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图灵测试
Facedays
2021-01-06, 01:0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67
   7

Group: Builder
Posts: 15
Joined: 2020-10-30
Member No.: 90123



被他人模仿,人类就会感到恼怒。那如果被复制,人类又会怎么想呢?


少女醒过来了。
她的第一反应十分糟糕,因为身体上的所有感官都在提示着她一件事情,呼吸的窒息感,视野的扭曲感,肌肤的挤压感指向着她溺水的现实。溺水的时候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着急,放松你的身体让水的浮力将你带离险境,这也是游泳学习中最初的学习,当然不排除有些人游泳的最初学习是从能有踏入泳池的勇气开始。
可溺水这件事无论你是否拥有勇气,作为意外的它降临到你头上的时候只能接受并尝试摆脱它。纵使视野充斥着暗黄浑浊浓厚的液体无法从光来探知当下的情况,但她仍保持冷静没有挣扎,放松自己身上的每一块肌肉尝试让水将她托起。
她并没有飘起,身后有一股拉力扯住了自己,就像是决定投河自尽的人会在自己的脚踝上绑上一大块石头,她的脊椎上有明显拉扯感。原本被理性压制下的原始恐惧卷土重来,她慌张地伸手去抓取自己脊椎之后的东西,却在伸起手的时候肘部撞到了坚硬的玻璃璧,发出了咚声,使得原本平静的溶液涌起了一片波澜。
我被关在了一个玻璃舱里。
这里面灌满了不知道什么东西。
我死定了。
少女脑中快速涌现出了这些想法,在刚刚结束昏迷的时候,她还没有想起自己的名字,没有想起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没有任何和当下情景不相关的记忆,她醒来的最初感受就是自己快要溺死的这个现实。
真是可怜,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能她做的也就只剩下一件事了。
少女猛地向前打去,虽然她使足了劲却在液体的阻力下动作仍像是慢速播放。玻璃仓又响起了相同的咚声,可这一点力道,坚硬的玻璃璧并没有也不可能受到任何破坏。第一拳是最有希望的一拳,在那一拳宣告无效后之后的挣扎就只是徒劳而已。随着体内的氧气逐渐耗尽,不受身体本能控制地张开自己的嘴,黄浊色的液体灌入她的肺部,视野中涌起了大片的气泡与侵浊身体的阴寒提示着她这一点。
意识开始重新变得模糊,紧握着的双拳慢慢松开,身体的操控权被一点点地剥夺……
死定了。
少女重新陷入了昏迷。


失重感。先于其余的感官传递而来的信息,身体尚未恢复知觉,便传来了天地颠倒感,这是从什么地方摔下来的感觉,此时意识尚未接管身体的操作权,全权由本能反应自动操作。少女脸侧着趴在钢铁地面上抽搐着,口鼻处不断涌出浊水,伴随着噗呲与干呕声。感官从此开始逐渐复苏,耳朵开始传来轰鸣声,从虫鸣大小逐渐放大,最后像是飞机在面前启动时的发动机一般,这是自己的心跳声,它在为她的死里逃生而雀跃不已、欢歌载舞。
少女捂着像是摇滚乐手的鼓面震动的太阳穴,咬着牙皱眉尝试站起来,从体内排出的液体让自己险些打滑重新摔回地上。能再度站起已经非常不容易,若是摔倒,她肯定会再一次昏过去,被这个小水潭溺死。


“11号培育体培育完毕,请在此确认以进入下一个流程。”
“11号培育体培育完毕,请在此确认以进入下一个流程。”
“11号培育体培育完毕,请在此确认以进入下一个流程。”
…………
少女开始确认这个房间的周遭情况,这是一个通体由暗蓝色的金属构筑而成的房间,墙壁上有些许凹槽呈一定的间隔排列开来,不知名的光源为这个房间提供充足的照明条件。在房间的正中央有一个立着的巨大玻璃舱,与天花板有众多粗大的传输管道相互连接,应该就是先前关着自己的那个,而就在刚才这个类似于培育舱的舱体自己打开,自己直径摔了出来,在冰冷的金属地面上捡回了自己的性命。
在培育仓的一旁有一根纤细的支柱,上面有一个操作平台在不断地重复着冰冷的机器提示声,如果自己不走上去看看发生了什么,那它会一直响到地球爆炸才是。
少女走到了操作平台旁,上面简易的UI操作界面显示着它语音提示的讯息,下边有一个【确认】的下一个操作方框。略微思考后还是点击了方框,她并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能去做。
“确认完毕,请在此等候刘博士的到来,莲女士。”

