因此皇帝放弃了他在1148年从诺曼人手中夺回科孚岛的计划。另一方面,在1148年秋天的塞萨洛尼卡和君士坦丁堡,从东方返回的拜占庭皇帝和日耳曼国王之间发生了重要的外交事件。

此时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已被证明彻底失败。康拉德本人在1147年10月26日在多利莱乌姆(Dorylaeum)附近惨败于罗姆苏丹。此外,在1148年夏天,耶路撒冷国王、安条克亲王、康拉德三世和路易七世集中军力对大马士革发动了攻势,但攻城失败了,这使得十字军无法继续为战。1148年秋天,康拉德从东方回到塞萨洛尼卡,开始与拜占庭皇帝进行谈判。此时,日耳曼君主再度陷于意大利问题,而这和曼努埃尔的意大利计划正好有重叠之处。日耳曼国王和拜占庭皇帝在塞萨洛尼卡缔结了一项非常重要的条约,这就是所谓的“两个皇帝间的同盟”,该条约也由于康拉德的亲戚——巴本堡的亨利与曼努埃尔的侄女赛奥多拉之间的婚姻而更加牢固。在塞萨洛尼卡条约中,曼努埃尔和康拉德商定于1149年开始联合进攻诺曼人,并将罗杰二世治下的领土占领后平分。威尼斯也在反对诺曼人的同盟之中,在威尼斯舰队的协助下,曼努埃尔亲自指挥拜占庭军队于1149年8月成功夺回了科孚岛,然后拜占庭皇帝按照塞萨洛尼卡条约的约定,开始了为意大利入侵诺曼人做准备。但是,日耳曼-拜占庭联合进攻罗杰二世的战役却无疾而终,因为此时,他们的反对者们也联合了起来,在日耳曼和巴尔干地区的作战行动挫败了曼努埃尔与康拉德对意大利战役计划的实施。

大约在拜占庭皇帝和日耳曼国王缔结同盟的同时,刚刚从东方归来的韦尔夫六世和罗杰二世结成了反对康拉德三世的同盟。罗杰和韦尔夫决定,为了抵御康拉德对诺曼人的进攻,一直想夺取巴伐利亚公国的韦尔夫应该在日耳曼地区煽动叛乱。于是韦尔夫六世在1148-1149年间发动的叛乱占据了康拉德很长时间,迫使其留在国内,直到他最终在1150年初击败他。此后,萨克森公爵狮子亨利——维尔夫六世的侄子也与康拉德三世之间爆发了战争。路易七世于1149年从东方返回并与罗杰在意大利南部进行了谈判,他也加入了韦尔夫与罗杰二世对付康拉德的联盟。法国国王将第二次十字军东征的失败归咎于曼努埃尔,因为后者与马苏德单独议和。出于对东线惨败的以及对拜占庭的报复,路易七世接受了罗杰邀请,并希望新的十字军东征来征服拜占庭帝国。教皇尤金三世也曾因十字军东征的失败而声明受挫,因此他也像路易七世一样对曼努埃尔怀恨在心。他同样欢迎新十字军东征的计划,从而加入了反对拜占庭的联盟。最后,匈牙利国王格扎二世,基辅大公伊兹亚斯拉夫还有乌鲁斯二世,拜占庭统治下的塞尔维亚大公乌罗什二世(Uroš II)也加入了这一反对拜占庭的同盟。在12世纪中叶,这个联盟与拜占庭的盟友们使得欧洲分裂成两派。

但是,联盟中诸方的利益冲突最终阻碍了大家实现目标。罗杰二世虽然设法拉到了强大的盟友来对付日耳曼-拜占庭-威尼斯的三方联盟,但仍未能实现他想要消灭拜占庭的主要目标。这主要是因为,教宗尤金担心一旦这次十字军东征成功,很可能会使得诺曼人在意大利南部的力量急剧膨胀,并使得教会无法再制衡罗杰二世,因此他想向康拉德三世告密。日耳曼国王作为曼努埃尔身边坚定的盟友,当然也也不愿看到罗杰二世在意大利的势力进一步扩张。此后,尤金三世拒绝了诺曼人提出的盟约,并在1151年春最终与他们决裂。法国国王在1152年初也放弃了加入这一计划。然而,诺曼人设法牵制住了曼努埃尔和康拉德意图对他们采取的联合军事行动,塞萨洛尼卡条约始终未曾落实。在1149-1151年,康拉德因韦尔夫六世的叛乱而被迫留在自己的国家,后者正是由罗杰二世和格扎二世在幕后资助的。同样还有狮子亨利的一些活动以及法国与诺曼人一同准备进攻他,他没法在意大利对罗杰二世作战。同年,他的盟友曼努埃尔也受制于巴尔干半岛和多瑙河边境地区的局势,放弃了对诺曼人的攻势。

