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战锤社区破碎国度系列小说, Age of Sigmar——BROKEN REALMS
fqm
2020-11-04, 09:06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67
   16

Group: Speaker
Posts: 84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Attached Image

痛殴

Bokkrog先是晃了晃脑袋,发出一连串的喀喇喀喇声,接着又挥了挥手臂,试了试他心爱的狼牙棒。整个部落的兽人将他两团团围住,他们大笑大闹的样子如同杀戮得手的wald人猿;唯有萨满依旧保持着平静,从漆成蓝色的面具后面恶狠狠地盯着他。

他的挑战者,长矛Grakka,正用那对长着恶心爪子的长腿在泥地里窜来窜去。对方比Bokkrog要高,生得四肢细长,浑身尽是软骨和肌腱,口感想必一定很糟糕。Bokkrog估摸对手的体重顶多只有自己一半重,毕竟现在Bokkrog从头到脚都披挂着破坏者盔甲[basher-armour]。但是,对手自知比他要年轻,因此显得自信满满,一脸疯癫地咧嘴大笑,Bokkrog可一点都不喜欢这幅笑容。这家伙没准能用手中锯齿状的矛刃刺穿盔甲的间隙,从而结束这场战斗。没准不能。

——————————————————————————————————————

这副尖刺板甲不止一次救过他的命;它的表面映射着一层奇丽的蓝色光彩,部落里的其他人都说它能带来幸运,也许它曾被搞哥和毛哥祝福过。不过,Bokkrog可没感到过什么祝福,尤其是在每天披着它四处步动的时候。这身盔甲绝对得有一吨重,它让他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酸疼不已,尤其是他那只受伤的膝盖。更糟糕的是,他现在感到一阵阵头痛袭来,仿佛在他脑袋中敲响了一连串砰-砰-砰的声音。这也许和他昨晚喝了太多烈酒有关。或者也许干脆只是因为他老了。

那个瘦长的饭桶一边向他扑来,一边挺矛向前。Bokkrog则一边躲避,一边轻蔑地哼了一声。随后,他上前一步想要砸断对手的长矛,但对手矛走游龙,如蛇般迅捷地避开了他手中的狼牙棒。接着对手突然将矛尖向前一突,一下子就刺进了他胸甲和面甲间的缝隙里。矛尖在他的喉咙上撕开了一道大口子。他感到自己的血正缓缓流进锁骨窝里。刚才,若不是Bokkrog在最后关头设法扭过身子,想必长矛已然径直刺穿了他。

让这小子再刺几下,让他开始轻敌。然后我的狼牙棒就能结果了他。

长矛再次刺来。非常快。这一击打中了Bokkrog的头盔,让他的耳朵嗡嗡作响。围观的人群爆发出欢呼声。Bokkrog则猛地发力前冲,不顾膝盖的疼痛抗议,挥舞着狼牙棒发出一声怒吼。Grakka向后一跳,躲到了他的触及范围之外,尽管人群嘈杂,但Grakka还是听到了从他喉咙里发出的喘息声,于是年轻人再次向前刺出长矛。但这一次,却被Bokkrog用空手一把抓住了矛尖后部。接着,Bokkrog使劲一拽,于是对面的年轻人就踉跄着撞上了狼牙棒上的棒头。棒头上的尖刺扎进了Grakka的腋窝,瞬间撕裂了皮肉。年轻人怒吼着向后退去,而周围的人群则爆发出赞叹声。再笑一笑试试,你个饭桶。

——————————————————————————————————————

Grakka转动长矛,以矛柄划开对手的格挡。接着,矛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势扫落,Bokkrog来不及避让,只能挺身硬接。这一击“噹”的一声重重地砸在他的胸甲上,令这块巨大的金属板如铜铃般发出鸣响起来。Bokkrog连忙低头作势向前猛冲,同时张开双臂防止年轻人从两侧闪开。Grakka见状,先是跳了起来,接着一脚踩在对手肩头上,作势又是向上一跃,然后稳稳地落在场地中央,溅起一地泥水。Bokkrog则向前一个踉跄,他不由自主地伸出一只手撑在泥地上努力保持着平衡。一旁的人群冲他大笑起来。他感到有人一脚踢在他腰上,接着他的后脖颈上也挨了一脚。Bokkrog转身咆哮着要向踢他的人挥舞狼牙棒,但他们都早已退回到人群中。Grakka在围观的家伙里有不少朋友。至少有半数和他是一伙的。

此时的Bokkrog咬紧着牙关,怒不可遏。他踏步向前,做好了再挨一刺的准备;考虑到双方武器在攻击范围上相差悬殊,他除此之外也确实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他只需要用盔甲抗住下一次攻击,然后用同样的力道打回去...