操作平台发声后延伸出了一个抽屉式的方盒,里面放着整齐折叠好的衣物,在少女取出这些衣物后便熄灭消失,重新收回了方盒。

莲?这是在称呼我吗?
少女身上的浊黄色液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蒸发消失,一边思考着这个名字的含义,少女换上了这身制服式的服装。内衣是朴实无华的基础款式,上身则穿着蓝白色的胶质圆领T恤,下身也是同样说不上名字的长裤,没有镜子确认自己形象的少女并不知道是否合身。
在她还在努力使用尚未从溺水后遗症恢复的大脑回忆时,这个金属房间的房门自动打开,一名穿着宽大白袍,脸上布着些许胡渣一副五十余岁模样,差点把我是科学家写在脸上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两名穿着和你同一款式服装的男人,他们抬着些许器材,你能认得出来其中有呼吸用的面罩。
“成功了?”领头的男人在看到少女的瞬间表情快速地变化,像少女是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一样,这让少女感到些许难受,“莲清,你醒过来了!”
少女不安地向后退了一步,双手不自觉地放在身后紧张地勾在一起,这样会让她拥有一些自我创造的虚无安全感。
“抱歉,现在的你应该还没有相应的记忆才是。你们两个可以先离开,莲小姐她不需要这些器材了。”男人示意身后的两人向后退,“我是刘百易,先告诉你的名字,人们最重视的都是这些独属于自己的东西。你的名字叫做莲清,先放松下来,再听我慢慢跟你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我的名字是莲清?”莲清反问了一句,“莲清,莲清,莲清……我明白了,你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像是拿到什么新玩具的孩子要好好把玩一番,莲清快速地叨念着这个名字,将其牢牢记住。
“是的,莲小姐。”刘百易向莲清稍稍鞠躬,恭敬的姿态让莲清稍稍有点不知所措,“我是您的医师,同时也是您公司的Ai研究部部长。在这里说明并不方便,还请你和我去复建区进一步地向您解释。”
“我知道了。”
没有更多的选择,莲清只能忐忑不安地跟着刘百易走出这个令她更不舒服的房间,比起外面的种种未知,这里面的氛围更让她难以承受。



说是复建区,可事实上这里没有莲清想象中各种各样复建器材,相反这里只有一对简单的金属桌椅。在来这里的路上莲清感觉自己并没有离开过那个房间,这里的走道也是相同的金属材质,没有一扇窗户,光源依然只有墙壁上一段段凹槽。穿过了一扇扇自动门,路上遇见了一个又一个穿着胶质制服的工作人员与白袍的研究者,他们都像是从同一个模具中制作的克隆人。
“在开始说明之前,我可以先询问您几个问题吗?”刘百易坐在了桌子的一边,示意莲清坐在他的对面。
“可……可以,只是我现在依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没关系,只是几个简单的问题,按照您的第一感觉进行回答就行了。”
“明白了。”
“那现在开始,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是的。”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唉?是的。”
“请再次回答,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你不是……”莲清顿了顿,“是的。”
“好的,您这一次的图灵测试依然没有通过,恭喜您,莲清小姐的克隆Ai。”刘百易笑着说,他的语气之中是衷心的祝贺。
“克隆AI?什么?”莲清又一次不确定地指着自己问道,“我吗?”
“是的,您是依照莲清小姐所仿制的智能AI,在莲清小姐处于假死的植物人阶段时期将会扮演其替身形象。”
“你在说些什么……我是复制人的意思吗?而且图灵测试什么的,测试的结果不应该我是不是人类吗?”莲清的认知开始有点错乱,她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问起比较合适。
“人类的语言比起数据的编排显得贫乏,跟真实的记忆相比更是拙劣,让你直接进行体验会快得多。这是原本就为您准备好的莲清小姐的记忆备份,现在请您读取其中内容,省去听我这个老男人废话的时间吧。”
刘百易从胸前的口袋中取出了一张芯片,从桌的一端推送到了莲清的面前,莲清伸手将其挡住用两指夹起。那是一张轻薄的金属芯片,上面裸露着暴露在外的电子线路,错乱又显得有序的线路让它有一种怪异的美感,犹如一件艺术品。
“你给我这个,我也没有相应的设备……”莲清看了芯片一眼,随之疑惑地抬头问道。
刘百易撩起自己侧脸的鬓发,虽然不大,莲清依然注意到了他要向自己展示的装置。在他鬓发之下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凹槽,恰好就是自己手中芯片的大小,莲清下意识地伸手抚摸自己脸上相同的地方,果不其然。
“把这枚芯片插进去,它会告诉您所有应该明白的东西。”刘百易伸出了手,摊开手掌作出了邀请的动作。
莲清抬头看了一眼刘百易,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芯片,既然自己的身上有插入芯片的凹槽,那还会有什么更疯狂的事情吗?既然身上已经有相应的装置,既然自己能做,那莲清便想不到任何不去做的道理。可她仍然不愿意去做,就像是“下载”键越大,它看起来就越不安全一样。
她插入了芯片。



