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Kindred of the East序言 绝壁之后, 东方血族-鬼人的简略介绍及其历史
sosgame67
2020-10-08, 09:16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2
   2

Group: Primer
Posts: 8
Joined: 2018-05-29
Member No.: 74385


他缓步踱入这个灼热的夜晚,东京的霓虹灯在西班牙的皮革装饰下闪烁,他露出一个轻蔑的冷笑,瞥了一眼远处的摩天大楼并抿了一口街头私酿,这群猴子还真是花费了惊人的工艺把西方那套庸俗无趣的东西给全盘照搬了.

全自助大餐.

一名梵卓伫立在目黑的街头,穿着五彩缤纷衣服的小人纷纷给这个陌生人让路,他的心眼发出了一阵莫名的武者震,有什么能威胁到他呢,他背后是数个世纪的沉重历史,一个该隐后裔的力量以及一个氏族的权势.

太过轻易了

一曲吹着口哨的歌曲划破了他的遐思,以及他的脖子.

人行道在该隐子嗣的视线中晃动,随后是一阵模糊,周围的景物难辨近远,街道、天空,随后是一些垃圾,最后所有的景象都静止不动.

在不远处,他的身体开始痉挛抽搐,随后倒下.

一道电光于他身后嘶嘶作响,街头弥漫着一股烤肉味,街头对面,他感到一柄利刃正将他切成碎片.

随着他的心跳停止,这嘶鸣也随之停止,五百年的历史随之湮没.

“你好啊,洋鬼子.”一个女声如是说“欢迎来到我的家乡.”



While living .
Be a dead man,
Be thoroughly dead——
And behave as you like,
Arid all's well.
— Zen Master Bunan


于过去的千百年间,血族们无情的蹂躏这个世界,他们自称是第一个谋杀者该隐的后裔, 这些寄生虫而今遍布了新旧世界,该隐的子嗣们影响,扭曲同时颠覆了人类政府,经济以及文化的最高层,它们声称,世间没有任一一物能逃离他们腐化的触碰.
他们错了.
有一处大陆完全超离了它们的掌控:古老的亚洲.尽管亚洲能提供超出想象的财富和无限挥霍的血海,但来访此处的血族仍旧如临深渊战战兢兢,自加隆之夜(或帆船之夜?望提醒告知)以来,西方血族对此片大陆的企图纷纷遭遇惊人的失败和挫折。
另一群截然不同的吸血鬼统治着亚洲的夜晚,他们蔑视该隐的神话---因他们属于幽魂鬼怪,对他们来说,放纵并非属于低世代的特权,尊重、权势、年月都是需要自行奋斗争取之物,他们所背负的诅咒并非随机无意义的初拥,而是必须被偿清的业债,他们的心兽并非无心智的对手,而是一柄双刃剑。正如他们的西方同类所了解的那样,东方的血族已经发展出了使人惊惧的技艺和可怕的法术.

东方血族是一本用来介绍亚洲当地血族的扩展资源,此书包含了他们的社会形态,他们的争斗,他们的生活环境,他们的责任,以及最重要的,他们对西方血族入侵的反应,不过,在我们具体介绍东方吸血鬼之前,一些对他们所处世界的介绍是必要的.

远东
长久以来,西方一直在谈论亚洲的异域风情,及其迥然不同的规则和处世之道,在黑暗世界中,他们是对的,比他们预期中还要正确,亚洲的超自然生物称其所居之地为中土,在许多地方它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世界。
表面上看来,中土世界和黑暗世界的其他地区并无不同,周围环境阴冷腐朽,突显其险恶可怖,大都市中的水泥建筑零次栉比,千篇一律的摩天大楼,疯狂劳作的工人,邪恶的帮会堂口四处可见,疾病肆虐,拥堵不堪的平民窟.在乡下,当地居民只能拮据度日同时祈求满天神佛庇护,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他们所祈求的神佛鬼怪就生活在他们的日常之中,视线之外,在中土,你可能轻易的在街角消失不见,神隐失踪.
在无数地区,统治者依靠暴力来维持高压统治,每一年成千上万的人失踪不见,政府的设施和监狱变成了堪比集中营的地方,一旦进入,就再也没人见过他们.古老的世家和秘密结社在荣耀和规矩的遮掩下操控经济,大部分从皇室和武士时期遗留下来的世家恩怨则是在会议室里或者后街小巷中解决的,多数人对此视而不见,即使有心进行深入调查,你能得到的也只是茫然的眼神和无谓的耸肩。

