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简谈克苏鲁神话作家布莱恩· 拉姆利,By:柯索提亚
AsakiSakura
2021-01-09, 22:59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63
   16

Group: Builder
Posts: 16
Joined: 2019-10-25
Member No.: 83812


拉姆利的个人经历:
1937年12月2日,我们的拉姆利先生在英国达勒姆郡出生了,他无疑是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在他出生那会,正是他文学上的“祖先”洛夫克拉夫特去世的9个月后。现在,让我们直接把时间线调近一些,调到他的青春期,拉姆利先生在十多岁时,就已经读过《德古拉》和其他一些经典的恐怖小说了,但随着他接触到了《老鹰周报》的《丹·戴尔,未来的飞行员》后,他的初恋转变成了科幻小说。后来,他在英国科幻小说杂志上阅读了罗伯特·布洛克的HPL的衍生作品《弃屋中的笔记本》,拉姆利非常喜欢这篇小说,这也使他更加坚定地被恐怖小说所吸引,而这种吸引力一直持续了一辈子。

后来,20出头的拉姆利在英国皇家宪兵部队服役(BL官网简介说是德国皇家宪兵部队),在此期间他在RMP晋升为准尉,并且在任期的最后几年,还在RMP兵站和培训机构担任WO首席指导(DI),不但如此,他还时常利用业余时间写作。最终,他在1980年完成了长达22年的完整任期,并且心想:是该干些正经活了!

于是1980年12月,拉姆利从军队“退休”后,他成为了一名“职业作家”(他以前从未想过),并开始认真写作。写作期间,他开始了《萨克门奇》(Psychomech)三部曲的创作,而这也是他第一部在英国出版的作品(除了少数短篇小说外)。接着,他的突破性著作问世了。1984年3月至9月,他写了一部惊天动地的恐怖小说《召亡人》(Necroscope),主人公哈利·基奥是一个能与死者交流的人,而这也是拉姆利的成名作。然而,一开始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本书会有多成功(这本书最终成为本畅销书),1984年末,1985年初,他还写了一部独立小说《魔王》(Demogorgon),接着,由于拉姆利为了完成一项早已计划好的项目,导致《召亡人II:旺费里!》(Necroscope II:Wamphyri!)拖延了一段时间,不过好在《召亡人III:起源》(Necroscope III:The Source)在1987年仅花了五个月的时间就写完了,随着前两本在英国首次平装本的出版,最终这三部曲被美国的TOR Books选中。正因为《召亡人》的魅力,TOR在短短的一年内就出版了三部曲,但拉姆利可不会止步于三部曲。

1988年9月至1989年9月,那时的拉姆利已经写出了《召亡人IV:亡语人》(Necroscopes IV:Deadspeak)和《召亡人V:死卵》(Necroscopes V:Deadspawn)。而在1984年至1989年的短短五年内,拉姆利离开军队经历的财务问题早已完全抛掷脑后,他的书在美国十分畅销,销量已经超过了100万本,并以200万本的速度增长。

随着《召亡人》系列的蓬勃发展,拉姆利的名声也在迅速增长,在1990年,《恐惧》杂志的读者们因为《起源》,而投票拉姆利为“最佳建设流派作家”(Best Established Genre Author)。

但故事还远不止这些。由于前五本的成功,以及读者的需求,拉姆利开始从《死卵》直接写《吸血鬼世界三部曲》,他认为这是他最好,最雄心勃勃且最重要的作品,从1991年开始,到1993年结束,《喋血双兄》(Blood Brothers),《最后的巢穴》(The Last Aerie)和《血战》(Bloodwars),这三部曲包含了恐怖,幻想,甚至是拉姆利的初恋——科幻。

