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求知者,欢迎来到学院!】

» 学院包容一切有关奇幻之文化题材的交流。 » 这里话题广泛,神话、宗教、神秘学、历史、军事……无所不谈。 » 本版讨论不允许出现敏感言论,也请莫谈国是。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约翰二世对匈牙利的外交策略及其在未来的影响, 原作者@Lisa_Corvinus
dawngazer
2020-09-20, 15:10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6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在整个科穆宁王朝时期,拜占庭帝国与匈牙利王国之间的关系始终在影响其对外政策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本文将以皇帝约翰二世(r.1118-1143年)统治时期为核心,结合当代拜占庭帝国的外部形势和内部环境,分析拜占庭帝国与匈牙利王国之间的关系是如何演变的,以及如何影响到他的儿子曼努埃尔一世(r.1143-1180年)的外交策略。

众所周知,在这一时期(1127-1129年),两国在边境爆发了严重的冲突[1]。实际上,这场战争的爆发有很多原因。根据拜占庭历史学尼基塔斯·科尼亚特(Niketas Choniates)的说法,拜占庭控制的城市布兰尼切夫(Braničevo)的许多市民攻击了一些匈牙利商人,并对他们进行了虐待[2],然后这一事件导致了匈牙利国王伊斯特万二世(r.1116-1131年)对拜占庭帝国的报复。我们不能否认这可能是一个合理的直接原因,但还有一个有趣的观点,我们必须注意到,当时君士坦丁堡已经是地中海最重要的商业中心之一,几个世纪以来,许多匈牙利商人已经在这条路上的一些重要站点建立了殖民地(从匈牙利到黎凡特,经过贝尔格莱德、布兰尼切夫、索非亚、菲利波利斯(Philippopolis)和君士坦丁堡等重要的商业城市)[3]。既然这是条成熟而历史悠久的贸易路线,很显然,匈牙利商人并不是第一次来到拜占庭的领土上。那么,为什么当地民众对匈牙利商人的敌意会在这个时候达到顶峰呢?显然,这不可能只是一个巧合,我们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能忽视约翰二世在此时所实施的经济政策。

在意识到其父阿莱克修斯一世在1082年与威尼斯人签订的条约的副作用后,约翰二世对贸易政策采取了保守的态度。这可以从他在1122年拒绝续签这一条约中推断出来[4]。在这种情况下,他想要保护本土商人不受外国商人的冲击,并且很可能是这种他保护本土商人的倾向引起了市民对外国商人的敌视。虽然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个猜想,但这值得考虑。

事实上,两国的利益之争不仅体现在商业贸易上,也体现在达尔马提亚的领土归属上。这也是两国之间矛盾的焦点,而两国在达尔马提亚的矛盾可以追溯到阿莱克修斯一世时期。1097年,匈牙利国王科洛曼(r.1095-1116年)率军抵达亚得里亚海沿岸,占领了达尔马提亚北部的重要港口Biograd na Moru[5]。虽然在当时,这一事件是匈牙利人和威尼斯人冲突的一部分,并且这一地区当时并不在拜占庭帝国的直接控制之下[6],但皇帝很显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而当约翰二世上台后,他所面临的情况就更糟糕了。1124年上半年,年轻的国王伊斯特万二世入侵达尔马提亚,并于1124年7月占领了斯普利特和特罗吉尔[7]。既然达尔马提亚一直被认为是帝国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就不难理解拜占庭帝国和匈牙利之间的紧张关系——甚至是帝国与威尼斯共和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然而,我们应该注意到,是伊斯特万二世首先挑起了对拜占庭的战争[8]。他这样做一定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以我们应该分析一下他当时所面临的问题和处境。

事实上,伊斯特万二世多次对他的邻国们发动战争,但结果却并不如他所愿。例如,在 1117 或 1118 年,他没能从威尼斯人手中夺取达尔马提亚,反而不得不签订了为期五年的停战协议[9]。此外,他还想介入罗斯诸王公之间的纠纷,即便他支持的基辅大公候选人雅罗斯拉夫·斯维亚托波尔奇(Yaroslav Sviatopolchich)在攻打弗拉基米尔要塞时已经不幸身亡,他依然想继续战争[10]。这种肆意妄为的任性举动让他陷入了尴尬而危险的境地。据《Chronicon Pictum》记载[11],他的统帅们威胁说,如果他继续侵略,就要将他废黜,逼迫他放弃包围弗拉基米尔要塞,班师回国。“我们不会再继续攻打城堡。如果你们想攻打它,就自己一个人去。我们要回匈牙利另选一个国王。”这可以推断,当时匈牙利的许多指挥官或领主都不同意他的意见。