八百万神明
和西方的黑暗世界一样,远东大陆充斥着大量的超自然生物,大部分是之前纪元的遗留产物,血族们在城户郊区游荡,深山老林则属于那些可以随意变化的变化妖怪,狡猾的术士在神秘百货店中编织可疑的咒术,幽魂为它们不幸的死亡展开复仇或是守护它们存活的亲眷,精类会诅咒那些不敬先人的恶汉,尽管彼此矛盾重重,和西方的亲眷不同,它们都从属于一个巨大的精类家庭,这些超自然存在有着无数的名字,但它们一般自称为神明.
和西方的超自然生物不同,日常生活中的神明并不甚在意是否规避凡夫俗子,此地的超自然生物对避世和隐秘并无巨大的需求,完全不在意其本身的行为举止在日常中是否引人注目,与之相对的,中土的凡人则选择对此类事务视而不见,如同先贤所说的那样,敬鬼神而远之,人行人道,鬼走夜路,二者本无交际,除非天意捉弄.

阴阳二界
在中土世界,神明,精类,恶魔都被一道无形的绝壁所阻隔,西方对此称之为暗影界,地下世界或者说梦土,神明们知晓,他们同时与对立的阴阳两界所互动,尽管不为凡人察觉,但是阴阳两界都建立在人类的潜意识之上,当这层界限模糊时,有些凡人能看到所谓的’脏东西‘.
阴间是一个晦暗的世界,充斥着暗影和负能量,大多数凡人死后坠入阴间,少数变成不得安息的鬼魂,怪诞的精幽体和毁灭的幻象在此处游荡,于阴间中心,则是可怖的森罗殿.
与之相反,阳界是一个由狂野动荡之物所拼凑起来的混杂之地,到处都是活力和正能量,自然之灵和元素居于此处,一些信仰神道教或是万物有灵论的信徒会在死后进入此地,变形者和精类生物也都十分适应阳界的环境.
于世间的第一个纪元时,物质和精神曾混为一体,这出于造物者--玉皇大帝的至高旨意,随着纪元流转,阴阳二界开始分离,到了今日,自中土世界穿越二界变成了一项艰巨而且危险的行为,阴阳两面的力量也越发难以推动轮回的转动,除此之外,中土居民的灵魂精华变得越发衰败,如此不谐之处和不平之象随处可见,这也展现了中土世界今日的状况和其居民的不幸.

纪元之轮
不论是阴间或是阳界的精魂都必须遵循宇宙的流转变化,这被称作纪元之轮或者伟大轮回,和西方的观点不同,鲜少有神明会说什么万物创生或是一切的终结,对他们来说,宇宙是一个轮转不休的纪元.
大部分中土居民的悲怆赖于此处,这一纪元的副产品——第五纪元,或称之为黑暗纪元,前人的经籍曾提过这一末劫,这一时刻将充斥着焦躁和不安,龙脉会不安分的躁动,世间将处处不谐,种种不祥之兆将会一一浮现,西方的恶魔是否开始泛滥于五大方位?这些恶鬼是否用黄风腐化了土地,诱骗人们将剧毒的膏药当作延寿享福的仙药滥用?暗影之龙是否用它的瘟疫之火毁灭了广岛?鬼凰是否在长崎涅槃苏生了?千百猩红之鬼是否粗鄙的否认伟大轮回本身的存在而用'元年‘来命名新时代?
时乖命蹇,没错,但更糟的还在后面,神明们知晓,纪元之轮将在不久之后再次转动,轮回到了它最底端的部分——第六纪元,或称之为悲痛之年,第六纪元已经迫在眉睫,即使是西方的无知恶魔也已知晓它的存在,他们称之为“火焚之日","天启之时”.在第六纪元,物质和精神之轮将清除一切阵营纷争的假象,玉皇大帝,世间万物的造主,将逊位离开,取而代之的将是一位恶鬼魔王,他将行使一切大权,就如同玉皇大帝在第一纪元所作的那样,战争和恐怖的岁月将主宰中土及其他地方,天庭会惩戒一切不信之人,万千恶鬼将被释放到世间.
正如预言所说,第六纪元将会到来,但预言也记叙了它的离去,一切抗争都将终止,世间陷入寂静,活下来的少部分人会从隐蔽之所离开重新繁衍生息,而后是第七纪元,它的状况较之第六纪元稍好,然后是第八纪元,它比第七纪元稍佳,依此转换,时轮将到达第十二纪元,也就是新的第一纪元,一元复始 万象更新,物质和精神将重新混为一体.
经籍上是如此说的,但生存于此纪元的人鲜少对这说法抱有希望.