Grakka扬起一脚,将地上的泥水踢到他脸上。泥水流进Bokkrog眼中,但是因为戴着头盔的缘故,他根本没有办法去擦拭。双目不能视的他只能凭直觉发动攻击。但是随后,有个快速致命的硬东西砸中了他的膝盖——而且是有伤的那只膝盖。一阵剧痛袭来,他只感觉脚下发软。在这一片痛苦之中,萨满的话语在他头脑中回响。Bokkrog,你连路都走不利索,自己琢磨琢磨你会咋样吧。

接着,他感到喉咙上重重地挨了一脚,颈部的伤口因此重新裂开,他一头栽倒在泥水里。这沉重的一击打得他爬不起身。他痛地叫不出声。随后,又一阵剧痛穿透了他的下巴,那柄致命的矛尖被推着戳穿了他的脸颊。Bokkrog怒吼着抗议对手使诈,但是换来的却是锯齿矛刃毫不留情地撬开了他的面甲。不知从哪里来了气力,他跪坐起身子,擦了擦眼中的泥水,然后正好看到Grakka将手中长矛迎面劈来的样子。啪的一声。

然后他只觉得两眼一黑。

***

等到Bokkrog再次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此时,人群早已散去,他们随意地将盔甲从他身上割下,他们还用匕首在他身上留下成打血窟窿和伤口用来检测其生死。

他做起身,清点着全身上下各处鲜红的伤口。此时,他脑袋里的敲击声比之前更响了——砰-砰-砰——但奇怪的是头痛不见了。甚至连他身上的伤口也不作痛了。事实上,一切正好相反。他的血液在体内迸流,当他站起来时,他感觉全身充满了活力。微风轻抚着他裸露的肌肤。清爽宜人,令人平静。

萨满还留在原地,恶狠狠地盯着他。

“感觉到没?”萨满用嘶哑地声音问到。

“砰砰声?”

“不是声音,是感觉。”

Bokkrog只感觉灵光一闪。突然一股强风吹动了萨满头顶的云层。其中一片云朵看起就像是一个进行冲锋的野猪骑兵,正缓慢地穿过一堵由厚重云层组成的高耸城墙。不。那并非是野猪骑兵。而是某种大的多的东西。也原始的多。

是神明。

萨满一边朝他走来,一边把粗糙的手指伸进装满靛蓝真菌的罐子里。Bokkrog完全被云朵的景象迷住了,任由老兽人将亮蓝色颜料涂抹在他的前胸和脸上。

“时候到啦,对不?”Bokkrog问到。

“到了。”

“他来啦,对不?”

“来了。”

“那,最好上路啦。”Bokkrog脱下身上仅剩的束甲带,接着在营地周围的碎石堆中捡起一根称手的骨棒,然后朝着他脑袋里传来砰砰声的方向走去。至少这一次,他的膝盖不痛了。他觉得...准备好了。

“最好,”萨满一边抬头盯着云朵,一边心不在焉地说到。

——————————————————————————————————————
GW官方开始宣称Age of Sigmar——BROKEN REALMS,这个系列相关的短片故事以后每两周会放1篇。今天是讲兽人的第一篇,这个兽人将要开始一场Waaaagh?或者死在半路?没人知道。
我对中古不是很了解,有错的地方希望指导。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iggrin.gif)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iggrin.gif)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iggrin.gif)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1-01-18, 17:18
TOP
fqm
2021-01-18, 17:15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67
   16

Group: Speaker
Posts: 84
Joined: 2005-11-04
Member No.: 3771


受诅咒的礼物

“Voenthe和她的亲族回来了,大谕者^1,”Siskai说道。

Morathi注意到这位勇士话音中流露出的惊恐之意;这值得玩味,因为Siskai是她最残忍镇静的杀手之一。

“带她们进来,”Morathi说道,她高亢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中。

Siskai刚一拉开地狱之心谒见堂^2的铁门,一道病态的深红色光芒就从外面的走廊里透了进来。大谕者随之就嗅到了诅咒魔法的恶臭。她倾身向前,黑色眸孔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在一名Morathi王室守卫团持刃扈从的带领下,六条身影蹒跚着走了进来。这六人全都披挂着斗篷且佩戴着面罩,尽管王室内庭内火光熊熊,但阴影依然如同流水般在他们轻盈的身形间流淌。暗影追猎者们^3恭敬地跪下身,而Morathi则注意到她们身上缠满了血迹斑斑的绷带,将脸庞和裸露的身体都隐藏了起来。Morathi能够闻到腐肉的气味。