国王当然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但更糟糕的是,很多反对者显然已经找到了自己支持的候选人。那就是奥尔莫什王子(Prince Álmos),他也是国王盖萨一世(r.1074-1077年)的儿子,伊斯特万二世的父亲科洛曼国王的弟弟。虽然被科洛曼刺瞎了双眼,但奥尔莫什仍然还活着,他身边有许多追随者,显然没有放弃夺取王位的打算。事实上,奥尔莫什完全有理由相信他是王位的合法继承人,因为拉兹洛一世(r.1077-1095年)曾决定任命他为继承人,而不是科洛曼[12]。奥尔莫什在多次起事失败后,于1116年和他的儿子,未来的贝拉二世(r.1131-1141年)一同被科洛曼俘虏,并被刺瞎双眼[13]。在奥尔莫什与科洛曼的长期冲突中,他寻求许多外国盟友的帮助,如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亨利四世(Henry IV),以对抗科洛曼。但是,当时的德意志皇帝面临着自己的儿子,也就是未来的皇帝亨利五世的反叛,无法给他任何帮助[14]。除此之外,奥尔莫什的妹夫,波兰的博列斯瓦夫三世是他认为可以期待的另一个盟友。但是,当形势不利的时候,这位波兰国王也很快就抛弃了他,背叛了他[15]。

看来,如果奥尔莫什还寄希望于找一个外国支持者来帮助他,似乎已经不剩多少选择了。事实上,根据《Chronicon Pictum》的记载,这位已经瞎了的王子因为“害怕死在伊斯特万二世的手中”而逃到了拜占庭帝国。另一位拜占庭的历史学家约翰·金纳莫斯也注意到了这件事,他说:“奥尔莫什王子来到皇帝的宫廷,他(皇帝)对这个人很好,很亲切地接待了他。” [16]我们大概可以猜测到,约翰二世之所以对他很好,部分原因是由于他的妻子——伊琳娜·皮洛丝卡(Irene-Piroska)皇后。她是匈牙利的公主,是拉兹洛一世的女儿,换句话说,她是奥尔莫什王子的堂姐妹。

毫无疑问,叔父的出逃对伊斯特万二世来说,确实是个坏消息。不管约翰二世是否真的想支持奥尔莫什王子成为新的匈牙利国王,这将永远是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伊斯特万二世向皇帝派来使者,要求必须将奥尔莫什逐出拜占庭的领土[17]。但显然,皇帝拒绝了他的要求,拒绝将奥尔莫什送回匈牙利。在匈牙利历史学家费内科·马克(Fenec Makk)看来,这是导致两国战争的最重要原因。

那么,为什么皇帝宁可得罪匈牙利人,也不愿意将奥尔莫什王子遣返呢?要想了解约翰二世的真实意图,我们需要分析一下他当时面临的外部形势。

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拜占庭帝国和威尼斯之间发生了一些冲突。尽管约翰二世很不情愿,但他还是无法击败威尼斯强大的舰队,最终不得不在1126年8月续约[18]。实际上,拜占庭帝国与共和国的战争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得不偿失。从与威尼斯人战争的失败经验来看,我们可以相信,约翰二世认为在当时介入达尔马提亚的事务,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此外,他还需要关注帝国东部边疆的情况。罗姆苏丹国和统治奇里乞亚地区的的亚美尼亚王公一直是帝国边境的危险威胁。在匈牙利战争结束后不久,皇帝早在1130年就亲自对该地发起了一次进攻[19]。很显然,约翰二世不想与东西两方的敌人同时作战,所以他不能对匈牙利的事务抱有进一步的期望。而根据金纳摩斯的说法,皇帝只是加强了对布兰尼切夫的防御,很快就回到了君士坦丁堡[20]。但这并不代表他真的不想插手匈牙利的政治事务。

如果我们认为约翰二世收留奥尔莫什王子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和他的妻子伊琳娜皇后之间的亲戚关系。那么,鲍里斯-卡拉马诺斯(Boris Kalamanos)呢?他是匈牙利的前王后基辅的尤菲米娅的儿子。她曾经是匈牙利国王科洛曼的妻子,但因被指控涉嫌通奸而逐出匈牙利,回到了基辅大公国[21]。尽管很多人认为鲍里斯可能是科洛曼的私生子,但没有人能够证明他真的和王室有血缘关系,而且科洛曼也从未承认自己是鲍里斯的父亲。