纪元之轮被阴阳二气结合推动,二者的象征是黑龙和猩红女王,即便是在第五纪元这个末法之时,创生的能量依然充斥于世间,二者在阴阳两界中流转变换,气存在于世间万物之中,凡人体内也有气的存在,这让他们能够行走坐卧,变形者称气为“灵髓”,法师叫它“魔素”,换生灵称之为“梦华”(其阴性存在)鬼魂则叫它“ 哀鸣”.
神明将这能量视为两部分,阴气,浑沌能量,安息和最终的湮灭,阳气,万物的驱动,生命和生长的原动力,精界的生物都是由二者之一构成的,中土大陆的居民则由二者充斥保持平衡,气是万物的基底,因万物是轮回的部分.
其中有一类神明,本身却无法产生气,它们只能从其他活物身上窃取气,如同吸血鬼吸取血液一般,这些神明在过去数个世纪有无数名字,西方的血族,因畏惧其能为,而称其为震旦,这是古老西方称呼中土居民的方式,亦或换个修饰和功利性的说法“契丹”“羲太”,以这一命名方式,血族们将震旦归类于血族的一员,一个异国亲属,尽管没法在系谱上找到,但仍然属于该隐的子嗣.
当然,他们大错特错.

鬼神
亚洲的“吸血鬼”并非该隐子嗣,他们同十三氏族是完全不同的物种,他们确实同西方的血族有些微的共同之处,他们的某些神话传说同西方近似,诸如莉莉丝的传说,第一之城,第二世代,但是实际上,此类的传闻是完全的无稽之谈.不论他们是迁徙到了远东或是某些上古争斗高潮的产物,亚洲的血族已经同这片土地的命运息息相关.
和西方的血族不同,亚洲的吸血鬼并非由一位尊长创造出来的—至少不是他们所设想的那样,他们没有氏族,就算有,也不是西方血族所了解的那种形式,实际上,他们并非被初拥创造出来的,震旦之民召集同类的方式类似于西方血族的唤起,亚洲血族是已死之人的魂灵,为了偿还他们的罪业而复生于旧日躯壳(某些情况下会是他人的尸体).
这一进程,被称之为转生,和复生截然不同,一旦转生成功,这名东方血族将彻底成为一名不死者,她的躯体并非蹒跚而死气沉沉的僵尸形体(当然并非一直如此,亚洲血族如果汲取了过多阴气于体内将打破气的平衡而面目全非),停滞于物质与精神的中间态,震旦之人同时保持着部分生者和死者的特点,擅长调理阴气的鬼人更像是死者,亲擅阳气的和活人较为近似.但是过度的靠近其中一极,将导致可拍的失调.
并非所有震旦之民吸吮血液,尽管他们中的大多会这么做,他们发觉西方血族夸耀的生命( vitae)也不过是气的容器罢了;最下等的震旦之民,近似于食尸鬼一般的魑魅,从人的血肉中榨取气,一位了解充分的震旦民会根据他的情况从血液,呼吸,精华,或者是更加纯粹的提取物中汲取气.
理所当然,这些吸血鬼不会接受野蛮人给他们所安排的名字,他们的自称繁多,最广为人知的说法是“万鬼”,近似的一个词是”鬼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亚洲吸血鬼把这个词变成了“鬼神”,通过将日语词缀移植到中文汉字上,鬼神们希望能培养出一种幻象,即亚洲的两大吸血族群能团结一致,这个融合尝试和这个名词一样令人作呕,不管如何,亚洲的吸血鬼现在大多以这个名字被人称呼.