1994年,也就是《召亡人》系列出版不到6年的时候,TOR开始在精装本上再版整个系列,这在现代出版界来说也是件十分罕见的事,这也足以证明《召亡人》系列在美国的火热程度。《喋血兄弟》是第一部——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第一部系列的衍生作品。而不光是《吸血鬼世界三部曲》,还有其他衍生作品,比如:《逝去的岁月》(The Lost Years)和《逝去的岁月II:复苏》(The Lost YearsII:Resurgence)——《侵略者》(Invaders)三部曲:《侵略者》,《污染者》(Defilers)和《复仇者》——还有中篇小说:《哈利·基奥:召亡人及其他怪异英雄》(Harry Keogh: Necroscope and Other Weird Heroes)——以及2006年夏天的《召亡人:触摸》(Necroscope: The Touch)和2009年出版的召亡人系列的中篇小说《哈利与海盗》(Harry and the Pirates),拉姆利承诺这是最后一本中篇小说。

而在1996-1997年,拉姆利担任了恐怖作家协会的会长。

随后,从2000到2007年,《召亡人》系列以及拉姆利其他作品的粉丝们会在一年一度的KeoghCon大会上齐聚一堂,在那里与作者及其妻子芭芭拉·安Barbara Ann一起为他的作品庆祝。

更有意思的是,Downliners Sect于2004年发行的一张摇滚乐专辑《Dangerous Ground》中加入了拉姆利他“真实”的声音。

而在2010年3月28日,拉姆利被授予恐怖作家协会终身成就奖,同样在2010年,他还获得了世界幻想奖终身成就奖。

2013年,Gateway出版了拉姆利先生的《召亡人:莫比乌斯谋杀案》(Necroscope: The Möbius Murders),但再往后的信息,我们也就无从得知了。


拉姆利的克苏鲁神话:
的确,花山文艺出版的《召亡人》系列的其中几部也并没有在当时引起多大讨论度,即使放在现今也是(我特别希望能够再版),因此,国内了解拉姆利这人,很大程度是通过克苏鲁,而非他的成名作《召亡人》或是其他作品。

上世纪70年代,拉姆利于当时克苏鲁神话圈内依靠泰特斯克娄这位角色崭露头角【这位角色国内可能比较陌生,但在日本可以说是人气角色,斩魔大圣的主角大十字九郎正是以他为原型(国内圈内知名研究者及译者玖羽正是因这部作品入坑),这也使得克娄的人气剧增,而这件事也影响了对克娄的冒险故事与拉姆利的重新评价】。拉姆利接触到克苏鲁神话的时间在他的一生中还是相当早的,早在他服役期间就已开始接触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并开始传作属于自己的克苏鲁神话作品,但他在圈内的活跃时间基本位于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左右,他不少的CM作品也都写于那段时期,当时也正好是他军队“退休”前的10多年期间,而当他完成任期后也逐渐淡出克苏鲁神话圈。

如果说罗伯特·布洛克的《弃屋中的笔记本》是一种巧合的话,那么洛夫克拉夫特则是拉姆利短暂的克苏鲁写作之路基于巧合的开端,20出头的拉姆利还在RMP服役时,他偶然间发现了一本洛夫克拉夫特自己写的故事集,于是,又是在机缘巧合下,他开始搜寻这位作者的作品中每一件可寻之物。随后,他自然而然地得知了一位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索克城的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的出版商奥古斯特·德雷斯,拉姆利当然不会放弃这次机会,于是联系上了德雷斯,想要购买自己藏品中仍未找到的那一两本集子,随后,德雷斯阅读了拉姆利在他的信中提到的克苏鲁神话中的《死灵之书》以及其他虚构的“黑皮书”中的各种“摘录”,接着他问这位有抱负的作家是否有什么可用之物能用在他准备出版的《克苏鲁神话故事集》里(Tales of the Cthulhu Mythos.),于是,拉姆利开始认真写作。

德雷斯将拉姆利的故事收录在了阿卡姆之屋出版的多本选集中,并持续出版了三本拉姆利的书。其中一本是短篇小说集《荒原之下》,其他两本是短篇小说集和中篇小说集:《黑色召唤者》和《奥克迪尼的恐怖》。这些故事主要以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克苏鲁神话为故事背景,同时也呼应了洛夫克拉夫特一贯的特色:一种带有略微过时的形容词的写作模式。