然而,当这个人来到君士坦丁堡拜访皇帝时,"他(皇帝约翰二世)给了他足够的荣誉,并他让他娶了一个自己家族的女性成员。" [22]如果不是因为他和皇后的亲戚关系,那么这件事情的唯一可能就是他作为匈牙利王位的宣称者会对帝国有用。然而,据当代编年史作者弗赖辛的奥托[23]描述,约翰二世正忙于处理东边的事务,鲍里斯认为他可能不会给他提供任何帮助,于是他就离开君士坦丁堡,去了波兰。

在约翰二世的整个时期,他的外交重点可能不在巴尔干半岛和匈牙利,因为他还需要解决东部地区的很多问题,包括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和一些十字军国家。在他统治期间,他对安纳托利亚的突厥人和在奇里乞亚的亚美尼亚王公发动了几次战役,他不可能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西边。但是,他对匈牙利王位宣称者的仁慈,在以后的日子里,确实有了进一步的作用。他对他们的友好态度可能会吸引他们,让他们认为拜占庭帝国是支持他们夺取王位的可靠途径。即使是约翰二世自己也没有从这种行为中得到什么好处,他的所作所为最终影响到了后世。事实上,贝拉二世的儿子们,未来的拉兹洛二世和他的兄弟伊斯特万四世也跟随奥尔莫什和鲍里斯的脚步,来到君士坦丁堡寻求帮助。而曼努埃尔一世也的确支持他们去对抗他们的侄子,即国王伊斯特万三世。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说约翰二世和曼努埃尔一世都想利用流亡的王位宣称者来威胁匈牙利王国。即使是约翰二世也没有付诸行动,拜占庭帝国和匈牙利之间的利益冲突依然存在,他需要想办法对他们进行报复。他的外交重点是在东方,帝国内部也有一些内部问题耗费了他的时间和精力,比如他的弟弟伊萨克·科穆宁的叛乱,后者甚至逃到了鲁姆苏丹国[24]。但当他的儿子曼努埃尔一世接掌大权后,情况就会发生变化,年轻的皇帝又将目光投向了西方,而匈牙利无疑是他战略中一枚举足轻重的棋子。



脚注:

[1]O City of Byzantium: Annals of Niketas Choniates translate by Magoulias, Harry J.

[2] Fenec Makk: The Arpads and the Comneni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Hungary and Byzantium in the 12th Century

[3]Fenec Makk: The Arpads and the Comneni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Hungary and Byzantium in the 12th Century

[4]Michael Angold: The Byzantine Empire 1025-1204, a political history

[5]Branka Magaš: Croatia Through History

[6]Paul Stephenson: Byzantium’s Balkan Frontier: A Political Study of the Northern Balkans, 900-1204

[7]Paul Stephenson: Byzantium’s Balkan Frontier: A Political Study of the Northern Balkans, 900-1204

[8]Warren Treadgold: A History of the Byzantine State and Society

[9]Fenec Makk: The Arpads and the Comneni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Hungary and Byzantium in the 12th Century

[10]Fenec Makk: The Arpads and the Comneni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Hungary and Byzantium in the 12th Century

[11]Its full name is: Illustrated Chronicle, Mark of Kalt's Chronicle About the Deeds of the Hungarians

[12]Pál Engel: The Realm of St Stephen: A History of Medieval Hungary, 895-1526

[13]Pál Engel: The Realm of St Stephen: A History of Medieval Hungary, 895-1526

[14]Fenec Makk: The Arpads and the Comneni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Hungary and Byzantium in the 12th Century

[15]The Deeds of the Princes of the Poles

[16]John Kinnamos: Deeds of John and Manuel Comnenus translate by Charles M. Brand

[17]John Kinnamos: Deeds of John and Manuel Comnenus translate by Charles M. Brand

[18]Michael Angold: The Byzantine Empire 1025-1204, a political history

[19]Fenec Makk: The Arpads and the Comneni Political Relations Between Hungary and Byzantium in the 12th Century

[20]John Kinnamos: Deeds of John and Manuel Comnenus translate by Charles M. Brand

[21]Illustrated Chronicle, Mark of Kalt's Chronicle About the Deeds of the Hungarians

[22]John Kinnamos: Deeds of John and Manuel Comnenus translate by Charles M. Brand

[23]A German churchman and chronicler, Bishop of Freising as from 1138.​​​​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6-21, 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