“大谕者,”这群暗影追猎者的首领说道,她身材高大纤细,带着寿衣女王^4的镜子面具。Voenthe的发丝扭动着漂浮身边,犹如她此时正身处水下。“遵照您的旨意,我们带来了Khaine之血”

Morathi嘴角上扬,露出了得意洋洋的微笑。

***

Voenthe做了一个手势,其中一名暗影印记——一位女性,精灵巫女的双生影刺^5正垂挂在她的臀部上——走上前来,她紧紧地抱着一个黑色的水晶壶,双手止不住地打颤。眼前的这个容器散发着红热的光芒,表面布满了交错裂缝, 但Morathi依然感受到了这块空石^6不断外泄的魔力光晕。

“你就给我带来了就这个?”她随即说道。

寿衣女王摇了摇头。两位Morathi王室守卫团的侍卫紧跟着现身,他们边走边拖着一个瘦小可怜的生灵:一个被铁链捆着的人类,曾经是他眼睛的地方如今只剩下两个淌血的窟窿。他穿着巫师的镀金长袍,一对弯曲的犄角自太阳穴处生出。这人口中不断发出窃窃私语和呵呵讪笑,显然有些精神错乱。

“我们是在Varanthax’s Maw中抓到这家伙的。”Voenthe说道。“他是永世神选的污秽爪牙,受命萃取Khaine之血。您手中这个由我们找到的样本正是得自于他。但我必须警告您,夫人,这东西……它相当污秽,并且危险。一滴就能扭曲血肉,而且——”

“这可是全能Khaine的血”Morathi说道。“它的力量自然强大,必定如此,但信众无需恐惧它的神力。”

她伸手捧起水晶壶,感受着壶中之物透过空石容器散发出的灼热。它就在里面,自从听到有关于它能扭曲肉身的传闻以来,她就一直在寻找这种物质——纯净的瓦蓝石^7,融化的八达节点界石。这壶里的东西可能蕴藏着重塑血肉,甚至重塑灵魂的力量。这或许就是她的救赎,她渴望已久的升华之路。

一声突如其来的尖叫将Morathi从她的思绪中惊醒。那名先前呈上罐子的精灵跪倒在地,裹着绷带的双手紧紧地抱着脑袋,并且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哀号。Morathi瞥了Siskai一眼,于是这位铁鳞^8咆哮着冲了过去,猛地将这位受伤的暗影追猎者推倒在地上。接着,这名蛇女^9一把扯松了对方手上血迹斑斑地绷带,但是随后她就一边厌恶地发出嘶嘶声,一边退到一旁。

Morathi走到这名抽搐的精灵身边,歪着头,若有所思地亲自检视着血肉暴露在瓦蓝石下所受到的影响。这可不是什么会令人感到愉悦景象。在这名暗影追猎者的身躯上,从她的臀部一直到脖颈,生出了许许多多张喋喋不休、咬牙切齿的嘴,这些嘴里满是外露的尖牙和猛烈摆动的舌头。这可怜的生物正在自己吞噬自己的身体。

大谕者揭开壶盖,微微向前倾斜壶身。一小滴血红色液滴从这个水晶容器中流了出来,滴落在眼前这名精灵的额头上。几乎就是在一瞬间,这名精灵的血肉如同滚油般沸腾了起来,一股带有硫磺气味的污秽烟气随之充满了整个房间。Morathi目睹着精灵的头骨逐渐融化垮塌,最终变成了一整块不成形的肉团;其上凭空冒出大量布满血丝的眼睛,同时又向外生出许多带刺的触须,正污秽而饥渴地刺探着四周地。

”迷人,“Morathi说道。随后,她向Siskai略一点头。于是,这位铁鳞就上前用手中的蛇形keldrisaíth杖一遍遍地戳刺这个抽搐地怪物,直到对方不再活动才罢手。与之同时,蝮蛇守卫^10也开始上前屠杀余下受到污染的暗影追猎者。这些追猎者只是引颈待割;显然,对他们而言死亡是一种解脱。