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事情则表明,在对付两个皇帝的法国-诺曼联盟里,匈牙利也是其中的活跃分子,并且在边境争端上面临很大的压力。尽管塞萨洛尼卡协定表明曼努埃尔与康拉德的同盟并不旨在直接对付匈牙利。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匈牙利面对的敌人和诺曼人是一致的。匈牙利-日耳曼之间的关系从1146年就趋于敌对。在第二次十字军之后,匈牙利王国始终在支持韦尔夫六世对日耳曼国王的叛乱,并且非常谨慎地希望能够免遭日耳曼和奥地利的打击报复。达尔马提亚问题也使得格扎二世和威尼斯人敌对,而他与拜占庭的边界冲突则迫使他寻求沃里尼亚和基辅的同盟。格扎同时还通过在1147年与法国的同盟关系,缓和了与拉什卡(Raška)地区的塞尔维亚人之间的关系。此外,影响格扎二世与他的盟友对拜占庭的态度的因素,除了两位皇帝缔结的条约外,还受到王位宣称者鲍里斯一事的影响。鲍里斯一直试图夺取王位并且曾在拜占庭受到政治庇护。如果人们还记得在伊斯特万二世统治期间,匈牙利和拜占庭就因为希腊人庇护王位宣称者奥尔莫什王子而开战,那么显然,鲍里斯一再在拜占庭逗留将使匈牙利和拜占庭的关系变得相当紧张。在1140s末至1150s中期之间,出于自身利益的需求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匈牙利积极投身于国际舞台上的军事,政治和外交斗争。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3:01
Post #14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匈牙利外交政治活动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干预罗斯诸公国事务。在1140s,一些罗斯王公因为内政冲突分成了对立的两个阵营。一个是由苏兹达尔和加利奇为首的,而另一个则是沃里尼亚和斯摩棱斯克。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之子苏兹达尔大公尤里·多尔戈鲁基(Yuri Dolgoruki)与前者的孙子伊兹亚斯拉夫·姆斯季斯拉维奇(Iziaslav Mstislavich)争夺基辅大公国的统治权。另一方面,沃洛迪梅尔科·沃洛达热维奇(Volodimerko Volodarevich)在1141年统一了加利奇并进一步开始向沃里尼亚和基辅扩张,这便与伊兹亚斯拉夫起了冲突,后者的支持者是斯摩棱斯克的罗斯蒂斯拉夫(Rostislav)。1146年8月,伊兹亚斯拉夫夺取了基辅的王位,取代了伊戈尔·奥尔戈维奇(Igor Olgovich),使得切尔尼戈夫的奥尔戈维奇倒向了苏兹达尔-加利奇(Suzdal-Halich)阵营。伊兹亚斯拉夫不久也与拜占庭发生冲突,因为他不再视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为宗教领袖,并驱逐了由其任命的基辅大牧首,在1147年夏天由一位罗斯人牧首取而代之。在这个重要的宗教问题上,苏兹达尔和加利奇站在拜占庭一边,而拒绝承认新的基辅大牧首。于是不同的阵营都在试图团结外国人——如波西米亚人,波兰人,日耳曼人,匈牙利人,拜占庭人和其他人(例如佩切涅格,乌兹,库曼等游牧部落)为自己所用,以相互对抗。苏兹达尔-加利奇的领主主要受到拜占庭的支持,但斯摩棱斯克-沃里尼亚的阵营则选择了匈牙利作为其主要的外国盟友。除了显而易见的姻亲关系之外,格扎二世支持伊兹亚斯拉夫对抗拜占庭的理由还有一条,那就是后者试图为王位宣称者鲍里斯提供庇护。

在1148-1152年间,格扎二世六次向其内兄弟伊兹亚斯拉夫提供了军事援助。这些事件的发生过程和时间顺序都可以在俄罗斯的编年史中查证。1148年春天,匈牙利人参与了基辅大公与切尔尼戈夫的奥尔戈维奇之间的战争。1149年8月23日,尤里·多尔戈鲁基击败了伊兹亚斯拉夫,后者被迫放弃基辅前往沃里尼亚的弗拉基米尔(Vladimir),在那里他开始向波西米亚,波兰和匈牙利的君主求援,希望他们帮助重新夺取基辅。在1149-1150年之交,匈牙利,波西米亚和波兰的联合部队抵达弗拉基米尔,但他们并未进行战斗,而是开始谈判,随后这些伊兹亚斯拉夫请来的外国盟友们于1150年1月返回。此后,苏兹达尔和加利奇的领主迫使伊兹亚斯拉夫正式放弃对基辅的宣称。然而不久之后,伊齐亚斯拉夫在一些游牧部落盟友的帮助下,成功地将苏兹达尔大公赶出了基辅,并重新控制了基辅大公国。但是在1150年夏天,多尔戈鲁基在加利奇的沃洛迪梅尔科的支持下重新占领了基辅,并将伊兹亚斯拉夫再次驱赶至弗拉基米尔,后者只能再次寻求格扎二世的帮助。

