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咒术,赛特巫术之秘密, 挖坑Akhu(待续)
ObSolitaire
2020-11-21, 20:52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06
   11

Group: Builder
Posts: 62
Joined: 2020-01-28
Member No.: 84908


赛特族巫术之秘密(The Secrets of Setite Sorcery)
苏泰克。赛特。提丰。巨蛇。这些就是我用于表示“混乱”的词语。
——刻茉媞里(Kemintiri),最近苏醒的赛特族长生者
问问血族亲王,她禁止什么氏族的人进城,答案就是:赛特信徒(Followers of Set)。数千年以来即使如此,现在也是一样。赛特族人(Setites)用处不少;他们试着结交朋友,期盼缔结盟约,但没人想在交易之中吃亏。当其他血族跟赛特族人商讨之时,他必须不断发问,“这条巨蛇得到什么,而我失去什么?”
赛特族巫术(Setite Sorcery)——或者说埃及赛特族所认识的咒术(Akhu)——某段时间内为氏族之间搭起沟通的桥梁。随着长夜渐渐逝去,从伊比利亚到君士坦丁堡,在地中海地区,名为艾奇德纳巫师的赛特信徒提供服务。这项独一无二的血魔法——在卓米尔族崛起之前——为赛特族存在增添了些价值,激起各族亲王为巨蛇们提供庇护所,让他们参与王庭的举动。然后便是群王之战(War of Princes),赛特族就通常是不受欢迎的人。艾奇德纳巫师消逝在人们的目光之中。赛特族巫术赋予的力量不再为其他氏族所用。赛特信徒像是在保卫他们的力量,这意味着赛特族巫术限苏泰克的忠诚派使用。不过,巫师的残余正进行一场运动,要在自己灭绝之前将自己的知识传播出去。
在大无畏的血族秘密探寻者之中,赛特族巫术存续的希望犹存,但有迹象指出埃及赛特族正听从自己莱宾兄弟的话,要将这项血魔法限制起来。莱宾赛特族的企图是个谜团,但结果就是他们跟埃及苏泰克神殿越走越近,在不断提供并听取谏言,然后心怀新生的烈焰之志朝南而去。“赛特族巫术”命名错误。赛特信徒们创立了这项律能,但巫师们对他们崇拜风暴之神的兄弟可不算喜欢。对这项律能知之甚少的氏族意淫出它是一种完全用于奴役无辜之人与敌对分子的血魔法,强迫他们为赛特服务。这项律能的真正起源,应用与因赛特族裂教者——其他氏族称为血系——而来的分化止息了前面那种流言蜚语,但少有人深入发掘真相。

巫师之冬
你们毁灭我们不过是因为我们的预言千真万确。你们大可杀掉我们所有,但我们会将岁月的智慧传授给艾奇德纳的每位孩子;耶梦加得的每位孩子;达伊提耶的每位孩子,对,可还有你呢。所有人都将知道真相,然后对此惊恐万分。
——俄菲翁尼斯四世Ophioneus IV,艾奇德纳巫师,雅典亲王之总管
艾奇德纳巫师是最为强大的咒术使用者,尽管在公园1244年他们人数开始凋零。因为他们与提丰系赛特族的联系,他们不被信任,而上个世纪凌虐赛特族的氏族内战一直持续到了今夜。巫师们是技艺高超的神谕者,他们预料到了背叛的到来,清洗他们支派的动乱。他们预言到了他们埃及兄弟消灭自己非正统的巫术资源的企图,还有留着交还给埃及,大祭司的企图。一场正在进行的挣扎折磨着氏族,但让艾奇德纳巫师离开自己血中的珍贵魔法极其困难。黑暗时代下戈尔贡尽全力教授赛特族教派关于他们律能的技艺,还传给了自己的刽子手。
在巫师的教导之下,埃及的正统赛特族研究并施展这种隐晦的血魔法,作为追寻,联络自己氏族创始人的手段。籍由拉撒路派卡帕多奇亚族的支持,他们将此项律能扭曲为残缺形式的生命之咒。在诺斯人的行列之中,屹立着耶梦加得之殿——以尘世之蛇的传说为内在之力的一撮术士,以及将自己的力量赋予子嗣和仆从的能力。君士坦丁堡为蓬勃发展的犹大之子提供了温床,他们基于堕落,诱惑,腐蚀和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原罪。印度门格洛尔的达伊提耶和曷萨拉帝国似乎用巫师的魔法扭曲将自己的信仰变为了另一种血魔法。努比亚起源的赛特族莱宾操持着自己的赛特族巫术,主要是和百神沟通,在摩加迪沙城内集结力量。
以上每条血脉——还有更多的——都截然不同地使用赛特族巫术,召唤不同的恩主,以各异的恐怖方式生效。艾奇德纳巫师就要这样的结果。他们知道提丰的背信弃义。他们努力对抗命运的同时,也在狂热地传播数个千年以来塑成的血魔法,来保证氏族——无论何种代价——面对列位古神(Aeons)的奴仆时,面对始祖的反复无常时,能够坚强。
赛特族间差异极大,许多人具备的狂信都是给自己文化中的神明。咒术使用者利用并转化吸血鬼的信仰之力。信仰致使献身;献身引起盲目的狂热;狂热引起混沌。研究此项律能的血族学者描述其将混沌锻造为工具——进犯,引诱或是转化的工具。这项血魔法编制起道德与法则,每个教派的成员都宣称自己出类拔萃。
知晓巫术的赛特信徒认为自己超乎寻常。各异的信仰很难意见一致,但巫师们以赞同的关系为不同的信条提供建议。每个人相信自己是正确无疑,故而他们走向不同的旅途,彼此之间相互斥责为异端,只因与自己的信徒相悖。他们向诸神的献祭与祈愿让他们在共同的恐怖目的下得以统一。
他们的巫术将使氏族强壮。他们的巫术将发现创始人所在之处。他们的巫术将取悦创始人,让他永远爱着他们。如果这个目的不得实现,他们疯狂的创始人必将吞噬他们所有。
艾奇德纳巫师相信他们还能存在的夜晚屈指可数。大祭司们极其反对他们的预兆,希望能在这条血脉让其他赛特族教派确信——苏泰克的轻蔑——之前清除他们。末日在即,戈尔贡们甚至更为卖力地散播知识,进一步分裂了旁人认为坚不可摧的氏族。

