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75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20-10-11, 04:27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662
   113

Group: Avatar
Posts: 156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75. 十月独白
(静电噪音)
(轻度失真)
树木再度濒临死亡。
你知道,我知道。
树木知道。
他们已经知晓此事几十年,有些甚至有几百年了。
循环的颤抖,象征性的死亡。
寒冷晚风中的咯吱声。
一头饥饿的鹿发出的脚步声。
十月到了,有什么不一样了。
十月到了,树木在这一年中的最后一幕上染出了炸裂般的火红和橙黄。
十月到了,所以听众们,亲爱的听众们,
夜谷社区广播荣誉出品,
十月独白。
 
无脸老妇:我很寂寞。哦,我能看到人。我每天都能看到很多人。我现在就看着你呢。我看着你,Caleb,坐在你的转椅上,驼着背看你的电脑。我是个秘密住在你家中的无脸老妇,看着你下载着另一个电脑游戏,Caleb。
但是看到人和与人相处并不是一回事。完全不同的概念。我最想念的是触摸。我父亲的手,朋友的臂弯。爱人的胸膛。我仍旧触摸,和被触摸,但这是不一样的。这不是那种相互的触碰。我的触碰是不受欢迎的,不友好的,不被需要的。虽然我如此,我还是触碰,因为我喜欢。
并且我爱你,Caleb。我确实爱你。我知道你在我对你做了今晚的事情之后就不相信这一点了,但我确实爱你。我的爱不是情感的也不是物质的。也不是柏拉图式的。我以一头鹿爱一片玉米田那样的方式爱着你。它很安全,它很有营养。在它的DNA中刻着想要在这里,隐藏,进食,玩耍。你就像玉米秆,Caleb。你是被爱着的,你是良善的。不只是良善,你是对这个世界有所贡献的。玉米秆无法意识到鹿是如此地爱着它,鹿会攀折它,直到它可食用的部分从皱巴巴的空壳中被挤出来为止。玉米秆,这里那么多的玉米秆,无法理解它们在被鹿吞食的时候是被爱着的。
你以前见过小猫,Caleb,我知道你见过。有时候小猫咪真是可爱。超级超级可爱,可爱到你想把它放进嘴里。你能理解那种爱,那种触碰吗,Caleb?你不能,没有人能理解。这就是为什么我是孤独的。但我知道你知道这一点。你是与众不同的。你也很寂寞。这不是让你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们都以我们自己的方式孤独着。
你与众不同,Caleb,是因为你知道我在这。你甚至在我不想被看到的时候也能看到我。在过去二百年中都没有人能做到这点了。有时候你同我说话。没有恐惧,没有愤怒。我在我的人生中已经听到了太多恐惧,或是对我的存在表示不悦的声音了。不,你问了我的名字。我没有告诉你,现在不能。你跟我讲了你一天的经历,我对你的新上司如此苛待你感到遗憾,我会纠正这件事的。而昨天晚上,你为我准备了晚餐。你不擅长烹饪,我能闻出来,但是你慷慨的行为还是感动了我。你做了白酱意面,是你从抖音上学的菜谱,你单独为我准备了一万。你等着看我会不会出现,而我当我没出现的时候,你对我说你理解我想要单独进餐,于是你把它单独留在餐厅桌上,离开去玩新的战斗模拟器了。
很少有男人在最初被我吓一跳,或者不是为了将善良作为伪装,就对我这么好。我想你真正的理解了在广大男性中你自己的那种安静的绝望。相反的,你也能理解他人。
我不新人男人的善意,Caleb。我也不信任女人的善意。或者随便别的什么人的善意,或者被相信,但是我尤其不相信男人的善意。其中包含着期待。Andre,他的善意包含着忠诚和诚实,还有Albert,尽管他的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善意。
但是Caleb,23岁,不刮胡子,电子游戏爱好者,痛恨上司的毫无目标的Caleb,你的善意吓到我了。我被你想要的东西,你想从我这拿走的东西吓坏了。善意的男子偷走了我得童年,我的道德,我的钱, 我的爱,我的人生,还有我的家庭。你会从我这拿走什么,Caleb,我还没失去的东西?我害怕了。我害怕对你放出的温柔的鱼饵作出反应,因为我害怕你会从我身上带走我的孤独。我很孤独,而这时我对我自己做出的选择。
有一天,Caleb,你会死去。我知道确切的时间。那不是我造成的,尽管我对它袖手旁观。知道这种事,这是我的命运,这是我的轨迹。在你死去的时候,你会将我的孤独还给我,这真是太恐怖了,血腥又诡异。我的孤独,失去了它的前任主人,将会连续不断的发出不洁的哭嚎声,令我无法忍受。
这就是我所恐惧的,Caleb,这就是为什么我拿起了你留给我的那碗白酱意面,将它扔到了墙上,离你的脸只有一点距离。我并不为你向我大叫感到悲伤,我很高兴你这么做。必须要这样。我们不是敌人,Caleb,不不。我深爱着你。比你所能知道的还要深。Caleb我是你的鹿,而你是我的玉米。
 