到了秋天,匈牙利国王亲自率军进攻加利奇的沃洛迪梅尔科。格扎入侵加利奇,占领了Shanok镇【对不起真的没有查到是哪里】和普热梅希尔(Przemyśl)附近的其他一些城市。在得知自己的领地遭到格扎袭击后,加利奇大公将自己关在普热梅希尔的城堡里,然后他设法贿赂了匈牙利国王周围的一些贵族,以说服格扎在10月底返回匈牙利。格扎可能还收到了一些有关匈牙利与邻国塞尔维亚拜占庭邻居之间发生冲突的消息。正是在这场远征之后,为了加强格扎二世与伊兹亚斯拉夫的结盟,沃里尼亚大公的兄弟弗拉基米尔·姆斯蒂斯拉维奇(Vladimir Mstislavich)迎娶了贝罗斯(ban Belos)的女儿。在1151年的头几个月,匈牙利国王再次派出10000人的军队向伊兹亚斯拉夫提供援助,后者于1151年2月在他身边的匈牙利人,游牧部落,以及基辅人的帮助下再次占领了基辅。尤里·多尔戈鲁基逃离了这座城市,不久后,他又与沃洛迪梅尔科结盟,试图为自己夺回基辅,但在1151年6月再次被伊兹亚斯拉夫击败。加利奇的沃洛迪梅尔科在撤军的路上击退了伊兹亚斯拉夫的儿子率领的一支匈牙利援军。此后,基辅大公再次派遣他的儿子米斯拉夫·伊兹亚斯拉维奇(Mstislav Iziaslavich)去觐见格扎,请求匈牙利国王参与战争,以便他们可以向沃洛迪梅尔科复仇。

格扎二世亲率大军于1152年上半年入侵加利奇。 他和伊兹亚斯拉夫的军队在距普热梅希尔不远的桑河(River San)附近汇合,击败了沃洛迪梅尔科并将其重伤。沃洛迪梅尔科不得不撤退到了他在普热梅斯尔的城堡,然而,处境极为困难的加利奇大公再次免遭彻底的失败,因为格扎二世听从了被沃洛迪梅尔科贿赂的廷臣的建议,促成基辅大公与加利奇大公之间和谈。根据这一条约,沃洛迪梅尔科可以保留自己的公国头衔,但必须退还自己从伊兹亚斯拉夫手中占领的领土,而且他还必须保证将来会成为伊兹亚斯拉夫的盟友。促成这份和平条约是格扎二世在罗斯地区外交行动的最后举措。​​​​
TOP
dawngazer
2020-09-19, 23:02
Post #15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5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关于这一时期有很多文献以多种方式评估了1146-1152年间的格扎二世对罗斯地区的政策。根据早期的历史记载,格扎的这些政策基础都是由“家庭关系”决定的,可以定义为“重要的家族、王朝联姻关系”。他为伊兹亚斯拉夫出兵征战缺乏“任何更高的政治目标”,这些战争“没有真正的政治意义”。然而另一方面,现代匈牙利史学认为,格扎二世对罗斯地区政治的介入意图对罗斯领土“实现征服”。然而,似乎在前一种情况下,对格扎的罗斯政策的评估因过分强调姻亲关系而扭曲,而在后一种情况下,给它贴上“征服”的标签也显得不够合理。在匈牙利历史学中,人们早已认识到在这些时期,“政治同盟是通过姻亲关系而建立的”。这意味着在分析这些事件的时候,应同时考虑政治和王室之间亲属关系的联系。在格扎二世的罗斯政策背后,既有政治方面的也有姻亲关系方面的,而且很明显是前者更具决定性。正如已经指出的那样,匈牙利国王在1146年之后采取罗斯政策的基本目的是防御西方关系(日耳曼,奥地利,波西米亚)的恶化,并寻找新的盟友来取代失去的盟友。根据先例,在罗斯诸王公之间的内乱中,匈牙利国王自然会站在那些和日耳曼还有拜占庭作对的诸侯们一边,毕竟前者直接支持王位宣称者鲍里斯,后者为他提供庇护。通过支持伊兹亚斯拉夫,格扎二世极大地削弱了拜占庭在罗斯地区的影响力。