异端同情者(2点社交类优点)(Heretical Sympathizer)
你是一位艾奇德纳巫师的保护者,或是拥有他们大量的知识。无论你出于利他或是利己,你都很可能从氏族永远的支持中获益,赢得正统派长久的猜疑。取决于让你获得此项力量的情景,你可能通过出卖你手底下的戈尔贡来博取利益,赢得埃及赛特信徒的认可。

受大祭司通缉(4点社交类缺点)(Hunted by the Hierophants)
赛特族声称自己的宗教摆脱了教条与调教。大祭司们公开支持,然后碾碎那些想要从苏泰克的信仰之中变节的人。不论是身为艾奇德纳巫师,还是他们的志愿者,甚至仅仅是脱去了苏泰克枷锁的赛特族人——大祭司对你的决心很不高兴,要把你揪出来,不断送出赛特族战士让你屈服(译者注:见V20现代版本,V20黑暗时代赛特族祭司自己训练的卫队,不要和V20黑暗时代的格利孔战士混淆)。根据你犯下罪恶的多少,他们可能想抓到你然后带回埃及,或者就地正法。大祭司不会容许渎神之事,在你忏悔或者终死之前不会把你移除清单。说书人应该让这位吸血鬼的生活多多陷入被害妄想,和几乎永恒的威胁之中。

艾奇德纳志愿者(3点超自然优点)(Postulant of Echidna)
你在某个艾奇德纳巫师手下受教。这项优点让你能把赛特族巫术纳入氏族异能,取代一项其他氏族异能。如果你游离于赛特族正统之外,你将发现自己被通缉要强行皈依,或者被同族人摧毁。绝大多数的艾奇德纳志愿者在导师背景上有好几点,代表戈尔贡导师,而缺少导师可能意味着导师毁灭了。这项优点主要为赛特族所拥有,但有传言说艾奇德纳巫师将知识教授给其他氏族的吸血鬼。

咒术Akhu
巫师的知识之下尚有未发掘的广大空间。据说他们有十多条卓米尔称为“道”的法术,而现在因为律能的传播而流传更广。赛特族巫术围绕赛特信徒所崇拜的诸神,多种魔物被认为是他们支系的。大部分来说,每条道都专注于一种独特的信仰。赛特族可以用巫术将某人的身躯变为接近自己神明的偶像,侵蚀敌对宗教的信条,或从其他信仰中窃取夺目的神迹。艾奇德纳巫师在许多道的基础之上,为各大教派提供建议,给他们这些学生足够的材料来创作自己的巫术。
系统:学习赛特族巫术的吸血鬼通常学习天气之力(见V20黑暗时代第298页)作为基础道路。他们的第二道路通常来源于以下几条,或者卓米尔族魔法的变体。学习他们的力量和奇术相同(见V20黑暗时代第297页)除了在使用神秘学的地方,用神学替代。