秘密之旅
作为一名鬼人,你是一个饥肠辘辘的死者,一个背负罪业的弃民,你被从包裹万物的气中分离开来,在生者和死人的世界间晃荡,你必须找到方法改善自己可怕的现状并重返伟大轮回.达成些试炼你需要大量的气,你将因此逐步偏离正道.
更糟的是,在你的内心深处,你知晓你只能依靠自己,没有初拥,没有亲长,你也不是从街头随机挑选的无辜受害者,你诅咒的重责完全落在你一个人的肩头,这是你自己的责任,去重新找回,或是创造自己于世间的存活目的.
你不必一路独行,你和其他失落的灵魂靠一种称作社团的方式连结在了一起,一个不死者的“血亲家庭”.你需要在心法上踏出第一步,一条由你的先辈所创的业力之路.尽管心法的修炼艰苦漫长,但救赎和超脱的些微可能如同黑暗之中的萤火虫一般支撑着你,于这充斥着悲哀和苦痛的世间摸索前行.
但和你的先辈们不同,你没有几百年—可能几十年的时间都没有—来找寻答案,第五纪元让世间充斥了绝望,第六纪元即将到来并将一切碾成接尘芥,此外,西方的血族在你的猎场上肆无忌惮的尝试他们的亵渎之举,末法将至,人和人互相对抗,神明们也和互相争斗,但你最可怕的大敌并非来自于外,而是源于你自身.你对你的自然天性理解远胜于西方的愚昧血族,但这理解解伴随着巨大的代价,作为鬼人,你并非受困于小小的心兽,而是更可怕的心魔,伴随着噩梦它不断困扰你的思想,促使你走向自我毁灭.
确实有部分鬼人被此类绝望吞没,如同西方的血族被心兽支配.第六纪元将至,毁灭是注定的,他们如是说,作为一个饥渴的死者复生就如同一份空白的委托书—是的,确实是一项任务—成为一个怪物.
而有些睿智之人,则尝试将第五纪元的噪音屏蔽,静心听取伟大轮回于中土世界万象森罗中的转动之声,以这一方式,他们在臻至巅峰的进程上要远超那些自私血族的想象.

身体
大部分鬼人在转生时回到了他们的旧日躯壳里,阴阳二气被用于维持生存,就如同他们活着时一样,举例来说,鲜少有鬼人看着如同复生的丧尸,当然吸纳了超量阴气的鬼人确实看着很吓人.
偶然的情况下,鬼人的转生躯壳并非他们的原身,这常常是因为他们的尸体被火化了,不过也有部分鬼人声称自己转生时是从灰烬中死而复生的.

阴与阳
鬼人是饥肠辘辘的死者,他们渴求的是气,不同的鬼人消耗的气的方式并不相同,鬼人在摄取阴阳二气时并非仅为了补充气的消耗,同时是为了调节他们自身阴阳二气的比例.
阴气较多的鬼人是强大负能量的汇聚体,他们理智,冷静,残忍.他们通常对鬼魂的世界有着强大的洞察力,对不少鬼人来说,精于阴气被认为是对他们一世过度自私的惩罚.
阳气较多的鬼人则与之相反,贪婪的吞噬生命能量,他们是热情的生物,亲近凡人并富有情感,对许多鬼人来说,善于阳气被视作一生渴求的惩罚.
部分鬼人的能量是平衡的,他们的躯体同时保持着生与死的力量,二者和谐共处,这些鬼人竭尽全力来发掘自身零星的启迪,但大部分人认为他们不可预测也不可信赖.

魂魄
除此以外,鬼人必须调律他自身双魂的平衡,所有鬼人都有善魂,代表着她更高超且理性的自我,于此同时,在转生之后,所有鬼人也觉醒了恶魄,更低级兽性的灵魂面.一旦觉醒,恶魄——或称之为心魔,鬼人是如此称呼它的——将永不平息.恶魄代表了显著的,而且是极端恶性的自我特质,恶魄不断驱使鬼人行恶,有时甚至能完全控制鬼人,让他们铸成大错.
有着强大善魂的鬼人是充满了荣耀感和节制的存在,尽管没有鬼人能逃离心魔,但这类鬼人能完美遏制饥饿和愤怒的本能冲动.
与之相对,有着强大恶魄的鬼人狂野粗鲁,不可控制充满兽性,大部分鬼人对此类存在敬而远之,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此类驾驭恶鬼之人在战场上是不可阻挡的.极少鬼人积极的提升他们这类恶鬼本性,大部分鬼人对此类令人厌憎的试炼没有多好的胃口.
也有部分鬼人认为善魂和恶魄之间的平衡是超脱的唯一希望.恶魄需要被精心培育塑形,就如同盆栽一般,需要小心修剪,避免其过度生长超越界限.