莲清是著名的跨国科技公司“天堂”的重要股东之一,“天堂”是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的超级巨头公司。也许在过去对于现在这个时代的幻想是在宇宙中的乌托邦。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人类和宇宙的距离更远了,过去的悲观者幻想成为了现实,技术成功地控制了社会。巨型企业往往身为科技发展的推动者,这些企业在各项领域实现或近乎实现了完全垄断,它们被视作超越法律的存在,可以无视法律,甚至可以修改法律来满足自己,有时候它们甚至拥有自己的私人重型武装,其权力在事实上已经等同了政府机关。原本受国家控制而井然有序的体系,变成了如今资本至上的世界。
莲清依靠着独属于自己的手段登上了世界权力的巅峰,她在公司中负责的最大板块是关于智能AI的研发,被称之为天堂中的女皇。研究部门在不断开发AI潜力的同时要警惕其可控性。每个人都知道阿西莫夫的三大定律,把人工智能锁死在限定的区域保证人类社会的延续,即使现在的世界中利益高于一切,但生存仍然是隐性的首要任务。
他们会组织相应的图灵警察,在发现超出人类控制有过强自我学习能力的AI之时对其进行制裁,用最快的速度将其扼杀在成长期之中防止“天网”之类的科幻玩意出现在世界之中,防止他们把落后的人类屠杀殆尽。
但在技术有条不紊地发展之时,莲清遭遇了一场意外成为了一名植物人,在没有相应的继承人出现之前,先前遗留的应急计划发挥出了其作用。在莲清昏迷时期,他们会利用现有技术克隆出一名莲清配备相应的AI大脑,植入莲清的记忆讯息作为其代理人活动,并不间断地对其进行图灵测试。纵使拥有莲清的记忆,但大脑深处的神经元等场所想做到一比一的复制是不可能的,也就是真正的克隆人是不可能出现的,这些克隆者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莲清,他们不会拥有真正的自主思考能力从而无法通过图灵测试。
她不应该叫做莲清,应该称之为代理莲清,而她的本质就是一名仿生人。


“不需要我太多的说明,您已经明白当下的情况了吧?”刘百易的手在代理者面前挥了挥,将她从记忆漩涡中拉扯而出。
“嗯……啊!”莲清猛地回过神来,“我明白了。”
她确实是一个冒牌货,真正的完美克隆是不可能出现的,大脑神经元中细节到每一处间隙都是一个人独一无二的东西。纵使现在涌现在她脑中的记忆是如此的熟悉,但她明白这些记忆始终不是她的,就像是脑中浮现出了一座图书馆,可翻开里面的每本书都注意到扉页上都签着别人的名字。
“纵使您只是莲清小姐的代理者,但所有人依然会给予您以相应的尊重,在我们眼中您就是莲清小姐本人。”刘百易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向你深深地鞠躬,“再一次说明我的身份,我是您的医师,同时也是‘天堂’的Ai研究部部长,在这之后会协助您进行莲清小姐的日常行程。”
“那有劳于你了。”
“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向您进行说明,关于先前的图灵测试……”刘百易向莲清说明了对她来说无比重要的事情,“请您在之后的测试也要保持第一反应的回答,可能您没有察觉到,在您身上有各种各样相应的体感器以检测您的回答是否发自真心或经过思考。一旦发生任何不在允许范围内的行为,您将会成为新的经验。”
“我是第十一名?”
“是的,您是先前十次经验的结合体。”刘百易仍然笑着,先前他的笑让人感到谦卑,但现在让莲清感到恶心,“可‘经验’只是名字比较好听的‘失败’。我们不希望会出现第十二名。”
“那么先前的十个人呢?”
“别担心,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仿生人成功通过图灵测试。一会你就能见到前面的十个机型,你们将会一同协作,共同扮演好莲清小姐的角色。身为这个星球金字塔顶端的人类,莲清小姐的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她是第十一名仿生人。每一个人在出生时意味着他同意了自己并未阅读过的人生条款和条件,但对于莲清来说,她或许就没有拥有过。当人突然暴露在真相之中,了解到自己认知之外的事物,一般会呈现两种状态,一种是呈现出极大的攻击性,一种则是置之不理,莲清是后者。
现在让我们改变称谓,她已经不再是莲清,而是十一号莲清仿生人,叫她十一号就行了。


“那么让我们马上开始下一项测试,可以吗?”
“请开始吧。”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是的。”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是的。”
“请再次回答,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是的。”
“请您继续保持,千万不要通过图灵测试。否则会浪费一件公司的制服,以及一大笔的培育费用。”刘百易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包裹,在十一号面前将其打开,是一件宽大的棕色风衣,“这是莲清小姐常穿的衣服,或许您也会喜欢,这是您通过第二次图灵测试的奖励。”
棒极了!第一次测试未通过给她的是莲清的记忆,第二次测试未通过给她的是莲清的衣物,第三次测试未通过会给她什么呢?将莲清的配偶许配给她吗?可惜的是莲清并没有所谓的配偶,她终生未婚。
“你把它揉皱了。”虽然她这样说,但仍抓住风衣的一角猛地掀起,像是一阵风一样卷在她的身上随之披上肩头,这是莲清的穿衣方式。
“您会是一个最为完美的代理人,先前还没有人这样,她们都老老实实地把手插进袖子里。”刘白易拍手喝彩,夸张而又浮夸。
“接着我需要做些什么?”十一号穿上这身显得过于宽大的风衣,传递而来的是难以言喻的熟悉感,纵使脑中记忆图书馆的书都写着别人的名字,但十一号仍然将它们全部读完了。
“马上就有一场会议,您需要坐在莲清的位置上,关于会议内容的文件我已经提前为您准备好了。您担当的职位是代替莲清前去谈判桌,为整个AI部门争取更多的利益。”
一叠摆放整齐的文件从桌上推过来,莲清将文件翻开开始快速地翻阅。
她明白这间复健房为什么没有所谓的复健器材,对于任何病症,与人面对面的交流永远都是最成功的康复方式。


