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意面翻译]斑马/The Zebra, 以后的意面翻译改为不定期更新
阿希巴尔德1
2020-10-06, 09:57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62
   40

Group: Avatar
Posts: 78
Joined: 2015-01-25
Member No.: 62368


本文译自由Noctevoire创作的The Zebra。译注与原文以[]的形式标注。格式有调整。翻译有问题请指出。配图据官网



我在学校是个问题儿童。你懂的,课上总有那种不认真听讲的孩子,老师不在教室时就故意搞破坏,哪怕老师不断地投去无声的威胁也不停下在课上说话;我就是那种人。我对三年级的规矩很熟悉了,但我那时并不在乎。我提的“那时”指的便是我初中的时候,从1997年到2000年。我的故事便从这开始。我记得我三年级的老师达文[Darvin]小姐(她最近离婚了),我一直在利用她。我要挂科的时候她就会给我同情分;我要往女孩那扔橡皮的时候就会听到她轻轻地提醒我“请别这样”。我鄙夷地忆起我的四年级老师Garrett先生,每当我答错一个问题,他就会扣我百分之十的分数。

之后则是我的五年级老师,Valerie小姐。

Valerie小姐和其他老师都不一样。其他老师都认为我不可救药了[a lost cause],她对我持赞赏的态度。她会在课后见我,和我一起复习材料,知道确定我懂了为止。周末时她会单独辅导我。她激励我完成自己的功课。你们大概猜到了,我父母很少照看我,她很快成为了母亲一样的角色。

我只是希望我展示过这一点。

如果是有什么区别的话,相比Darvin和Garrett教课的时候,我在Valerie是个更糟糕的学生。我更需要的是关注,实际上我觉得Valerie小姐知道这点,哪怕我在上课时和我那帮人大声说话,哪怕我拒绝交作业,哪怕我每天花15分钟去“上厕所”。

每当她送我去校长室关禁闭的时候,我都会感到愧疚,哪怕我没意识到这一点。

然后,一切都变了。

我想你们都知道我说的“我特别讨厌那些20年前的教育影片”。你懂得,学校每年有一个月时间给我们放的健康饮食和禁毒的东西。还记得反毒品教育(D.A.R.E.)吗?就是那种玩意儿。

还有反霸凌行动。天呐,简直是折磨。我们花了整个周五去学怎么反抗霸凌,怎样不去当霸凌者,在你看到霸凌时大声说出来。当然,我根本没在乎这东西。这些影片包括了不清晰的低质量画面,还有那些讲述霸凌问题的场景,里面的角色明显是吃了抗抑郁药。标题也都很可笑。“不要对霸凌袖手旁观!”“勇敢面对霸凌!”。每一次我都睡着了。

我很清楚地记得,在三月份的某个下午,Valerie小姐给我们看了一张录像带,标题是简单的《斑马》。她把录像带放进录像机里面,然后告诉我们集中精力,因为这里的东西很重要。她暗了灯,开了电视。大部分时候我都睡着,但是我看到的那点东西让我感觉很奇怪。

Attached Image

影片开始于非洲的动画场景,没有标题序号也没有其他东西。一只画面粗糙的斑马进入了画面,它穿过了一群狮子,狮子包围着一只羚羊。这就是我看到的全部了,然后我合上了眼睛,靠着椅背,睡着了。

我被Valerie小姐的声音吵醒,她说道“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能当一只斑马。还有问题吗?”没有人提问,但是就我那天午餐时听到的内容,没人搞懂这些东西。斑马显然是指旁观者,狮群是霸凌者,羚羊是受害者。故事情节是斑马目睹狮子吃掉羚羊,没有发声去阻止霸凌。我没有理会这些东西,但随着时间推移,我开始担心起来。孩子们绕着走廊,高兴地唱着歌“我们不当斑马!我们不当斑马!”在我朝着女孩子们扔橡皮的时候,他们没有反应。橡皮将要打在她们脸上,啪的一声弹开,但是她们没有退缩,还是高兴地唱着“我们不当斑马!”。至少,这很麻烦。

离开学校之前,我像往常一样和Valerie在复习课上见面了。当我坐在她面前时,她问我为什么没有看电影。

我的回答很标准“我不在乎。”听到这个回答,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知道吧,Luke,”她说道“我以前也很想你。我一直在课堂里捣乱,甚至还会霸凌其他学生。”

我心想,那时这还不算犯罪。

“我经常选这么一个人,那是一个情感脆弱的小女孩。我对她说了最为粗暴、糟糕的言辞。我看到她哭起来的时候笑了出来。那时她甚至在家里待了几周。有一天,我接到了一通电话,那里说我羞辱过的那个女孩跳出窗外自杀了。”

我那时太年轻,还不明白这次坦白的重要性。

“那一刻让我意识到我选择的路既不正确,又会对别人造成伤害。随后我找到了她留给我的礼物——这张录像带。”她拿出了一份“斑马”的副本。“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一直都清楚,改变会让她感到骄傲。今天,我要对你说同样的话。”她把录像带放到一边,然后看着我的眼睛“现在,你走吧。”