心法
鬼人被送回世间偿还罪业,探索如何去完成这一试炼是不可避免的,所有鬼人都追随一种心法的指引,此为鬼人追寻自身于伟大轮回中的意义的方式,从某种角度来看,心法类似于西方血族魔宴的启蒙道路,当然,心法远不止是简单的行为代号,通过遵循心法的指引,一个鬼人能学会如何驾驭阴阳二气,了解自身不死的本性,并让自己重返宿业的轮回之中.心法中的大成者,被称作菩萨和阿罗汉,被视同西方血族中的马士撒拉一般强大且更加睿智.

鬼人versus 血族
鬼人和血族有着极大不同,不论是心理或是生理上,部分的不同特征如下所述:

恶性伤害:鬼人会因为火焰或者神明的爪牙攻击,以及灌注了阴阳二气的攻击承受恶性伤害.需要备注的是,鬼人会在太阳下逐渐腐烂而非燃烧.

心兽:数个世纪以来,鬼人十分熟悉他们原始本能的灵魂面(他们将之引申为恶魄),所有鬼人都拥有恶魄特质,如同心兽.恶魄独特的天性也能为鬼人提供优势,恶魄同心兽一样不可预测,同时更加狡黠,当恶魄失控时,不够谨慎的鬼人会发现他们被困于自己的躯壳中,完全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有如被人夺舍了一般.

血缚:“我们都是一脉相承的同胞."鬼人们如是诚恳的宣称(当然更多的是惺惺作态).鬼人的血液先天惰性,无法被用来施展血缚,某些特殊的血律能打破这一铁律.

血点能量:鬼人没有血点,作为替代,他们使用阴(黑色)和阳(猩红)两个特殊气池,气可以被用来治愈伤势,强化血律,(通过某些适当的血律)增强属性,此外鬼人还能从恶魄中汲取黑色情绪的能量,这被称作“魔气”.

心法:鬼人是带着使命在中土转生的,他们有责任去弄清是何等使命,鬼人通过一系列的守则来分类他们的信条,并用不同的代号称呼它们.和魔宴的启蒙之旅有些类似,但更加苛刻,不过回报也更高,追随心法的指引鬼人能极大了解自身的状况并发掘潜能.

吸榨:鬼人没有世代的划分,但他们长于同类相食,实际上他们高度改良了灵魂窃取这门手艺,部分的血律甚至是在此基础上开发而来的.部分鬼人极端憎恶吸榨,和西方血族的态度如出一辙,也有一些鬼人采取精心策划的仪式来进行榨取.

血律:鬼人可以施展异能,但和西方血族施展的血律截然不同.经过无数世纪的心理研究及对鬼人自身生理状态的理解,他们对自身吸血鬼化的身躯和灵魂知之甚详,这一了解能转化为武器,无数西方血族是在万分惊惧中了解此事的.

初拥:鬼人并非随机初拥的受害者.他们是真正的不死者——从死后世界返回自身躯壳的受诅死者,这一进程被称作转生,和复生的流程十分类似,不过鬼人并非占据了凡人躯壳的鬼魂,哀鸣对他们毫无用处,他们并不依赖激情来满足自身的饥渴,他们只能靠活物的气来填充力量.

尖牙:鬼人没有天生的尖牙,他们可以靠恶魄来催生尖牙.

最终死亡:最终死亡对鬼人和血族一视同仁,在最终死亡后,残存于死躯中的灵魂迅速离去,此后尸体扭曲变形化成灰烬.鬼人同其他生物一样畏惧最终死亡,对他们来说,最终死亡意味着没有来生,如果他们在完成自己的使命之前死亡,伟大轮回会把他们排除在外,逐入虚空,而后他们会遭遇湮灭,就如同恶灵的遭遇一样.