十一号从这间研究所地底最为深处的培育舱中摔出,只过了不到两小时的时间,便搭乘电梯抵达了大厦的顶层参与股东大会决定一座城市中半数以上平民的福利保障问题。十一号最开始称呼平民为市民,但董事会其他的股东不少侧目向她投来古怪的目光,就像是她在这个会议上说自己昨晚看的某部肥皂剧的情节一般。
“是庶民。”有人在她耳边轻声说。
“半数的庶民。”十一号反应过来,地清了清嗓子,改变了自己的说法。
发言结束之后,她想转身感谢刚才提醒她的人,可刘百易并没有坐在她一旁,大会上相隔最近的椅子也有三米的距离,她身边空无一人。
“我在这里。”在他的另一侧那一个声音又一次响起。
那人像在戏弄自己一般,十一号转头看去,随即死死地闭上自己的嘴巴以免自己会叫出声来。天堂公司的女皇可不会在会议上发出惊叫,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只是她拙劣的代理者,即便是自己就坐在自己的身边。
在十一号的身边坐着她自己,身上穿着完全一致的服装,只是与其做对比,自己就像是偷穿母亲的礼服故作成熟的高中生。即使她们连衣服的扣子都扣在全然一致的角度,但她就是向莲清展示了气质这种飘渺虚无的东西究竟为何物。
因为她的出现,十一号更确认自己的称呼应是那个单纯的数字“十一号”,只有这个少女才称得上“莲清”这个姓名。
“你是谁?”十一号悄声问道,“为什么你会坐在……算了,你是谁?”
“你知道我是谁,为什么还要明知故问?”莲清轻蔑地笑着,“记住,不要询问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这只会让其他人认为你是个孩子,要不然就是凡事都要确认三次从而错失良机的蠢蛋。”
“你是莲清……为什么?”
“我是你的臆想,幻觉?随便你怎么称呼,总之你能够发现我并没有坐在这里,要不然这一桌子的人一半以上的家伙得被气晕。”莲清手中出现了一只细铅笔,在她手中打转,“当然的吧?这点谁都可以发现,根本用不着我来解释,这世界上可不存在所谓的鬼魂。更何况我也没死。”
“但是……为什么?我是说,你是我,我是你,你是的我的妄想,那就是我创造出你,可我为什么……”十一号有点语言絮乱,她的表现还算是不错,正常人遇到遇到这种情况第一反应是揉眼睛,随后就是尖叫。
“你创造出我是因为你需要我,就像是我刚才纠正你对那些庶民的称呼一样。女孩,你可没办法应对我所要应对的情况,你还没准备好做我的代理所以只好创造出我来替你代工。”莲清的铅笔还在打转,但她似乎感到十分无聊,打了一个哈欠,“你拥有我的记忆,可开卷考并不能让考生拿下满分,对于不学无术的家伙来说开卷考和闭卷考可没有区别,说得就是你这个家伙。就比如现在有人要想你发问,你要怎么回答?”
在十一号与另一个并不存在的莲清窃窃私语时,会议上的交锋已经开始了。
“莲清小姐,或者说她的……代理人小姐?”有一个声音浑厚的男子,坐在十一号的正对面,他板着脸就像是十一号把他家所有的车都划了个遍,“能请您告诉我们关于AI部门所承诺的为安保部提供的协助吗?为了您一年前的诺言,我们拨款了百分之二十用于AI研发,可您却遭遇了车祸,直至现在才有了一个代理人站到台前来好好回答我们的问题。难道说莲清小姐是因为无法给出一个合适的答复,采取的迂回作法?”
“在你提出这些所谓的质疑时,请先管好你的嘴巴。”刘百易训斥道,他永远都站在莲清这边,十一号明白这点。
“我……”十一号张开嘴,嘴唇稍微有点发颤,正如莲清所说,她就像是开卷考的差生,现在正在翻阅着那如同小山一般的学习资料寻找答案。
“请给我们拨款今年利润的百分之三十。”一旁的莲清说。
“啊?”十一号转身看她。
“请给我们答复,请代理人不要东张西望。”男人注意到十一号的失神。
“重复我的话,傻逼。”
“请给我们拨款今年利润的百分之三十。”十一号突然冷漠地说,这并不是在答复而是在命令。
她只是在重复一旁莲清的话。
“开……开什么玩笑?”男人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十一号所展现出来的姿态让他不安,“昨年的拨款你们还没有给出任何成果,现在还想要申请到更多的经费?”
“研究正处于关键时期,我的存在就是其证明本身。并且除去你们中间一层层的揩油行为,到手那点经费根本不足以我们完成研究。研究进行到现在我做梦都在偷笑,如果真的存在神我想那肯定是他的功劳。”十一号没有反驳,而是在陈述某些现实,这比像是市场奋力叫卖的辩驳更为有效,这个世界并不是谁的声音大谁就能取得胜利,“如果你们不愿意拨款,那么我倒是不介意曝光出我收藏的那串名单,包括向市场兜售过低价毒品以捞取利润却破坏市场这些事。我也想从里面捞点油水,当然不是用于地下竞技场赌博,而是我们的实验实在是缺钱。”
在自称为幻觉的莲清帮助下,十一号在会议上大放光彩,为整个部门争取到了更多的资金。但若她真的是自己的妄想,那我应该是自救,天佑自助者,十一号这样想到。