Cecil:所有树叶的炽烈闪光令我们震动,晕眩。慢速版本的烟火。或者是最后的火焰留下的疏松的余烬。叶子上面写着如何通过每一口呼气制造出氧气,赋予生命。如何在衰落的荣华中寻找天资,如何通过坠入死亡而重获新生。叶子们知道它们还会再回来的,有那么多东西都会回来的。现在我们回到十月独白。
 
Michelle Nguyen:我有一首喜欢的新歌,但是我不想告诉你它是什么。我觉得这会有点尴尬。通常我很喜欢讨论我喜欢的音乐。那个夏天,我沉迷于Saint Vincent的最新单曲。那首单曲是一个插着三朵蓝色花朵的琉璃花瓶。只生产了一个,而我拿到了唯一的一份。我感觉它非常迷人,但最后那三朵花最后枯萎了。还有那年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着Janelle Monae的那张新专辑。我忘记它的名字了,但是它的封面上是一口井的黑白照片,而如果你不再七天之内和别人分享它的话,你会死。当然没有人死,因为这张专辑太好了,人们情不自禁的要请他们的朋友们来听。
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歌是一个仍旧包裹着塑料包装的空白盒式磁带。它曾经归一个名叫Gray Joy的男人所有。他是个真正的遗产律师,相当成功,但他总是梦想着成为一个歌手或者作曲家。他一直梦想着辞职去写歌,但他从没写出过一首歌。然后有一天,在某种乐观和活力下,他买下了他的磁带,想制作出他的第一个小样。但是一天过去了,然后是一周,然后是他的余生,他一直没有辞去律师的工作,他也从没写出过一首歌。这空白的盒式磁带,仍旧在包装里,储存着他想要写出但从没写出的那些歌的可能性,着比任何人真的写出的任何歌都要更好,更有力。事物的可能性总是比实际的事物更完美。但是,还有一个关键的缺陷,可能性总是完全无用的,而实际事物,虽然是不完美的,但却是相当有用的。
无论如何,我很喜欢拿着Gray Joy从未写下的小样,想象它会是什么样的。等等,抱歉。有个顾客来了。
(门铃声)欢迎来到黑暗猫头鹰音像店。什么?不,不。不。不!不。好的,再见!(门铃声)
抱歉。有些人真是不可理喻。我甚至不知道Taylor Swift是什么。
但是有一首我喜欢的新歌,它和我最喜欢的其他歌都不太一样。它并不符合我对我所喜欢的歌的那种固有的印象。当我穿上我的紧身裤,我的超长袖衫,还有我的超大帽子,人们总是期待着我带来什么。他们期待着我站在前沿。他们期待着我只喜欢那些仍旧小众,或者永远不会流行的,或者那些坦白来说不怎么会弹乐器的乐队。而我现在喜欢的歌并不属于以上任何这些。它很…普通。它很…流行。我不想说它是什么。还记得我只听蜜蜂的嗡嗡声的时候吗?那是个美好的夏天。当然我被叮了一两次或者三十几次。(叹气)等等,抱歉,有顾客来了。
(门铃)欢迎来到黑暗猫头鹰音像店!嘿。嘿!嘿!嘿!嘿!谢谢,再见到你真好。(门铃声)
抱歉。
我已经受够了酷。我一直试着酷,但是但是尝试中就包含了失败的可能性,而我还从没在酷这件事上失败过。但是要反抗这么一个事实并不容易:酷是一个年轻人的游戏。而这并不是因为年轻人比年长的人更好或者更有趣。天呐不是。天呐不是。天呐不是!这是因为酷本身就是年轻人的一种概念性的尝试。酷本身就是对不安全感的一种反射性的表现。你越缺乏安全感,你就越是得酷。这是一种鲜艳的羽毛。
但是当我年岁渐长,我不再需要显眼的羽毛了。我希望舒适的成为我原本的样子,而不用担心外表看起来是什么样。
无论如何,我停不下来的听着Radiohead的《Karma Police》。这是首…好歌,你知道吗?等等,抱歉,有顾客来了。
(门铃声)你!你休想抓到活着的我!(逃跑声)(门铃声)
 