***

被俘的巫师开始尖声大笑起来。直到看管他的蛇女在他脸上猛地打了一拳,才令他停止了笑声。他在看守手里瘫软了下来,鲜血从被揍扁的鼻子里涌出。在这群暗影追猎者中,只有Voenthe活了下来。寿衣女王的不透明战争面具完全掩盖住了其佩戴者此时的情绪。

“显然,我们还需要再进行一些实验,”大谕者说道。“需要对瓦蓝石进行一点调整,来抑制它的变异特性。幸运的是,我在这方面有一些经验。Voenthe,告诉我:我们还能找来更多地瓦蓝石吗?”

在作出回答之前,Voenthe似乎略微有些犹豫。“大谕者,瓦蓝石远不止这些。永世神选的手下已经把Varanthax’s Maw变成了一个地狱工坊。他们利用恶魔生物来把瓦蓝石从八达节点地壳下拖拽出来。”

寿衣女王指了指她的人类俘虏。“这个人,他很了解永世神选的计划。他效命于一名叫吞卷者的苍白召唤者^11, Archaon派遣这个可怜虫负责提取这种物质。”

“Voenthe,你为我尽心尽力了,”Morathi一边说道,一边把手搭在这名手上的肩上。

“女主人,我愿为Khaine献出一切。”

“确实,”Morathi说道。

接着,Voenthe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就被一柄匕首就插入了心脏。寿衣女王的尸体重重地倒在地板上。大谕者对必须处理掉这位得力手下感到不胜惋惜,但没有办法,她很可能已经受到污染了,总之,刚刚发生在这些房间里的秘密现在只有Morathi和她的影之子^12知晓了。而她还有众多戴着mircath的暗影印记手下供她调遣。

“现在,”Morathi一边说道,一边转向那个失去双眼的俘虏。“你和我之间有许多事情要谈,人类。就先从这个开始吧:永世神选打算如何利用他所收集的界石?”

“我绝不开口,”巫师格格地笑着,从断牙里发出湿嗒嗒的笑声。“不开口!”

Morathi叹了一口气,说道。”带他去地牢。“

***

最后,囚犯在绝望中交代了全部信息。在从那块呜咽的肉块中榨出每一滴信息之后,Morathi一边擦去仪式刀上的血迹,一边走出了痛苦地牢。

Siskai正等着她。大谕者的王室守卫长莫口不言,不过Morathi能感觉出这名蛇女在谋算着什么。Morathis决定先让这位勇士独自思考一会,于是他们两人踏上曲折的楼梯返回她的私人房间,途中经过一道排满雕像的长廊——都是些手下败将的雕像,全都定格在了痛苦的最后时刻。

“永世神选计划要开启Azyr的门扉,”大谕者最后开口道。“他想瓦蓝石用来腐化那些大门,把它们变成充满混乱能量的传送门,然后他的大军就能通过这些传送门攻入天堂。”

Siskai思考了一会,然后回应道。“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Morathi微笑着说道。“这将是怎样一派有趣的景象呢?但我们不能让它发生。至少现在不能。虽然假装和那个头脑简单的傻瓜平等相待让我感到异常屈辱,但我们现在必须确保同西格玛的联盟。事实上,我相信我们应该加强彼此的联系。而这项情报正好为我提供了这样一个迷人的机会。”

Siskai沉默不语。这种简练的性格正是Morathi看重影之子原因之一。

“我需要更多的瓦蓝石,”大谕者说道。“非常多的。召集蝮蛇守卫,准备启程。我必须立刻同人神谈谈。一旦西格玛意识到这把抵在喉咙上的匕首,他无疑会同Hagg Nar一起并肩作战的。如果一切顺利,他会帮我索取到我正在寻找的东西。然后我们就能开始着手真正的任务了。”


1, High Oracle
2, the Helleheart’s audience hall
3, The Shadowstalkers
4, Shroud Queen
5, the twin sciansá (scian meaning 'knife' and sá being the nominal form of the verb saigh meaning 'stab')
6, nullstone
7, varanite
8, the Ironscale
9, the Melusai
10, the Vyperic Guard
11, the Gaunt Summoner
12, scáthborn (one of whose alternate names is Shadowborn; scáth means 'shadow' in Irish)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qm: 2021-01-18, 17:19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3-03, 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