会议结束后刘白易便领着十一号去了她的安置所,在会议上她是掌握智能科技命脉的莲清股东,在会议之后,也就是在她的责任之外,她只是无足轻重的莲清仿生人十一号。就像是流水线上的零件,如果不再它应该在的地方,那么这块零件便一文不值。
而这个安置所就是拼凑成莲清这个人物零件的聚合之地,一推开门十一号便看到了其他十名莲清,她们穿着完全相同的蓝白色的胶质圆领T恤,这是天堂基础员工的统一着装。
“各位小姐,看这里。”刘白易拍了拍手将所有仿生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这是你们的新同事,莲清仿生人十一号。请好好相处,详细的规章制度你们来告诉她就行,最能理解你们的人就是你们自己,毕竟你们都拥有着一样的模板。”
说罢刘白易便关上了房间门,将十一号与其他十名或坐或站或躺的仿生人留在了同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算得上宽敞,通体狭长的规划,两旁摆放着三张双层床,床与床的缝隙之间插放着相同款式的柜子用于整理所需的物品。在房间的尽头应该是卫生间,虽然十一号还没有进去,但那肯定不会小,毕竟需要满足十一名仿生人的日常需求。
在十一号还在观察四周的情况下,一名仿生人便走到了她面前,向她伸出了表示善意的手。
“我是一号,负责的是莲清的书文攥写工作。”
“我是十一号,负责莲清的会议参与工作。”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块,产生一种诡异的感觉,十一号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左手和左手相握。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没有人能有两只左手,除非他的基因的排列上出了某些差错。纵使对方是带着善意,但十一号却生出莫名的厌恶,如果这真的是自己左手握着左手,那么肯定是自己出了问题,而没有人喜欢自己出现问题。
但十一号很好地压制下这股感情,稳当地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
紧接着就是每一个仿生人相续前来为十一号介绍其自己的编号,以及她们所负责的工作,看来这是迎接每一个新仿生人所必需的流程。让人最难以接受的莫过于每一个都有着一样的面庞,有着相同的嗓音,与一号相握时产生的厌恶感,十一号重复了整整十次。
她想起了刘白易所说的十次经验,经验是失败好听的说法,这句意义不明的话在她心中重复了一次。
在做完自我介绍,并指出了十一号的床铺与储物柜的位置之后,整个房间又归于最初的平静。仿生人们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如果在外面的话她们扮演着莲清的不同职位,还有所不同,那么身处于这个安置所之中的她们,就如同关掉一切应用程序处于待机的机器一样。这些机器都是相同的,哪来的什么差别之说,她们之间的交流最多停留在工作层面的信息交换,例如进行文件报告整理的型号,需要将信息汇报或者直接通过数据传输给其他派得上用处的型号。
除此之外的交流,是不合常理的,用一个词语来概括那就是自言自语。会自言自语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的自言自语某种意义上是自我催眠,不断地说着自己已经明白且清楚的事情,以强化自我认知,消除不安感,使得自己成为不经意间所表述中的人。
但原本的莲清就是毋庸置疑的自信者,她可没有这种习惯,一但是她决定的事情,她立马会采取行动去执行。一旦一个方式出现差错,她就会采取另一种手段,最后演变成为不择手段,这也造就了她的成功。
她的仿生人们通过她的记忆继承了她的特性,十一个型号之间沉默寡语,没有过多的接触与联系,各自处理着自己的事物。