Cecil:丰沛的辞藻,辞藻在落下,飘落到地面上。辞藻在我的脚下层层堆积。它们曾经很美丽,这些辞藻。现在它们开始腐败,开始枯萎,开始发酵,变成肥料滋养新生。滋养着新的辞藻章程大片的段落和章节,但不是现在。那些要晚些时候才来。现在辞藻散落,打着转飘落到地上。在这里,最后一些光辉绚烂的辞藻现在就要在你面前落下了。十月独白。
 
Steve Carlsberg:受到信任意味着什么?我一直都知道夜谷与别的地方不同。从我记事开始,我就能看到它。我能看到没有别人能看到的东西。我孤独的拥有我的知识。知识也许是力量,但力量常常是孤独的。我的祖父知道。他能看出来我就像他一样。
“Steve,”他会说,“我们Carlsberg家的人一直被视为城中的贱民,但他们恨你,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对的。”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常常在晚上坐着听着Cecil的广播。他那时和现在是同样的年纪,而在那个时候他看起来非常睿智。但是我听到他反驳了一些我知道不该被反驳的事情。我听到他掩盖了一些应该被揭露的事情,而我作为一个孩子知道这明显是错的。我还是喜欢他。城中的所有人都喜欢Cecil。你是会喜欢一个你知道干着错事的人的。实际上,这容易得吓人。
受到信任意味着什么?
青少年时期,我开始试着解释我看到的这个世界。我在我的社会研究课上以“夜谷—字面意义上的与众不同”发表一场报告,我准备的内容非常充实。全班同学不约而同地堵住了他们的耳朵。老师不到一分钟就打断了我,紧张的看了监视着教师的八台监控摄像头。
“你想让我们都被杀吗?”老师对我哈气。我还记得他呼出的气闻起来像是Jolly Ranchers草莓糖,而她太阳穴出汗的地方还沾着一团睫毛膏。
“不。”我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不是那种要求一个科学答案的问题。这次报告让我去了一趟校长办公室,然后是再教育营,老实说它并不像它听起来那么糟糕。我是说,没有那么糟糕。它还是挺糟糕的。那是个集中营,用于再教育。
所以,我当然还是从再教育营中学到了一些。我学会了,你由于正确,和由于错误被惩罚的概率是相同的。
受到信任意味着什么?我曾经是个初入职场的年轻人,那是我早已学会了隐藏我对于我这个城市的了解,我学会了握手和微笑,点头和整理领带,所有这些隐藏我真实意图的动作。整个人生是一个解谜游戏,而我必须以一种言不由衷的攻略通过它。
我在夜谷最终银行得到了一份出纳员的工作。我饶有兴趣地研究了这里来来往往的那些城中的居民。我了解了他们的生活,知晓了他们的秘密,他们在日落之前的停车场中低声交易赚了多少钱,停在那里的一辆黑色轿车上坐着他们的管理者,而他们只知道他虚构的名字。但是我无法忘记我所知道的事情,虽然我学会了演出我手里的剧本。我所知道的塑造了我本身。我不能闭上我的眼睛,不能对我所爱的这座小镇的事情视而不见。我爱着这座奇怪的饱含秘密的小镇。
受到信任意味着什么?
然后我和Cecil Palmer,夜谷社区广播主播的家人结婚了!他讨厌我,因为他看不到我所知道的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之后,我的面具终于裂开了一点。我失去了对于隐藏的兴趣。我想要说出真相,而就我所知,没有什么比Cecil更加对此具有威胁了。他的生活和职业生涯全都建立在说出市议会想要的事实这一基础上。或者是含糊的威胁着的政府机关人员所捏造的那些。而我在这,为他指向天空。那些在天空中发光的箭头,虚线,箭头和圆圈。天空是一张解释了整个世界的图表!我试图告诉他,但这只让他更讨厌我了。我想与他分享我是怎样的人,但这只让他跑开了。
Abby听了我的故事,但是她从没有像我一样的对真相的热情。
“让它说谎吧,”她会说,“让它说谎吧。”
但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不能让它说谎,我不能说谎!我们已经这么干了太久了!我们已经让我们的城镇被淹没在重重避讳和残缺真相的重压之下,除非有人能说出他所看到的东西一次,我们都会被这种重压压垮的!
然后一切都改变了。我并非孤身一人。其他人也意识到我们是居住在一个奇怪的地方了。你猜怎么着?我们还是继续存在着。我们的世界并没有仅仅因为我们敢于承认这一点就分崩离析。
我和Cecil现在是朋友了。我没有忘记他是怎么对待我的,但是我理解他,我原谅他。
原谅和理解和遗忘是不一样的。
受到信任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全部。这意味着一切。
 
Cecil:当树叶落下的时候,十月独白来了。所有能说的都被说出了。而所有能说的都还会被再次说出。
 
今日谚语:听着,现在可能一切都看起来很糟糕。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mushroomliang: 2020-10-11, 05:15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0-10-30, 0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