匈牙利国王与沃里尼亚大公结盟主要是对后者有利,因为如果没有格扎的支持,伊兹亚斯拉夫将永远无法收复基辅。但是两个君主的合作是建立在互助的期望之上的,伊兹亚斯拉夫本人也提到了这种互助的愿望,并且很可能在1150年底的某个时候,伊兹亚斯拉夫还协助格扎一起对付拜占庭。不过很明显,罗斯诸王公并没有将其视为匈牙利的扩张主义政策,这与1160年代加利奇大公雅罗斯拉夫(Yaroslav)援助伊斯特万三世的情况。当然,这种遍及欧洲的干预主义政策增强了匈牙利对某些罗斯公国的权威和政治影响力。因此,举例来说,这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格扎二世的政治技巧,在1152年以后的时期,加利奇在罗斯诸王公中的地位变得越来越重要,并开始变得亲匈牙利,1159年,匈牙利国王派驻在基辅的使节代表加利奇大公雅罗斯拉夫与基辅大公洽谈了一些事项,涉及多瑙河下游周围的一些领地归属问题。尽管不可否认的是,匈牙利人在罗斯地区攫取的利益给当地人们造成了沉重负担,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无法改变这样的结论:在1146年至1152年之间的事件中,仍然无法判定匈牙利有任何强迫罗斯地区诸侯附庸他们,或是占领、征服俄国领土的意向。这种意图后来首先在贝拉三世统治期间出现,并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针对加利奇大公国。

尽管如此,格扎二世虽然继续保持与罗斯地区的联系,但在他剩余的统治期间,1152年以后他再也没有在军事上干预罗斯诸王公之间的冲突,尽管有很多次机会他可以这样做。一方面,这是因为匈牙利国王意识到腓特烈·巴巴罗萨(Frederick Barbarossa)打算在1152年6月发动进攻,他不得不试图通过减少外交行动来集中力量;另一方面,格扎当时还准备在多瑙河上发起对拜占庭的反击。

匈牙利与拜占庭在巴尔干地区以及沿多瑙河和萨瓦河(the Sava)一带的敌对态势是在格扎二世对罗斯地区远征期间形成的。罗斯诸公国的纷争使匈牙利陷入了与拜占庭的间接冲突,而匈牙利的南部边境则与拜占庭帝国发生了公开而直接的冲突。

匈牙利与拜占庭的冲突在1149年秋天爆发,当时曼努埃尔皇帝遵循他早期的计划和塞萨罗尼卡条约在同年8月重新征服了科孚岛,开始为在意大利地区进攻诺曼人做准备。金纳莫斯的著作中清楚地指出了拜占庭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这位历史学家认为,皇帝在夺取科孚岛时考虑了他甚至可以占领西西里以及意大利地区的其他领地。【曼大帝你疯了吧】然而,暴风雨两次阻止了拜占庭海军穿越海峡。同时,皇帝得知原先塞尔维亚人在拜占庭控制下的拉什卡地区爆发了叛乱,并对边界沿线的帝国领土进行了劫掠和破坏。根据金纳莫斯的说法,皇帝认为塞尔维亚人的行为是“阿勒曼尼人(Alamans)”(指日耳曼人,即韦尔夫一派),“达尔马提亚人(Dalmates)”(指塞尔维亚人)和“潘诺尼亚人(Paiones)”(指匈牙利人)之间达成协议的结果。鉴于这一事件,皇帝决定在9月底御驾亲征平定塞尔维亚人的叛乱,此前他曾派遣约翰·阿克苏赫(John Axouch)指挥舰队登陆安科纳(Ancona),为他们在意大利地区的进一步作战夺取一个桥头堡。

根据金纳莫斯和科尼亚特的说法,曼努埃尔和他的军队从亚得里亚海沿穿越佩拉贡尼亚(Pelagonia)进攻塞尔维亚大公乌罗什二世的领地。皇帝的目标是击败塞尔维亚人以结束他们的叛乱行径。然而,乌罗什二世听说皇帝正在路上,并且发现自己的军队无法与更强大的拜占庭军队匹敌,便决定从平原撤退到山林中躲藏起来。曼努埃尔竭力追击,但还是未能抓捕这位塞尔维亚王公,于是拜占庭军队摧毁了他们占领的塞尔维亚城镇,俘虏了许多囚犯并将他们关押起来。曼努埃尔随后将俘虏安置到了拜占庭帝国的不同地区。当皇帝劫掠塞尔维亚的乡村时,乌罗什二世趁机袭击了一只拜占庭军队,随后曼努埃尔再次向他进军,后者又撤回了山区。在追击时,拜占庭人再次占领了塞尔维亚的大片领土,但仍然发现无法抓住塞尔维亚大公。更麻烦的是,这一次他们无法对塞尔维亚人在军事上进行打击。严酷而寒冷的天气最终迫使皇帝从塞尔维亚撤军。此后,曼努埃尔在君士坦丁堡举行了盛大的凯旋仪式,以此庆祝他在1149年取得的胜利。【所以你到底取得了啥???】
TOP
3 Pages V  1 2 3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9-24, 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