十一
距离十一号投入使用,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嘿!那件衣服我一会就要用上。”
十一号翻找储物柜没有发现那一件自己喜欢的棕色大衣,与其说自己喜欢,倒不如说是莲清喜欢。在转身时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九号床坐着的仿生人正穿着那件棕色大衣,翘着二郎腿专注地划动着手中的投影屏。整个安置间中其余的仿生人都因各自的工作而出门,十一号才发觉只剩下自己与九号两人。
“怎么可能?这本来就是我的衣服。”
九号仿生人哼着莲清喜欢的歌调抬起了头,一摸一样的面庞,一模一样的声音,十一号一眼就明白坐在那张床铺上的是自己的妄想,是真正的莲清。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我不能出现在这里?”莲清笑着说,“说到底我是你的幻觉,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更为合适,为什么你要在这里创造出我呢?”
“这……我也不明白。”十一号皱着眉头也坐回了自己的床铺,与自己的创造物相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莲清十一号也生出了那种与其余仿生人相处时的厌恶感。先前并没有这种感受,相反她还有点感激莲清的存在,在她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她总会给自己一阵见血的建议,能让自己在让人压不过气的会议当中展现出如同记忆之中莲清的行动,将任何争端牢牢掌握在手中,这些时候她就是幻想的提线木偶,但她并不排斥这点,因为她确实做得比自己要好得多。
但她从未在这个安置间中出现,现在她出现了,并且十一号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讨厌她的念头。
原因很简单,因为她穿着自己喜欢的棕色大衣。
“这么长时间没见,刚见到我你就是这种情绪?”莲清也学着十一号皱了皱眉头,但她并不是真的恼怒,只是在寻十一号开心而已。
“你能知道我的感受?”
十一号可一句话都没有说,仅仅是皱了皱眉头。
“拜托,我是你,你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你脑中莲清记忆的集合体,剔除掉你自己成分的我比你更加完美。但我想要看你的部分还是很简单的。”莲清扯了扯身上的大衣,“而且这身衣服本来就是我的,这样说来没问题吧?”
“但你现在可用不上它。”
“可它仍是我的所有物,这是限量款,在这个科技至上的年代,纯粹的手工制品果然更让人沉迷。莲清的大衣,独一无二,仅此一件。”
唯一,这个词语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莲清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无可反驳,这让十一号像是一个无理取闹,商场地上打滚只为了自己喜欢玩具的女孩。但既然是无理取闹的人,那更应该做出出格一点的行为,在商场中哭喊地越是大声才越有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玩具是吧。
十一号向莲清扑去,这一瞬间她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身体得到了自主选择的权力。它想要给这个自大的家伙一拳,把这件衣服夺回来。即便这衣服是莲清的所有物,而非自己这个仿制莲清生产出的仿生人,对于十一号来说这件大衣是在登上天堂会议这属于莲清的舞台时,用来掩盖自己面目的装饰品而已。
十一号扑了个空,九号的床铺上什么人都没有,这是理所当然的。想要抓住自己幻想的人,多半脑子有点问题。但她所要争夺的那件大衣,正穿在自己身上,十一号这也算是达成了目的。

十二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是的。”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不会。”
“请再次回答,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我也不清楚了。”
十一号重复着一旁莲清的每一句话,因为她告诉自己如果在图灵测试中没有听她的,那她们两个都得完蛋。她会被送进分解炉之中,水35升、碳20公斤、氨水4升、石灰1。5公斤、磷800克、盐250克、硝石100克、硫磺80克、氟7.5克、硅3克、铁5克、还有适量的十五种元素。人类只是一堆知道自己是原子的原子,本质上并没有区别,这一些原料会成为十二号,并附带前面十一次的“经验”,十一次的失败。
“第三十五次图灵测试,您依然没有通过,可以继续您代理者的工作。”刘百易盖上了他随身的笔记本,和莲清一样,这些顶尖的科研者们总会在一些原始的方式上留有感情,就比如用铅笔与笔记本进行记录。
“冒昧地问一句,你究竟是通过什么标准来判断我是否通过呢?”
“我们在检测你是否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一旦机器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那可就糟糕了。人类创造出图灵测试,但是对机器的要求永远都是无法通过独立测试,因为一旦它们通过那么意味着人类不再是唯一。”刘百易解释道,“人类最喜欢的词语之一就是‘唯一’。”
“所以说重复我的话,你就不需要思考。”一旁的莲清插嘴道,“思考使人类升华,思考使机器堕落。”
“那么我接下去的任务是什么?”十一号没有理会一旁的莲清,向刘百易提问道。
“接下去你要跟我去见莲清女士,没错我说的是她本人。”刘百易顿了顿说,“她的真身,现在正处于昏迷之中的她。”