在服役的最后几年,他还是设法写作并且见证了他那三本阿卡姆之屋的集子,泰特斯克娄系列的六本平装本中的第一本以及独立小说《Khai of Ancient Khem》的出版。服役结束后的拉姆利开始计划写HPL的梦境系列的衍生作品,随后在1985年至1986年初,他终于完成了他的梦境系列的小说集《Iced on Aran》,这也解释了《召亡人I》与《召亡人II:旺费里!》之间的空白期。

到这,拉姆利的克苏鲁写作之旅也基本告一段落,之后的拉姆利把着重点放在《召亡人》系列等其他作品上,也为此费了不少心思,但相应的,拉姆利本人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每每谈论拉姆利时,克苏鲁似乎永远都是个避不开的话题,诚然,每每提及拉姆利的克苏鲁神话,似乎总是骂声一片。而拉姆利先生曾解释过他笔下的克苏鲁神话与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克苏鲁神话的不同之处:“我故事里的主角们会反击,而且他们会笑到最后。”再加上拉姆利认为克苏鲁神话类似怪兽大乱斗,这两点无疑使得众多克苏鲁粉丝心里对BL这人留下了不良印象。与其同时,拉姆利所写的克苏鲁神话作品数量之多甚至可以与林卡特相比较,但似乎也正因产量加上早期写作的青涩,导致拉姆利的克苏鲁神话作品普遍不太令人满意。不管怎样,拉姆利也为克苏鲁神话注入了新血脉,泰特斯克娄系列也好,梦境系列也罢,都为克苏鲁神话增添了一份别样的活力,这点是好的,而且拉姆利在日本克圈人气还不低。

总结:
就我个人而言,我实际上也不太喜欢他的克苏鲁神话作品那些套设定写设定的写法,他写的克苏鲁和二流奇幻与英雄交织在一起的缝合怪越看越别扭,无论是可撒尼德也好,波利亚高原的人民与伊塔库亚开战也罢,都显得很是变扭,甚至越看越觉得胃疼,仿佛这压根不属于克苏鲁一样。但拉姆利写的有意思的情节也有,如《地下挖掘者》中基金会用星石陷阱捕杀乌波后代,《梦的钟声》中亨利带着时钟一同回到幻梦境拯救克娄与蒂安妮娅,《风之卵》中汉克揍诺桑(这段看得确实过瘾2333)等,都能感觉到那种刺激感。而我们之后可以在《召亡人》系列中明显感觉到拉姆利写作手法的成熟,这点甚至在《召亡人1》的序言中就能察觉。随着《召亡人》三部曲的出版,拉姆利的粉丝几乎可以说是直线型上升,粉丝增多的同时,拉姆利也在不断为大家带来更优越的《召亡人》系列的作品,但尽管如此,哈利与舒克辛的会面,亦或是哈利与德拉歌萨尼的正面较量这些曾经看起来比较有趣的情节在现今看来也会显得比较俗套,无疑已与时代脱节,在如今看来都显得不足为奇,甚至很难激发现今读者的兴趣;在当时,它确实是一部十分出色的作品,但在现在,读者早已身经百战,读者的口味也愈发挑剔,在这方面,《召亡人》系列难免已经被时代淘汰。如今的读者们读过比《召亡人》系列,或是《萨克门奇》三部曲更杰出的作品,这点我认为还是很惋惜的。当然,如果你不嫌弃情节俗套,尝试阅读《召亡人》系列,其实会觉得还挺有趣的(我当时阅读《召亡人》时发现第一视角并非哈里而是凯尔时我还是挺意外的,我还挺喜欢这样的写法,这也使我有想继续读下去的动力,这也让我愈加期待后续哈里的登场),而且《召亡人》我觉得还挺适合拍成《血族》那样的美剧的。哦对了,有个有意思的地方,我不知道是蓄意还是偶然,也许是拉姆利先生似对预知未来情有独钟的,在他的作品中不止一次出现过或多或少能够预知未来的角色,如克苏鲁神系列的长篇小说《风之卵》中的怀蒂还有《召亡人》中的凯尔,话说能心灵感应的人更多......