冥界之启示The Revelations of Duat
赛特诸子对冥界的认识将我等引入他们的怀抱。他们的信仰促使他们学习死亡与重生的启示。在他们门下我们研究。我们观察。我们学习。
——拉撒路Lazarus,流亡的卡帕多奇亚族长生者

生命之咒是赛特的古之大敌,奥西里斯的崇拜者的权利。虽然艾奇德纳巫师难以复制此咒,他们早就以一条咒术道路铸成了它的第一步;称为冥界之启示。在他们教授完从塞加拉到卢克索的正统赛特族之后,戈尔贡们突然放弃埃及撤回希腊。他们离去的缘故任由旁人胡说,也得是由知道他们的人。
在戈尔贡离开埃及,很快,拉撒路教派的卡帕多奇亚族前来向赛特族的卡帕同情者寻求庇护。赛特族中看到冥界之启示前途的见习者转向了拉撒路之子嗣,来进一步学习。结果就是这条道路是赛特族巫术与死灵法术赠礼的杂糅,经常由赛特族具有,还有那些愿意献身于死亡研究的卡帕多奇亚族——至少是愿意向阿努比斯或是哈迪斯口头效力的人。

• 胡狼之视界 Sight of the Jackal
•• 秤量美德 Weigh the Virtues
••• 法老的守卫 Pharaoh's Sentry
•••• 灌注阿努比斯之恩赐 Imbue with the Grace of Anubis
••••• 生命巫术 The Sorcery of Life

待续

伊甸之启示The Revelations of Eden
你的幻梦只会是巨蛇之梦。
——卡伊'塔尔Khay'tall,君士坦丁堡之蛇Serpent of Constantinople
该隐子嗣知道赛特信徒们具备卓越的骗术与操纵技艺。而没人比君士坦丁堡之颓废者the Decadents of Constantinople,或者说犹大之子the Children of Judas,更为名副其实。因为大祭司们认其为异端,而在神蛇巫师完全沦亡之后,有怀疑说犹大之子就会是大清洗的下个目标。
无论理念为何,他们共通的迫切使得艾奇德纳巫师对这帮颓废者进行速成辅导。卡伊'塔尔的派系从没求过他们的援助,但在卡伊'塔尔自己毁灭之前迎接了他们;紧接着艾奇德纳巫师的离去,他的赛特族信徒马上开始驾驭伊甸之启示。
它的核心就是一条简单的道,伊甸之启示击碎受术者的意志与信仰,为伊甸之蛇,苏泰克,或是由术士自己来选的那位神,留出信仰的空间。这条道中的终极腐蚀,随着绝大多数受术者向它最终的屈服而一起显现。一如威仪,这项律能在对象身上激起一种满足与欲望之感。
系统:一个成功足以腐蚀掉受术者一点当前意志。每个额外成功则继续移除一点当前意志——伴随此道授予的额外效果一起产生作用。这些额外效果不互相叠加。受术者可以尝试用意志检定(难度6)抵抗此项律能。术士自己的大失败使得受术者恢复所有当前意志。受术者的大失败致使自身一点良知/坚信的损失。这些力量不能直接消耗当前意志点进行抵抗。一切的损失都为永久效果,只能通过要对此负责的赛特族术士的沉睡,或者终死,得以解除。
• 移除一点当前意志,一点(永久)意志。
•• 移除一点当前意志,一点心路等级。
••• 移除一点当前意志,一点自控/本能点数。
•••• 移除一点当前意志,给受术者选个新的表性。
••••• 移除一点当前意志,给受术者选个新的本性。

尘世之启示The Revelations of Midgard
教会即是家庭。家庭即是一切。耶梦加得还在衔着自身之尾来维系世界,而我们奉献自我,保持家庭人丁兴旺。
——伊拉·奥拉夫达特Edla Olavsdatter,耶梦加得之殿女祭司
待续

• 授鳞 (Bestowment of Scales)
•• 为耶梦加得受难 Suffer for Jormungandr
••• 衔蛇之尾 Swallow the Tail
•••• 尘世之蛇之轮回 Cycle of the Midgard Serpent
••••• 阿波菲斯之变形 Apep's Transformation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ObSolitaire: 2020-12-05, 23:18
TOP
ObSolitaire
2020-12-05, 23:18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06
   11

Group: Builder
Posts: 62
Joined: 2020-01-28
Member No.: 84908


更新,未完待续……
TOP
河伯大君
2021-01-24, 21:46
Post #3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467
   46

Group: Avatar
Posts: 1090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建议发翻译帖写清楚是哪本书,最少要有个书名,能附上WW编号更好。还有章节或页码。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9-17, 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