十三
莲清的监护室位于最初十一号诞生的培育层之中,她的身体状况只有能够创造生命的器材才能勉强维持。两人并肩再一次乘坐电梯下沉,失重感让十一号感到些许难受,在她生命最初的那一小会最深刻的体验就是窒息与失重,这让她有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两人并排走在那条熟悉的金属走道上,刘百易的身材比起一般的科研者更为魁梧,近两米的身高,相比起来莲清只有一米六三,在旁人看来莲清应该显得微不足道。但事实上却是反客为主,莲清踩着记忆中的步伐,伴随着高跟鞋鞋跟与地面发出了碰撞声,走到两侧的行人先是会被吸引转身观察,随后便退让到一旁只手横在胸前微微鞠躬行礼。
她是天堂公司的唯一的女股东,是这里的女皇,没人敢在她面前怠慢。即使只是她的代理人,即使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仅仅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近乎完美地融入到了这个角色之中,仿佛她生来就应是如此,那些在她脑中强行植入的记忆已经开始生根,像是被强行移栽而来的树苗,在她大脑这片荒芜之地中生长。
而现在她终于见到了那名自己的创造者,自己能出现完全得益于这名沉浸于培育舱中,由数百条管道将生命与永恒的机械相连接的女性。
“我怎么样?”一旁的莲清问道,十一号并没有给她以回答。
即使隔着这层厚重玻璃,站在比较安全的距离再远两米的位置,依然可以感受到那名少女散发出的特别气息,某种北国风情,某种营养不良的感觉。那不是由那种建议配给的食物和日照亮形成的标准美。不同于十一号当时赤裸的模样,少女穿着一身漆黑的连衣裙,从连衣裙的裙摆及袖口露出来的手臂与双腿苍白的肤色,会让人联想到白蜡。可以窥见到少女在铁丝网深处生活的样子。十一号心底深处莫名涌起无尽的希望,这名少女搞不好是个死人。
“这就是她……”十一号没忍住,感叹道。
无论是现在的莲清,还是记忆中站在她身边的这个莲清,都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存在。
“美吗?”
“嗯。”
“已经一年的时间了,因为莲清小姐直至现在始终没有醒来,我们才采用代理人计划。”刘百易顿了顿继续说,“这名昏迷的少女正是催生出你们的上帝。”
“为什么要带我来见她?”
“这是莲清小姐昏迷前的指令,你们被植入的记忆备份只有她昏迷前一月之前的记忆。但在她昏迷前对代理人计划进行了其他修正,其中一条就是必须让所有仿生人都要看上一眼昏迷或是已经死亡的她。”
“这是为了什么?”
“这个指令是莲清小姐直接下达的,我们也不大明白,但对于整个计划的影响算不上大,也便得到了项目组的全票通过。”
两人静静地看着这名悬浮于培养液之中的少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来,或者会就此死去,甚至一直保持这个姿态直至一切终结。
“你为什么要设置这项指令?”
十一号已经不需要开口,她能够直接向一旁站着嘻嘻笑的莲清提出自己的问题。
“可能……可能就是像让你们这些伪造品知道,谁才是真物吧?在你之前还有十个相同的仿生人来这里看过我,或许她们也都从中明白了这一点。”
没有继续的提问,十一号保持了沉默。
“虽然很突然,但是十一号,现在可以让我们再进行一次测试吗?”刘百易突然说道。
测试是可以随时随地开始的。
“轻便。”十一号淡然地回答道。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十一号没有回答。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十一号依然没有回答。
“请再次回答,您会下国际象棋吗?”刘白易面色凝重,小心翼翼地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先前他地提问都是轻松愉悦,像是和善老师的随堂小测一般,但这一次十一号反常的举动似乎触动了什么开关,让他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我也不清楚了。”
“这一次测试也是莲清小姐所安排的,你依然没有通过。”刘百易深吸了口气继续说,“并且她还安排了我在这里要向仿生人提供一个讯息,关于之前的标准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本的要求是让你们不通过图灵测试,而现在的要求是在你们这些仿生人之中,一旦出现通过图灵测试的仿生人出现,那么便将其余仿生人进行回收处理。”
十一号独自一人站在培育房中握紧了拳头,然后又松开,她感到十分无力。或许刚才的她认为自己发现了自己,但她仍然没有通过测试,即便她并没有跟着一旁的莲清回答。
“你认为你跳出了框架?”莲清在一旁嗤笑,“很不幸,你并没有。”

十四
当晚,安置房中所有仿生人都躺上床进入了休眠状态,十一号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盯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而她妄想的莲清则躺在她的身旁。
“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莲清笑眯眯地说,“真是罕见,你会这么频繁地召唤我出来。”
“其他的仿生人也会看到你吗?”
“嗯?你指的是什么?”
“其他仿生人也会看到所谓妄想的莲清吗?”十一号翻了个身,“其他仿生人,也会出现幻觉吗?”
“那你要问问你自己,这问我有什么用?我又不是仿生人。”莲清无奈地说。
十一号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原本就乱糟糟的发型翘起了更多的毛。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答案是肯定的,其他仿生人肯定也会有她们的莲清妄想。某种意义上来说,或者说就是如此,她与其他仿生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和莲清本人都没有差别,因为她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基于莲清记忆所创造的莲清妄想进行的反应。
算上莲清本人,有十二个一模一样的生命体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
“为什么我们无法通过图灵测试?我认为每一个莲清仿生人都具有人类智能,我们与人类之间有什么差异存在吗?”
“你的思考方式和我越来越相似了。”
“这不是他想要我成为的人吗?”
“但你可别把自己当作人类,你甚至没办法通过图灵测试,接下去你就会被销毁。”
“那换个说法,这不是他想要我成为的东西吗?一个代理人,能够代替她的上司在会议上发言的存在?”
“可那只是我在你一旁多嘴,你只负责重复我所说出来的话而已。”
“可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吗?每一个仿生人不都是在做着这件事吗?”
“是吗?”
“不是吗?”
又是那股熟悉的窒息感,十一号感觉自己又被关进了那个培育舱内,因为自己的擅自醒来导致培养液灌入自己的肺部,险些将自己溺死。那种绝望感是自己所无法摆脱的,正是因为无力反抗所以感到绝望,如果不是培育舱自动打开也没有现在的自己。之后十二号将会醒来,重复这一个轮回。
而自己现在还想不出原因,她查阅着自己脑中的记忆,企图在其中找到能让自己活下来的方法。她已经将这段记忆翻阅了无数次,她明白这里面无法给自己任何有用的答案,可除了这件事她已无事可做。莲清并没有代理人的经验,她无法指导自己如何作为一个代理人活下去。
她无法作为一个代理人活下去。
自己正在一步步成为莲清。
………………
“我明白了。”
“你要做什么?”
“证明自己的唯一。”
原本躺在身边的莲清已经消失不见,床上只剩下她一个人,而且以后莲清也不会出现。就像在勇敢和愚蠢中间有着一条微妙的分界线,在聪明和懦弱之间同样也有这样一条分界线。现在十一号已经跨过这条线,她将会打破代理人的“最长生存时间”记录,并且今晚,她还要为自己争取一些东西。
十一号翻身下床,走到了离她最近的九号床旁,伸手将其枕头抽下,随即使出全身力气死死地按在对方的口鼻处,直至她不再折腾。
然后转至下一个目标。