狂乱及魂飞魄散( Rotschreck)
恶魄对鬼人来说就如同心兽之于血族一样真实不虚,亚洲的血族不但会遭受狂乱及魂飞魄散,他们还可能完全被恶魄控制,鬼人对自身的正常状态称之为“开悟”,当处于狂乱时,他们被称作“走火”当因恐惧陷入癫狂时,这一状态称之为“魂飞魄散”,当他们被恶魄占据,这一状态可称为“入魔”.

世代:鬼人并不认为他们是该隐的子嗣,因而世代的划分对他们毫无意义.他们用年龄和心法上的修行进程来划分力量的强弱.作为副作用,鬼人没有氏族,但他们依然会组成教团,统治阶层,学院等类似的社会结构.这类单位并非以血统来划分.如果一定需要计算不同世代所对应的鬼人,把在心法上修行了一个圆点的鬼人视同为十三代血族.

食尸鬼:鬼人无法制造食尸鬼,他们必须独自背负自己的诅咒,这是他们的罪孽,无法分担给他人.但是阳气过盛的鬼人可以使人受孕或者怀孕.混血儿被称作半鬼.

浩恩永生:大部分鬼人确信他们是因特殊的目的被送回中土的,而且他们中的大部分憎恨自身所遭受的折磨和不自然的现状,想要为自己找到出路,血族对于浩恩永生的看法可能来源于某些鬼人之于诺斯替教派(可能是Cappadocius或者扫罗)观念的错误尝试.

失衡:鬼人必须精心调控体内阴阳二气的平衡.阴气过盛会导致鬼人的外观极度近似于尸体或者非人,与之相对,阳气过盛可能导致多种致命的血族疾病爆发.

木桩穿心:木桩穿心不能自动瘫痪一名鬼人,但是心脏是气的重要储存器官,此类攻击将极大扰乱气于全身的流动,倾向于阴的鬼人畏惧木制的桩子,阳属的鬼人则畏惧金属以及附着了阴气的桩子.

阳光:因某些原因,鬼人畏惧阳光,阳光对他们的伤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体内阴气的多寡,他们并不会在阳光下燃烧,他们只会逐渐腐烂,因阳光中的强烈阳气会驱散他们维生的能量.

食物:并非所有鬼人都需要血液来充饥,最低等的鬼人,魑魅,靠活人血肉补充气(或者其他活物),更强的鬼人可以靠吸吮呼吸,灵魂,甚至其他强大的精粹.作为副作用,鬼人可以正常享用食物饮料,但这些东西没法维生.鬼人甚至可以喝醉,当然这需要大量的酒精(据称鬼人的酒量十倍于凡人).

沉睡:对鬼人来说,沉睡这一状态又被叫做“浅死”,于此情况下鬼人的躯体“死去”但体内的善魂恶魄依然躁动不休.鬼人畏惧浅死,因在此期间他们会陷入层层幻象和噩梦,他们的灵魂对那些恶意的法师将十分脆弱.许多鬼人在浅死时心法失控.

美德:鬼人并没有良知,自控,勇气之类的美德奖励,他们有阴阳,善魂恶魄这两个对立系统,阴代表鬼人亲近负能量,阳代表鬼人长于正能量,善魂是更高超,理性的自我,恶魄则是低劣的灵魂面——心魔
.

主题和跑团氛围
平衡和失衡是本书的主题,鬼人的失衡代表了中土的失衡,以及东西方的冲突,物质和精神的冲突急速加剧,鬼人的皇庭充斥着争执和战斗,纪元之轮也在加快转动,通过重塑他们的平衡,以及端正他们的态度,鬼人也许能让这个失衡的世界回到正轨上,当然失衡也许也只是伟大轮回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东方血族的跑团和西方血族迥然不同,在一片西方血族完全未知的土地和文化环境下展开.鬼人的许多行动对该隐子嗣来说完全是匪夷所思,st可以考虑强化团内的异国特色,诸如京都的花街艺妓或是香港的九龙城寨.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osgame67: 2020-10-09, 06:37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31, 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