那天补习她没再安排别的作业,我想她至少会额外给我一张学分卡。

“你还没给我布置作业吧?”我问道。

“没有。你可以回去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对于你未来的看法,”她说道,我耸了耸肩,走了,我对那天的事情感到很奇怪。

第二天,当我来到学校的时候,整间教室都空了。我坐在教室前面,那张我平常坐的桌子里,看着我周围空荡荡的桌子。这里似乎没有人,我站了起来,打开了Valeria为了放录像带准备的电视。默认频道是当地新闻。

突发新闻:17名儿童死亡;死因不明

我专心看着屏幕,想不到什么东西。

“十七名儿童被发现于今晨死亡,这些儿童全部死在了外面,”一位记者说道。“一位坚持匿名的报童发现了死亡现场,他声称在自己的早班路线上发现了数具尸体,这些尸体都躺在地上,位置在打开的窗户之下。自建成以来,本镇还从未发生过此类悲剧。这些死亡似乎存在协同与配合,但死于他杀还是自杀仍然不明。警方正积极调查此事,”

我感到震惊,我站起身来,我转过身子,发现Valerie小姐正站在走廊里。

“你现在知道不当斑马是多么重要了吧?”她咧开嘴笑道“你当然不知道了。”她走向我“你……很特别。”

她走向她的桌子,拿出了“斑马”。

“这些孩子都勇敢地面对了狮子,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再是斑马。羚羊得救了。”

她把带子递给我。我用两只手紧紧握住了它,就好像这东西是玻璃做成的一样。尽管带子被放在冰冷的抽屉里,但它摸上去很温暖,就好像在加热器上放过一样。这东西还有其他奇怪的东西,但我没法把手指放上去。

“羚羊很久以前就被狮子杀害了。斑马连眼睛都没眨。”

“但现在,狮子和斑马都有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那只羚羊,她选择了我去传播这张录像带里的信息。只有一只拥有力量的狮子才能说服一群斑马。”

“现在轮到你了。”

在我说话之前,Valerie小姐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把刀,在脖子上划过,然后重重摔在桌子上。

我从来没叫的像那天那么大声。

不到几分钟,警察飞快地跑进了教室,看到了Valerie小姐。他们发现我在她已无生气的尸体旁哭着,手里还抓着那张录像带。我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老实说,我现在还是没有完全明白。

他们告诉我Valerie小姐是个“坏人”,她“很悲伤”。但在他们收走录像带的时候,我偷听到他们在说,“……是一个已知的邪教徒……把17人都杀了……不知为什么非常相信……”

在他们让我冷静下来之后,我记得我把录像带交给了他们,我说希望他们在用完之后把这东西还给我。

事情的经过显然不是这样的。后来,一位警官告诉我他们不得不把带子从我手里撬开,我就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一遍又一遍地说着。

“我想当一匹斑马。”

在2005年末,案件得以解决,17名儿童被定为大规模集体自杀,此事由Valerie小姐诱导,她曾有杀害整个班级儿童的历史。

在案件解决之后,带子回到了我的手里,警官称里面没有有价值的证据。我清楚里面的某种东西杀死了我的同学。我对此有自己的理论:洗脑、催眠、潜意识信息。但我把这些理论埋在心里。我也不清楚原因何在。

我记得自己从他们那里拿到了录像带,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暖意,就好像是从一位老朋友那里得到了它。但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再看一遍。有什么事和它有关,什么东西错了。我的心理医生告诉我这种事与创伤事件的联系。几年前我不再到他那里了。

那时,我把带子扔进了抽屉里,它在里面吃灰吃了12年。

直到昨天。

3月25日。就是那一天。

我在做春季大扫除,我打翻了桌子,它就在那里。

我想要拿起它,把它扔进炉子里,但我控制住了自己。我慢慢把它从地板上拿了起来,把灰刷掉。

我以为标签已经变旧褪色了,但它还是崭新的。连破洞和褶皱都没有。我还能看到上面印着的单词,就好像还是新的一样:

58制片工作室[Studio 58 Productions]出品:“斑马”,一份反霸凌教育电影。

然后我意识到了什么。

在Valerie小姐一开始给我那盒录像带的时候,有件事我一直都搞不懂。那件事让我不敢再看一遍这和带子。

太轻了。以装录像带的盒子来说太轻了。

盒子里没装着,也从来都没装过任何电影的带子。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阿希巴尔德1: 2020-10-12, 11:13
TOP
Ame_kiri
2020-10-11, 11:33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0
   0

Group: Primer
Posts: 13
Joined: 2018-11-26
Member No.: 77389


QUOTE(阿希巴尔德1 @ 2020-10-06, 09:57) *


太亮了。以装录像带的盒子来说太亮了。


虽然但是……我想说,这里是说 <light> ‘轻’吧……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rolleyes.gif)
TOP
阿希巴尔德1
2020-10-12, 11:12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62
   40

Group: Avatar
Posts: 78
Joined: 2015-01-25
Member No.: 62368


QUOTE(Ame_kiri @ 2020-10-11, 11:33) *

虽然但是……我想说,这里是说 <light> ‘轻’吧……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rolleyes.gif)
我傻了我傻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31, 1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