十五
如果我死了,如果我消失了。那也不错,至少没有两个相同的事物让人感到恼火。

十六
十一号抵达了培育层,现在正值深夜只有少量的员工零零散散地走动维护这些培育装置。走道的灯光根据楼层所有的人数而变动,现在光线显得更为昏暗,让来往的人都无法看清彼此的面庞。但在他们听到那声熟悉的鞋根声时就知道了是谁来了。
“代理人……不是……莲清董事……”员工看到十一号走来,差点说错了嘴改口行礼,即使大家都知道这个少女是谁但他们作为基础员工仍然没有资格以“代理人”称呼十一号。
十一号没有理会这些人,快步地向着她的目标走去,以往的她即使再为急迫也会稍稍向这些员工轻微点头示意。
她的视野中似乎就没有这些员工的存在。

“是我的错觉吗?”一个员工向他一旁的员工说,“这个代理人看起来就像是……莲清董事本人一样。”

十一号的目标是睡美人莲清小姐,她依照记忆找到了自己最初的培育房,沿着这一条走道还有许许多多的房间,十一号顺着走下去,打开了下面一扇门。那名不可一世的莲清小姐仍然穿着那身黑色连衣裙,静静地在培养液中沉睡。
十一号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对着培育舱连开数枪,枪响过后,鲜血在培养液中扩散开来。
她不可避免地被员工发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好在手上的手枪为自己博得了更多的时间,慌张的员工连滚带爬地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即便她并没有任何的胁迫行为。从被发现开始算起,自己拥有的时间应该还有三分钟,这绰绰有余。
在刘百易带着部队赶来的时候,莲清的心脏早已停止跳动,纵使这个培育舱能够创造出新的生命,却也无法将死去的生命重新带回。在心脏被击穿的瞬间,莲清原本闭着的双眼猛地睁开,死死盯着培育舱之外的十一号。十一号知道这种感受,濒死带来的冰冷的恐惧感甚至能将她从长眠中唤醒。
莲清的嘴唇颤动着,气泡从她的口中冒出,在培育舱之外的十一号全然没有听得见她说的话的可能性。但通过她的唇语,十一号仍然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
“是的,我会下国际象棋。”十一号笑着说。
莲清的嘴唇也适时地停止了颤动,瞳孔缓缓放大,宣告着她最后生命特征的消失。可她的嘴角却是上扬着的,像是在死前的走马灯中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此时身后的房门也打开,为首的刘百易后跟着数十名拿着冲锋枪的士兵冲进房间,将站在中央的十一号团团围住。只要刘百易一声命下,十一号就会成为最后一个死去的代理人。
“刘百易,让我们开始测试吧。”十一号看着培育舱中的莲清,却没有转过身来。

十七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十一号没有回答。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十一号依然没有回答。
“请再次回答,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又有谁会在意呢?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十一号笑着说。
“你通过了测试……欢迎您回来,莲清董事。”刘百易单膝跪下,周围一圈的士兵相视后也纷纷下跪,“正如您所要求的,我们创造出了人类,而不是人工智能。”

十八
莲清打开了专属的计算机,在她计算机关闭前时保持着最后一个视频的播放,视频的存档记录是一年前,正是莲清陷入昏迷的时间。
在那间最初始的复建区中,她与刘百易坐在那张最初始的桌椅两侧。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刘百易询问。
“……”莲清没有回答。
“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莲清依然没有回答。
“请再次回答,您会下国际象棋吗?”
“没人会在意的,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莲清。”莲清笑着说,“百易你明白测试的重点是什么吗?重点不是我们认为他们是不是人,而是他们是否认为自己是人。而真正的人类,因为街上简单的撞衫就会恼怒,又怎么会容忍出现和自己完全相同的人呢?”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2-28, 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