拉姆利的一生可谓是相当高产,克苏鲁仅是他写作生涯中的一小部分,从早期的克苏鲁神话作品,泰特斯克娄系列,梦境系列,以及原初大陆系列,包括其他一些中短篇,再到《萨克门奇》三部曲,整个《召亡人》系列,还有其他诸多短篇和中篇小说,拉姆利一生的作品可谓数不胜数,与此同时,他的作品为他带来的成就也是令人垂涎,目前已有13个国家出版拉姆利的小说和短篇小说集,而仅在美国就售出了300多万本(这是几年前的数据)。除此之外,《召亡人》系列的漫画,图像小说,RPG游戏,高质量的小雕像,以及一系列的有声读物都是根据《召亡人》系列的主题及人物创作而成,不仅如此,莫比乌斯(Moebius Entertainment)曾经根据《召亡人》系列制作了一款XBOX和PS2平台的恐怖解密游戏,但该游戏在完成前莫比乌斯被R星收购,成为Rockstar Leeds,导致这款游戏遥遥无期。

个人认为拉姆利先生是一位十分遗憾的作家,他的克苏鲁神话作品与过去的那些克苏鲁作品相比较会形成不可忽略的强烈反差,而大名鼎鼎的《召亡人》系列在现今销量也欠佳,其情节同样显得略显老套,也许也因此很难再会出现忠实的粉丝,甚至人们都快忘记有布莱恩·拉姆利这位曾经的畅销作家。但不管怎样,拉姆利先生在全球范围内都享有盛名,他的作品在欧美家喻户晓,但在拉姆利先生取得无数硕大的成就后,换来的却是岁月的沧桑,以及被时代的淡忘,如今那和蔼可亲的拉姆利先生现已83岁高龄,希望他老人家能够安享晚年吧。



后记: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杂谈文,老实说我也不清楚写得算不算及格,也不知道我讲述观点的方式之类的地方算不算还行,感觉有点丢人哈哈(苦笑)。

总得来说,简谈拉姆利的这篇文也算是写完了(虽然这文就如标题所说,简谈,真的很短)。在写文时,由于拉姆利还未去世(这么说好像有点不太尊重),所以可获取的资料相当有限,你们也能感觉得到这个所谓的“个人经历”实则并不完整,而且2010年之后的信息始终没能找到,所以经历只能写到10年,还有一处困扰我的地方就是,在拉姆利的官网上,简介写的是德国皇家宪兵部队,但维基上写的是英国皇家宪兵部队,外加拉姆利在其他一些克苏鲁作品的序言里也会提到自己在德国柏林,这就更使我迷惑了,接着我决定还是写成英国皇家宪兵部队。我也想了很久,该如何谈论拉姆利这人,他的克苏鲁,说实话没多少人能接受,更别说看下去了,大家顶多网上搜搜冷门设定,会发现一些他的设定,就算有人想看,花山文艺出版的克娄那六本平装,由于不明觉厉的封面,插画以及翻译(虽然我自己翻译水平也很差),外加读那六本需要对洛夫克拉夫特,史密斯,德雷斯的一些作品以及拉姆利的其他一些克苏鲁作品,比如《尼托克丽丝之镜》有一定了解,所以阅读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的;而除克苏鲁外的其他作品,说实话,就单单是《召亡人》系列,不少情节写得还是可以的,拉姆利也挺会用情节来打动读者的心,这点或许也正是在他的作品中往往情节占了绝大部分,环境描写等比较稀少的原因?当然,也能理解拉姆利当时为什么会畅销,但就现在看来......因此,我只能给出个比较中肯的总结性观点,他的作品现在看来比较平淡且常见,所以只能说挺惋惜的。

END.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1-28, 04:31